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保定 涞水县 >> 吴彦水(吴艳水)

吴彦水(吴艳水)
河北省涞水县吴彦水因坚定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9月被村镇领导从家中骗走非法关押,受尽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而伤势太重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涞水县东义合庄村
有关恶人: 孟小春、涞水县公安局领导刘耀华、戴春杰,涞水县副书记孙贵杰、义和庄村村长吴尚雨,村书记真树茂
个人近况: 2001年5月20日 迫害致死 (2001-07-0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16(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农村人  遗孤(双亲去世/被关押)  洗脑班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被游街/开批斗会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吴彦水(吴艳水) 刘玉敏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0-09-26:河北涞水法轮功学员吴彦水生前遭受的迫害 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吴彦水,被涞水县、涞水义安镇等非法关押五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开人世。非法关押期间被勒索现金七千多元,并被强行挂牌游街。 吴彦水,男,河北省涞水县东义合庄村人,身高体阔,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不断归正自己言行,出来进去总是乐呵呵的。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疯狂迫

2010-09-26: 河北涞水法轮功学员吴彦水生前遭受的迫害

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吴彦水,被涞水县、涞水义安镇等非法关押五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开人世。非法关押期间被勒索现金七千多元,并被强行挂牌游街。

吴彦水,男,河北省涞水县东义合庄村人,身高体阔,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不断归正自己言行,出来进去总是乐呵呵的。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吴彦水自身及家人都受到残酷的迫害,详细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一家母子三人遭受的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134481.html.下面主要叙述吴彦水自身遭受的直接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被义安镇及村干部从家中骗走,说:到镇上说说,走走形式就让回来,可这一去就被扣押在义安镇政府,扣押期间义安镇孟小春叫吴彦水到家中拿钱,说拿2500钱就放人,随后孟小春带吴彦水到家中取钱,但钱骗到手后,不但没放人,反而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把吴彦水绑架到涞水拘留所非法关押。

吴的妻子在义安镇打听才知道这一消息, 吴彦水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近两个月时间了,也不见放人,吴的妻子一次又一次找到涞水县公安局领导刘耀华、戴春杰,涞水县副书记孙贵杰等要人,公安纪检书记刘耀华说,罚款2万元,否则就劳教,戴春杰说:放人?我们这就劳教他。孙贵杰说:他是个典型,不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吴彦水被挂牌游街示众后转入看守关押,在二零零零十二月二十七至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吴彦水已经被迫害的神智不清,眼睛看不见东西、双腿不能行走没有知觉、心脏衰竭。

在几次传出病危的情况下,孙贵杰、刘耀华、戴春杰等仍不放人,直至向吴的家人勒索五千元现金后,病危的吴彦水才被放回家中。

回到家中的吴彦水连自己一起生活十几年的妻子都不认识,目光呆滞、不思饮食,家人架着上厕所回来鞋子丢了也不知道,上床睡觉也不知道脱鞋子,放到床上怎么放的就怎么躺着。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涞水义安镇及村中共邪党干部仍不放过,一天深夜,吴彦水的弟弟在村干部及镇里人的逼迫下,带他们来到吴彦水家的门外,义和庄村村长吴尚雨,村书记真树茂不停敲打院门,哐哐的砸门声,在春寒的深夜传出很远。

这深夜的砸门声,给受严重摧残的吴彦水精神上又是重重的一击,哐哐、哐哐,门不开这些人就在外面敲,最后吴的妻子打开门,你们深更半夜的敲门又干什么?他们说:我们看看老吴,在家没有,吴的妻子说:他都什么样了,你们还看看他在家没有。说了老半天,直到老吴在屋里出了出声音,这群人才走。

自此以后,吴彦水的身体更加每况愈下,突然有一天吴彦水在吃一小片西瓜时,大喊一声,昏了过去。吴彦水的女儿跪在地上,拉着医生的手,泪流满面,“求求你救救他吧,我还小,不能没有爸爸!”但吴彦水没有醒来,带着没有诉出的冤情,离开了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49.html

2006-08-01:一家母子三人遭受的迫害 求求你救救他吧,救救他吧!我还小我不能没有爸爸呀……”刘玉敏的女儿跪在地上拽着大夫的手,泪水打湿了地面。吴彦水于2001年5月20日含冤离世。面对失去时间救助的人,大夫又能怎么样呢。当时又正赶上县城东大街拓宽路面,她家的房子也被夷为平地。 刘玉敏领着一双还不懂事的儿女,望着夷为平地的家,坚强的她流下了眼泪,该投奔哪里呢?就这样她领着两个孩子东家住几日,西家借几宿过

2006-08-01: 一家母子三人遭受的迫害
求求你救救他吧,救救他吧!我还小我不能没有爸爸呀……”刘玉敏的女儿跪在地上拽着大夫的手,泪水打湿了地面。吴彦水于2001年5月20日含冤离世。面对失去时间救助的人,大夫又能怎么样呢。当时又正赶上县城东大街拓宽路面,她家的房子也被夷为平地。

刘玉敏领着一双还不懂事的儿女,望着夷为平地的家,坚强的她流下了眼泪,该投奔哪里呢?就这样她领着两个孩子东家住几日,西家借几宿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常言道:恻隐之心,人人有之。可河北省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的戴春节却穷追不舍,带领恶警到处搜寻她们母子三人的下落,2002年深夜,带领一群恶警翻墙越院,撬开窗户窜到屋里,强行绑架连鞋都来不及穿的刘玉敏,怕她的儿子反抗把孩子按在水泥地上紧贴地面,致使孩子呼吸都困难,女儿哭喊着不许他们把妈妈带走,恶警却掐住她说:再喊把你也带走。

爸爸被迫害死了,妈妈又被绑架了,两个孩子为了糊口不得不辍学去做童工。哥哥经人介绍去北京一家私人店里工作,但不知怎么被涞水县公安局恶警查到了,他们找到老板不知说了点什么,老板便辞退他的工作,恶警截断了孩子的生路,妹妹在一家理发馆打工,被恶徒们知道了也常常去骚扰,使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精神压力。自1999年7-20后,两个孩子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因不知何时恶警又会翻墙而入,不知何时恶警们又来砸门,不知何时邪恶又回来威胁他们,七年来,妹妹一直不愿回家,不敢一个人在家睡觉,怕人敲门,怕门前停汽车。

2006年7月26日,流离失所才回家不长时间的刘玉敏,再次遭到绑架。当天下午1点多,政保股戴春节、610头目王福才带领恶徒再次绑架刘玉敏,一个好端端的家再次遭到破坏,两个孩子又失去了妈妈的爱,刘玉敏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

一、第一次被酷刑折磨的奄奄一息

刘玉敏,原来是涞水县东关村的一名教师,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家人生活的幸福美满,庭院中充满了欢声笑语。曾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公认的贤妻良母。但人到中年,出现头痛、失眠、脑供血不足、胃病、关节炎、心脏等多种疾病,多方求医问药不见好转,严重时走哪儿休克哪儿,病痛的折磨使她再无法坚持工作岗位。1996 年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按着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浑身的病竟不治自好,整个人都变了,年轻了、乐观了。她带着大法给予她的第二次生命重返工作岗位,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全家人修炼大法后,家庭和睦、祥和、快乐、生活幸福。

1999年7-20中共恶党及江氏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及其学员,利用一切宣传机器诽谤诬陷法轮功,2000年4月刘玉敏因坚持到广场炼功,被公安局政保股戴春节带领恶警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2000年4月7日被转到以孙桂杰、张海利、刘耀华、李增林、戴春节、及检察院、法院组成的大规模迫害大法弟子的强制转化地--涞水县恶党党校,原涞水县法院副院长崔纪坤指挥其手下将她五花大绑,崔纪坤插着腰瞪着眼珠子问:还炼不炼了?她回答“炼”,崔纪坤抬起手来就给了她一通嘴巴子,气急败坏的喊着:给我拖到楼下去,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刘玉敏被恶徒们扯到楼下一间旧房子里,按跪在地上,双臂用绳子缠住后手臂上提,从后背向前拉,此种酷刑很容易使胳膊折断,时间一长胳膊就会残废,剧痛难忍,从中午一直到晚上7、8点钟,她才被法院的恶徒们拖上楼来,丢在长椅子上。这时她面色惨白,头发蓬乱满是灰尘,双目紧闭,干裂的嘴唇浸着血。

望着奄奄一息的刘玉敏,来看望她的同事都流下了眼泪:她不就是炼炼功想要一个好的身体吗,这触犯哪家法律呀?下手这么黑。刘玉敏一直处于昏昏迷迷,被孙桂杰等向她家人勒索2200元后才释放回家。调养几个月后她臀部和大腿的肌肉还是黑紫色的,用手一摸硬邦邦的。

二、丈夫吴彦水被迫害致死

刘玉敏的丈夫吴彦水也是修炼人,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9月28日被村长吴尚荣、镇副镇长王金龙、副书记孟晓春骗到镇上非法关押,并被诈骗2000元后又被转到拘留所,2000年12月27日被强制挂牌游街侮辱,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和摧残,超负荷的劳动,他的身心几乎要崩溃了。

吴彦水原本是一个身高体阔的人,4个多月被迫害的不行了。在这种情况下,刘玉敏曾多次找到公安局要求立即释放自己的丈夫,回家医治。邪党人员戴春节说:“回家,我这就劳教他”,纪检书记孙贵杰说:对他这种典型的就是不放,不为什么。政法委书记刘耀华向其索要 20000元。

吴彦水的身体一天天在恶化,2001年3月30日,邪党人员们见人已经不行了才答应放人,强行勒索了所谓“罚款”5000元。吴彦水当时人已经不能走路、全身浮肿、腿脚麻木、眼睛看不见人、吃不了饭、心脏衰竭,大小便需要人照顾。人回家了,可是迫害并没有停止,乡政府恶警及村委闯入家中骚扰威胁。吴彦水于2001年5月20日含冤离世,女儿拽着医生的手边哭,边苦苦的哀求:您救救我爸爸吧!您救救我爸爸吧!我还小,我不想失去爸爸,我不能没有爸爸!

三、房子被铲成平地、刘玉敏多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丈夫被迫害致死,这时又赶上涞水公路扩建,刘玉敏家的房子被铲成平地,孩子又小,面对眼前的现实她感到心酸了,这到那儿去安身哪?

尽管如此,涞水公安局,涞水县教育局,涞水镇教委对刘玉敏的迫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剧,升级,把她从借住的家中强行绑架,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任何证件,而是翻墙,跳窗户而进,连衣服都不叫穿,刘玉敏光着脚穿着内衣被绑架到公安局迫害,剩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相依为命,无人照管。直到她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人被迫害的皮包骨,瘦如干柴,失去原来的样子,熟人见着都不认识她了。

这种非法绑架、关押、迫害,在她丈夫去世后发生几次。刘玉敏每次都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2003年7月,刘玉敏刚被放回家,走路还要人扶着时,女儿悄悄告诉她,又有人在她家周围转悠,在暗中监视她,在此情况下她只得离家出走,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她流离失所后,孩子受到很多迫害,恶警经常到家中骚扰,深更半夜翻墙入院,砸开门窗就翻,家中所有的东西,基角旮旯都要翻个底朝天。衣物,生活用品被扔的一地,满院子,说要找什么地下室,把她儿子的胳膊反拧背后按在地上不许他说话,不许动。孩子为了生活,小小的年纪就要找工作来糊口,恶警知道了便找到所在单位向其孩子要人,老板知道后将孩子辞掉,使孩子失去生活的来源。

亲人们也都受到了威胁。教委、政保股的恶人用工作威胁其侄女儿胁迫着到亲朋好友家去找人。所有亲人的电话都被监控,和她有联系的亲人都被他们找过。恶警经常三更半夜闯到两个妹妹家搜人,给他们造成精神上的压力,致使他们不能安定的生活。

四、刘玉敏再次被绑架关押

2006年7月26日下午一点多,十几名便衣警察撬开大法弟子刘玉敏的门,翻出笔记本电脑和传单,政保股戴春节、610头目王福才赶到开始抓人。刘玉敏被迫流离失所才回家不长时间,再次被绑架了,同时被劫持的还有赵喜良、曹小玲。27日,赵喜良的妻子刘金华和两个外孙女去公安局要人被打被拘留,分别拘留十五天,六天,七天,详情待查。

一个好端端的家再次遭到破坏,两个孩子又失去了妈妈的爱,刘玉敏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134481.html

吴彦水(Wu, Yanshui),河北省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吴彦水因坚定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9月被村镇领导从家中骗走非法关押,于2001年5月20日被迫害致死。

吴彦水是河北省涞水县东义合庄村人。自99年“7.20”以后一直坚定修炼法轮功,2000年9月被村镇领导从家中骗走非法关押,并罚款2000元,但是只罚钱不放人。在这之前,吴彦水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病状。由于他拒不配合邪恶,10月11日被抓進拘留所。在拘留期间,家属曾多次去要人。不法官员们不但不放人,公安纪检书记刘耀华扬言,罚款2万元,否则就劳教。

12月27日吴彦水又被转入看守所,受尽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以致于他变得神智不清、双腿不能行走、眼睛看不见东西、心脏衰竭。前后关押5个月后,于2001年3月30日,看守所见人已经不行了才答应放人,强行罚款5000元。回家后,由于伤势太重,吴彦水于5月20日离开人世。

2005-03-17:吴艳水,1999年在镇洗脑班被勒索200元。2000年9月28日吴艳水被村长和镇政府恶人镇骗至镇洗脑班,向其勒索2000元,而后被镇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将近2个月,后被判刑事拘留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个多月。人被迫害的不行了,还是在家人多次去要人的情况下,恶警才答应放人,但恶警强行勒索5000元。

2005-03-17: 吴艳水,1999年在镇洗脑班被勒索200元。2000年9月28日吴艳水被村长和镇政府恶人镇骗至镇洗脑班,向其勒索2000元,而后被镇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将近2个月,后被判刑事拘留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个多月。人被迫害的不行了,还是在家人多次去要人的情况下,恶警才答应放人,但恶警强行勒索5000元。

2001-07-06:大法弟子吴彦水,河北省涞水县东义合庄村人。自99年“7.20”以后一直坚修大法,2000年9月被村镇领导从家中骗走非法关押,并罚款2000元,但是只罚钱不放人。在这之前,吴彦水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病状。 由于他拒不配合邪恶,10月11日被抓进拘留所。在拘留期间,家属曾多次去要人。不法官员们不但不放人,公安纪检书记刘耀华扬言,罚款2万元,否则就劳教。 12月27日吴彦水又被转入看守所,受

2001-07-06: 大法弟子吴彦水,河北省涞水县东义合庄村人。自99年“7.20”以后一直坚修大法,2000年9月被村镇领导从家中骗走非法关押,并罚款2000元,但是只罚钱不放人。在这之前,吴彦水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病状。
由于他拒不配合邪恶,10月11日被抓进拘留所。在拘留期间,家属曾多次去要人。不法官员们不但不放人,公安纪检书记刘耀华扬言,罚款2万元,否则就劳教。

12月27日吴彦水又被转入看守所,受尽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以致于他变得神智不清、双腿不能行走、眼睛看不见东西、心脏衰竭。前后关押5个月后,于今年3月30日,暴徒们见人已经不行了才答应放人,强行罚款5000元。回家后,因为伤势太重,吴彦水于5月20日离开人世。

在此我们严正警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马上停止对大法的迫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否则立遭恶报。

保定 涞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23-01-18: 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检察院
座机:0312-4522226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府前街198号
河北省涞水县检察院不知姓名的电话:15630205905
现任检察院检察长:贾荣君(2021年10月19日任职)
王立红(调到涿州检察院)
王立红(2020年)男,河北保定人,1972年2月出生。
公诉科:张姓15532268136
副检察长:戴文功,13933226906 1963年4月出生,河北涞水县人,
副检察长:李国权,13903125964男。河北涞水县人,
党组成员:张海娟,女,河北涞水县人
党组成员:刘建革13582998298;1967年10月生,河北涞水县人
党组成员:闫会英,13630862960,女,1974年出生,河北涞水县人
涞水现任检察院办公室主任;崔冠秋15531227122
涞水现任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刘建革13582998298
涞水现任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冀晓庚
涞水现任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勾宪刚

河北保定市涞水县法院
(2021年7月更新)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府前街200号
法院院长 刘严冬 电话 189 32686565
院领导:电话
宋孟山 139 33233818, 177 31205009
李艳秋 136 03324138, 177 31205016
郭宝林 139 03369337, 177 31205018
苏金生 137 03229415, 177 31205006
杜雪民 134 83763766, 177 31202989
王永刚 137 03284253, 177 31202978
何永强 155 32296228, 177 31202908
刘亚丽 186 31206808, 177 31202909
办公室
王玉良 137 85212608, 177 31205025
张笑梅 138 33002159, 177 31205026
李雪薇 187 12779730, 177 3120866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涞水县小学教师刘玉敏遭酷刑折磨 丈夫被害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3/7700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