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3-02-14: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恶人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4/%E8%B4%B5%E5%B7%9E%E7%9C%81%E5%A5%B3%E5%AD%90%E5%8A%B3%E6%95%99%E6%89%80%E8%BF%AB%E5%AE%B3%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E8%B0%83%E6%9F%A5%E6%8A%A5%E5%91%8A-270010.html

2010-09-24: 贵州女子劳教所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4/230093.html

2010-02-08: 亲经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
(明慧通讯员贵州报导)下面是一位两次在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遭受种种野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叙述她的亲身经历。

2002年9月19日我散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中共恶人陷害,遭到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三年(2002年9月至2005年9月)。2007年7月27日又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2007年7月至2008年7月)。

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邪恶的黑窝里,我饱受着顾新英、焦霞、袁芳、冷玄等恶警为首的邪恶迫害,其手段不尽其极,完全剥夺着法轮功学员的说话权利和生存自由权。劳教所恶警对我身体、精神、物质生活、亲情等进行全方位的百般折磨、摧残,从中共邪党各机构至社会上道德败坏、没有良知的那些个犯人中,能利用的都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从杀人放火、打砸抢、坑蒙拐骗、嫖娼卖淫、吸毒贩毒的犯人中挑选的流氓当帮凶、打手,他们中如有被发现对法轮功学员稍有点善心、同情心的就立即被换掉,并以加期处罚;另选恶毒的、残忍的来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邪恶警察们以减期、奖分来使帮凶打手们谋划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下面是我如何遭受邪恶流氓们迫害的事实。特别是第二次我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里遭受到的邪恶疯狂的迫害。

我被绑架进入黑窝后,他们立即把我送进一个不见天日、不见人影的屋子里。一开始,他们就对我施以肉体上的侮辱,扒光我的衣服裤子,全身裸露着强迫我做难堪的动作(所谓安检),而后令我站在一小块磁砖上一动不动,每天24小时不分昼夜的长时间站立,不许休息和睡觉,邪恶流氓为了方便监视我是否合眼偷眠,就把我的头发剪得怪模怪样。那些包夹、监视我的邪恶打手一个比一个凶残,其中有一个遵义人的吸毒犯叫朱玄均(音),四十多岁。此人十分的歹毒、恶劣,她见我困,眼皮下垂,就气急败坏的挥拳猛打我,甚至脱鞋,或用生产物件一头向我砸来,并叫嚣着:“你欺负我,我要你生不如死,杀你都没得错……”骂个不停。

那些邪恶打手、包夹们每轮一次班都是两个三个的,他们轮换着每分每秒都在盯着我,注视着我不许我动,他们每个都记录着监视我的情况,嘴唇动一下都记录着。而后恶警查看这些记录情况,如果觉得他们手段不够恶毒,就常召集打手、包夹们开会商讨变换手段的加大对我的迫害。

劳教所邪恶们有一种叫“站僵尸”的迫害手段。恶警焦霞向打手们交代,令我“站僵尸”:双脚齐齐并拢,两手平起伸直抬齐和肩平行,不许有一点倾斜,要手直、腰直、腿直。时间长了,手、腰、腿痛也不许动,不许弯曲,眼睛也不许眨一下。开始他们不怎么注视我,时间稍长了就注意的盯着我看,只要我动一下就对我拳脚相加,极力的拍打我手的小臂、大臂,并吼叫:“你要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老实点,我们什么办法都有,杀人、放火我们都干,对你这样根本不算什么,够仁慈、宽大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打断你的手。”在那黑窝邪恶的氛围里,根本没有人性、正义、善良可言。双手疼痛难忍抬不动还得抬,腰背胀痛还得站,直到站得头也昏耳也鸣,脚、手浮肿很大,脚板一层层皮脱离后坏死,一块块的脱落下来,显露出里层的肌肉红红的、辣乎乎的,就这样也不让我休息一会,只是到吃饭的时候才允许蹲下来几分钟,还是不准坐下来休息一下脚。

当我把折磨的脚肿的穿不进鞋,手肿的十指不能并拢,脚、手都不灵活,紧邦邦的程度后,恶徒们又施一种手段进一步的迫害我,强制我蹲所谓的“军姿”。我蹲不了一会儿,脚撕裂的疼痛而倒地,邪恶们一齐上来踢我、踩我,接着用更恶毒的手段,令我两脚分开落地成“一”字形,我更是做不了,邪恶流氓雷建英等两个包夹就强行拉开我的腿,他们用脚各自按住我的一只脚。无论我怎么疼痛都不准我出声,如果叫出声来,就把地布塞入我的嘴里,我承受着剧痛,一身汗水湿漉漉的,觉得在生与死的夹缝中。

中共邪党劳教所就是这样折磨我、摧残我,口干得起泡也不给水喝,生理排泄还得打报告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上厕所。这中间的等待也被邪恶利用来加大摧残我的程度,使我饱受痛苦和折磨。有时几天得不到上厕所,好不容易上次厕所,常常没到两分钟就被连喊带骂的逼着回来。要说洗澡、洗衣服,想都别想。(特别是女性,身体产生的分泌物结成硬壳,造成阴部和腿两侧红肿、糜烂,疼痛难忍,内裤都无法提上。)但时间长了,包夹们怕我臭着她们,给我申请洗一次澡的时间都很短,简直不是洗澡,只是淋一下水,洗澡和洗衣服一共15分钟,什么都没洗干净,手脚慢一点,拖延2分钟,就什么脏话都骂起来。就这样全方位的邪恶迫害着。那个黑窝里,恶人每分每秒都在做恶,偶尔表面需要做点伪善都是为达目的,都渗透着邪恶的气息,都离不开让人痛苦的煎熬着。

除此,恶警顾新英、袁芳、焦霞、冷玄等三天两头的轮流来 “审讯”和轰炸我,他们为了强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断的对我进行威胁、恐吓,袁方说要把我送到“北大荒”(后来听说是一处被“流配”的地方)自生自灭,或重判我十年、八年,或呆在劳教所黑窝里永远没有归期,还要开除我儿子的工作。而且威胁我:何时何地都不许我把我在黑窝里所受到的种种非人的迫害情况说出去,否则他们就把我抓回去继续迫害。(袁方:男,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中充当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迫害的打手,宣讲邪恶杜撰的对法轮功迫害的谎言)
邪恶劳教所就是这样从精神上、物质、身体、生活、亲情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摧残,从上层至下层层层的加以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更严重。

大法弟子陈再先,天柱县城关镇人,2006年6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冬天冰天雪地,邪恶之徒强迫她穿一件汗衫,一条短内裤站在风口上让寒风吹,一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的)说服包夹发发善心,给陈再先加一件衣服,避免身体冻坏。然而另一个包夹不允许,要得到上面的批准才行,令陈再先把衣服脱下,陈不从,恶徒就把她手打伤、打脱节,还不准谁知道,也不允许谁关心她、帮助她,现迫害得她手落下了残疾,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大法弟子关富春,盘县火铺(音)人,坚持“真善忍”,不向恶人妥协,被恶人强迫在烈日下暴晒,长时间不准上厕所,只得屎尿都拉在裤子里,也不允许她洗,后来由其他(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帮助洗。

我在中八劳教所中所受到的非人折磨、迫害不计其数,这里列举的只是冰山一角,今天将这些罪恶揭露出来,让世人知道,让邪恶曝光,制止邪恶。在这里正告还在行恶的世人:如不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终将成为历史永远的罪人,将受到天上、人间的正义审判!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8/217757.html
凯里 天柱县联系资料   Edit (注意:不是本单位的电话不
2008-09-14: 贵州中八劳教所还非法关押着十三名法轮功学员
中八劳教所五大队现关押着十三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汪泽宣、王徐雄、程华政、宋帮福、唐琼、孙越、吴仁辉、李吉学、杨天伟、王志军、谭广万、王承勇、胡发荣。

在这里,迫害大法弟子的最邪恶之徒是:现任管教副大队长罗召忠,大队管教陈裕林,一中队队长景健,三中队管教副中队长汪家敏,教育科副科长刘芳新,教育科管教干部黄先跃,教育科成科长,干部何世英。这些最邪恶之徒一直迫害大法学员,其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曾参与迫害,现已调离的恶警有:冉锟、龙卫林、文艺、涂重玖(原管教副大队长)、孙亚飞(副大队长)、汤红兵(音)(曾任副大队长<教育>)、宋雪飞(曾任管教副大队长、现为警备队队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4/185793.htm

2008-07-26: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位于贵州省清镇市中八乡,于1997年4月成立。该所追随江氏集团,对坚持信仰自由,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修炼者任意毒打、辱骂、体罚,戴脚镣、手铐,强迫长期做各种痛苦姿势、关禁闭(厕所间)等,将女法轮功修炼者投入男禁闭室,让吸毒流氓男犯任意强奸污辱,用冰块塞阴道,拔阴毛,用烟头烫敏感部位。该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生产,每天劳动十六、七个小时甚至到二十个小时。 这里的一切管理方案甚至资料都是两套。一套全按所谓的文明条框编写用来应付上级检查,而另一套就是如何实际有效地管好利用好这些“摇钱树”。
目前负责人:糜运秋、吴春荣、张琴、张黔平、杨祖龙、高翔

迫害死亡人数:至少4人

韩 铭,30岁2003年3月20日被迫害致死
邹黔珠,44岁,2004年10月22日被迫害致死
詹业安,57岁,2003年6月被迫害致死
张 燕,2003年8月被迫害致死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之恶人榜:何姗、邓珺、顾兴英、王琼、李剑莹、许仁芬

2007-07-21: 揭露贵州中八女子劳教所的邪恶“转化”手段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159258.html

2006-06-03: 曾经或正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

黄先跃(遵义人,曾当过英语教师。警号:5250389)、杨仁寿(铜仁口音)、李继良(平坝人,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而升职)、潘忠(安顺安普人)、明洪、卢党(曾在贵阳农校学习)、刘云鹤(曾在贵阳农校学习)、景健(紫云县人)、万招贵(思南人,贵州农学院微生物专业毕业)、黎计明(德江县人,贵州农学院毕业)、徐发元(遵义人)、陈革、龙卫林(毕节人,曾于05年担任过中八劳教所攻坚组组长)、彭涛、汪加敏、孙建林、杨胜江、黄瑶仙、黄朝明
钱庆楠(劳教所所长)、封勇(政委)、屈贵平(副所长)
陈科长、 刘正欣(音、女)、(两人为教育科长,负责专管法轮功)、代琳
五大队大队长(新):汤大、陈大、孙亚飞、涂仲玖(遵义南白镇人)、刘意瑞
五大队大队长(原):左小冬(音),宋雪飞(铜仁万山人,随家迁至清镇地堪院,曾当过中八警卫队大队长)、刘勇、刘保义、

曾经或正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王建国(贵阳人)、陈彬彬(贵阳人)、万进(遵义人)、刘明军(遵义人)、江继福(遵义人)、舒新华(凯里人)、叶厚忠(安顺人)、郭江(安顺人)、郭林(遵义人)、封建宁(贵阳人)、陈海涛(安顺人)、王洪(清镇人)、王洪(贵阳人)、陈军(开阳人)、孙宏伟(清镇人)、杨庭栋(清镇人)、王浩(贵阳甘荫塘)、王小彪(贵阳花果园)、张希平(贵阳花溪)、陈旭(毕节人)

2005-11-27: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所谓的“育心学校”的残暴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7/115328.html

2005-09-25: 贵州中八矫治所将大法学员绑死人床 灌粪便
目前,贵州省中八矫治所(原为“贵州省中八男子劳教所”)还关押数十名大法学员,分押在第五大队的一、二、三中队。这些大法学员有的被捆绑在死人床上长达十二天,有的遭毒打,有的被强逼吃粪便、最后把人逼疯……

该所为迫害大法学员,建立了所谓的“监管队”、“谈话室”、“攻坚组”等,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被送到这些地方,被酷刑迫害,狱警唆使,操控吸毒犯充当黑打手。这些毒犯为了多得“加分”、“减刑期”,对大法学员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以下几例就可见一斑。

另外,狱警还发明一种酷刑:在大热天,用棉絮把大法学员全身缠紧,在30多度高温的烈日下让吸毒犯迫赶拖拉着跑步,许多大法学员当场被摧残昏倒在地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5/111183.html

2005-08-21:贵州省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黑窝贵州省中八劳教所、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几年来除了用“攻坚组”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外,还教唆邪悟犹大疯狂威逼清醒了的学员再次写“五书”。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108862.html

2005-08-21: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是贵州邪恶势力的黑窝,长期以来肆无忌惮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早已恶贯满盈。

对大法弟子,不管是对老年人还是青年人,迫害依旧严酷。在中队,有的学员被脱光衣服后捆着在身上缠胶布,劳教所的头头们不仅不制止,相反是放纵这些恶行。今年7月18日,在他们搞的一个自欺欺人的“读书演讲比赛”上,陈科长当着众人的面,指责坚决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说“为了那一点小事,有的人居然要讨个说法。”他们竟然把这么严重的迫害看成是“小事”,把反映问题说成是“讨说法”,突显他们凶恶本性。

目前已有十多个人被送往禁闭室“攻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108857.html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暴行
贵阳有位女弟子,竟在这里遭受了24种酷刑,包括用竹签钉其手指。

凡被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经历过两次、三次甚至多次所谓“攻坚”迫害。被恶警操纵的坏人辱骂、暴打就不用说了。有位女同修被吊起来折磨了三天三夜,恶警说:“你还不妥协吗?”说着就把烟头吹红了在女同修的乳房上灼烧,毫无人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5/108360.html
2005-01-28:来自被贵州中八劳教所长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呼吁
我们是被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长期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我们被中国贵州省610办公室指挥的中八劳教所干警与吸毒型劳教员长期迫害,打压和各种酷刑折磨。恶人私设“牢中牢”连续几昼夜不准大法弟子睡觉,毒打并采取各种方法折磨大法弟子,每天强迫工作十五、六小时,没有星期天、节假日,全天二十四小时被多名吸毒犯包夹、监控……。

我们希望得到大法弟子的帮助,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呼吁国际社会的关注,能督促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

杨仁寿,男,五十岁左右,贵州中八劳教所恶警。多年来,此人一直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其原为中八劳教所法轮功专管队五大队指导员,因其恶行太过于狠毒变态,连劳教所的其他警察也看不惯,并在被关押弟子家属的强烈控诉下,劳教所迫于压力,把其调往其它队。

其人的“指导”方法即为各种变态方法的折磨。贵阳白云区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蒋朝林被其打断肋骨;贵阳小河区大法弟子孔德义被其用绳索吊起悬空,双脚不能沾地,并且多天强迫不准睡觉,一闭眼就被蹂醒;贵阳甘荫塘大法弟子赵鹏被其处罚不准睡觉、蹲军姿、不准上厕所等折磨,最后被其迫害得两次住院,导致头晕、腹痛、胃恶心、小便不畅、大便出血等症状。

大法弟子在被其迫害中,强忍着自身的痛苦,慈悲的给其讲清真象,其人不但不听,还经常嚣张的指着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口吐狂言“要对你们進行无产阶级专政……”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的“专管队”的队长潘忠,从1999年以来长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2002年被指派专程到马三家劳教所学习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种残酷手段。回来后指使吸毒犯人更加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以长时间不准睡觉,并让吸毒犯人长期毒打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打不明药物针剂、吊铐、体罚、大热天用棉被捆在大法弟子身上让其跑步,冷天用冷水浇大法弟子、并脱光衣服关小号等;2002年十六大前夕,潘忠采用的手段更是疯狂、卑劣,具体犯罪情节待查。

潘忠和其弟的手机号是:13007857958 13007857758 潘忠和其弟怕大法弟子打电话经常互换手机卡。其父潘发坤电话(0853)8221706,其母张国英家住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教育局宿舍。

中八劳教所
五大队二中队队长 涂仲玖
二中队队长 徐发元
二中队干警 蒋焰
二中队干警 彭涛
六大队新收队指导员 罗中超
都匀市公安局小围寨派出所警察 罗太平、宋锡全

请贵州省的大法弟子收集各自地区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上网,以便于各地大法弟子通过打电话讲真象。


贵州中八劳教所恶人榜
贵州中八劳教所所长钱庆楠于2002年8月之后,亲临坐阵指挥恶警残酷折磨、迫害大法坚修者。
教育科科长刘遗瑞,靠迫害法轮功升职至科长。
专管队长潘忠、杨指导(姓名待查)、一大队三中队队长杨某(姓名待查)等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恶毒。给大法弟子强行穿上钉子鞋、浇水的军棉衣、用绳索捆绑后拖着跑,强行打兴奋剂,不停地搔痒,不让睡觉,把大法弟子扔進污水池,零下7度的冬天关進禁闭室只让穿裤头或单衣,用布包裹砖头、石块猛打背部、酸筋、腰肋等。一知情警察透露:他们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招招”高达一百二十多种。在中八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至少有两人、一人被逼疯。
---------------------------------------
贵州省军区政治部: 朱兴明主任(86-0851-5780107)
陈德鲁副主任
贵州轮胎厂党委副书记:哉?
贵阳市政法委 秦如培(曾在电视上公开诽谤大法)
贵阳市烂泥沟法制学习班 林清书记
贵阳市南明区610头目杨国忠,任建兴,朱元灿,杨康平(女)。他们共办五期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第一期,2000.3.5.被抓28人,关押15日;第二期,2000.5.8.被抓18人,关押15日。;第三期,2001.2. 被抓22人,关押30日;第四期,2002.3.5.被抓8人,关押30日;第五期,2002.10.24.被抓6人,关押25日。

贵州中八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王增 二中队副队长:叶云 三中队队长:杨明全 副队长:罗礼键(2002.9.期间,此中队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曾用军大衣、棉裤、棉帽、棉鞋(鞋内暗藏铁钉)强迫大法弟子穿上,由两个吸毒犯在前拖着跑,一个吸毒犯在后面边推边打;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给大法弟子打不明药剂(兴奋剂之类的),毒打 ,烟头烫阴部,冬天关禁闭只许穿单衣等恶毒手段折磨大法弟子。

---------------------------
贵州中八劳教所现任所长:钱庆楠
副所长兼政委:屈国平(原一大队教导员后任生产副厂长) 副所长:封勇(原二大队教导员后任政治部主任)
中八劳教所电话见2004年1-2月 明慧网页
-----------------------------------
2002-03-12: 月薪5元 苦工凌虐无数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奴役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2/26505.html

2002-07-04: 贵州女子劳教所:六旬老人被军训 严冬罚坐寒风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4/32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