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5-05-06: 在劳教所协同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6/%E5%9C%A8%E5%8A%B3%E6%95%99%E6%89%80%E5%8D%8F%E5%90%8C%E8%AD%A6%E5%AF%9F%E8%BF%AB%E5%AE%B3%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E7%9A%84%E6%81%B6%E4%BA%BA%E9%81%AD%E6%81%B6%E6%8A%A5-308571.html

2013-05-28: 被政法委和610操纵 牡丹江爱民法院枉法害民

...三、六一零魔咒下的“死亡位置”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职位在公安局内部被称为“死亡职位”,都说“邪性”。遭到恶报的人,都是不相信善恶有报存在,心无善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遭到恶报的时间长短不一,恶报方式不同,职位不同,年龄不同。

牡丹江市原政法委书记田立军、副书记(“六一零”头目)李长青,积极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两人相继患癌症。李长青于2007年7月22日患癌症死亡,只有五十来岁。田立军也因癌症而死。之后继任的政法委书记潘影也患癌症。“六一零”头目李长青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2001年被提为政法委副书记,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百姓,仍非法抓捕、劳教、冤判法轮功学员,左右公、检、法,凌驾于法律之上。公安部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量刑、年限都要由他亲自审定,他说判谁多久就判谁多久,有的甚至先判刑后定罪,在任期间经他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九十人,最多十五年重刑,被非法劳教的至少四百人,被绑架、洗脑、勒索、监控的二千多人,至少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多少人受尽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倾家荡产、居无定所。

据悉,继任的潘影又罹患癌症,被人接替;而爱民区法院副院长孙保良因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也早已遭恶报患了胃癌。

韩健,原牡丹江市公安局长,其在职期间,牡丹江市至少有11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别惨死在市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数十人被非法判刑,上百人被非法劳教,被非法拘留、绑架、洗脑、监控的至少有二千多人。韩健最终遭报被法办,2004年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长卫宗学率先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现在家破人亡;原政法委书记崔义文主抓“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参与多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终遭恶报溺水而死;原海林市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副局长赵华江患痛风到处医治不见效果,其妻子患乳腺癌无药可治;原海林市第二派出所所长李晓夫,疯狂抓捕毒打法轮功学员,抓著学员的头发往墙上撞,撞的鲜血直流,结果李晓夫因抓错人并殴打百姓被判一年徒刑;原海林市看守所副所长单成强对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施暴,后因体罚殴打在押人员被告发以渎职罪被判刑一年;原海林市看守所副所长姜兴瑞给法轮功学员上脚镣,殴打学员,姜兴瑞已患尿毒症,换了两个肾。

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彦春,任职期间多次对法轮功修炼者绑架、酷刑折磨并敲诈勒索。李彦春的妻子郑波已患脑出血,多方求医不见明显效果。中共宣扬无神论,李彦春却在其家人无药可医的情况下去求“大仙儿”问卜,“大仙儿”开始支支吾吾不敢说。第二次,其家人又托人哀求“大仙儿”,“大仙儿”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你家人干了最残酷害人的事了,对甚么功的迫害,不该抓的给抓了,损德了。

穆稜市下城子政法委书记孟庆林,在二零零零年绑架法轮功学员时,法轮功学员好言相劝,叫其不要行恶,他不但不听还破口大骂,说“不信能遭报”,结果四天后得脑血栓住進医院,已成植物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8/被政法委和610操纵-牡丹江爱民法院枉法害民-274575.html

2013-02-17: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桦电公安分局恶警张军遭恶报猝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7/黑龙江恶警和广东610头目遭恶报中年死亡-270137.html

2011-05-19: 牡丹江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者,在过去几年里,频遭恶报,其中就有原牡丹江市政法委书记、原牡丹江“六一零”头目、牡丹江市公安局长,看来继任者受中共无神论毒害甚深,面对众多遭恶报案例,采取鸵鸟政策,害人害己,只怕恶报一到,后悔晚矣。现再次曝光牡丹江参与迫害者的遭恶报事件,警示参与迫害者:

田立军,牡丹江市原政法委书记;李长青,牡丹江“六一零”头目;两人直接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均相继患癌症。李长青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死亡,只有五十来岁。田立军也患癌症死亡。继任政法委书记潘影上任后也患癌症。

韩健,牡丹江市公安局长,其在职期间,牡丹江市至少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别惨死在市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数十人被非法判刑,上百人被非法劳教,被非法拘留、绑架、洗脑、监控的至少有二千多人。韩健最终遭报被法办,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彭福明,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多年来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监视、抄家、绑架、酷刑折磨、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他还教唆其他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彭福明患上癌症遭到恶报。

范维民,穆棱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对付法轮功,相当于法西斯盖世太保的一种凌驾法律之上的机构)头目,兼政法委副书记。几年来一直死心塌地的为虎作伥,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孙示伟二零零二年间非法劳教期已经到期了,在劳教所与“六一零”联系应该接回并且释放的过程中,范维民又强行私自追加孙示伟劳教期数月。范维民现也遭恶报,二零零六年六月下旬,突然一只眼视物不清,上牡丹江市大医院检查后立即去了北京治疗,七月下旬返回,至今还在痛苦的煎熬中。

这只是牡丹江地区恶报事例的一小部份,以上这些人是江罗集团和中共恶党的牺牲品,而你们现在还是被利用和欺骗着。要知道,今日已不同往昔,在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的今天,你们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只会遭到人们的唾弃和天理的报应。历史如舞台,一幕去了,一幕又来。这是自然,也是必然。

2010-07-08: 黑龙江牡丹江市前進派出所刘军作恶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8/226507.html

2007-10-10: 原牡丹江国保大队队长李富遭恶报住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0/164213.html

2007-05-23: 牡丹江市“六一零”头目李长清的犯罪事实和恶报
善恶有报, 牡丹江市610主任李长清,今年50来岁,现已身患肝癌晚期。或许痛苦中埋怨上天对其的不公时,却不知这是由于自己的恶行而遭到了最公平的报应。神目如电,明察秋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3/155421.html

2006-03-09: 现世报应 车祸并不偶然
2.牡丹江机车前進派出所王伟迫害大法弟子现世现报,在2005年末出车祸,股骨头弹出,住院治疗,现情况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9/122407.html

2004-11-24: 牡丹江市贪官污吏迫害好人的下场
今日牡丹江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贪官遭报了,市委书记被审了”。省委副书记韩桂芝被拘审一案牵扯到其侄儿──牡丹江市公安局长韩俭被抓,又牵出市委书记董少林、副市长高艳华,涉及到市交警大队队长及市公安局、区公安分局及区政府官员几十人。中纪委专案组就设在牡丹江宾馆。这些贪官买官卖官,贪污腐败,鱼肉百姓,坏事做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4/89894.html

2003-10-26:蒲其涛,男,40多岁,原四川省南充市国安局副局长,直接指使市610、各区所属县国安大队、610等迫害大法弟子,据说上面正准备提拔他为市国安局局长。近日,突然暴病,得脑血瘤,住院三天即死亡。

孙宝良:爱民区法院副院长,负责非法审判法轮功。由爱民公安分局、爱民检察院起诉到爱民法院的大法弟子都要经过孙宝良判,现在已有三十多人,其中非法劳教十几人,最高非法刑期达十七年。
此人已遭恶报,于2003年5月检查出患有食道癌,已经不能上班。

2000-10-26:执意殴打学员导致自身瘫痪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公安分局大庆派出所管片民警李亚军,现年39岁。在拷打大法学员时,他的心比豺狼还凶残。有一个女孩子被他绑在椅子上,左右打嘴巴子,一边打一边骂。几天后,李亚军的手和胳臂开始发麻,心里也有点害怕。一大早上就跑到一位大法学员班上问:“我现在胳臂和手发麻,是不是打你们学员打的?”我们这位大法学员回答:“我们修炼人叫悟一悟,你是常人,你自己想吧!”李亚军反过来说:“我就不信,以后再抓住你们,我不但打,我还踢哪!”事过几天,派出所又抓了不少大法弟子,所长等人嚎叫着逼问着。李亚军大打出手,但还解不了他心头之恨,用穿着皮鞋的脚全力地踢那些手无寸铁的大法学员,嘴里不但骂我们伟大的师尊,还叫:“我打你的弟子,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歇斯底里发作完了不久,这位江泽民的忠实走狗----年仅39岁的年轻民警就全身瘫痪了。

恶警察李亚军住進医院五个多月后,现在虽然拖着半个身子出院了,但走起路来还不如3岁小孩。

然而,被他打过的大法弟子并不记恨他,多次去看他,告诉他:你今天的下场,你看看《转法轮》啥都明白啦。李亚军表情痛苦地说:我知道我错啦,但我不能炼法轮功,我要炼法轮功,单位就不能给我报销药费啦。结果现在这名恶徒加入了基督教。

各地的公安民警们,到你们觉醒的时候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26/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