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保定 涞水县 >> 孟庆莲(孟庆连)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涞水县赵各庄镇板城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0-21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洗脑班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抄家/非法搜查  家人/朋友被迫害  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骚扰/恐吓/长期监控  电击/电刑  上绳/吊铐/上大挂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孟庆莲(孟庆连)
夫妻/父母: 孟宪斌
女婿: 曹继伟(曹纪伟,妻子孟庆莲)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06-16:坚持信仰 河北涞水县孟庆莲屡遭中共酷刑折磨 在中共和江氏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涞水县赵各庄镇法轮功学员孟庆莲曾被非法拘留4次、非法劳教1次、多次被洗脑、非法抄家,期间被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多年的迫害使孟庆莲无法赡养老人、抚养孩子,迫害给她和她的家人精神和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经济上,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孟庆莲,河北省涞水县赵各庄镇板城村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前,孟庆莲虽然很

2020-06-16: 坚持信仰 河北涞水县孟庆莲屡遭中共酷刑折磨
在中共和江氏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涞水县赵各庄镇法轮功学员孟庆莲曾被非法拘留4次、非法劳教1次、多次被洗脑、非法抄家,期间被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多年的迫害使孟庆莲无法赡养老人、抚养孩子,迫害给她和她的家人精神和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经济上,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孟庆莲,河北省涞水县赵各庄镇板城村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前,孟庆莲虽然很年轻,但每到冬天,感冒、咳嗽就经常找到她,而且一咳就是几天几夜,晚上睡不了觉。她很苦恼,脾气变的暴躁。自从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不咳嗽了,脾气也好了,也没吃过一分钱的药。修炼前,孟庆莲凡事只知道为自己着想。修炼后,她学会了做人,知道帮助别人、孝敬公婆是人发自内心应该做到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孟庆莲所在村的村干部,把本村法轮功学员都带到镇上办洗脑班,大概办了三次,还勒索每人两百元钱。从那以后,中共人员三天两头到孟庆莲家骚扰、抄家、抓人。派出所所长赵文宗和甄占江抢走孟庆莲的大法书,还多次绑架她。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甄占江把孟庆莲和多名法轮功学员骗到镇上,一关就是七天。孟庆莲的丈夫在外地打工,几岁的女儿没人照顾,收回家的玉米、高粱、红小豆都长芽了。

二零零零年春天,孟庆莲去涞水县讲述大法真相,被涞水县全副武装的110警察用手铐铐在一个大院的石柱子上,同时被铐的还有一个怀孕六个多月的法轮功学员。傍晚,孟庆莲和丈夫被送到涞水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几天后,转押到党校。在那里,公、检、法、司和各乡政府不法人员逼着他们看污蔑大法师父的录像,看不能“转化”他们,就给他们用刑:先给上绳,让他们把外衣脱了,双手从后面绑上,再使劲往上提到肩部,再把绳子往胳膊上、肩膀上绕几圈,再把手和身体中间塞上两块砖,或用棍子把绳子别几圈。当时绳子就勒到肉里去了,痛的两只胳膊就象断了一样,过一会儿,就失去了知觉。用刑的人就把绳子解开,等缓过来再绑上,反复折磨。用刑的人还用脚踢、踹、用鞋底打脸、拿橡胶棒打腰、胯。

他们逼着孟庆莲跪着、趴着,他们使劲打;迫使孟庆莲站着、跑步;用麻绳沾上水抽打;用铁锨柄、镐柄、拖把柄打;用几根电线拧成鞭子打;跪拖把柄和带尖的水泥块;长时间在地上跪着,跪着在屋里转圈。孟庆莲不听他们的,就狠狠的打,听他们的,也是狠狠的打。他们还强迫孟庆莲干活,拔草、打扫卫生、做饭等等。

他们用各种酷刑折磨孟庆莲几天后,就问:“还炼不炼?” 孟庆莲回答:“炼。”就接着折磨。大约半个月后,家人拿着东拼西凑的六千六百元钱,把孟庆莲孟庆莲的丈夫赎回。

这次参与迫害的主要负责人有县长李老铁、副县长孙贵杰 、刘跃华、王福才等;赵各庄镇有镇长李振生、副镇长刘淑花、杨秀华和孟庆莲所在村的干部。孟庆莲夫妻被迫害的遍体鳞伤、负债累累后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 孟庆莲和另外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骗到镇政府。他们绝食反迫害,但镇政府的人说不吃也得交一百元饭费,他们绝食三天后,才被放回。当时参与迫害的有李振生(涞水人)、杨秀华(音,涞水人),李银、刘兴月(白涧人)、张秀山(白涧人)、书记贾永宝、张文刚。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孟庆莲又被骗到镇上被非法关押至少七天,还得自己拿吃饭的钱。

还有一次,孟庆莲被派出所绑架到赵各庄派出所,被铐在派出所大门外(马路边)的电线杆上,任过往的行人指指点点。那天是阴天,很冷,孟庆莲就这样被冷冻和侮辱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派出所所长赵文宗带人到孟庆莲家骚扰,抢走了新经文并绑架了孟庆莲。在拘留所,将孟庆莲非法关押二十七天后,十二月二十七日,把包括孟庆莲在内的拘留所的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踹倒在地,五花大绑,嘴上粘着透明胶纸。每人后面有两个全副武装的人,押着法轮功学员们上了大汽车,在涞水游街后,在几千人的公判大会上非法宣布“刑拘”。

一进看守所,所长刘青(音)给孟庆莲和夏洪蕊铐上背铐四天四夜后,才打开背铐。然后加班加点的干活,做塑料花。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那天,张明达张口就骂、伸手就打陈成兰,打的陈成兰倒在地上,嘴角流血、不省人事。孟庆莲呼喊,抵制他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弟子,孟庆莲和李帛兰被同时戴上手铐、脚镣,刘金英和夏洪蕊被戴上脚镣,直到腊月二十七。而打人骂人的张明达却没受到任何制裁。在这期间,家人和外面的法轮功学员给孟庆莲送了钱,孟庆莲都没有收到。

大约三个月后,她们(除了刘金英和陈成兰)被劫持到党校继续迫害。李青林(音)还不到二十岁,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打的尿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也很严重。过了一段时间,很多人被分到各乡镇去了,只剩孟庆莲她们十八个,看管她们的都是男人。她们上厕所一次只能去两个,他们还跟上两个人,在厕所外面大呼小叫的,孟庆莲她们上厕所也担惊受怕的;打水也得跟上人,没有人身自由;有时还不给饭吃。后来干脆她们就不吃了,绝食抗议,大约七天后,孟庆莲被涞水的弟弟接回弟弟家。

第二天,镇长王金桥(音)和书记李振生(音)怕孟庆莲去北京,说是送孟庆莲回家,却把她骗到镇上。他们骗孟庆莲说:“你如果转化了,就给你在镇上找个工作。”他们还把孟庆莲近七十岁的婆婆和年幼的女儿带到她面前,让她选:“是要家?还是要法轮功?”孟庆莲的女儿知道法轮功好,赶紧告诉孟庆莲:“妈,要法轮功!”李振生让孟庆莲婆婆交给他们两千四百元钱,说是两千元“转化费”,四百元饭费。孟庆莲家已经负债累累,让这一老一小去哪里借钱?

晚上李振生扇孟庆莲耳光,打的她脸上的骨头痛了好几个月。到镇上以后,孟庆莲一直没吃饭。两三天后的半夜,李振升带着几个人把孟庆莲拉到白涧医院强行灌食。回到镇上,李振生、方永武、王金桥、杨秀华(音)、郭建佳(音)等把孟庆莲围在中间踢过来、踹过去的,也不管是身体的哪个部位。大约两小时后,看孟庆莲不行了才罢手。最后怕孟庆莲死在那里,找来了白涧医院的院长。检查发现,孟庆莲身上没有一个好地方,头嗡嗡响、胸闷、痛(好几年不能干活)。

李振生每天变着法的折磨和侮辱孟庆莲,目的是让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次,李振生看到镇政府的季运超(音)给孟庆莲梳头,就说让季运超认孟庆莲当干女儿。其实季运超也就是二十岁,孟庆莲都三十多了,以此侮辱孟庆莲。不知又过了多少天,李振生见孟庆莲不转化,就又想出邪办法,吩咐说:“明天把桌子搬出去,让她站在桌子上。”怎么怎么的……他们每天三班倒,一班三、四个人,白天、晚上都看的很紧。第二天黎明,孟庆莲趁机走出了镇政府大院,那时已经是夏天了,这次被非法抓捕了六个多月。如果不是孟庆莲走脱,不知道要被折磨、迫害到什么程度。

还有一次,孟庆莲和她丈夫曹继伟、孟庆莲的父亲孟宪斌,同时被抓到赵各庄镇。大约第二天,孟庆莲丈夫和她父亲回家了,孟庆莲大伯哥找到村干部孟兆俭问:“为什么庆莲没回来?”孟兆俭说:“要劳教她两年。”孟庆莲大伯哥问他:“为什么?你们以前抓她,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回我盖房,她一直在我这干活,她干什么了,你们要劳教她?”孟兆俭无话答复,第二天把孟庆莲送回家。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赵各庄镇政府和派出所十多人又来抄了孟庆莲的家,孟庆莲想走,被政府的张秀山(白涧人)死死的抓住,喊来了其他人绑架了她。到镇上,李振生就象疯了一样打孟庆莲,还用燃烧的香烟烧孟庆莲的脸、脖子、耳朵后面,烧伤多处。最后打的孟庆莲躺在地上不能动了,还用粗铁丝捆上孟庆莲的脚脖子。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派出所所长赵文宗和甄占江(音)开着车过来,拉孟庆莲去派出所。他们看孟庆莲躺在地上,脚还被粗铁丝捆着,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孟庆莲说:“打的,你们不就是会打人吗?”然后讲了自己被打的过程,还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派出所所长赵文宗一句话没说,和甄占江开上车走了。大约到了年三十,镇上的人都放假了,下午孟庆莲回到了家。孟庆莲被打的到家后生活都不能自理了,镇上还派专人及孟庆莲村的村干部等多人看着她,看了很长时间。哪天看不到孟庆莲,就到孟庆莲家,看看她是否在家,对孟庆莲严管和监视。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村书记孟兆俭到孟庆莲家说:“你们俩在家等着,今天镇上来人,看看你们在家就行。” 孟庆莲丈夫说:“是不是又要抓人?”孟兆俭说:“不抓人,我担保。”当时孟庆莲家还没吃晚饭,村干部孟庆伟和妻子到孟庆莲家,假装串门,其实是等去北京的火车走了,他们才走(怕孟庆莲和丈夫去北京)。十二点左右,镇政府的李银带着二十多人,包围孟庆莲家,强行把孟庆莲和她丈夫抓到镇上。打的孟庆莲丈夫一条腿韧带受伤,李振生用点燃的香烟烫孟庆莲丈夫的脸和脖子,多处有伤疤,现在还特别明显。

几天后,他们被放回到家,但也没有真正安生。每天孟兆俭至少到孟庆莲家一趟,让她和她丈夫“转化”、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被孟庆莲和丈夫拒绝,孟庆莲告诉他们自己修炼受益,不会去说假话。后来他们又说:“你们不转化,就给你们办班(强行转化)。”说办转化班的人有涞水县的、赵各庄镇的、赵各庄派出所的,还有林业派出所的。孟庆莲和丈夫为了不再被迫害,只好决定离家出走。孩子一听说妈妈和爸爸要离家出走,当时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二零零四年五月上旬,孟庆莲被保定市新市区南奇乡派出所绑架。抄走个人物品总共价值约五万元左右。在派出所,三天三夜没让孟庆莲睡觉,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做了笔录。几天后,被送保定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迫干活,卷胶皮指套。在孟庆莲不知道的情况下,翻走她的私人物品。孟庆莲和其她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三四天后被强行灌食迫害。几天后,又被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迫害。那里的狱医姓杜,特别狠,在孟庆莲的小腿上乱扎,流了很多血。后来又扎孟庆莲的人中,用了很大劲,恨不得一下把孟庆莲扎透,还扎孟庆莲的虎口。

在一楼待了一段时间后,直接把孟庆莲背到四楼,这里属于他们“攻坚”的范围,孟庆莲周围,除了“转化”的人的就是狱警。一次,他们开一个大会,刘紫微(音)强迫给孟庆莲穿劳教服,孟庆莲不穿,她就用电棍电孟庆莲,然后用板车把孟庆莲拉到会场,孟庆莲高喊:“法轮大法好!……”刘紫微蹦起来,一掌狠狠打在孟庆莲头顶。

从那天起,孟庆莲绝食反迫害。四天后,他们给孟庆莲插管灌食,而且不往外拔管子。这样被折磨了十九天左右,孟庆莲处于昏迷。杜姓狱警检查后紧张的说:“不能再灌了。”刘紫微不听,还邪恶的说:“看,你自己吃,连一盆也吃不了。但是给你灌,就是我们说了算,给你灌两盆。”几天后,改成输液,大概九天后,找不到血管了,液也不能输了。三天后,孟庆莲被家人接回,这次孟庆莲被迫害三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八、九月,孟庆莲在涿州居住处被涿州国保大队绑架,当晚,被一女警察抢走身上的两千元钱。第二天,做了象征性的身体检查后,孟庆莲被送进涿州看守所。一进去,就被监号的号长搜走身上仅有的四百多元钱。狱警让犯人强行给孟庆莲穿号服,孟庆莲绝食。三四天后,被强行灌食。狱医姓张,很邪恶,每次灌食都把管子从孟庆莲的鼻子插进去再拔出来,再插进去、拔出来,反复多次,管子上都是血,鼻子、嘴流出的都是血。一次狱医让犯人把孟庆莲抬出去,让他们看着给孟庆莲的脚心扎针。回到监室,孟庆莲听犯人说:“她真是条汉子。一般的人,脚心扎那么长的针,都会嗷、嗷的叫,她却一声不吭。”

自那次脚心被扎针后,孟庆莲就大小便失禁,后来被送到医院。医院的人骗孟庆莲说出家人的电话,他们查到孟庆莲的姓名、住址,说孟庆莲还在劳教期间。警察拿来了手铐脚镣,把孟庆莲固定在床上,还有人轮流看着。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很邪恶,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是轮到他看着孟庆莲,他就用小棍子扎孟庆莲的鼻子眼儿和耳朵眼儿,还用纸把流出的血擦干净。

后来涿州看守所和医院怕孟庆莲死在那里,给孟庆莲插着氧气送到涞水,大概是送到妇幼院。到那后,王福才(音)到那,又拧孟庆莲的脸、掐她的耳朵。等孟庆莲家人到那时,看到孟庆莲耳朵上有血,问:“是怎么回事?”无人回答。这次,孟庆莲回家整整躺了两个多月后,才能起床。两年后,生活才能自理。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四,孟庆莲的丈夫曹继伟被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恶警王金石等绑架,抢走私人物品,折合人民币一万多元。得到消息,孟庆莲和婆婆、女儿及其他家人赶到涞水要人。他们互相推诿,楼村派出所很邪恶,威胁要抓孟庆莲及家人。孟庆莲和家人无奈,只好找到主管人王福才家,想打听明白。谁知还没进王福才的家,却在大街上被便衣猛打后,拉到一个大院。身上的口袋被翻遍后,把孟庆莲扔到水房,孟庆莲被打的不能动。下午,孟庆莲和她大姐被关进拘留所,孟庆莲绝食半个月后,才回到家。

二零零八年大约四月份,赵各庄派出所又抄了孟庆莲和她婆婆家,抢走了大法书、电视机、高频头及相关物品,还偷走孟庆莲婆婆四百元钱,并非法抓走婆婆。孟庆莲和丈夫三个月不能回家,期间村干部和镇政府人员几乎每天到孟庆莲婆家和孟庆莲娘家骚扰,使得孟庆莲的家人一天也不得安宁。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左右,全副武装的警察撬开孟庆莲家房门口。当时孟庆莲家没人,门锁着。把孟庆莲家和她婆婆家翻得一片狼藉,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他们将孟庆莲婆婆的房间翻了个遍,又将她丈夫曹继伟的房门撬开,将其私人物品抢走。这时,正好有邻居家大嫂到孟庆莲家来提水,也遭到非法扣留与审问,而且邻居家也遭到非法搜查。周围的邻里都惊恐的说:“别从这条大街走了,绕着走吧,否则就会遭到盘查的。”恶警强迫孟庆莲的婆婆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随后又抄孟庆莲娘家,并非法审问孟庆莲父亲近两个小时,抢走个人物品、电脑等。

第二天一早,有位好心人出于关心,到孟庆莲娘家问候她的父母,却被赵各庄派出所抓去,还把好心人干活的老板家翻了个遍,老板遭到询问。由此,孟庆莲和丈夫又过上了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一一年九月底,孟庆莲的婆婆由于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又三天两头遭到派出所骚扰、恐吓,还担心儿子和儿媳的安全,老人顶不住压力,于二零一二年冬天含冤离世。

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下午三点多,河北省涞水县三个警察闯入孟庆莲家,其中一个警察拿着一个录音、录像的东西,另一个警察问:“是否还炼法轮功?”警察不出示任何证件,跟他们要证件,他们却蛮横的说:“没有证件。”后来旁边的小警察拿出一个“证件”晃了一下。他们进屋里还翻东西,企图抢走手抄的《论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6/坚持信仰-河北涞水县孟庆莲屡遭中共酷刑折磨-407743.html

2010-09-27:河北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副所长王金石恶行 河北省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副所长王金石,不听善心相劝,当人一套背后一套,积极配合县、乡中共邪党恶徒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各次行动场场不落。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娄村乡王金石带领一帮恶人对安阳村李振方、西营房朱长启家进行抢劫。恶警抢走了两人的大法书籍,朱长启家的彩电也被抢走。朱长启老俩口自幼都是孤儿,年老后俩人都体弱多病,又没钱医治,老俩口一年的收入才三百多

2010-09-27: 河北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副所长王金石恶行
河北省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副所长王金石,不听善心相劝,当人一套背后一套,积极配合县、乡中共邪党恶徒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各次行动场场不落。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娄村乡王金石带领一帮恶人对安阳村李振方、西营房朱长启家进行抢劫。恶警抢走了两人的大法书籍,朱长启家的彩电也被抢走。朱长启老俩口自幼都是孤儿,年老后俩人都体弱多病,又没钱医治,老俩口一年的收入才三百多元,日子过的非常拮据。修炼大法后老俩口无病一身轻,攒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才买了一台彩电。可是就这台电视机,去年被恶警王金石抢劫去了。今年儿子见老俩口寂寞,便把自己的彩电送给他俩看,彩电是老俩口屋中唯一值钱的东西,竟又被王金石抢走。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四,流离失所的曹继伟步行在宋各庄路段时,被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王金石非法拦截,并抢劫曹继伟现金五千八百元(朋友买东西的钱)、电脑、打印机及其他物品,折合人民币一万多元。被抢劫后的曹继伟遭到王金石及手下的毒打,王金石揪住曹继伟的头发左右开弓,猛抽曹继伟的脸,狠踢他的肋骨,并用绳子套住曹继伟的脖子使劲勒,在石子路上用脚踩碾曹继伟的手。据目击者讲:曹继伟满脸满手都是血,王金石还把曹继伟脚上的鞋子扒掉扔了,叫他光着脚走路。王金石指使娄村乡派出所恶警对曹继伟用电棍电击,强大的电流喷着蓝色的火焰一次次在他身上烧灼。曹继伟被恶人毒打的浑身是伤,眼睛被打的青紫,肿成一条缝。曹继伟遭迫害后被王金石送到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

当天一同被迫害的还有涞水县娄村乡安阳村法轮功学员李振芳,被王金石用手铐一起铐进拘留所。在被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期间,曹继伟、李振方二人的家属从未接到任何通知。

王金石拦路抢劫曹继伟事件,直接导致曹继伟的妻子孟庆莲被涞水县公安局、涞水610王福才迫害的奄奄一息,妻子为营救拘留所遭受迫害的丈夫曹继伟,而被涞水公安局恶警抓到公安局大院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上午十一点多,王金石及娄村乡派出所一行七八个人,非法闯入虎过庄王秀兰家,不出示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搜查,抢劫大法书籍、彩电、DVD 等物品,并强行将王秀兰扯上警车,绑架到娄村乡派出所刑讯逼供。五、六个警察对王秀兰进行毒打,逼问她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哪来的。娄村派乡派出所警察用胶棒,用塑料棒伤及王秀兰的全身,抽嘴巴子,到拘留所时她的脸已经被打的变了形,其中下毒手的一个警察叫郭海宁。警察强制王秀兰在笔录上签字,遭到王秀兰的拒绝,一群警察一拥而上,抽嘴巴,用胶棒,棍子打,拿装满水的可乐瓶打她的脊背,身体被打的一道道血印,双手被手铐铐的肿了起来,并全天没让吃东西。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王金石带领娄村乡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西安庄村王凤合家,入室抢劫,把家中翻的乱七八糟,并将王凤合绑架,直接送到涞水县看守所,过程中王凤合遭到娄村派出所恶警的谩骂、毒打,恶警不断的用从王凤合家抢劫的《转法轮》书打他嘴巴,王凤合被恶警打的难以承受,恶警还骂他“装蒜”,由于王凤合被恶警打的伤势重、血压高,而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九二月二十四日,王金石,带领手下五六个人,闯入娄村乡虎过庄村赵喜荣家的理发店,不由分说将正在干活的赵喜荣夫妇揪起来就往警车里塞,店里的顾客被吓得目瞪口呆,一阵撕扯后法轮功学员赵喜荣被恶警塞进警车,非法送到涞水县公安局。路途中赵喜荣见到警车里放着一些《九评共产党》、《转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等物品。到了公安局,这些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也被带到公安局,事后才看出恶警的阴谋,王金石等人是想以从赵喜荣家非法“抄出”大法书籍资料为迫害理由,这是中共惯用的伎俩。

当天晚上赵喜荣两次被王金石为首的恶警送涞水县看守所,但都因赵喜荣生命垂危而被拒收,而且两次都是王金石强迫看守所先把人收下,而后他再到公安局办刑事拘留手续,王金石曾多次接到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电话、面对面讲真相,他也表示不迫害法轮功,而今却明目张胆的充当中共邪党的邪恶工具迫害自己应该保护的一方善良民众。

二零零九年两会期间,王金石开车来到娄村乡安阳村法轮功学员李振芳家,自说要给李振芳去医院检查身体为名,将李振芳骗上车,可人刚一上车,车子便急速驶向劳教所,这时李振芳明白了王金石的邪恶用心,看病是假送他去劳教所是真,但因李振芳半身不遂的状态,而被劳教所拒收。王金石的阴谋未能得逞。(注:2002 年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的李振芳,因身体被迫害的严重,长期睡在水泥地上,造成半身不能动弹,大小便不能自理,看守所的狱医说:再好的医生也不行了,这才通知家属及村干部接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王金石再次带人到安阳村绑架李振芳,见李振芳走路都不稳的样子,便劫持李振芳的妻子李振贤,当天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就将李振芳的妻子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人被送劳教了,王金石还骗李振芳,叫他去接人(指他的妻子),妄图绑架走脱的李振芳。

近期在河北省、保定610王荷丽的操控下,涞水田庆柱、与舒心在涞水党校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命令各乡镇绑架法轮功学员,娄村乡派出所副所长王金石,再次追随邪恶对娄村乡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目前了解到被王金石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有:赵喜良、娄村乡南庄村王喜玲、西营房村朱长启和罗珍梅夫妇、张振玲、鲍振江、燕翎村王秀芬。另,虎过庄村孙志山、李玉华、杨占秋、刘月莲等被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7/230206.html

2010-06-28:发生在河北涞水县赵各庄镇的迫害 近日,河北省涞水县赵各庄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抓捕、抄家,警察在当地制造恐怖。 2010年6月12日下午4:00多,赵各庄镇郭家峪村法轮功学员孟庆莲家被非法查抄。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赵各庄镇派出所等三处的警察10 多人闯入孟家,警察边翻东西边问孟:是否还炼功,是否还有别的炼功人,等。孟的大法书、经文等被抢走,同时警察还将这些东西录了像,连家里贴的对联也被录

2010-06-28: 发生在河北涞水县赵各庄镇的迫害
近日,河北省涞水县赵各庄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抓捕、抄家,警察在当地制造恐怖。

2010年6月12日下午4:00多,赵各庄镇郭家峪村法轮功学员孟庆莲家被非法查抄。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赵各庄镇派出所等三处的警察10 多人闯入孟家,警察边翻东西边问孟:是否还炼功,是否还有别的炼功人,等。孟的大法书、经文等被抢走,同时警察还将这些东西录了像,连家里贴的对联也被录上,警察还盘问对联是哪来的等。

2010年6月12日下午2:00多,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赵各庄镇派出所等三处的警察,多辆警车到赵各庄镇坂城村法轮功学员曹庆梅家、张克义家、曹继伟家非法搜查。恶警将曹庆梅家的栅栏门踹开,将家里的光盘、法轮功书和墙上贴的挂历抢走。恶警将多辆警车停在曹继伟家门前,几乎将门前的大街全部堵死。他们将曹继伟母亲的房间翻了个遍,又将曹的房门撬开(当时房门锁着),将其私人物品抢走。这时邻居家大嫂到曹家来提水,也遭到非法扣留与审问,而且邻居家也遭到非法搜查。周围的邻里惊愕地说:“别从这条大街走了,绕着走吧,否则就会遭到盘查的。”恶警还强迫曹的母亲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

2010年6月12日下午2:00多,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赵各庄镇派出所等三处的警察,多辆警车来到坂城村法轮功学员孟宪斌家非法搜查,土匪般将家里的打印机、电脑、资料等被非法抢走,恶警将屋里翻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还拿着摄像机将屋里拍了个遍(恶警拿着一个象电子表一样的东西,有拳头大,据分析可能是摄像机),还对孟非法审问了一个多小时,孟一句话也没说。第二天清早,法轮功学员王德谦的大女儿去孟家串门被蹲坑的发现,随后三辆多警车十几多个恶警不由分说便把她强行拖出屋子,扔上了警车。随后恶警派警车、十多名警员又将王德谦大女儿所在的打工处包围,非要搜查关于她的物品,并询问老板相关情况。

相关责任人:贺宇新(现任河北省涞水县野三坡分局局长),此人对法轮功学员很凶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8/226131.html

2010-06-18: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6月12日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涞水县一些乡镇突然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抢劫,每到一家都是三四辆警车十多个警察,已经知道的有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搜查、绑架、抢劫,其中多人已经被非法劳教。 当天下午两点多,涞水县赵各庄镇派出所及县治安股公安局和保定的公安人员非法搜查了赵各庄板城村曹继伟、孟庆莲(夫妻)家,张克义、魏春兰(夫妻)家,曹庆梅家,孟宪宾

2010-06-18: 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6月12日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涞水县一些乡镇突然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抢劫,每到一家都是三四辆警车十多个警察,已经知道的有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搜查、绑架、抢劫,其中多人已经被非法劳教。

当天下午两点多,涞水县赵各庄镇派出所及县治安股公安局和保定的公安人员非法搜查了赵各庄板城村曹继伟、孟庆莲(夫妻)家,张克义、魏春兰(夫妻)家,曹庆梅家,孟宪宾家,及裹家峪的孟庆莲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大法书等个人物品。其中魏春兰被非法带走,至现今下落不明。大法弟子王德谦的大女儿也被公安带走非法讯问,后被放回。王德谦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唐山冀东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8/225573.html

2010-06-17:河北涞水县赵各庄镇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及赵各庄镇警察同时出动,闯进果家域村的孟庆连家及板城村的魏春兰、曹继卫、曹庆梅、孟宪斌的家,抓人、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电脑等私人财产。 警察绑架魏春兰时,她八十多岁婆婆和大女儿(都不炼功)和警察理论,被一并绑架,恶警还把她大女儿铐上带到派出所。后在家人强烈要求下,警察于傍晚放人。但在次日凌晨,恶

2010-06-17: 河北涞水县赵各庄镇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及赵各庄镇警察同时出动,闯进果家域村的孟庆连家及板城村的魏春兰、曹继卫、曹庆梅、孟宪斌的家,抓人、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电脑等私人财产。

警察绑架魏春兰时,她八十多岁婆婆和大女儿(都不炼功)和警察理论,被一并绑架,恶警还把她大女儿铐上带到派出所。后在家人强烈要求下,警察于傍晚放人。但在次日凌晨,恶警再次绑架魏春兰。

曹继卫、孟庆连正好有事不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7/225532.html

2007-03-28:河北涞水县曹继伟受迫害致伤,妻子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九,得知儿子被关押在拘留所的消息后,曹继伟的老母亲、带着儿媳、孙女来到拘留所,要见一见自己的儿子,却遭拘留所拒绝,恶警说:他们不打主意,得去找娄村乡派出所,这样曹继伟的老母亲在拘留所等着,拘留所赶老母亲走,恶警威胁说:“你再不走,我们就把你儿子曹继伟拉出来电他,把他电的跪在我们面前,说了好听的为止”,他们见曹继伟的老母亲不走,就架着她

2007-03-28: 河北涞水县曹继伟受迫害致伤,妻子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九,得知儿子被关押在拘留所的消息后,曹继伟的老母亲、带着儿媳、孙女来到拘留所,要见一见自己的儿子,却遭拘留所拒绝,恶警说:他们不打主意,得去找娄村乡派出所,这样曹继伟的老母亲在拘留所等着,拘留所赶老母亲走,恶警威胁说:“你再不走,我们就把你儿子曹继伟拉出来电他,把他电的跪在我们面前,说了好听的为止”,他们见曹继伟的老母亲不走,就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扔到了涞水县112线公路边,那时已是夜里九点多了。曹继伟的妻子、大姐到娄村乡派出所也没得到甚么结果。

正月十一,老母带着儿媳和一个侄女再一次来到县城,找到“六一零”王福才家,要求释放曹继伟,她们在外面叫门,屋里王福才的妻子、儿子不停的骂,并威胁道:“你们再不走,就报110来抓你们”,她们三人只好往外走,刚走到胡同口,王福才、代春杰就带来一帮警察,凶恶的问她们叫甚么名字,干甚么,不由分说,这帮人就拉扯她们,打她们,她们三人被打倒在地,“六一零”王福才、公安局代春杰指使恶警把曹继伟的妻子、大姐弄到涞水县公安局大院内,继续毒打、把她们按倒在地,往她们嘴里塞石子、烟头,后关進涞水县拘留所。

曹继伟在涞水县拘留所绝食抗议迫害,于正月十五被释放,至今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妻子孟庆莲现在还在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8/151687.html

2007-03-20:河北涞水县曹继伟被绑架后,家人要人遭恶警虐待 河北省涞水县大法弟子曹继伟遭610、公安局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正月初四被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恶警拦截绑架、抢劫现金5800元。曹继伟的家人于零七年正月初九到拘留所要求见一见曹,拘留所让曹家人去找涞水县610头子王福才等。正月十一,曹继伟七旬母亲与曹继伟妻子及姐姐去找王福才,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大院折磨。曹继伟妻子及五十多岁的大姐被恶警按在地上往鼻子、

2007-03-20: 河北涞水县曹继伟被绑架后,家人要人遭恶警虐待
河北省涞水县大法弟子曹继伟遭610、公安局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正月初四被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恶警拦截绑架、抢劫现金5800元。曹继伟的家人于零七年正月初九到拘留所要求见一见曹,拘留所让曹家人去找涞水县610头子王福才等。正月十一,曹继伟七旬母亲与曹继伟妻子及姐姐去找王福才,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大院折磨。曹继伟妻子及五十多岁的大姐被恶警按在地上往鼻子、嘴里塞石子、烟头折磨。

据悉,经过海内外大法弟子的讲真相、揭露迫害,大法弟子曹继伟及妻子孟庆莲、大姐、母亲现已回到家中。

下面是曹继伟妻子诉述的去要人遭虐待的经历: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九,得到我丈夫曹继伟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的消息后,七十多岁的老婆婆见子心切,带上我与女儿,还有我大姐,颠簸二百多里山路来到涞水县拘留所,找到拘留所时我的婆婆、女儿已是泪水涟涟。老婆婆恳求拘留所的警察,让我们见一见曹继伟,警察却不耐烦的往外打发我们,说:我们不管,去找王福才、办案单位。

我与婆婆、大姐又赶紧租车三十多里路来到绑架我丈夫的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刚下车,娄村乡恶党政府门口早有人在候着了,一个年轻的警察语气蛮横的问:干甚么的?我说:我丈夫曹继伟在路上走,犯哪条法,娄村乡派出所把他打伤,还送去拘留所非法关押,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深受世界人民的好评,你们为甚么这样迫害?警察蛮横的说:走不走?不走抓起你们来,说着叫一个人守着大门,不许我们進去。

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我们又来到拘留所,老婆婆望着高高的围墙老泪纵横,哭诉道:“我儿子是好人,他孝顺、通情达理,本本份份的,你们为甚么这样迫害他?把他迫害的家不像家,人不像人。我这把年纪了,你们为甚么不许我儿子回家照顾我,为甚么老是去抓他?难道做好人有罪吗?”

面对老人的哭诉,姓张的警察不但没有一丝怜悯,反而恶狠狠的叫道:“你再不走我们就把你儿子叫出来,当着你的面,用电棍电他,直到把他电的跪在我们面前说了好听的为止。”

警察见老太太不走,把七旬的老太太架起来扔在涞水112线公路边,这时已是夜晚九点多钟了,老太太被折腾的瘫软在地,在路边冻得直哆嗦。

二零零七年正月十一,拘留所叫我们找王福才,我与婆婆、大姐又来到王福才家,叫门不开,反而威胁道:“再不走,我们就叫110的来抓你们”,说这话的是王福才家一个脸色蜡黄的年轻人。我们三人只好往外走。这个脸色蜡黄的年轻人却开开门,骑着车子边打手机边在后面追我们,只听他说:南边来两个,北边来俩。

我们刚到胡同口,一辆绿色出租车突然停在我们面前,截住了我们的去路。同时下来三个便衣,不由分说每人揪住一个就打,边打边往胡同里拽我们,因为马路上人多,怕他们的邪恶行为被曝光。

七十多岁的老婆婆、五十多岁的大姐不一会就被他们打倒在地,在地上直哆嗦,我被打了三次,昏迷在地。昏迷中我听到他们在给110打电话,不一会,来了一群110恶警把我们连扔带塞的弄到车上,拉到涞水县公安局大院,在公安局大院我们遭到毒打。

恶警解开我们的上衣撩起来,平按在公安局大院的水泥地面上,一会儿面朝上,一会儿面朝下,来回在地上翻腾,像烙饼一样。恶警恶狠狠说:再好的身子骨也得给她冻哆嗦了,我七十多岁的老婆婆、五十多岁的大姐被连打带冻的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在这种情况下,恶警还在用脚踢她们。

恶警把我按在地上一只脚踩在我脸上在水泥地上碾,强制我趴在地上用鼻子吸地上的土,往我的鼻孔、嘴里塞石子、烟头;我大姐的鼻子嘴里也塞满了石子烟头。

当我们被打的不省人事时,被恶警用车带到涞水县公安局大院的锅炉房里,锅炉工说:放到这儿推煤多不方便哪,恶警又抬起我们扔到挨着水管的地方,当天下午四点我们被送到涞水县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面对不公正的对待,面对警察执法犯法的行为,我们绝食抗议。恶警進来说:不吃,饿死你们。在痛苦的承受下,我大姐遭迫害八天后,由家人托人才被释放。当我绝食十五天时,突然觉的自己不行了,心慌的再也稳不住了,这种情况下我的家人才被通知来接我,我于二零零七年正月二十四日才回到家。

看我们两个一次次被邪恶这样迫害,七十多岁的爸爸、妈妈用衣襟不断的擦拭着流出的泪水。我女儿自幼儿班时,我们就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现在她已是初中三年级的学生了,她没有同龄孩子的家庭幸福,就因为她的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大法,要做好人,遭到中共政府不法人员迫害,这个刚刚十五岁的孩子八年来承受了一个孩子所不应该承受的、难以承受的精神压力。

那些还在迫害大法的警察、恶人、不法罪犯,停止你们那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恶行为吧,多少个幸福的家庭被你们拆散,你们把大法弟子对你们的善看作是可欺,那等于你们自毁!天要灭中共!如果还为自己的一点小利而助恶为虐迫害大法,迫害好人,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自古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不是神不惩罚恶者,是神在给人悔过的机会,人不相信神的存在,可神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对人的控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0/151018.html

2007-03-17:河北省涞水县大法弟子曹继伟等回家 河北省涞水县大法弟子曹继伟及妻子孟庆莲,大姐,母亲现已回到家中。在曹继伟等被非法关押期间,拘留所及干警们均收到海外大法同修的电话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7/150968.html

2007-03-17: 河北省涞水县大法弟子曹继伟等回家
河北省涞水县大法弟子曹继伟及妻子孟庆莲,大姐,母亲现已回到家中。在曹继伟等被非法关押期间,拘留所及干警们均收到海外大法同修的电话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7/150968.html

2005-10-20:河北涞水县邪恶之徒抓捕大法弟子 2005年8月29日大法弟子曹继伟被非法闯入家中的恶警绑架,现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家中留下70多岁的老母和十几岁的女儿。 2005年9月5日下午,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戴春杰与610头目王福才,伙同石亭镇派出所20人左右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常振英家中,把家中里里外外所有物品翻了个底朝天。电视机、录音机、VCD、电脑、手机,大法资料与其物品全部被抄走。常振英与其辩理:

2005-10-20: 河北涞水县邪恶之徒抓捕大法弟子
2005年8月29日大法弟子曹继伟被非法闯入家中的恶警绑架,现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家中留下70多岁的老母和十几岁的女儿。

2005年9月5日下午,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戴春杰与610头目王福才,伙同石亭镇派出所20人左右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常振英家中,把家中里里外外所有物品翻了个底朝天。电视机、录音机、VCD、电脑、手机,大法资料与其物品全部被抄走。常振英与其辩理:我们没有犯法,只做好人。戴春杰说:“就因为你做好人就抓你,不叫做好人。”

他们绑架了常振英和她的三个女儿。其中政保股一邪恶之徒下手大打常振英的二女儿,施加高压迫害,强迫大女儿和三女儿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将其放回;由于常振英和二女儿不配合,被关進县看守所迫害。

10月13日他们将常振英及二女儿送保定劳教,二女儿被关進劳教所,常振英因身体被严重迫害劳教所拒收,又转本县看守所,看守所也不要,他们就把常振英非法关進拘留所迫害。

在常振英刚刚被关進拘留所的第二天,她的大女儿、三女儿和身体多病的老公公去探望时,拘留所恶警不叫见,向两个孩子和老人索要360元的生活费才允许见面,孩子和老人无奈只好找到亲戚家借上360元钱才算见到自己的母亲。

9月22日,恶徒非法抓捕了在废品收购站工作的一位大法弟子海英,直送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孟庆莲半月前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0/112789.html

保定 涞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21-07-10:涞水县公安局长冷振宇手机; 13932221889
涞水县公安局办公室电话; 0312 4528726
涞水县永阳镇镇长张金双手机; 13832223390
涞水县永阳镇书记赵伟手机; 13831269358
涞水县永阳镇派出所办公室电话; 0312 4581998
涞水县永阳镇派出所所长张文杰手机; 13483922221
涞水县拘留所办公室电话; 0312 4501844
永阳镇南秋兰村书记杨洪蕊手机; 15933587368
永阳镇南秋兰村委冀朋手机; 15097438205

永阳派出所所长张文杰家属电话
其父 张仲申 13931299646
其母 范术兰 13722429472
其弟 张文涛 15932126299
其弟 张文皓 17332222773
弟媳 郭晶晶 13321195512
其婶 赵凤芝 13161263129
其叔 张仲青 13522883059
其叔 张仲军 13503226434

刑侦大队长 褚晓东 电话 139 3085 5751
看守所所长 张浩 办公室电话 0312 4511145
法院院长 刘严冬 电话 189 3268 6565,

院领导: 电话
宋孟山 139 3323 3818 , 177 3120 5009
李艳秋 136 0332 4138, 177 3120 5016
郭宝林 139 0336 9337, 177 3120 5018
苏金生 137 0322 9415, 177 3120 5006
杜雪民 134 8376 3766, 177 3120 2989
王永刚 137 0328 4253, 177 3120 2978
何永强 155 3229 6228, 177 3120 2908
刘亚丽 186 3120 6808, 177 3120 2909
办公室
王玉良 137 8521 2608, 177 3120 5025
张笑梅 138 3300 2159, 177 312050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