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 岳阳 君山区(岳阳一看守所) >> 雍玉莲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居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5-07-24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骚扰/恐吓/长期监控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1-11-10:湖南岳阳市钱粮湖镇四位老人的养老金被扣押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四位大法弟子蔡桂姣、朱春秀、雍玉莲和赵群兰的退休养老金被扣押: 蔡桂姣,从二零一六年份被非法关押判刑,养老金全部被扣押至今。今年在解决养老金问题时,君山区社保局从中抢走一万一千多元退休养老金。 朱春秀曾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二零年被君山区社保局非法停发退休金。社保局抢走二万多元退休养老金后,才同意发给朱春秀养老金。 雍玉莲和赵

2021-11-10:湖南岳阳市钱粮湖镇四位老人的养老金被扣押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四位大法弟子蔡桂姣、朱春秀、雍玉莲和赵群兰的退休养老金被扣押:
蔡桂姣,从二零一六年份被非法关押判刑,养老金全部被扣押至今。今年在解决养老金问题时,君山区社保局从中抢走一万一千多元退休养老金。

朱春秀曾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二零年被君山区社保局非法停发退休金。社保局抢走二万多元退休养老金后,才同意发给朱春秀养老金。

雍玉莲和赵群兰,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二零年九月同时被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保局)非法停发退休金。

雍玉莲曾经疾病缠身,做过三次手术,开过九刀,中药、西药、针灸、草药常年不断,被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八月三日有幸学炼法轮功,才几天的时间,所有病痛不翼而飞。赵群兰也曾经病不离身,什么偏头痛、妇科病、腰痛、感冒不断等,一九九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健康,一身轻了,再也没打针、吃药了。

雍玉莲、赵群兰两位学员和家人从去年十月份到今年上半年分别十几次到君山区社保局,每次都要辛苦往返几十公里路程,找经办人员刘心和监督股主任韩孟莲寻访和咨询、交谈等各种办法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退休金。最后他们根据劳社厅函[2001]44号、劳社厅函[2003]315号和湘劳[1998]55号等相关政策等文件来答复,根本不讲法律。又经过韩孟莲的花言巧语,连哄带骗,使二位善良人被骗。

雍玉莲、赵群兰原本都有三十几年工龄,几次被各单位遗失和社保局算来算去,最后雍玉莲还有二十年工龄,赵群兰只有十五年多工龄了,就连一九九六年之前,在工厂正是为国家创造利益的工龄全部给扣除。社保局还要求停发退休金的人员(被判了刑的人员)退还所有领的退休金。雍玉莲退休二年,被迫退给社保局五万四千元,赵群兰退休七年,被迫退给社保局十三万四千多(包括独生子女费),再按现在的工龄从新退休、算钱。当时她们二位分别交钱时,都提出:“能不能算一下有多少退休金,按现在的工龄算,能退还给我们多少钱。”他们当吋就说:“不行,系统算出来才知道。”有人说:“系统不是人操作的吗?退给你们社保局的退休金都算出来了,为什么现在的退休金就没有算出来?”社保局就是用这种办法先套钱,再拖上一个月至三个月时间,才把退休金发放下来。过后好多人大呼上当。雍玉莲原有两千多元退休金,现在只有一千四百多元了,赵群兰原有两千多元退休金,现在只有一千三百多元了,平均每人每月被抢走一千元。

下面是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人大主席回访法轮功学员赵群兰关于退休金问题的谈话: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中午,赵群兰家中来了二位不速之客,经他们自己告之:一位是君山区钱粮湖镇的人大主席称罗主席 (罗然军),另一位是信访办的刘主任。不久钱粮湖镇朝阳居委会的治安主任严定吉也赶了过来。他们自己说来了几趟,家中没人。赵群兰问到有何事,还让你们跑了几趟。他们说:回访,解决群众问题,关于你的退休金和独生子女费的问题,是严主任反应上来的。接着刘姓主任又开始照像,赵群兰说:“照什么像,这是侵犯我的肖像权,不要照。”罗连忙说“完成上面的任务,证明我们来了。”

之前的十月九日,朝阳居委会的书记蔡中文、治安主任严定吉和王颖萍三名主要领导人到赵群兰家中同样是照像、询问退休金的问题和生活上的一些问题。赵群兰讲了退休金和独生子女费被扣押的一些问题。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这些人几次急着到赵群兰家中问退休金是怎么一回事。

不管怎样,赵群兰本着善念告诉了他们自己的退休金和独生子女费被扣押的情况和被迫害的经过。当时赵群兰回忆往事时眼里含着泪水,平静地说:

“我原本是一身病走入大法修炼的,可是好景不长,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对我实行了各种关押,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判刑等,在里面遭受了各种酷刑,冬天在外边冻、夏天在外边晒、不准睡觉、吊、铐是常事等等酷刑被整的晕死过去几次,还被注射过破坏神经的药物,过后人老是迷迷糊糊的,回家后连自己家人的名字也想不起来。关押在监狱时,三年不准出监房,被整得心脏病和高血压,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死里逃生回到了家,回家后不能干活,(因被逼迫离婚多年),只能靠娘家养着,弟弟看我退休时间已到,就帮借了近八万元钱才退了休 (一直吃住在母亲家);二零二零年无固遭人恶意举报,从九月份开始被迫停发退休养老金,没有任何通知,经过多次寻找,才知道是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保局)停发的。你们说这不是明着抢钱吗?他们不讲任何法律,就他们自己说了算,找他们时没有我们说话的份,你们说这不是独裁吗?今年弟弟和亲戚朋友们看到我这种情况,又帮着交了十三万多元钱,共计交了二十一万元多,才一千三百多元一月,连独生子女费(四千多元)都被扣押,直到现在还没有发下来。亏欠的账不知什么时候才还得清,这一千三百多元钱只够吃饭的,等等。”

接着赵群兰又讲了各方面的真相,将近半个小时的面谈后,赵群兰又说:“罗主席你们既然是来解决群众问题的,那我要求恢复我的退休养老金?” 罗说:“不行,我没有能力,这是上面搞的。”最后罗然军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势,说了一些官方话就飞快地走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10/湖南岳阳市钱粮湖镇四位老人的养老金被扣押433469.html

2021-01-05:湖南岳阳市君山区雍玉莲、赵群兰被社保局停发退休金 湖南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法轮功学员雍玉莲、赵群兰,2020年12月底,再连续二次到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保局)协商要回自己的养老金,专门负责这件事的两个主任:韩孟莲和姓肖的主任,给予了完全不合法律的强词夺理说词,整个过程就是要钱,不管服刑期间是拿了养老金的、还是服刑期间没拿养老金的, 在1996年之前的上班工龄全部扣除,(说是执行什么视同

2021-01-05: 湖南岳阳市君山区雍玉莲、赵群兰被社保局停发退休金
湖南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法轮功学员雍玉莲、赵群兰,2020年12月底,再连续二次到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保局)协商要回自己的养老金,专门负责这件事的两个主任:韩孟莲和姓肖的主任,给予了完全不合法律的强词夺理说词,整个过程就是要钱,不管服刑期间是拿了养老金的、还是服刑期间没拿养老金的, 在1996年之前的上班工龄全部扣除,(说是执行什么视同)服刑期间的工龄都要扣掉。这样一来几乎没有什么工龄了,那就要本人从新出钱卖十五年的个人部份工龄,还必须把之前领走了的自己所得养老金全部退给社保局(不管是领走了几十万的都一样), 再从新给办退休,而养老金降低的只有原来退休金的一半了。

雍玉莲、赵群兰大概只有1千元左右的退休金了,赵群兰退休6年要退还13万元、雍玉莲退休2年要退还5万4千元给社保局, 这样一算很多老人的退休金就成了问题,没钱上交就没有养老金,有的甚至维持生活都很困难、有的会没钱吃饭。

韩孟莲说:文件和政策不是我们单位和个人行为,最高核心是湖南省,是省里下达的,现在公安、法院、监狱和人社系统大集合,开始对所有服刑人员大清查,按照文件:湘农社[1998] 55号执行, 全省有几千上万服刑人员,不只是你们几个人,你们只是在前面,现在省里已经在大排查,上面清查下来一个,我们就执行一个。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廖立红 18807300069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基金监督股主任:韩孟莲 18873093935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二楼3号:肖主任 0730--8115163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5/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8153.html

2020-12-19:湖南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雍玉莲、赵群兰被社保局停发退休金的补充 从2020年9月份开始, 大法学员雍玉莲、赵群兰被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保局)停发退休金以来,两位大法学员和家人多次到社保局寻访和咨询, 从办事人员刘心,后又交给他的上级监督股主任韩孟莲,直到现在,当局根本就没有给予正面的答复。 君山区钱粮湖镇大法学员朱春秀被君山区社保局非法停扣9个月退休金。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

2020-12-19: 湖南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雍玉莲、赵群兰被社保局停发退休金的补充
从2020年9月份开始, 大法学员雍玉莲、赵群兰被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保局)停发退休金以来,两位大法学员和家人多次到社保局寻访和咨询, 从办事人员刘心,后又交给他的上级监督股主任韩孟莲,直到现在,当局根本就没有给予正面的答复。

君山区钱粮湖镇大法学员朱春秀被君山区社保局非法停扣9个月退休金。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 廖立红 18807300069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基金监督股主任:韩孟莲 18873093935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9/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16702.html

2017-10-19:周慧兰(今年多次被骚扰)、任喜云,因不在家,很多邻居几次被听到大声敲门骚扰。李孝云被照像等。正在长沙打工的雍玉莲, 遭当地5、6个不法人员前往长沙,用手机定位,搜查到雍玉莲住处,对她照像、索要手话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9/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5657.html

2017-10-19: 周慧兰(今年多次被骚扰)、任喜云,因不在家,很多邻居几次被听到大声敲门骚扰。李孝云被照像等。正在长沙打工的雍玉莲, 遭当地5、6个不法人员前往长沙,用手机定位,搜查到雍玉莲住处,对她照像、索要手话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9/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5657.html

2015-07-01:三次遭冤狱 岳阳雍玉莲控告江泽民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居民雍玉莲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两次被劳教(劳教所未接收),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这场迫害中,她的家人也无法避免,母亲含冤去世,婆婆精神失常,儿子因目睹警察抓走母亲而精神崩溃……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雍玉莲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状,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并于日前得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的签

2015-07-01: 三次遭冤狱 岳阳雍玉莲控告江泽民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居民雍玉莲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两次被劳教(劳教所未接收),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这场迫害中,她的家人也无法避免,母亲含冤去世,婆婆精神失常,儿子因目睹警察抓走母亲而精神崩溃……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雍玉莲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状,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并于日前得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的签收回复。

以下是雍玉莲女士叙述自己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获得新生、却遭到江泽民集团的迫害经历:

修炼法轮功病痛全消

我曾经疾病缠身,做过三次手术,开过九刀。医生说我肝有问题,胃有问题,肾有问题……我心虚,气虚,肾虚,还有低血糖,神经官能症,失眠多梦症。乳腺瘤,面神经瘫痪等等病症。上班的工资全部变成药费,中药、西药、针灸、草药常年不断,病情仍然没有好转,食不甘味,夜不安寝,被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真是绝望至极。

一九九七年八月三日,我有幸学炼法轮功,才几天的时间,所有病痛不翼而飞,同时心性得到了提高,懂得了做人的根本道理,给家庭也带来生机。

修炼法轮大法是对国家、社会、家庭、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却无端遭到江泽民的迫害。

多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到北京为法轮大法讲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几个警察绑架,关到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一个大车库里,几天后,岳阳君山公安国安的余致和等几个人用手铐把我铐回岳阳,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家人所谓保证金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警察以监视居住为名,将我和丈夫分别关進岳阳妇教所和华容拘留所。我们绝食四天后,他们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再次被绑架,并遭到国安警察赵文华的毒打,他狠狠地连扇我六个耳光,打得我脸上失去了知觉,掐住我的脖子让我差点窒息而死。当时,我眼前一片漆黑,已经不能呼吸。被他们折磨了整整一个通宵。后来我的喉管还痛了一年半。他们把我关进岳阳市看守所六十多天,当时因为绝食多日,后来被狱警派来一群男犯人强行给我灌食(他们两个人按腿,两个人按手,一个人按头,一个人捏鼻子,一个人拿螺丝刀撬牙齿,一个人拿着压缩饼干放在盆里去接自来水,再用手在盆里把饼干搅成糊,然后一个人拿着一个削尖的竹筒把盆里的糊强灌给我)。后来我全部呕吐掉了,当时好多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强灌得脸上成了猪肝色,鼻子捏住不能呼吸,口中灌满糊糊,差点搞出人命。后来他们还劳教我两年,后因我身体原因没得逞。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天下午,那时我因失业后靠摆地摊谋生,警察又将我绑架。他们还抢走了我丈夫用于谋生的摩托车,还抢走了家里仅有的七百元,那是给儿子准备的学费。丈夫被关押在岳阳湖滨拘留所十五天。我被再次送到岳阳市看守所,关押六十二天后,被国安警察赵文华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当时因我被迫害得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但国安警察不肯带我回来,说死也要让我死在劳教所。但是三天后,劳教所将我送回君山公安分局,余致和通知家人拿三千元赎人。

被非法判刑

后来我到杭州市打工。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晚十点,我被杭州市公安局绑架。他们来了二十多人抄家,搜走了我家里一台电脑,单位的一台电脑、一台扫描仪、一只手机、两个MP3,还搜走了九百多元现金。把我劫持到浙江省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将近一年。

在看守所里,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自由,没有隐私。经常性地被强行脱得一丝不挂,双手举起,还要光着身子转一周,还被他们美其名曰搞安检。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说话,还要免费干活,做礼品袋,贴芯片,做吊牌。近一年的非法关押,我的头发掉了一半,白了很多,牙齿因被他们撬松而断裂了不少,心脏经常跳到嗓子眼,感觉每分钟有几百次……

二零一零年四月,我被杭州市滨江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并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浙江省女子监狱。当时正值盛夏高温,温度高达四十度,监狱不准我洗澡,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还派了三个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监视。监狱还强行洗脑,强迫我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逼我放弃信仰真、善、忍,还强迫我在服装车间做高强度劳役,令我脚肿得走路都失去知觉。

家人遭迫害

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家里人也都陆续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全都身心受益。可自从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丈夫、婆婆、儿子、姐姐都被迫放弃了修炼,期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多次非法抄家,强迫写保证书。

婆婆陈爱纯二零零五年这一年的退休金全被扣发,他放弃修炼后,疾病缠身,导致精神失常,现在一个人单独外出都不知道回家。

丈夫郭勇两次被关押后,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被迫放弃修炼。

儿子六岁多时,父母双双被抓,无人照顾,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创伤。二零零九年在杭州,警察闯入家中,当着他的面抄家,连他的书房也不放过,亲眼看到警察将自己的母亲带走;二零一零年三月,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戴着脚镣手铐押上法庭,当听到审判长说我要判刑三到七年时,他精神彻底崩溃了,从此患上了精神抑郁症。几年来治疗服药花费了几万元。本来品学兼优在杭州高级中学(省一级重高)就读,却因病不得不休学,从而延误高考两年,而且学业也荒废了两年。

我母亲刘枚香因我一直被迫害,在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由于伤心过度,心肺功能衰退,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三次遭冤狱-岳阳雍玉莲控告江泽民-311684.html

岳阳 君山区(岳阳一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730)

2021-11-10: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人大主席:罗然军 15897303986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基金监督股主任:韩孟莲 18873093935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办事人员:刘心、肖主任 0730—8115163
钱粮湖镇机关办公室联系电话:
值班室 0730—8925339
信访办 0730—8925702
民政办 0730—8925345
党政办 0730—8927122
武装部 0730—8927455
财政所 0730—8925333
经管所 0730—8927550
组宣办 0730—8925501
农业办 0730—8925829
司法所 0730—8925503
卫计办 0730—8927143

2021-01-05: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廖立红 18807300069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基金监督股主任:韩孟莲 18873093935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二楼3号:肖主任 0730-8115163

2020-12-19: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 廖立红 18807300069
岳阳市君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基金监督股主任:韩孟莲 18873093935

2019-10-06: 岳阳市君山区采桑湖镇派出所:电话0730-8931110
岳阳市君山区采桑湖镇派出所党支部书记 李军 13787301318
2018-12-23: 岳阳市君山区邮编:414018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 0730-8927368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所长 方昱璐 13575080098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教导员 陈静 13975072007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副所长 陈柯睿18873039390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副所长 黎康 18773025668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副所长 李璐璐 18873078879
君山区钱粮湖派出所警察 胡光玉 152730600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