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9-02-04:山东省沂水县院东头镇综治办骚扰行径

2019年1月初,山东省沂水县院东头镇综治办人员(主要是姚店子管理区)由村书记带领,到法轮功学员家中照相、要电话号码,去过的村庄主要是张家峪子、坡子村、康家庄、丰台、埠前庄、吉子山、仁家旺等村,有的法轮功学员就给他们讲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4/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2036.html#1923232514-1


2017-08-31: 山东省沂水的真相展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1/大陆多地的真相标语、条幅和粘贴-346902.html#1783023239-1

2017-08-13: 山东沂水法轮功学员不断被骚扰、绑架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7月份,山东沂水法轮功学员就有17人被绑架,多人被骚扰。

以下是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7月1日,法轮功学员李兰爱因发放真相材料救人被绑架,非法拘留一个月,已回家。

7月12日,法轮功学员刘京美,刘太秋等四人因挂真相展版救人被绑架,至今关押在拘留所。

7月11日,许家湖镇法轮功学员王玉云被绑架,非法拘留15天。

7月18日,姚店子法轮功学员戚桂玲被绑架,非法拘留。现已回家。

7月21日,龙家圈乡法轮功学员马胜才,蔡红花夫妇被绑架,蔡红花已回家。7月19日,诸葛镇法轮功学员李金玲,杨明玲二人被绑架,非法拘留。现已回家。

7月19日,法轮功学员刘桂竹被绑架,抄家。已回家。

7月22日,法轮功学员刘红云,高玉英,董元桂,因讲真相被绑架,已回家。

7月19日,法轮功学员田淑玲被绑架。已回家。

7月20日。姚店子镇法轮功学员黄传菊因讲真相被绑架。已回家。

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目前核实的有:

7月15日河北村法轮功学员庞传芝等多人被骚扰、抄家。
7月15日梭峪村法轮功学员刘本善被抄走大法书籍。
7月17日法轮功学员夏红霞被骚扰、抄家。
7月18日北门楼村法轮功学员李玉章被骚扰、抄家、摄像。
7月18日东河西村法轮功学员蔡永淑被多次骚扰
7月20日下古村大法学员丁芹等多人被骚扰。
7月18号,杨庄镇五山村法轮功学员李秀峰被骚扰,抄家。
7月21号,杨庄镇庄科村法轮功学员赵连义被骚扰,抄家。
7月24号12点,杨庄镇张家楼子村张姓法轮功学员与李秀英被骚扰。
7月26号,马站镇法轮功学员曹玉云被骚扰。
7月26号,马站镇东埠村法轮功学员陈宝贵被骚扰。录像并拍照。

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还很多,因无法全部核实清楚,详情有待查证补充。


2017-07-30: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6月18日诸葛派出所、沂水国保、六一零骚扰葛庄村老年大法弟子王培智夫妇及一些老年法轮功学员。

7月15日河北村庞传芝等多名大法弟子被骚扰、抄家。梭峪村刘本善被抄走大法书籍,绑架到派出所,当天又释放回去了。

7月17日到在古村医院上班的夏红霞家骚扰、抄家。

7月18日到北门楼村李玉章家骚扰、抄家、摄像。到李金玲抄家,并绑架李金玲,非法拘留10天。到江家官庄抄了杨明玲的家,绑架杨明玲,非法拘留15天。

到东河西村抄了蔡永淑的家,蔡永淑没在家,绑架未果,多次去骚扰家人,寻找蔡永淑。

7月20日到下古村骚扰了丁芹等多名大法弟子。

7月19日柳泉村法轮功学员田淑玲在家中,被沂水六一零、国保大队、龙家圈派出所抄家,绑架。现非法关押在沂水拘留所。

7月20日姚店子镇水旺庄黄传菊在集上讲真相时,被姚店子派出所抄家、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沂水县拘留所。

7月22日沂水县城刘红云(音)母女和一女同修在许家湖发真相时被绑架,现非法关押在沂水拘留所


2017-07-16: 山东省沂水县在大道边挂了近一个月的大型横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6/横幅标语传递“真善忍好”-346920.html#1771522051-1

2017-06-15: 山东省沂水县街头的横幅和展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5/大陆各地标语条幅传真相-346650.html#17614224227-1

2017-04-30: 山东省沂水县沂河公园里悬挂的真相横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0/北京、上海、山东等地展板条幅传真相(图)-345624.html#1742921249-1

2017-01-26: 山东沂水县2074人举报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6/大陆民众举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341675.html

2016-09-04: 山东沂水又有311人举报元凶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4/沧州、沂水、武汉百姓举报江泽民-333959.html#1693191852-2

2015-12-29: 山东沂水城乡三百多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9/山东沂水城乡三百多人控告元凶江泽民-321258.html

2015-04-30: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李红霞等4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15年4月28日上午,山东省沂水县大法弟子李红霞等4人去崔家峪镇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沂水拘留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30/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8200.html

2014-10-08: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北松峰管理区综治办主任拦路抢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8/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8681.html

2013-03-27: 亲手劳教两位家人 山东沂水县恶警薛皓再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7/亲手劳教两位家人-山东沂水县恶警薛皓再行恶-271433.html

2012-07-25: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张希正被绑架到许家湖看守所
2012年7月23日上午八点多钟,沂水县法轮功学员张希正从家中出来,遭到早就蹲坑在那里的四、五名不法人员强行劫持,绑架到许家湖看守所,..。其它情况不详,请知情者补充。

另据悉前一天,沂水县沙沟镇不法人员劫持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人数不详)。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5/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0720.html#127250430-11

2012-01-28: 2011年山东沂水县610迫害法轮功事实综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8/2011年山东沂水县610迫害法轮功事实综述-252429.html

2008-05-29: 近来山东莒南、沂水、蒙阴地区邪恶迫害加剧,法轮功学员被接连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9/179352.html

2007-11-07: 山东沂水县沂水镇邪党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66113.html

2007-10-03: 山东沂水县沙沟镇邪党人员绑架勒索炼功群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771.html

真相传单:沂水真相(第2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3/161338.html

山东省沂水县黄山铺镇邪党委迫害大法的事实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6/22/157383.html

小册子:沂蒙见证(第14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4/144595.html

小册子:沂蒙见证(第13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3/143039.html

2006-01-08: 关于外地大法弟子到沂水地区做真相的一点建议,

从今年春天到现在,沂水发生了两起外地大法弟子到沂水地区做真相被抓的事件。从出事的表面来看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大法弟子不了解当地的实际情况。有些村庄的人们被邪恶所蒙蔽不了解真相反对大法,他们往往会对作真相的弟子進行举报。二是发真相的时间尽量不要在白天,以免被邪恶发现。三是尽量不要人数多,减少目标的暴露率。外出使用的车辆一定要存放好。

从中也反映出沂水弟子在讲真相方面做得不扎实不深入不全面,在面对面讲清真相方面做得比较差,甚至把发资料的数量代替了讲清真相。希望同修予以重视。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8/118282.html

致山东省沂水县各级政府、公安人员的公开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57.html

2005-06-04:近日,临沂市沂水县又发生邪恶绑架大法弟子一事,据说由于坏人举报,又有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现关押在县看守所。望见此消息者,提供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4/103346.html

2004-12-05:我是一名耿直的农村妇女,现是一名大法弟子,57岁,山东省沂水县高桥一村人,1997年得法,得法前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顽固头痛、风湿性关节炎、胃病、胆囊炎、肩周炎、贫血还有各种神经性痛和坐月子落下的病。常常做不了饭,脾气越来越坏,就在这生不如死的时候我喜得大法。通过修炼,身上的各种病不见了,脾气也好多了,能按时做饭,地里的活也能干了,孩子们也不为我的病发愁了,真的是死了又重生。

可是好景不长,99年7.20风云突变,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炼功环境没有了。镇上的几个人直闯我屋,强行拿走了我家桌上师父的法像和《转法轮》宝书,上村委开会逼我说出谁叫炼的,还有哪些人炼,还有甚么书等等。以后三天两头到二村村委去“学习”,在那里听的都是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话,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叫我们骂师父,骂大法的脏话,写“保证书”、按手印,不管忙闲,白天黑夜总不能安宁。秋收开始农民很忙,在地里干活很晚才回家,有一次我去晚了一点,一進院就有一个穿制服的人打我,并强迫我把手按他的要求放好,我不服从,就又打。孙作军(那时还不是镇长)正在屋里大声训斥别的学员,把我叫到屋里,抓住我的头发用力拉扯,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脸下巴,在我们村书记制止下才停下,后又罚款50元才叫回家。以后又到高桥法庭(现已搬走)办班,有一次在法庭院水泥地上坐着,孙作军一進大院门口就骂了些很脏的话,围着我们学员转了一圈,用脚踢了几个学员,踢的有一个不能走路了。在法庭办班,有时邪恶把我两个弟弟叫去施加压力。有一次三天三夜70多小时我们没進一滴水,才放我们回家。在家也不叫安宁,时常去打扰,拿孩子的工作施加压力,真是度日如年。

我于2000年农历6月一人去天安门,心想那里有最高人民政府,有主持正义的好人,对他们说明我们的真情。我这个老太太就是想做个好人,炼功强身健体,对国家对家庭和个人都好。可是一走上广场就被警察抓住送進一个离天安门很近的一个所里,又被山东办事处带到一间屋里,过程中多人审问,带着手铐。后又被镇里和村书记接回,送沂水拘留所,拘留一个月。回家不几天马冯德(专管迫害法轮功)等五六个人直闯我家里,强行拖我,腿都拉破皮,把我关在司法所,又送诸葛镇洗脑班。诸葛镇洗脑班非常邪恶,雇用了几个地痞、打手毫无人性的打骂我们。李洪伟打人成性、骂人成性,随时随地都打打骂骂,还有刘成前打人不眨眼,同修吃的苦一言难尽……。住在一所多年不用的学校里,满院树木杂草,我们收拾了几大堆。在砍树棵子时,时常受到迫害,这么多的树条子成了打人的工具。一天中午我正在院里除草,把我叫到一间屋里,一看满地是水,一个同修在地上,四个人其中一个姓江,像踢球一样踢打,都穿着皮鞋,踢打够了,看到学员有生命危险,再泼凉水,然后拖到一边打骂。对我也一样打骂,还用木条打脚心和手,用木棍钻手虎口,抓头发,打得我不会走也站不起来,拖到院子里,两个人拉着我的两只手在地上拖,再爬,邪恶不时就打两下。还叫我站着不动,头上顶个碗跑步,不配合就得打耳光、脚踢、条子打。我们几个上厕所时有几个农村妇女在厕所墙外偷看,看到同修那脸都被打得成了黑紫色,齐说:“你们想办法从这里爬出来,我们先把你们藏起来,找机会再把你们送出去,不能叫那些恶狼把你们打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告诉她们,我们学真善忍,不能拖累你们。在诸葛镇这些日子,邪恶之徒叫老伴儿也得陪着,无奈家中正盖着房子也停了工。

秋收是农村最忙的季节,别人的麦子都种上了,我家秋庄稼还在地里,也不叫老伴儿回家秋收,交上1200元生活费,又交了3000元才叫回家。即使这样武建成、张继栋等人三番五次進家骚扰,多次连老伴儿都不能睡个安稳觉,一气之下把我打得一个星期不能动。

2001年农历2月在司法所办班,司法所办公室的墙上其中就有不打人、不骂人。孙作军、马冯德操纵几个身穿制服的人教我们怎样打人、怎样骂人,不配合他们就在司法所办公室打我们,还不叫吃家里送的饭,叫我们吃招待所里的饭。马冯德对我们说每人交上200元生活费,谁交上谁马上就走,我们几个当天家里人就交上钱,回了家。因我给儿子看孩子没有回家,马冯德又往家中要300元,吓唬老伴儿说不交就问儿子要,吓得他快把300元交上了。

没多长时间,我被镇里的王立生晚上骗到司法所,说是检查,一会就回来,去后又不让走。正在抗旱春种,农民都忙,又不叫吃家里饭,拿上500元生活费。我没钱不吃,五六天后马冯德叫我到院里大声训话后,说不怕不吃,给她往里打针,武建成在一边打气说:“打针,非打针不行。”我不打,他们五六个人就摁住我强行把我拉上了医院,马冯德还骂我不讲理,自找难看,交针药费。付玉华也说了些诽谤的话,送回家后,在家里武建成、张继栋成天找上门按手印,有时还照相。如不在家在地里干活也得找上,干甚么也干不安稳。在儿子家也是不断的往那打电话,非我亲自接才行,多次叫回家“开会学习”,镇里的人多次到儿子家、儿子的单位、儿媳的单位去骚扰,两家都不得安宁。拿儿子的前途逼我放弃修炼,两个儿子不知流了多少次眼泪,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江泽民还搞株连,我三弟的儿子考上军校,因我修炼法轮功不让去上。有一次我三弟从镇里出来,喝了点酒,见到我上去照我的脖子狠狠的一拳,当时就青了,紧接着就是左右开弓打了十几耳光,把他儿子没上成军校的恨发泄在我身上。脖子上的青17天才好。

2002年春,正月十五日我去南方探亲,千里遥远刚到,孙作军强迫大儿子停止工作赶去千里把我叫回来,镇委成天派人骚扰。有一次派出所王光文在我家拍着桌子大叫拿出书来,我二弟去看到,只说了一句“干甚么”,王光文就赶过去要打,被拉开才没打着。大约在二月初,一下子有十几人,镇里、派出所、司法所也有不认识的,强行把我带到镇人寿保险大院关在屋里。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好不容易又得的一本《转法轮》又拿走了。这次有县610的人参加,把大法修炼者分别关在两个屋里,气势很是凶恶。把我叫到二楼屋里,黄宜见对我边打边骂,一个女的在一边喊“加油”。打够了,叫我回到原屋里,那几天天气很不好,很凉,不叫拿衣服、被子等。坐排椅上、水泥地上,也坐在院子里冻着,作排椅把脚反别在排椅后边,很疼,一直不让拿出来,就是这样还三天三夜不让合眼,70多小时,眼睁不大,武建成也不让。自始至终也少不了武建成这个“积极份子”,这期间我的家又翻了一遍,就连我盛衣服的小箱子武建成也细看细摸。孙作军还逼问我,要法轮功还是要儿子,给我和孩子、亲朋施加压力,并说把两个孩子开除来陪我。几天后把我和段可芳一起送冯家庄洗脑班,先交1600元生活费,李明果等几个犹大成天去转化,强迫看诽谤师父与大法的电视和书,写所谓的“保证书”,近两个月给我和家庭造成很大损失。

附: 孙作军 宅电 0539--2320966 手机 13905492966
马冯德 宅电 0539--2811273 手机 13188714603
黄宜见 手机 13969902277

给沂水县不法官吏的公开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85559.html

山东临沂来信:请人民代表制止迫害法轮功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3/4151.html

不干胶: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张俊起(山东省沂水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121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