北京 >> 北京市 >> 潘素娟(小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云阳
拘留时间: 2009年07月24日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8-02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非法拘留/绑架  抄家/非法搜查  家人/朋友被迫害  迫害哺乳/月经期/孕妇  骚扰/恐吓/长期监控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冉有
夫妻/父母: 潘素娟(小潘) 冉奉云(小冉,冉凤云)
交叉列在: 重庆 > 云阳县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4-04-15:孩子,但愿你能拥有光明童年 小男孩冉有,二零零八年年底出生于北京昌平。小小的他,一直在红色恐怖中颠簸度过。就在他出生的那一天,他的爸爸妈妈还在躲避警察的抓捕。 小冉有的爸爸冉奉云、妈妈潘素娟都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下,他的爸爸妈妈始终坚持修炼,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他们一再受到迫害,被劳教、判刑。妈妈潘素娟出狱回家时,小冉躲在外

2014-04-15: 孩子,但愿你能拥有光明童年

小男孩冉有,二零零八年年底出生于北京昌平。小小的他,一直在红色恐怖中颠簸度过。就在他出生的那一天,他的爸爸妈妈还在躲避警察的抓捕。

小冉有的爸爸冉奉云、妈妈潘素娟都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下,他的爸爸妈妈始终坚持修炼,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他们一再受到迫害,被劳教、判刑。妈妈潘素娟出狱回家时,小冉躲在外婆背后,低着头,不敢看人……

在她分娩当天,警察要去抄家

二零零八年,潘素娟将于年底生孩子。但她却无法享受初为人母的喜悦与休养的权利。这一年,中共以办奥运为名,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潘素娟的户籍所在地的浙江温岭公安局610警察,也到处搜捕她,并经常上她父母家骚扰,动不动就提审她母亲,逼她交出女儿,否则就在全国通缉。老人吓得连女儿生孩子时都不敢去看一眼。

此时,在北京打工的冉奉云、潘素娟夫妇,处境十分危险。二零零八年的北京城,一片红色恐怖,街道居委会人员、派出所警察,在大街小巷里搜捕法轮功学员,随时随地闯上门查身份证、暂住证。那年,冉奉云、潘素娟夫妇身边的朋友们,陆续被抓走。

为了能够顺利生下孩子,他们搬了两次家,最后住在昌平区。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潘素娟去续办暂住证的时候,还是被警察查出了是法轮功学员。昌平区警察就在她生孩子当天,要去她家抄家。

冉奉云把妻子送到医院后,就一直在和警察周旋。丈夫无法照顾她,潘素娟独自一人躺在产房,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巨大的恐惧和不详的预兆,使原本身体健康的她发生难产,医生测不到婴儿的心跳,要求她马上做剖腹手术。可是她连签字的家属都没有。当冉奉云匆匆赶来时,小冉有已经提前被从娘胎里抱出来了。

在西苑车站,她遇到城管恶棍

小冉有成长中一直很乖,很少给父母添麻烦。妈妈学法炼功时,他总是静静地看着、听着,妈妈做法轮功真相资料时,他就咿咿呀呀地自己玩。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这天爸爸在家休息,八个月的小冉有也睡着了,妈妈潘素娟拿起一打光盘,悄悄地出门了。光盘里是潘素娟自己录制的美国神韵艺术团的节目。神韵艺术团以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为己任,近年来风靡各国主流社会,被誉为“世界第一秀”。在大陆法轮功学员的推广下,也令大陆民众有缘一睹神韵风采。

潘素娟走到北京西苑车站,在那里向民众发送神韵光盘。这时,她不幸被城管恶棍朱基刚发现了。朱基刚要向警察告发,潘素娟告诉他,自己还有一个八个月的小孩要喂奶,得赶紧回家。朱基刚却牢牢抓住她不让她走,翻着白多黑少的小眼睛凶狠地说:我好几天都没抓到法轮功了,今天好不容易抓到一个,管你孩子不孩子。

朱基刚给北京青龙桥派出所打电话。十分钟左右,青龙桥派出所警察陈飞带着几个便衣开着警车来了,把潘素娟绑架走了。当晚上十点以后,警察把她拉到海淀看守所,体检时,狱医说,潘素娟是哺乳期产妇,看守所不能收。恶警陈飞气急败坏,对着潘素娟吼叫:“我要把你的丈夫和儿子都抓过来,我要把你的儿子送孤儿院去,把你关进去。”陈飞立即就给潘素娟住所地的派出所打电话,要抓她的丈夫和儿子。

一群穿制服的强盗,绑走大人和幼儿

话说回来,小冉有睡醒后,饿了,要吃奶,开始他坐在床上,眼睛四处看,但是找不到妈妈,他“哇”地哭了,爸爸给他冲奶粉,他不肯吃,使劲地哭,一边哭,一边盯着门口看,期待妈妈能回来。就这样,小冉有从上午哭到下午,哭到晚上,直到嗓子哭哑了,哭累了,才自己睡着了,但醒过来又哭。冉奉云迟迟不见妻子回来,预感到妻子可能出事了,身边八个月的孩子哭得他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七月二十五日早上八、九点钟,恶警陈飞带着两个国保便衣,直奔潘素娟家。他们不由分说地把冉奉云父子直接劫到警车上。恶警翻箱倒柜,把他们家的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抢劫一空,连几个质地好一点的箱包也不放过,都被抢走了,装了满满一面包车。

这一幕,留在了街坊邻居的心里:一群穿制服的强盗,入室抢劫,绑走大人和幼儿。

他怕妈妈又不见了,睡着时使劲地抓着妈妈

八个月的小冉有终于在派出所见到了。冰冷的房间,除了桌子、凳子和监控器,什么也没有。他和妈妈被关在一间,爸爸被关在另一间。又冷又饿的小冉有,怕妈妈又不见了,睡着时也使劲地抓着妈妈。

当晚八点左右,恶警陈飞又把他们一家关到海淀看守所,这意味着要对他们长期关押。陈飞指着小冉有,对海淀看守所警察说:“他也是个小法轮,把他也关进去。”看守所警察说:把他关进去,我就别想睡觉了。陈飞只得作罢。

后来,冉奉云被非法劳教两年半。海淀看守所给潘素娟办了一个取保手续,放了他们娘俩。陈飞和国保的便衣在拉他们回家的路上,恶狠狠地对潘素娟说:不许离开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如果私自离开就算逃犯,就要被通缉。其实,陈飞去抓冉奉云父子时,就威胁过他们的房东,不许出租房子给他们住。

潘素娟和儿子回到家里已是深夜,看见家里被抄家抄得乱七八糟,满目狼藉,丈夫也被抓走了,她不禁悲从心来,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房东就来赶他们走,她平静地告诉房东,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炼法轮功无罪,她原来一身病都炼好了,只是江泽民妒嫉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才发动这场迫害的。但是房东没有退让,告诉她三天之内必须搬走,这是警察要他们这样做的,否则警察会找他们麻烦。

潘素娟也不想麻烦房东,就答应搬家。接下来这两天,潘素娟抱着孩子,四处找房子,无尽的凄凉伴随着母子俩。

在窗口,他看着外面玩耍的小孩

等到第三天,浙江的“610”、国保便衣、松门派出所所长,伙同北京六里屯派出所警察,一大早七、八点钟就闯到潘素娟家,他们假惺惺地对她说:你丈夫被关进去了,你跟我们回家吧。潘素娟不从,他们便强把母子俩塞进警车,绑架回温岭去了。

原来浙江温岭公安为了讨好北京海淀公安,主动要求把潘素娟看管起来。母子俩就这样被绑架到温岭横山民兵训练基地,被关了一个晚上。其间,温岭公安大大小小的头目都来了,时不时的提审抱着孩子的潘素娟,小冉有哭闹不停,一会儿饿了,一会儿又尿了,他们也嫌麻烦,就把潘素娟的父母叫来看管母子俩,并提出苛刻的看管条件:不许潘素娟出门,只能在家里呆着,不许接触功友,每天都要打电话汇报潘素娟的情况,否则就要找家里人的麻烦。老人为了能让女儿回家,屈辱地答应了,然后把潘素娟母子俩领回家。

潘素娟的父母家的房子是四层的楼房,母子俩被安排住在四楼。她父母开了一间杂货铺,做点小买卖维持生计,一天到晚忙忙碌碌,母亲腿有残疾,严重的骨质增生使得她走路一瘸一拐的,行动很不方便,女儿和小外孙的到来,增加了他们经济上的负担,更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的是,乡镇府的那些人三天两头会上他们家来骚扰,尽管老人天天都在向他们做汇报,还有温岭公安的那些头目也时不时的会打电话过来,老人们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生活。于是,他们对女儿看得更紧了。他们基本上不让女儿出门,偶尔出去买个菜也要翻翻她的包,翻翻衣兜裤兜。

可怜的小冉有和妈妈只能呆在四楼,妈妈经常抱着他站在窗口,看外面的小孩玩耍,他总是指指划划,他也很想下去玩,可他连这点自由都没有,没有人来抱他下去玩,妈妈不能,外公、外婆都在忙,没有时间陪他玩,而且外婆走路不方便,抱都抱不动,他只能在楼上呆着。

等到小冉有会爬的时候,他就在地板上爬来爬去。妈妈每天都会给他播放一些好听的大法音乐,小冉有特别爱听,有时听得入迷,都忘了玩了。虽然被囚禁,但这毕竟是他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母子俩相依为命。

目睹女儿被抓 老人后悔听信谎言

就在潘素娟娘俩被严密监控了八个月后,温岭公安局“610”、松门派出所和北京海淀区检察院共同构陷,诬告潘素娟是逃犯,全国通缉她。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下午,松门派出所警察张文斌带着两个男警,直奔闯潘素娟家抓她,当着街上众目睽睽,恶警恶狠狠地把潘素娟往警车里塞,潘素娟抵抗着,小冉有哭着去抓妈妈的衣服,被警察一把推开,小冉有嚎啕大哭。

俩老人亲眼目睹女儿再次被抓的过程,如遭雷击。他们原来听信了流氓政府的谎言,限制了女儿的自由,自以为是在保护她,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场骗局,是一个阴谋,老人家抱着小冉有老泪纵横,哭成一团。

潘素娟被关在温岭看守所一个星期,随后被北京西三旗派出所三男一女的警察劫持到北京七处,三个月后被转到北京海淀看守所,后来被海淀区法院法官游涛诬判三年。潘素娟上诉,被无理驳回。

孤独和痛苦,早早的烙在他幼小的心灵

当妈妈再次被抓时,一岁四个月大的小冉有已经会走路了,但还不会说话,他亲眼目睹妈妈被人活生生地抓走了,心里害怕极了,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了,他没日没夜地哭闹,要找妈妈,不肯吃饭,不肯睡觉,两老人怎么哄都不行,只能陪着掉眼泪。小冉有的嗓子从此后就嘶哑了,直到现在还是嘶哑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冉有也在一天天长大。老人们白天都很忙,就把他放在二楼,让他自己玩。但是小冉有总是独自爬到四楼去,那是他和妈妈朝夕生活的地方,他记忆很深,他翻翻这个,翻翻那个,他把妈妈买的小放音机也当作玩具玩,拍啊,使劲地拍,他很想听妈妈以前给他放的那些好听的歌,可是他拍不出来,小放音机就这样被他拍坏了。

小冉有玩累了,就倒在地板上睡了,吃饭的时候,外公就把他抱下来。到了晚上的时候,他总是不肯睡觉,似乎总在等妈妈。到了半夜,他总要做噩梦,睡着睡着就腾得从床上跳下来往门外走,多少次老人吓坏了,赶紧把他拽回来,他哇哇地哭啊闹啊,在地上翻滚,直到折腾累了,才肯睡觉。老人们白天干活很累,晚上又被他闹得休息不好,苦不堪言,天天以泪洗面,盼着女儿能够早日回来。

小冉有,这个来人世间才一岁左右的小生命,经历了一次次的绑架,一次次的失去妈妈,孤独和痛苦,早早的烙在他幼小的心灵,独自玩耍的辛酸、冷落,使得原本天真、可爱的他,越来越孤僻,他见生人就躲,见了小孩也躲,他也不爱说话,发音含含糊糊说不清楚,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倒在地上翻滚,哭闹,他深深的被伤害了……

但愿苦难中的孩子能迎来光明和正义

潘素娟出狱回家时,小冉有已经四岁了。他见妈妈也躲,躲在外婆背后,低着头,不敢看人,他长得瘦小瘦小的,他外婆说他不爱吃饭,也不爱睡觉,本该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却哭着死活都不敢去,也拿他没办法。老母亲拉着女儿的手,泣不成声。

老母亲的双腿已经不能走路了,她马上就要到上海去动手术,她终于可以把小孩交回给女儿。老父亲也被迫害得得了严重的心脏病,他们再也没有能力抚养小冉有了,在这场中共对好人的迫害中,两位老人承受的太多太多。

小冉有又重新回到妈妈身边,可是,他再也不是三年前的那个温顺可爱的小男孩了,他随时都会乱发脾气,该吃的时候不吃,该睡的时候不睡,生理规律全乱套,他很少说话,偶尔说一句,也发音不清,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晚上还在做噩梦。面对着这样一个问题孩子,潘素娟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中共的迫害造成的,唯有大法才能唤醒儿子那被扭曲的心灵。

每当小冉有晚上做噩梦的时候,潘素娟就抱着他,给他唱乐曲《普度》,一遍又一遍的唱,这是他小时候最爱听的曲子,慢慢的,小冉有能安静下来了。就这样,半年以后,小冉有的心渐渐定下来了,晚上很少再做噩梦,但是他的性情还是很暴躁,行为举止也不规范。

现在,小冉有虽然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但是他们还在颠沛流离中,一家人过着很不稳定的生活。而浙江温岭的警察还在骚扰他们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5/孩子,但愿你能拥有光明童年-289043.html

2009-07-30:北京海淀大法弟子冉奉云被绑架 7月26日,冉奉云在家中被北京海淀分绑架,电脑、打印机等财物被抄走。妻子和八个月的儿子失去了经济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30/205621.html

2009-07-30: 北京海淀大法弟子冉奉云被绑架
7月26日,冉奉云在家中被北京海淀分绑架,电脑、打印机等财物被抄走。妻子和八个月的儿子失去了经济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30/205621.html

2009-07-26:重庆云阳在北京打工的冉奉云、潘素娟被非法抓捕 重庆云阳在北京打工的大法弟子冉奉云、潘素娟(夫妇)(和七月多的孩子)被非法抓捕。小潘是昨天被抓,小冉今天又被抓,具体情况不详。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6/205334.html

2009-07-26: 重庆云阳在北京打工的冉奉云、潘素娟被非法抓捕
重庆云阳在北京打工的大法弟子冉奉云、潘素娟(夫妇)(和七月多的孩子)被非法抓捕。小潘是昨天被抓,小冉今天又被抓,具体情况不详。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6/205334.html

2009-07-25:北京海淀区大法弟子潘素娟被绑架 2009年07月24日北京海淀区大法弟子潘素娟在西苑早市发放神韵晚会时被恶人举报,被海淀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5/205277.html

2009-07-25: 北京海淀区大法弟子潘素娟被绑架
2009年07月24日北京海淀区大法弟子潘素娟在西苑早市发放神韵晚会时被恶人举报,被海淀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5/205277.html

北京市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1-07-22: 北京市西城区政法委: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邮编100032
电话:01066035392
新任政法委书记 姜立光:010-66035392 13910386888
维稳办主任张晓月
副书记钟显林 13910160525
综治办主任王静13611251836
防范办主任李鲁 13501019578
郝毅13911623716、王宝玉 13910731387陶莉 19811050666黄亚如 13718329168
魏琦13810318401张国华 13911703285王汉洲 13522020998 谭宝忠 010-88064542杨晓东 13811159877王永存 13901281219王健 13911209600邬希13810571815霍爱全 18910885286冷开丽 13621187557齐建华 13810804680
徐更新 13910936561王玉章 13901209073李鸿滨 18911582239
江建太 13911703638张立虹 13621368068张娜 18511069387
谢涛 13911703559徐海雕 13910625259郭敬成 13439558833 骆妍 18901138610
王逊 13811036092邢玉凤13661065998任国兰 13683371341李晓明 13901302076
隋心 13552132898朱俊芳 13683518581钟显林 13910160525田亚莉 13910809128
田瑞鑫 13911703093王燕平 13801094764赵前程 15901259083王静 13611251836
李成志 13910632958李大可 18801337779周艳 13810304500孙红 13521188625
刘云勤 13671102661陈光 18601179512王向军 13801272209吴元顺 1352006240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