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5-06-13: 高贤英老人被四川泸州法院非法判刑
高贤英老人,今年七十二岁。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下午,四川泸州江阳区法院的黄超等人到她家,递达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的判决书,同时法轮功学员罗玲蓉被非法判刑三年。
善良的高贤英老人慈祥对他们说:“请你们一定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现在众多人在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你们还在干迫害法轮功的事,我真为你们着急!不要再干了,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三人默不作声,急急离去。

此次判决的日期是六月一日,送达是六月九日,审判长徐翻翻,代理审判员孙华、康泸,书记员马结。

七十二岁的高贤英,现为城镇居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遭受到严重迫害,被监视、跟踪,被剥夺养老金,被迫流离失所,亲朋好友被株连,多次被非法判刑等。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后,虽“保外”在家,却遭国保、公安骚扰不断,江阳区国安经常电话要挟其子女“配合”迫害,让他们逼迫母亲去国保“问情况”、“签字”等,公检法司人员、社区人员一会儿上门这样、一会儿上门那样的骚扰,甚至开庭日,公检法司、政府、社区,大队人马前来绑架高贤英上法庭,惊扰了整个生活小区。高贤英的家没有安全感,儿子孙子一家几代长期处于紧张、恐惧中。

罗玲蓉,六十二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农村妇女,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洗脑迫害,长达三年,才回到家中,家早已破败不堪。

此次,罗玲蓉再遭迫害,在狱中被非法关押已长达一年,丈夫病重卧床不起不能回家照顾。三个儿女每天从老远的地方来老家轮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而他们个个都是家中有老有小的,要照顾家庭、孩子,又要照顾年迈的父亲;又由于不能正常打工谋生,经济也发生了困难。他们都很累、很累,心累、身体累,都快撑不住了。

事件回放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晚,高贤英、孙忠秀与罗玲蓉被泸州茜草派出所绑架。高贤英当晚回家,孙忠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回家,而罗玲蓉的家属被传唤到江阳区国保,签了(非法)逮捕证,之后,罗玲蓉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时间已长达一年多。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江阳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曹江企图将高贤英投进看守所,因看守所拒收,高贤英得以“取保”在家。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上午九时半,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高贤英、罗玲蓉非法庭审。庭审中,法庭压制当事人,庭审仓促走过场,高贤英、罗玲蓉二位当事人没有自我辩护的机会。高贤英的亲属受限仅三人参加旁听,罗玲蓉的家属子女被拒之门外,一个也没能进场。

非法庭审半年后,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泸州江阳区法院下达非法判决。

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多次冤判法轮功学员,执法违法人员如下:

1、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黄朝珍被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冤判五年。
审判长康泸;江阳区法院刑庭办案人:蒋相立

2、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杨太英被冤判四年半,李延钧被冤判四年。
审判长:徐翻翻; 代理审判长:孙华、 康泸;书记员马结

3,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唐明海被冤判四年。
审判长:孙华;代理审判长: 康泸

4、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高贤英被冤判三年半,罗玲蓉被冤判三年。
审判长:徐翻翻; 代理审判员:孙华、 康泸;书记员马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3/高贤英老人被四川泸州法院非法判刑-310825.html

2015-06-11: 四川泸州高贤英、罗玲蓉被非法判刑
2015年6月9日下午,四川泸州江阳区法院到高家,向高贤英送达了非法判决书。高贤英被泸州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罗玲蓉被非法判刑三年。判决日期是六月一日,送达是九日;审判长徐翻翻,代理审判员孙华、康泸,书记员马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1/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0726.html

2015-01-27: 四川泸州看守所外政府官员堵截民众旁听 实施绑架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四川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两位六、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高贤英和罗玲蓉非法庭审。为掩盖庭审黑幕,江阳区南城街道办事处、江阳区华阳乡政府官员公开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在法庭外,堵截民众旁听,甚至绑架带离法院。

一、街道办事处主任绑架要求旁听的女士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上午,泸州江阳区法院又一次在纳溪安富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法庭外,有便衣在一辆车内偷偷对前来旁听的民众摄像、拍照,女士A对摄像的人进行劝阻,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便衣打开车门,问该女士的姓名。A女士拿出身份证,说:我带有身份证,你带我进去旁听,我就告诉你名字。便衣说:我怎么带的进去哟?家属进去都困难,还要身份证。

确是如此,那天开庭,一位当事人的女婿、媳妇被拦截庭外,另一名当事人的儿女们一个也没能进去,说地方小,坐不下。其实旁听的只有三个人,其余十多个座位全是空的。

这时,江阳区南城街道办事处管治安的王姓主任出现在A女士面前,一把挽着A女士的胳膊,说:走,我们一边去摆谈。该女士想,就好好和他谈谈吧。不料,王姓主任挽着她往一辆车边靠,随着围上来几个男人,又拉又拽、又踢又打,将该女士野蛮塞进车里,车迅速开走。

车内,A女士见一些关注开庭的民众仨仨俩俩的往看守所去,她摇下车窗,向窗外呼喊:“法轮大法好!”王姓主任不准她向外喊,紧紧抓住她的肩一直不松手。

进了城,王姓主任把她交给南城街道办事处的群公办主任。群公办主任说:你怎么又去了?A女士说,我是国家公民,哪里都可以去。

二、乡政府官员绑架关注开庭的乡民

开庭,是公开的司法活动,公民参加开庭旁听是国家确立的司法制度。华阳乡乡民B女士关注开庭,来到纳溪,下车后,忽听疾驰的车内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呼声,知道有恶人又在违法作恶了。

她继续往看守所走去。走到离看守所还有一段距离的安富桥桥头,只见华阳乡政府副书记陈光宏与政府群公办主任龚世莲已经守在了那里。陈光宏追逐着B女士,说:来,坐我的私车回去。B女士坚决拒绝,说:不坐你的车。我不回去!

这时,一辆车开到B女士身边,几个男人把B女士野蛮塞进车里,强行带离。

车上,陈光宏接通B女士儿子的电话,企图让B女士的儿子向母亲施压。划清界限,离间亲情,破坏家庭,绑架家庭成员参与到中共的迫害之中协同迫害,是几十年来,历次政治运动中共惯用的流氓手段。女士B接过电话对儿子说:你妈没有错,他们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是他们在违法干坏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7/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3677.html

2015-01-25: 四川泸州法院在看守所庭审俩老人 不准自辩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四川泸州江阳区法院在纳溪看守所内对高贤英、罗玲蓉两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有制造冤狱前科的审判长徐翻翻又故伎重演,以程序违法压制当事人自辩,匆忙走过场。当徐翻翻敲法槌宣布休庭时,罗玲蓉抗议:我还没说话呢!

阴谋构陷早有预谋

一月六日,蓄意制造冤狱构陷法轮功学员高贤英、罗玲蓉的所谓庭审,是中共邪党操控的江阳区司法早就串通、合谋好了的。二零一四年五月高贤英在茜草被绑架后,虽然“取保”却骚扰不断。江阳区国保警察一次次电话要挟其儿子要母亲去国保询问、签字、盖章,每次儿子、儿媳陪母亲去国保,高贤英都拒绝签字、盖章,并劝他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

开庭前,江阳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曹江带领江阳区检察院刘勇闯进高贤英家送起诉书。高贤英拒绝签字,也不要家人代签。她告诉家人:这是迫害,是整人的,签不得。曹江对高贤英的儿子说:“没什么事。案子由公安交检察院了。缓刑。不收监。走走形式。九点开庭,你妈不方便,不去都行,你去签个字就行了。我都谈好了,几下就拿下来。”

可见,案子还没开审,是与非还没对簿公堂,有罪无罪还没见分晓,冤狱就已经生成了,庭审只是在作秀而已。

为了六日预先策划好的阴谋构陷得以进行,当地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以及所操控的司法企图对当事人造成强大的威慑,胁迫派出所、社区、镇政府各部门对七十二岁高龄的老人高贤英进行了邪恶的恐怖袭击。即开庭的头天下午,蓝田派出所警察范昌蕾(男)纠集东升桥社区主任杨晓平、蓝田镇政府的政府人员、及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约一、二十个一大帮,闯进高贤英家,社区邪党书记杨晓平还假惺惺的说:“来看看你”。

高贤英坦坦然然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政法委、六一零头目周永康、李东生都遭恶报、落马了,罪大恶极的江泽民也为时不远了,迫害法轮功没有好下场,劝他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高贤英对杨晓平说:我们都是同一块土地上的人,无怨无仇,为何与好人过不去呢?

高贤英还说:公民享有宪法赋予的权利。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破坏了哪条法律,让哪条法律实施不下去了?破坏到什么程度?拿出证据来!书记、警察、镇政府官员等等,无言以答。

六日一早,江阳区国保副大队长曹江、法院姓游的、镇政府、社区、派出所等一、二十个人,在居民小区内制造恐怖,楼上楼下围住高贤英的家,高贤英拒绝开门,问来者什么人?来干啥?报出姓名、亮出证件,否则当抢人报警。门外有人扬言自己是警察,不开门就撬门。高贤英警告:谁撬门谁负责。法院姓游的人报了姓名,出示了证件,并答应高贤英的儿子,将人从家里带走,开庭后一定带回来。

高贤英家的楼下,有十来辆小车守着。高贤英对众多的围观民众说:那么大的一个组织来对付我一个老太太。她又对不法之徒说,国家拿钱白养了你们。被劫持上车时高贤英呼喊:法轮功千古奇冤!

压制当事人 庭审仓促走过场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上午九时半,江阳区法院对高贤英、罗玲蓉的非法庭审在纳溪看守所内进行。二位当事人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晚被茜草派出所绑架,江阳区国保将罗玲蓉关押进看守所,高贤英放回。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江阳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曹江企图将高贤英投进看守所,因看守所拒收,高贤英得以“取保”在家。

一月六日上午,江阳区法院对高贤英、罗玲蓉同时开庭。法庭人员故意违反程序,所谓一律从简:审判长不告知当事人有申请合议庭人员回避的权利;公诉人把要读的读完,拿出一些不知从何处撕来的不干胶,既所谓证据,不让当事人确认,也不传唤证人出场;当事人觉得审判长、公诉人声音特别小,还没听清、听懂他们说了什么,庭审就结束了。果真如国保曹江所言:“走走形式”,几下就“拿下来了”。

审判长曾问过当事人:没有律师,自辩吗?二位当事人均回答“自辩”。整个过程中,高贤英几次插话,就谈了几句话,她说自己以前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法庭人员就打断:不准谈法轮功,不准谈修炼。高贤英说:我是国家公民,享有宪法保护的权利……法庭人员又打断说:不要扯宽了。并以自辩“程序不到”,阻止两位法轮功学员发言。二位法轮功学员一直等待“自辩”的程序到来。当审判长徐翻翻敲槌宣布休庭,罗玲蓉惊呼:我还没说话呢!徐翻翻说:喊你说了的,你自己不说。罗玲蓉表示自己根本没听到。

庭审结束,法庭人员还要二位法轮功学员在一大叠阴谋构陷的文书上签名、盖手印,配合他们走过场,高贤英、罗玲蓉都拒绝签字。

庭审黑幕不准人知道

了解到庭审实况的人们都叹息道:开的啥子庭哟,不过就是敷衍了事走走过场而已,整这些老太太。

十几年的迫害,历经魔难的法轮功学员要说的话很多。失去自辩的机会,罗玲蓉有口难言,回望旁听席上,没见家人的身影。当日旁听的只有高贤英家的三人,其媳妇、女婿都被拦截不让进,说是地方小,坐不下。其实旁听席除了高贤英家的三人外,其余的十多个座位空空无人。

望着空空的座位,罗玲蓉自语道:孩子们怎么没来?通知了的呀?原来在一月六日前,罗玲蓉的女儿得到看守所姓王的狱警打来的电话,得知一月六日母亲将上庭。反复询问,看守所姓王的狱警几次确认开庭地点是在江阳区法院。六日一早,罗玲蓉的孩子们到了江阳区法院,一问才知道受骗了,于是他们急忙赶往纳溪安富看守所。奔波了几十里,大气吁吁的孩子们被恶警粗暴的拦截在大门外,怎么说也不让进。罗玲蓉的女儿气得眼泪流。试想,中共法庭迫害法轮功的黑幕能让更多的人看见吗?

当罗玲蓉的孩子打电话追问伙同行骗的看守所狱警是怎么回事时,王回答:开庭开过了。你妈回监室了。再问,另外的人就回答:王狱警休假去了。

为了掩盖黑幕,封锁消息,不准人们看到庭审真相,在给高贤英的传票上,开庭地点填写的是“审判庭”,故意不写明开庭地点是在纳溪看守所。

当日,仍然有得到消息的民众前往关注。法庭外,一些街道办,社区,政府官员堵截民众旁听,帮忙掩盖中共司法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光天化日下,一手持身份证请求旁听的女士被街道办人员当众绑架,几个男人将她野蛮塞进车内强行带离;同时,另一名女士也被乡政府官员当众绑架,也是几个男人协同,将其野蛮塞进车内,强行带离。

在开庭的头天,有民众的儿、女受到黑恶势力的要挟,提醒父母不要到安富桥去。

高贤英、罗玲蓉曾遭到的迫害

高贤英,罗玲蓉二人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道德的升华,对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坚信不移。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罗玲蓉与高贤英都遭受到严重的迫害。

高贤英七十二岁,农村妇女,失去土地后成为城镇居民。二零零六年,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判三缓五。因她坚持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所谓“收监”,投进了监狱迫害。这些年来她被监视、跟踪;被数次抄家;养老金被冻结等等,一直遭受到国保、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镇政府、社区邪党徒的迫害。恶人大搞株连,紧紧抓住高贤英的家人不放,什么事都胁迫其家人配合、参与,高贤英一家三代长期处于高压威胁的恐惧中。二零零九年,高贤英被逼流离失所,她儿子、儿媳,连六岁的孙子也被绑架关进派出所,一家三口被当作人质……

罗玲蓉,六十二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农村妇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北京恶警叫她骂大法师父,不骂就抓起来关押了三天;被纳溪国保、棉花坡乡政府人员截访回来后,又将她关押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九个月;因在看守所炼功被戴手铐十一天;看守所关押九个月后,被直接劫持到纳溪镇政府、政法委、六一零私设的黑监狱洗脑班非法关押。洗脑迫害长达两年,一天二十四小时单间禁闭,吃残汤剩水等等,遭受到长期的非人待遇。

二零零三年六月,洗脑班六一零不法人员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拿钱、签字写保证、才准许这些被非法关押了两年、近三年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如拿不出钱来的,就拿房子抵押。罗玲蓉等三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洗脑班头目张勇威胁要灌食、打迷魂药。罗玲蓉等人没有妥协,并正告恶人:你这样做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中共流氓迫害了百姓,还要家属拿钱赎人,拿乡民当绑票。纳溪棉花坡政府的郭书记、派出所李富全、曾二、村上的王富秀等带了二十多个人去威逼罗玲蓉的丈夫拿钱赎人,必须把钱拿够了才能把罗玲蓉从洗脑班黑监狱放回来。其丈夫借了三百元钱他们嫌少,恶人恶警、乡村歹徒硬逼着他再去借,否则就抱走他家的电视机。还大骂他是反革命家属,扬言要把他抓进监狱关起。罗玲蓉的丈夫吓得不敢回家,到处躲藏。

二零零三年八月,在看守所、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近三年的罗玲蓉回到了她那破败不堪的家:房屋破了、垮了,坝子、屋子荒草丛生,准备用来修房子的钢条被人偷了,家中稍值钱的东西也被偷了……满目凄凉,好不叫人心酸。

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搞的这场邪恶的迫害,给广大法轮功学员,给高贤英、罗玲蓉及她们的家庭、亲人造成的伤害一言难尽。

迫害打手

迫害高贤英的蓝田派出所恶警范昌蕾,从北城派出所调到蓝田,此人从迫害一开始就卖力追随迫害一直干到现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他将蓝田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古蔺深山老林洗脑班迫害……

泸州江阳区法院审判长徐翻翻,是制造冤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屡犯,曾在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在纳溪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杨太英、李延钧博士非法庭审,徐翻翻不听律师有理有据的依法辩护,一意孤行坚持执行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庭审中维护邪党的迫害旨意,压制当事人,对李延钧非法判刑四年,杨太英非法判刑四年半。今年刚开年,她又继续作恶,迫害高贤英、罗玲蓉两位善良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5/四川泸州法院在看守所庭审俩老人-不准自辩-303627.html

2015-01-07: 四川泸州罗玲蓉、高贤英面临非法庭审 补充电话

四川泸州江阳区高贤英接到泸州江阳区法院一月六日在纳溪看守所内非法庭审的传票。同时被开庭的还有2014年5月23日被绑架,在看守所关押的罗玲蓉。另,泸州法轮功学员杨太英于2014年11月7日在纳溪看守所内二审庭审后,近日被劫持到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7/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2864.html

2015-01-05: 四川泸州罗玲蓉、高贤英面临非法庭审

四川泸州江阳区高贤英接到泸州江阳区法院一月六日在纳溪看守所内非法庭审的传票。同时被开庭的还有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在看守所关押至今的罗玲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5/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2761.html#1514231246-1

2014-08-20: 四川泸州高贤英等被绑架 国保骚扰家人

2014年8月10日左右,四川泸州江阳区国保逼迫高贤英的儿子要其母到国保“去一趟”,高贤英在儿媳的陪同下去了江阳区公安局国保办公室,姓王的国保警察要高贤英签逮捕证。高贤英拒签,并对王讲真相,劝善。王拒绝听真相,还说“拿了共产党的钱,就要把共产党的事办好”。

2014年5月23日晚,高贤英与孙忠秀、罗玲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泸州茜草派出所绑架。高贤英女士当晚回家;孙忠秀的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回家,其儿子因母亲被绑架、关押,被停止工作二日;罗玲蓉的家属被传唤到江阳区国保签了逮捕证,罗玲蓉现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纳溪看守所。

高贤英女士回家后,一直被派出所、泸州江阳区国保骚扰。江阳区国保威逼高贤英的儿子在迫害母亲的逮捕令上签字,监外候审。

儿子被胁迫签字后,一直被江阳区国保电话骚扰。几天前国保电话不断,逼迫儿子要母亲到国保“去一趟”,被逼无奈,高贤英的儿媳陪母亲去了国保。国保王某要高贤英亲自签字接受逮捕,高贤英拒签,国保又指使其儿媳代签。

泸州市蓝田镇高贤英修炼法轮功,重德行善做好人、讲真相挽救世人不被谎言所害,合理合法,理正、义正,绝对没有错。

自从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高贤英就遭到各种迫害,被监视、跟踪;被数次抄家;养老金被冻结;被非法判刑坐牢;被迫流离失所等等。长期以来,高贤英的家人一直处于高压威胁的恐惧中。2009年,高贤英被逼流离失所。她儿子、儿媳,连六岁的孙子也曾经被绑架关进派出所,恶警逼迫他们签字、写保证,要他们配合找到母亲,一家三口都成了人质……

分裂家庭,践踏人伦与人性,是中共邪教残害中华儿女的一贯的流氓手段,邪恶的毒招。中共邪党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本人,同时迫害其家庭成员,胁迫家庭成员参与各种对亲人的迫害。

目前参与迫害高贤英的直接责任人:江阳区国保王洪春、王永江、王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0/四川泸州高贤英等被绑架-国保骚扰家人-296223.html


2014-06-02: 四川泸州孙忠秀被非法拘留 儿子被停止工作

5月23日晚,四川泸州茜草派出所警察在大马路上绑架了三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名是泸州市江阳区蓝田镇杨桥村村民孙忠秀,已被刑事拘留。

孙忠秀被非法刑事拘留,泸州江阳区国保“六一零”介入,其罪恶黑手伸向孙忠秀的家人。孙忠秀的两个儿子,一个是个体厨师,奔忙于村镇;一个是在由邪党可以任意操控的泸州公交公司上班,任驾驶员。母亲孙忠秀被邪党国保“六一零”迫害,在公交公司上班的儿子被公司停止工作,断其生路。详情待查。

一名叫高贤英的女士,23日被茜草派出所绑架后当晚被放回家。几日后江阳区国保“六一零”将她从家中劫持,企图投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因体检不合格被退回,回家后被监视居所。

罗玲蓉女士23日晚被茜草派出所警察绑架,夜半三更送进纳溪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2924.html#1461232010-1
2010-09-15: 四川泸州蓝田镇法轮功学员高贤英被绑架

九月一日,四川泸州蓝田镇法轮功学员高贤英在家中被绑架。当日先几个人以查户口名义到高家,发现高贤英正在家中,于是通知社区人员、警察。一时,四、五辆载各类人员十多人闯到高家,法院一女的拿出一本簿子,说是记录了高贤英从某年某月到某年某月所做的事,她对高贤英念了一遍,要高贤英及家人签字,没有人签字,这伙人随即将高贤英劫持到泸州纳溪看守所。高贤英曾多次被非法关押、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5/229671.html

2010-09-09: 四川泸州蓝田镇法轮功学员高贤英被非法关押
九月一日,几个人以查户口的名义到高贤英家,发现高贤英正在家中,就叫来社区人员,警察。一时,高贤英的屋前来了小车、警车四、五辆,各类人员十多人,法院一个女的拿出一本簿子,说是簿子上记录了高贤英从某年某月到某年某月所做的事,她对高贤英念了一遍,要高贤英及家人签字,没有人签字,这伙人随即将高贤英绑架,劫持到泸州纳溪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9/229403.html

2010-01-21: 四川省泸州市大法弟子高贤英被绑架勒索
2009年12月15日,泸州大法弟子高贤英外出时,在楼梯口遇到片警李有全,被李带到派出所,在身上搜出了四十元真相币,然后被关進泸州纳溪看守所。后来高的儿子被勒索几千元(详细数字不清楚),高才被放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16628.html

2009-12-31: 四川大法弟子高贤英被非法关押在泸州看守所
12月15日,泸州大法弟子高贤英遭恶迫害,现被非法关押在泸州看守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1/215388.html

2009-11-10: 四川泸州恶警绑架高贤英未遂 长期骚扰其亲属
四川省泸州市高贤英修炼法轮功,重德行善做好人、讲真相挽救世人不被谎言所害,合理合法,理正、义正,却遭到当地中共邪党官员与派出所非法闯家绑架,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派出所不法警察还不断的骚扰、恐吓高贤英的儿子、媳妇、外孙,想抓就抓,想审就审,绑架全家,六岁的小孩都不放过,威逼签字、保证、配合;冻结养老金,断绝经济,威胁生存;向群众施威、施压,制造恐怖等等。

一、非法入室抢劫、逼走高贤英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六点钟左右,一伙自称蓝田派出所的六、七个人,没出示执法人员的证件,就强闯法轮功学员高贤英的家,抢走了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还抢走法轮功师尊的法像、两个MP3及一些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这伙不法之徒偷偷给高贤英摄像,并要挟高贤英明日到派出所去“说清楚”。带领私闯民宅抢劫的是蓝田东升桥社区的片警李友权,参与者还有蓝田派出所管税收的扬帆(音)等。

非法搜查的第二天上午九点钟,蓝田派出所打电话要高贤英到派出所去“说清楚”。高贤英抵制他们的违法抢劫行为,不听从指使,派出所就不停地打电话找她的儿子、媳妇,说,在你家搜到那么多东西,你妈不可不来。叫你妈来见所领导。不断的电话骚扰、威胁,闹得鸡犬不宁。为了避免连累家人,避免遭到更严重的迫害,高贤英被迫离家出走。

二、搞株连迫害家人、骚扰亲友

高贤英离家出走,蓝田派出所不断打电话威胁高贤英的儿子、媳妇,逼迫他们找回母亲。几天后,有人自称是派出所的,没有出示证件和手续,就把高的儿子非法抓去,在派出所办公室讯问了大半夜。问高贤英有多少儿女,有多少亲朋好友,住哪里,在哪上班,等等,儿子不知说了多少好话才放出来。抓儿子的公安还扬言:下次抓你媳妇。

蓝田派出所把高贤英的照片四处张贴,并出告示以千元的悬赏来诱导举报者。

泸州市江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唐德荣,与蓝田派出所公安陈炳奎、片警李友全,拿着高贤英的照片到处找人,四处骚扰。他们三天两头的到高贤英大女儿的家里、单位去骚扰,大女儿的单位惊恐不已,不敢再要她上班。他们还纠集七、八人,窜到永川高贤英的二女儿家、二女婿的单位两次骚扰、威胁。据了解,不法之徒还威胁高贤英的儿女,不准他们给母亲钱用,断绝经济来源。如果是知道女儿给了母亲的钱,女婿的工作就要滑脱。

高贤英的亲戚住在偏远的纳溪山村,从泸州坐车几十公里,还要步行十几里,他们都追到那里去骚扰。凡是能了解到、能找到的亲戚都没能幸免。有一次他们误把一个人当作与高贤英有关系的同修,在没有证件、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闯進去一阵乱搜,这家人遭到莫名其妙惊扰,而且家中还有病人。这伙儿不法之徒非法查搜一无所获,还满腹牢骚。

三、设罗网伺机抓捕、高贤英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九年八月,高贤英在外面流离失所已经几十天了,准备回家,走到蓝田鹿子背处发现有人鬼鬼祟祟监视,此人是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东升桥社区居民、邪党人员李长芳,发现高贤英后立即报告了派出所。派出所李友权立即打电话找高的儿子,说,你妈今天下午又到重湾来了,领导都知道了。派出所要侠高的儿子配合他们找到高贤英。第二天一早,蓝田派出所的所长郭智明带姓杜的公安等人闯進高贤英家找人,里里外外、床上床下都找遍。

此后,派出所无休止的打电话到高家骚扰,不断的追问高贤英的下落,不断的向高的儿子媳妇施加压力,一再逼迫着他们交出人来,甚至还窜到高贤英的侄儿处骚扰六、七次。更为可卑的是,他们到卫校去骚扰正在卫校就读的高贤英的外孙女,对她恐吓施压,说,你外婆炼法轮功。并追问外孙女外婆在哪里,如看见外婆要按给的电话号码与他们打电话联系。外孙女对这伙人说,你们不要到学校来,同学看见了不知是甚么事,对我的影响不好。不法之徒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择手段,想搜就搜,想抓就抓,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没有保障,高贤英有家不能回,漂泊在外。

四、养老金被冻结 六岁孙子也被绑架

高贤英所在的村子由于国家占地,他们成为“农转非”人员。失去土地后由国家以养老金的形式补给生活费。生活上涨,这点钱仅够维持简单的生活,这是谁也不能乱动一分一厘的吊命钱。2009年9月中旬,高贤英的儿媳妇到蓝田宪桥农业银行去取婆婆的土地养老金,殊不知养老金被冻结,没取到。

当晚,蓝田派出所所长郭智明带领姓杜的公安一行三人,闯進高贤英家强行抓人。他们藉口高贤英的媳妇为婆婆取钱,包庇婆婆,知道高贤英在哪里不说。于是他们大吼大叫:说清楚,为啥取钱?与你妈有啥关系?把人交出来!气势汹汹,又抓又扯,要把高贤英的媳妇强行抓走。高贤英的媳妇抵制,他们把她的手都拉伤了。楼下高贤英的侄孙听到楼上的吼叫,急忙上楼询问:甚么事?这三个公安凶恶的反问,你是甚么人?侄孙回答,我是他亲戚。

以派出所所长郭智明为首的三个公安,藉口高贤英的儿子、媳妇包庇婆婆,不仅强行绑架了媳妇、儿子,还把高贤英六岁的孙子一同绑架!

一家三口被当作人质关進派出所,派出所向高的儿子、儿媳施压,硬逼他们签字、写保证,要他们答应配合派出所把母亲找到。折磨了大半夜,派出所把抓高贤英的事紧紧系在了一家人的脖子上。晚上十一点过,一家三口还没有回来,高贤英的女儿和一些亲戚到派出所要人,要人情,儿孙三口才放出来。第二天,高贤英的儿子、侄儿被迫四处去找人。

五、胁迫群众参与迫害

不法人员拿高贤英的像又开始到处去找,凡是沾亲带故的都被骚扰。恶警对众人说,高贤英跟你们都有联系,如果不把高贤英找出来,发现高贤英在各个地方搞活动,泸州市市长的帽子都要滑脱。还叫大家要配合,看见了要举报。不法之徒到处威胁、恐吓,企图胁迫所有的人都来参与迫害法轮功。

不法之徒迫不及待的想抓到人,一边胁迫高的儿女举报母亲,一边又欺骗他们说,高贤英回来写个保证就算了。他们还使用离间计,向高贤英的家人煽动仇恨,说高贤英炼了法轮功六亲不认,教唆高的儿女不给母亲生活费,说:看她能在外面呆多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0/212300.html

2009-06-30: 四川泸州大法弟子吴辉、赵德友等被迫害、骚扰的情况
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六时十分左右,泸州江阳区六一零和公安统一行动,对法轮大法弟子非法迫害抄家,被抄家的有吴辉、赵德友(音)、曹洪文,没抄到任何大法东西。曹洪文家去了5个人:社区警察姜焱明,还有一个是社区副主任,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其他3个是警察,不认识。

梁双全在家看书,五点五十分,突然有人撬门,進来5个警察,有一个警察说:兰田派出所,有两个是国保大队衡思红、杜小平。他们又拿出搜查证。手拿着凶器、進屋就進行抄家。把师父的法像和《法轮转》书给抄去。

高贤英被泸州兰田东升桥社区, 610头目李友全等6人在家中,非法抄走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真相资料、光盘、MP3等。

吴厚玉和徐利书她们俩被610公安上门干扰,没有進屋。

泸州医学院教授唐学珍被非法抄家,人被带走,抄走甚么东西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0/203695.html

2007-10-07: 泸州大法弟子梁文德被绑架
泸州大法弟子梁文德在家遭恶警绑架,并强行抄家。兰田大法弟子高贤英被重湾社区和派出所入室绑架并抄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7/164048.html

2006-08-07: 高贤英等多名大法弟子被泸州市公安非法拘留
2006年4月2日,高贤英、杜碧华、谭淑莲、杨红梅(此人的母亲是大法弟子,她本人没修炼,但她经常同大法弟子去做真相)等,携带大型真相条幅及其它真相资料,到泸州江阳区方山旅遊区,当她们正在向树上挂宣传真相条幅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告发,恶警到后将高贤英、杜碧华、杨红梅三人抓捕并被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9日被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公安局逮捕。谭淑莲2006年6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1日被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公安局逮捕。

2006年7月10日送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检察院起诉。2006年7月24日江阳区检察院起诉已将起诉书送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法院。

高贤英、杜碧华被关押在泸州市看守所;谭淑莲被关押在泸县看守所;杨红梅在家候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7/135028.html

2006-04-08: 4月3日,泸州大法弟子高贤英、杜碧华在当地旅遊区方山挂横幅讲真相,揭露邪恶。被邪恶发现,高贤英被绑架到泸州纳溪看守所,杜碧华被绑架到泸州玉皇观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8/124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