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5-08-10: 北京警察询问“诉江”之事

8月6日8日,北京丰台太平桥地区、西城陶然亭地区的派出所警察上门将法轮功学员带到派出所,询问诉江之事。
2014-01-26: 北京西城区洗脑班地点:
北京西城区洗脑班位于昌平胡庄,从德胜门开车,到昌赤路过金洪源农家饭约100米后左转70米左右有个大门是个老头了门,不让进了,再往里走100多米,第二个门是保安看门。
详细路程:
1、从起点出发,在西城区城区道行驶0.9公里,稍向左转走匝道,稍向左转进入主路;
2、沿德胜门外大街一直向前行驶33.3公里,从京银路/G110/十三陵/昌平西关出口离开(经西关收费站),稍向右转进入辅路,收费15元;
3、进入昌平区城区道行驶2.0公里,过福运乡村农家院后稍向右转进入昌赤路/S212;
4、沿S212/昌赤路一直向前行驶4.4公里,过金洪源农家饭约100米后左转;
5、行驶155米,到达终点
共40.8公里,大约37分钟。

附北京西城区洗脑班俯视图
附北京西城区洗脑班俯视图



2011-08-02: 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处恶警

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处处长张俊杰,洗脑班头目王利明,两人是西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人物,特别是张俊杰,不管是劳教、洗脑、判刑的他都插手。还有一个叫崔爱民的,现调到市局去了,也是迫害打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8-2-11)-244792.html

北京西城区新街口豁口附近看到“610巡警”

10 月11日星期二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路过新街口豁口附近的时候,看到一辆金盃汽车从身边过,此车和普通的金盃车从外观上看没甚么两样,发现金盃车内前放有个黄牌子,牌子上写有“610巡警”,车内坐有4、5个人。我感觉非常吃惊(车子过的非常快,所以没有看清车牌号),原来610都是偷偷的抓人或者暗地里干坏事,现在竟然敢公开贴牌子“巡逻”,而这完全是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来的,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发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

同时,在这里也提醒同修注意,现在大街上有些金盃车和普通的金盃车一样,但是车内坐有警察或便衣,车牌号不是京0,而是京E的(应该还有其他的,我看到的是京E),所以提醒同修在发放资料时注意。
2004-09-06:北京西城公安分局警察杨金芳,近日找到流离失所大法弟子的家属,劝说家属让在外的大法弟子回家,并保证甚么事没有,不会抓他们等一些“关心”之话,一听还觉得警察也明白了真像,不再做迫害大法弟子之事了,谁料,话再说下去,她就开始诬陷大法,诬陷师父,诬陷大法弟子搞男女双修,实在令人发指。

让我们所有大法弟子都正念正形,坚决否定旧势力黑手安排的任何迫害,同时,再一次向还在做助纣为虐之事的警察讲清真像。

北京西城公安分局警察 杨金芳
电话:66036454

北京市西城区洗脑班协助邪恶势力残害大法弟子的叛徒名单和电话
李雪君夫妇:6349 3564
桃枫(队长) 6857 1835 13520600730(手机)
赵惠贤(女) 6857 1835 13161330211
杨昌琪 6606 8186

吴秀琳(女) 6342 3497
张旭滨(女) 6617 2615
何佩珍(女) 6802 3050
张丽君(女) 6633 4290
王 宪(女) 6833 7193
迟寿华(女) 6237 2332
刘英军 6488 8700
张静洁(女) 6616 9395

九死一生 感谢恩人法轮功(图)

2005年3月28日倪玉兰写信感谢法轮功学员在狱中对她的照顾。北京女律师倪玉兰,因帮助被拆迁居民,3年前的4月27日拍摄强拆现场,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毒打致残拘留判刑,她说在狱中一年能够大难不死,全赖善良的法轮功弟子的照顾。以下内容根据感谢信录音整理:

北京女律师倪玉兰
倪玉兰:我这个信呢,叫《九死一生,感谢恩人法轮功》,我与法轮功学员们分别已有二年了,两年来,我时时刻刻都在想念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是她们在我蒙冤受难的日子里,日夜守护、细心照顾,使我重获新生,因为她们的仁义道德,构筑了人与人之间的善良和关爱,我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2002年4月27日,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给我带来了终身的不幸。中午11点45分,我在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四条55号,非法强制拆迁现场外拍照,我刚把照相机放在包里,突然有一男一女发疯似的向我冲过来,他们不由分说,凶狠的将我踢倒在地上,我的脚踝被严重扭伤,他们从我的包里抢走价值五千多块的照相机,装進了他们自己的皮包里。

这时西城公安分局新街口派出所所长谢立国带了几个衣冠不整的警察跑过来,他们背离天职,不过问抢夺案件,反而和犯罪嫌疑人相互勾结,共同设计阴谋陷害我。事后,我才知道这两位犯有抢夺罪的犯罪嫌疑人,竟然是西城区政府拆迁办的党支部书记张玉兰和工作人员毛杰。

所长谢立国指令其他警察将我非法抓進新街口派出所。在办公室里,所长谢立国唆使副所长赵细金和警察把我摁在地上,用绳子将我五花大绑的捆上,然后对我進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他们将我殴打的遍体鳞伤。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28日凌晨,他们将我抬進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藏匿,从此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在看守所里,我荣幸的认识了很多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她们来自全国各地,是一个以修炼身心为目地的群众团体,有着共同的信仰,信奉真、善、忍,她们待人有礼貌,说话和气。由于她们执着的信仰和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经常受到毫无人性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

我多次看到警察残酷毒打她们,同时还唆使那些为了利益而抛弃基本人性的犯人,毒打她们,手段非常残忍。她们多数以绝食的方式抗议非法关押,为了不牵连亲朋好友,不肯透露真实姓名和住地,平时以代号相称。

我和法轮功学员们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伤势严重,疼痛难忍,是她们无微不至、轮流照顾我的生活,夜夜守候。多少个夜晚,我生命垂危,是她们请来狱医为我救治的,然后喂水、喂药。遇上毫无人性的狱医,又要被骂成多管闲事。因为狱医要处心积虑掩盖真相,迎合上级领导的意图,目地就是让我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活受罪。

正直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被邪恶征服,反而向我倾送全部的关爱。人间自有真情在,没有善良、正直的法轮功学员,我就享受不到人间的真情。在当今的社会里,是不能缺少法轮功善良的仁义道德品质。获释后,我多方寻找那些曾经帮助我渡过难关的法轮功学员们,但是没有任何结果。

每当我架着双拐到路边去遛弯儿,就有很多人关心的问我“你是怎么受的伤?”“我是被新街口派出所所长谢立国唆使多名警察,施酷刑将我毒打致残。”他们又问我:“这么重的伤,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自豪的告诉他们说“全靠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如果没有她们日夜细心照顾,我今天就不能架着双拐在街上遛弯儿。”

我的遭遇是不幸的,各种残害给我留下了终身的残疾,但是我得到了法轮功学员们的真挚友谊,法轮功对我的恩情,我终身难忘。衷心的感谢李洪志先生培养出来这么多优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九死一生,感谢恩人法轮功。

北京西城区巨资兴建非法转化基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5/11086.html

南昌弟子在北京的遭遇
西城区看守所的警察**,牌号023815。见大法弟子便打耳光,我被他打了十几个耳光。例如:我看见他用拳头猛打一位功友的头。好一会儿,他说:"哎哟,我的手怎么这么疼?!边说边从兜里掏出钥匙,用上面的车牌猛击功友的头,那位功友的头部被他打出了血。这只是他打许多功友其中一例罢了。我希望他立刻停止他的罪恶行径,否则天理不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