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张家口 怀来县 >> 闫海

闫海
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闫海被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迫害致死
男, 37
出生时间: 1966年3月17日出生
个人情况: 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土木乡土木村农民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2003年11月24日 迫害致死 (2004-01-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1-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827(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农村人  联合国人权案例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秀丽 闫海
交叉列在: 河北 > 张家口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6-04-17:闫海,37岁,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土木乡土木村农民。2002年10月30日,闫海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家里被狼山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在怀来县看守所,他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为了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他被洗脑。2003年11月14日,闫海身体极度虚弱,被转到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2003年11月22日他被送到张家口二五一医院,24日,闫海去世。11月27日,闫海家里人到二五一

2006-04-17: 闫海,37岁,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土木乡土木村农民。2002年10月30日,闫海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家里被狼山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在怀来县看守所,他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为了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他被洗脑。2003年11月14日,闫海身体极度虚弱,被转到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2003年11月22日他被送到张家口二五一医院,24日,闫海去世。11月27日,闫海家里人到二五一医院看遗体时,十几个警察看着,没有让闫海家人单独与遗体在一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闫海(Yan, Hai),男,37岁,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大法弟子。2002年10月30日,闫海因涉及印刷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恶警非法抓捕,同年12月5日被刑事拘留,超期关押一年之后,2003年2月11日被非法转捕,囚禁在怀来县看守所,2003年8月25日被非法判刑8年。同年11月14日闫海因身体已极度虚弱,怀来县看守所怕担责任,将他转到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继续关押,2003年11月24日被迫害致死。闫海遗体呈漂白色状,连口、舌都是惨白的,这是酷刑导致大量失血所致。

闫海,1966年3月17日出生,身份证号:132529196603170219,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土木乡土木村农民。1999年,闫海喜得大法,一直精進修炼。

一、被抓

2002年十六大(11月初)召开前夕,怀来县一大批法轮功弟子被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闫海也因涉及印刷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恶警非法抓捕。

2002 年10月30日晚9点多钟,原狼山派出所(因坏事做得太多,臭名昭着,畏罪改名为土木派出所)恶警王国洪受610恶人指使,领着10多个恶警从家中将闫海绑架到派出所,随后就是抄家,翻找,家中仅有的200元钱也被他们抢走。家里的老人(父亲不炼功),两个孩子极度惊吓,老人怎么也不明白,江××天天在电视上讲“以德治国”,政府也天天喊着以法治国,可是老人眼里看到的,都是没有一条按照法律执行的强盗行为!

二、酷刑

从2002年10月30日闫海被绑架,到2003年11月24日被迫害致死,这期间恶警们对闫海進行了人身和精神摧残。参与迫害闫海的恶警单位包括:怀来县公安局,怀来县土木派出所,怀来刑警队,怀来县看守所,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

在怀来县看守所,闫海被恶警们严刑逼供,酷刑折磨时间长达30多个小时,名为收容教育,实为人身摧残,使他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害。为了让他说出其他大法弟子的姓名和放弃对大法的修炼,怀来公安局及刑警队的恶警们动用了包括诱导、恐吓、欺骗、打背铐、抖铐、用注射器往鼻子里灌药水和芥末油,用手摇电话电击等残酷刑罚。

他们把闫海打上背铐折磨。打背铐时,他们把他的一只手从肩背过去,另一只手从背后背过来,用手铐铐住,使人成弓形。然后,往手铐中间放砖,使两手成悬空状,过一段时间再取下砖,用一根绳子系在他的手铐上,另一头系在门框上方的把手上。

他们还用一种叫做抖铐的酷刑折磨他。抖铐就是把绳子系在手铐上,然后,恶人们使劲向后拉拽绳子,前后两名歹徒摇老虎凳,手铐被越抖越紧,深深地陷到闫海的肉里,同时歹徒不停的抖着他和老虎凳,人疼的能昏过去,严重时人的骨节被拉开导致残废。闫海被拉扯的两手腕皮开肉绽,血肉绞在了一起。

恶警们多次对闫海進行手摇电话电击。手摇式电话是中国监狱和劳教所、看守所刑警队中的一种残忍酷刑。手摇电话时,大功率电流通遍全身,人痛苦的无以言表,人感觉好像内脏、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往往电击一下,人会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有的当时就休克过去,这是指短时间的电击。

闫海死后,他全身呈现出一种令人十分恐怖的漂白色状,连口、舌都是漂白的,这是酷刑导致大量失血所致。

在此期间歹徒们还对闫海進行残酷的精神摧残,不断的对他進行洗脑、转化,妄图摧毁他的正念,使他脱离大法。怀来看守所教导员恶警曲小林,怀来地区坏事做绝的犹大张秀琴,企图转化闫海,迫使他放弃修炼。闫海始终不为所动。

三、致死

从2002年10月30日怀来县公安局以“收容教育”为名绑架闫海后,到2003年11月24日闫海被恶警迫害致死,闫海在狱中被迫害了1年零24天。

闫海在看守所内一直向同屋的犯人讲大法真相,使好多有缘人都明白了真相,一些有良知的警察在他的言行感召下认同了大法。

2003年11月14日,在闫海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衰弱的情况下,被送往河北省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继续关押(其实这时候人已经都快不行了)。11月22 日十三里看守所看见人已奄奄一息,这才把他送到张家口二五一医院,11月24日4时,大法弟子闫海离开了我们。

由于酷刑折磨,他的身体被摧残的十分虚弱。闫海去世时遗体浮肿,口鼻中塞满棉花,身体呈漂白色状,连嘴、舌头都是漂白的,二五一医院的死亡诊断为:循环衰竭死亡,但医生都难以解释全身漂白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其实是 酷刑导致大量失血,从而使身体不能正常血液循环,继而人不能進食,不能走路,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

2003年11月26日,恶警通知家里人说人已死亡,并心虚地让家里人提条件,可当家人提出赔偿条件时恶警又不予理睬,反而恶狠狠的叫喊:“他是犯人,是炼法轮功的,不行。”

11月27日家里人到二五一医院看人时,恶警们做贼心虚,叫来十几个民警,还拉一车武警(大约10多人),站在车上虚张声势。

张家口 怀来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21-08-11:河北省怀来县小南辛堡镇小南辛堡村邮编075421
赵永涛13831308468
王晓旭13483320552
王敬忠15831301289
于君15132393826
河北省怀来县小南辛堡镇派出所邮编075421
所长刘志强13643345537
教导员季振春
副所长姓苏
警察:付强18231380155、18730301325
陈立军13785356853
派出所警察用的号码骚扰法轮功学员 18830335179 13643132671
小南辛堡镇:
上任书记许利欣13931307840
现任书记高彬青
上任副书记张世刚18932398711
综治办工作人员:段海丽18631312321
赵磊18730174414
孙其星18732312686
张思阳15230388969
郭佑明15132375077
朱有权13931318639
张海东13932355265
小古城村委会人员:张凯15930329566
张云江13833328930
赵武1378531594015031353846
赵领13831398728
张金富15297328089

2021-06-21: 怀来县东派出所电话:0313一6223915
一警察用的手机号:18713323331

2021-05-20: 河北张家口地区怀来县西派出所电话:0313-6210300

2021-05-16:
张思洋15230323969、张海林、要宏英。
2021-02-01: 参与人员
派出所所长刘志强:13643345537
小南辛堡镇书记许利欣:13931307840
付强:18231380155、18730301325
副书记张世刚:18932398711
工作人员段海丽:18631312321
赵磊:18730174414
孙其星:18732312686
张思阳:15230388969

2021-02-01: 政法委副书记孙天有:13331321060
政法委书记李忠录:1803138288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3)

恶人榜:土木派出所,所长:王国洪  副所长:  殷超波(原怀来县刑警队恶警)  打人恶警:李新(现已调到刑警大队)等多人  
土木派出所电话号码:0313-6836706
怀来看守所:0313-6235362
怀来看守所:所长:刘文祥  政委:范玉明  教导员:曲小林  管教: 郭玉海
怀来刑警大队打人凶手:恶警:刘永全  恶警:殷超波(现为土木派出所副所长)  恶警:孟××   恶警:候家伟等30多人
怀来县610办公室恶人:杨海清 杨志伟
怀来县犹大:恶人:张秀琴
张家口中级人民法院恶警:审判长:许峰  代理审判员:王志峰  代理审判员:李建华  书记员:边振河
怀来县人民法院恶警:审判长:李莎莎  审判员:候志强  代理审判员:王京生  书记员:秦华
怀来县人民检察院恶警:检察员:李玉孝  代理检察员:梁洁

本案件有关文件

邪党对大法弟子闫海一家的迫害
我是河北省怀来县土木乡大法弟子张秀丽,我丈夫闫海于2003年11月24日被当地恶警迫害致死。我们是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短短的几个月中,身体的改变和心灵的升华使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快乐。可从99年7.20以后的7年中,恶人不断的到家中骚扰,把我们本来幸福之家迫害的家破人亡,给我们留下难以愈合的伤痛。

2002年10月30日晚9点多钟,怀来县原狼山派出所副所长(现土木派出所所长)王国洪带7、8个恶警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抓人,抢走两本《转法轮》、录音机、VCD各一台,现金200元。恶警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夜间11点多时又把我们劫持到怀来县二台子看守所。尹超波在第二天又带人到我家非法抄家。

次日,在怀来县刑警队,恶警对我们刑讯逼供,手段十分恶劣。他们把我锁在老虎凳上,问我与谁接触,资料从何而来?我拒绝回答,他们就把我的一只手从下面背过去,另一只手从上面背过来,用手铐铐上,往两臂之间放东西,木头或砖一样的东西。后又用绳子系在手铐上,另一头系在门框上方的门把手上。恶警用力抖绳子,前面的恶警往前摇动老虎凳,使两只胳膊拉直,来回几次。后又用铁钳夹手指肚,手铐钻入肉里,写笔录的恶警威胁说:“再不说,就给你用老虎凳,关入男牢房”。当时有六、七名个警,对我用刑9个多小时。

我丈夫闫海也被这样迫害,并用手摇电话电30多个小时才被送回监舍,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9个多月,期间被多次非法提审并录象。2003年非典期间被非法劳教一年,非典过后被送走。7月间还有另外3名大法弟子。

当时我正绝食反迫害,由于身体虚弱未被送走,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个月后无条件释放,8月回到家中。2004年3月1日下午,派出所恶警尹超波、土木镇综治办恶人孙有志等4人闯入家中,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还有另两名大法弟子刘玉书、倪文秀也同时被绑架。他们把我们三人送往张家口洗脑班迫害(名曰张家口法制学校)。

在洗脑班一个月期间,我们被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象,墙上贴满了诬蔑大法的宣传物。29日我才得以回家。到家后的第三天,土木镇书记孙天有、胡玉峰、孙有志,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人来我家说来看看,临走还威胁说:“如果再练,共产党对你就不客气”。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