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 徐汇区 >> 江勇

江勇
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六月十二日被徐汇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现已正念回家。
男, 51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
有关恶人: 恶警王锡斌,狱警钱海峰、成玉标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8年
个人近况: 2019年11月26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2-07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灌食/灌物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事业/学业被影响  多次迫害  骚扰/恐吓/长期监控  关小号/黑屋/铁笼子/隔离/禁闭  死人床  电击/电刑  冷冻/烘烤/曝晒/浇灌开水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背铐/拷地環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因诉江被迫害  非法重判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上海 > 虹口区 提篮桥监狱(提蓝桥监狱,上海市监狱,南汇监狱,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01-01:遭十三年冤狱折磨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迫害离世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在提篮桥监狱长期被关在严管大队与禁闭室,屡遭酷刑折磨。因长期迫害导致脑梗,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绑架、当天出现脑溢血症状,一直被严密监控,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江勇,男,生于一九六八年,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净化,十五年的十二指肠球部溃

2020-01-01: 遭十三年冤狱折磨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迫害离世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在提篮桥监狱长期被关在严管大队与禁闭室,屡遭酷刑折磨。因长期迫害导致脑梗,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绑架、当天出现脑溢血症状,一直被严密监控,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江勇,男,生于一九六八年,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净化,十五年的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年年出血得到根治,告别了“药罐子”,脾气性格也变的平和,真正地能从内心深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被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场)评为先进工作者。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绑架、非法抄家,恶人抢走手机及笔记本电脑。江勇当天就出现脑溢血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二天后因身体原因看守所拒收,被取保候审回家。

回家后,江勇仍不断遭到“六一零”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威胁,当时正值“进博会”及“十一”期间,一直被严密监控,十月一日至十月七日有多人24小时轮流值班日夜看守,贴身跟踪,江勇精神和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十一月十九日,江勇突然出现脑干出血症状,昏迷不醒,七天后去世。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八年

在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红色恐怖下,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江勇与二名功友坐在公园聊天即被当地湖南警署抓走。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行使一个公民应有的合法的上访权利到北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拦劫挟持回上海,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并被非法抄家而无任何凭证,单据,签字,并施压江勇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厂)使其被迫辞职。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江勇被徐汇分局及湖南警署劫持到当地警署,警察丁克明等人在零下三度的寒冬扒光江勇全身衣服用冷水浇,用空调冷气吹,电棍,胶皮棍等酷刑折磨,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八天左右,七天七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一年九月,江勇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提篮桥监狱。

在提篮桥监狱遭残忍折磨

在提篮桥监狱,江勇遭受了非人性的折磨与虐待,被殴打体罚虐待,强迫坐线圈座子(酷刑工具),强迫面壁反省,禁闭无期限(不认罪就永远关禁闭)。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二零零五年五月,在提篮桥监狱六监区,狱警沈言荣将江勇一天二十四小时关在3.3平方米的小监内,并强迫江勇坐在很小的凳子上,双手背在后面不得动弹。
二零零七年江勇向驻监狱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狱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在严管队,狱警郭海(以前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的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郭海觉得还不够狠,又命令用一个10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江勇无法站立,睡觉只能趴着,每天只能睡几小时就被看管犯踢醒。

回到六监区后,江勇因公开炼功被狱警葛遵阳指使犯人殴打,将江勇头按在马桶里,并把尿液倒在地上,将他的脸按在地上尿液里。驻监检察官孙黎明看见当时江勇被殴打情况,可他一声不响就走了。

江勇再一次炼功又遭殴打,还被卡喉咙。当时为了抗议,他就把囚服脱下,又被送入严管大队。严管队狱警王锡斌指使犯人谢薛平殴打,并猛踢江勇前胸,后用皮鞋狠踩大腿根部,将他双手反铐,双脚绑上死刑犯枪决前用的绳子。恶警王锡斌还不罢休又命令上一套“啃骨头刑具”,使得江勇嘴角流血发紫。江勇被殴打与剥夺一切人权的情况下采用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左右,江勇因绝食而再次被送到严管大队,严管队不想收, 监狱刑务处主任杨昌元要求严管大队收押江勇。提篮桥监狱中明确规定,被捆绑在床上不能自理的人,一个星期要放下,让他得到清洗及四肢活动后再绑上。可是在二监区的严管中,江勇却因绝食被捆绑在木板长达四个星期,最后因胃出血才不得不被解下,送往上海南汇监狱医院抢救。江勇在出院后几天又因胃穿孔危及生命而再次被送入监狱总医院治疗。

二零零八年九月期间六监区二中队狱警中队长丁俊(警号:3101595),吴乐鸣(警号:3101373)等几个监狱警察强行将江勇五花大绑拉出南汇监狱总医院。江勇当时见此情景,高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是邪教!”几名狱警气势汹汹用随身携带的电警棍开始电击江勇,并还用封带封住他的嘴。

回到六监区,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警号:3101368)伙同恶警徐猛(警号:3101395)等六、七个人同时使用电棍残酷电击江勇。副监区长樊振群亲自动手电击江勇身体各个部位,边电击边狞笑说:“医院疗法不如我的电刑疗法!” 因长时间的被电击与殴打,江勇的嘴被电击的肿大出血,耳朵被电得皮焦肉烂流水,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即使折磨成这样,恶警樊振群仍不放过他,继续将他全身捆绑在木板上不让动七天七夜。因长时间被高压电击、紧绑,致使江勇双腿出现麻木,不能正常行走达一年之久。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出狱时,江勇已皮包骨头。同年六月十二日江勇又被徐汇分局田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绝食抗议,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十二月三十日,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

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及所谓的笔迹鉴定前后矛盾的情况下,江勇再次被诬判五年,并且在他上诉后,居然不开庭,却伪造开庭记录。

在提篮桥监狱,江勇再次被孙苗俊等人迫害,孙指使死缓犯沈建新,孙永康及徐文林等人对我殴打体罚虐待,诬陷,谩骂,江勇被关禁闭(三点三平方米小间)长达一年半左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结束冤狱,从提篮桥监狱出狱时,在监狱大门口有大批警察及当地“610”、居委街道人员严密监控下移交家属,被提篮桥“610”许金龙及警察倪红兵、孙苗俊、王浩成等近二十多人专程劫持回家。

江勇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母亲和父亲不堪承受精神压力相继去世,监狱当局还剥夺江与亲人最后诀别的权利,使他没能在父母临别时见上最后一面。一系列的迫害给江勇和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遭十三年冤狱折磨-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迫害离世-398268.html

2020-01-01:遭十三年冤狱折磨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迫害离世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在提篮桥监狱长期被关在严管大队与禁闭室,屡遭酷刑折磨。因长期迫害导致脑梗,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绑架、当天出现脑溢血症状,一直被严密监控,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江勇,男,生于一九六八年,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净化,十五年的十二指肠球部溃

2020-01-01: 遭十三年冤狱折磨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迫害离世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在提篮桥监狱长期被关在严管大队与禁闭室,屡遭酷刑折磨。因长期迫害导致脑梗,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绑架、当天出现脑溢血症状,一直被严密监控,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江勇,男,生于一九六八年,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净化,十五年的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年年出血得到根治,告别了“药罐子”,脾气性格也变的平和,真正地能从内心深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被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场)评为先进工作者。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绑架、非法抄家,恶人抢走手机及笔记本电脑。江勇当天就出现脑溢血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二天后因身体原因看守所拒收,被取保候审回家。

回家后,江勇仍不断遭到“六一零”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威胁,当时正值“进博会”及“十一”期间,一直被严密监控,十月一日至十月七日有多人24小时轮流值班日夜看守,贴身跟踪,江勇精神和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十一月十九日,江勇突然出现脑干出血症状,昏迷不醒,七天后去世。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八年

在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红色恐怖下,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江勇与二名功友坐在公园聊天即被当地湖南警署抓走。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行使一个公民应有的合法的上访权利到北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拦劫挟持回上海,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并被非法抄家而无任何凭证,单据,签字,并施压江勇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厂)使其被迫辞职。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江勇被徐汇分局及湖南警署劫持到当地警署,警察丁克明等人在零下三度的寒冬扒光江勇全身衣服用冷水浇,用空调冷气吹,电棍,胶皮棍等酷刑折磨,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八天左右,七天七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一年九月,江勇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提篮桥监狱。

在提篮桥监狱遭残忍折磨

在提篮桥监狱,江勇遭受了非人性的折磨与虐待,被殴打体罚虐待,强迫坐线圈座子(酷刑工具),强迫面壁反省,禁闭无期限(不认罪就永远关禁闭)。

二零零五年五月,在提篮桥监狱六监区,狱警沈言荣将江勇一天二十四小时关在3.3平方米的小监内,并强迫江勇坐在很小的凳子上,双手背在后面不得动弹。
二零零七年江勇向驻监狱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狱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在严管队,狱警郭海(以前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的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郭海觉得还不够狠,又命令用一个10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江勇无法站立,睡觉只能趴着,每天只能睡几小时就被看管犯踢醒。

回到六监区后,江勇因公开炼功被狱警葛遵阳指使犯人殴打,将江勇头按在马桶里,并把尿液倒在地上,将他的脸按在地上尿液里。驻监检察官孙黎明看见当时江勇被殴打情况,可他一声不响就走了。

江勇再一次炼功又遭殴打,还被卡喉咙。当时为了抗议,他就把囚服脱下,又被送入严管大队。严管队狱警王锡斌指使犯人谢薛平殴打,并猛踢江勇前胸,后用皮鞋狠踩大腿根部,将他双手反铐,双脚绑上死刑犯枪决前用的绳子。恶警王锡斌还不罢休又命令上一套“啃骨头刑具”,使得江勇嘴角流血发紫。江勇被殴打与剥夺一切人权的情况下采用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左右,江勇因绝食而再次被送到严管大队,严管队不想收, 监狱刑务处主任杨昌元要求严管大队收押江勇。提篮桥监狱中明确规定,被捆绑在床上不能自理的人,一个星期要放下,让他得到清洗及四肢活动后再绑上。可是在二监区的严管中,江勇却因绝食被捆绑在木板长达四个星期,最后因胃出血才不得不被解下,送往上海南汇监狱医院抢救。江勇在出院后几天又因胃穿孔危及生命而再次被送入监狱总医院治疗。

二零零八年九月期间六监区二中队狱警中队长丁俊(警号:3101595),吴乐鸣(警号:3101373)等几个监狱警察强行将江勇五花大绑拉出南汇监狱总医院。江勇当时见此情景,高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是邪教!”几名狱警气势汹汹用随身携带的电警棍开始电击江勇,并还用封带封住他的嘴。

回到六监区,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警号:3101368)伙同恶警徐猛(警号:3101395)等六、七个人同时使用电棍残酷电击江勇。副监区长樊振群亲自动手电击江勇身体各个部位,边电击边狞笑说:“医院疗法不如我的电刑疗法!” 因长时间的被电击与殴打,江勇的嘴被电击的肿大出血,耳朵被电得皮焦肉烂流水,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即使折磨成这样,恶警樊振群仍不放过他,继续将他全身捆绑在木板上不让动七天七夜。因长时间被高压电击、紧绑,致使江勇双腿出现麻木,不能正常行走达一年之久。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出狱时,江勇已皮包骨头。同年六月十二日江勇又被徐汇分局田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绝食抗议,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十二月三十日,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

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及所谓的笔迹鉴定前后矛盾的情况下,江勇再次被诬判五年,并且在他上诉后,居然不开庭,却伪造开庭记录。

在提篮桥监狱,江勇再次被孙苗俊等人迫害,孙指使死缓犯沈建新,孙永康及徐文林等人对我殴打体罚虐待,诬陷,谩骂,江勇被关禁闭(三点三平方米小间)长达一年半左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结束冤狱,从提篮桥监狱出狱时,在监狱大门口有大批警察及当地“610”、居委街道人员严密监控下移交家属,被提篮桥“610”许金龙及警察倪红兵、孙苗俊、王浩成等近二十多人专程劫持回家。

江勇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母亲和父亲不堪承受精神压力相继去世,监狱当局还剥夺江与亲人最后诀别的权利,使他没能在父母临别时见上最后一面。一系列的迫害给江勇和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遭十三年冤狱折磨-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迫害离世-398268.html

2019-05-09: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已回家仍遭监控 4月24日,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徐汇国保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恶人抢走手机及笔记本电脑,因为过去在监狱被迫害长达13年,江勇被迫害成脑梗及脑溢血,据说目前随时有生命危险,现已经发展成脑萎缩。希望过去和他有过手机联系的同修注意手机安全,可能是因为微信定位到其发送微信而对其抓捕。 江勇目前已经因脑溢血被取保候审,但外面可以看到其家中有警察24小时在江勇家监控。 ht

2019-05-09: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已回家仍遭监控
4月24日,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徐汇国保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恶人抢走手机及笔记本电脑,因为过去在监狱被迫害长达13年,江勇被迫害成脑梗及脑溢血,据说目前随时有生命危险,现已经发展成脑萎缩。希望过去和他有过手机联系的同修注意手机安全,可能是因为微信定位到其发送微信而对其抓捕。

江勇目前已经因脑溢血被取保候审,但外面可以看到其家中有警察24小时在江勇家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9/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6396.html

2015-07-22:两次被非法判刑 上海江勇控告江泽民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近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江勇,男,生于一九六八年。江勇坚持修炼法轮功,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致使他家破人亡,失去正常社会经济来源,失去了一个公民应有的信仰自由的权利。 以下是江勇在控告状中对检察官的陈述: 当我给你写这份《刑事控告书》时,我是衷心的希望你是一名善良、正直的检察官,希望你们能为我讨回公道,主持正义

2015-07-22: 两次被非法判刑 上海江勇控告江泽民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近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江勇,男,生于一九六八年。江勇坚持修炼法轮功,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致使他家破人亡,失去正常社会经济来源,失去了一个公民应有的信仰自由的权利。

以下是江勇在控告状中对检察官的陈述:

当我给你写这份《刑事控告书》时,我是衷心的希望你是一名善良、正直的检察官,希望你们能为我讨回公道,主持正义。

在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红色恐怖下,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与二名功友坐在公园聊天即被当地湖南警署抓走,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行使一个公民应有的合法的上访权利到北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拦劫挟持回上海,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并被非法抄家而无任何凭证,单据,签字,在这种“文革”式的气氛下,使我及家人身心受到严重损害,并施压我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场)使我被迫辞职。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被徐汇分局及湖南警署劫持到当地警署,警察丁克明等人在零下三度的寒冬扒光我全身衣服用冷水浇,用空调冷气吹,电棍,胶皮棍等酷刑折磨,七天七夜不让睡觉,二零零一年九月在构陷中非法判刑八年。

上海提篮桥监狱殴打体罚虐待,强迫坐线圈座子(酷刑工具),强迫面壁反省,禁闭无期限(不认罪就永远关禁闭),六监区葛遵阳,成玉标,倪济民,钱海峰等指使犯人吴伯利等将我头部强行按入马桶,身上浇上小便水,在我绝食抗议时,故意不按医院的护理标准鼻饲,而是故意一天只灌二针管粥水(每针管60ml),其余全是水,使我骨瘦如柴,身心遭受非人摧残,监狱还指使犯人对我勒嘴巴,坐老虎凳,上约束带,铐地铐等酷刑,使我多次生命出现危险而送上海监狱总医院,证据有:上海监狱总医院住院记录,二零零七年七月总医院的病历及全身被打的乌青紫块的照片,当时的主治医生姓江,主任医生沈晓东及二监区。

一监区对我四次严管记录,事后提篮桥还剥夺我对此事的申诉控告的权利,私扣私拆私毁我写给上级部门的检举控告信,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六监区樊震群等人将电棍塞入我口中电击,将我全身捆绑在木板上七天七夜,致使我双脚神经受损长达一年之久。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我再次被徐汇国保诬陷,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及所谓的笔迹鉴定前后矛盾的情况下再次被诬判五年,并且在收到我上诉状后,居然不开上诉庭,伪造开庭记录,这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在提篮桥监狱再次被孙苗俊等人迫害,孙指使死缓犯沈建新,孙永康及徐文林等人对我殴打体罚虐待,诬陷,谩骂,我被关禁闭(三点三平方米小间)长达一年半左右。

在此期间,我母亲,父亲受到精神压力相继去世,监狱当局还剥夺我与亲人最后诀别的权利,使我没能在父母临别时见上一面,而这些权利其他人甚至死刑犯都有,唯独我们这些坚定的法轮大法信仰者没有,这不是歧视是什么?我弟弟在受到这些打击后因脑梗而失去了工作,监狱还伙同当地部门威胁罚没收我的住房对我施压,目前,我只能与重病的弟弟相依为命,都没有工作,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权利,受雇者一听说是法轮功学员都害怕,不敢接受我工作,这一切不正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吗?!

检察官,你来评评这个理,为什么我在如此被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也不愿意放弃法轮大法信仰?就是因为他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现在的人经历了那么多运动,有了那么多教训及经验,随意叫其相信什么可能吗?我修炼后,身心得到净化,脾气性格变的平和,真正的能从内心深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被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场)评为先进工作者而上台领奖,十五年的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年年出血得到根治,告别了“药罐子”,这一切不正是修炼法轮大法得到的吗?

而江泽民一意孤行,以个人名义挟持各地公安法庭等国家机构。超越公检法司,人大常委会迫害我法轮大法信仰,是真正的违法犯罪。

检察官,法律知识你们比我懂,这场迫害到底合不合法,你们自己也应该是清楚的,江泽民违反宪法法律,公然凌驾于“人大常委会”及你们之上,践踏了宪法法律的神圣,犯下了剥夺公民信仰自由,人身自由,故意伤害,刑讯逼供,酷刑等违背人类基本道德底线的重罪,理应受到法律的正义的制裁!

恳请你们检察官能为我伸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2/两次被非法判刑-上海江勇控告江泽民-312698.html

2014-08-14: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4/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罪恶-295984.html

2014-08-14: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4/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罪恶-295984.html

2011-04-13: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 中共派出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使用的酷刑手段中,最普遍的是剥夺睡眠,即俗称的“熬鹰”——运用车轮战术,昼夜不息,不允许受害者休息,长的达42天之久,那是对肉体的极度摧残,对精神和意志的绞杀,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索取口供、迫使屈服。 尽管有众多受害者的叙述,但因其不如其它肉体折磨看上去那么血腥,加之一般人没有直接切身感受,

2011-04-13: 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
中共派出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使用的酷刑手段中,最普遍的是剥夺睡眠,即俗称的“熬鹰”——运用车轮战术,昼夜不息,不允许受害者休息,长的达42天之久,那是对肉体的极度摧残,对精神和意志的绞杀,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索取口供、迫使屈服。
尽管有众多受害者的叙述,但因其不如其它肉体折磨看上去那么血腥,加之一般人没有直接切身感受,而不为外界重视。其实,剥夺睡眠是最隐蔽、最非人、最卑鄙的酷刑。
据 不完全统计,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11年中,数万人被判刑入狱,数十万人被劳教关押,百万人次被关押在洗脑班,至于被抄家、软禁、短期关押的人数无法统 计。每一个被抓捕过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他(她)不向邪恶妥协,几乎无例外的、不同程度的遭受过剥夺睡眠的折磨。比较典型而被明慧网刊登过的、遭受酷刑迫害 者就达65590人,这些人无论记录所受酷刑名目如何不同,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大都遭受过剥夺睡眠的苦痛。
绑架之初的剥夺睡眠
中 共公安国保610及其他警务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绑架,为了得到所谓“口供”、迫使出卖他人、强制放弃信仰、强制转化和妥协,惯常首先使用剥夺睡眠酷 刑,不让法轮功学员有休息的机会。他们这样做既没有伤痕,又没有罪证。他们一开始通常是把人固定或捆绑,软硬兼施,一些人唱白脸:威胁、毒打、下流咒骂、 制造恐怖气氛,另外的人充当红脸:软语劝诱、伪善呵护。当不奏效时,他们就会放下伪装、凶相毕露,分成几个小组,轮番审讯,一天24小时不允许你休息睡 眠,有的人实在困的不行,就会招致打骂、烟头烧灼、上铐、冬天里把冷水猛地灌到人脖子里,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 水等刺激性的物质。一天精神折磨、肉体摧残之后,紧接着又一个漫漫白昼与黑夜……见诸报道的最长记录是50天。 有人一夜青丝变白发,有人几天不见就脱相。

酷刑演示:熬鹰
明 慧网2005年9月8日曾报道,一位上海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的一个晚上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警察绑架,在派出所的72小时里,惨遭警 察侮辱和迫害。恶警先将法轮功学员摁坐在铁椅子上,然后用手铐和铁索绑缚四肢不使其动弹,若手臂稍动,手铐就往里收缩,嵌入肌肤,痛楚难当。警察先是对他 诱之以利,见不奏效,就将他连人带椅抬到地下室的一个小审讯室。地下室内灯光惨淡,墙壁上写满了恫吓威胁的标语,刻意营造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又因审讯室 临近下水道和厕所污水排放口,阴风吹来,更是恶臭难闻。恶警采用熬鹰战术先是不让该法轮功学员睡觉,继而在法轮功学员精神倦怠的夜半之时突然提审。期间威 胁恫吓、侮辱谩骂、拳脚相加,根本就无人性可言。
....
2001年1月,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正处严寒季节,警察受到上面的压 力与欺骗,失去理智的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提升, 8天8夜不让江勇睡觉,为阻止困倦至极的江勇合眼,竟然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从头往下浇,同时打开空调对江勇吹冷风, 还用电警棍对他进行电击。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8天左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238990.html

2010-11-04:上海世博会半年 中共加剧迫害法轮功 2、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绑架的江勇(男,四十四岁,大专生,家住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163弄24号),在世博会举办期间被徐汇区法院诬判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928.html

2010-11-04: 上海世博会半年 中共加剧迫害法轮功
2、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绑架的江勇(男,四十四岁,大专生,家住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163弄24号),在世博会举办期间被徐汇区法院诬判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928.html

2010-05-23: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三) (六)2009年上海绑架、诬判法轮功学员简况统计 …… 58. 6月12日,徐汇区的江勇被上海恶人和恶警绑架,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 ....... 110. 12月30日,徐汇区江勇被警察上门绑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4090.html

2010-05-23: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三)
(六)2009年上海绑架、诬判法轮功学员简况统计
……
58. 6月12日,徐汇区的江勇被上海恶人和恶警绑架,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
.......
110. 12月30日,徐汇区江勇被警察上门绑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4090.html

2010-05-16: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图) 三、严重迫害案例 (一)江勇被提篮桥监狱迫害近八年 又遭绑架 江勇,男,现年四十二岁,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二零零一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了八年的野蛮折磨,出狱时已皮包骨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回家才几个月的江勇再次失踪,这与上海当局在举办“世博会”前的大肆抓捕有关。以下是江勇在过去八年中的遭遇。 二零零一年一月,

2010-05-16: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图)
三、严重迫害案例

(一)江勇被提篮桥监狱迫害近八年 又遭绑架

江勇,男,现年四十二岁,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二零零一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了八年的野蛮折磨,出狱时已皮包骨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回家才几个月的江勇再次失踪,这与上海当局在举办“世博会”前的大肆抓捕有关。以下是江勇在过去八年中的遭遇。
二零零一年一月,江勇被上海市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正处严寒季节,警察受到上面的压力与欺骗,失去理智的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提升, 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从头往下浇,同时打开空调对江勇吹冷风, 还用电警棍对他进行电击。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八天左右。

江勇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二年关押在提篮桥监狱五监区青年实验中队。最初,与死刑犯关押在一起,在小监受严管,受所谓“已转化”人员的迷惑,一度有保留妥协。后来他渐渐发现上当,就决心要走回来。大约二零零四年底,江勇直面邪恶迫害,脱掉囚衣,扔出窗外,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党是邪教!”响彻整个监区楼层,恶警队长及看管犯,一下子震惊得呆住了。看管犯们七手八脚捂他的嘴,把他按倒在地,最后把他关进小监房。随后,对他进行长达数年严管,狱警对他进行非人性的折磨与虐待。二零零五年五月,在提篮桥监狱六监区,狱警沈言荣将江勇一天二十四小时关在三点三平方米的小监内,剥夺一切自由。并强迫江勇坐在很小的凳子上,双手背在后面不得动弹。

二零零七年江勇向驻监狱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狱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

在严管队,狱警郭海(以前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的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郭海觉得还不够狠,又命令用一个十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江勇无法站立,睡觉只能趴着,每天只能睡几小时就被看管犯踢醒。

回到六监区后,江勇因公开炼功被狱警葛遵阳指使犯人殴打,将江勇头按在马桶里,并把尿液倒在地上,将他的脸按在地上尿液里。驻监检察官孙黎明看见当时江勇被殴打情况, 可他一声不响就走了。

江勇再一次炼功又遭殴打,还被卡喉咙。当时为了抗议,他就把囚服脱下,又被送入严管大队。严管队狱警王锡斌指使犯人谢薛平殴打,并猛踢江勇前胸,后用皮鞋狠踩大腿根部,将他双手反铐,双脚绑上死刑犯枪决前用的绳子。恶警王锡斌还不罢休又命令上一套“啃骨头刑具”,使得江勇嘴角流血发紫。江勇被殴打与剥夺一切人权的情况下采用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

江勇被关押近六年的时候,他的亲生母亲因日夜思念自己的儿子,加上年老体弱于二零零七年离开人世。当时江勇被非法关押在所谓的严管大队,母亲的最后一面监狱也不曾给他见。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左右,江勇因绝食而再次被送到严管大队,严管队不想收, 监狱刑务处主任杨昌元要求严管大队收押江勇。提篮桥监狱中明确规定,被捆绑在床上不能自理的人,一个星期要放下,让他得到清洗及四肢活动后再绑上。可是在二监区的严管中,江勇却因绝食被捆绑在木板长达四个星期,最后因胃出血才不得不被解下,送往上海南汇监狱医院抢救。江勇在出院后几天又因胃穿孔危及生命而再次被送入监狱总医院治疗。

二零零八年九月期间,六监区二中队狱警中队长丁俊(警号:3101595)、吴乐鸣(警号:3101373)等几个监狱警察强行将江勇五花大绑拉出南汇监狱总医院。江勇当时见此情景,高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是邪教!”几名狱警气势汹汹用随身携带的电警棍开始电击江勇,并还用封带封住他的嘴。

回到六监区,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警号:3101368)伙同恶警徐猛(警号:3101395)等六、七个人同时使用电棍残酷电击江勇。副监区长樊振群亲自动手电击江勇身体各个部位,边电击边狞笑说:“医院疗法不如我的电刑疗法!” 因长时间的被电击与殴打,江勇的嘴被电击的肿大出血,耳朵被电得皮焦肉烂流水,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即使折磨成这样,恶警樊振群仍不放过他,继续将他全身捆绑在木板上不让动。因长时间被高压电击、紧绑,致使江勇双腿出现麻木,不能正常行走。(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被上海提篮桥监狱劫持迫害八年 江勇再次失踪(图)”)
......
39、 江勇 (现年约40岁,大专文化,籍贯浙江省临安县,户籍住址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163弄24号,

2010-04-22:中共利用上海世博会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21985.html

2010-04-22: 中共利用上海世博会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21985.html

2010-02-11:上海江勇被冤狱折磨八年后又遭迫害(图) (明慧通讯员上海报道)曾被上海提篮桥监狱酷刑折磨八年之久的上海大法弟子江勇,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在上海徐汇区常熟路的家中,再次被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已经四十天了。目前徐汇国保已将他的材料送检察院,妄图进一步迫害他。 江勇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狱中屡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出狱时已皮包骨头。然而不到半年,就被恶警绑架

2010-02-11: 上海江勇被冤狱折磨八年后又遭迫害(图)
(明慧通讯员上海报道)曾被上海提篮桥监狱酷刑折磨八年之久的上海大法弟子江勇,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在上海徐汇区常熟路的家中,再次被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已经四十天了。目前徐汇国保已将他的材料送检察院,妄图进一步迫害他。

江勇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狱中屡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出狱时已皮包骨头。然而不到半年,就被恶警绑架迫害一个月,此次又被劫持。
江勇,男,今年四十二岁,家住上海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曾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初,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正处严寒季节,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提升,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从头往下浇,同时打开空调对着江勇吹冷风,还用电警棍对他进行电击。连续刑讯逼供了八天。之后江勇被徐汇区法院重判八年,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在提篮桥监狱他抵制迫害,不穿囚衣,不背监规,不做奴工。恶警把他单独关在单间禁闭,江勇用绝食来抗议中共的迫害,当绝食出现生命危险时,江勇被送入监狱总院抢救,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监狱六监区的大队长樊震群带领好几个恶警同时用六七根电棍电击他,江勇被长时间电击,身上多处被电焦,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由于绝食,江勇长期被四肢捆绑在床上,脚被捆绑太紧神经受伤,脚麻木肿胀不能走路,至今都无法恢复,行走不便。

在绝食期间被全身裸体捆绑在死人床不算,江勇还被监狱医务人员用扎紧生殖器的流氓手段对他进行迫害。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绝食,放弃对真理的坚持,提篮桥监狱的医务人员借口江勇身体虚弱不能正常小便为由,在其生殖器上套上假的胶皮输尿器,然后在生殖器的根部用橡皮筋扎紧,这样外人根本看不出迫害的痕迹,用阴毒的方式达到不让人排尿,让人全身发胀,膀胱胀痛最后导致肾脏疼痛的办法来迫使大法弟子放弃绝食抗议。

经历了八年九死一生的残酷迫害,江勇二零零九年一月出狱。不到半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江勇又被徐汇公安分局、田林警署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绝食抗议。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谁知到了十二月三十日警察再次上门绑架了江勇,称又发现了新的“证据”妄图进一步构陷,加重迫害他。

徐汇国保警察、湖南路派出所延庆社区片警、田林派出所警察、及延庆居委会干部参与了此次绑架。

随着上海世博会的临近,这个所谓国际化大都市的人权状况也愈加恶化,又是洗脑、又是抓人、又是监控,草木皆兵,满街的监控弄的人人都成了被监控的对象,人人自危,处处彰显中共惶惶不可终日的虚弱景象。象江勇这样坚持信仰的善良公民成了惊惶不安的中共迫害的对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1/217936.html

2010-01-10:曾陷冤狱八年 上海江勇再遭绑架(图) (明慧通讯员上海报导)2009年12月30日,居住在上海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的大法弟子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现关押在徐汇看守所。江勇曾于2001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狱中遭酷刑折磨,2009年出狱后曾被恶警绑架,此次又被劫持。 江勇,男,42岁,2001年1月初,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正处严寒季节,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

2010-01-10: 曾陷冤狱八年 上海江勇再遭绑架(图)
(明慧通讯员上海报导)2009年12月30日,居住在上海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的大法弟子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现关押在徐汇看守所。江勇曾于2001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狱中遭酷刑折磨,2009年出狱后曾被恶警绑架,此次又被劫持。
江勇,男,42岁,2001年1月初,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正处严寒季节,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提升,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从头往下浇,同时打开空调对江勇吹冷风,还用电警棍对他进行电击。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8天左右。后江勇被徐汇区法院重判八年,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在提篮桥监狱他抵制迫害,不穿囚衣,不背监规,不做奴工。恶警把他单独关在单间禁闭,他照样学法炼功。在关押期间,恶警对江勇使尽了一切酷刑,耍尽了一切流氓手段。有一次,恶警同时用六七根电棍电击他,致使他身上多处被电焦,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于是江勇用绝食来抗议中共的迫害。2009年1月出狱时已皮包骨头。

2009年6月12日江勇又被徐汇分局田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正念正行,绝食。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谁知到了12月30日警察再次上门绑架了江勇。湖南路派出所延庆社区片警、田林派出所警察、徐汇国保警察及延庆居委会干部参与了此次绑架。

随着上海世博会的临近,这个所谓国际化大都市的人权状况也愈加恶化,象江勇这样坚持信仰的善良公民成了中共迫害的对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0/216009.html

2010-01-10:上海大法弟子江勇被绑架至徐汇看守所 上海大法弟子江勇2010年元旦前夕,被绑架至徐汇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 江勇,男,38岁,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2001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八年,非法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期间受尽折磨。现在邪恶又借世博会名义,无故抓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0/216010.html

2010-01-10: 上海大法弟子江勇被绑架至徐汇看守所
上海大法弟子江勇2010年元旦前夕,被绑架至徐汇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

江勇,男,38岁,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2001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八年,非法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期间受尽折磨。现在邪恶又借世博会名义,无故抓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0/216010.html

2009-07-22: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正念回家 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六月十二日被徐汇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现已正念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2/205055.html#0972211439-8

2009-07-22: 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正念回家
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六月十二日被徐汇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现已正念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2/205055.html#0972211439-8

2009-07-13:上海市徐汇区湖南街道大法弟子江勇失踪将近一月 上海市徐汇区湖南街道大法弟子江勇于六月十二日失踪至今,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已将近一月了。 二零零一年初,江勇因讲法轮功真相,散发真相资料,被徐汇区伪法院重判八年,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在关押期间,恶警对江勇使尽了一切酷刑,耍尽了一切流氓手段。有一次,恶警同时用六七根电棍电击他,致使他身上多处被电焦,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在提篮桥监狱他理智智慧的抵制迫

2009-07-13: 上海市徐汇区湖南街道大法弟子江勇失踪将近一月
上海市徐汇区湖南街道大法弟子江勇于六月十二日失踪至今,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已将近一月了。

二零零一年初,江勇因讲法轮功真相,散发真相资料,被徐汇区伪法院重判八年,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在关押期间,恶警对江勇使尽了一切酷刑,耍尽了一切流氓手段。有一次,恶警同时用六七根电棍电击他,致使他身上多处被电焦,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在提篮桥监狱他理智智慧的抵制迫害,不配合恶警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他不穿囚衣,不背监规,不做奴工。恶警把他单独关在单间禁闭,他照样学法炼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3/204441.html#0971302552-1

2009-07-10:被上海提篮桥监狱劫持迫害八年 江勇再次失踪 江勇,男38岁,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2001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了八年的野蛮折磨。江勇回家才几个月,6 月13日再次失踪,直至现在仍然没有他的消息。这与上海当局在举办“世博会”前的大肆抓捕有关, 请世界各人权组织予以关注。 以下是江勇在过去八年来的遭遇。 2001 年1月,江勇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

2009-07-10: 被上海提篮桥监狱劫持迫害八年 江勇再次失踪
江勇,男38岁,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2001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了八年的野蛮折磨。江勇回家才几个月,6 月13日再次失踪,直至现在仍然没有他的消息。这与上海当局在举办“世博会”前的大肆抓捕有关, 请世界各人权组织予以关注。
以下是江勇在过去八年来的遭遇。

2001 年1月,江勇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正处严寒季节,警察受到上面的压力与欺骗,失去理智的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提升, 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从头往下浇,同时打开空调对江勇吹冷风, 还用电警棍对他進行电击。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8天左右。

江勇被非法判刑8年,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时遭受迫害,狱警对他進行非人性的折磨与虐待。2005年5月,在提篮桥监狱六监区,狱警沈言荣将江勇一天二十四小时关在3.3平方米的小监内,剥夺一切自由。并强迫江勇坐在很小的凳子上,双手背在后面不得动弹。

2007年江勇向驻监狱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狱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

在严管队,狱警郭海(以前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的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郭海觉得还不够狠,又命令用一个10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江勇无法站立,睡觉只能趴着,每天只能睡几小时就被看管犯踢醒。

回到六监区后,江勇因公开炼功被狱警葛遵阳指使犯人殴打,将江勇头按在马桶里,并把尿液倒在地上,将他的脸按在地上尿液里。驻监检察官孙黎明看见当时江勇被殴打情况, 可他一声不响就走了。

江勇再一次炼功又遭殴打,还被卡喉咙。当时为了抗议,他就把囚服脱下,又被送入严管大队。严管队狱警王锡斌指使犯人谢薛平殴打,并猛踢江勇前胸,后用皮鞋狠踩大腿根部,将他双手反铐,双脚绑上死刑犯枪决前用的绳子。恶警王锡斌还不罢休又命令上一套“啃骨头刑具”,使得江勇嘴角流血发紫。江勇被殴打与剥夺一切人权的情况下采用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

江勇被关押近6年的时候,他的亲生母亲因日夜思念自己的儿子,加上年老体弱于2007年离开人世。当时江勇被非法关押在所谓的严管大队,母亲的最后一面监狱也不曾给他见。

2008 年4月份左右,江勇因绝食而再次被送到严管大队,严管队不想收, 监狱刑务处主任杨昌元要求严管大队收押江勇。提篮桥监狱中明确规定,被捆绑在床上不能自理的人,一个星期要放下,让他得到清洗及四肢活动后再绑上。可是在二监区的严管中,江勇却因绝食被捆绑在木板长达四个星期,最后因胃出血才不得不被解下,送往上海南汇监狱医院抢救。江勇在出院后几天又因胃穿孔危及生命而再次被送入监狱总医院治疗。

2008年9月期间六监区二中队狱警中队长丁俊(警号:3101595),吴乐鸣(警号:3101373)等几个监狱警察强行将江勇五花大绑拉出南汇监狱总医院。江勇当时见此情景,高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是邪教!”几名狱警气势汹汹用随身携带的电警棍开始电击江勇,并还用封带封住他的嘴。

回到六监区,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警号:3101368)伙同恶警徐猛(警号:3101395)等六、七个人同时使用电棍残酷电击江勇。副监区长樊振群亲自动手电击江勇身体各个部位,边电击边狞笑说:“医院疗法不如我的电刑疗法!” 因长时间的被电击与殴打,江勇的嘴被电击的肿大出血,耳朵被电得皮焦肉烂流水,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即使折磨成这样,恶警樊振群仍不放过他,继续将他全身捆绑在木板上不让动。因长时间被高压电击、紧绑,致使江勇双腿出现麻木,不能正常行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0/204298.html

2009-06-16: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失踪多日 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男,四十一岁,从上周五即六月十二日开始就联系不上,因他是一人独居,与他家人也联系不上,据分析可能在徐汇区田林小区附近做事时被抓,但未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6/202812.html

2009-06-16: 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失踪多日
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男,四十一岁,从上周五即六月十二日开始就联系不上,因他是一人独居,与他家人也联系不上,据分析可能在徐汇区田林小区附近做事时被抓,但未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6/202812.html

2009-03-18:上海提篮桥监狱的邪恶下流手段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之残酷,已是臭名昭着。但近期得知该监狱恶警为达到邪恶“转化”与“低头认罪”的低级目的,竟然用一种下流的“扎结生殖器”手法来迫害大法弟子。此种低级至极的手段,更显气数已尽的邪党由于已感到随时发生解体而终日不安,等待的将是末日来临。 扎结生殖器:中共的邪恶与淫荡因素致使对于人的下身尤其关注,提篮桥迫害大法弟子手段,除了电击、殴打、摧残性灌食、

2009-03-18: 上海提篮桥监狱的邪恶下流手段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之残酷,已是臭名昭着。但近期得知该监狱恶警为达到邪恶“转化”与“低头认罪”的低级目的,竟然用一种下流的“扎结生殖器”手法来迫害大法弟子。此种低级至极的手段,更显气数已尽的邪党由于已感到随时发生解体而终日不安,等待的将是末日来临。

扎结生殖器:中共的邪恶与淫荡因素致使对于人的下身尤其关注,提篮桥迫害大法弟子手段,除了电击、殴打、摧残性灌食、扎死人床、剥夺睡觉、关小号、上地铐、坐电缆塑料圈、强迫奴役等等,现在得知大法弟子在绝食抗议的时候,全身裸体捆绑在死人床上不能动弹,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绝食,放弃对真理的向往,提篮桥监狱的医务人员藉口大法弟子因身体虚弱不能正常小便为由,在大法弟子生殖器上套上假的胶皮输尿器,然后就在生殖器的根部用橡皮筋扎紧,这样外人根本看不出实际上是不让大法弟子排尿,用这样阴毒的手段让人全身发胀,膀胱胀痛最后导致肾脏疼痛的办法来迫使大法弟子放弃抗议。

大法弟子江勇,被非法判刑八年,前不久报导江勇绝食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入监狱总院抢救,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六监区的大队长樊震群带领好几个恶警用多根电警棍同时长时间电击他,并还说:“医院的治疗没有他的电疗来得有效。”江勇被长时间电击身体多次受伤,脚被捆绑太紧神经受伤不能走路,在绝食期间全身裸体捆绑在死人床不算,还被医务人员用扎结生殖器流氓手段对他進行迫害。

大法弟子杜挺,被非法判刑八年,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一直被上海提篮桥监狱残酷迫害,致使他时常出现生命危险迫使送入监狱总院,在将近八年的迫害中,他现在仍然全天裸体捆绑在死人床上,几年的绝食抗议使得年轻的生命过早出现衰竭状态,所谓讲究“人性化管理”的提篮桥监狱在大过年的时候,仍然把杜挺捆绑在床上,时不时监狱中的中队长张毅与看管犯对他進行恐吓,并威胁要致他于死地。就在前不久得知杜挺已出现了神志不清状态。

大法弟子蓝兵,被非法判刑十年,因长时间处在精神高压下,多次出现血压过高而昏迷失去知觉。现在眼底不断出血而无法止住血涌出,更是血压过高经常卧病在床,经监狱医院保外监定他的眼睛底板基本无法反光,视力只有在一米之内,血压已经到了六十岁左右年龄的高度,以前还能用手摸着与家人写信,现在最近达到了写信只能让人代写的程度,并且监狱方面一直声明在走保外程序,几个月过去保外程序依然在進行。

大法弟子郭生欢,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在每天被超体力奴役,除了筋疲力尽外再没有力气想其它的事情。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郭生欢在七监区的处境非常糟糕,除了被殴打与剥夺睡觉外,时常遭到恐吓与威胁:“如果不能按照监狱的要求就要让他死在里面”。在与家人接见时里面监控的警察就暗示不能随便讲话,不然就挂断电话不给接见。

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标准来做人,享有宪法给予的信仰自由权利。可是罪犯江泽民利用共产党整部国家机器对大法弟子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在此情况下二零零三年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的使命是追查一切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所以现在仍然还在听从镇压命令而违反法律的人,你们的行为一定会被追查国际收入在案,也一定会被正义的法律来审判,五千万的退党大潮已确定中共没有未来,觉醒的世人不再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所以弃恶从善这将是你们生命中最为重要选择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8/197384.html

2008-12-10:江勇被上海提篮桥监狱六、七根电棍同时电击 上海大法弟子江勇,最近被提篮桥监狱恶警用六、七根电棍同时电击,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提篮桥监狱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恬不知耻的说:“医院疗法不如电刑疗法”,恶警徐猛边电击边殴打,但又担心江勇被殴打致死,又叫人来量血压,然后再继续电击与殴打。 江勇家住上海市徐汇区,因为讲真相,被上海市徐汇区伪法院非法判刑八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遭受迫害。在他被

2008-12-10: 江勇被上海提篮桥监狱六、七根电棍同时电击
上海大法弟子江勇,最近被提篮桥监狱恶警用六、七根电棍同时电击,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提篮桥监狱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恬不知耻的说:“医院疗法不如电刑疗法”,恶警徐猛边电击边殴打,但又担心江勇被殴打致死,又叫人来量血压,然后再继续电击与殴打。

江勇家住上海市徐汇区,因为讲真相,被上海市徐汇区伪法院非法判刑八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遭受迫害。在他被迫失去自由的这些日子里,不断有消息传出他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内遭受酷刑折磨,甚至出现生命危险而被送入监狱总院治疗。

近来得知江勇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左右,因绝食而被送到严管大队進行严管迫害。更为邪恶的是,监狱刑务处恶警主任杨昌元(警号:3101149)自己亲自到严管监区要求二监区收下江勇。在提篮桥监狱中有明确规定,被捆绑在床上不能自理的人,一个星期要放下,让他得到清洗及四肢活动后再绑上。可是在二监区的严管中,江勇却因绝食被捆绑在木板长达四个星期,最后因胃出血才不得不被解下,送往上海南监狱医院抢救。江勇在出院后几天又因胃穿孔危及生命而再次被送入监狱总医院治疗。

最近六监区二中队恶警中队长丁俊(警号:3101595),吴乐鸣(警号:3101373)等几个监狱警察强行将江勇五花大绑拉出南汇总院,江勇当时见此情景,高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是邪教!”他的正义喊声震动整个监狱医院,一路喊到警车上。当时几名恶警气势汹汹用随身携带的警棍开始电击江勇,并还用封带封住他的嘴。

回到监区,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警号:3101368)伙同恶警徐猛(警号:3101395)等六、七个人同时使用电棍残酷电击江勇。恶警樊振群亲自动手电击江勇身体各个部位,这个邪党恶棍边电击边狞笑说:“医院疗法不如我的电刑疗法!”

因长时间的被电击与殴打,江勇的嘴被电击的肿大出血,耳朵被电得皮焦肉烂流水,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即使折磨成这样,恶警仍不放过他,继续将他全身捆绑在木板上不让动。

因长时间被高压电击、紧绑,致使江勇双腿出现麻木,不能正常行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0/191389.html

2008-04-12: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纍纍 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被伪法院判刑8年,2007年向监狱驻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恶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在严管队恶警郭海(以前在法轮功专管队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可郭海还不满意,又命令用一个10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使得江勇无法

2008-04-12: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纍纍
徐汇区大法弟子江勇,被伪法院判刑8年,2007年向监狱驻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恶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在严管队恶警郭海(以前在法轮功专管队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可郭海还不满意,又命令用一个10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使得江勇无法站立,睡觉只能趴着,每天只能睡几小时就被看管犯踢醒。

江勇因炼功被恶警葛遵阳指使犯人殴打,将江勇头按在大便马桶里,并把尿液倒在地上,将他的脸按在地上尿液里,驻监检察官孙黎明看见,但因恶警葛遵阳说是法轮功一声不响就走了。江勇后又一次炼功遭殴打,还被卡喉咙,当时为了抗议无罪他就把囚服脱下,又被送入严管大队。严管队恶警王锡斌指使犯人谢薛平殴打,并猛踢江勇前胸,后用皮鞋狠踩大腿根部,将他双手反铐,双脚绑上死刑犯枪决前用的绳子,恶警王锡斌还不罢休又命令上一套“啃骨头刑罚”,因江勇被殴打又绝食抗议,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2/176329.html

2008-03-24: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在中共的《监狱法》中对关押犯违纪的最高行政处罚是“禁闭,而对禁闭的法律规定最长时间不得超过15天,属监禁刑,但在期间不能殴打、体罚和虐待犯人。”而所谓的“严管”却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在处罚性质上应不如禁闭,但在实施过程中提篮桥监狱借“严管”之名比禁闭更加严厉、滥用殴打、体罚与虐待,“严管”成了虐待的代名词,所以在中共上海提篮桥监狱严管又被称为“搞路子”,这种所谓“严管

2008-03-24: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在中共的《监狱法》中对关押犯违纪的最高行政处罚是“禁闭,而对禁闭的法律规定最长时间不得超过15天,属监禁刑,但在期间不能殴打、体罚和虐待犯人。”而所谓的“严管”却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在处罚性质上应不如禁闭,但在实施过程中提篮桥监狱借“严管”之名比禁闭更加严厉、滥用殴打、体罚与虐待,“严管”成了虐待的代名词,所以在中共上海提篮桥监狱严管又被称为“搞路子”,这种所谓“严管”无视法律、践踏人权成了中共监狱“镇压虐待犯人的工具”,这恰恰是独裁专制者乐于使用的,借严管之名将“殴打、体罚、虐待”合法化,可以掩人耳目的進行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勾当,就像中国的劳教制度一样,劳教名义上轻于判刑,但体罚和劳动强度大于判刑,严管从法律上轻于禁闭,但实质在殴打虐待程度上远超过禁闭。

二监区五楼西部是提篮桥监狱严管队区域

在提篮桥监狱二监区五楼西部的“监狱严管队”就知道整个严管队实行全封闭管理,以防止殴打、体罚、虐待犯人的消息走漏。在这种全封闭暗箱操作的情况下,可以对被严管犯人放心大担的实行虐待,仅3.3平方米的严管比监狱禁闭室还小,犯人被长期关押每天坐在凹凸不平的“老虎凳”上,双手必须放背后,双脚并拢,腰要挺直,头抬高全身不能动,就这样每天静坐面壁体罚达18个小时。除吃饭可休息5分钟,稍有坐姿不正就会招来“看管犯”的拳打脚踢,稍有不服从就被双手反铐,再用粗短铁链拉住地面(铁链不超过20厘米)。上反铐时间根本没有法律规定,狱警想铐多久就多久,有的甚至被铐上近一年。对被严管的人,可以随意污辱谩骂,伙食饭菜随意克扣,“搞路子”成了明目张胆的事,只到虐待的犯人求饶为止。大法弟子江勇因抗议监狱的非法虐待,喊“法轮大法好”,被送严管队殴打,致使他浑身上下都是伤,嘴被用粗绳勒至变形,双脚被用于绑“死刑犯的警绳”绑住,双手还被反铐,4天4夜不让睡觉,因被殴打伤势严重,生命危险被送往南汇监狱总院救治。05年3月到06年12月,法轮大法弟子杜挺在严管队被关押达18个月。

在提篮桥监狱犯人被警察认为有消极怠工的,有无理申诉或者不参加生产出口劳改产品的,都可以借“严管”之名给以实施严打与虐待,在暗地里肆意践踏人权的罪行令人发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5017.html

2008-01-27: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李永芳的恶行 李永芳:女,任提篮桥监狱教育科科长,自称全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弟子都由她主管。李永芳在前一阶段为了法轮功学员江勇绝食之事去找江勇,并威胁讲:“你在里面喊口号,写宣扬法轮功的信仰与理论给教育科,写申诉控告举报信像投传单一样,要给你加刑。江勇在与她的谈话中讲了“作为一个有正义的中国人就有责任揭露腐败及迫害人民的行为”后,李永芳气急败坏扬言将命令每天只给二次灌食,并且每次一

2008-01-27: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李永芳的恶行
李永芳:女,任提篮桥监狱教育科科长,自称全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弟子都由她主管。李永芳在前一阶段为了法轮功学员江勇绝食之事去找江勇,并威胁讲:“你在里面喊口号,写宣扬法轮功的信仰与理论给教育科,写申诉控告举报信像投传单一样,要给你加刑。江勇在与她的谈话中讲了“作为一个有正义的中国人就有责任揭露腐败及迫害人民的行为”后,李永芳气急败坏扬言将命令每天只给二次灌食,并且每次一两不到还要掺大量水,还讲:“每天插拔换管子以此来折磨江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71166.html

2007-04-12:遭迫害生命垂危 瞿延来被送往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 近期网上刊登了有关提篮桥最近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提到了关于瞿延来不知被恶警绑架到哪?去了,现在我们得到消息他因生命出现危险而被送往提篮桥监狱医院。 瞿延来是从六监区被恶警上了皮带手铐绑架到现在的二监区四楼去的,监狱恶警继续迫害已经绝食四年六个多月的大法弟子,在那?那些恶警对骨瘦如柴的瞿延来仍然進行了身心各方面的摧残,导致瞿延来在3月初出现了生命危

2007-04-12: 遭迫害生命垂危 瞿延来被送往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
近期网上刊登了有关提篮桥最近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提到了关于瞿延来不知被恶警绑架到哪?去了,现在我们得到消息他因生命出现危险而被送往提篮桥监狱医院。

瞿延来是从六监区被恶警上了皮带手铐绑架到现在的二监区四楼去的,监狱恶警继续迫害已经绝食四年六个多月的大法弟子,在那?那些恶警对骨瘦如柴的瞿延来仍然進行了身心各方面的摧残,导致瞿延来在3月初出现了生命危险而被迫送入监狱医院。

二监区大队长欧利刚,警号3101219为首的恶警对曾在同一大队严管中队的“上海首富”周正毅却是低头哈腰,笑脸相迎,为甚么?就是因为周正毅得到上海市委书记的朋友招呼,是他们一伙的哥们,因为周正毅用钱行贿二监区的腐败恶警,所以监狱恶警就为周正毅提供豪华的狱中生活。在同样的地方恶警却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用尽阴毒残酷手段。为甚么会导致这样的差别?起决定因素的是中共邪党的本质是假恶斗的,一切是靠谎言来维持的,所以就会欺压善良的百姓。它们认为在黑暗的监狱中国际社会无法進行调查,而且它们又会用欺骗的方法来遮盖所犯下的罪行,所以就肆无忌惮的暴露凶恶阴毒的本性,根本无视国际人权组织的存在。

我们希望国际人权组织机构,国际红十字会能進入中国具有国际大都市上海提篮桥监狱真正来调查情况,问一问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瞿延来,周斌,杜□,江勇等的亲身体会,希望善良的人们给予大法弟子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2/152637.html

2005-09-19: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事实 这些法轮功学员包括:华威、杨久青、张一明、郭晓军、耿兆军、张占杰、周斌、张勤、杨育辉、熊文琪、瞿延来、蔡君、陶湘为、朱桦、蓝兵、蒋业祥、唐仁亚、江勇、何冰钢、梅建琦、刘雪岩、吴文明、胡志明、蒋东坡、任泽军、李亮、王旭东、陈永根、戴亮、李岩、刘锦芳、蒋斌、仇申、朱德贵、杜挺、林森、叶小平、王文义、姚惠华、沈吉、郑康、严斌、刘顺明、郭士豪、郑健、谢珩、张曦川、梁威霖

2005-09-19: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事实
这些法轮功学员包括:华威、杨久青、张一明、郭晓军、耿兆军、张占杰、周斌、张勤、杨育辉、熊文琪、瞿延来、蔡君、陶湘为、朱桦、蓝兵、蒋业祥、唐仁亚、江勇、何冰钢、梅建琦、刘雪岩、吴文明、胡志明、蒋东坡、任泽军、李亮、王旭东、陈永根、戴亮、李岩、刘锦芳、蒋斌、仇申、朱德贵、杜挺、林森、叶小平、王文义、姚惠华、沈吉、郑康、严斌、刘顺明、郭士豪、郑健、谢珩、张曦川、梁威霖、沈惠华、孙晓峰、王剑平、吴钢、奚晓成、杨伟峰、余雷、张璐、张南平、郑康、余祖军、陈明亮、陈正国、黄惠君、黄治保、蒋滨、贺红海、潘浩良、郑军,等等。范彦铭、曹红如(65岁)05年直接从看守所移押至六监区。目前曹红如在六监区的二分监区,范彦铭在三分监区,蓝兵在四分监区,江勇在五分监区。其他:梅建琦在七监区,王文义在三监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9/110698.html

2005-06-19: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这个邪恶的黑窝的罪恶,已经有许多弟子写文章揭露。此文收集到的是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况,公布出来,揭露邪恶。 一、提篮桥恶警恐惧消息泄漏 频繁调动加大迫害力度 上海提篮桥监狱壁垒森严,为了所谓稳定,它对服刑人员的调动一般都放在大型的节假日之后進行。在2005年春节过后,提篮桥的恶警为了封堵消息,把全体大法弟子進行大调整,对警察也不信任,把很多曾经在青中担任所谓“

2005-06-19: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这个邪恶的黑窝的罪恶,已经有许多弟子写文章揭露。此文收集到的是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况,公布出来,揭露邪恶。

一、提篮桥恶警恐惧消息泄漏 频繁调动加大迫害力度

上海提篮桥监狱壁垒森严,为了所谓稳定,它对服刑人员的调动一般都放在大型的节假日之后進行。在2005年春节过后,提篮桥的恶警为了封堵消息,把全体大法弟子進行大调整,对警察也不信任,把很多曾经在青中担任所谓“主管队长”的警察也大面积调离。对青中这个重中之重的中队的分监区长更是“精挑细选”。每一任分监区长就基本代表了一种“转化工作方法”。有的来软的,有的来硬的,有打着文明外衣的,有讲究所谓修养的,也有赤裸裸讲镇压搞迫害的。青中自从关押大法弟子以来,已经换了三任所谓中队长,其中包括欧利刚、沈言荣、费春雷等。其中还包括所谓副中队长如李敬敏等。

在2005年3月初,提篮桥监狱的恶警做了第一次调整,把很多大法弟子调离所谓二监区,根据已知的消息其中包括: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未转)、郑康、江勇、戴良(未转)、王建平、仇伸调出监区。

在2005年4月中旬,监狱恶警把很多原来担任所谓主管转化的警察调走。在提篮桥青年实验中队,分为东部西部,一般有服刑人员组成了几个小组,东一组、东二组、东三组、西一组、西二组、西三组。还包括一个劳役小组,负责中队日常的清洁、巡视、打饭等劳役。在本次调动期间,这几个小组人员也频繁调动,每个小组的主管警察也是频繁更换。

青中位于所谓二监区大楼内的三楼,楼上就是关押死刑犯的中队。这次调动中,很多原来关押在死刑犯中队的大法学员也被调离到青中,其中包括黄时光、徐亮、韩建极,陶湘为等。目前还有很多被关押在提篮桥监狱的大法弟子的姓名不为所知,明慧网上提及的只是一小部份。

被关押大法弟子的补充名单:

朱德贵、陶湘为、郭小军、严斌、郭士豪、王文义、梅建琦、吴文明、蒋业祥、余雷、郑军、商朝义、任泽军、蒋冰、刘雪岩、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郑康、江勇、戴良、王建平、仇伸、唐仁亚、黄时光、徐亮、韩建极、吴晓成。

从上海第一看守所传来消息说,有一位名字叫做范彦铭的学员被判刑调走,去向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9/104390.html

2005-06-08:上海大法弟子江勇正在提篮桥监狱被迫害 近日有消息说,大法弟子江勇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从二监区劫持到六监区,由恶警沈言荣看管。流氓沈言荣对江勇施加压力对他進行残酷迫害。 随着提篮桥监狱的不断被曝光,邪恶非常恐惧,由此导致五大队解体,近日更是把很多大法弟子纷纷调离青年实验中队,以隐藏罪恶,并要求其他监区来施加压力。 大法弟子江勇,在提篮桥监狱高呼:我们没有罪,穿甚么囚服!并把囚服扔出监外。提篮桥的恶

2005-06-08: 上海大法弟子江勇正在提篮桥监狱被迫害
近日有消息说,大法弟子江勇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从二监区劫持到六监区,由恶警沈言荣看管。流氓沈言荣对江勇施加压力对他進行残酷迫害。

随着提篮桥监狱的不断被曝光,邪恶非常恐惧,由此导致五大队解体,近日更是把很多大法弟子纷纷调离青年实验中队,以隐藏罪恶,并要求其他监区来施加压力。

大法弟子江勇,在提篮桥监狱高呼:我们没有罪,穿甚么囚服!并把囚服扔出监外。提篮桥的恶警由此把江勇关進小监体罚。大约在2005年5月,把江勇劫持到六监区,因为曾经担任过看管大法弟子的青年实验中队中队长的恶警沈言荣被调离至此,邪恶看到沈言荣有一些所谓经验,于是让流氓沈言荣担任江勇的所谓“主管队长”。沈言荣于是就将江勇一天24小时关在3.3平方米的小监内剥夺一切自由。并强迫江勇坐在很小的凳子上,双手背在后面不得动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8/103609.html

2005-04-08:大法弟子瞿延来,从被捕之日起就开始绝食,至今已有将近900馀天;大法弟子熊文旗,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时间累计已有500馀天,绝食的同时反迫害,直接促使了流氓书记傅克琥的下台;大法弟子江勇将囚服扔出监房,高喊“我们没有罪,穿甚么囚服?!”大法弟子耿兆军直接向监狱当权者反映看管犯殴打学员,使殴打学员恶人被处理,恶人不敢赤裸裸的行恶;大法弟子蒋业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写记录所谓对×教的“教育”,以绝

2005-04-08: 大法弟子瞿延来,从被捕之日起就开始绝食,至今已有将近900馀天;大法弟子熊文旗,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时间累计已有500馀天,绝食的同时反迫害,直接促使了流氓书记傅克琥的下台;大法弟子江勇将囚服扔出监房,高喊“我们没有罪,穿甚么囚服?!”大法弟子耿兆军直接向监狱当权者反映看管犯殴打学员,使殴打学员恶人被处理,恶人不敢赤裸裸的行恶;大法弟子蒋业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写记录所谓对×教的“教育”,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大法弟子余雷,坚定的向周围的人宣扬大法,绝食抗议至今已有120馀天;大法弟子吴文明,用自己所学的法律知识来反驳邪恶所谓的“维护法律说”;大法弟子张一明理智严肃,使一批又一批看管他的犯人明白了真像,连恶警都佩服“真是好汉子”;大法弟子胡志明,绝食反迫害,堂堂正正闯出邪恶魔窟;大法弟子张勤,残酷的殴打并没有使他屈服,最后正念闯出提篮桥;大法弟子张占杰,妻子同时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被非法劫持,最后也堂堂正正走出“百年老监”……

2005-02-06:江勇,男,约35岁。上海徐汇区大法学员。江勇在2001年1月在徐汇区讲真像时被非法抓捕。在审讯时恶警对江勇進行了法西斯式的迫害。恶警丁光明在1月的寒冬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并用大桶冷水从头淋下;对他拳打脚踢,用电棍电他、罚站;十几天不让睡觉。经过严刑逼供后,江勇被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刑8年,刑期至2009年。 清醒后的江勇在监区内高喊口号: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和自由

2005-02-06: 江勇,男,约35岁。上海徐汇区大法学员。江勇在2001年1月在徐汇区讲真像时被非法抓捕。在审讯时恶警对江勇進行了法西斯式的迫害。恶警丁光明在1月的寒冬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并用大桶冷水从头淋下;对他拳打脚踢,用电棍电他、罚站;十几天不让睡觉。经过严刑逼供后,江勇被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刑8年,刑期至2009年。
清醒后的江勇在监区内高喊口号: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和自由!并脱去囚服扔出铁窗。现在江勇被邪恶逼迫每天在小监内静坐。江勇的正念正行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也极大的鼓舞了怕心重的同修。

2001-06-21:上海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上海徐汇区大法弟子王女士、江勇(男)、李桂芳(女)、张勤(男),均因去北京依法上访而被非法传讯和拘禁过。在2000年元旦期间,这四位学员相约外出贴真相材料时被邪恶之徒跟踪抓捕,后被非法送去劳教。

2001-06-21:上海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上海徐汇区大法弟子王女士、江勇(男)、李桂芳(女)、张勤(男),均因去北京依法上访而被非法传讯和拘禁过。在2000年元旦期间,这四位学员相约外出贴真相材料时被邪恶之徒跟踪抓捕,后被非法送去劳教。

徐汇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21-05-13: 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
地址:大渡河路1895号
邮编:200333
电话:(021)52809966
国保领导 电话021-22049419
崔迎春 梅川路999弄66号402室 13003271819
朱珉 镇坪路48弄3号506室 13761092243
翟立宏 曹杨路303弄16号1902室 13003279735 电话:02122049414 手机 13681911290
江艺倩 桃浦路743弄62号501室 13761502788
黄津澄 中华新路288弄6号2901室 13816261699
季荣华 灵石路1201弄3号乙402室 13901959320
王美芬 真光路962弄351号501室 13381945575
陈智蔚 淞南五村310号202室 13816673059
杨秀成 芝川路138弄69号202室 13801886060
瞿伟玲 中谭路117号1302室
唐蔚
王志明 中江路1070弄6号601室 13003290621
徐步勇 梅岭北路1258弄17号502室 13818281688
姚树林 延川路71弄26号601室 13301917180
黄周顺
施俊 真光路962弄13号302室 13003255299
徐华 上海宝山区行知路638弄28号501室 13817661894 22049501
沈培虹 双山路101弄27号204室 13301905290
彭大宪 真北路1524弄29号202室 13671880100
张俊
郑华
邬菊伟 灵石路1123弄24号306室 13601907827,电话:02122049412
黄凌钧(黄林均) 电话:02122049427

上海市普陀区政法委
地址:大渡河路1668号
邮编:200333
电话:02152564588

普陀区原610办
地址:大渡河路1668号2号楼9楼
邮编:200333
电话:02152825610*7921
陈立新 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00弄33号301 1363651223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0-01-10:
以下是大法弟子江勇所在街道,居委会的相关地址及电话:
湖南街道:复兴西路62号,电话:64373433 邮编:200031
街道书记:顾耀明 岳云翔(政法委)黄三飞(综治) 赵禹德
湖南派出所:复兴西路84弄2号 电话:64370540
延庆居委会:延庆路4弄12号, 电话:54037608 邮编200031
居委会书记:朱似雯 治保调解:黄培 文教:董瑛 杨伟 陈爱云
上海市司法局 021--64748800 上海市吴兴路225号 邮编:200030
上海市徐汇区看守所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吴路398弄15号 邮编200232,电话64868911所长俞伟国,警察徐志华
电话:021-64868911转37247(四楼男监区)
其它办公电话分机:37249-37259

2009-05-28: 当初对大法弟子江勇进行非法迫害的还有: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严申生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审判长:李美龄 电话:021--64688640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代理审判员:高庆龙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代理审判员:陆云霞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徐翠萍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代理审判员:沈黎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代理审判员:唐震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检察员:邵志才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代理检察员:刘慧萍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188号 电话:021--64680966 邮编:200030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南丹路40号 电话:021--64384537 邮编:200030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地址:虹桥路1200号 电话:021--34254567 邮编:200336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地址:建国西路648号 电话:021--24029000 邮编200030

2009-03-18:
附相关部门与责任人电话
上海提篮桥监狱   监狱长:刘金宝   35104888--207上海提篮桥监狱   副监狱长:程颖    35104888--003
上海提篮桥监狱   教育科科长:李永芳  35104888--204
上海提篮桥监狱刑务处  主任:杨昌元    35104888--117
监狱信访办 电话: 86-21-35104888 转5207
监狱刑务处 电话: 86-21-35104888 转8858可传真 另一个分机为:5117
监狱刑务处直线: 86-21-65419040
狱政科:办理保外求医部门 电话: 86-21-35104888 转5318
刑法执行处 电话: 86-21-35104888 转4503
监狱监察室:电话: 86-21-35104888 转5423 5405
直线电话: 86-21-65848703
传真电话: 86-21-65454647
上海监狱管理局刑务处: 86-21-35104888 转4512
杜挺相关监区:
汤某 一监区监区长(电话: 86-21-35104888 转7101
张毅中队长:电话: 86-21-35104888 转7104
蓝兵相关监区:
上海提篮桥六监区     书记:毛建平   35104888--878
上海提篮桥六监区    副大队长:樊震群 35103888--878
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三中队  中队长:王浩成   35104888--603
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三中队 瞿斌   35104888--603
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三中队  逄东升    35104888--603
郭生欢相关监区:
高某 七监区监区长 电话:351048887706

电话区号:021
上海提篮桥监狱   监狱长:刘金宝   351048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0-05-23: 16.追查上海现对上海迫害法轮功学员蓝兵、江勇的责人的通告(2008年12月15日)

自 1999年7月20日以来,上海公、检、法和610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并且,非法审判。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性质极其严重。“追查国际” 现对上海迫害法轮功学员蓝兵、江勇等人的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全面追查,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

追查案由简介:法轮功学员蓝兵,男,41岁,家住上海宝山区南大路,2001年8月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上海徐汇分局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重型十年,现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迄今已被非法关押七年。在关押期间,由于遭受长期的肉体及精神迫害,蓝兵的身体状况非常衰弱,眼睛几近失明、高血压、病毒性风湿病及慢性肾炎等,曾经两次发出病危通知。在2001年8月,蓝兵被徐汇区警方非法抓捕后,徐汇分局对他刑讯逼供,多次昏迷。且因睡在水泥地上受凉,致使他患上病毒性风湿,双腿无法站立,在提篮桥监狱医院治疗时,又因用药过量使他出现“尿毒症”,最后慢慢演变成了慢性肾炎,在监狱医院治疗期间曾两度发出病危通知。为了达到逼迫蓝兵“转化”的目的,狱方于2005年3月将蓝兵调到三监区,逼迫他干繁重的体力活。致使身体虚弱的他在一次收工走楼梯的时候昏迷倒下,失去知觉。一个月后又被调到六监区四中队继续迫害至今。

法轮功学员江勇,2001年1月因为讲真相被上海徐汇区伪法院非法判刑8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迫害。在他被非法关押期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内不断遭受酷刑折磨,胃出血、胃穿孔多次出现生命危险而被送入监狱总院抢救。又因长时间被高压电击、紧绑,致使江勇双腿出现麻木,不能正常行走。

涉案主要单位和直接责任人:上海提篮桥监狱监狱长刘金宝,副监狱长程颖,教育科科长李永芳,提篮桥监狱刑务处主任杨昌元,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书记毛建平,原五监区大队长欧利刚,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警号:3101368),恶警徐猛(警号:3101395),六监区二中队恶警中队长丁俊(警号:3101595),吴乐鸣(警号:3101373),六监区三中队中队长王浩成,六监区三中队指导员瞿斌,六监区三中队小队长:逄某某。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