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9-06-20: 迫害法轮功 南京高官劣迹斑斑 恶报连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0/迫害法轮功-南京高官劣迹斑斑-恶报连连(图)-388969.html

2014-12-03: 南京市国保头目肖宁建遭恶报被特警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南京市国保头目肖宁建遭恶报被特警暴打-300957.html

2014-07-24: 参与迫害遭恶报:南京四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4/参与迫害遭恶报-南京四例-295082.html

2013-06-11: 南京黑心家园洗脑班犹大的恶报警示
南京市所谓的“爱心家园”实际是一个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是中共以伪善和欺骗手法阴毒迫害修炼人的黑心监狱,其假借“传统文化”做包装,用吃喝玩乐、所谓的“关爱”引诱笼络人心,施展杀人不见血的迫害骗术。

其中,一些为虎作伥的犹大,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作用下,不惜主动做典型,诬蔑和攻击法轮功,标榜“转化”后的“幸福”生活,用所谓的“爱”表达对中共“党妈”的无耻“感恩”。

洗脑班的骨干和打手、组委会成员之一的犹大孟照梅就是积极为中共“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冲锋陷阵并歌功颂德的典型。

一、简要情况

早在二零零一年,在句东女子劳教所,省劳教局教育处恶棍唐国防就发现了孟照梅这个“人才”,并充份发掘了她的“帮教才能”。基本上自孟照梅参与洗脑之后,句东女子劳教所的“转化”迫害就开始从强制“转化”转变为以所谓“以法破法”的欺骗方式進行“转化”。一些“转化组”竞相邀请孟照梅做“演讲”,不少人觉的她悟的高,其实所讲的都是脱离实修的夸夸其谈、口才表演。

孟照梅被减期九个月,二零零三年,她从黑窝一出来,就被借调到南京市“六一零”、并住在南京市洗脑班一年,专职配合“六一零”人员“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成为南京市洗脑迫害的骨干和先锋,还多次参加所谓的省帮教团,到江苏省兴化等省洗脑班洗脑迫害江苏省各地法轮功学员。

一年后,孟照梅回到原单位,却仍与省、市“六一零”人员保持密切联系,时不时被请去“帮忙”。二零零五年,她加入鼓楼区“邪会”(即所谓的“反邪教协会”,中共才是真正罪大恶极的邪教)及下关区(现已与鼓楼区合并)洗脑班搞起所谓洗脑班之后,其活跃更是不减当年。

二、主要恶行

孟照梅以混淆视听的方式卖力参与洗脑迫害,歪曲法轮大法文字,進行洗脑欺骗,其实质是完全站在常人角度,绞尽脑汁对法轮大法進行诬蔑和攻击,将修炼人应该实修领悟的东西当作是常人的理论知识一样的進行分析、批判和诬蔑。

有些实修不够的人被其能滔滔不绝说出一套套法理的假相所迷惑,思想逐渐接受、认可她灌输的邪悟论调,思路跟著她走。有时,孟照梅干脆连掩盖的面纱也不要了,直接用所谓佛教理论或中共的邪说歪理等诬蔑法轮大法。

洗脑迫害时,孟照梅往往口若悬河,过程中,对大法法理断章取义、随意诽谤,抠字眼、做文章。孟照梅狭隘的用佛教的认识来抹黑大法,对师父的法理断章取义。还有意搅乱人的正常思维,颠倒黑白。

恶徒唐国防、周英(句东女子劳教所女恶警)和孟照梅等在洗脑迫害中,往往要设计一个环节,就是有目地地强力灌输、精神刺激、“狂轰滥炸”以彻底搞乱对方的头脑,如果被迫害的对像,由积极讲真相变的一言不发,迫害者可能就要在一边庆贺这一招的“成功”了,因为他们认为对方的思维已经被“成功”搞乱了,接下来就可以用强势让她的思路顺著邪悟的方向走了,这就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唐国防曾“成功”逼疯过女法轮功学员,其罪恶由此可见一斑。

变异的邪悟思想、追求“转化率”令迫害者们人情冷漠、人性扭曲。在这些邪悟思想的诱导下,是非、善恶、正邪全部被颠倒,迫害好人成了“救人”、“为你好”,执法犯法的恶警、“六一零”恶人成了“教育专家”、“先進个人”,法轮功学员因不“转化”无辜遭迫害是“活该”、是自找的。

正是在这些邪恶、变异的思想指导下,孟照梅不但参与精神迫害,还与恶人、恶警积极配合,参与体罚,诬蔑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因为太舒服了,所以不“转化”,恶狠狠的表示要给他们吃点苦等等,实际她也是这么做的。而后期,孟照梅越来越倾向于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纯粹的“六一零”人员。

三、堵死自身回头路

回到社会后,在劳教所高压迫害下被骗“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们纷纷清醒,从新走回大法修炼的正道,有的开始找回昔日同修,在这种情形下,清醒后的法轮功学员Y找到孟照梅,善意劝她回头,然而,孟照梅不但听不進,而且放下电话后,立即就汇报给“六一零”和警察,她被连夜录口供,警察将Y作为性质恶劣的严重“策反”人员進行残酷迫害,Y后来几乎瘫痪在床,现仍被家人严密控制,没有行动自由,孟照梅对此不但至今毫无愧色,而且丝毫没有收敛。法轮功学员L找到孟照梅,善意劝她学法,她立刻汇报,导致“六一零”、警察对L進行迫害,酿成其家庭悲剧。变异的邪悟思想使孟照梅一再辜负朋友的信任,也堵死了自身的回头路,也许,在她的眼里,这些人并不是朋友,仅仅是她的洗脑对像,只有“六一零”、警察的人才是她的“朋友”,是她可以获取名与利的所在。

孟照梅曾说,如果洗脑班请她去“帮忙”,她将优先考虑鼓楼,因为鼓楼区有钱,给的钱多。

在名利心的驱使下,孟照梅频繁在家召集邪悟者搞貌似“沙龙”的聚会,她是领头人之一。在中共党徒拍摄美化恶党、歌颂“转化”迫害的专题片时,一些镜头就是在她家拍摄。她积极张罗、组织人员,用强硬的口气及欺骗手段将一些法轮功学员骗到家中,供有关人员拍照、摄像,而被拍的法轮功学员事先毫不知情。为了迎合邪恶,孟照梅不惜使用欺骗手法,出卖自己的信誉,为洗脑班效命,为“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推波助澜。

四、上天的警示

种种恶行令孟照梅的面相越来越恶,同时也招来了相应的恶报。

早在孟照梅被借调南京市洗脑班参与洗脑迫害的一年中,由于恶行不断,造业太多,其身体经常很不舒服,不得不卧床休息,为免被法轮功学员知道,说她遭了报应,还自欺欺人的隐瞒生病的事实,对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撒谎,一旦病好,则继续上阵洗脑迫害,丝毫不悟、不珍惜这种警示。而有甚么好事,则有意在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面前显示,显示其“转化”的对,所以生活幸福。

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自欺欺人,却欺骗不了上天。

大约就在她在南京市洗脑班洗脑迫害的那一年,她的父亲突然因病去世。

二零零六年,孟照梅再婚生下女儿,女儿天生口腔有问题,说话含混不清,小小年纪就动了手术。世上没有偶然的事情,这是因为孟照梅本人所造口业太多,祸及了后代啊!

洗脑班欺骗、毒害世人,可以说是中共“邪、骗、痞、控”等邪恶基因淋漓尽致的又一次发挥,罪恶累累,洗脑班还让各地“六一零”参观、向省内外“传授”邪恶经验,省内如苏州、南通、南通启东、南京女子监狱等,省外如上海、重庆、湖北、安徽合肥、沈阳、内蒙、云南、福建厦门等。

二零一零年七月,在美国吹嘘南京洗脑班成果、妄图将毒害众生的黑手从国内伸向海外的中共“邪会”副秘书长程宁宁之流,在美国弄巧成拙,被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送达本人针对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的追查通告,一行人的恶行败露后,狼狈而逃。

洗脑班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最终必将解体。希望其中被利用的孟照梅等犹大停止人性扭曲的邪恶迫害,停止助纣为虐,赶快警醒,珍惜不多的时间,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1/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5194.html

2013-01-16: 南京地区部份“六一零”、公检法司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6/南京地区部份“六一零”、公检法司信息-267869.html

2012-02-04: 江苏省南京市第十四研究所“六一零”头目遭恶报

“六一零”是中共邪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南京第十四研究所“六一零”非法组织成立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一日,中共邪党书记徐文官任“六一零”头目,纪委书记张长爱、邪党党办书记吴成波等任“六一零”副头目。张长爱负责日常事务,每年拨款一千万元,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用以各种方式迫害、打压本单位数百名法轮功学员。

善恶有报不虚,打击、迫害良善者必将得到上天的惩罚。虽然法轮功学员多次以各种形式对单位领导及有关人员讲真相,但迫害仍然存在。如今,十四所“六一零”首恶徐文官已遭恶报,唯一的儿子得了精神病,疯了,本人离岗;十四所“六一零”的主要打手张长爱遭恶报,全所百分之五的人员无岗位,他是其中一个。

2010-07-18: 南京第十四研究所后任中共党委书记徐文官,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伙同打手张长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
中共邪党书记徐文官已遭报应,唯一的儿子已经得了精神病(疯了),本人已离岗。张长爱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全所百分之五的人员无岗,他是其中的一个。

2010-02-07: 明白真相出奇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7/217660.html

2007-04-29:诽谤大法 南京社区书记遭恶报
杜秀英,五十岁左右,南京市方家营社区书记,她说了不利大法的话,没有多长时间,她就遭报,面瘫嘴歪了。零六年八月份她诽谤大法,十一月底旧病复发。

善恶必报是天理,诽谤宇宙大法将必遭恶报,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摆放好自己的位置,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9/153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