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7-10-01: 山东省沂南县苏村镇610人员杜以刚遭恶报喉癌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E5%B1%B1%E4%B8%9C%E6%B2%82%E5%8D%97%E5%8E%BF%E8%8B%8F%E6%9D%91%E9%95%87610%E4%BA%BA%E5%91%98%E6%9D%9C%E4%BB%A5%E5%88%9A%E9%81%AD%E6%81%B6%E6%8A%A5%E5%96%89%E7%99%8C%E6%AD%BB%E4%BA%A1-354557.html

2010-12-23: 孙立,沂南县公安“六一零”恶警,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奉江氏之命,无视党纪国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折磨迫害,踩着用无辜法轮功学员的血泪铺就的路,他捞取着功名利禄,被提拔当官。然而“恶有恶报”终究是不变的天理,就在他青云直上,得意忘形之际,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那天,孙立突然无病身亡。人们都在议论:“这个人不干好事,经常抓捕炼法轮功的,这就是报应。”

孙春旺,男,四十多岁。原沂南县大庄镇工作人员,后调到沂南县体委。孙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听从恶党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孙春旺任大庄镇副镇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非常恶毒,任意打骂,且指使打手扒光女学员的衣服,用电棍电小便处。法轮功学员不止一次的劝说他,不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可是,怎么劝说,他也不听。结果,在短短的几年后,孙春旺靠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提拔到沂南县体委,不久便病魔缠身,高血压无药能治,持续高烧四十多度。后来成了植物人,在本县医院,身上放着大冰块,吸着氧气。最后,于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死去。

王立运,原沂南县委书记,当权期间,无视大法真相,对法轮功学员一再推行中共镇压政策,二零零零年,王立运被政敌击落下马,因经济等严重问题而东窗事发被查办入狱,其妻受牵连致精神崩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3/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一)-233969.html

2010-05-02: 恶到尽头必有报

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恶徒依仗强权暴政虽然能逞凶一时,但是却始终逃脱不了恶报的下场。多年来,中共恶党官员对法轮功学员的无度迫害,已经受到了天理神明的惩戒和人间法律的正义审判。在此仅据本县几个恶报实例,

原沂南县委书记王立运当权期间,无视大法真相,对法轮功学员一再推行中共镇压政策,二零零零年,王立运被政敌击落下马,因经济等严重问题而东窗事发被查办入狱,其妻受牵连致精神崩溃。

沂南县公安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孙立是个十足的流氓恶警,他曾经对很多法轮功学员无度行恶和无耻的性虐待,可以说双手沾满了法轮大法学员鲜血的恶棍。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孙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交流后,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警察们费尽周折才找到他的尸体,其状惨不忍睹。

郭章进,男,五十七、八岁,曾任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纪检书记,二零零零年前后开始担任沂南县公安局局长,在任多年(现已离任)。在郭章进任公安局长期间,沂南县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判刑、被劳教,身为公安局长的郭章进,是脱不了干系和责任的。二零零八年正月初上,郭章进全家老小回老家日照市走亲访友,回来途中遭遇重大车祸,儿子死亡,郭夫妇均受伤住院,郭的肋骨折断。

孙春旺,男,四十多岁。原沂南县大庄镇工作人员,后调到沂南县体委。孙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听从恶党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孙春旺任大庄镇副镇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非常恶毒,任意打骂,且指使打手扒光女学员的衣服,用电棍电小便处。法轮功学员不止一次的劝说他,不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可是,怎么劝说,他也不听。结果,在短短的几年后,孙春旺靠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提拔到沂南县体委,不久便病魔缠身,高血压无药能治,持续高烧四十多度。后来成了植物人,在本县医院,身上放着大冰块,吸着氧气。最后,于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死去。

李洪江,沂南县镇政府计生办主任,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他本人和家庭不断遭恶报。他孩子发烧,很长时间不退烧,到处去看,不能上学。吃药、打针,打激素打的虚胖,胖的不正常。李本人和妻子不和,闹离婚,不回家,和单位一妇女搞男女关系。一次,在下坡村后边被一辆拉麦秸的车撞到沟里,腰摔坏了,头、脸摔破了,到处看医生。一次到济南看后,回来打羽毛球,腰又坏了。前些日子去治腰,从肚子上打眼,又伤着肠子了,结果又去开刀治肠子。他自己说,受了罪了!

贾旭日,山东沂南四中教师,因受当今社会金钱至上观念的影响,总想暴富,他一直不愿干好教书育人的本职工作,办了停薪留职,多年来不固定的干一些买卖活计,在与客户的交往中多有坑骗行为。

其母黄君芳,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良多。但在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下,黄君芳被扣发了退休金。贾旭日不但不怨恨实施迫害的坏人,反而认贼作父,配合“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恶人,于二零零五年亲自将自己的母亲弄进临沂洗脑班强制“转化”,致使黄君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事后,贾旭日和其姐竟还请了“六一零”人员喝酒,以感谢解冻其母亲的退休金。有好心人劝他:“你害你母亲伤天理。”贾旭日无知地说:“我下一百层地狱也不后悔了。”善恶必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贾旭日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突发脑出血死亡,死时四十六岁。

2009-12-26: 不要重蹈贾旭日覆辙

贾旭日,山东沂南四中教师,因受当今社会金钱至上观念的影响,总想暴富,他一直不愿干好教书育人的本职工作,办了停薪留职,多年来不固定的干一些买卖活计,在与客户的交往中多有坑骗行为。
其母黄君芳,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良多。但在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下,黄君芳被扣发了退休金。贾旭日不但不怨恨实施迫害的坏人,反而认贼作父,配合“六一零”恶人,于二零零五年亲自将自己的母亲弄进临沂洗脑班强制“转化”,致使黄君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事后,贾旭日和其姐竟还请了“六一零”人员喝酒,以感谢解冻其母亲的退休金。有好心人劝他:“你害你母亲伤天理。”贾旭日无知地说:“我下一百层地狱也不后悔了。”

善恶必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贾旭日于二零零九年十月的一天,突发脑出血死亡,死时四十六岁。

今天我们揭示这一沉痛事实真相,是希望那些参与迫害的人警醒,记住这血的教训吧,不再重蹈贾旭日的覆辙,不要再无知的走向深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6/215078.html

2009-09-12: 山东沂南县李洪江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
李洪江,沂南县镇政府计生办主任,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他本人和家庭不断遭恶报。

他孩子发烧,很长时间不退烧,到处去看,不能上学。吃药、打针,打激素打的虚胖,胖的不正常。李本人和妻子不和,闹离婚, 不回家,和单位一妇女搞男女关系。

一次,在下坡村后边被一辆拉麦秸的车撞到沟里,腰摔坏了,头、脸摔破了,到处看医生。一次到济南看后,回来打羽毛球,腰又坏了。前些日子去治腰,从肚子上打眼,又伤着肠子了,结果又去开刀治肠子。他自己说,受了罪了!

2009-09-12: 山东沂南县孙春旺恶毒折磨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死去
孙春旺,男,四十多岁。原沂南县大庄镇工作人员,后调到沂南县体委。孙从99年7月20日开始听从恶党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孙春旺任大庄镇副镇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非常恶毒,任意打骂,且指使打手扒光女学员的衣服,用电棍电小便处。法轮功学员不止一次的劝说他,不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可是,怎么劝说,他也不听。

结果,在短短的几年后,孙春旺靠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提拔到沂南县体委,不久便病魔缠身,高血压无药能治,持续高烧四十多度。后来成了植物人,在本县医院,身上放着大冰块,吸着氧气。最后,于09年8月12日死去。

这一惨痛的教训,触目惊心。看着他的家人悲痛万分,我们也十分同情与难过。希望能通过这个悲剧唤醒人们的良知,尤其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赶快停止迫害,我们不想看到任何人遭报应,我们修心向善,弘扬佛法真善忍,为的是救度众生。

2007-03-22: 发生在山东沂南县蒲汪镇大王庄村的恶报
(1)山东省沂南县蒲汪镇大王庄村,原村主任田会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以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在2000年田会营及大儿子田某某,曾配合当地派出所恶警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田某某2005年在县城纸板厂上班时被机器压扁。

(2)山东省沂南县蒲汪镇大王庄村,原村支部书记庄元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以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曾经出卖良心举报过大法弟子。其二子庄步法现任大王庄村支部书记,也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在2005年庄元民的大儿子庄步全突发心脏病死亡。其二人的行为祸及了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98.html

山东沂南恶徒孙立追随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7月1日遭报,无病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