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6-03-31: 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1/%E5%8E%9F%E6%B2%B3%E5%8C%97%E7%9C%81%E6%BB%A1%E5%9F%8E%E5%8E%BF%E5%85%AC%E5%AE%89%E5%B1%80%E5%9B%BD%E4%BF%9D%E5%A4%A7%E9%98%9F%E9%95%BF%E8%B5%B5%E7%8E%89%E9%9C%9E%E7%8A%AF%E7%BD%AA%E4%BA%8B%E5%AE%9E-326026.html

2015-06-27: 河北满城县610头子梁民的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7/河北满城县610头子梁民的犯罪事实-311505.html

2014-10-27: 河北满城县国保张振岳的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7/河北满城县国保张振岳的犯罪事实-299495.html

2014-06-05: 中共地方当局把李文和迫害得家破人亡(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5/中共地方当局把李文和迫害得家破人亡(下)-293030.html

2014-06-04: 河北满城县610、居委会频繁骚扰法轮功学员
近来,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组织回光返照,在四•二五期间,利用社区居委会或单位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密监控、骚扰、对家人施加压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4/河北满城县610、居委会频繁骚扰法轮功学员-292999.html

2013-04-20: 曝光河北满城县城关派出所许宁、郭金海的恶行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上午,河北满城县城关派出所恶警徐宁到满城县水泵厂找到大法学员吴艳英的丈夫田宝国问话:吴艳英还炼不炼法轮功?田宝国说:不炼了。徐宁说:要炼在家炼,别出去,这几天风声紧。

当天晚上,吴艳英夫妇去串门,徐宁给田宝国打电话说:到你家去一下,在电脑上查一下东西。田宝国说:电脑是孩子的,我们不会用。徐宁说:我告诉你怎么用。田说我们没在家。

田宝国受到徐宁的恐吓,四月十一日中午便请郭金海到饭店吃饭。下午二点左右,徐、郭二人跟田宝国到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打开孩子的电脑,仔细地察看了一遍。

家庭电脑是私人物品。所储存的信息属个人隐私。徐宁、郭金海私闯民宅,在孩子不在的情况下非法查看孩子的电脑,是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所谓的警察难道一点法律都不懂吗,还不如咱老百姓呢。别再故步自封了,好好了解真相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0/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4-19-2013)-272190.html

2012-08-26: 河北满城县610头子吴卫东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6/河北满城县610头子吴卫东犯罪事实-262007.html

2012-08-05:
河北满城县一法轮功学员遭跟踪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四月初五)晚,河北满城县大坎下村一法轮功学员串门后回家,遭到满城县白龙乡政法委副书记李敬东、白龙乡派出所刘冬冬、白龙乡乡政府人员等六人的跟踪及非法盘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5/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1193.html#128502222-1

2012-03-08: 河北满城县拘留所所长徐会来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8/河北满城县拘留所所长徐会来犯罪事实-253962.html

2011-10-24: 河北保定市满城县南韩村镇孙村一名女孩被害的事实

因为听到有人谣传说,南韩村镇孙村王立杰的女儿被害死一案是炼法轮功的学员所为,这纯属中共恶人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为原则修炼,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一书的第七讲二百二十九页杀生问题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杀生后出现的问题太大了,我们得跟大家详细的说一说。杀生,在原始佛教中主要是指杀人,这是最严重的。”

事实是这么回事,原来孙村村民田占军,(男,四十多岁)在本村村南养鸡,后来不养了。他和他的妻子顾英儿想给人家治病,经常烧香,搞起了求神拜佛了,每月的初一、十五烧的更厉害,自此后自以为有了功能,还张扬他们能治病、驱邪,只要你想学花钱就学会了,大搞装神弄鬼那一套。于是本村的妇女宁朵、王峰和被害的小女孩的母亲信了他们那一套,经常在一起干那事儿。二零零八年头学生放暑假的某一天,宁朵、王峰还有一名妇女去村边田占军家学妖术,王立杰八岁的女儿长的很漂亮,骑着车由她的母亲带着也去了田占军家。到了之后他们就说小丫头脸色发黑,身上有邪气,说着就硬拉着小女孩进屋里去了,让她妈妈在外屋等着。五个人拿绳子把小女孩双手捆住,脖子也用绳子勒着,田占军用手扣着气管。他们在作案时其中一个妇女被家人叫走了。一会儿传出小丫头的惨叫声。她妈妈要去看看,田占军他们在门口堵着不让进去,他妈妈当时被他们迷糊住了,还认为能把女儿身上的邪气驱走遭点罪也值得,因此也没有坚持阻拦他们的恶行。又一会儿,听不到女儿的哭叫声了,屋里安静了。一看那女孩已经奄奄一息了,这时那伙人见此情景也慌了手脚,吓的忙叫来救护车,把孩子送医院抢救。可是可怜的孩子已经停止了呼吸。小女孩的妈妈怕丈夫不干,便和他们一伙儿的欺骗她丈夫说是孩子病死的。丈夫不知实际情况,便把女儿埋了。后来,小女孩的母亲感觉从良心上对不起女儿,就把真实情况向丈夫说了。而后又把小女孩挖出来送法医验尸,发现孩子的脖子上、小手腕儿上有绳子勒的印记。人命关天,这伙贪财害命之人怎能逃过法律的制裁?主犯田占军夫妇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判了七年徒刑。在一边拿绳子的王峰和宁朵判了四年,现仍被服刑。

以上是小女孩被害一案的事实真相,在本村调查,这几个杀人犯根本就没炼过法轮功。是别有用心的中共恶人把这桩事的帽子硬扣在了法轮功上。苍天有眼,谁散布的谣言,将来谁也逃脱不过天理的严惩。孙村广大的民众是活证据,骗别村人,骗不了孙村的人。河北保定市满城县南韩村镇孙村一名女孩被害的事实

因为听到有人谣传说,南韩村镇孙村王立杰的女儿被害死一案是炼法轮功的学员所为,这纯属中共恶人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为原则修炼,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一书的第七讲二百二十九页杀生问题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杀生后出现的问题太大了,我们得跟大家详细的说一说。杀生,在原始佛教中主要是指杀人,这是最严重的。”

事实是这么回事,原来孙村村民田占军,(男,四十多岁)在本村村南养鸡,后来不养了。他和他的妻子顾英儿想给人家治病,经常烧香,搞起了求神拜佛了,每月的初一、十五烧的更厉害,自此后自以为有了功能,还张扬他们能治病、驱邪,只要你想学花钱就学会了,大搞装神弄鬼那一套。于是本村的妇女宁朵、王峰和被害的小女孩的母亲信了他们那一套,经常在一起干那事儿。二零零八年头学生放暑假的某一天,宁朵、王峰还有一名妇女去村边田占军家学妖术,王立杰八岁的女儿长的很漂亮,骑着车由她的母亲带着也去了田占军家。到了之后他们就说小丫头脸色发黑,身上有邪气,说着就硬拉着小女孩进屋里去了,让她妈妈在外屋等着。五个人拿绳子把小女孩双手捆住,脖子也用绳子勒着,田占军用手扣着气管。他们在作案时其中一个妇女被家人叫走了。一会儿传出小丫头的惨叫声。她妈妈要去看看,田占军他们在门口堵着不让进去,他妈妈当时被他们迷糊住了,还认为能把女儿身上的邪气驱走遭点罪也值得,因此也没有坚持阻拦他们的恶行。又一会儿,听不到女儿的哭叫声了,屋里安静了。一看那女孩已经奄奄一息了,这时那伙人见此情景也慌了手脚,吓的忙叫来救护车,把孩子送医院抢救。可是可怜的孩子已经停止了呼吸。小女孩的妈妈怕丈夫不干,便和他们一伙儿的欺骗她丈夫说是孩子病死的。丈夫不知实际情况,便把女儿埋了。后来,小女孩的母亲感觉从良心上对不起女儿,就把真实情况向丈夫说了。而后又把小女孩挖出来送法医验尸,发现孩子的脖子上、小手腕儿上有绳子勒的印记。人命关天,这伙贪财害命之人怎能逃过法律的制裁?主犯田占军夫妇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判了七年徒刑。在一边拿绳子的王峰和宁朵判了四年,现仍被服刑。

以上是小女孩被害一案的事实真相,在本村调查,这几个杀人犯根本就没炼过法轮功。是别有用心的中共恶人把这桩事的帽子硬扣在了法轮功上。苍天有眼,谁散布的谣言,将来谁也逃脱不过天理的严惩。孙村广大的民众是活证据,骗别村人,骗不了孙村的人。河北保定市满城县南韩村镇孙村一名女孩被害的事实

因为听到有人谣传说,南韩村镇孙村王立杰的女儿被害死一案是炼法轮功的学员所为,这纯属中共恶人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为原则修炼,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一书的第七讲二百二十九页杀生问题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杀生后出现的问题太大了,我们得跟大家详细的说一说。杀生,在原始佛教中主要是指杀人,这是最严重的。”

事实是这么回事,原来孙村村民田占军,(男,四十多岁)在本村村南养鸡,后来不养了。他和他的妻子顾英儿想给人家治病,经常烧香,搞起了求神拜佛了,每月的初一、十五烧的更厉害,自此后自以为有了功能,还张扬他们能治病、驱邪,只要你想学花钱就学会了,大搞装神弄鬼那一套。于是本村的妇女宁朵、王峰和被害的小女孩的母亲信了他们那一套,经常在一起干那事儿。二零零八年头学生放暑假的某一天,宁朵、王峰还有一名妇女去村边田占军家学妖术,王立杰八岁的女儿长的很漂亮,骑着车由她的母亲带着也去了田占军家。到了之后他们就说小丫头脸色发黑,身上有邪气,说着就硬拉着小女孩进屋里去了,让她妈妈在外屋等着。五个人拿绳子把小女孩双手捆住,脖子也用绳子勒着,田占军用手扣着气管。他们在作案时其中一个妇女被家人叫走了。一会儿传出小丫头的惨叫声。她妈妈要去看看,田占军他们在门口堵着不让进去,他妈妈当时被他们迷糊住了,还认为能把女儿身上的邪气驱走遭点罪也值得,因此也没有坚持阻拦他们的恶行。又一会儿,听不到女儿的哭叫声了,屋里安静了。一看那女孩已经奄奄一息了,这时那伙人见此情景也慌了手脚,吓的忙叫来救护车,把孩子送医院抢救。可是可怜的孩子已经停止了呼吸。小女孩的妈妈怕丈夫不干,便和他们一伙儿的欺骗她丈夫说是孩子病死的。丈夫不知实际情况,便把女儿埋了。后来,小女孩的母亲感觉从良心上对不起女儿,就把真实情况向丈夫说了。而后又把小女孩挖出来送法医验尸,发现孩子的脖子上、小手腕儿上有绳子勒的印记。人命关天,这伙贪财害命之人怎能逃过法律的制裁?主犯田占军夫妇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判了七年徒刑。在一边拿绳子的王峰和宁朵判了四年,现仍被服刑。

以上是小女孩被害一案的事实真相,在本村调查,这几个杀人犯根本就没炼过法轮功。是别有用心的中共恶人把这桩事的帽子硬扣在了法轮功上。苍天有眼,谁散布的谣言,将来谁也逃脱不过天理的严惩。孙村广大的民众是活证据,骗别村人,骗不了孙村的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4/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8249.html#111023231737-1
2011-05-14:河北满城县恶警刘贵栓、张红雨等恶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河北满城县恶警刘贵栓、张红雨等恶行-240785.html

2011-03-07: 河北满城县韩村镇中共人员对一位农妇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下面以一位普通妇女遭受的迫害,说说保定市满城县韩村镇中共政府和派出所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不断迫害。

她是我的一个婶子,身患多种疾病:心脏病、低血压、高血脂、半身麻木,有一次严重到憋的一宿睡不着觉,常年吃药。中药、西药都吃过,病也没见好。后来干脆找巫婆烧香,她自己也烧,可是越烧浑身越没劲,身体越不舒服,整天没精打采,活着也没意思。终于婶子时来运转了。1997年,经人介绍,她学了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与人为善,在不知不觉中,她的病都没了,身体健康了,人也精神了。这对婶子和她的全家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做梦也没敢想的。

1999年7月20日后,和千千万万受迫害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样,婶子也遭到了种种非人性的迫害和无数次的骚扰。她本着做有良心的人,为给法轮功和师父说句公道话,依法去北京上访,却遭到韩村镇政府和派出所不断的非法迫害。以下是我的婶子多年来遭受非法迫害的事实。

我的婶子自从去北京上访回来后,村里大喇叭天天喊她的名字,叫她去报到,并多次被绑架到韩村镇政府和派出所。在镇政府,方福军等人强迫她扫大街、扫厕所、清理他们积攒了一年的垃圾。一连被他们迫害了一个星期。

有一次在村大队,邪党人员逼婶子写“保证”,镇政府有一个叫石国栋(抱阳村人)的,对婶子骂骂咧咧的说:“不叫炼了,非他妈的炼,你吃共产党的,穿共产党的,连你这自行车都是共产党的!”(这样的说法不对!共产党能生产什么?还不是靠人民的纳税钱养活。人吃、穿、用的不都是自己挣来的吗?)

邪党不仅迫害大法学员的身体,还用暴力干扰法轮功学员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往来。有一次,婶子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邪党人员诬陷为聚会,村干部就把她们绑架到韩村镇派出所。原韩村镇派出所所长景洪池玩弄手中的权力,逼婶子一个妇道人家背一捆捆好的编织袋,足有百八十斤重,还得弯着腿,用脚尖走路,在镇政府大院转圈。厕所也不让去,旁边还有一男一女看着。那个男的说:“给她脖子上挂桶水”,女的听了,嘿嘿地笑。转了5、6圈后,才让婶子放下那一大捆袋子,当时婶子一下就瘫在了地上。

可中共邪党人员们并没有就此罢休,把婶子叫到屋里,景洪池恶狠狠地逼迫婶子跪拖把柄,一会儿又逼迫她跪在横立着的砖块上。景洪池还拿着竹板打婶子的手背。过后手背有一处都被打紫了。更残忍的是景洪池逼着婶子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面对面跪下,互相扇嘴巴,他们还恐吓说: “你们不扇,我们就打你们!”如此折磨婶子,直到天很黑了,才让她回家。在这过程中,镇上一个女的对婶子还非法搜身,在翻婶子衣兜时,仅有的2角钱掉在地上,也被那人拿走了。

还有一次是腊月里,婶子和几个人去要被非法关押在满城县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被原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带人绑架到县委非法扣留到晚上。之后把她拉到韩村镇政府,在镇政府又有一个女的,非法搜婶子,翻走她40元钱。邪党人员还逼迫她们站成一个圈,顾建勋(张辛庄人)坐在中间,拿着一根二米左右长的竹竿,谁走慢了打谁。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还逼着她写保证书。因她拒绝无理要求,他们就强行脱了她的大衣,把她推到屋外,强行让她抱着铁柱子,踮着脚站着。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把婶子叫进屋,再逼她写“保证”。婶子不写,又被叫到外面,还像上次那样站着,如此反复了三次。晚上8点左右才让她回家。她儿子被村干部连威胁带哄骗去了镇政府,因和邪党人员评理,脸都被打肿了。此后,每到邪党的敏感日,韩村镇政府的相关人员不是打电话骚扰她,就是去她家骚扰。

2008年奥运会期间,镇里有一男二女,白天去她家,威胁说“别出去”、“不许去北京”之类的话,其中一个女的拉长着脸说:“谁影响我的工作都不行!”好象她的工作就是替邪党骚扰好人似的。第二天晚上,镇里的顾建勋等男男女女十来个人,非法突然闯入婶子家,进门二话不说,拿出伪造的手续,就非法搜了她的三个院子,连洗澡间都没放过。婶子因为惊吓过度,心脏病发作,可这些人全然不顾,还继续翻,直到家中一片狼藉。俗话说“夜闯民宅,非偷即抢”,中共邪党人员不仅知法犯法,还败坏中国人的尊严。

2010年2月的一天,婶子去串亲戚,顾建勋先是打电话骚扰,等婶子刚回家,孙兰春和顾建勋就到了,说江某某要来保定了,不许她出去。(江某某坏事干绝,草木皆兵,所到之处百姓都不得安宁)。同年8月16日下午2点多钟,一群警察闯入她家,(因保定610头子王荷丽刚上任,调动公安迫害大法学员)到处乱翻,鞋盒子都看。还强迫家人打开钱箱子,四间屋子被翻得乱七八糟。

年腊月的一天,镇政府的三男两女,以“回访”的名义去她家骚扰,先是装模做样的问家中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当家人说出实际困难时,这五个人谁也不吱声。而后,一个男的对婶子说:“再搜你跟他们打保票,要搜出来怎样,搜不出来怎样。”婶子当时就提高了嗓门,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搜我?”那人无言以对,呆了一会儿他们就走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6/河北满城县韩村镇中共人员对一位农妇的迫害-237231.html
2011-02-16: 河北满城县“六一零”年前指使官员骚扰民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6/河北满城县“六一零”年前指使官员骚扰民众-236354.html

2010-12-11: 满城城关派出所曹潮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1/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11-10)-233484.html

2010-09-15:
河北满城县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诬告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到易县港里村讲真相,遭港里村主任郑金宝(四十多岁,小名郑二蛋),副主任井小东(三十多岁)和港里村赵小勇诬告,遭绑架,现已被劫持到易县拘留所。

易县公安局电话 0312-8225111
易县公安局值班电话 0312 8212110
易县公安局长 董宏
易县副局长  冷振宇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县城内开元南大街 易县公安局

易县山北乡派出所所长 梁小六 电话:0132 8830092
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田国军 电话:13832205568
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 电话:0312 8212918
易县西山北机场派出所 电话:0312 883009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5/229671.html

2008-10-20:
到底谁在犯罪
本文讲述的是河北满城一位普通人修炼法轮功前后的身体状况,和中共人员妄图用各种方式逼迫他放弃信仰的过程,希望读者看后会从中明白为什么每一位真正的法轮功学员身处何种逆境都不放弃自己信仰的原因,明白到底谁在违法犯罪。

他曾患心脏间歇、结肠炎、胆囊炎、血压高、花眼看二十分钟书眼前就一片白;心脏间歇经常犯,一犯病就气短发憋,心口堵得慌,常年吃药,令人担心。因为有结肠炎,消化不好,三天才大便一次,一次就要四十五分钟,家人常说他解一次大便能走八里地。不敢吃硬东西,吃了很多药也不管用,全身健康都受到了影响,患胆囊炎,睡不了觉,一晚上不知翻多少次身,仰卧不行,侧卧也不行,不敢吃肉和动物内脏。胆区发炎时,按正常比例,右侧比左侧高出半指,吃药也不管用,既影响消化又影响休息。据医生讲,这种病不做手术好不了,可做了手术就没有胆汁了,吃了东西影响其它器官消化,不做又太痛苦。

为治病,他练了好几种气功,光买书就花了不少钱,可就是怎么用心的练也不管用。

一九九六年,他喜得大法,连续看了两遍《转法轮》,天天学法、炼功、只觉得特别好,学了四、五个月后,他的心脏间歇、高血压、胆囊炎都好了,连老花眼也好了,晚上看报纸都不用戴眼镜,结肠炎也慢慢好了,大便恢复正常。他处理掉了其它的气功书,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了来找他的人。此后,他一片药都没吃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迫害法轮功,单位先是把炼功点的电掐断,后又不断干扰。他只好换了个地方,公安局的又蹲坑不让炼,还找他做笔录,不让炼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赵玉霞、张振岳带领六、七个人闯入他家,将他非法绑架到公安局,后来他们又在他家到处乱翻,非法抄家。在公安局,张振岳非法审讯,后半夜,张振岳将他非法绑架到看守所,逼他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非法关押半个月,勒索四千五百元钱,才放回,还说取保候审一年。

二零零二年,单位派人闯入他家,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如不写就送洗脑班。他被迫离家出走半年。在这期间,赵玉霞、张振岳发了一个全国通缉令,天天派人去北京,保定找他,还把他女儿软禁,两个儿子被非法拘留,为了找到他,花了四十多万元钱。后来,他们探听到他的消息,将他非法绑架回单位,单位相关人员和公安局的人把他当犯人一样看守,就连回家吃饭他们也跟着。他老伴见此情景又害怕、又心疼他、大哭、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致使心脏病复发。公安局有人轮番妄图强行转化他,在单位非法关押了两天两夜。单位把他送到涿州洗脑班,强迫家人跟着,单位也去人。单位让他家人每月拿二千元饭费。非法半年被敲诈饭费一万两千元才放回家。回家后,单位经常限制他人身自由,不让出大门。

他曾身患多种疾病,学法轮功好了,因为坚持信仰又遭迫害。中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集会、结社、信仰、言论等自由。相信每一位善良的人都能慧眼识真,到底谁在犯罪。

那些追随中共迫害好人的人啊,你们违反宪法,却贼喊捉贼,上古言的一句: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2008-07-18: 李同欣,男,汉族,46岁左右,身高一米六几。“文革”中,其父李学忠曾被邪党打成“黑五类”,其小时候曾有这样一件事:他听到街上敲锣打鼓,就跑到街上看热闹,却是他父亲被戴高帽游街,见状伤心回家。大概从那时起,他就恨村里人。为实现报复,拼命钻营入党,后以乡镇企业渠道入党。但又因其超生(有四女,其一送与亲戚收养),村民多次告发,也使他憎恨本村人。其妻李兰英(很邪)原与李同欣的哥哥谈恋爱,后来他俩结婚。李同欣办了一个什么胶厂(以此入党),又和一个未婚青年女工相好。当时街谈巷议,沸沸扬扬,他也恨。前几年,村里对外承包的两个果园(一块80多亩,一块100多亩)合同到期,村民纷纷要求耕种,当时曾告到贤台乡、满城县、保定市,直到河北省,但要求耕地的村民被拘留,这个八百多人的农村竟有五百多亩地流失,其中三百多亩强行向外承包,而村民却耕地不足,李同欣却将这几十万元挥霍。有一次,他宴请贤台乡的干部到保定赴宴,途中却发生车祸撞了人,但是却拿村里的钱赔偿受害者。他还每年给党员和村民代表两瓶酒或两瓶香油。

李同欣万不该在李振宁遭绑架转到贤台派出所后,本来派出所曾要罚一千元钱,他却从中作梗,非得罚两千。大法弟子善意的给他讲真相,但是他不听,他说:我不相信。他也知道积怨很多,却极力追随和依附邪党,谁不服从他,就要倒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8/182283.html


2008-05-29: 曝光河北满城县恶人蔡涛恶行
蔡涛,男,35岁左右,白龙乡白堡村人,现白龙乡司法所任职。自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曾多次参与监控、绑架法轮功学员,给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及精神上带来了巨大压力和痛苦。

2003年2月23日至24日,蔡涛协同白龙乡政法书记康新元在大坎下村采取蹲坑方式,绑架了正在书写大法真相标语的法轮功学员殷秀琴。当时他们一伙人随即将殷秀琴打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踩她的手,打耳光。手、脸全肿起来了,后被劫持到满城县神星三中队,由派出所指导员李红伟一伙继续迫害。

次日也就是25日晚12点到1点之间,蔡涛又伙同满城县公安局又在大坎下村绑架了6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殷秀琴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其他人各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每人被勒索2200至2500元罚款后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9/179190.html

2007-11-24: 曝光河北满城县“六一零”犯下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4/167116.html

2007-10-01:
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恶党人员非法拆除大锅天线

2007年9月29日,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乡、村统一行动,把全县大法弟子家安装的大锅天线强行摘除。恶人扬言:谁不让摘锅,就抓谁。

2007-07-15:河北满城县要庄乡派出所恶警马占营恶行
河北保定市满城县要庄乡政府不法官员及派出所恶警死心塌地的追随邪党,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强行将本乡炼法轮功的学员要挟到乡政府,进行恐吓、威逼签字、按手印和逼写所谓保证书,多次到大法弟子家进行骚扰抄家。

二零零五年,要庄乡派出所副所长马占营带一帮人闯入两渔村大法学员家进行骚扰,当时这位学员正在果树园里剪枝,马占营一伙强行要他到派出所。二零零六年,马占营又带一帮人到这位学员家骚扰,翻箱倒柜,不听善言劝阻,但什么也没找到,还威胁学员说:找到把柄就抓你。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要庄乡政府和派出所分成三组,分别到南宋村、贾庄村、两渔村强迫村干部带头到大法学员家进行骚扰,有的恶警伪善的问长问短,其他人就趁机到房间里乱翻乱找乱拿,把大法书、光盘、录音带等抢走,真象一帮土匪进了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5/158910.html

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大法弟子自述受到的迫害
2000年3月份,白龙乡派出所恶警把我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去了之后,一名姓贾的翻我的书包,翻出50元钱就装在他的口袋里,我向他索要,他没有拿出来,这与抢劫有何区别呢?
2000年阴历10月份,满城县610人员非法闯入我家,他们如强盗一般搜我家和每一个地方,他们用谎言将我骗上了车,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陷阱。進去之后,他们对我们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善良公民進行了非人的虐待。在看守所里,我依然没有放弃修炼,因为我坚信:做好人没有错!他们为了达到目地,就用铁铐子把我的手和脚铐在一起,手脚被铐在一起的我看上去象个球。说起来很轻松,可是那种折磨是非常痛苦的;他们恶毒打我:一个耳光打下来,满嘴是血。三个月的折磨,后来我通过绝食8天后被放出来了。

2001年4月份我去北京依法上访,向百姓讲清法轮大法的真象,揭示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诬陷栽赃和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我被抓回,关在满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们更是疯狂的迫害,为了抵制迫害,我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他们强行给我灌食,如不服从,就往死里打,把我吊起来打,打得我骨头错位。他们在灌食时,口里还直嚷:“灌死你……”就在这种濒临死亡的情况下,他们还在疯狂的打大法弟子,打的流了血之后,还要让大法弟子说是自己撞的,多么邪恶啊!


满城县白龙乡政法委书记康新元,在1999年7.20至今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勾当。在迫害大法上他用尽心机。白龙乡是全县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一个乡。全县被非法劳教的有21名大法弟子,白龙乡就有8名。抓人,抄家,罚款,拘留,送看守所,送洗脑班。有一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两次,送看守所3次,丈夫同时也被非法劳教,恶徒把夫妻二人非法劳教还不罢休,还将其私人拥有的汽车非法霸占一年多久,这一切都由康新元和白龙乡派出所所长徐会来干的。康新元手机: 13903364894,家电:0312-7063577

保定市高阳县县长袁振江(满城人),从1999年7.20以后,在满城担任“610”头目,在满城迫害大法近两年,2002年又调到高阳县当县长,一直干着迫害大法的勾当,高阳劳教所非常邪恶跟他有直接关系。他的手机号:13831233988,家庭电话:0312-7062766

张红良,大坎下村委会委员,该人经常污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手段卑鄙,见不得光,常偷偷跟踪大法弟子,并无耻上报,使大法弟子受到严重迫害。家电:0312-7159522

满城县610头子梁民自2002年一直追随江罗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勾结公安局。各乡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大法弟子,非法劳教大法弟子。手机:1370328336

殷志强,男,于2002年任白龙乡大坎下村主任以来,充当江迫害大法的打手:1.亲自和指使他人监视大法弟子,搜集大法弟子的情况,向上级汇报; 2.2003年春节期间,用小恩小惠唆使不明真相的世人编造诬陷大法弟子的丑剧。2003年2月25日至26日伙同乡政府派出所非法抓捕7名大法弟子送进看守所残酷折磨,强行洗脑造成2人被非法劳教,5人被非法罚款2500元至3500元,被非法关押2个多月;伙同他人榨取大法弟子钱财。
他的手机:1393029878

民间艺术家王德谦被非法劳教案有关电话 
河北省保定市劳动教养学校 电话 0312-2191021

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龙门乡恶人电话号码
王印龙 出租车司机,30-40岁,经常监视大法弟子 0312-4617230
齐泽静 乡书记 40多岁 亲自安排抓王德谦,指挥迫害大法弟子,住宅电话0312-4522846
张文刚 乡副书记 住宅电话0312-4578920

河北满城县白龙乡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3/74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