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 朝阳区 >> 高宗震

个人情况: 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
个人近况: 已释
报告人 : 澳洲 高洋
亲友关系: 父亲
立案日期: 2007-04-15
案例分类: 中小学教师  中小学教师  非法拘留/绑架  非法拘留/绑架  家人/朋友被迫害  家人/朋友被迫害  事业/学业被影响  事业/学业被影响  
交叉列在: 北京 > 顺义区(县)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7-05-01:中共骚扰澳洲大法弟子在大陆家人 文/高洋 大法弟子高洋和她的父亲、书法家高宗震因坚持修炼,多次遭中共恶党人员的迫害。后来他们来到了澳洲,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继续修炼。但是他们在大陆北京市的家人却遭到恶党人员的骚扰。以下是高洋的来稿。 自从恶警和610的人知道我和我父亲来到澳洲以后,就开始了对我家人的骚扰,他们怕我们在这里揭露中共邪党的丑闻,每天都到我家里来威胁我母亲,说如果我们不回去的

2007-05-01: 中共骚扰澳洲大法弟子在大陆家人 文/高洋

大法弟子高洋和她的父亲、书法家高宗震因坚持修炼,多次遭中共恶党人员的迫害。后来他们来到了澳洲,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继续修炼。但是他们在大陆北京市的家人却遭到恶党人员的骚扰。以下是高洋的来稿。

自从恶警和610的人知道我和我父亲来到澳洲以后,就开始了对我家人的骚扰,他们怕我们在这里揭露中共邪党的丑闻,每天都到我家里来威胁我母亲,说如果我们不回去的话,我妹妹的学业将会受到影响,我母亲也会受到牵连。还让我母亲告诉我们说:“如果他们回来,一切事情都可以不追究。”我心里清楚,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如果我们回去,迎接我和我父亲的将是肉体和心灵的摧残,而且我们也将永远失去自由。

现在恶警和610的人已经知道我和父亲在澳洲进行弘法,并且已经知道了我父亲在“明慧网”、 “大纪元”发表了揭露中共恶党罪行的文章。所以他们现在对我家人的骚扰更加严重,我的母亲整天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今天在和母亲通电话的时候,恶警和 610的人突然闯入,我被迫挂断电话,我不知道迎接母亲的是什么,我怕恶警会用非常残酷的手段对待我的母亲和妹妹,但是我现在又不敢往家里打电话,我的内心极度矛盾和焦虑,我担心家人的安全会受到威胁。他们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153904.html

2007-04-16:书法家高宗震自述受恶党迫害经历 文/高宗震 我现为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中国公共关系艺术委员会会员、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爱心大使”。书法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比赛中获奖,作品“知足者富”入编《中国当代艺术家收藏大典》并获金奖、曾在《中国书画家》、《中华建筑报》等报刊杂志上多次发表。2006年向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捐款十万元和十幅书法作品,被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聘为“爱心大使”,在

2007-04-16: 书法家高宗震自述受恶党迫害经历 文/高宗震

我现为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中国公共关系艺术委员会会员、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爱心大使”。书法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比赛中获奖,作品“知足者富”入编《中国当代艺术家收藏大典》并获金奖、曾在《中国书画家》、《中华建筑报》等报刊杂志上多次发表。2006年向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捐款十万元和十幅书法作品,被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聘为“爱心大使”,在政协礼堂颁发金牌。

我自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到目前已有近十年了。一九九九年四月何祚庥在天津一家刊物上诬陷法轮功,大法弟子在天津上访,四十多人被公安无理拘捕。四月二十五日,我和同修张振远一起去中南海上访,当时,上访的大法弟子足有上万人,大家都有序的站在路旁。晚上九点三十分,我们陆续离开了中南海。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号晚上,我去张振远家里学法时,听张振远说中共要镇压法轮功,我和张振远一起于二十号上午到达国家信访局上访,被公安送到丰台体育场。体育场被送来很多大法弟子,从早晨一直到晚上由公安看管,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下午,公安让各地区的大法弟子分组报到。傍晚,各地区公安让我们上车,我们拒不上车,许多人被公安连拖带打押上了警车,送到河北固安推下车就不管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我和本地区的同修张振远、刘淑霞、解广德等人在张振远家里学法时,被公安发现,没收了我们的书,把我们押到派出所,而且还扬言说,如果我们再学法轮功,就对我们来恶的。

自720 中国政府开始镇压和诬陷“法轮功”以后,我经常受到警方传讯,我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我感到疑惑和不解,心想: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为什么要诬陷和打压呢?我逐渐觉醒,认识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我不能再冷静下去了,和本地区大法弟子张振远、刘淑霞、路红旗、李岩、钟建霞、马淑春、刘淑华等大法弟子一起通过发资料、演说、上访等多种形式揭露中国政府被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在机场道口号称国门第一桥的华谊桥上,面对北方挂起了巨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让来华的外国友人看到中国大法弟子的心声,中国大法弟子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中国大法弟子在迫害中的不屈不挠。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和李岩、钟建霞、李宝霞、王正义一起去天安门广场。当时,正看到一群恶警毒打两个大法弟子,我在旁边高呼:“法轮大法好”,随即我就遭到一群恶警的毒打,李岩等几个人过来制止恶警的行为,也和我一样遭到恶警的毒打。恶警用警棍把钟建霞的上额打出了血,当场晕倒在天安门广场上。当天晚上,我们五个人被押送到天竺派出所,被关在禁闭室里二十四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二零零一年一月一号晚上,我们五个人被送到泥河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李岩三十天。

一月十六号,我们四个人拘留十五天期满,恶警不放我们回家,把我们押送到天竺派出所,又把大法弟子马淑春、刘淑华、王桂英、桂士华从家里抓到这里和我们一起,由恶警看管。610的人对我们进行洗脑和强制性转化,让我们和法轮大法决裂,和真、善、忍决裂。当时,610的人让我给其他几个人读诬陷大法的文章,我从兜里拿出《转法轮》(书是别的同修设法带进拘留所,我又带在身上)就读了起来。610的人跑出去叫恶警,恶警进来要夺我手里的书,我坚定的说:“你就是杀了我也不给你这本书。” 别的同修也上来同恶警讲理,共同保护这本书,恶警见没有办法,又对我说:“你出来一下,有点事。”我把《转法轮》交给马淑春说:“继续学。”然后随恶警走了出去。我因为带头在派出所里学《转法轮》,因此恶警把我视为“法轮功”的骨干,被带到禁闭室单独关了起来。

农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清晨,大法弟子马淑春趁恶警不注意,从派出所跑了出来走上天安门申诉。天竺派出所加紧了对我们的看管,调来警里最邪恶的警长杨东光来对付我们。农历十二月三十日下午,杨东光和七八个恶警把我单独带到一间屋子里,关上门一拥而上把我打倒之后,又用脚踢,脚踩,我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们又把我逼到墙角,我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们,杨东光对我恶狠狠地喊道:“闭上眼睛。”我说:“连眼睛都不让睁开,你们真是邪恶到了极点。”听到我的话后,杨东光的邪气更大了,上来就打我的耳光,边打边说:“闭眼、闭眼……”,直至打累了才罢手。然后给我从背后戴上手铐,带到一间屋里,这间屋子有十三平米左右,西侧是窗,南西北面各放一张单人床,其他几个同修分别坐在这三个单人床上,恶警把我押到屋门后,面墙蹲下。杨东光对我说:“高宗震,手铐子紧不紧哪?”我说:“就是再紧,我也不能屈服你们这些邪恶的警察,不能被判我对‘真、善、忍’的信仰。”他听后邪气更大了,从背后提起我戴着手铐的双手,又给我紧了紧手铐,我立刻感到了钻心的疼痛。他又把我押到西面那张床边,让我趴在床的下面。

一会儿,清晨去天安门的马淑春也被押回天竺派出所。邪气冲天的派出所长(姓毛,名不详),对他拳打脚踢,戴着手铐,趴在靠北那张床的下边。下午17点左右,恶警又把我们几个人带到禁闭室,背墙罚站一整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夜里2点钟,恶警又单独让我们写几句话,当给我打开手铐时,我才发现手被手铐夹得肿起很高,我写道:“我不想搞政治,但我用心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我愿用生命换取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看到后邪气更大了,又把我的双手从背后铐了起来,关进禁闭室继续罚站。第二天早晨,刘淑华因年龄大身体不好,鼻子出血晕倒在地上,我们才停止罚站,在我们遭受恶警折磨的同时,大法弟子钟建霞被天竺派出所的恶警打折两根肋骨。

恶警和610的人看对我们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们到我家里用谎言迷惑和蛊惑我八十岁的老父亲和我的妻子,要我父亲和我妻子和他们配合,我父亲和妻子因为读过《转法轮》,知道法轮大法的好处,坚决不与他们合作,他们就经常到我的家里恐吓我的家人,说:“高宗震炼过法轮功,你们一家人以后都很难找到工作,孩子上学和今后工作的问题都要受到牵连。如果你们能让高宗震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以后高宗震的工作我们来负责,家人也不会受到牵连。”我父亲由于年龄大,身体又不好,经不起他们一次次的干扰和恐吓,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摔倒在屋内。我妻子要求他们放我出来照顾我爸爸的时候,他们要求我妻子交两万元罚款,并不给开收据。三月五号晚上八点多钟,我被妻子接回家,我父亲已经昏迷不醒,于六号早晨去世。

我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我到处找工作,各单位都怕受到牵连和警方的干扰,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工作。女儿高洋也因为修炼法轮功受到学校老师的歧视。二零零一年六月,好友仇立权看我生活这样艰苦,让我到他的公司(北京清美华艺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工作。在工作期间,恶警对我进行跟踪、电话监控,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在这期间,因为怕被恶警抓住把柄,我就带着我的女儿高洋在一旁看着,想办法避开他们的监控去发资料,并用嘴去说,向人们讲述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二零零四年四月,恶警嫌我的公司离家太远,不易控制,对公司进行干扰,造成我再次失业,直至现在。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恶警把我抓到天竺派出所,说有人举报我发放讲真相的资料,问我资料的来源和交出自己存放资料的地方。我坚决地说:“我没有资料。” 他们就派几个恶警到我家里抄家,当我女儿高洋得知我被恶警抓去后,赶紧就把资料转移到另外一个同修家了。恶警一无所获,又没有证据,只好把我放回了家。

我带女儿来到澳洲以后,亲身感受到了澳洲政府和人民的美好心灵和高尚的行为,一次,我和女儿在路上迷了路,有人主动过来给我们指路。我的房东也是看我才来,又没有工作,想尽办法帮助我们,处处为我们提供方便,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在中国,由于受中共邪党邪恶文化的教育,人们的思想里装的都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邪恶斗争文化,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敌视、互相防备。在中国,如果看见一个人迷了路,别说给你指路,不加害你已经是你的福气了。

现在恶警发现我和女儿来澳洲了,威胁我妻子说:如果他们俩在澳洲乱讲话,不会让你们好受的,澳洲也有许多中国的特务,随时监视你们的活动。

但是我相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我要和澳洲大法弟子一起,和澳洲人民一起,和全世界人民一起,揭露中共邪党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6/152877.html

朝阳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1-07-21:北京82岁学员孙仲芳被朝阳区潘家园派出所绑架信息补充

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潘家园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西里29号楼邮编:100021
电话:010-67785877
部分警察信息如下:
所长:韩春喜
林琳 13581917529 北京市石景山区永乐西区7-4-502
杨燕云13220159065 北京市西城区里仁街6号院7-1-302
张里鹏 13811941077
闫北川 13520444514
邴凌 13699203523
李麟 13552338829
徐铎 13501113087 北京市宣武区粉房琉璃街106号
李昭鸿 13520031674 丰台南苑警备东路6号3区新6号楼2单元601室
刘招 15201652310
高新立 13911838192 北京市丰台区南苑镇东长街16号
杨志彬 13811887043
常志良 15727353625
冯琪 13501373633 北京市丰台云岗北里28楼6门601号
张宝庆 13701110692 北京市宣武区东大街4-5-703
浦卫东 18010228312 北京市东城区东堂子胡同27号
杨鑫宇 18612719968
刘远民 18301276724
孙琛 13581807073 北京市朝阳区弘燕路山水文园
李文杰 18611977582
李建树 15210993348
蔡伟 13311088639
杨金刚 13701391911 北京市朝阳区有华威西里23号楼7门603
闫珍革13911832990
祝首川 13522020888 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3号303
孙中恩 13811412136
谢珊 15101109088
沈佳艺13810149110 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南街15号院2号楼2041
陈天韵18511900131
刘庆祥 13701197803 北京市朝阳区失八里店周庄新村124号
倪陈杰 13911836587
魏冬 13366883335 北京市朝阳区黄木厂路1号御宸上院5-1-30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