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20-02-23: 山东司法监狱系统解维俊、姜运华等人被免职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23/山东司法监狱系统解维俊、姜运华等人被免职调查-401565.html

2019-11-07: 山东省高级法院副院长李勇遭恶报落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7/山东省高级法院副院长李勇遭恶报落马-395545.html

2017-10-18: 迫害法轮功 “法盲”司法部部长吴爱英落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8/迫害法轮功-“法盲”司法部部长吴爱英落马-355620.html

2017-09-07: 山东省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7/山东省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统计-353448.html

2007-10-16: 得意时助纣为虐 终遭报狱中为囚
顾中苏,男,五十多岁,原山东圣世达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在其任公司党支部副书记期间,主管迫害法轮功。曾把大法弟子送进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多次将大法弟子送劳教所及市六一零洗脑班施行迫害,并配合江氏集团不遗余力的诋毁,抹黑法轮功。

善恶有报,今年初因贪污受贿,工作不力,被撤职。最近又因为涉嫌犯罪,被缉拿入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6/164628.html

山东煤炭疗养院纪委书记徐士明,不分正邪,紧跟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2000年10月,徐将本单位两名快退休的大法学员送進泰安看守所。一个月后将他们开除了工职,并将其中一位送入王村劳教所,给两个无辜的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由于干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徐士明于2001年春节后突患癌症死亡,时年55岁。

山东省兖州集团党委副书记、集团公司610头目于学志参与迫害大法,于2003年4月得癌症,住院花去五十多万元,2003年10月23日得恶报死亡。

2002-04-25: 山东齐都公安局恶警纷纷患病
近来笔者带孩子去医院看病,发现去医院里看病的警察特多。回来说与同事听,同事说:“这还是轻的,看他们的一把手,早就進去(指住院)了,严重心脏病。就这么样儿折腾法轮功,不進去才怪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5/29040.html

2002-04-14: 山东维坊市坊子区公安局副局长董近华,约42岁,疯狂迫害大法弟子,2001年9月14日出车祸,夫妻二人当场活活烧死。

2002-02-20: 山东某市一乡村有几十名大法学员,邪恶势力想方设法迫害他们。镇上恶人嫌该村干部打压法轮功不力,阴谋物色村民充当镇上的“耳目”,对大法学员進行监视。他们第一个想到的“耳目”人选就是在全镇恶名昭着的退休教师刘春礼。

  刘春礼,外号叫“黑蛋”。他不仅皮肤黑,而且心也黑。他任教师时曾多次调戏女学生,在全镇教育系统臭不可闻;在家里对父母也不孝敬,有一次其父因他不孝拿石头将他家的锅砸穿了底。物以类聚,镇“领导”果然没选错,找刘一谈,品行卑劣、心里早就对“真善忍”充满仇恨的刘春礼,受宠若惊,视为这是出口恶气、名利双收的好机会,欣然从命,当起了监视大法学员的奸细。从此以后,村民们经常在早晨、晚上看到刘春礼像幽灵般的在村里东窜西跳,到大法学员家扒窗户、瞅门缝,鬼鬼祟祟地探听信息,稍有所获,便立马报到镇“领导”那里邀功请赏。有的大法学员因此受到镇上恶人的迫害,而刘春礼却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每当受到“领导”物质和精神的奖励刺激之后,“黑蛋”便越发趾高气昂,更加有恃无恐地找大法弟子的“碴”。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没过多久,得意忘形、目空一切的刘春礼外出时,撞上了疾驶的汽车,当场气绝身亡,死状甚惨。

  刘春礼遭恶报被撞死后,在当地引起极大震动。村民们议论纷纷,有的说:“活该,他是自己找的,谁叫他心眼黑,专干缺德事”;也有的说:“那炼法轮功的都是些老实本分的好人,他使人家的坏,那不明摆着早晚要遭恶报吗!”。不久镇上又要在该村物色刘春礼的“接班人”,村民大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些善良的老实人,认为政府对付法轮功的作法是邪恶的,厌恶镇上雇佣“耳目”监视大法学员的龌龊行为,再加上前任“耳目”刘春礼遭恶报的“示范效应”,所以村里基本上无人理镇上这个“碴”。当然,也有正邪不分、不相信善恶有报的糊涂人。例如有一村民见利忘义,不听他人劝告,接班当上了监视大法学员的“耳目”。结果没过多长时间,该村民从几米高的平房顶上倒栽下来跌断了膀子。这一跌,把他给跌醒了,心想这可能是自己帮镇上恶人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后悔莫及,从那以后任凭镇“领导”怎么威逼利诱地“说服教育”,他再也不干那缺德的差事了。

两个“耳目”的下场,使村民们更加明白了:昧良心的事干不得,迫害炼法轮功那些善良的老实人,天理不容,早晚要遭恶报的。黔驴技穷的镇“领导”只得作罢。尽管镇上还在物色“耳目”,可这会儿全村再也无一人应承了。生命宝贵,村民们现在更得懂得了甚么叫“珍惜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