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 徐汇区 >> 马新星(音)

马新星(音)
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三个月,被上海青浦劳教所迫害至死
男,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1954号)附近
个人近况: 2003年12月14日 迫害致死 (2004-02-2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2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86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劳教  被送精神病院  毒打/体罚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上海 > 青浦 青东农场 上海劳教所(男子,上海第三劳教所)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0-03-22:马新星被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迫害致死 马新星,男,四十岁左右,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1954号)附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多次进京上访讲法轮功真相,多次被拘捕。一九九九年下半年,曾被徐汇区警察关入上海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在医院中,警察与医院强迫他服食对身体具危害的精神类药物,如不从,则被暴力灌服。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到北京依法上访,被抓回,非法劳教了三年,关押至上海市第

2010-03-22: 马新星被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迫害致死

马新星,男,四十岁左右,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1954号)附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多次进京上访讲法轮功真相,多次被拘捕。一九九九年下半年,曾被徐汇区警察关入上海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在医院中,警察与医院强迫他服食对身体具危害的精神类药物,如不从,则被暴力灌服。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到北京依法上访,被抓回,非法劳教了三年,关押至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马新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劳教所放回。据其他学员表示,十二月见到他时,他已被迫害的皮包骨,躯体缩小如儿童,卧床不起,茶水不进,吃什么吐什么,已不认识人。十二月十四日他便去世了。

(十)其它迫害案例

1.马总杰,大学毕业。在上海市第一劳教所,他的不配合使恶警施立群(早已登上恶人榜)恼怒万分,亲自动手打马总杰的耳光,并指使恶人谢金辉对其进行残酷迫害,让打手夜里轮流值班,长期不让马总杰睡觉,一见其睡着,马上推醒,拽马总杰的睫毛,打得他满嘴是血。马总杰坚决不配合,每次看完洗脑录像或电视让写思想汇报时,他总是只有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由于不“转化”,他不断被从一个房间换到另一房间,不同的恶警,不同的打手,不同的迫害方法,都动摇不了他的正信。当又换到另一小组时,姓岳的队长对他侮辱谩骂、恐吓,他悟到对无休止的迫害应主动抵制,他开始绝食,最后姓岳的队长对他说,我保证以后对你再也不做任何转化工作。恶警由于对他束手无策,后来就不管他了。

2.法轮功学员李骏,在上海第三劳教所一度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恶警仍不放过他,说他是假装的,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他的头部,直到医生鉴定下来确有精神障碍,才稍稍松手,但仍然强制他坐在矮小的凳子上不能动。在洗澡时人们发现他臀部都坐烂了。

3.有一名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送到第三劳教所,第一天人都很正常,第二天见到他时已被打手们折磨得全身浮肿,头部肿大。第一天晚上走过他房间的人听到里面有“呜呜”叫,好象被东西堵着嘴在打。

4.上海市徐汇区法轮功学员耿兆军,大学学历,外企经理,被非法判刑四年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劳教原因是他向有关部门反映大法真实情况。耿兆军在第三劳教所期间,一直善良对待那里所有人,用法律手段来维护法轮功学员的权利。邪恶人员见他理智而又坚强,所以恼火,借口违反规定罚他在三零四室闷热的小监内一直整天罚站,每天早晨五点开始一直罚站到深夜十二点才让睡觉,四十四天这样的体罚,使他双腿肿胀无法行动导致肾发炎不能小便。

5.研究生储学仕,二零零一年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后因恶人认为他做真相资料而被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因储学仕人既书生又小个子,在第三劳教所恶警眼里是可以拿下也就是可以被“转化”的对象,所以就对他实施残酷的迫害,几次把储学仕拉到下面的房间同时用几根电警棍电击他,逼迫他做出违心之举。

6.法轮功学员郭锦富,在第三劳教所曾被看管犯同时用五根电警棍电击导致大小便失禁。

7.吕金龙,四十岁左右,上海市宝山区共富新村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因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在上海市第三劳教所期间,吕金龙拒不配合恶人指使,曾在劳动车间炼功,被关禁闭达四个月。时值冬天,手脚被冻烂,恶人威逼他只要你认个错,你就可以离开禁闭室。吕金龙始终正念正行。二零零三年四月,江××因躲避SARS逃至上海,于是上海第三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其残酷。吕金龙曾被逼迫三天不许合眼睡觉,被流氓用鞋底不停的抽耳光,还承受了异常残酷的“小老虎凳”(即手被一字拉开按在墙上,屁股坐在地上两脚平放伸直,后面顶着一个小板凳,然后,暴徒把他的脚用力掰开,直至两脚成一百八十度,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陆幸国也曾遭此酷刑)。当时,他几乎昏厥。遭受这种酷刑后,他好长时间不能正常行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回到家后,他才知母亲在他非法劳教期间,因过度悲痛而故世。可是,当时恶警却没有告诉他。

8.曾佳烽,药理博士,二零零一年九月被劫持到上海市第一劳教所迫害。在那里他遭受了各种非人的待遇,比如长时间坐板凳、超强度军训、做奴工、洗脑和其他犯人的侮辱、谩骂等等。半年后,又押往位于上海青浦的第三劳教所,在那里他又遭受了半年多的迫害。

9.王臻,同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学生,因为不肯放弃法轮功的修炼遭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被劫持在上海第一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到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五大队四中队。在劳教所,王臻被强迫干农活和手工活,例如挑大粪,割杂草,缝制长毛绒玩具小蜜蜂、小猴子、珍珠钱包,制作圣诞礼物、电源接线板等等,很多都是出口产品。工作时间从早上七点三十分到晚上七点,无任何报酬。虽然刁难和折磨在劳教所司空见惯,但法轮功学员的待遇比那些真正的劳教人员还要差。除了肉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洗脑,如强制收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写“思想体会”,强迫阅读有关共产邪党理论的书籍等等。因不放弃信仰,在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劳教所对王臻采取了肉体折磨。一个劳教人员把他手指捏紧,并拿牙刷柄在他指缝间乱搅,这非常痛。在这期间,还不断骂他,说他精神不正常,脑子有问题,走上了邪路等等。强迫他背靠墙坐着,两个劳教人员把他两手拉成一字摁在墙上,另一个坐在他对面,用两脚抵住他的腿,并把他的两腿向两边用力死命撑,以致他的双腿韧带全部拉坏,直至2005年12月仍不能正常行走,腿不能正常屈伸,不能进行稍大的运动。还把他放倒在地上,乱踩乱踏,使他背部严重受伤,还用香烟烫他的手指并谩骂法轮功。为了不让他说“法轮大法好”,一直对他看管很严。后来,王臻来到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市读书,在明慧网曝光所受迫害,其在国内的家人因此受到骚扰。

10.被非法劳教三年的上海法轮功学员李文余被,被劫持在上海第三劳教所,身体状况不好,曾被送进监狱医院。

11.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的上海法轮功学员马玉官,检查出了高血压,而马玉官的妻子林敏艳一侧偏瘫,生活不能自理。居委会派了一个保姆到家里,叫林敏艳每月付工资给她,并对保姆进行恐吓,让保姆给他们监视马玉官家属,汇报来人情况。马玉官的女儿也多次被骚扰,受到严密监控,女婿不修炼,也遭到恐吓,精神受到很大压力。

12.二零零五年,被关押直属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徐建新和丁志斌一直被恶警吊铐着,因长期被铐双手很难活动,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们还逼迫法轮功学员扫厕所、搬东西,加剧体罚,他们对外宣称是让法轮功学员“锻炼身体”。

13.广州法轮功学员凌翔在出差上海期间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在上海市第三劳教所。凌翔的父母赶到上海,连看儿子一眼的要求都被拒绝,长时间的信全无造成老人巨大的精神压力,其父突发肝癌,很快病危去世,而有关部门竟不许凌翔见他最后一面。

14.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从上海市洗脑班释放回家仅四天,林鸣立在小区付电话费时再次遭到恶警秘密绑架。在失踪近一年后,他的妻子才拿到了所谓的“劳教决定书”的复印件。强加的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劳教期为两年。林鸣立先是被关押在上海市第一劳教所的法轮功专管中队遭受迫害(他的哥哥林慎立也曾被关押于此遭受迫害,后于二零零二年二月被营救至加拿大),后被调至其它中队强制劳动改造。二零零二年三月份,林鸣立和其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道被迁至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的第三男子劳教所继续关押。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林鸣立曾因绝食抗议警察的绑架和劳教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致使食管破裂,一度无法饮食。此后林鸣立一直正念正行,抵制迫害,后在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走出劳教所。

三、恶人榜

即使恶警再穷凶极恶,在严酷的环境中仍然有相当数量的警察、社教人员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找回了自身被掩埋已久的善心和人性。有了善心的警察或被换至其它大队,或有意主动回避参与迫害,有些普通社教人员从一开始仇视、害怕接触法轮功学员到理解、暗地里保护支持法轮功学员,主动了解法轮功真相,甚至背诵师父经文。他们不愿虐待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说一些真实的心里话,并说:“法轮功学员是好的。”“这么多好人在坚持,不愿放弃法轮功,法轮功一定是好的。”“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出去后我也要学法轮功。”有不少法轮功学员都曾经从管教干部、警察、相关人员处得到正面的肯定,如“你们的境界确实很高,是一般人无法比的。”“法轮功学员的素质确实很高,把你们弄到这里来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 某队长说:“你们是好的,我是明白人,只是在这个位置上现在我不能多说……”

其实很多队长、管教是明确厌恶对大法的迫害的,厌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因为任何有良知有理智的人都明白,这样做是有罪的,到头来只能是替罪羊,他们自己也是被毒害、被迫害的。而迫害他们的正是他们的上级、邪党。

然而,仍有一些恶警、恶人,为追求眼前一点蝇头小利,不惜出卖良心,为虎作伥,甘当中共邪党的殉葬品。

(一)恶人榜(部份)

1.恶警项建中的部份罪行

项建中,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中队长,警号为3130268.一直以来,以心狠手辣著称的项建中,是所有的队长中最恶毒的一个。他直接策划和参加了许许多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动。利用各种非法手段制造的假“转化”满足了其权力欲。当一位学员正告项及其他恶警,自焚事件是恶意栽赃并且自杀和法轮大法法理相违背时,项建中竟然反问:你们为什么不允许别人自杀?你们不让人自杀就是×教!此话一出口,听者皆为之侧目,即使项的同僚为之也摇头惊诧不已。二零零七年七月,恶警项建中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晋升所部任职。

项建中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迫害。项建中伙同黑干将高金林、陈建功等恶警不断地加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其部份犯罪事实如下。

一、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的抗议,项建中竟说“只要把死亡率控制在5%以下就可以了”。把法轮功学员调到“严管队”,他亲自带领了几个恶棍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拷打,对于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使用电警棍。二零零三年四月十日以来,恶警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又一个个单独关起来,叫几个社教流氓采取各种方式折磨。有一位学员甚至被邪恶之徒用烟头往头上、脖子上烫,伤疤长期可见;有个赵姓恶警亲自带头毒打法轮功学员,还强迫一位法轮功学员四天四夜不睡觉;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已被折磨得精神分裂,恶警们仍不放过,迫使他好几天不睡觉,采取各种方式折磨。曾有法轮功学员向中队长声明这种做法是违法的,项竟然说:“什么是法律,我说的就是法律。”法轮功学员陆幸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111室被当时的组长司导龙,张鸣,董伟等十多个人毒打致死,而那些打手们却个个得到减刑,至今逍遥法外。

二、项建中亲自监视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耿兆军违规体罚站立,每天只让睡三、四小时,连续罚站四十四天之久,致使耿兆军双腿粗肿,血丝暴现,排便不出。

三、因反映夏季午餐食物多次发生严重腐败变质,提醒食堂注意卫生,这样一件如此平常的建议,却被恶警项建中用来召集全中队开会,荒唐地以配合国外法轮功势力、揭露劳教所阴暗面、煽动他人闹事为名对法轮功学员法正平当即宣布禁闭处罚。

三、直接指使队长高金林对张一民、王伟、杜志龙、王家骅、吴腾鹏等法轮功学员进行谩骂、侮辱式谈话,并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张一民分数次、长达一月之久的违规体罚站立,致使其身心遭受了双重摧残。

四、到二零零五年,专管直属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只剩下十多人了,项建中等恶警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单独关押在居室内,没有任何接触,每天仍然推行强制收看收听造谣诽谤的像和资料,再加上超强的卫生劳动。例如,上海市闵行区法轮功徐建新,男,五十岁左右,于二零零四年九月被闵行区“610”及国安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三月被劫持到上海第三劳教所。项建中又想对徐建新进行洗脑迫害,遭徐建新正义抵制,他便又气急败坏的召集劳教恶人充当打手对徐建新进行残酷体罚。徐建新和丁志斌一直被恶警吊铐着,因长期被铐双手很难活动,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们还逼迫法轮功学员扫厕所、搬东西,加剧体罚,他们对外宣称是让法轮功学员“锻炼身体”。

五、法轮功学员丁志平离开魔窟前两个月,项建中授意手下恶警逼迫丁志平在操场上长时间奔跑。丁在这之前还被恶警残酷电击。

六、在得不到预期“转化”效果时,恶警项建中不断地用电话请示所部,派些“金牌杀手”过来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便将认为不够邪恶的三名小队长曾磊、赵文轶、黄德林调离,新调来李东兵、马队长、许队长,开始了新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警调来从小数被少教、劳教、劳改的社会渣滓来看管法轮功学员,任由这些无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时间违法违规的谩骂、侮辱、制造恐怖,面壁做规矩、不让睡觉。每天强行洗脑,观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写观后感。还得完成几乎所有内务卫生劳动。如果未能按照恶警的要求“转化”,那么便会遭到来自吸毒看管人员的无理智的骚扰折磨,长时间体罚面墙站立,不让睡觉,肢体伤害,找理由对法轮功学员施以电警棍,关禁闭等。

2.恶警洪从荣

洪从荣,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指导员,警号为 3130651(已调离)。他是所有的队长中最狡猾和奸诈的一个。在大丰的时候他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队的中队长,自始至终组织参与了一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行为。其职由洪从荣继任。洪从荣2001年在上海市第一劳教所任中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迁至上海第三劳教所至今。2007年7月,恶警项建中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晋升所部任职后,洪从荣即接任其职。

法轮功学员马总杰,在大丰劳教所被恶警残酷迫害,严管将近一年,这期间,天天坐在一个二十几厘米高的一个矮凳上,每天坐十几个小时,坐的不端正就要被打,时间长了,臀部都被磨破生疮。一个普教(劳教犯人)曾经一掌劈在他的喉咙上,使他两周失声,洪某还假作仁义的对马总杰说:“如果有人打你,你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处理的。”实际上,这些普教(劳教犯人)直接说明:“打你我们的手也痛,我们为什么要打你,都是队长安排的。”

在整个中队前往青浦劳教所后,洪某也调往青浦,法轮功学员纷纷揭发了大丰劳教所的恶警恶行,法轮功学员虞月宾揭发恶人击伤他的背部,致使他下肢麻木,这时一直在外偷听的洪某冲进办公室,大叫:“你说你被打伤了,你有证据吗?真是幼稚。”

3.部份恶警

陈培民,第三劳动教养所所长。

顾文昊,上海第三劳教所,大队长,警号:3130329.直属中队的一切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是总负责人。

高金林(曾被误写为高量林),专管中队队长,四十多岁,南通人。由部队复员来到三所,是该中队邪恶干将。对所分管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不采取长时间训斥,并用谩骂式的言语强词夺理地强行灌输诬蔑诽谤大法的毒素,硬逼法轮功学员接受。几次谈话不能与其要求同步,便指使看管犯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主要手段有面壁不让活动,强制性观看诽谤材料与录像,并逼迫写心得感想。从早到晚面壁而站等等,如若还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就会采用暴力拉出去同时用几根警棍来电击法轮功学员。他曾直接分管迫害季平、王伟、张一民、杜志龙、刘延生、王家骅、吴腾鹏等。上海复旦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王伟便被恶警高金林数次罚站及关禁闭,仅二十天出来便被折磨得皮包骨头。

施利群,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队长,警号为3130652.在大丰的时候他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坚力量之一,一直以来是专门执行迫害的排头兵。施立群性格自卑,形象猥琐,在邪党的恶毒环境中渐渐养成了施虐狂的人格状态,在常规中队就以“搞路子专家” 而闻名,据被弄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普教说:他在新收中队常常逼迫普教喝洗脚水,让普教喂蚊子,打普教耳光,来建立自己的“威信”。这点邪恶的特长被恶党看中后,常常以琢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变态方法,而获得施虐的变态快乐。施立群经常在窗户外猥琐地偷偷观察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举止,想折磨人的阴招,曾经让法轮功学员坐在蚊群中听他胡言乱语的训话,不准法轮功学员打蚊子。或者让法轮功学员坐在地上,听他色厉内荏的训话。当法轮功学员正念和他讲道理,他立刻就蔫了。

恶警夏某某,他经常装出伪善的面孔,告诉法轮功学员,愿意帮他,实际上他在背后一直想的是利用种种线索,如何磨垮法轮功学员,是个笑里藏刀的恶人。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强迫坐板凳,腿部力量萎缩,他就叫普教大量的强化训练,一天达八小时以上;法轮功学员长期被罚坐,一天十几小时,非常困倦,他就叫普教对法轮功学员大量地抽背规定,背不出来,就打耳光。法轮功学员刘鹏被恶警夏某某等人,上铐后非法关在禁闭间内,恶警特意安排了一个因打人而劳教的流氓赵某某(记得名为赵金良,或者叫赵庆良)专门殴打他,恶警还对他多次非法使用电警棍,用高压电电他嘴唇。

陈建功:副中队长,五十多岁。表面上分管中队内务卫生,大帐食品,不具体分管法轮功学员,但实际上参与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经常以找吸毒劳教人员谈话为名,唆使,胁迫,利诱其对法轮功学员更加严重的迫害。

曾磊,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队长,约三十岁,警号3130586,是项建中得力干将,跟随项建中从一大一中直属中队一起来到专管中队,具体分管所谓已转化的人,具体针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赵文轶,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队长,三十多岁,警号为3130266,赵文轶对所分管的法轮功学员极其严厉苛刻,强制观看恶意诽谤大法的录像,书籍等。还要每天写出感想。早上五点多起床,晚上十至更晚才让睡觉。许诺吸毒看管犯可随时推迟法轮功学员晚上睡觉时间与延长体罚时间。

黄德林,近五十岁左右,由武警部队复员来到三所,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孙洪涛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中队长(手机:13917671790)
朱惠宏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队长 警号3130671
熊有林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队长
孙宇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队长
于吉祥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队长
蔡锦根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队长
邱扬伦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队长
顾忠民  上海第三劳教所直属中队 队长
顾文昊

4.被恶警利用做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手的部份劳教犯人

张鸣(民)、董伟、金杨官、占寿文、王大成、司导龙、徐平、隋伟、王大明、高敬东、余永怀、顾海伦、宋玉琦、王平、段金郎、杨四兵、周华健、东国均、李彩喜、荚恒安、张炳生等等。他们都是恶警利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们的得力干将,疯狂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虐待和迫害。

其中,司导龙作为恶警及邪党的帮凶,秉承恶警的唆使和授意残酷殴打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行非滔天大罪所能形容。下面的对话是司马龙威胁我们绝食学员时候的真实记录:“×××(脏话),你知道吗?绝食就是对抗政府,你认为绝食就让你绝食了?别说你,就是提篮桥监狱的那些法轮功,绝食很长时间,奄奄一息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人民政府叫我们这里的人过去,一人给我们一根电警棍,把医院里面的护士医生全部赶走,叫我们朝那些躺在病床上的法轮功用电棍挤(电),你有多大本事,受得了吗?”还有一个劳教人员叫做顾海伦说:“对你还算客气,五根电警棍一齐往你身上挤的味道你还没有尝过呢,还有头顶马桶,上面再加三块砖头都还没叫你尝呢!”

5.犹大

还有个别犹大在恶警的指使下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如犹大胥欣强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把手放在凳子上,然后用另一张凳子猛烈地敲打其手。之后此犹大言行变戆,连恶警都说:“此人不可救了”、“不象人样了”、“没有一点人的样子了”。

刘泽芳,一直卖力配合恶警,给法轮功学员洗脑,鼓动恶棍们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恶棍们对某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失去信心,不想再进行殴打时,他在背后给恶警们打气,继续鼓动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

再劝

在此严厉正告这些恶人:你们明知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却仍然继续行恶的劳教所警察及劳教人员,必须立即停止作恶!否则,日后无论你们以何种理由进行辩解都无法逃脱被追究和清算的下场!

所有参与迫害的人,你们在逞凶逞恶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最后将要得到的归宿与结果?现在有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份子遭到了恶报,一切迫害正信的人的后果是可怕的。希望你们知道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每一个行为都会与你有着密切关系,而生与死的选择就在其中。你们应该看到现在所处的形势与镇压法轮功初期完全不一样,七千万人的退党、退团、退队已经证明中共最后将要被神淘汰与灭亡,人世间所有的一切不会按照人的意志所转移所左右,一切也都是按照历史的发展而进行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个被遭恶报,从一个个被处理的事例中你们该清醒了,没有遇到报应是因为还在给你机会选择,时间不等人,真诚希望你们不要与邪恶为伍,选择良知与善良,为自己留下未来。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2/220231.html

2007-01-29: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大法学员的名单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首恶江××发起的镇压“法轮功”八年以来,上海非法组织“六一零”积极配合其主子命令,直接指挥上海的公检法司、军警特务、新闻媒体、各机构团体、精神病院、各地区和单位党政工团、妇联、居委会、保安,对善良的法轮功弟子进行全方位的迫害,干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几十名善良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被迫害致残、致伤,被迫失业的,导致家庭破裂、流离失所的,老人和

2007-01-29: 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大法学员的名单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首恶江××发起的镇压“法轮功”八年以来,上海非法组织“六一零”积极配合其主子命令,直接指挥上海的公检法司、军警特务、新闻媒体、各机构团体、精神病院、各地区和单位党政工团、妇联、居委会、保安,对善良的法轮功弟子进行全方位的迫害,干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几十名善良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被迫害致残、致伤,被迫失业的,导致家庭破裂、流离失所的,老人和子女遭受严重精神打击的,使家人在痛苦中病情严重恶化的,甚至过早离开人间的更多更多,难以一一统计,已经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描述大法学员和家人所承受的痛苦。但是历史在不久的将来会还善良的人以公正,而所有参与迫害的恶人,不仅会受到人间的正义审判,而且其生命将在无尽的痛苦中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截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们统计出部份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大法学员共十二名,他们是:

一. 陆幸国,男,四十五岁,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被非法关押于青浦第三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在劳教所里面的警察中队长项建中的唆使下,十名吸毒犯在一个小时内把他活活打死,死时面目全非。

二. 李玮红,女,四十三岁。曾在上海南京西路商场任营业员,家住上海闸北区沪太路。二零零零年底被浙江温州警察强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导致她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李玮红后来被非法判刑一年,保外就医,在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李玮红死亡

三. 杨学勤,男,三十六岁,上海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上访被抓回后被无理送进了精神病院。二零零零年初再次进京被拘捕。二月十八日在拘留所受迫害后,被发现“跳楼”,脑部摔伤,被送医院后约九天后死亡。

四. 马新星,男,四十岁左右。家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附近。一九九九年下半年,马新星被徐汇区警察关入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强迫服食对身体具危害的精神类药物,二千下半年再度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恶警害怕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于十二月十四日含冤去世。

五. 李建斌,男,二十三岁,上海交通大学一九九九年计算机系毕业,家住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教师新村。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李建斌从五楼的窗户爬出躲避警察的跟踪和迫害,后坠地身亡。

六. 李白帆,男,上海华师大讲师,终年四十岁。从二零零零年八月间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江苏大丰农场。因拒绝配合邪恶势力的反宣传和转化,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死于洗脑班,警察对外宣称他是自杀。死后,警察阻止其家属检查遗体。

七. 李丽茂,女,年龄未知,家住卢湾区淮海中路,瑞金警署对面。二零零四年十月讲大法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遂被卢湾瑞金警署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判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四、五月份期间,因肝区疼痛,保外就医。据见到她的人讲,看上去气色还可以。后来,李丽茂被不法警察强行送入医院,不知给注射了何种药物,只有几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八. 曹金仙,女,四十八岁,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蔡路乡蔡路村王队,始终坚持修炼,数次遭上海公安部门迫害,被非法劳教折磨、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初又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九. 黄巧兰,女,五十八岁,家住上海宝山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黄巧兰在居民楼发真相资料时被联防队的不法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宝山区罗店看守所,遭受迫害一年。家人为救她出狱,被非法勒索,包括请吃饭,花完了近五万元的血汗钱,才被非法判了三年监外执行(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期满)。回家后,不断的遭到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的恐吓、骚扰、威胁,二次被大场六一零里的恶徒刘冰等不法人员绑架到所谓的学习班遭受洗脑迫害。黄巧兰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后,医院检查为肺癌晚期,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大法学员黄巧兰致死仍在邪恶的非法执行期限内。

十. 葛文新,女,年龄未知,葛文新在松江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以至奄奄一息,当局为了推卸迫害责任于约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将其保外就医。葛文新出狱后不久,由于身体极度虚弱,约一周后死亡。

十一. 陈军,男,二十八岁,家住湖南,因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大法学员的善良所感动,于是也学炼法轮功,被狱警和劳改犯残酷折磨,毒打成奄奄一息。回家一个月后,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含冤而死。

十二. 丁由牧,65岁,因坚信大法,坚持修炼,2001年6月初,被非法劳教2年,于2002年9月获得释放。回家后,不法人员一直没有停止对他的精神迫害和生活干扰,致使得了脑肿瘤并恶变,于2004年12月18日被迫害去世。

另有二十名可查实姓名者,有的在这场迫害中抑郁而死,有的在放弃大法修炼后因病而死,有的死因复杂,有的死因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47811.html

2005-08-18:曾被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名单(包括已释放的): 林慎立、熊文琪、张曦川、张松松、马新星、林鸣立、侯亚刚、谢学文、吕金龙、刘灿荣、陆幸国、陈鹏辉、施独鹤、刘向阳、周正国、胡凌根、褚学仕、马国彪、 袁顺华、丁志斌、冯旭鹏、沈峰、 罗伟大、顾培良、娄青松、李文宇、孙淑好、 郭锦富、杨亦宁、刘枝亮、潘继军、李纯、 法正平、金闻峰、吕民、

2005-08-18: 曾被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名单(包括已释放的):

林慎立、熊文琪、张曦川、张松松、马新星、林鸣立、侯亚刚、谢学文、吕金龙、刘灿荣、陆幸国、陈鹏辉、施独鹤、刘向阳、周正国、胡凌根、褚学仕、马国彪、 袁顺华、丁志斌、冯旭鹏、沈峰、 罗伟大、顾培良、娄青松、李文宇、孙淑好、 郭锦富、杨亦宁、刘枝亮、潘继军、李纯、 法正平、金闻峰、吕民、 蔡君侯、 刘波、 黄肇义、沈海平、马来雁、蒋得胜、邓国平、席杰、 胡义春秋、季平、 马玉官、凌祥、 孔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46.html

2005-08-01:曝光邪恶的上海司法系统(图) 在1999年到如今2005年,上海以劳教的方式迫害了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就在这里,有报道的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此被迫害致死。所用的手段,强迫劳动的同时,关入小监殴打或者电击。大法弟子陆幸国、马新星在此被恶人夺去了生命。这里有两个恶人,恶迹昭彰。一个是恶警项建中,一个是项的打手,也是被劳教人员社会渣滓司马龙。有两个真实的小故事可以反映这里发生了什么和恶人的本质。

2005-08-01: 曝光邪恶的上海司法系统(图)
在1999年到如今2005年,上海以劳教的方式迫害了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就在这里,有报道的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此被迫害致死。所用的手段,强迫劳动的同时,关入小监殴打或者电击。大法弟子陆幸国、马新星在此被恶人夺去了生命。这里有两个恶人,恶迹昭彰。一个是恶警项建中,一个是项的打手,也是被劳教人员社会渣滓司马龙。有两个真实的小故事可以反映这里发生了什么和恶人的本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91.html

2004-02-27: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在19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之前家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1954号)附近,每天早上到交大的浩然高科技大厦的室外广场晨炼动功,当时那儿法轮功晨炼人数经常多达百人,多为交大师生及家住附近的交大教职工家属和上海市民。马新星晚上则经常在交大的教三楼打坐,打完坐,有时去交大包兆龙图书馆抄写《转法轮》。他是个非常精進的大法弟子。 1999年下半年,马新星被徐汇区警察关入上海精

2004-02-27: 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在19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之前家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1954号)附近,每天早上到交大的浩然高科技大厦的室外广场晨炼动功,当时那儿法轮功晨炼人数经常多达百人,多为交大师生及家住附近的交大教职工家属和上海市民。马新星晚上则经常在交大的教三楼打坐,打完坐,有时去交大包兆龙图书馆抄写《转法轮》。他是个非常精進的大法弟子。
1999年下半年,马新星被徐汇区警察关入上海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在医院中,警察与医院对外则称这些炼功人患了精神病,对炼功人则要求百般要求放弃信仰,称如不放弃“不是精神病也要把你变成精神病”。警察与医院强迫这些健康人服食对身体具危害的精神类药物就是把健康人变成精神病的相应的措施之一。如不愿吃药,警察与医院则经常叫五个精神病人或恶人暴力灌服。

另外马新星一个人到北京上访时也曾被警察暴打。马新星2000下半年时在打较艰苦的工,还有要照顾他不明真象的老母亲,他准备挣到一些钱够他母亲生活费、并且他母亲能稍微理解他时,再去北京上访的。

他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应是他又去北京上访后,上海的恶人对他的报复。因为江泽民对炼功人履行宪法权利,去北京向政府和世人反映意见是最为害怕的。江对各地方领导下了命令,要求严防死守,一旦有人上访,江就追究地方领导的责任,那么地方领导为保官位,就对下面基层的警察下死命令。

读到马新星遇害的报导后,令人莫名的震惊与悲愤。上海第三劳教所(电话021-69208239)把马新星这样善良的人迫害到身体萎缩如小儿的惨状,以至离开人世。这是江泽民SARS期间逃难到上海之后的事,上海恶警在2003年突然变得如此无所顾忌,不排除与江泽民亲自命令与督阵有关。上海政治委书记刘云耕,主管民族与宗教事务的副市长姜斯宪作为主管领导应也是难辞其咎。还有劳教局汪局长(电话021-64740762,64748800,64740796,56538916)更是经常直接到劳教所视察,下达邪恶命令。第三劳教所恶警有王大队长和顾大队长。先前的洪中队长,现在是专管中队指导员,警号为3130651。劳教所中许多迫害之事是洪指导员和一个孙中队长一手策划、包办的(洪和孙两个都是从大丰调来的)。此劳教所还有40多岁的项中队长(警号为3130268),陈副中队长和姓朱、徐、曾的恶警等。另有一个施小队长(警号为3130652)是崇明人(在大丰劳教所时因打人受过罚,但现在仍猖獗,为了打人时自己手不疼,夏天也戴皮手套)和赵小队长(警号为3130266)。但不知马新星被残害一事,其中哪些恶警是具体参与者。

上海交大保卫处(也叫公安处),不仅迫害交大师生中的炼功人,也参与了对交大炼功点的上海市民的迫害,如交大炼功点弟子柏根娣99年被关押劳教,与交大有关。柏根娣是上海第一个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历经磨难,战胜邪恶后2001年底劳教期满后被无条件释放,但只出来一个月,被再次非法抓捕、劳教,现在仍在清浦女子教所受残酷迫害。柏根娣并没有去过北京,只是99年7月24日在八万人体育馆外炼功。她第一次被劳教迫害,交大保卫处的李处长和纪处长(电话:021-62932352,54740313,62823307,54742282,传真:62823307)是有一定责任的,还有经常迫害高校弟子的上海公安局文教保卫分局(局长:周邦俊恶警:高蓓红、陈炜、胡军、张喻等)也是有一定责任的,他们认为一些交大学生如此坚持信仰是受了周围炼功人的影响。而对参与策划了对柏根娣的从重处罚。马新星虽不是交大师生,但也是交大周围的炼功人,其99年所受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迫害及2000年被劳教,不知交大保卫处及上海文保公局是否参与。

马新星被害死了,上海大法弟子在这场惨剧中,更加看清了的这个迫害系统的邪恶面目,当冷静下来努力做好马新星在世上一直想要做的事。

2004-02-27: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被迫害致死案有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7/68650.html

2004-02-27: 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被迫害致死案有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7/68650.html 

2004-02-22: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曾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三个月,2003年11月被迫害至生命垂危,被上海青浦劳教所放回。12月14日含冤去世。 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男,40岁左右,1999年7.20以来多次進京上访,讲真象,多次被拘捕。曾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三个月,03年11月,被迫害至生命垂危,被上海青浦劳教所放回,12月中旬同修赶去,见其皮包骨,卧床不起,茶水不進,吃什么吐什么,家人告诉说他已不认识人

2004-02-22: 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曾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三个月,2003年11月被迫害至生命垂危,被上海青浦劳教所放回。12月14日含冤去世。
上海大法弟子马新星),男,40岁左右,1999年7.20以来多次進京上访,讲真象,多次被拘捕。曾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三个月,03年11月,被迫害至生命垂危,被上海青浦劳教所放回,12月中旬同修赶去,见其皮包骨,卧床不起,茶水不進,吃什么吐什么,家人告诉说他已不认识人。当同修述及共同经历时,他表情茫然,但一提“真、善、忍”,他真真切切地眼一亮,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而后眼角漾出黄豆大的泪花。12月14日他便去世了。

徐汇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21-05-13: 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
地址:大渡河路1895号
邮编:200333
电话:(021)52809966
国保领导 电话021-22049419
崔迎春 梅川路999弄66号402室 13003271819
朱珉 镇坪路48弄3号506室 13761092243
翟立宏 曹杨路303弄16号1902室 13003279735 电话:02122049414 手机 13681911290
江艺倩 桃浦路743弄62号501室 13761502788
黄津澄 中华新路288弄6号2901室 13816261699
季荣华 灵石路1201弄3号乙402室 13901959320
王美芬 真光路962弄351号501室 13381945575
陈智蔚 淞南五村310号202室 13816673059
杨秀成 芝川路138弄69号202室 13801886060
瞿伟玲 中谭路117号1302室
唐蔚
王志明 中江路1070弄6号601室 13003290621
徐步勇 梅岭北路1258弄17号502室 13818281688
姚树林 延川路71弄26号601室 13301917180
黄周顺
施俊 真光路962弄13号302室 13003255299
徐华 上海宝山区行知路638弄28号501室 13817661894 22049501
沈培虹 双山路101弄27号204室 13301905290
彭大宪 真北路1524弄29号202室 13671880100
张俊
郑华
邬菊伟 灵石路1123弄24号306室 13601907827,电话:02122049412
黄凌钧(黄林均) 电话:02122049427

上海市普陀区政法委
地址:大渡河路1668号
邮编:200333
电话:02152564588

普陀区原610办
地址:大渡河路1668号2号楼9楼
邮编:200333
电话:02152825610*7921
陈立新 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00弄33号301 13636512231
... 更多

媒体报导

[希望之声第020集]-"不是精神病也要把你整成精神病"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476/13516-1.asp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