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武汉 武昌区(水果湖地区,青菱戒毒所) >> 印文燕

女, 8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20-08-13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非法庭审/监狱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骚扰/恐吓/长期监控  非法重判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2-01-15:武汉市84岁印文燕被非法判刑 武汉市武昌区八十四岁老太太印文燕,被公检法三方人员联合构陷,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勒索罚金人民币两千元。现在印文燕由于年龄太大,实行监外执行(自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起,至二零二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止)。 武昌区水果湖司法所一位姓盛(男)的给印文燕老人打电话说:“从缓刑执行开始十天之内到司法所报到,要求每周有两次见面,如果印文燕要离开武汉市,就要向他们打招呼,然

2022-01-15:武汉市84岁印文燕被非法判刑
武汉市武昌区八十四岁老太太印文燕,被公检法三方人员联合构陷,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勒索罚金人民币两千元。现在印文燕由于年龄太大,实行监外执行(自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起,至二零二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止)。
武昌区水果湖司法所一位姓盛(男)的给印文燕老人打电话说:“从缓刑执行开始十天之内到司法所报到,要求每周有两次见面,如果印文燕要离开武汉市,就要向他们打招呼,然后他们向对方司法发函,对方司法同意接收才能去(离开武汉市)。”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印文燕,女,现年八十四岁,高级工程师,武汉市医药设计院退休,现住武昌区东亭小区。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上午,印文燕在武昌区水果湖闹市区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并赠送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报告到水果湖派出所,且被录了像。八月五日,水果湖派出所根据监控录像查到印文燕家,随后来了几个警察抄家,并将老人印文燕劫持到水果湖派出所,非法审讯到凌晨两点多钟,才将老人放回。

印文燕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所谓取保候审”,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被武昌分局监视居住,二零二一年三月五日被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取保候审”。

印文燕老人多次遭到社区、派出所、武昌区人民法院等人员骚扰、恐吓。在这期间,印文燕老人的儿子病逝,老人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为避开骚扰,印文燕带着体弱多病的老伴,离开自己的家,到外面找到一处住所,为的是求得一时的安宁,由于老伴年纪太大,身体又不好,后来老伴实在支撑不下去了,结果就在外面去世了。

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就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原则做一个好人,何罪之有?印文燕由于家里两位亲人离世,给她的精神打击太大,精神压力承受到了极限,要不是修炼法轮功,她自己早就倒下了。印文燕的亲戚担心她,要她出去散散心。二零二一年十月份,印文燕去了亲戚家,就一直有电话骚扰不断,要多长时间与之见一次面,否则,就要前往将印文燕带回来。

为了不连累影响亲戚,印文燕老人只得拖着年迈的身体十二月中旬返回到自己的家。回到家不几天就有人去骚扰,一会儿这规定,一会儿那要求,使出各种招术拿着老百姓的纳税钱折磨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还有一个自称是武昌区司法局的人给印文燕老人打电话骚扰,印文燕问他是谁,姓什么,对方连姓什么都不敢回复。武昌区司法局不愿报姓名者电话:027—88712296

印文燕老人回来后,被告知,案件由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已转到武昌区检察院,二零二一年一月四日武昌区检察院起诉到武昌区法院,武昌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何秋珠出庭支持公诉,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所谓的“开庭公开审理”,要印文燕到庭参加诉讼。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底,武昌区法院两名警察来到印文燕老人家,送来四份材料:一份“社区矫正告知书”,一份“接受社区矫正保证书”,一份“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一份“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就这样八十四岁老太太印文燕被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以莫须有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勒索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公检法作为国家的司法机关,是用来惩恶扬善,打击真正的犯罪者的,而不是当权者随心所欲迫害好人的工具。“文革”已过去数十年,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打着“法律”之幌,制造冤假错案,践踏信仰自由与基本人权、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悲剧还在上演着,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不可悲吗?为什么还要推波助澜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5/武汉市84岁印文燕被非法判刑-436841.html

2021-10-20:武汉市84岁印文燕又多次被骚扰 2021年10月11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两个女的,都是便衣,一个姓付,一个姓周,来敲武昌区84岁法轮功学员印文燕家的门,说是送达判决结果。 事情原由是2019年8月2日,印文燕在闹市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蹲坑警察录像,三天后(8月5日)找到家中抄家,并把印文燕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她被告知,被非法判了一年的监外执行。 2021年3月上旬,水果湖派出所、

2021-10-20: 武汉市84岁印文燕又多次被骚扰
2021年10月11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两个女的,都是便衣,一个姓付,一个姓周,来敲武昌区84岁法轮功学员印文燕家的门,说是送达判决结果。

事情原由是2019年8月2日,印文燕在闹市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蹲坑警察录像,三天后(8月5日)找到家中抄家,并把印文燕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她被告知,被非法判了一年的监外执行。

2021年3月上旬,水果湖派出所、武昌区法院共二女一男警察又来骚扰印文燕,说是 “取保候审”解除后,又被非法监视居住半年,现已到期结束,但是对她的构陷案子还没有结束,到了法院,还要走所谓的什么程序,要她签字、表态,他们走的时候还说:“还要再来二、三次,还没开庭审判呢,那时你得去。”

为避开骚扰,印文燕带着体弱多病的老伴,离开自己的家,到外面找到一住所,为的是求得一时的安宁,由于老伴年纪太大,身体又不好,每天晚上需要喂几次药,都是印文燕在照料,后来老伴实在支撑不下去了,结果就在外面去世了。

印文燕4月份搬出去住,5月份回家的第4天,就有社区的3个人来家里骚扰。她10月1日回家,2日就有社区2人来骚扰她。10月11日,武昌区法院又派人来传达判决结果:7月23日开庭,到现在给结果,2019年8月6日——2020年8月5日是监视居住一年,然后又判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000元。

上述这些所谓的“依法治国”的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是不是头脑发烧、烧昏了头,这些所谓的“程序”一会这样,一会那样的,80多岁的印文燕只不过说了几句真话,就这样没完没了的骚扰,干涉老人的正常生活。她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好了,做一个好人,告诉人们事实真相,何罪之有?说句真话,违反哪条法律,又伤害了谁?又何苦这样纠缠不休,不感到可笑、可耻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0/武汉市84岁印文燕又多次被骚扰-432718.html

2021-03-07:湖北武汉武昌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印文燕被区法院人员骚扰 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印文燕,2019年,讲真相,向世人赠送真相资料,被录像,抄家、劫持,被非法判了一年的监外执行。被“取保候审”解除后,又被非法监视居住半年,现已到期结束。然而,对她的构陷案子还没有结束,目前到了法院。 2021年3月5日上午10点半钟,印文燕买菜回家,见家里有水果湖派出所、武昌区法院共二女一男警察等着。法院女警

2021-03-07: 湖北武汉武昌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印文燕被区法院人员骚扰
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印文燕,2019年,讲真相,向世人赠送真相资料,被录像,抄家、劫持,被非法判了一年的监外执行。被“取保候审”解除后,又被非法监视居住半年,现已到期结束。然而,对她的构陷案子还没有结束,目前到了法院。

2021年3月5日上午10点半钟,印文燕买菜回家,见家里有水果湖派出所、武昌区法院共二女一男警察等着。法院女警说:“你的案子到了法院,要走流程,现在考虑你年纪大了,我们来,你配合问话和签字,你现在不炼了吧?”“不,我每天都炼,”印文燕说。“家里没有什么材料,也不跟别人讲了吧?” 印文燕没搭理他,说:“我每天都炼2小时,我若不炼功,这八十多岁的人还能去买菜?还能伺候这体弱多病的老伴吗?”

女警说:“我跟你说,国家不让炼了……”印文燕说:“别说了,你在为虎作伥啊,字也签了,没事就请吧。”那三个人起身,走到门口,又说:“还要再来二、三次,还没开庭审判呢,那时你得去。”

中共的公检法司人员对于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居然三番五次的进行折腾,干扰人家的正常生活,老人家为做好人,身体好了,为国家节约了医药费,为单位领导省心等等,这样的大好事都容不下,这样的政府不是在做恶吗?

大法弟子被迫害了二十二个年头,讲真相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价,你们应该心知肚明。大瘟疫肆虐,天警世人,时间越来越少了,回头吧,不要一天黑路走到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7/二零二一年三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1790.html#2136231250-29

2020-12-06:印文燕近期被武汉市武昌区东亭社区片警及相关警察骚扰 印文燕,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今年83岁,于1999年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自1999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经常受到社区电话或上门骚扰。 2020年11月16日下午3时许,社区片警雷亚红、综治办毕某及另一人,共三人敲印文燕家的门,隔着门说要跟印文燕谈谈,她没开门,但答应他们到外边谈(因老伴也

2020-12-06: 印文燕近期被武汉市武昌区东亭社区片警及相关警察骚扰
印文燕,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今年83岁,于1999年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自1999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经常受到社区电话或上门骚扰。

2020年11月16日下午3时许,社区片警雷亚红、综治办毕某及另一人,共三人敲印文燕家的门,隔着门说要跟印文燕谈谈,她没开门,但答应他们到外边谈(因老伴也是八十多岁的人,身体很不好,怕他心脏受到刺激)。

印文燕家附近有桌椅的露天场地坐下,毕某介绍另一人姓刘,说是关爱中心的,要跟印文燕谈谈。刘开口就说:“现在国家对法轮功执行缓和政策,不像过去关押、判刑,国家是坚决不让炼了,写了“三书”就除名了,不再找你了。否则对你自己不好,养老金、子孙工作,就业都有影响,更不能参军入党了。” 印文燕:“我知道了,你这是执行“清零”活动来了,那么我告诉你,我修的是正法,是佛家八万四千法门中的一法门,是高德大法,只是没入庙,没进山而已。”然后继续让他讲真相。他底气不足,赶快说今天就到这儿吧,时间不早了,刘从南湖来,还有别的事要办。刘说:先到这儿,过几天我把我的老师请来,他们起身离去。

2020年10月18日上午10点,有人在很急促的敲印文燕家的门,开门一看,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人着警服,另一人说:你还认识我吗?我是水果湖派出所的,姓黄。印文燕说你叫黄芬(警号:033091)吗?他说是。因为你的名字很特殊,草字头芬,你却是个男人,去年在派出所我就努力记着。对于你的人,你今天不说我还真记不起来,当时你们七、八个人冲进来我是分不清的,但是半夜4点钟你把我送来,是你吧?他说:是,我今天来就是为去年那事,八月份满一年时我们来,你没在家,你女儿接待了我们,但是有些东西必须你本人签字才能结案,所以我们今天又来了,让我们进屋吧,签字。印文燕说:首先你们得给我签字,我才给你们签字,你八月份送来“取保候审”书是说我被判了一年取保候审了?可我并不知此事,没有任何人告诉我被判刑了,我既被判刑了,你就得写上你办案人的姓名和警号,判案终身负责呢,你们要签字。你现在又判监视居住,有起始日却没有终止日,不会终身监视居住吧!?他们答应了。

印文燕当时找不到留给她的文件了,他们等的着急了,说:我们带来复印件了,去复印两份给你签字,开门吧。印文燕说:门是不能开的,我家爹爹生病,身体不好,怕搅扰,你们往那边走,我们在外边办理。他们一人去找复印店,一人跟我走到有桌椅的空场,他们先给印文燕签了办案人姓名、警号,并说:规定监视居住就是半年,从来不写的,你是到2021年2月5日截止。然后让印文燕签去年抄家时的物品名单,印文燕跟他们说善恶有报的天理,黄拿出一张纸让她看。印文燕看不清,他念给印文燕听,大意是说:我老伴高血压、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我也年岁大了,向法院、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现在让我补签这份资料还得交给检察院、法院才算了结此案。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6/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6065.html

2020-08-13:湖北省武汉市80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上午,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的两个警察到家住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八十三岁的退休工程师、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印文燕家敲门,当时老太太不在家,其女儿开的门。 两男警察进门后拿出五张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非法判决的所谓的“通知单”:取保候审决定书、取保候审保证书(由印文燕的女儿由晓丹签字、按手印,确认和印文燕是母女关系,两份的落款日期是201

2020-08-13: 湖北省武汉市80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上午,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的两个警察到家住武汉市武昌区东亭小区八十三岁的退休工程师、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印文燕家敲门,当时老太太不在家,其女儿开的门。

两男警察进门后拿出五张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非法判决的所谓的“通知单”:取保候审决定书、取保候审保证书(由印文燕的女儿由晓丹签字、按手印,确认和印文燕是母女关系,两份的落款日期是2019年8月6日)、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解除取保候审通知书(此通知书由印工的女儿由晓丹签的字,这两份的落款日期是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监视居住决定书(落款日期也是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监视被监视居住人印文燕至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内容中强加的罪名“犯罪嫌疑人”应当接受保证人由晓丹的监督。

五张非法通知书、决定书都盖有“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的印章,而没有任何个人签名,监视居住决定书的内容中写着:因取保候审期限届满,案件尚未结,由水果湖街东亭派出所负责执行,监视居住期限从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起算。

老太太回家后,其女儿告诉老太太,说两男警察来过,送的这三张决定书、一张通知书和一张保证书。他们说你妈知道的,跟去年的事情有关的事,其实印文燕根本不知道取保候审和监外执行的事。其邪恶行为极其荒唐可笑。

其原由是:二零一九年八月印老太太八月二日在水果湖繁华地段劝“三退”,然后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人工录像,经两天查找核实后,警察所采取的非法行动后作出的所谓“判决”,被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刑满后还要监视居住半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3/湖北省武汉市80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骚扰-410411.html

武汉 武昌区(水果湖地区,青菱戒毒所)联系资料(区号: 27)

2021-12-30: 湖北省武汉绑架法轮功学员钱祖娟的相关单位、部门及人员信息补充
洪山区
林文书:洪山区邪党委书记,迫害责任人
严中兴:邪党委副书记、区长 。迫害责任人
李东辉:邪党政法委书记:李东辉“六一零”头子
张 健:常务副区长 张健“六一零”头子
洪山区公安分局
张光敏:分局邪党书记、分局长“六一零”头子之一
联系电话:027-85394488027-87678369
通讯地址:武昌武珞路798号,(街道口省妇幼医院对面)
许锦华:公安分局邪党副书记、政委、迫害责任人
联系电话:027-85394498、027-027-87678369
通讯地址:武昌武珞路798号(街道口省妇幼医院对面)
杨雄才:洪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迫害责任人
联系电话:027-87678369
通讯地址:武昌武珞路798号
洪山司法局
邓爱华:党组书记、局长“六一零”头子之一,迫害者
主持区司法局全面工作
闫黎:党组成员、副局长
熊远峰:党组成员、副局长
张国文:二级调研员
协助分管领导开展行政复议应诉、行政执法监督工作
刘从元:三级调研员。迫害人之一
协助主要领导负责社区矫正工作
武汉市洪山区政府青菱街道办事处
办公时间:上午:8:30-12:00 下午:2:30-5:30(公休日除外,季节性办公时间调整见公告)
联系电话:027-88938653
通讯地址:武汉市洪山区青菱街青菱河西路17号青菱大厦

内设机构:
何 线: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副主任。迫害责任人。
陈 磊: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政协联委主任。迫害责任人。
周 波:党工委副书记、“ 六一零”头子。
(一)党政综合办公室 联系电话:027-88938653
(二)党建办公室 办公电话:027-88938652
(三)公共管理办公室 联系电话:027-88938610
(四)公共服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27-88992597
(五)平安建设办公室、“ 六一零” 联系电话:027-889386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