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6-02-28: 2
曝光广东省肇庆市高要区国保大队廖亚平
广东省肇庆市高要区国保大队廖亚平,男,电话13902365127

廖亚平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2015年12月,参与绑架并关押实名诉江法轮功学员。

008-08-11:
零五年我在肇庆看守所遭到的迫害
我今年二十八岁,广东省肇庆市人,二零零三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被邪党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刚刚与丈夫办理了结婚登记的手续,正在操办婚事的时候,肇庆市610伙同肇庆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原单位,二零零五年的时候已经辞职)的领导,企图把我再一次送进洗脑班,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走脱,可是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地,有家不能回,邪恶四处打听寻找,并威胁家人,我的母亲(也是大法弟子),也因此被迫流离失所。

在同年的七月,我回家看望家人的时候,恶警监控了我丈夫的电话,在丈夫的公司门前,众目睽睽之下把我绑架了,恶警用车堵住我的车,然后二话不说就坐到了我的车里,并欺骗说要找个地方坐下来聊一聊,谁知一上了他们的车,就直接把我绑架到了端州区看守所,他们事先已准备好了所有的材料。当时我并没有配合他们,他们连同犯人,四、五个大男人把我按住,强行脱去我的鞋子,然后把我拖进监仓,我一边挣扎着一边高声喊着大法好。

进到监仓后,那些狱警指使犯人强行把我的衣服剪烂,幸亏当时还有些有良知的犯人临时借给我衣服。因为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并坚持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所以当时负责这个监仓的马管教一开始就给我锁脚镣,并且不让洗澡。

大概一个月后我开始绝食,刚开始绝食那些狱警就给我打毒针,他们指使着犯人把我按住,一开始只是几个人把我按住,但不行,她们根本就不够力按,后来大概有十三、四个犯人同时把我按住,然后打了一针,使我昏睡过去,旁边没有参与的犯人看见他们对待大法弟子的暴行都惊呆了。

几天后我已经全身没有力气了,他们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们让我的家人来看我,此前他们根本就不让家人探视,家人拿来了食物劝我吃东西,我没有动心,后来他们威胁说如果我不吃东西就不让家人探视,我没有配合他们,连续几天他们都让家人拿食物来哄我吃东西,可是都没用。

七天后,我已经起不来了,这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做三件事,于是我就喝水,每天只是喝一点水,但身体已经恢复到和正常的时候一样,也不感觉饿,脸色还很红润,唱起真相歌来还很洪亮。这件事震惊了整个监狱,那些恶警、犯人,就连其他监仓的犯人都想要看看这一奇迹,特别是那些恶警,天天在闭路电视里监控着,看我有没有吃东西,就连洗澡的地方也被监控着,所以邪党看守所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权,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

就这样我一共绝食了二十八天。到后来看守所的马所长要求我的家人给他的女儿安排一份工作,以此来交换家人对我探视的权利,第二天他的女儿就去了某检察院上班。

两个多月后我被非法判了七年的重刑。后来回了家,可是回来之后邪党恶徒一直都没有放松对我的监控迫害,还一直利用原单位对我进行监控,而单位支部书记黄赞杰也一直主动配合邪党,还经常威胁骚扰我的家人。

在此正告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人、邪恶部门,善恶必报是天理,神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希望你们能在这最后的时机悬崖勒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以免葬送自己的未来。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183810.html

2007-05-06:广东省肇庆地区各县市公安、“六一零”系统迫害实录
二、 肇庆市端州区

肇庆市端州公安局610主要犯罪单位及责任人:

端州公安局,地址:古塔北路,邮编:526040,电话: 2233291 2238413, 2233970
端州政法委,地址:古塔中路区机关大院,邮编:526040,电话:0758-2733264
温海泉、梁志就、余福耀、崔平、梁美容,端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758-2704168
杜巧容,端州区公安局政保科长,13902361280,住宅电话 0758-2226291,单位 2224352,

白沙派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警:
钟剑平:13189318728
梁××:13824635822
办公室:0758-2831595
康乐派出所的恶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6/154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