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丹东 东港市 >> 宁淑艳

女, 5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东港市马家店镇
拘留时间: 2002年1月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5-11
案例分类: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抄家/非法搜查  家人/朋友被迫害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关小号/黑屋/铁笼子/隔离/禁闭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背铐/拷地環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马三家劳教院(省女子教养院)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11-09: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宁淑艳自述被迫害经历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马家店镇法轮功学员宁淑艳,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在东港市北井子镇集市讲真相时,遭当地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遭毒打、定位酷刑迫害,十五日后回到家中。 下面是宁淑艳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集市讲真相遭警察绑架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我在北井子镇集市讲真相遭绑架,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走脱了。镇派出所三、四个警察从警车

2020-11-09: 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宁淑艳自述被迫害经历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马家店镇法轮功学员宁淑艳,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在东港市北井子镇集市讲真相时,遭当地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遭毒打、定位酷刑迫害,十五日后回到家中。

下面是宁淑艳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集市讲真相遭警察绑架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我在北井子镇集市讲真相遭绑架,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走脱了。镇派出所三、四个警察从警车里冲出来,抢走我手里的提包。包里装着真相光碟、十本真相册子、真相扫描卡、人民币三百多元。电动车也被抢去了。

在北井子镇派出所里,警察通过照像在电脑上查找,查到了我的身份证。警察威胁、恐吓我,强迫我说出真相资料来源,供出另外两名走脱的法轮功学员。警察说:“你如果不说,我们也有的是办法把她们抓到。到时候就说是你供的,是你出卖了她们。”我制止他们的恶行,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罪恶滔天。现在是特殊时期,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没停,如果二波疫情来,比第一次还凶猛,就是针对坏人来的。尤其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一个也跑不掉。”

我给这里许多年轻的警察讲了大法真相,告诉他们了解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有个年轻警察开始说话了:“姨,你是什么学历?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多的知识,我今天是开了眼界了。”我告诉这里的警察:“善待大法弟子,别参与迫害,把枪口抬高一厘米,上天会赐你们幸福平安,好人不在劫难中。”

在派出所里,我没有配合警察的逼供,都是零口供。一位年轻的所长说:“我们是在执行上级命令,不可能放你回家,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也没有办法。拘留你十五天。”

折腾到下半夜四点钟,把我劫持到丹东市拘留所非法关押。警车在去往丹东的路上,我一直对小警察讲真相。他说:“姨,你讲的这些我都知道了。”经过一路的颠簸,车停在了一家不知名的医院门口。在那里,我做了各种体检。之后把我押上警车直奔丹东拘留所。到了拘留所,丹东拘留所的接待室人员不收留我,说是程序不全面。这时,警察又把我拉到东港市前阳镇派出所办了两份补充程序,最后把我送到丹东市拘留所非法关押。

在拘留所遭毒打、定位酷刑迫害

在拘留所里,女警察为了达到所谓“转化”我的目的,逼迫我照像,按指纹签字。我告诉她:“我是学真善忍的,我没有犯罪,我是被绑架来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女警察破口大骂:“在这里你得听我的管理。你不签字,我有的是办法,你看我怎么对付你。”

一会儿的功夫,男警察、女警察、医护人员五、六个人一拥而上,把我摁倒在地。医生用针扎手背,女警察用拳头野蛮、疯狂的毒打我,把我的两颗下牙打活动了。男警察用力扒开我的手指,在电子屏幕上摁手印。我大声呼喊:“强加的迫害我不承认,声明作废!我把生命交给师父!你们说了不算!”折腾了好长时间,电子屏幕手印也没摁上。

他们的阴谋没得逞,女警察丧心病狂地把我送到一个没人居住的房间,唆使一帮卖淫女犯把我摁倒在地板上,把我的两腿劈开,开始定位。男警察用铁链子锁在给我戴的两只脚镣上。胳膊也定位,用铁链子把一只手铐锁上,另一只手留着用餐。我当时被固定在地板上,动弹不了。内裤兜里的八百元现金被监控人员发现,当时就被女警察抢走了。一个卖淫女犯围着我,骂些难听的话,侮辱我的人格。另一个女犯在警察的指使下骂大法、骂大法师父。

我用善心唤醒她们的良知。那个骂大法的女犯说:“姨,你这么善,我下不了手了。”我又善心的跟女警察说:“管教妹妹,我就是为你好。一旦签了那个字,那就是个证据。法轮功会平反的,那时候会找你算账,我不忍心看你遭到惩罚。在这里我受点苦、遭点罪,能把你救了,我也就欣慰了。管教妹妹,你也有先天善良的本性,如果你能善待大法弟子,天赐你幸福平安。”也许我的善打动了她,使她改变了态度说:“我也不忍心看着你这样。”过了一会儿,她吩咐男警察打开锁着的铁链子,我结束了两天半的板子酷刑。

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正念闯出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多钟,不知姓名的官员打开牢门说:“不签字,怎么能释放你回家?”当我走出接待室时,拘留所所有领导、管教所长都在场。他们逼迫我签字,说如果不签字,钱就不归还。我说:“是我的钱应该还给我。我带来八百元钱,只买了一套洗漱用品(包、牙膏、牙刷、香皂、毛巾、三卷卫生纸、毛巾),怎么会剩六百元钱呢?”他们不吱声。我伸手跟他们要钱,那个不知姓名的官员说:“不签字,就不给你。”我说:“我是被绑架来的,我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我没犯罪。是我的钱就得给我。”

不知姓名的那个官员开始骂我。我说:“前党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你们是受害者,国外一百六十多个国家都让炼法轮功。为什么出现疫情,不就是对坏人来的吗?”那个不知姓名的官员说:“我不怕,就是下地狱,我也不怕。”拘留所非法扣留的钱,一分也没给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9/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宁淑艳自述被迫害经历-414612.html

2020-09-26:9月11日8点左右,辽宁省东港市大法弟子宁淑艳北井子集市讲真相,被北井子派出所警察绑架。大法弟子宁淑艳流离失所已经十多年了,与家人基本没有联系,具体人关在哪儿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6/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2302.html

2020-09-26: 9月11日8点左右,辽宁省东港市大法弟子宁淑艳北井子集市讲真相,被北井子派出所警察绑架。大法弟子宁淑艳流离失所已经十多年了,与家人基本没有联系,具体人关在哪儿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6/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2302.html

2020-09-16: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宁淑艳被绑架 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宁淑艳在北井子镇集市上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地点不详。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6/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1856.html#20915235512-1

2020-09-16: 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宁淑艳被绑架
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宁淑艳在北井子镇集市上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地点不详。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6/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1856.html#20915235512-1

2014-09-11:辽宁东港市恶警张凤斌的恶行 ...... 迫害宁淑艳一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和副科长王元军,勾结马家店镇派出所所长王春玉、副所长王兆武(现任东港市拘留所副所长)等人,带领十几名恶警非法闯入当地法轮功学员宁淑艳家中,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宁淑艳和齐淑华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恶警从宁淑艳家的店铺里非法抢走所有的真相资料、几瓶进口复印粉、法轮大法书籍《转法轮》。 恶警

2014-09-11: 辽宁东港市恶警张凤斌的恶行
......
迫害宁淑艳一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和副科长王元军,勾结马家店镇派出所所长王春玉、副所长王兆武(现任东港市拘留所副所长)等人,带领十几名恶警非法闯入当地法轮功学员宁淑艳家中,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宁淑艳和齐淑华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恶警从宁淑艳家的店铺里非法抢走所有的真相资料、几瓶进口复印粉、法轮大法书籍《转法轮》。

恶警张凤斌当着围观世人的面抓住宁淑艳的头,另一名恶警拽着宁淑艳的双腿,强行将宁淑艳从她的商店抬到马家店派出所,因派出所就在宁淑艳的商店后院。张凤斌满嘴污言秽语,一边抬一边喊着说:“谁稀罕你,酒店里面的小姐有的是。”张凤斌一语道破自己是个流氓警察。

恶警王兆武在王润龙的指使下,对齐淑华和宁淑艳暴力毒打。王兆武一边毒打宁淑艳,嘴里一边喊着:“做什么好人?你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这下你可落到我的手中了!”说着,用拳头猛击宁淑艳的头部,脚穿皮鞋狠命的踢着宁淑艳的两条腿。宁淑艳当时被打得两眼看不清东西,腿脚不灵。毒打完之后,给宁淑艳戴上手铐,铐了八、九个小时,不让宁淑艳上厕所,恶狠狠地说: “叫你拉裤子里、尿裤子里。”恶警田连昌站在门外把守。

齐淑华被王兆武打得鼻孔出血,被非法拘留两个月,在家人被非法勒索上万元后,以“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宁淑艳家人没给送礼,被非法劳教二年,送进马三家劳教所。宁淑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四个月,除了精神迫害外,每天被强迫干超负荷的劳役。期间因拒绝劳役迫害而被关进禁闭室里迫害,精神、身体均受到巨大伤害。宁淑艳被送进马三家教养院,体检时查出她染上糖尿病,已经“四个加号”,因此而拒收。宁淑艳回家不到二十天,张凤斌胁迫政保科长王润龙又去绑架,宁淑艳走脱,以后被迫流离失所。宁淑艳的丈夫在他们的挑唆下,心里对宁淑艳产生怨恨,与别的女人混在了一起,强迫宁淑艳与他离婚。宁淑艳年小的女儿在思念母亲、被父亲抛弃、无依无靠的痛苦中产生轻生的念头,险些失去年轻的生命。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拆散了。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恶警王润龙、王元军带领恶警王春玉、王兆武、田连昌、张凤斌等人,深更半夜闯进当地法轮功学员孙家俊、高淑平(夫妻)、刘美华、齐淑华家中将其绑架,齐淑华走脱,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送进东港市看守所,关押迫害四个月。

二零零三年中共邪党召开“十六大”的时候,张凤斌等不法之徒逼着宁淑艳的亲人们把宁淑艳给找回来,威胁亲人:“要是找不回来,就是从地里刨,也得把她刨出来。”随后在深更半夜闯入宁淑艳的娘家,搞突然袭击绑架宁淑艳。已近八十岁了双亲,吓得浑身发抖。老父亲至此以后得了痴呆症,老母亲于当年悲愤离世,临终前,眼角布满泪水。相隔一年,老父亲也含冤去世了。同年八月,宁淑艳的侄子宁波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军官学校。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因抓不到宁淑艳,与东港市教委合谋,以卑鄙手段剥夺宁波上大学的权利,非法取消了宁波上大学(军校)的资格。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1/辽宁东港市恶警张凤斌的恶行-297599.html

2012-01-22:修大法身心受益 辽宁宁淑艳惨遭中共迫害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自1992年李洪志先生从长春传出之后,修炼者遍布中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据中国官方的统计,在短短的七年,修炼者人数已多达七千万以上。法轮功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在中共1999年7月的无端迫害后,他们的经历又是怎样的?每个修炼者经历各不相同,下面就是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宁淑艳的亲身经历: 我叫宁淑艳,今年四十六岁,家住辽宁东港市马家店镇。我

2012-01-22: 修大法身心受益 辽宁宁淑艳惨遭中共迫害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自1992年李洪志先生从长春传出之后,修炼者遍布中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据中国官方的统计,在短短的七年,修炼者人数已多达七千万以上。法轮功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在中共1999年7月的无端迫害后,他们的经历又是怎样的?每个修炼者经历各不相同,下面就是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宁淑艳的亲身经历:

我叫宁淑艳,今年四十六岁,家住辽宁东港市马家店镇。我走进大法修炼比较晚,即在一九九九年二月才开始修炼的。

修炼之前,我身体患有多种疾病:胰腺炎、胃下垂、胃炎、贫血、神经衰弱、皮肤过敏症、手脚冻疮、妇科疾病、肩周炎、头痛、耳鸣。可想而知,这些疾病给我带来了什么,我的生活会是什么状态,一句话:我的痛苦没法形容。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把修心性放在第一位,努力做到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与家人和睦相处。结果我全身的病一扫而光,切身感受到没病一身轻的快乐和喜悦。在修炼中,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法轮大法是真正度人的高德大法,是宇宙最高佛法。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大法师父的慈悲与浩荡佛恩。这里,就不多讲了。我想讲的是在那以后的事。

我刚刚修炼还不到一年,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到今天,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中,不仅我惨遭恶党迫害,我的亲人也被株连遭迫害。

一、迫害伊始,被流氓恶警绑架、毒打折磨四个多月

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东港市马家店镇原派出所恶警王兆武(现为东港市拘留所副所长)、张凤斌(现在大东公安所任副所长)、王春玉(已遭恶报身亡)、田连昌等为了升官发财,积极追随恶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达到毫无人性的程度。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他们捏造事实对我进行构陷。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现为国保大队长)、副科长王元军等十几名恶警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明的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和同修齐淑华一起绑架并非法进行抄家。从我家的店铺里,非法抢走所有的真相资料、几瓶进口复印粉、大法书籍《转法轮》。当时在王润龙、王元君亲自指挥下,张凤斌和另一名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围观世人的面抓住我的头发,另一名恶警拽着我的双腿,强行把我从商店里横着抬出屋去。张凤斌一边抬着我往警车上拖,一边污言秽语说:“谁稀罕你,酒店里面的小姐有的是。”其嘴脸胜似流氓土匪。

我和齐淑华被劫持到马家店镇派出所。恶警王兆武在王润龙的指使下,对我和同修齐淑华进行野蛮毒打。王兆武一边打我,嘴里一边喊着骂着:“做什么好人,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下你可落到我的手中了!”他用拳头猛击我的头部,穿着皮鞋的脚狠命的踢我的两条腿。我被打得两眼看不清东西,腿脚都不好使。打完后,又给我戴上手铐,时间长达八、九小时。这期间我要去厕所,恶警王兆武说:“叫你拉到裤子里、尿裤子里。”田连昌站在门外,歪着脑袋看着我,目光充满着仇恨。

当天我和齐淑华被他们拉到东港。我被关进东港拘留所,齐淑华被关进东港看守所。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转到东港看守所。在看守所,我被他们折磨四个多月,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看守所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强迫干超负荷的劳役

东港市看守所的恶警们为了搞“创收”,强迫法轮功学员干超负荷的劳役为他们赚钱,不分昼夜的干,做的都是工艺品。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手指上的皮都磨没了,疼痛难忍。恶警规定每人必须完成的数额,完不成定额就不给饭吃,也不准睡觉。

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拒绝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女恶管教纪皓洁怕自己赚不到钱了,恼羞成怒,将法轮功学员郭运兰拽起来就是一顿毒打,一口气扇了好几个耳光。继而又毒打其他法轮功学员。

三、向恶警王润龙劝善、讲真相,被关“严管号”迫害

我们要求见迫害主谋王润龙。几天以后,王润龙来到看守所。法轮功学员慈悲的给他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诚劝他不要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对他自己和他的家人都会带来不利。法轮功学员的慈悲没有唤回他的良知,相反,他倒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下令看守所将我关进“严管号”。

“严管号”的小屋里黑暗无光,里边摆着酷刑用的各种刑具。因为绝食,我的身体非常虚弱。被关进“严管号”就象进了地狱一样,与外边的世界完全隔绝了。家人更不知我在里边的情况。

王润龙利用这个机会,用伪善和欺骗的手段来敲诈勒索我的家人,但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于是,二零零二年四月将我非法劳教,秘密送往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那里的狱医给我体检时查出我已患糖尿病且多达四个加号,被狱医拒收。押送我的女恶警见劳教所拒收我,没达到他们的目的,气急败坏的说:“你没有病,你是饿的。”两个恶警,一男一女硬把我架到了体检室。狱医说:“人都这样了,赶紧走,这里不要。”就这样,他们才不得不把我拉回东港,但不放我回家,又把我关进东港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的身体状况更加不好,拘留所怕出人命,第二天通知家人把我接回家中。

四、被东港市“六一零”长期跟踪监视,被迫流离失所多年

回家后,我继续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健康。我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家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恶警王兆武、张凤斌、田连昌(东港市看守所管教)、王春玉等人在政保科长王润龙的指使下,暗中安排恶人对我进行秘密监视,监听我家的手机、座机电话。我与家人出门时,身后有警车跟踪,还有坏人盯梢。不但对我进行监视,连我的家的几位亲人的行踪也受到跟踪,使我和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得知我的身体康复了,东港市“六一零”在恶警王春玉带领下,以看望我的“病情”为由私闯我家。看到他们,我丈夫吓的赶快说:“我家都被搞成这样了,她(指我)已经不炼了。”我当时正在里屋给女儿洗澡。他们呆了几分钟后走了,他们是来探听情况的。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左右,王春玉又把东港市“六一零”、政保科王润龙等人引到我家。他们来到我家店铺门口,喊着叫我开门。我知道他们没有好意,一直不给他们开门。直到中午,我的家人打电话给王润龙谈了我的实际情况,希望他不要再作恶。王润龙却狡辩说:“我们现在要把宁淑艳送丹东医院复查病情。”我看他们执意要抓我,只好先到别处去躲避一下。恶警王春玉却开着警车撵到此处,在对面监视我。后来又闯进屋里企图抓我,被我的亲人给撵走了。这次他们绑架我的阴谋没有得逞。

后来,恶警到处追捕我。我被迫流离失所,漂泊异乡,离开了年仅十岁的小女儿。女儿想念着妈妈,时常以泪洗面。孩子饥一顿的、饱一顿的,跟着爸爸艰难的度日。有一天,恶警再次闯进我家的店铺,看我是否回来过。女儿吓得撒腿就跑,她让亲人转告我:“告诉我妈妈千万别回家来。”孩子的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和伤害。

五、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拆散

在这期间,我丈夫陈兴军也很辛苦,整日开车出去批发冷饮,非常劳累,家里的一切重担全落到他一个人身上,家里无人做饭,只好带着孩子去饭店就餐,时间久了,成了这家饭店的常客。在中共恶党的既定方针下,各种部门、场所充满了色情污秽,人的道德下滑,物欲横流,人们为了金钱而出卖着自己的良知和灵魂。在我被迫害流离失所的这段日子里,在这个社会大染缸的污染下,原本朴实、厚道的丈夫也随着往下急速滑下去。

在当地恶警和不法官员的唆使下,丈夫把另一女性领回家中非法同居,霸占了我的全部家产,拆散了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

丈夫的行为,使女儿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孩子因思念母亲,在极度痛苦的状态下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亲人们可怜孩子,不放心,就把我女儿接到他们家里去了,女儿这才有了一个安静的环境。

六、中共株连迫害 父母双亲含冤离世

在我流离失所的这些年中,国保大队长王润龙不断的指使当地派出所到处寻找我的下落,经常恐吓、威胁、骚扰我的亲人,对我的亲人造成巨大伤害。

邪党要召开“十六大”,派出所打电话给我的亲人,逼着我的亲人们把我找回来。扬言:“要是找不回来,就是从地里刨也得把她刨出来。”恶警深更半夜闯进我娘家,搞突然袭击来抓捕我。我的父母已近八十岁了,见他们深更半夜来抓我,吓得浑身发抖。惊恐之下,造成我父亲思想意识不清。

自从我遭受迫害那天起,父亲原本硬朗的身体开始染病了;母亲思女心切,成天睡不好觉,时常找没人的地方偷偷的流泪,趁她的儿媳不在家时,还会放声痛哭,求佛保佑我平安。当儿媳听到她哭声询问她哭什么时,她却不敢承认自己哭过,硬说人家听错了。老人怕儿媳责备,怕儿媳说她有病花钱都是想念自己姑娘造成的。有一次母亲病得快不行了,家人立即送医院抢救,等老人苏醒过来时,护士她叫什么名字,母亲回答:“我叫宁淑艳。”

恶警深更半夜去我娘家抓我,使母亲有病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母亲一方面日夜思念、挂念着我,盼着见到我,另一方面又一边嘱咐家人不让我回家看她。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中,母亲的身体彻底垮下来了。

二零零三年母亲含冤离开了人世。临终前,嘴里还在念着我的名字,泪水布满了眼角。相隔一年,父亲也含冤去世了。父母养育了我,我却在父母去世时没能见上他们最后一面。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使我不能在家尽赡养老人、孝敬父母的义务,给我造成终生遗憾。

七、侄子不能上大学

在对法轮功惨无人道的打击迫害中,中共的株连政策连孩子也不放过。我的侄子宁波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高考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军校)。但因抓不到我,东港市公安局和东港市教委合谋取消了孩子上大学(军校)的资格。侄子宁波正处在学龄期,上学读书,接受教育是国家给予他的合法权利、基本权利。可是,这些邪恶之徒为了迫害我,竟以夺取孩子升学机会,毁掉孩子的学业、前程的,用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手段去迫害一个年幼的孩子。

恶警企图拿孩子当人质,要挟我就范,回去任由他们摆布,也以此手段制造家庭矛盾,让亲人和幼小的孩子对我产生怨恨之心,多么残忍啊!在中共恶党非法打击迫害下,又有多少像我侄子宁波这样孩子,只因家人、亲属修炼法轮功而遭受无辜迫害;有多少亲人之间由于中共的使用的种种邪恶株连手段而出现矛盾和怨恨。

八、经济上遭受的迫害

十多年来,不但我被迫害的家庭破裂,父母双双离世,侄子被非法剥夺升学资格,我被迫漂流异乡居无定所,女儿长期失去母亲关爱等等,而且经营多年的商店倒闭,使我和女儿顿失唯一的经济来源。这时的我,不仅被剥夺了人身自由,经济上也被截断,承受着中共恶党在身体、精神、经济等多重迫害。

说到经济迫害,顺便说一下:就在我离家之前,当地派出所在我经营的店铺里欠下了一千八百多元的往来帐,当时是由副所长宋佳伟签字盖章的。王兆武担任所长后,只还了五百元,剩下的一千三百多元至今拖欠没有偿还。这就是中共恶党培养出来的警察的德行!

我把自己遭受的这一切苦难写出来,就是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让人们明辨是非好坏,识别正邪善恶,不要盲目相信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远离恶党,从而摆脱大劫,有一个安定的未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十二年来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必遭天惩!天灭中共就在眼前,而那些执迷不悟、仍与中共邪党为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必将随着中共邪党的覆灭而被销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修大法身心受益-辽宁宁淑艳惨遭中共迫害-252200.html

2009-08-24: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五) ...... 宁淑艳自述遭当地恶警迫害的事实 我叫宁淑艳,女,现年四十四岁,家住东港市马家店镇,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未修炼前我是本镇个体户经营者,在多年的辛苦劳累中,身体患有多种疾病:胰腺炎、胃下垂、胃炎、贫血、神经衰弱、皮肤过敏症、手脚冻疮、妇科疾病、肩周炎、头痛、耳鸣,真是苦不堪言。自从走上修炼之路,大法使我重获新生,生活中能处处为别人着想,与家人和睦

2009-08-24: 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五)
......
宁淑艳自述遭当地恶警迫害的事实

我叫宁淑艳,女,现年四十四岁,家住东港市马家店镇,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未修炼前我是本镇个体户经营者,在多年的辛苦劳累中,身体患有多种疾病:胰腺炎、胃下垂、胃炎、贫血、神经衰弱、皮肤过敏症、手脚冻疮、妇科疾病、肩周炎、头痛、耳鸣,真是苦不堪言。自从走上修炼之路,大法使我重获新生,生活中能处处为别人着想,与家人和睦相处,从心灵深处感受到没病一身轻的快乐,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每天生活得更加充实,深受人们的羡慕和好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4/207015.html

2004-04-11:2001年腊月份,我遭到了东港市政保科长王润龙(国安大队长)、政法委王元君等一伙人的绑架,当天遭到了当地马家店镇派出所所长王兆武的毒打,并被戴上手铐(长达8、9个小时)。当天家被抄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落入恶人手中。 随后恶警把我送往东港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这期间,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在名利的诱惑下,王润龙充当江氏打手,把我从拘留所又转送到东港看守所进一步迫害。4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和迫害,使

2004-04-11: 2001年腊月份,我遭到了东港市政保科长王润龙(国安大队长)、政法委王元君等一伙人的绑架,当天遭到了当地马家店镇派出所所长王兆武的毒打,并被戴上手铐(长达8、9个小时)。当天家被抄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落入恶人手中。
随后恶警把我送往东港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这期间,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在名利的诱惑下,王润龙充当江氏打手,把我从拘留所又转送到东港看守所进一步迫害。4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和迫害,使我苦不堪言,身心受到极大创伤。看守所为了搞创收,增加经济收入,剥夺了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每天起早趟黑的干活(做花),规定任务完不成,不准吃饭,不准睡觉,这些繁重的手工艺品活不分昼夜的干着,每个人的手指都磨没有皮了,疼痛难忍。

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却遭到女管教的一阵毒打,关进小号,这期间,因绝食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恶警不准家人接见,王润龙看准迫害大法弟子是一门发财的门路,敲诈大法弟子家属钱财无数,以伪善的面目来欺骗这些家属,它失去做人的良知,积极替江氏卖命,不顾他人死活,勒索我的家人几千元,还不算罢休,最后非法判我劳教2年,于2002年4月份把我秘密送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我在体检时,验证核实糖尿病4个加号,被狱医拒收。当时押送我的女恶警叫嚣着:“你没有病,是饿的。”就这样,两个恶警一男一女又把我架到了体检室,狱医说:“人都这样了,赶紧走,这里不要。”就在当天,把我拉回东港拘留所。第二天通知家人接回。

回家半个月后,我的身体逐渐康复,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精神抖擞。当地恶警王春玉、田连昌,串通东港610不法官员王润龙,暗中派特务蹲坑、监听手机、电话,且采取警车跟踪、特务盯梢,采取一切卑鄙手段监视我及我的家人的行踪,直接扰乱了我的正常生活。我的亲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恶警王春玉为了升官发财,配合王润龙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人性全无,得知我身体康复了。再一次领着东港610不法官员闯进我家,假装借此看望病情为由。第二天早晨,10点钟左右,王春玉和几个不法官员停留在我家门口,嚷着开门,当时我明白他们的来意,决不屈从它们。下午,我的家人打电话给王润龙谈我的情况,得到王润龙的答复是:“我们现在要把宁淑艳送丹东医院复查病情。”

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我只好走出了家门,漂泊异乡……

如今我流离失所,家中扔下丈夫和13岁的女儿。恶警经常到我家及我的亲人家里骚扰,派人寻找我的下落,开“十六大”时,当地恶警深更半夜闯入我娘家,我的两位老人已七、八十岁了,受到极大的惊吓。父亲患病的身体更加严重,母亲被惊吓得染病起不了床,于2003年4月份含冤去世了。

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我的迫害。使我失去了亲人,夫离子散,家破人亡。

2002年1月,辽宁省东港市马家店镇恶警王春玉(现已遭报死亡)带着政府不法人员王润龙、王元军等人闯入大法弟子宁淑艳家中非法抄家抓人,同时另一名同修齐淑华也被抓,每人被勒索钱财近万元。宁淑艳被非法劳教二年,送进马三家劳教所,因检查有重病被送回家中,后宁淑艳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2002-11-22:辽宁丹东大法弟子宁淑艳被抓后,抵制邪恶。她被恶警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后,医生检查出有病不收,于是她被送回家。由于当地派出所对她看的很紧,她现已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孩子不能照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22/39851.html

2002-11-22: 辽宁丹东大法弟子宁淑艳被抓后,抵制邪恶。她被恶警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后,医生检查出有病不收,于是她被送回家。由于当地派出所对她看的很紧,她现已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孩子不能照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22/39851.html

丹东 东港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21-12-23: 相关人员:
邵长江15941566668,兼任东港市公安局党委书记、东港市副市长
东港市国保支队队长唐殿良:18841535353
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向阳派出所指导员,警号604309

肖联滨 原公安局局长 手机 13841538977
孔宪敏 公安局副局长,宅电7136155手机13842578888
关志华 副局长 113942501958办公电话7144277
孙晓峰 纪委书记 13941567111住宅电话656106

宋诗和 副局长 办,7149617 手机 13898511777
冯忠国 副局长 手机 13604151555
徐福安 副局长 手机 18241519999
张西臣 副局长手机 13394263888
公安局办公电话7144774

赵义东 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 电话13941509889

花园派出所电话【7525315】报警电话【7867110

警察白双喜13470051789
王有平15941550577
刘成玉13942567588
衣芳楠13464561177
赵鑫哲18741587758
陶学良210623197001217294
所长602096。
李文升210623196903090013
副所长602381。
刘成强210526198607310674
副所长60454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起诉辽宁省东港市马家店镇派出所所长王兆武、副所长张成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5/8257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