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 茂名 高州市 >> 俞涛

男, 45
出生时间: 一九七七年出生
个人情况: 大学毕业,参军两年,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後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高州市大井镇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21-09-11
案例分类: 中小学教师  非法拘留/绑架  抄家/非法搜查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2-07-22:广东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法院 家属控告检察员 广东省茂名高州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关押构陷近一年,二零二二年三月中旬被茂南区检察院检察员余华丹非法起诉到茂南区法院。日前,家属向有关部门控告检察员余华丹。此前,他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绑架俞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控告。 俞涛先生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

2022-07-22:广东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法院 家属控告检察员
广东省茂名高州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关押构陷近一年,二零二二年三月中旬被茂南区检察院检察员余华丹非法起诉到茂南区法院。日前,家属向有关部门控告检察员余华丹。此前,他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绑架俞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控告。

俞涛先生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大井镇法轮功学员、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人,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强行将俞涛劫持。办案人员当时骗家属说24小时放人。

俞涛被劫持至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八月二十八日,家属被通知接人,当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派出所接走了。在大井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俞涛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被非法逮捕。

从八月十二日俞涛遭非法传唤,高州国保抢走了他妻子的工作用的电脑,15天拘留到刑事拘留,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除了28日拿刑事拘留证给俞涛妻子签名之外,整个过程没有给家属有任何法律手续,包括传唤证、物品扣押清单、行政拘留证等。在拘留期间,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高州公安局国保把俞涛构陷到高州市检察院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所谓的“案子”由茂名市高州市检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起诉。茂南区检察院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将所谓“案件”退回高州市国保办案单位。高州市国保不撤案,反而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五日重新构陷“新罪证”,移送到茂南区检察院。

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把俞涛构陷茂南区法院。目前,俞涛被非法关押在高州市看守所已经九个多月,面临被非法庭审。

以下是家属的控告书:

控告人:郑日珍,女,汉族,一九五四年九月三日生,身份证号码:440922195409035121,住高州市大井镇长沙圹面村,系俞涛母亲。电话:18218698170。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今年45岁,广州大学本科毕业后,原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

被控告人:余华丹,女,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检察员。

控告事项:

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的余华丹,无视公安侦查人员的诸多重大违法犯罪行为等情况,不严格审查案情,行使自己的法律监督职能,明知控告人没有任何犯罪事实,却公然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枉法,违法起诉俞涛,故意制造冤假错案,追究被控告人余华丹的涉嫌违法犯罪责任。

事实与理由: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10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大队、城南派出所等八个人趁俞涛外出,家中只有一双年幼儿女(儿子、15岁,在读高中;女儿8岁)和母亲郑日珍的时候,横冲直入到俞涛在高州市居住的集资楼房,并逼迫俞涛儿子打电话给俞涛,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俞涛回家后,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国保、城南派出所等办案人员,强行将俞涛身上搜了一遍,然后抢走手机。当时俞涛叫他们自行介绍,但没有一个人出示执法证件,也不回答俞涛的提问。之后所有办案人员就对俞涛围攻,你一句我一语大声恐吓,威胁,强行抄家,把俞涛妻子工作财务会计专用的私人财产办公电脑、打印机也抢走,俞涛及两个孩子都告诉办案人员,这是梁文燕工作办公专用的电脑及打印机,他们其中一办案人员讲:是梁文燕的物品又怎样?一同带走。当时俞涛8岁的女儿再次强调对办案人员说:这是我妈妈工作用的电脑,办案人员欺骗8岁的女儿说过两天拿回来给妈妈工作,并不顾俞涛一双年幼儿女的感受,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将俞涛强行带走,俞涛八岁的女儿对警察说:“你们带我爸爸去哪里?”警察骗小孩说,去楼下车库。当时办案人员还欺骗家属说24小时俞涛就可以回家了。俞涛的一对儿女和母亲,眼睁睁的看着警察把俞涛强行带走,全程无出示传唤证、搜查证,扣押的物品只有电脑和打印机,也未出具扣押清单。

此后,家属去公安局要人,公安人员又说:要行政拘留俞涛十五天,但并未送达给家属行政拘留处罚告知书。俞涛被高州市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5天后。家属接到通知于28日去接人。当家属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镇派出所“接走”了。

在大井镇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 俞涛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在拘留期间我们家属多次要求被控告人高州公安局放人,都遭到无理拒绝加暴力驱赶。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非法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逮捕。我们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俞涛案被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移送起诉到高州市检察院。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俞涛案由茂名市检察院指定茂南区检察院管辖,承办人余华丹。茂南区检察院二次退卷,高州国保不但不放人,不撤案,继续假造黑材料构陷俞涛。二零二二年三月中旬,被茂南区检察院起诉到茂南区法院。

俞涛被绑架之前,高州公安局国保大队、610人员、高州市大井镇派出所多次找过俞涛,说是要“清零”,要求他放弃信仰法轮功,否则以工作威胁,俞涛不配合他们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的违法行为。2019年,俞涛被教育局从高州市大井镇一中贬到大井镇天堂小学当教师。

俞涛是家里的主要挣钱的经济支柱,供房,母亲、阿公、阿婆三位老人家都没有经济收入,都是靠俞涛补贴生活费用。俞涛被非法绑架后,给全家及妻子和一对儿女带来经济危机,家里的房贷、车贷、各种花销,仅靠他妻子的工资无法支付得起。

然而,在二零二二年三月中旬,面对公安机关在侦办过程中的诸多重大违法犯罪事实,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的余华丹,不严格审查案情,行使自己的法律监督职能,却公然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枉法,违法起诉俞涛,理由如下:

一、被控告人余华丹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无视公安侦查人员在侦查活动中的重大违法犯罪行为,依然作出起诉决定,涉嫌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

1)依据《警察法》第二十三条,人民警察必须按照规定着装,佩戴人民警察标志或者持有人民警察证件,保持警容严整,举止端庄。而公安侦查人员在整个办案过程中不着装,不但没有主动向当事人出示证件,在当事人的要求下也没有出示证件。

2)公安侦查人员在未出示身份证件、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涉嫌非法搜查、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

3)公安侦查人员将与案件无关的当事人及其家属的私人合法财物非法扣押,且没有扣押清单,当事人未现场核对扣押物品并签字,非法搜查过程中所获取的所谓证据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依法应当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4)公安侦查人员将与案件无关的私人合法财产抢劫走,涉嫌抢劫罪。

5)公安侦查人员在非法搜查过程中对当事人采取威胁、恐吓的违法行为。

6)公安侦查人员滥用职权,强迫当事人放弃信仰,涉嫌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

7)公安侦查人员在明知当事人享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当事人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对当事人采取违法刑事追诉的行为,涉嫌徇私枉法罪。

二、被控告人余华丹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无视控告人提出的合理诉讼要求,依然作出起诉决定,涉嫌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

针对公安机关侦查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控告人依法向检察院提出控告,被控告人对控告人的合理诉求熟视无睹,依然向法院提起公诉,涉嫌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

三、被控告人余华丹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明知控告人没有违法,更没有犯罪,不应该受法律追究,属于依法不起诉的情形,依然向法院提起公诉,涉嫌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有本法第十六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

1)宪法规定言论、信仰自由,思想、信仰不能入罪

《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都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言论、出版、结社等权利也同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立法法》第八十七条规定:“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根据宪法的规定,信仰、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向人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传播法轮功资料都是合法的。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才是违法的,是对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肆意践踏和侵犯。

一个人信什么或不信什么,是一个人的自由意志的体现,是天赋人权,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都无权干涉。

法律惩处的是违法行为,思想本身不构成犯罪,这是法律的基本常识。信仰属于思想层面,不在法律惩治的范围之内,不能因为一个人坚持某种信仰或宣传某种信仰而受到法律的处罚。但遗憾的是,这种违背法律基本常识的不应该发生的事却在我们国家荒唐的发生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到了不应有的处罚。

面对无理的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去告诉人们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是荒谬的,这是在维护宪法赋予自己信仰和言论的自由,是合法的,是合情、合理的。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受到了不公正对待,有了冤屈,“拦轿喊冤”,向周围人诉说自己的冤情是正常的,是无可非议的。现在上亿的法轮功学员无辜的被打压、被迫害,我们向国家有关部门和周围的民众诉说我们的冤情,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人们我们是被迫害的,是被冤枉的。这难道不应该吗?如果人们在受到冤屈时,连喊冤的行为都违法,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那这样的法律不是真正的法律,而是迫害善良的工具。

尊重人们的信仰,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这是尊重宪法的基本要求,也是尊重宪法的具体体现,这也是在维护宪法的神圣和尊严。宪法至上,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有罪。

2)法轮功是正信,不是邪教。用《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是错误适用法律,不能成立

法轮功是教人信仰真、善、忍的正信,不是邪教。其实,认定一个宗教是正教还是邪教,在当今世界,这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机关、立法机构、司法部门能够判断的。说白了,这是信仰领域的话题,不是世俗权力机构有权、有资格干预的,邪教根本不是法律术语。当今世界不会再有人认为基督教是邪教,但基督教在创立之初的三百年却是被当作邪教迫害的,这是人类的教训。

对于法轮功来说,其教人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的理念与邪教根本不沾边。相反,法轮功教导修炼者以“真、善、忍”为准则,于民族、国家、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正因如此,法轮大法至今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台湾地区,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获得的各种褒奖超过三千项。

可能有些人认为国家已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了,或者说国家已经给法轮功定性了。其实国家根本就没有把法轮功定为邪教。“邪教”之说是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的访谈时首先抛出的。第二天《人民日报》跟风发表评论员文章,重复江泽民的诬蔑之辞。然而,个人讲话和媒体报道不是法律。我国《宪法》第八十条、第八十一条对国家主席的职权作了规定。国家主席在职权范围内的活动代表国家,在职权范围外的活动不代表国家,只是个人行为。江泽民作为国家主席是没有权力做这样的认定,因此这只是江泽民的个人行为,不代表国家。

此后不久,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联合颁布了《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通知中关于“现已认定的邪教组织情况”表明,到目前为止,共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种,而这14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在网上输入“中国政府认定的邪教组织”然后搜索就能查到公通字【2000】39号文件全文)。在此我们暂且不去讨论世俗权力机构是否有权做这种认定,但是“中国政府认定的”这14个邪教组织中并没有法轮功。

公安部颁布的这个通知,明确否定了江泽民和媒体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辞,表明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迫害法轮功15年后的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法制晚报》又公开重申了公安部的这个通知,重申了已认定的14种邪教。这无疑等于再次明确了法轮功不是邪教。

如果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信仰被污蔑为邪教,那么什么是正教?

3)法轮功学员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破坏法律实施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

从《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的罪状描述可以看到,本罪构成必须具备两个基本要件才能成立,一个是“利用邪教组织”,一个是“破坏法律实施”。两个要件缺一不可,缺少其中任何一个必要条件都不能构成本罪。既然法轮功不是邪教,第一个要件显然不存在;要证明第二个要件“破坏法律实施”,那就必须证明当事人是怎么具体破坏法律实施了。

当事人家里有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这是事实,但这不是犯罪事实,这些个人合法财产与破坏法律实施没有任何关系,不是犯罪证据,因为它们与指控的罪名没有任何关联性。就象指控一个人犯有杀人罪,证据是这个人家中有一台电视机。这个人家中“确实”有一台电视机,但这个事实并不能证明这个人杀了人,因此不能成为杀人的证据。

法律必须是明确的、具体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抽象的法律;同样,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也必须是明确的具体的。据统计,截至2022年5月初,全国现行有效法律共292部,根据行政法规制定程序条例集中统一对外公开现行有效行政法规共599部。起诉书指控当事人“破坏法律实施”,那么请被控告人明示:当事人持有的法轮功书籍和资料破坏了上述法律、行政法规中的哪部法律法规的实施了?破坏了哪一条、哪一款、哪一项法律的实施了?造成了怎样的严重程度(这个法律是执行不了了,还是名存实亡或者作废了)?如果不能证明到底哪个法律被当事人持有的法轮功资料给破坏了,那么,怎么能说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了?

实际上,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或一个社会群体,根本就没有能力也没有条件去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只有手握公权力的官员、特别是握有最高权力的人才有能力和有条件实施这种犯罪,如以权代法,以人治代替法治,或者利用权力插手或干涉司法活动,破坏司法的独立性、公正性(如“610”人员操控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才是破坏了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这才是真正的犯罪。

二十多年来,公检法机关(法律实施的机关)利用法律形式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破坏法律实施的最典型的案例,这种行为破坏了《宪法》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规定的实施;破坏了《立法法》中下位法不得抵触上位法规定的实施(用违宪违法的两高司法解释代替法律规定);破坏了《刑事诉讼法》中检察权、审判权独立行使规定的实施(听命于610的指使冤判法轮功学员);也破坏了《刑法》中“罪刑法定原则”和《刑法》第三百条的实施,用《刑法》第三百条和两高司法解释拘留、逮捕、起诉、审判法轮功学员,就是对刑法的曲解和滥用,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

4、法轮功书籍及相关资料是个人合法财产,不是犯罪证据

法轮功书籍是教人向善的经典书籍,拥有法轮功出版物没有任何违法之处。更重要的是,即使按照现行的法律文件,法轮功学员持有法轮功书籍和资料也完全合法。

2010年12月29日国务院新闻出版总署第2次署务会议通过了第50号文件,该文件于2011年3月1日签发,自公布之日起生效。国务院公告了该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令,并将其刊登在《国务院公报》2011年第28期上。该文件废止了161个规范性文件,其中第99个废止的文件是1999年7月22日下达的《关于重申有关法轮功出版物处理意见的通知》;第100个废止的文件是1999年8月5日下达的《关于查禁印刷法轮功类非法出版物,进一步加强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

第50号文件说明,法轮功书籍已被解禁,属于合法出版物。法轮功书籍合法,那么对法轮功的介绍、讲述法轮功真相的相关资料当然合法。起诉书中所列的法轮功宣传品及相关的视听资料是本人合法财产,不是犯罪证据。

根据以上事实和法律,当事人不应该受法律追究,属于依法不起诉情形,然而被控告人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依然向法院提起公诉,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涉嫌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

四、被控告人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无视公安侦查人员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依然向法院提起公诉,涉嫌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

根据以上事实,公安侦查人员所收集所谓“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而被控告人作为本案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无视公安侦查人员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依然向法院提起公诉,涉嫌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

五、被控告人作为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承办人员,不积极履行职责,拖延办案,严重不负责任,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包庇公安办案人员,故意制造冤假错案,严重失职、渎职。

综上所述,被控告人身为办案检察官,本应当依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作出不起诉决定,然而,被控告人却包庇、放纵公安侦查机关,违法起诉俞涛,使无罪的人受到刑事追究,给当事人及其家属造成巨大的身心伤害,依据《刑法》 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三百九十九条之规定,已经构成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请贵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7/22/广东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法院-家属控告检察员-446501.html

2022-05-21: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被绑架 家属控告警察 广东省茂名高州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被绑架关押构陷大半年,他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绑架俞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控告,最终控告材料都转到了高州市检察院。高州市检察院多次拖延,家属聘请律师维权。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大井镇法轮功学员、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 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

2022-05-21: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被绑架 家属控告警察
广东省茂名高州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被绑架关押构陷大半年,他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绑架俞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控告,最终控告材料都转到了高州市检察院。高州市检察院多次拖延,家属聘请律师维权。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大井镇法轮功学员、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 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人,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强行将俞涛劫持。 办案人员当时骗家属说24小时放人。

八月十三日,俞涛被劫持至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八月二十八日,家属被通知接人,当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派出所接走了。 在大井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 俞涛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被非法逮捕。

从八月十二日俞涛遭非法传唤,高州国保抢走了他妻子的工作用的电脑,15天拘留到刑事拘留,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除了28日拿刑事拘留证给俞涛妻子签名之外,整个过程没有给家属有任何法律手续,包括传唤证、物品扣押清单、行政拘留证等。在拘留期间,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高州公安局国保把俞涛构陷到高州市检察院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所谓的“案子”由茂名市高州市检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起诉。

茂南区检察院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将所谓“案件”退回高州市国保办案单位。高州市国保不撤案,反而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五日重新构陷“新罪证”,移送到茂南区检察院。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把俞涛构陷茂南区法院。目前,俞涛被非法关押在高州市看守所已经九个多月,面临被非法庭审。

自从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俞涛被高州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后,他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两个小孩要上学,房贷、车贷等生活费用,压得俞涛的妻子喘不过气来。加上,高州公安局国保把俞涛妻子梁文燕的电脑抢走,害得梁文燕不能按时给聘用单位出账,失去了两份工作。为了儿女的生活,梁文燕一人打了三份工,非常辛苦。

自从俞涛被绑架后,俞涛的妻子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至晚上十一点十五分,这段时间照顾孩子们,接送小孩上下课、学习检查、买菜做饭等等生活事项,并且又要上班。一天休息的时间只有六个多小时,生活把俞涛妻子的身体逼得透支了,周末又要带孩子上班。漆黑的夜里俞涛妻子心坎的泪水有谁知晓?她对天说:“老天啊,有一天我倒下了,我的孩子谁来照顾?……”她上班忙,有时把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一个人反锁在家里一整天,有两次她想办法溜出去了,她找了半天找不到人,差点都要报警了。晚上9点多才自己回家,问她去哪里了,她又不说。孩子小需要爸爸在身边照顾。

俞涛被高州公安局绑架后,家属多次去要人,都被骗回家,家属被逼无奈,俞涛的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绑架俞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控告,最终,控告材料都转到了高州市检察院。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俞涛妻子收到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群众来信回复函告知:您的控告资料已转入高州市人民检察院申控科,并于高州市人民检察院四月十八日收到资料起在七个工作日之内,对您应有明确的答复。按工作日计,七个工作日之内及之后,俞涛妻子并没有收到任何的答复,在电话上反而受到高州市检察院卢海霞的拖延、拒绝回答挂机或不接电话等。

五月十一日上午,家属和聘请的维权律师来到高州市人民检察院,扫健康码进入,因疫情门卫保安拒绝家属与律师到办案部门,只能在门口侧边的接待室会见。高州市人民检察院卢海霞检查了律师和家属证件,问:有什么事呢?俞涛案件不在我院,不属于我院管辖,他属于茂南区检察院管辖起诉的。律师拿着来信回复函说:俞涛案件不在这,这个是你院回复的,你作为一个公职人员你要尊守检察官的道德,做起检察监督的作用。卢海霞看着家属有点气大声说:这个不是在电话上口头已回复了嘛,你可以问你的当事人呀,我在电话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没必要再寄控告材料过来了,你也寄了很多材料过来。

律师和气地说:没有口头回复的,都是纸质件书面回复的,哪里有检察院口头回复的,是不对的。卢海霞不奈烦地对律师说:我说了俞涛案件很特殊不在我院。律师指着回复函说:什么案件都要依法依规办事,你对这个该回复就得回复。卢海霞为这个回复不停地作出反驳和解释。家属听了就来气,激动地反问:卢海霞,你说,在电话上给我回复了,你有回复吗?你说以你收到资料起为七个工作日,又说要向上领导请示再回复,之后听都不听了,直接挂我电话,我给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为什么挂我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就是在拖延时间,你作为公职人员你怎么为人民服务的?家属看见卢海霞身后写着:高州市人民检察院接待室,家属指着说:你那都写着是人民检察院,你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你作为一个公职人员,这样服务态度?你是官,我是民,你们就可以这样欺负老百姓吗?

律师劝说:好了,不要激动。家属消消气说:我能不气吗?她没有回复,还说回复了(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5:08,家属与卢海霞通话说明:她说她是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才收到茂名市人民检察院邮递上来的控告材料,在七个工作日之内才回复。四月二十八日下午4:44家属分与卢海霞通话说明:是有七个工作日了,但她要向领导请示才可以回复。五月七日下午4:43分,与卢海霞通话说明:她知道是俞涛家属的来电,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把电话挂断。之后家属连续打了二个电话,卢海霞拒绝接听。)家属又说:高州市公安局的人员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抄我家、抢走我的电脑,他们的行为就是合法的吗?你们就是在包庇他们。家属把事实说完,卢海霞自知理亏,坐在那一声不响。最后她收下律师的三证证件后说:我回去与领导请示,再回复你们。家属问卢海霞:什么时候可以回复给我们?卢海霞说:七个工作日之内(即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一日至十九日)回复。

一个优秀的教师,只因信仰真、善、忍,让人们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福益社会和民众,而被非法绑架、关押、诬陷到法院,这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1/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被绑架-家属控告警察-443886.html

2022-05-15:广东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法院 家属聘请律师维权 广东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被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构陷到茂南区法院,俞涛面临非法庭审。家属聘请两位律师维权。 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家属聘请的两位律师维权在高州市看守所门口的视频会见室同时会见了被非法关押的俞涛俞涛先生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

2022-05-15:广东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法院 家属聘请律师维权
广东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被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构陷到茂南区法院,俞涛面临非法庭审。家属聘请两位律师维权。

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家属聘请的两位律师维权在高州市看守所门口的视频会见室同时会见了被非法关押的俞涛

俞涛先生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他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当时,俞涛外出不在家。警察威胁恐吓俞涛未成年的儿子(高一学生)打电话。俞涛接到儿子的电话后回到家,遭到高州市国保绑架,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构陷,至今已经九个多月。

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八日,俞涛被刑事拘留,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被逮捕。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高州国保把俞涛构陷到高州市检察院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所谓的“案子”由茂名市高州市检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起诉。

茂南区检察院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将所谓“案件”退回高州市国保办案单位。高州市国保不撤案,反而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五日重新构陷“新罪证”,移送到茂南区检察院。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把俞涛构陷茂南区法院。

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变更决定书中:“认定的事实变更为: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高州市公安局(原来是茂名市公安局)对被告人俞涛的住宅进行检查----”

自从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俞涛被高州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后,他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两个小孩要上学,房贷、车贷等生活费用,压得俞涛的妻子喘不过气来。加上,高州国保把俞涛的妻子梁文燕电脑抢走,害得梁文燕不能按时给聘用单位出帐,失去了两份工作。为了儿女的生活,梁文燕一人打了三份工,非常辛苦。

俞涛的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执法犯法的公安局人员控告,到目前都没有得到回复。希望得到善良正义人士支持和关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5/广东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法院-家属聘请律师维权-443586.html

2022-04-18: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面临非法庭审 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优秀中学教师俞涛,二零二二年三月初被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非法起诉到茂南区法院,现面临非法庭审。由于疫情原因,高州看守所不能会见,两位维权律师已经寄手续到茂南区法院。 俞涛先生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

2022-04-18: 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面临非法庭审
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优秀中学教师俞涛,二零二二年三月初被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非法起诉到茂南区法院,现面临非法庭审。由于疫情原因,高州看守所不能会见,两位维权律师已经寄手续到茂南区法院。

俞涛先生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当时,俞涛外出不在家。警察威胁恐吓俞涛未成年的儿子(高一学生)打电话。俞涛接到儿子的电话后回到家,遭到高州市国保绑架,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构陷,至今已经八个多月。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非法逮捕。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高州国保把俞涛构陷到高州市检察院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所谓的“案子”由茂名市检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十一月二十二日,所谓“案子”退回高州市国保补充侦查。十一月三十日,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朱小卫、周志明声称俞涛在高州市素水路附近坡耀五区发过法轮功真相资料。

十二月二十八日,俞涛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会见了俞涛后,得知俞涛的所谓“案子”再次被高州国保构陷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以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两次把构陷俞涛的“案子”退回高州市国保所谓“补充侦查”,于二零二二年三月初,非法把俞涛起诉到茂南区法院,责任检察官是余华丹。

俞涛面临非法庭审。三月五日,俞涛的维权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门口的视频会见室里视频会见了俞涛

自从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俞涛被高州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后,他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两个小孩要上学,房贷、车贷等生活费用,压得俞涛的妻子喘不过气来。俞涛的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执法犯法的公安局人员控告,希望得到善良正义人士支持、关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8/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面临非法庭审-441416.html

2022-03-12: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公安局警察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绑架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后,将他构陷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茂南区检察院一度退卷。近日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补充侦卷二次构陷俞涛俞涛的律师已于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到茂南区检察院阅卷。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

2022-03-12: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公安局警察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绑架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后,将他构陷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茂南区检察院一度退卷。近日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补充侦卷二次构陷俞涛俞涛的律师已于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到茂南区检察院阅卷。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俞涛被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从家里绑架后,劫持到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有半年多。高州国保收集所谓证据,罗织罪名,把俞涛的所谓“案子”送茂南区检察院非法起诉。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俞涛的律师第一次去看守所会见俞涛,看见俞涛的手被铐在椅子上,左右两边还站着两名警察,律师后面站着一名警察,电话是通话五分钟自动断掉,律师和俞涛要重新换一个话筒通话,会见相当不方便。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二日上午,律师第二次去高州看守所会见俞涛时,俞涛和律师的身边都没有警察了,好像警察都不见了。后来才得知:在这天,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高州市公安局长杨文伟和茂名市官渡派出所郑英彪同时被抓、被查。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茂南区检察院把俞涛所谓“案子”退回到高州国保。十二月中,高州国保收集一些所谓证据,把俞涛又构陷到茂南区检察院。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茂南区检察院第二次把卷退回到高州国保。二月十五日,高州国保找高州公安警察作证,指证俞涛在去年,在高州某个地方,又发了44份法轮功资料,第二次把俞涛的所谓“案子”构陷到茂南区检察院。茂南区检察院二次退卷,高州国保不但不放人,不撤案,还在构陷俞涛,收集罪证,制造冤假错案。

二零二二年三月二日上午,俞涛的维权律师到高州市看守所会见俞涛受阻。看守所的理由是:律师的行程码有问题等各种理由不让律师会见。律师说:“我的手续全部齐全,我在网上给你看守所预约好了今天上午会见,为什么你们不让我会见?我昨天上午才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两个当事人,难道你们还比茂名大吗?”看守所的门卫就是不让律师会见。律师立即打电话给看守所所长谢梅丽(女)交涉,谢所长仍然不给律师会见。律师立即在网上投诉了高州市看守所违法。律师在离开高州时,收到看守所谢所长的短信,要律师周六或周日来会见。

二零二二年三月五日周六上午,俞涛的维权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门口的视频会见室里视频会见了俞涛。但是,在律师会见俞涛时,身后三米处有警察监视。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其中第4条:律师会见嫌疑人的方式上的秘密性,不得任何人员监听,有利于律师和嫌疑人之间充分交流,相互信任,从而更好地维护嫌疑人的合法权益。警察监控律师会见是违法的。

还有一次,律师会见俞涛时,俞涛身边站着一个警察,律师和俞涛沟通,警察在旁边阻止干扰,律师马上说:“律师会见当事人受法律保护”,警察没趣地走了。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律师会见俞涛改成视频会见。

每次律师会见俞涛,看守所都很刁难,家属气愤地说:看守所的警察就可以目中无法律地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和律师吗?难道高州市公安局局长梁爽就可以滥用职权这样做吗?茂南区检察院二次退卷,高州国保为什么不放人?为什么还在构陷俞涛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2/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439975.html

2022-01-09:广东高州市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律师阅卷 二零二二年一月四日下午,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的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再次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阅高州市国保构陷俞涛的补充卷。构陷俞涛的补充卷有六十页。次日下午,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大门口的视频会见室会见了俞涛俞涛深知,他被绑架后,妻子所承受的压力很大:房贷、一对儿女的生活、上学等开支,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但俞涛坚信,黑暗都会过去,曙光就在眼前。

2022-01-09: 广东高州市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律师阅卷
二零二二年一月四日下午,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的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再次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阅高州市国保构陷俞涛的补充卷。构陷俞涛的补充卷有六十页。次日下午,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大门口的视频会见室会见了俞涛

俞涛深知,他被绑架后,妻子所承受的压力很大:房贷、一对儿女的生活、上学等开支,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但俞涛坚信,黑暗都会过去,曙光就在眼前。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当时,俞涛外出不在家。警察威胁恐吓俞涛未成年的儿子(高一学生)打电话。俞涛接到儿子的电话回家后,回到家,遭到高州市国保劫持、构陷,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有五个月。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非法逮捕。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俞涛被构陷到高州市检察院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所谓的“案子”由茂名市检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十一月二十二日,所谓“案子”退回高州市国保补充侦查。十一月三十日,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朱小卫、周志明声称俞涛在高州市素水路附近坡耀五区发过法轮功真相资料。十二月十三日,高州市公安局网络警察大队对警察抢走俞涛妻子的电脑进行再次检查,发现卷宗电脑里的法轮功真相资料与国保构陷资料不是一个版本。而且,电脑根本没有向外发出任何法轮功信息。

十二月二十八日,俞涛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大门口的视频会见室会见了俞涛,得知俞涛的所谓“案子”再次被高州国保构陷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

一个信奉真善忍、心地善良、诚实待人、优秀教师的法轮功学员俞涛,却被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构陷到检察院,这是民族的耻辱,国家的红祸。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9/二零二二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36607.html#2218215716-1

2022-01-03:广东茂名高州市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的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大门口的视频会见室会见了俞涛,得知俞涛的所谓“案子”再次被高州国保构陷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 当天下午三点多,律师来到高州市看守所大门口传达室递交了会见的相关手续,等了近半个小时,才得到在传达室对面的视频会见室里会见了俞涛(前三次律师会见,都是在看守所会见室隔着玻璃会见

2022-01-03: 广东茂名高州市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的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大门口的视频会见室会见了俞涛,得知俞涛的所谓“案子”再次被高州国保构陷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

当天下午三点多,律师来到高州市看守所大门口传达室递交了会见的相关手续,等了近半个小时,才得到在传达室对面的视频会见室里会见了俞涛(前三次律师会见,都是在看守所会见室隔着玻璃会见)。俞涛身边有一个警察出现在视频里,当律师谈到是来茂名为茂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俞涛身边的警察就对律师说:“不能谈其他案件的事,只能谈家属家里的事。”维权律师说:“我谈到的是关于‘案子’的事情。根据《刑事诉讼法》,律师会见,不得任何人员监听。”(第三十八条规定其中第4条:律师会见嫌疑人的方式上的秘密性,不得任何人员监听,有利于律师和嫌疑人之间充分交流,相互信任,从而更好地维护嫌疑人的合法权益。)警察才走开。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当时,俞涛外出不在家。警察威胁恐吓俞涛未成年的儿子(高一学生)打电话。俞涛接到儿子的电话回家后,回到家,遭到高州市国保劫持、构陷,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非法逮捕。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俞涛被构陷到高州市检察院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所谓的“案子”由茂名市检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中旬,茂南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案到高州国保补充侦查。十二月底,俞涛的所谓“案子”再次被高州国保构陷到茂南区检察院。律师要求见负责俞涛所谓“案子”的茂南区检察院检察官余华丹,并阅卷。余华丹以卷宗还没有刻水印为由,律师没有阅到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3/广东茂名高州市俞涛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436374.html

2021-12-16:广东茂名优秀教师俞涛被关押四个月 律师再次递交法律手续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家属聘请的第二位维权律师来到高州市看守所,会见了俞涛俞涛的身体状况正常。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日上午九点多,俞涛的妻子和母亲陪同聘请的维权律师来到高州市公安局提交律师辩护手续。他们一行三人到公安局门口登记好姓名,直接到法制科。法制科那时有一男一女警察在办公,律师对他们说:我是俞涛的辩

2021-12-16: 广东茂名优秀教师俞涛被关押四个月 律师再次递交法律手续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家属聘请的第二位维权律师来到高州市看守所,会见了俞涛俞涛的身体状况正常。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日上午九点多,俞涛的妻子和母亲陪同聘请的维权律师来到高州市公安局提交律师辩护手续。他们一行三人到公安局门口登记好姓名,直接到法制科。法制科那时有一男一女警察在办公,律师对他们说:我是俞涛的辩护律师,是过来提交资料的。那男的警察说:把资料给我吧。律师填写好资料给那男警察说:现在是侦察阶段,我是他的辩护律师,在法律的程序上,是可以与相关办案人员沟通案件的进度。那个男警察细索了说:可以呀,那你把这个资料顺便带给他吧。律师客道:那我去找谁呀?去哪找他呀?男警察问道相邻的女警察说:找谁?那女警察说:找朱小卫。男警察对律师道:找国保的朱队长。律师礼貌道:麻烦你打个电话给他吧,看看他在不在国保,与他通告一声,我们好找他。那男警察打电话给朱小卫告知:俞涛的辩护律师来交资料,顺道找找你。对方同意了。男警察把律师资料返还他说:你们可以去找他。律师向警察道谢后,一行三人就向国保办公室走去。

在路上,遇到一点麻烦。办公楼一楼不远处站着一个约50多岁,戴着一双白边眼镜的男保安。一行三人刚走到那,那男保安指着他们就大声吼:你们要做什么的?你们不能来这里。他们三人有礼回道:法制科叫我们去国保找朱队长交资料的。那男保安一边大声说一边推着律师道:你要去那国保,你打电话给他们给我听,我知道他们同意,才能让你们去。律师回应:我不知道电话号码,是法制科打电话给朱队长的,朱队长同意了,我们才去找他提交资料的,资料都在这。男保安越来越强烈的阻挡:你们登记是去法制科的,你不打电话给国保,你们马上给我出去。律师气道:“凭什么要我出去,法制科打电话给朱队长同意是可以找他的,你去法制科问问。我们过来就是想好好办事的,不是来闹事,居然你们来挑事闹事。”场面闹得不欢。

律师与那男保安同去法制科证实了确实是已打电话给朱小卫同意才去找他的。

一行三人来朱小卫办公室门口,律师手拿着律师证及要交的资料,向办公室里面走去,对着朱小卫有礼的打招呼,朱小卫对律师说:你在外面等着,我先办完点事。三人只好在外面等候。朱小卫出来就领律师和家属到隔壁的会议室,一同接待的还有一个警号为:222169的警察。律师先自我介绍,就给资料他们俩看了。律师客道:“我在十月十二日,已经会见过俞涛了。我上次递交给你们的手续,卷宗里没有。现在茂南区检察院已经退案,我是来交手续的。你们已经接触俞涛了,他本人是个很善良的人,是个好教师,你们抓他是不符合法的。俞涛的行为,破坏了国家队哪一条法律不能实施?”朱小卫惊道:“这个不是我们说了算,上面的人说了算,我们只是按上面的人办事。”二个警察接了资料后说:“资料我收了,我们都很忙的,上面有工作下面也有工作,你们走吧。”

梁文燕跟他说要扣押物资清单,要写行政复议。他又欺骗对梁文燕说:我已经寄给你了。梁文燕无奈地说:“我从来没收到你们给家属任何文书,你说寄了,你就把邮寄单号给我,我去查询。”朱小卫向他办公室一边走去一边说:“你自己去邮政查。”朱小卫与222169就不见人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6/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8623.html

2021-11-25: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下午,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会见了俞涛,得知俞涛的健康状况正常,但是,在他被高州拘留所拘留的十五天期间,出现过晕眩、呕吐等现象。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律师在网上与高州市看守所预约十九日下午三点到五点会见俞涛。由于要拿核酸检测,律师在十九日下午三点半左右才赶到高州市看守所。到了看守所登记时,门卫告

2021-11-25: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下午,广东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在高州市看守所会见了俞涛,得知俞涛的健康状况正常,但是,在他被高州拘留所拘留的十五天期间,出现过晕眩、呕吐等现象。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律师在网上与高州市看守所预约十九日下午三点到五点会见俞涛。由于要拿核酸检测,律师在十九日下午三点半左右才赶到高州市看守所。到了看守所登记时,门卫告诉律师:今天上午和下午电脑崩溃,不能会见。十二点到三点电脑没有崩溃,可以会见。律师说,十二点后,要吃午饭休息,谁都不会这时来会见。律师在看守所耐心地等到四点五十分告诉家属,电脑好了,可以会见几分钟。

在律师的要求下,律师会见俞涛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律师出来说,会见情况正常。不像上次会见:双方拿着电话通话,通话五分钟,电话就自动断电中断通话。双方又要拿起旁边的一个通话器通话,五分钟就要换一次。俞涛身边还有两个警察,律师的身后还有警察监视,俞涛的手戴着手铐,一只手被锁在凳子上,和律师通话非常不方便。按照国家的法律,律师会见当事人时,不受警察的监视,否则是违法的。

俞涛被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刘斌、凌卫阳、周志明等人在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构陷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

俞涛在被绑架之前,为了众生能有个美好未来,在工作之余,免费给民众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巡警举报到北关派出所和顿梭派出所。在被绑架之前,俞涛遭到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多次谈话,威胁恐吓,并要求签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俞涛没有配合。在多方面原因与压力下,俞涛怕牵连到自己上班的学校领导和同事们,无奈之下向校长递交了辞职书,并附上一封法轮功真相信。同时,也给学校的老师、同事们送去了一份法轮功真相信。可是,这些私人物品全部落到高州市国保的手中,校长和同事们都成了俞涛发真相的“证人”。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当时,俞涛外出不在家。警察威胁恐吓俞涛未成年的儿子(高一学生)打电话。俞涛接到儿子的电话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劫持、构陷,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非法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逮捕。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5/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被构陷到检察院-434005.html

2021-11-24:广东教师被非法关押三月余 老母亲公安局门前伸冤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广东省茂名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的母亲,近七十岁,来到高州市公安局门口,要求国保警察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的儿子俞涛。 高州市公安局门卫不让进。过了十几分钟,国保大队警察从永镇派出所叫来了几个警察,恐吓俞涛母亲说;“你在这里是扰乱社会秩序、妨碍政府人员工作,是不允许的,赶快离开,否则将你抓起来关你十五天。”俞涛母亲说;

2021-11-24:广东教师被非法关押三月余 老母亲公安局门前伸冤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广东省茂名高州市优秀教师俞涛的母亲,近七十岁,来到高州市公安局门口,要求国保警察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的儿子俞涛
高州市公安局门卫不让进。过了十几分钟,国保大队警察从永镇派出所叫来了几个警察,恐吓俞涛母亲说;“你在这里是扰乱社会秩序、妨碍政府人员工作,是不允许的,赶快离开,否则将你抓起来关你十五天。”俞涛母亲说;“我儿子没有犯法,被你们国保非法抓走关押了三个多月。”

俞涛母亲接着说:“我是平民百姓怎么扰乱社会秩序,是你们在扰乱社会秩序,破坏我的家庭,你们不拿出犯法依据,不放我儿子回家我不走。”然后警察就用哄骗的手段说;“你放心,你先回家,如果俞涛不犯法,到时会放他回家的。”将俞涛母亲哄到高州市公安局信访办。

后来俞涛母亲就坐在门前旁边地上的铁水管上休息。中午俞涛母亲去买来笔和纸,用笔在一张大纸牌上写上:八月十二日上午,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到我家抄家,将我儿子俞涛绑架,抢走我儿媳的工作电脑。

老人写好后挂胸前,下午就站在高州市公安局门前。公安局也没人答理她。

有过路的民众看后,都为俞涛母亲打抱不平,愤愤说:应该去告他们,太不象话了。

俞涛母亲等公安局的人都下班后自己也坐车回家了。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当时,俞涛外出不在家。警察让俞涛的妻子打电话要俞涛回家了解情况。俞涛的妻子知道高州国保、派出所等警察多次找过俞涛,坚决不配合。警察就去威胁恐吓俞涛未成年的儿子(高一学生)打电话。俞涛接到儿子的电话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在没有传唤证的情况下被劫持。办案人员当时骗俞涛的妻子说24小时放人。

俞涛被劫持到高州市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十五天后的二十八日,家属接到通知去接人。当家属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镇派出所接走了。在大井镇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俞涛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非法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逮捕。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目前俞涛只因拒绝放弃信奉“真、善、忍”而被高州国保非法构陷到茂名市检察院。呼吁国内外正义人士关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4/广东教师被非法关押三月余-老母亲公安局门前伸冤-433964.html

2021-11-18:广东高州俞涛被非法批捕 妻子讨要私人电脑遭恐吓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被劫持和抄家,九月十日,被非法批捕,关押至今。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俞涛的妻子梁文燕到高州国保去要被非法抄走的私人工作电脑,却遭到国保朱小卫等警察的威胁恐吓。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上午,梁文燕拿着几个月的工作单据,来到高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国保大队。她去到周志明(办案人员)办公室。 周志明一见

2021-11-18: 广东高州俞涛被非法批捕 妻子讨要私人电脑遭恐吓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被劫持和抄家,九月十日,被非法批捕,关押至今。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俞涛的妻子梁文燕到高州国保去要被非法抄走的私人工作电脑,却遭到国保朱小卫等警察的威胁恐吓。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上午,梁文燕拿着几个月的工作单据,来到高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国保大队。她去到周志明(办案人员)办公室。

周志明一见到梁文燕,就说:“你来干什么?”梁文燕梁文燕说:“我要电脑工作。”周说:“之前你不是取数据回去了?”俞妻讲:“做不了,没有电脑匹配我工作财务EX系统,否则我今天也用不着请假来这里。之前说好的,要工作,就来这里做的。”

周志明打电话。对面的工作人员叫梁文燕出去,影响周志明工作。梁文燕感到很无奈,离开了办公室。

梁文燕出来,就看到周志明与朱小卫在。朱小卫就对她说:“领导说你电脑被扣押了,不能给你用。”上次梁文燕在国保那工作回来,国保说,电脑还要扣押,暂时要不回来。这次说,扣押就不给她工作了。

朱小卫回到办公桌,梁文燕跟着他进来,就坐在门口的一张椅子。朱小卫对她说:对扣押电脑不满,你就写提行政复议。

梁文燕坐在门口的一张椅子,静静地看书,等国保队长凌卫阳回来沟通,要电脑工作。

过了一会,朱小卫见她不离开,就又凶又恶地说:你在这里,影响到我们工作,这里是办案办公室,外人不能来这里。

梁文燕拿出单据,给朱小卫看,对他说:税局要我提供数据报表,我都没办法交,我等凌卫阳回来见面说。他汹汹地说:凌卫阳今天休息,不回来。梁文燕意外听到前一个人说凌卫阳外出了,这一会儿听到朱小卫讲休息。梁文燕无奈坐着静静地心里默默读书。

过了一会,朱小卫又说:“你读书,吵到我,影响我的工作。”梁文燕立刻说:“我在心里念的,怎会吵到你。生活得不容易,我只能等凌卫阳回来沟通,要电脑工作。”

朱小卫来到梁文燕前面,拿着手机,恶恶地说:“你不走,我要执行强制性了。”梁文燕就反问他:“难道你们要强行拉我走,还是抬我走,还是押我走,还是拖我走?”朱小卫不回应,拿着手机给凌卫阳打了电话,把她的情况与他沟通。

梁文燕在那里认真地看书。约过了十分钟,突然感觉有很多脚在前面。抬起头看见,朱小卫及永镇派出所来了四个警察站在她前面,永镇派出所四个警察对她特别凶,你一吼我一吓地问:你叫什么名字?你不能来这里,有什么事,打电话预约,你现在离开这里等等。因为警号给挡住了,梁文燕无法记下来。

梁文燕反问:这就是你们为人民服务的行为?你们不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吗?其中一个高个警察说:你不要挂“人民”两个字。梁文燕说:门口不是挂有“人民”吗?

梁文燕被四个警察强押出朱小卫办公室。一看,外面还有三个永镇派出所警察。永镇派出所共来了七个警察,对付一个手无寸铁仅九十斤重的弱女子。这就是中共治下的“人民警察”的真实写照。

梁文燕直接被永镇派出所七个警察和朱小卫押到已等候的电梯,直押下一楼,出公安局门外。

案件回顾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今年四十四岁,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

由于身体原因,俞涛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俞涛无论在哪里工作,都是工作认真、尽职尽责,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而且人品正直、心地善良,曾经资助过一位特困高中生生活费等。他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大队、城南派出所等八个人横冲直入到俞涛家,俞涛刚好外出。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警察站在俞涛儿子(在读高中,未成年人)身边,逼迫打电话给俞涛,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

俞涛回家后,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立刻遭到国保、城南派出所等办案人员,强行搜身,然后抢走手机。当时俞涛叫他们自行介绍,但没有一个人出示证件,也不回答。之后所有办案人员就对俞涛围攻,你一句我一语大声吼威胁、恐吓,强行抄家,把俞涛妻子工作财务会计专用的私人财产办公电脑、打印机抢走。

当时,俞涛及俩孩子都告诉办案人员,这是梁文燕工作办公专用电脑及打印机,他们其中一办案人员讲:是梁文燕的物品又怎样?一同带走。俞涛八岁的女儿再次对办案人员说:这是我妈妈工作用的电脑,办案人员欺骗八岁的女儿说,过两天拿回来,给你妈妈工作。

高州市国保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要把俞涛强行带走,俞涛八岁的女儿对警察说:“你们带我爸爸去哪里?”警察骗小孩说,去楼下车库。当时办案人员还欺骗家属说,二十四小时,俞涛就可以回家了。俞涛的一对儿女和妻子,眼睁睁地看着警察把俞涛强行带走,全程无出示传唤证、搜查证。

之后,家属去要人,公安人员后来又说:要行政拘留十五天。俞涛被劫持到高州市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十五天后的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家属接到通知去接人。当家属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镇派出所接走了。

在大井镇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俞涛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国保无理拒绝。主要办案人员是高州市国保大队副队长周维学,警察朱小卫、周志明。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非法逮捕。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俞涛的妻子梁文燕是一名会计人员,为了方便工作,她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份自购了一台一体式电脑。她电脑系统与财务EX系统,是通过两名同事专业系统匹配组合而成的,日常使用的电脑是不匹配她工作财务EX系统的。俞涛被绑架后,家里的经济陷入困境。梁文燕为了生活,她一边照顾八岁的女儿读书,儿子每周也回来,一边工作。但是,俞涛妻子的电脑被国保抄走了,严重地影响了她的会计工作。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18/广东高州俞涛被非法批捕-妻子讨要私人电脑遭恐吓-433740.html

2021-10-25: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被劫持 家属再次聘请律师维权 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国保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家庭陷入困境。九月二十九日家属聘请律师维权,要求取保候审或无罪释放俞涛,被国保拒绝。十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俞涛家属再次聘请律师维权。 律师和家属到高州市公安局法制科说明来意,要求无罪放人。法制科的人员说:“我们不管,找国安。”随后,律师和家属到国保大队找大队长凌卫阳交

2021-10-25: 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被劫持 家属再次聘请律师维权
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国保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家庭陷入困境。九月二十九日家属聘请律师维权,要求取保候审或无罪释放俞涛,被国保拒绝。十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俞涛家属再次聘请律师维权。

律师和家属到高州市公安局法制科说明来意,要求无罪放人。法制科的人员说:“我们不管,找国安。”随后,律师和家属到国保大队找大队长凌卫阳交涉,见到一个人,问他是凌卫阳吗?那人说不是。而且那人很害怕地问:“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国保根本没有人接待律师和家属。

之后,律师和家属到公安局信访办反映了俞涛不该被抓的事实,要求无罪放人。信访办人员回答说:“家属反映的情况已转回国保处理了”。家属质问:“本来就是国保执法违法,怎么能交给由国保处理呢?”但得不到合理的答复,律师只好去看守所会见俞涛

这次律师会见俞涛时,警察全都躲起来了,俞涛身边没有警察,律师身后也没有警察。不像上次律师会见俞涛时,俞涛左右各站着一个警察,律师身后也有警察。按照国家的法律,律师会见当事人时,不受警察的监视,否则是违法的。律师得知俞涛是很诚实的一个好人。家属带给俞涛的秋衣,看守所警察没有给俞涛俞涛认为,他没有犯法,应该无罪释放。

俞涛被绑架关押后,给家里妻子和一对儿女带来经济危机,家里的房贷、车贷,各种花销,仅靠妻子的工资无法支付得起。照顾近九十岁的阿公、阿婆的事情也落在近七十岁母亲的肩上。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今年44岁,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是一个工作认真、尽职尽责、责任心强的好教师,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而且人品正直、心地善良,诚实待人,公益献血,曾经资助过一位特困高中生生活费等。他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修炼法轮功之前的二零一六年,俞涛和他的妻子育有一对儿女,小女儿三岁左右时,高州市计划生育委员会要求俞涛的妻子结扎。俞涛的妻子由于在外上班很辛苦,身体又不是太好,又要照顾两个小孩,怕结扎了身体出问题,不想结扎。高州市计划生育委员会要求俞涛结扎,否则,就要交五万元才能不结扎。俞涛家在农村,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快七十岁了,还有近九十岁阿公、阿婆要照顾,根本拿不出五万元钱。俞涛夫妻俩给计划生育委员会反映实际情况,好说歹说,高州市计划生育委员会同意拿两万元就不结扎,一万八千元都不行。俞涛家实在是拿不出二万元。俞涛是家里挣钱的顶梁柱,怕结扎了,身体出问题,不想结扎。可是,计划生育委员会紧追不舍,给单位施加压力,不结扎,可能被单位开除等威胁。在多种的压力下,俞涛被强制去做了结扎手术。俞涛做完结扎手术后回家,他的妻子看到他眼泪不停的往下流,知道他心里很痛苦,妻子心里也很难过。

俞涛结扎后,身体出现腰疼,慢慢的变成骨痛,全身疼,周身无力。从此以后,俞涛身体状态直线下降,有气无力,精神萎靡不振,生不如死,严重的影响了工作、学习和生活。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俞涛在网上发现了法轮功,从此,他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身体很快完全恢复了健康,工作、生活都充满了信心,家庭幸福平安,一对儿女健康聪明,真是身心受益无穷,他无限地感恩法轮功。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高州市610、国保、居委发现了俞涛修炼法轮功。高州市国保大队、高州市大井镇派出所找俞涛谈话,要求俞涛放弃修炼法轮功,俞涛就给来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坚信法轮大法(法轮功)。因坚持修炼,俞涛被高州市教育局贬到大井镇天堂小学当教师。

在二零二一年上半年,高州国保大队又找俞涛,说是要“清零”,要求他放弃信仰法轮功,否则以工作威胁,俞涛不配合。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当时,俞涛外出不在家。警察让俞涛的妻子打电话要俞涛回家了解情况。俞涛的妻子知道高州国保、派出所等警察多次找过俞涛,坚决不配合。警察就去威胁恐吓俞涛未成年的儿子(高一学生)打电话。俞涛接到儿子的电话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没有传唤证,劫持。办案人员当时骗俞涛的妻子说24小时放人。

之后,家属去要人,公安人员后来又说:要行政拘留十五天。俞涛被劫持到高州市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十五天后的二十八日,家属接到通知去接人。当家属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镇派出所接走了。

在大井镇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俞涛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主要办案人员是高州市国保大队副队长周维学,手机号码:17827883512,警察周志明。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俞涛被高州市检察院非法以“利用迷信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逮捕。家属聘请律师为俞涛维权后,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高州市检察院给俞涛强加的罪名改为“有危害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5/广东高州市优秀教师被劫持-家属再次聘请律师维权-432864.html

2021-10-04:广东高州市俞涛被劫持近两个月 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国保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近两个月,家庭陷入困境。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俞涛家属聘请律师维权,律师和家属来到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递交《对俞涛取保候审申请书》,要求取保候审或无罪释放俞涛,被国保拒绝。 律师把《对俞涛取保候审申请书》法律文书递交到高州市公安局法制科。随后,律师和家属又到高州市城南派出所交涉,递交

2021-10-04: 广东高州市俞涛被劫持近两个月
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俞涛,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国保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近两个月,家庭陷入困境。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俞涛家属聘请律师维权,律师和家属来到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递交《对俞涛取保候审申请书》,要求取保候审或无罪释放俞涛,被国保拒绝。
律师把《对俞涛取保候审申请书》法律文书递交到高州市公安局法制科。随后,律师和家属又到高州市城南派出所交涉,递交《对俞涛取保候审申请书》法律文书,陈述,炼法轮功不违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为什么你们抓俞涛?遭到派出所的刁难。派出所所长说:“他在家里炼没有关系,不要让我们知道”。口气中话中带话,律师无法与派出所沟通。

然后,律师和家属来到高州市检察院,接待室接待了律师和家属。律师向检察院递交控告高州市国保、派出所绑架俞涛的控告状时。开始检察院同意收,可是,公安车开进检察院后,检察院就变卦了、不收了。检察院人员还对俞涛的母亲说:“法轮功不是邪教。这个就不要写。”奇怪!高州市公安以俞涛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绑架俞涛,而控告书中却不能写法轮功不是邪教,为什么?是哪一条法律规定炼法轮功违法?

同日下午,律师和家属来到高州市看守所,不让家属进,律师隔着玻璃会见了俞涛。双方拿着电话通话,通话五分钟,电话就自动断电中断通话。双方又要拿旁边一个通话器通话,五分钟就要换一次。会见通话非常不方便,俞涛身边还有两个警察。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广东省茂名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警察等七、八个人来到俞涛家里,没有传唤证、搜查证,强行把俞涛绑架走。他的妻子,当时欲哭无泪。国保办案人员当时骗家属说:二十四小时放人。家属去要人时,公安人员又说:要行政拘留十五天。俞涛被劫持到高州市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十五天后的二十八日,家属接到通知去接人。家属当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镇派出所“接走”了。在大井镇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俞涛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俞涛,男,一九七七年出生,今年44岁,大学毕业后,又参军两年后,在茂名高州市大井镇第一中学任数学等理科教学,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心身健康,受益无穷。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贬到大井镇天堂村小学做教师。无论俞涛在哪里工作,都是一个工作认真、尽职尽责、责任心强的好教师,是学生家长喜欢的好老师,而且人品正直、心地善良,公益献血,曾经资助过一位特困高中生生活费等。他曾多次获奖,被评为优秀教师。

在家庭中,俞涛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是一个好丈夫,是儿女的好父亲。俞涛的父亲不在人世了,母亲快70岁,阿公、阿婆都快90岁了。俞涛照顾阿公、阿婆很有责任心,深受老人的喜欢。俞涛被绑架后,他的母亲和阿公、阿婆非常关心他,到高州国保要人,被国保骗了回家。俞涛和他的妻子育有一对儿女,儿女都很喜欢他,儿子读高一,女儿上小学二年级,他们都热爱学习,品学兼优,都是听话的好孩子。俞涛被绑架后,上二年级的女儿,很伤心,好久不见爸爸了,总问爸爸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看妹妹?爸爸是不是不要妹妹了?俞涛妻子的心在流泪,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不知如何回答。

俞涛的妻子,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至晚上十一点十五分,这段时间照顾孩子们,接送上下课、学习检查、买菜做饭等等生活事项,并且又要上班。一天休息的时间只有六个多小时,生活把她身体逼得透支了,周末又要带孩子上班。灯关黑夜里她心坎的泪水有谁知晓?她说:“有一天我倒下了,我的孩子谁来照顾……”俞涛的母亲为了照顾俩位老人、家里的生活开支,现在在大井一所幼儿园做打杂工,兼做家里农活田地工。生活压力真的很大,逼得身体很累,心更累。亲人们都在牵挂着俞涛,盼望俞涛早日回家。

俞涛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被非法关押,家里的房贷、车贷,各种花销,仅靠妻子的工资无法支付得起。由于供房的压力,俞涛的妻子说:“我一个无能的女人负担不起啊!”“这个家需要一个顶力支柱的爸爸,孩子更需要一个爱她的爸爸,孩子及我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4/广东高州市俞涛被劫持近两个月-432160.html

2021-09-30:广东省高州市国保绑架天堂小学教师俞涛情况的更新 2021年8月12日上午十点多钟,广东省高州市大井镇法轮功学员、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 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人,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强行将俞涛劫持。 办案人员当时骗家属说24小时放人。 8月13日,俞涛被劫持至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8月28日,家属被通知接人

2021-09-30: 广东省高州市国保绑架天堂小学教师俞涛情况的更新
2021年8月12日上午十点多钟,广东省高州市大井镇法轮功学员、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 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人,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强行将俞涛劫持。 办案人员当时骗家属说24小时放人。

8月13日,俞涛被劫持至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8月28日,家属被通知接人,当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派出所接走了。 在大井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 俞涛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从8月12日俞涛遭非法传唤,他妻子被抢走一台工作用的电脑、15天拘留到刑事拘留,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 除了28日拿刑事拘留证给俞涛妻子签名之外,整个过程没有给家属有任何法律手续,包括传唤证、物品扣押清单、行政拘留证等。

在拘留期间,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 主要办案人员有高州市国保大队副队长周维学(手机号码:17827883512)、周志明。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30/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32027.html#2192923738-42

2021-09-18:广东高州小学教师俞涛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俞涛,原是广东高州市大井镇一中教师,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贬到大井某小学做教师。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国保劫持到现在已一个多月。家属多次要人被拒,主要参与迫害人员有高州市国保大队副队长周维学等。 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大井镇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人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

2021-09-18:广东高州小学教师俞涛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俞涛,原是广东高州市大井镇一中教师,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贬到大井某小学做教师。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国保劫持到现在已一个多月。家属多次要人被拒,主要参与迫害人员有高州市国保大队副队长周维学等。
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大井镇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人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强行将余涛劫持。办案人员当时骗家属说24小时放人。

八月十三日,俞涛被劫持至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二十八日,家属被通知接人,当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派出所接走了。在大井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俞涛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从八月十二日俞涛遭非法传唤,他妻子的工作用电脑被抢劫,到十五天拘留,再到刑事拘留,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除了二十八日拿刑事拘留证给俞涛妻子签名之外,整个过程没有给家属有任何法律手续,包括传唤证、物品扣押清单、行政拘留证等。

在拘留期间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主要办案人员有高州市国保大队副队长周维学,手机号码:17827883512,周志明。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18/广东高州小学教师俞涛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430917.html

2021-09-11:广东高州市大井镇某小学教师俞涛失联 俞涛,男,七十年代出生,曾参过军,原是广东高州市大井镇一中教师,因学法轮功曾被高州国保大队,高州市大井镇派出所找谈话,因坚持修炼,被贬到大井某小学教师。 在二零二一年上半年,高州国保大队又找谈话,要求其放弃信仰,否则以工作威胁。 大约在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左右,俞涛失联,失去联系前,他曾说高州公安局国保、高州城南派出所、高州市大井镇派出所来找他。现在学校已开

2021-09-11:广东高州市大井镇某小学教师俞涛失联
俞涛,男,七十年代出生,曾参过军,原是广东高州市大井镇一中教师,因学法轮功曾被高州国保大队,高州市大井镇派出所找谈话,因坚持修炼,被贬到大井某小学教师。

在二零二一年上半年,高州国保大队又找谈话,要求其放弃信仰,否则以工作威胁。

大约在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左右,俞涛失联,失去联系前,他曾说高州公安局国保、高州城南派出所、高州市大井镇派出所来找他。现在学校已开学,他不上班,不知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何处,详情待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11/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30670.html

茂名 高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22-06-11:茂名市政法委地址:广东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大院 邮编:525000
茂名市委政法委书记,赵广辉,13580098338
茂名市政法委副书记,林平,18666839933
茂名市中级法院院长,金军,13925169386
茂名市检察院检察长,王天鸿,18813606688
茂名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黄建平
茂名市公安局长陈克,13828690428

高州市政法委领导班子
办公室电话:0668--6386305 传真:6662858
李拔飞,政法委书记电话:6617881,手机:
陈海辉,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电话:6882323,手机:13902516991
徐茂辉,政法委副书记,电话:6882908,手机:13927598828
古济权,政法委副书记,电话:6386305,手机:18813371888
李冬,高州610副主任,13600398099
高州市政法委“610”人员:
黄姝:女,现住址:高州市第一中学教师村,手机:137 0266 1551
梁瑞波,政法委专职委员,手机:13927588388
黄 璞,政法委专职委员,手机:13929739149
黎武文,政法委专职委员,手机:18211502333
邓海青,政法委专职委员,(维稳办副主任)手机:13702661752
黄建国,政法委专职委员,(综治办副主任)手机:13824857999
杨祖红,政法委专职委员,手机:13828615695
杨万祥,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电话:6386305,手机:13580017515
伍谷殷,办公室副主任电话:6386305,手机:13927582866
邓锡军,电话:6386305,手机:13580019060

高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凌卫阳17376882599
副大队长杨胜光 13702660519
警察:
朱小卫13929744333
周志明13702662902
周维学13927593339、1782788351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