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7-06-11:
曝光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恶人名单

恶人:石镇祥、张相龙、黄振洲、杨洪彪、孙朋。


2015-05-24: 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4/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的罪恶-309910.html

2013-07-21: 吉林第二监狱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悉,目前吉林市第二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四十五人左右,监狱给法轮功学员和普通刑事犯人吃的是地沟油,由天下粮仓提供,据说现存的地沟油在菜窖里放着有一万多斤。

九台营城子法轮功学员史文夺被关押在小号里折磨,每天喝玉米面糊糊。其他法轮功学员每天强行坐板,从早五点一直坐到晚八、九点钟,吃饭都在床上吃,不“转化”就加重迫害。释放时还要当地“610”接,叫家人承担路费。

2013-07-02: 害死二十名法轮功学员 吉林监狱又在疯狂迫害
二零一三年二月末至今,吉林监狱以耿明才(改造监狱长)、王元春等为首的恶警再次把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所谓的“教育”中队進行强迫放弃信仰的残酷迫害,他们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進行隔离,强制坐板,从早上一起床被强迫坐板到深夜,强制洗脑转化,進行文革式揭批。

目前知道有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教育中队被迫害,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老残区,还有六七名在入监队。

恶警王元春是多年来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专干迫害法轮功之事,因无任何官职,所以他一心只想通过迫害法轮功往上爬,把省“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视为当官的跳板。因多年的讲真相监狱已无人愿做此事(只有个刚毕业的小警察徐伯阳跟著),所以他直接联系省“六一零”,又以“六一零”来压人,这个人非常阴险,同事也讨厌他。年初吉林监狱大调动中很多同龄同职都升迁,他却从来不动,为掩盖自己早已没有的“面子”开始哄哄往省“六一零”调,但现在也没动静了。这次就是他不断找省“六一零”头目办的洗脑班,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采取“熬”的苦刑,从早上5点到晚8点坐板,熬到下半夜1点多是常事,电棍电击,言语刺激,文革式批斗,只有上厕所、星期日洗衣服才许出来……

吉林监狱目前非法关押了大约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中有见义勇为的人中楷模;有冒著生死还百姓知情权的插播勇士;有已年过花甲的善良老人。见义勇为的张宏伟在通钢居民楼煤气爆炸时不顾个人安危,第一个冲進去救人……这样的好人在监狱被迫害的十二年中曾被关小号2年多,遭各种酷刑。刚刚四十出头的张宏伟现患肺结核,被非法关押在老残区;因长春插播被非法判刑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已有四人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十七年的孙长军在严重的迫害中患双肺结核,肺部空洞,胸积水腹积水等,现被非法关押在老残区。

目前已知在残酷的迫害中吉林监狱已直接间接迫害死了二十名法轮功学员:

1、刘成军(三十二岁,长春插播)
2、魏修山(三十岁,长春插播)
3、雷明(三十岁,长春插播)
4、粱振兴(四十六岁,长春插播)、
5、王桂明(被监狱暴打八天八夜,年仅三十岁)
6、何元慧(四十一岁)
7、崔伟东(五十岁)
8、张健华(五十岁,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被发现死于吉林监狱“抻床”之上。)
9、郝迎强(四十九岁)
10、孙常德(四十三岁)
11、林世雄(四十六岁)
12、王启波(四十七岁)
13、曹洪彦(四十六岁)
14、杨光(五十六岁)
15、徐佰仪(五十五岁)
16、辛延俊(四十六岁)
17、张景重(关押期间离世,五十三岁)
18、刘志军
19、金成权
20、张玉科(六十四岁),因不放弃信仰,曾遭受抻床酷刑、灌食、打骂,恶警给张玉科戴上死刑犯的重镣,锁在铁栏杆上二十多天;让犯人日夜轮流骑在六十四岁张玉科的脖子上十多天;将张玉科打致休克,送医抢救时,恶警还把张玉科的四肢固定在床上,被迫害致死前大量吐血。

吉林监狱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至伤残者更多,云庆斌等多名学员被折磨至精神失常、致残。这只是目前在局限情况下的不完全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害死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吉林监狱又在疯狂迫害-276121.html

2013-06-29: 再曝吉林监狱王元春的恶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9/再曝吉林监狱王元春的恶行-275956.html

2013-03-28: 吉林监狱祸首恶警王元春“转化”迫害大法弟子

吉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恶警王元春等继3月11日把十监区大法弟子绑架到教育监区后,上周把三监区,六监区,即吉林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全部绑架到教育监区“转化”迫害(共计四十多人),教育监区在监狱后楼,这里已是危楼,平时只有极少数刑事犯被关押在此。十一监区(老残区)里被迫害患严重肺结核的六名大法弟子被留置,但王元春却背后操控刑事犯监视老残区大法弟子。

在此提醒吉林市大法弟子,去年二月份,吉林监狱曾把所有大法弟子集中关押“转化”迫害,历时九个月,至十一月份结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8/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1454.html

2013-03-27: 曝光吉林监狱“教育”科长赵荆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7/曝光吉林监狱“教育”科长赵荆的罪行-271407.html

2013-03-24: 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恶行被曝光欲推责任

法轮功学员将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用大字标语、传单形式贴遍了王元春所住的小区、物业和监狱大门,波及了有关部门。使很多民众明白了真相,有的拿着带王元春照片的传单直接问王元春的妈妈:“你儿子咋干这缺德事?害得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王元春吓的要死,力推责任,在一次给犹大李德海、刘伟明等训斥会上恶狠狠的说:一切法轮功的事不都是你们干的吗?与我们警察有甚么关系?李德海、刘伟明等明知自己当了替罪羊不敢吱声,耻辱的低下了头。第二天王元春又布置迫害任务,换了另一种迫害方式。这些人还是照做坏事不误。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吉林监狱教育中队解体的当天,有正义感的警察和在押人员都很高兴,第三天又有警察特意过来告诉法轮功人员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王元春嗓子都哑了,说不出话了,当时就有人说:真是遭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1304.html

2013-02-21: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的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1/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的犯罪事实-270251.html

2013-01-19: 在吉林监狱遭受迫害经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9/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7862.html

2013-01-13:吉林监狱部份恶警恶行及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吉林监狱部份恶警恶行及恶报-267641.html

2012-09-03: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的人员变动

吉林监狱里专门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教育大队现在已不设在六监区了,就是独立的教育大队,原来“教育大队”里面的狱警:徐勇,栗富贵,寇文彬,王军杰,庞红军也已经不在那里工作,全部调离,现在就是三个刚刚从警校毕业的小警察在那里,王元春任队长。副队长赵荆(现任教育科长)

庞红军被调到十一监区(老残区)任监区长,原监区长刘德荣调离。

吉林监狱多年来变动的非常快,非常大,其实教育大队的频繁变化,人员的调动,恰恰说明邪恶对其迫害大法的恐惧,转移别人的注意力与维持其迫害。

2012-08-06: 吉林监狱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现改为六监区

吉林监狱多年来在八监区集中“教育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即洗脑班),现改为六监区。

洗脑班由王元春负责,他的电话:62121635 66686667(宅) 18686586560 15568470102,副队长:赵荆
目前已知“教育大队”狱警:徐勇,栗富贵,寇文彬,王军杰,
庞红军,请知道更多消息的法轮功学员补充。

吉林监狱工作人员电话号码(内线手机号从15568470079到15568470230都是)

2010-10-27: 吉林监狱恶警最近恶行

1、10月23日中午,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三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马德生看大法经文,被教育科恶警王元春派几个犯人五马分尸地押入严管室。

2、10月2日,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张洪伟被狱警拉到吉林市四六五医院,确诊为阑尾炎穿孔,第二天末通知家属就做了手术,至今还在四六五医院。

3、2010年6月29日,吉林监狱教育科恶警王元春让各监区24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每半小时写一次记录,记录法轮功学员都在干甚么,犯人记录,值班警签字,7天监区长签一次字。法轮功学员谭秋成被王元春弄到他那里進行所谓的转化。

4、公主岭范家屯法轮功学员陈洪祥由七监区被关入严管室迫害二十多天,他于6月28日开始绝食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7/231559.html

2010-07-08: 吉林监狱教育科王元春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8/226629.html

2010-05-20: 吉林法轮功学员谭秋诚遭受灌浓盐水迫害
关押在吉林监狱的谭秋诚正在遭受灌浓盐水迫害,参与的行政人员有五监区管教戴俊,改造队长张猛,教育科干事王元春、李涌生。参与指挥灌食的人有五监区小队管教戴俊,犯人赵国余,沈宝珍等人。王元春,李涌生起迫害的主要作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0/224035.html

2009-11-17: 曝光吉林监狱的无耻罪行:下迷药、性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7/212756.html

2009-05-15: 吉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及恶警
吉林监狱是吉林省第二大监狱,狱中关押二千八百多名长期服刑人员。监狱为了严格的管理制定了各种“监规、监纪”,特别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不但严格管理,还采用了多种非人性的酷刑迫害。造成众多人伤残,十一人死亡。其中迫害的方式有:关押严管、上抻床抻、四肢固定、长期坐板、暴力毒打、关押在小号里(矫治中心)四肢被固定后对其進行暴力转化迫害,手段有:用烟熏、开水瓶烫、脏布堵嘴、用针扎、拳打脚踢等多种酷刑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5/200952.html

2007-09-09: 吉林监狱动用各种刑具迫害大法弟子
吉林监狱教育科唐科长、李干事为首的利用刑事犯高兴国,徐志刚等成立较正中心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动用各种刑具,如抻床,手脚分开身体架空,就像五马分尸一样。固定床,上电棍,用手抓阴部,用开水瓶放到大法弟子刁树军肚子上烫,肚皮上脱了一层皮,最后落下疤痕,还给他上固定床,40天左右放下后不能走路。

对大法弟子刘歌群上抻床,手段残忍,现被关押在二监的大法弟子有李占武,武子龙,路树林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9/162358.html

2007-04-15: 曝光吉林监狱首恶之徒——现任监狱长王坤
王坤,五十多岁,吉林省梅河人,原任吉林省梅河监狱监狱长,二零零五年底,调任吉林省吉林监狱任监狱长之职。

罪行如下:在职期间,已有三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十人次被押严管、小号受到残酷迫害。

吉林省延边朝鲜自治州延吉市大法学员林世雄:男,四十六岁,朝鲜族。迫害之初,林世雄为法轮功和平请愿,给延吉市市长写了封公开信,却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二零零二年,延吉市国保大队又在延吉看守所非法关押林世雄长达两年后,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将其判重刑十三年,送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林世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保外就医”。林世雄在中共邪党长期恐怖迫害中,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左右去世。

吉林省长春大法学员孙长德,男,四十三岁,在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中,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第二监狱(即吉林监狱),身心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在他出现有严重肺结核时,多方交涉,监狱方面仍不肯释放。生命垂危后,吉林监狱方面不得不于二零零六年六月释放了他。当时孙长德的肺叶已经全部溃烂,并伴有咳血。孙长德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吉林省农安县大法学员王启波,男,四十七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遭受了各种身心摧残,曾被关入小号长时间折磨。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半夜十二点多,吉林监狱将王启波送入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吉林市铁路医院),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五十左右王启波去世。

二零零六年年七月开始,监狱恶警以大法学员看《经文》、电子书为名,先后严管,关小号关了九名大法学员,他们是姜涛、王俭、张倍齐、田儒凯、刘红、孙迁,王洪亮、刘洋、还有松原市七十三岁的大法学员也被押入严管,其中孙迁还上了抻床,被迫害得不行了才给放出小号。大法学员金成全(音)因坚持炼功,曾被关过小号。

吉林监狱三监区史文卓因炼功被犯人举报狱政科,狱政科让教育科处理,教育科王元春于一月十七日下午带着十多个犯人把史文卓从五楼一直抬到严管室。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六日消息,吉林省吉林监狱加剧迫害大法学员,将大法学员高振刚(音)关進小号。

吉林省吉林监狱二零零七年三月份该监狱对将要刑满到期的大法学员集中在一个监区加重迫害洗脑,强迫写所谓的“三书”,如不写就和原籍联系,到期后送洗脑班继续迫害。恶人并利用家属探视的时机威胁家属,叫家属现在就做大法学员的工作,如不写“三书”就不放人。

恶人王坤从上任伊始,就将恶党整人的手段对监狱职工的管理,将监狱警察和犯人挂钩。对犯人严加管理,采取株连手段,迫害大法学员及明白真相的大法学员的所谓“包夹”。

对内就以强化管理为名,强制出工。不顾各监区体弱病残者,包括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私自成立各监区“学习班”,强制不出工者坐板,直至逼的三监区、四监区犯人忍受不了,以自杀方式抗议监狱暴行。为了政绩,也为了经济利益,任意延长劳动时间,如:二零零六年五一劳动节,规定犯人,只放假三天,有的监区只放假一天,犯人明知是强制,也不敢违抗。

强制谈话,逼迫大法学员转化。二零零六年初,吉林监狱找大法学员王洪亮谈话,在多次谈话无效后,强行逼其转化。(大法学员王洪亮因不转化,从二零零五年底已经被押“严管”五个月,刚回来不久)称不转化就押“严管”,王洪亮为抵制迫害,用工具拉了脖子(注:自残、自杀是不符合大法修炼原则的),鲜血从五楼淌到一楼,当时,其他的犯人都以为他没救了。后来,在王洪亮身体逐渐好转,在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吉林监狱再次将其押入“严管”。

其中,吉林监狱二零零六年新一轮的针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足见邪灵的末日疯狂,这也正是以王坤为首的恶党之徒,施压所致。连这些恶警,私下里和犯人议论,都说,新来的王厉害,别说你们,我们都哆嗦了!

目前,吉林省榆树大法学员陆树林由于高血压非常严重,医生说随时都可危及生命,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保外就医办了一年,吉林监狱总以各种理由说手续不全而拒不放人。目前,陆树林保外的一切手续都完备,吉林监狱仍在推托,不放人。

长春大法学员杨光在邪恶的魔窟里历经魔难至今已有六年多,吉林监狱的恶警对杨光实施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致使杨光生活都不能自理,现再次出现生命垂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5/152818.html

2007-03-18: 曝光吉林省吉林监狱的罪恶
吉林省吉林监狱非法关押了大批被非法判刑五年以上的大法弟子。三月份该监狱对将要刑满到期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个监区加重迫害洗脑,强迫写所谓的“三书”,如不写就和原籍联系,到期后送洗脑班继续迫害。恶人并利用家属探视的时机威胁家属,叫家属现在就做大法弟子的工作,如不写“三书”就不放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8/151012.html

2007-01-14: 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李永生还在迫害大法学员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吉林监狱恶警、教育科的王元春(干事)带领两个犯人,于中午十二点偷偷来查学员是否炼功,大法学员金成权当时闭眼、双盘腿坐着。王元春说金成权炼功(法轮功学员炼功是天经地义的事,恶警是在迫害好人,罪大滔天),押金成权去严管区,而且还把两个包夹金成权的刑事犯也押去严管,并扣监区警察集体每人一分。他利用“连坐”挑起监区干警及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实际也是让监区警察及犯人对大法学员施压。金成权当时解释,王元春根本不听,把金成权等三人一同押走严管。

在这之前教育科把原在三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调到十监区,由一帮邪悟人员围攻,由王元春带领洗脑。朱德祥不接受强制洗脑。在十一月十三日把朱德祥押入“严管”,直到十二月二十五日才放出。监狱方面,包括教育科、各监区(大队)等干警都多次保证过以后谈话绝不押“严管”,可见他们说话不算话。

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的大法学员云庆彬十一月二十一日接见时家人给买了豆腐票,又存了钱。可豆腐票被犯人(管事等人)吃光,又要吃他的钱,云庆彬不配合,于是这些犯人刁难、为难他。他们抓住云庆彬炼功一事向监区(大队)打小报告。干部(班长)、小队干警费清华找到云庆彬问他还炼不炼,云庆彬说“炼”。当时大法学员去找了王队长让王善待大法学员,王说不行。加上教育科王元春多次找监区,认为监区对大法学员“监管力度不够”,让监区加重迫害大法学员。

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队非法把云庆彬押去严管。在给云庆彬带手铐及送往严管的路上,云庆彬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将云庆彬固定到抻床上。云庆彬在晚上再次喊了“法轮大法好”,严管犯人把抹布塞到云的嘴里,云庆彬要求上厕所,严管不让,云庆彬被逼得大便拉到裤兜里。后来云庆彬失去知觉,等云庆彬醒来后发现自己已在小号了,怎么去的医院,怎么又转的小号他全都不知道。后来从严管中出来的其他刑事犯说云庆彬在那里又吃屎又喝尿。这肯定是犯人迫害造成的。具体情况待深入了解。

由于三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卜景文、张文丰等大法学员分别或去找或写信给王建孔队长,十二月十四日,云庆彬才从小号放回。

王元春、李永生还组织对大法学员的强行洗脑。最近的一次,王元春一伙约二十人左右(包括孙连宝、王文杰、回旋、魏金双、于喜德、孟祥飞、张杰、王京、赵涛、朱德祥、张春雨、刘东,还有几个不知道姓名的)又在十监区对大法学员進行邪恶的洗脑。李永生一伙有十七、八个,包括白野、王明才、邬庆东、王海森、胡喜芹、卫广学、冯功才、孙立龙、姜涛、刘红、王洪亮、吕岩等在一监区也对大法学员進行非法洗脑。

迫害大法学员的坏点子不少是王元春出的,他还给李壮科长、刘伟监狱长出了不少坏点子。王元春现在直接监管各监区包夹、看守法轮功的人员。一天,他来找包夹大法学员的刑事犯李志国,问史文卓出去倒垃圾你知道不知道,李志国说不知道。王元春当时就说你这月的四分取消了。因为看管法轮功学员每人每月给二分,由于包夹大法学员的那名犯人王立军押了小号,所以给李志国四分。王元春利用株连政策让犯人为了自己利益对大法学员行恶。

有很多犯人知道大法学员是好人,不想干坏事,恶警就因此而迫害他们。当发现对大法学员看管不利就扣看管人员三十至四十分。二零零六年,王元春恶毒的把七十多岁的大法学员徐克录押去严管,原因是徐克录炼功。六月份二监区的孙千、王俭、姜涛、刘红;四监区的刘洋;七监区张信齐;一监区田儒凯;五监区的王洪亮;九监区的徐克录、孙千、王俭、姜涛等都曾经被非法严管过。金成权根本没有炼功,就是王元春要找藉口,既迫害了大法学员 同时让看守犯人恨大法学员。王元春非常狡猾且心狠手辣,千方百计的迫害大法学员。

王元春此人还极其伪善,去年找大法学员谈话,含沙射影地说李永生利用野蛮手段“转化”是教育科科长李壮同意的。大法学员看出这个卑鄙小人制造事端、挑拨是非都是为了达到个人想借迫害法轮功达到往上爬,立功升级的目地。王元春在恶警之间挑拨离间、推卸责任,竟然还当着大法学员及李壮科长面表白他自己没有亲自押过一个大法学员。

李永生也把“严管”作为他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的工具。王洪亮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有些大法学员就是在严管时经受不住邪恶的迫害才写了“五书”的。凡是这种人放出后集中到一监区,与正悟的大法学员隔离,以免他们反悔。

王元春藉口大法学员炼功、看经文,把大法学员押入严管后,不写五书、不转化,就无限制关押。早上四点钟起床,坐到晚八点钟点号。在身体、精神承受极大的迫害压力下逼迫学员妥协。表面上现在各监区不打不骂,只是包夹不允许学员交流、接触,到严管区就施以邪恶的迫害。可是李永生、王元春还暗示严管的恶人对学员要加大迫害力度。王凤才、叨树军二零零四年三月被固定在床上,李永生对看护人员说迫害力度不够。犯人用五斤饮料瓶装开水对他烫了一次又一次。犯人到大法学员身上踏、踩。

被关押在吉林监狱的大法学员中很多人都被非法上固定床、抻床迫害,被非法押严管坐板的就更多了,有的一年就被押三至四次。张宏伟甚至被押在严管小号二年多;吴玉凤、王洪亮、孙千被非法关押一次近半年,押一、二个月的无数。

为了讲清真相,大法学员给监狱长、教育科李壮科长、监区长写过很多信,这里也有不少干警及犯人明白真相后都不参与迫害,给自己留后路。但总体讲监狱及教育科,特别是王元春、李永生还在对大法学员進行邪恶的迫害。学员每天都受到威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4/146807.html

2006-12-24:吉林监狱九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点情况
在第一批大法弟子被非法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时,各监区都有类似拘留的场所,犯人都叫“小严管”。当时的九监区严管是“小严管”中最邪恶的监区,致伤致残多名大法弟子。如大法弟子曹忠华就因讲真相被恶人打掉两颗门牙,恶警竟将打人者报送狱政科提前减刑回家,因家属状告监狱,九监区改造队长岳鹏为掩盖事实反将曹忠华转监。

吉林监狱(吉林二监)对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由于监狱与外界隔绝信息封锁,犯人受监狱播放的恶党邪恶的毒害宣传,极其残忍的采用暴力殴打、上固定床抻四肢、指使犯人施暴、抓生殖器、24小时监管,不让睡觉、坐板、不给饭、不给水、强迫灌食、使尽邪恶的招数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孙长德从二零零二年非法关入吉林二监九监区,一直到出监,受尽折磨。不仅如此,邪恶犯人还从经济上骗吃骗喝,挥霍大法弟子的钱财,孙长德有上百元被骗走。孙长德因被恶徒迫害,出现有严重肺结核病症,多次被医院下达病危通知,邪恶的吉林二监就是不放,一推再推,直至最后才不得不释放他,导致五个月后孙长德含冤离世。

迫害致死孙长德的责任人:

恶警小队管教张勇,此人一直充当恶党打手,从迫害发生以来一直迫害大法弟子。

恶警队长岳鹏,此人诡计多端,善于伪装。长期以来一直不遗馀力的迫害大法弟子,采用强制出工、强制学习等手段指挥刑事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4/145350.html

2006-11-30: 吉林监狱的罪恶(续)(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0/143603.html

2006-06-26: 在吉林监狱被迫害的日子
我是吉林长白山大法弟子,2002年2月,因洪扬大法讲真相,被当地伪法院非法判刑5年,押送吉林监狱非法迫害。

吉林监狱是一所关押杀人、放火、抢劫之类的长期刑事犯罪的监狱。2002年,在江罗集团“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的邪恶恐怖高压下,该监狱开始非法关押全省各地(本地除外)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集中迫害。

6 月28日,我被白山市看守所非法绑架而来。因在看守所长期遭受恶警与犯人的疯狂折磨,4个月的时间我的体重由原来的140多斤降到80多斤,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曾被该监狱拒收。但3天后,迫于伪法院的非法“裁定”而收留。值勤的教育区庞科长命令犯人搜走了我随身带的全部物品,带我到一间小屋,声色俱厉的恐吓我,说必须遵守监规监纪,吃饭,接受改造写出“四书”。我当即回绝说:“我无罪,不执行监狱的任何规定。”他拍着桌子吼道:“你知道这是甚么地方吗?这是监狱,你听说过监狱吗?”

我说:“我听说过,监狱是打死人不偿命的地方。”庞(科长)瞪着眼睛望着我,一会儿低下头道:“这儿不让打人,监狱有规定,你先回去好好想一想。”随令两个值守犯人把我架到了宿舍楼教育监区教育小队。

教育监区共设三个小队,即:出监队、严管队、教育小队。严管队就是禁闭反省的场所,里面设有酷刑——抻床。监狱利用犯人管理,虽然也设有“互保小组”,但都是由大犯人(管事的犯人)通管,以恶治恶。

下午两时许,他们把我拖到出监队,抻上了死人床,插上胃管,强行野蛮灌食(咸水粥)之后,把我架起来拖着走,说是消化消化,弄到教育小队刚装钉好的铺板床上,一群犯人聚拢来,围观、讥笑、辱骂、恶语中伤,我告诉他们:“你们被政府欺骗了,这是在犯罪。”

晚上,我被七名犯人包夹,轮流监守。此时,隔壁的严管队传来了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太恐怖了(后来知道这是经常的事),这巨大的精神刺激,足以摧毁人的各种意志堡垒。犯人们告诉我:“这是上抻刑,胳膊、腿一抻,时间一长,非死即残,吉林监狱最黑。”

我身体极度虚弱,这段时间他们没有给我上刑,但精神轰炸一直没有停止。教育科的人来了,狱政科的人来了,该监区的闻(科长)、庞(科长)还有管教轮番诱骗、说教、强迫看录相、坐板床、包夹犯人轮流监值,强迫转化。一个犯人说:“在这里你挺不过俩月,你要能挺过来,我给你立牌位。”我告诉他们说:“真理永存,他们的目地不会得逞。”

其它监区,迫害仍在继续。在吉林监狱非法集中法轮功学员前就规定:包夹犯人与转化法轮功利益挂钩,转化了得X分;法轮功学员之间、犯人与法轮功之间不准说话。由于这些邪恶规定的出台,使不明真相的罪犯更加疯狂:“法律?甚么是法律?政府(指狱警)说的就是法律。”黑白颠倒,谎言在此成了真理,暴力在此合法化,法律条文变的一文不值。

到11月份,全监狱陆续被非法集中来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成度的迫害,监狱启动了全部的刑具:死人床、“V”型吊刑、押严管、关小号、坐板床、坐试衣板、棍棒、皮带等各种各样的整人手段,花样翻新,真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有的棍棒打折了好几根,直打的有人说不炼了才罢休;有的被打的患上了肺结核。

在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教育科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李永生又在全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洗脑,一时间各监区的广播电视纷纷启动:自焚伪案、杀人伪案、污蔑、诽谤、造谣惑众,严重毒害着人们。为抵制这一严重违犯《宪法》,践踏人权、信仰的迫害,我再次绝食抗议,要求立即停止污蔑,一天不停,我一天不吃。第六天,我被架到了严管队,抻上了死人床,打手们(值勤犯人)各使招术:弹眼珠、踢脑门、在抻直的胳膊、腿上践踏悠荡。室内光线幽暗,阴森恐怖,打手们张牙舞爪,真似恶鬼临门,大有天塌地陷之感。两手脚腕承负着打手们的压力被铁扣勒的钻心的痛,一会就麻木了。

打手李玉慧向犯人现场说教:“甚么是人间地狱?这就是人间地狱。”折腾完了,开始灌食,数名犯人,有摁腿的,有摁头的,锃亮的铁扣咬蚀着筋骨,痛苦难当,头就像要爆炸一样,热血窜流,呼吸急促,几近窒息。打手丁兆松把已经插好的胃管再往里伸,一边插一边说:“他的胃真深,你看,他的胃真深。”犯护一边灌着咸水粥,一边有人摁向我的胃部,反覆揉搓,摁的食物直往外漾,直觉的那粥从胃里盘旋到肠子里,急促入厕所,连同血水哗哗排出。回来后,仍被抻上,而且又加了一扣,剧痛一阵阵袭来。李玉慧说:“你一米六八的个儿,保证给你抻到一米七。”并扬言从来没有人捱过两小时。

三天过去了,狱政科科长来了,瞅了瞅我邪恶的说:“看你硬,还是政府硬。”由于我拒不放弃信仰,两手背被铁扣勒的红肿,像个面包,手腕部也磨出了紫血泡,至今还有磨出的疤痕,每躺下时,两胳膊时常麻木,失去知觉,至今胳膊肘还痛。

十五天后(正值元旦)我被放了下来,但仍被关押在严管队:盘腿面壁而坐,两手放在膝盖上,抬头挺胸,腰板挺直,一动也不能不动,稍微一动便会招来拳打脚踢,棍棒加身,每天早晨从4:30起床一直到晚上7:30才能休息(中间除吃饭、上厕所外没有休息时间),一天下来,筋疲力尽,腰酸腿痛,屁股坐去了皮,揭了一层又一层,脚两侧,脚踝骨磨的红肿,也是层层扒皮,火辣辣的,痛苦难耐。监狱规定:反省人员禁闭不准超过三个月,而我一坐就是一年,这漫长的痛苦煎熬,使我双腿麻木,几乎不能行走,至今仍未痊愈。

10月份,十多名同修先后被押送来,其中大学教授吴逸枫是喊着“法轮大法好”被多名犯人抬来的,管教一个眼色,打手们便心领神会,上抻刑,整个人几乎离地,只有屁股着着铺板,手、脚腕一会儿就发青了。紧接着打手徐志刚对两名反省犯人说:“给其活动活动筋骨。”两名犯人抓其手脚在铁扣上反覆磨擦,一会儿便皮开肉绽,紫黑恐怖,致使吴教授痛的小便失禁,泡烂了在监区遭迫害坐试衣板时磨出的疮。第二天新任管教怕承担责任,让抬医院,其残害程度令犯护、医生大为惊骇,说:“你们也太狠了吧!”其他数名法轮功学员如王增武、谭秋成等都遭受到了“三抻三放” 的酷刑。

由于我多次抗议监狱对法轮功惨无人性的迫害,招来打手徐志刚、丁兆松、高玉林恼羞成怒的毒打和辱骂,后背都打青了,疼痛直透前胸,手指被踢破了,紫血瘀肿,状告新来的胡管教,胡说:“应该的。”近一年的折磨,加上生活的极端恶劣,一个窝头,一杓菜汤,营养极度不良,身体遭到了极大摧残。

到10月末,体重由来时恢复的130斤下降到70多斤,并伴有严重的咳嗽与发烧症状,每天早晚吐出一些紫红色的烂肺,11月20日被强行抬医院检查结果:双肺空洞,生命危险。因不配合治疗,我又被拖到了小号,固定在地铺上,强行打针灌药,神志恍惚,起居几乎不能自理。寒冬腊月,衣衫单薄,天窗通天,大雪直灌,小号寒冷,环境恶劣,饮食困难,大便不通,肛部被手指抠坏,下坠出血,痛苦不堪。20天后,狱警又强行把我抬到医院迫害。

在医院里我听到隔壁有一个叫刘成军的大法弟子被野蛮灌食,生命垂危,坚定的信念使他生命维持到最后一步,不几天被转到省公安医院,回来的人说:“大法弟子刘成军被虐杀离世。”

04年4月初,我强行出院,被转到老残监区。有同修告诉我:“吉林监区法轮功学员太多,一批大法弟子约40人(具体数目不详)被转移到梅河口监狱。”

在这里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频频传来。可靠消息:杨峰被监区折磨的瘦骨嶙峋,举步维艰;孙迁因绝食抗议监狱不让其亲人探视而被吊在小号“V”字刑具上大挂,野蛮灌食,被折磨的满脸青黑,全身痉挛;曹中华因看师父经文被犯人打掉三颗门牙;张洪伟在严管、小号辗转两年多后,被人搀扶着,不能独立行走;杨光下肢已瘫痪,起居不能自理等等等等。据说还有被迫害得肺结、脑结核死亡的,得肝硬化腹水而去世的,还有在学习班上被打死抬到医院伪装医治无效而死的(这三人姓名已不记的了),其惨状不一而足。这一桩桩惊天血案,这一幕幕阳光下的罪恶俱是江罗集团对人权、信仰践踏的青天历史见证,天理昭昭,法网难逃,他们必将受到历史的严正审判。

05年农历新年,我再次绝食抗议监狱对大法弟子与我本人的无理迫害,此时我肺部已趋向恶化,每天24小时不停的咳嗽。5天后,被监区用手推架推到医院,我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拒绝医治、饮食,而转入小号固定迫害、灌食灌药。同时院长按照监狱指示,答应我的全部条件,通知家人取保,到市医院拍片、做监定等,包装的很精美。

到3月份,我又向监狱抗议,31日,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共20人被转移到长春铁北监狱。

到了铁北监狱,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心想:“转化”?甚么是“转化”?我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你们是甚么?凭甚么指令我?你们不配!我揭露恶党与监狱的谎言欺骗流氓行为,拒绝医治、照相等,遭到狱警刘科长的野蛮毒打,脚背被其皮靴践踏的青肿,两腮被卡出两个深深的指印,几天不退。两个月后病情急剧恶化,左肺已烂掉,右肺也有空洞,支气管严重扩张,呼吸困难,饮食艰难,先后转到省公安医院、长春结核病医院,由于难以支付医院高昂的医疗费用,于6月末被监狱带来的家人接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6/131368.html

2006-03-11: 吉林监狱采用所谓学习班、集中管理等手段迫害大法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50.html

2005-09-17: 吉林监狱恶人恶警名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7/110569.html

吉林省监狱现在还在继续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对他们严管、不许家属接见。近日有同修家属冒雨去接见,狱中责任人却不许接见,问其原因,拒不答覆,这位大法弟子现在身体如何,他的家属一概不知。

2005-05-22: 在吉林监狱,政委刘伟非常邪恶,曾在4月28日公开场合叫嚣不惜用一辈子时间迫害大法弟子、奉陪到底等等胡言乱语。

被邪恶“转化”的白野负责所谓的“转化”大法弟子,竟然还在监狱设有办公室、电脑,像上班一样。经常从各个队提人,殴打大法弟子,以此做所谓的“转化”工作。

吉林监狱的一些情况
三监区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
朱德祥、卜景文、杨军生、菀俊峰、云庆彬、韩立辉、张维喜、张文峰、周连升、金城权、杨峰、李虎哲、刘海啸

现在监狱里边有变动,请同修家属去监狱看望是否自己的家人有变动。

吉林监狱的部门及管教:

监区队长:徐克伟 王建孔 白冬彬
管教:高立岩 周玉海 陈晰 陈洪博
金管教:
教育科长:李壮
狱政科长:谭富华
监狱长:李强 副监狱长:刘伟

吉林监狱恶警名单:

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强
新任政委: 刘伟
吉林监狱副监狱长:刘长江
新任教育科科长:李壮
教育科干事恶警:李永生、王元春等
狱政科长刘显章、耿干事、狱政副科长恶警杨小天
一监区恶警大队大队长赵荆、队长王建孔、直属管教陈昕
四监区干事:张贵林
五监区大队长:林志斌(此人最为邪恶)
五监区恶警管教张建华、郭东彪
六监区大队队长:庞洪军
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
九监区恶警赵金彪、岳桐、李玉杰、张勇

行凶的犯人打手有:
 郭树铁(原监区队犯人,现调入五大队任“零工”组长继续为非作歹)。
 李保才:辽宁省人,现已出监
一监区:李刚(原直属中队犯人组长)
二监区:刘长海
四监区:犯人许志刚、高国光
五监区:贾玉彪、赵耀林
六监区: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 李明、汪成
七监区:韩志彬、陆丝柱、郑连文、孔庆刚
九监区:张德辉、许国明、冯振英

2005-01-20: 吉林监狱从1999年7.20之后非法劫持关押了100多名大法学员,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主管部门主要是“教育科”。教育科主抓各监区,法轮功学员的能否接见也归教育科直接管理。在吉林监狱,以监狱长李强、原政委刘长江、新任政委刘伟、原教育科长谭富华、新任教育科科长李壮、教育科干事恶警李永生、恶警王元春为首的迫害大法学员的元凶,猖狂的叫嚣:“在吉林监狱,让你活6天,你不到5天就完了。”已知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学员有刘成军、魏修山、张建华、崔伟东,另有许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

吉林监狱的种种造假行为和虐杀好人的各种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5/90719.html

吉林监狱共有11个监区,每个监区又分三个分监区。吉林监狱公然违犯相关法律、法规,随意延长劳动时间,根本不把服刑人员当正常人看待,每天强迫他们超时劳动,为监狱创造“个人财富”。一、二、三监区为专门加工服装的;五监区为铆焊;六监区为汽车零配件加工;七、八监区为专门出外工;十监区为伙房;十一监区为老残监区。...
------------
吉林监狱迫害刘成军致死的凶手姓名
吉林监狱五大队大队长——林志斌(原明慧网上林××)

吉林市恶人榜: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国保大队大队长)都兴泽
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国保大队大队长)孙延宏
吉林市丰满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国保大队大队长)冯秀春
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国保大队大队长)韩福元
吉林市高新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国保大队大队长)陈锡武

吉林省第二监狱是大法弟子刘成军被迫害致死的地方,至今仍关押百馀名大法弟子,恶警们的恶行被曝光后,仍在继续作恶,不思悔改。近期以来,不准任何大法弟子家属接见。主要恶人是监狱长李强。在此,呼吁全世界大法弟子和各界人士对此事给予关注,营救狱中大法弟子。
吉林监狱以固定床酷刑進行暴力洗脑(图)


酷刑折磨三阶段
第一阶段是将人四肢固定在床上;
第二阶段是将人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向四个方向用力抻;
第三阶段是将人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再在人的身下放一卷被子后向四个方向用力抻,再往下压。


吉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是政委和教育科,政委刘长江,教育科长谭富华。

2003-12-19: 吉林监狱以固定床酷刑進行暴力洗脑(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