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保定 满城区(满城县) >> 马娟

女, 4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保定满城区城东村
个人近况: 2018年2月28日 迫害致死 (2018-07-3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4-01-2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62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农村人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多次迫害  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骚扰/恐吓/长期监控  身心因迫害难恢复后去世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1-01-22:马娟遭城关派出所警察和村妇联会主任威胁、迫害离世 马娟,马文合的女儿,城东村人,和父亲同年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城关派出所警察将她强行绑架。被劫持到县拘留所。两天后,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强行体检时,高压240,低压140.狱医强迫喝了两次药,血压仍居高不下,劳教所拒收。警察强行给她戴上手铐拉回派出所。村干部和家人去接她。警察跟到她家,还说:“你要随叫随到。” 马娟被迫害的精神

2021-01-22: 马娟遭城关派出所警察和村妇联会主任威胁、迫害离世
马娟,马文合的女儿,城东村人,和父亲同年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城关派出所警察将她强行绑架。被劫持到县拘留所。两天后,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强行体检时,高压240,低压140.狱医强迫喝了两次药,血压仍居高不下,劳教所拒收。警察强行给她戴上手铐拉回派出所。村干部和家人去接她。警察跟到她家,还说:“你要随叫随到。”

马娟被迫害的精神受到刺激,时常一合眼就看见警察拿一张纸在她眼前晃。见面包车,或听到车门响精神十分紧张。吓的不敢在家,离家四十多天。时间不长,出现脑梗和脑出血。两次住院后,留下了半身不遂的症状。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村妇联会主任康平儿闯进马娟家,骗取她和她妹妹的手机号。康平儿发现《转法轮》书,边拿边说:“你还看,公安局抓你来了!”还说:“罚钱!罚钱!”抢走宝书《转法轮》,马娟精神上再次受到打击。

四天后,康平儿又领邪党人员骚扰马娟。此后,她精神萎靡,眼神发直,食欲不振,一个礼拜解不下大便。家人叫她,她就吓的一激灵。二十多天后,马娟被家人送医院急诊,手术后失去了意识,成了植物人,靠插鼻管进食。期间,康平儿又领镇上两人闯入马娟家骚扰,康平儿她(他)们不顾马娟生命安危,不听劝阻,蛮横的给马娟非法拍照。二零一八年正月十三,马娟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418806.html

2018-07-31:河北保定满城区警察“敲门行动”骚扰法轮功学员 ......满城区城东村法轮功学员马娟曾在二零一零年被迫害,当时精神压力过大,血压升高,回家后住院两次,身体出现半身不遂症状(注:明慧网有详细报道)。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上午,城东村大队妇女主任康平尔到马娟家,骗取她的手机号码,并拿走她的一本《转法轮》(后来被要回)。康平尔还恐吓马娟说:“罚钱、罚钱!”马娟急着追康平尔要书,没能追上。八月二十日上午八

2018-07-31: 河北保定满城区警察“敲门行动”骚扰法轮功学员
......满城区城东村法轮功学员马娟曾在二零一零年被迫害,当时精神压力过大,血压升高,回家后住院两次,身体出现半身不遂症状(注:明慧网有详细报道)。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上午,城东村大队妇女主任康平尔到马娟家,骗取她的手机号码,并拿走她的一本《转法轮》(后来被要回)。康平尔还恐吓马娟说:“罚钱、罚钱!”马娟急着追康平尔要书,没能追上。八月二十日上午八九点钟,跟随康平尔的一辆黑色小轿车在马娟家墙外停下,康平尔没有停下,直接离开。车上下来俩五十多岁的男子,推马娟家的大门说:“有人,插着门呢。”自敲门骚扰后,马娟精神不振,一个礼拜没能解下大便,家人出门,她总叫把自己锁在家里,说自己在家不顶事,有人叫她她先机灵一下。同年十一月十二日,马娟被家人送到保定第七医院急诊室,被诊断为脑出血。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二十来天。被家人接回家,她意识不清,不能行走,整日卧床,插着胃管,生活完全由人照料。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康平尔领俩五十多岁的男子再次到马娟家。康平尔谎称那两人是县里派来调查农合的,进到马娟的卧室,其中一个子稍矮的拿手机非法在屋里照相,还给躺在床上的马娟照;在客厅里也照。在他们的骚扰下,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马娟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31/河北保定满城区警察“敲门行动”骚扰法轮功学员-371881.html

2014-01-21: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马娟遭受的迫害 河北满城县满城镇城东村居民马娟,于一九九七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她在家无意中看到《转法轮》,发现这本书写的太好了,越看越爱看,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看完一遍。她只学法,还没炼功,身体就受益了:平时她坐的时间长了,后背就有一处像皮薄似的,抻得慌。修炼后,不知不觉好了。她十分惊喜,从此她有机会就告诉别人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

2014-01-21: 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马娟遭受的迫害
河北满城县满城镇城东村居民马娟,于一九九七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她在家无意中看到《转法轮》,发现这本书写的太好了,越看越爱看,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看完一遍。她只学法,还没炼功,身体就受益了:平时她坐的时间长了,后背就有一处像皮薄似的,抻得慌。修炼后,不知不觉好了。她十分惊喜,从此她有机会就告诉别人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所有的机器无端全面迫害法轮功,各地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严重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二点半多,马娟下班回家,刚躺下休息,忽然听见街上有人打听马丽杰的家是否是这儿,随即传来一阵狂乱的敲门声夹杂著“开门来”的喊叫。

还没等开大门,她母亲听见后面有说话声,赶紧去后屋看,见三个人(其中一个大眼双眼皮、四方脸、中等个,四十岁左右)正撬她家临街的推拉门的锁。她母亲警告他们说:“把门弄坏了你们赔我。”他们根本不听,把门摘了下来。城关派出所副所长曹朝伟随即带人强行闯進屋里。她母亲质问他们为甚么撬门掰锁,他们蛮横的说:“撬你的门?不开,还砸你的门呢!”

曹朝伟拿著一个人的相片复印件,指手画脚地说:“你看这是谁。”她母亲说:“我不知道是谁。”曹朝伟不听,还蛮横的说得搜她家,要马娟她家人配合。她母亲质问:“犯了甚么法要抄家?”曹气势汹汹的说:“是上边的命令。”马娟正告他这是私闯民宅,执法犯法(曹朝伟等人未经马娟及家人许可强行闯入她家的行为,叫做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并问他们找谁。曹朝伟大吼一声:“就找你!”说著三个人一拥而上,一边一个,后边一个,把马娟连推带拉往外拽。

马娟大声喊:“快来人哪,看看他们是谁!”这时一个过路的村民见状说:”你们这叫干甚么,不就炼炼功吗?”

马娟的孩子正在午睡,被嘈杂的声音惊醒,看见这一幕吓得哇哇大哭,拼命拽住妈妈不让他们带走,马娟的母亲极力阻止并大声和他们理论,曹朝伟等人怕人听见,威胁说:“你还嚷,再嚷也把你弄走!”那个大眼的说:“你还嚷,你不怕丢人吗?”她母亲说:“我们不丢人,丢人的是你们。”他们硬把马娟推上一辆普通白色面包车,车牌号用一张光盘盖住。

同时曹朝伟指使手下到她家的楼上楼下乱翻,其中也有人不忍做恶。围观的百姓中有人说:“你们这是干甚么?抄人的家呀?”“不就炼炼功吗?!好,人家受益了才炼的。”

曹朝伟对围观的人嚷:“谁挡著,就是妨碍公务!”之后,曹朝伟赶紧打电话叫人来抄家,并急忙把马娟带走。一会来了几个警察,像土匪一样闯入她家,在屋里乱翻,连孩子摆放整齐的课本都不放过。他们从二楼的阳台跳到小配房上,强行拆走她家的卫星接收器,并抢走电视和DVD机,这几个人还穿著鞋踩著睡觉的床铺跳窗户進到院里,到石板缝、墙角处乱翻,和土匪没甚么两样。

直到下午五点多,街上的百姓说:“他们还在人家家里折腾呢!”最后他们还抢走了两本叫人做好人、帮人祛病健身的大法书(曹等人乘马娟被绑架之际,抢走她家的私人物品的行为,叫做抢劫罪)。

在车上,马娟被两个警察夹在中间,曹朝伟拽著她一只胳膊。她问曹朝伟叫甚么,曹说:“我姓马,叫马二斋,马本斋的弟弟。”

马娟被拉到城关派出所,关在一间屋里,几个人轮番看著,去厕所还有人跟著。之后有两个警察拿来一张纸叫她按手印,马娟拒绝说:“你们别这么干,对你们不好。”其中一个人企图拽她去按,马娟说:“这个手印我不能给你们按,有一天你们站在历史的审判台上,说我叫你们犯了罪。”他们听后都不语了。后来進来一个男子哄骗她说:“快按吧,外边那么多领导都等著你呢。”她义正词严的说:“你们有权要善用,给自己要留后路。”那人推辞说:“我们又没怎么著你。”赶紧走了。

天快黑时,曹朝伟来了说:“走,我送你回家去。”她说自己走。曹朝伟大吼一声:“走!”马上过来两个警察拽著她胳膊,强行把她拉到院中,院里早有车等著,她拒绝上车。这时车门被打开,那个大眼的恶警猛地一把把她推進车内,曹朝伟、大眼恶警和一女子,把她劫持到位于县韩村镇东苟村附近的拘留所,那女子还说:“这是走程序呢,我们也不想这么著。”

拘留所的狱警强行把马娟推進监室,里面已非法关有一位法轮功学员,随后又陆续劫持進六七位法轮功学员。(她被囚禁在拘留所,失去人身自由,所有参与的警察犯了非法拘禁罪)

马娟被关押一天两夜。十八号上午,她被叫出来,拘留所的警察把她双手拧到背后铐上,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押上警车,车上有地环。狱医贾瑞芹、俩男警察和一女子,在没有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把她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在车上,马娟讲大法真相,并说:“善待法轮功学员功德无量,迫害法轮功学员必遭恶报。”那女子狂妄的说:“我不怕恶报。”

到劳教所后,贾瑞芹强行摘下马娟的发夹,说:“進去就把头发剪了。”并把发夹扔在地上。法轮功学员被一个个量血压,血压正常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劳教。马娟当时血压高压二百四十,低压一百四十。她被带到屋外,贾瑞芹让她躺在阶台上,她不配合,贾瑞琴把她带到一个到处是尘土的屋里,还趁她躺著时摸她口袋。过了会,贾瑞琴带狱医二次给她量,还是高。过了好一会,第三次量,血压仍居高不下。

马娟被折腾的恶心、浑身无力,蹲在院中,贾瑞芹先后两次逼著她喝晕车药,第二次时贾瑞琴狠狠的把马娟的头按在自己腿上,使劲掰著嘴,直到马娟咽下去为止。劳教所的狱医见马娟一直血压高,怕出危险,拒收。但贾瑞芹等人仍不往回拉,也不管马娟身体状况仍铐著她一只手,铐子的另一头被一个人拎著,一女警架著她另一只胳膊,几个人把她弄上车,躺在椅子上,铐子铐在车上的铁环上,心跳加快。贾瑞芹叫人把他们已扔到垃圾箱的剩饭菜捡回来让她吃,还假惺惺的说:“你看都是好吃的,吃吧。”她因恶心,吃不下任何东西。贾瑞芹强迫她吃了两个小药丸后,第四次带狱医给她量。狱医问:“给她吃了几粒?”贾瑞琴说:“两粒。”狱医说:“行,半小时后能降到一百六。”又过了好一会,天快黑了,才把她拉回城关派出所。

马娟被两警察架進屋里,躺在长椅上,难受的闭著两眼,“呼呼”喘气,贾瑞芹拨开散乱她脸上的长头发,嘟囔了几句就走了。值班的警察见她脸色不对,才通知村干部去接。村干部康增宝等人和她丈夫来到派出所,她丈夫见她这样,大声质问那里的警察:“她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吗?”一个警察说:“不是,这人到这里头来还……”她被丈夫背上车,恶警仍不死心,开车跟到她家,一警察指著她叫著马丽杰的名字说:“马丽杰,你要随叫随到。”

回家后,她因为精神压力大,觉的在家中不安全,无奈被迫离家四十多天,在外仍感觉不安全,不敢正常学法炼功,甚至闭眼都看见警察骚扰她。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见到面包车,甚至听见车门响就紧张,被迫害的阴影长期挥之不去,不能正常上班。一次她在地里干活,突然头晕目眩,被家人送去医院,检查为脑梗塞,先后住了两次院,直接经济损失近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1月21日发表)-284935.html

保定 满城区(满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22-07-03:
满城区城关派出所所长孙鹏电话:13603222777
骚扰学员的另一个号码15613223555
2022-07-03:
保定市满城区城关派出所
警察李扬(警号047228) 电话号码15613223555
2021-12-26:
其中,原大册营派出所指导员付晓勇13933220881现为城关镇派出所所长。

更多电话号码:
保定市满城区公安局局领导  地址:满城区中山西路  
邮政编码:072150  
电话区号:0312 (注:凡是满城的电话区号都是0312)        2016/2/10
职务 姓名 宅电 手机
局长 白少辉 13903120770
政委 杨旭 7066788 13333120056
副局长 赵卫青 7195808 13333129808
副书记 王建军 7278889 13833259889
副局长 路中 7069838 13932250838
副局长 王启宝 7078928 13503127938
纪检书记 张淑娟 7168826 13932251698
副局长 杜建平 7071453 13703283032
保定市满城区公安局指挥中心(办公室)
地址:保定市满城区中山西路满城区公安局指挥中心(办公室)
邮政编码:072150
主任 张晓辉 13722218666
副主任 王青 15103123088
副主任 李江平 7078910 13831239777
副主任 贾卉 15103123086
副主任 南伟 7072095 13931231680
苑国良 7073981 13703288922
杨峰 7075562 13831245586
王媛媛 15103122998
邢政德 15103123118
田雪 13803125067
尹同 7082855 13231253085
保定市满城区公安局政工监督室
地址:保定市满城区中山西路满城区公安局政工监督室
邮政编码:07215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