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9-03-31: 30.湖北武汉市检察院检察长孙光骏遭恶报被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1/中共检察院人员遭恶报案例-384587.html

2018-10-28: 武汉市政法委副书记周滨遭恶报被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8/武汉市政法委副书记周滨遭恶报被调查-376338.html

2018-09-23: 武汉市检察院检察长孙光骏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3/武汉市检察院检察长孙光骏遭恶报-374417.html

2017-11-29: 鄂州、武汉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阻拦旁听庭审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几位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在鄂州市华容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听到消息的部分武汉法轮功学员租车前往参加庭审,却遭鄂州、武汉公安警察非法扣留,至今法轮功学员李市红仍被非法关押,地点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9/鄂州、武汉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阻拦旁听庭审-357277.html

2015-12-30: 武汉市武昌区1369人联名举报江泽民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起,有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随着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深入讲真相,越来越多的民众明白了真相,也站出来签名举报江泽民的违法犯罪。

据不完全统计,武汉市武昌区民众,从二零一五年九月初至十二月底止,共有315份举报信,合计1369人,联名举报江泽民,并通过网上投给“两高”,并收到回复。其中有一封举报信是107人联名,一封是145人联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0/武汉市武昌区1369人联名举报江泽民-321314.html

2015-03-22: 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2/迫害法轮功-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3)-306470.html

2015-03-21: 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1/迫害法轮功-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2)-306469.html

2014-10-07: 中共法官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案例
...制造“洪山模式”冤案 湖北武汉市法官突然倒地身亡

李要兵,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正科级审判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参与非法审理与法轮功学员相关的案件,此迫害案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在武汉市法院系统内“推广”。两个月后,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年四十九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7/中共法官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案例-298555.html

2014-07-23: 湖北省武汉市周鹏,一九七零年生,原武汉市硚口分局宝丰派出所副所长,后来调荣华派出所任副所长。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周鹏在钓鱼时,鱼竿触及高压电线,当即被电死,死相很惨。十多年来,周鹏一直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3-12-12: 武汉文保分局副局长李家勇遭恶报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2/武汉文保分局副局长李家勇遭恶报死亡-283880.html

2011-08-11: △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忠华在美被控“酷刑罪”
陈忠华,男,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二零零六年七月,首届世界移植大会期间,与会的陈忠华和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及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一起,在美国波士顿被起诉。他们被指控:对未经监狱受刑人同意,从受刑人(包括法轮功学员)身上活体摘取器官贩卖牟利的行为负有刑事责任。尤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不仅犯下酷刑罪,更触犯了国际刑事法上最严重的“群体灭绝罪”。

△武汉医药设计院恶党书记欧阳宗权突发心脏病死亡

中国医药集团武汉医药设计院是国家三大医药甲级设计院之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院党委书记欧阳宗权(副厅级),受政府邪恶宣传的蒙蔽,为了在政治上有所表现,甘当政治打手,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多次无理要求院内炼法轮功的职工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在很多场合公开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平时身强体壮的他,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突发心脏病倒在回家的楼梯上,经抢救无效死亡。

△湖北中医院保卫科科长徐大万车祸受伤

徐大万积极配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他利用雇佣的保安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大清早挨家挨户从门上安置的猫眼,偷看职工家里有没有人炼功。徐大万后遇车祸,肩骨扭伤。他自己内心清楚是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告诉单位不要叫他的老婆、儿子,特别是不能叫法轮功知道,是因他参与迫害而遭到报应的。

△新洲区桥头骨科医院职工祝火明遭报

祝火明从医院调到刘集洗脑班,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法轮功学员多次对他讲真相不听。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夕,祝火明被捕,使得一家老小不得安宁。

△湖北省中医院原邪党书记黄明安、主任朱明方二人被捕遭恶报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黄明安和朱明方先后在全院召开“揭批大会”、举办“百万签名活动”、主动将医院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上报“六一零”,反覆多次将本院职工刘晓莲、邹丽玉等法轮功学员绑架進洗脑班和非法劳教。此外还采取在院内办洗脑班,并监视法轮功学员,以开除党籍、降工资和不予晋升职称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六月,朱明方因涉嫌犯罪被捕,黄明安已交出十万元,仍在被审查中。

△麻醉科医生唐荣生出车祸死亡

麻醉科医生唐荣生和妻子方一直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积极参与迫害医院法轮功学员。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到省洗脑班,其妻子方还在省洗脑班当陪教。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唐荣生在宿舍大门口被一辆失控的大货车碾倒,其肋骨、盆骨、股骨、小腿胫骨、腓骨等多处骨折,当即不省人事,死状极惨。

△犹大里文兰被殴打

里文兰在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后,在杨园洗脑班疯狂迫害大法学员。为了逼学员写“三书”,对老年学员拳打脚踢,还抓掉学员一把头发。学员被她打的全身青紫。她逼迫某学员站立三天三夜,不能睡觉,站的地方不能挪脚,地上写满了师尊的名字,一动脚就踩着。一天,里文兰正在买菜,冷不防被一个老太太劈面扇了两耳光。那老太婆嚷道:你不让我修“真、善、忍”做好人,在洗脑班死命的打我,非把我打得转成恶人才罢休,我今天就恶给你看看!说着,还要打,被人拦住。里文兰的儿子当时对她说:你又不是没有工资,非要拿那点黑心钱去害人,这下好,报应上来了吧,看你还做不做那种鬼事!

可见,恶报总是如影随形,不论人相不相信。

2012-08-07: 湖北省武汉广水街道办事处书记李承国遭恶报身亡

自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李承国为了个人的权益,就一直跟随摇旗呐喊,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承国多次带领恶警绑架湖北省武汉铁路分局江岸车辆段广水列检所法轮功学员祝敏、广水市广水二中特级教师法轮功学员彭兴华,非法关押3个月。李承国并亲自到看守所指挥恶警折磨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多次让李承国亲戚给其讲真相,规劝李承国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承国也不听。

今年的六月二十日,李承国坐车在广水107国道上因躲车造成翻车,车里其他人都没重伤,只把他一人摔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7/新疆石河子市“六一零”薛耀锦遭恶报死亡-261273.html

2010-07-24: 迫害法轮功学员,学校综治办主任遭恶报
李宏胜,男,三十二岁,原为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仓埠初级中学教师,兼学校综治办主任,兼团支部副书记,他始终遵从中共旨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下罪业。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晚九时,李宏胜骑摩托车带着妻儿出外兜风时与一电动车相撞,将肋骨撞断后插入心脏,当场死亡,目前妻儿伤重住院。李宏胜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且不知悔改,遭到恶报身亡,累及自己妻儿,并给双方家族老人带来无尽伤痛。

2009-07-09: 武汉警察罗斌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遭现报
武汉市公安局纪委书记罗友松(音)之子恶警罗斌(音)九九年“七.二零”后,追随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在一次抓捕大法弟子途中翻车将腿摔断遭报,躺了一年才好。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9/204227.html

2009-02-05: 湖北武汉华世江仇视大法 遭恶报车祸死亡
华世江,男,五十岁,家住湖北武汉江夏区金水农场,以做生意卖藕卖菜为生。由于受邪党及党文化毒害太深,仇视大法。大法弟子给予其及家人多次讲真相,此人不但不听,扬言抓住发资料的大法弟子要往死里打。华世江死前二天,捡拾一白发老人掉在其店里的钱包,怎么也不承认。

事后二天,华世江被三轮车撞倒,压断四根肋骨,大脑变形,死在送医院的路途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5/194904.html

2008-10-16: 武汉百步亭社区校长马爱武遭恶报
今年“十.一”期间,湖北省武汉百步亭社区育才一小一分校校长马爱武及家属租车去九江旅遊,遇车祸。除司机轻伤外,马爱武的妻子等三名亲属死亡,其本人也因重伤后失忆,生不如死。

据知情人反映,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马爱武在武汉市江岸区解放小学任校长期间,积极追随江××迫害法轮功,毒害儿童,在校区内挂攻击诽谤大法的横幅,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6/187758.html

2007-12-13: 武汉市原政法委书记程康彦和公安局长杨世洪迫害好人 遭恶报
程康彦 1945年10月生,湖北孝感人,1997年底至2006年底一直担任湖北省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主管武汉市邪恶610办公室。自从99年7月20日以来,他积极贯彻执行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政策,导致武汉地区至少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跟踪、监视、抓捕、关押和抄家,甚至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多次跟他本人和其家属讲真相,奉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均不听。

2005年冬,程康彦父母双双在家煤气中毒,其父亲当场死亡,其母亲送医院抢救无效也随之死亡。

2006年过年期间,程康彦家又被小偷行窃,盗走巨额财产,而不敢让公安局立案侦察,惟恐自己贪污受贿的罪行被暴露。

2002年中共邪党十六大前夕,原武汉市公安局长杨世洪本想通过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提高所谓“转化率”继续往上爬,结果,事隔不久,便因贪污受贿被判死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6/167853.html

2006-09-28: 武汉市水果湖街东亭派出所民警杨济军跟随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绑架大法弟子、抄家,手段恶劣。大法弟子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时,他非但不听,还依旧迫害大法弟子。2003年,妻子遇车祸撒手而去,儿子重伤昏迷,祸及家人。杨济军于2005年5月24日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大脑受伤,当时做了手术,医生诊断脑溢血,还在昏迷状态成为植物人,迄今还在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5/139399.html

2006-08-30:
湖北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周文轩遭恶报
武汉市派出所副所长开枪自杀身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0/136692.html

2006-04-12: 江苏、河南、湖北迫害大法者遭现报实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5050.html

2005-06-04: 恶报上身 家毁人亡
2005年5月29日《楚天都市报》头版头条刊登的所谓《硬汉民警》杨济军其实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警杨济军现是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东亭派出所的民警,嗜好喝酒。2001年杨某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期间,杨某经常酒后殴打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杨济军非常狂妄,对法轮功学员说的“善恶有报”的忠告不听不信。不久报应殃及家人,2002年其妻携子在过人行横道斑马线时,被公交汽车撞倒,杨济军妻子当场死亡,儿子重伤,杨某的父亲也因此事受刺激中风变成老年痴呆。三年后“善恶有报”应验在杨济军本人身上,2005年5月24日,年仅42岁正值壮年的杨济军突发脑溢血,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后依然昏迷。
这正是报应只争早与迟。杨济军的下场就是那些甘愿为政治流氓集团充当打手的帮凶的榜样──恶报上身,家毁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4/103302.html

见 湖北武汉水果湖街第二派出所恶警一人作恶殃及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6/34395.html

2005-05-21: 一、绑架学员遭报应
武汉某大学于2002年绑架大法学员金某某到汤逊湖洗脑班。具体实施绑架的是该校卫队队长吴佰佳。这位学员给吴讲真像,劝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否则会遭报应。吴说:“我不怕报应。”05年春节前,平时壮如牛,才40出头的吴佰佳突发脑溢血,倒在地上,经抢救免于一死,但现在只能凭枴杖走路,遭到了报应。

二、诽谤大法遭报
某大学欧阳老师在全校党支部以上干部会议上攻击大法。说大法学员金某某顽固,并给其做所谓的思想工作,由此来表功。由于这样,该支部评为先進党支部。实际上他从未对该大法学员说过甚么话,该学员也不属于他支部管辖范围。现欧阳得了晚期癌症,开刀化疗,瘦得不成人形。

2005-02-24: 助纣为虐的武汉犹大刘卓莉2004年10月29日遭恶报身亡,也给其他犹大敲响警钟。

2004-11-25: 武汉钢铁公司第三炼钢厂大法弟子刘晓岚04年10月底被绑架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后,该厂炼钢设备出了大故障,导致部份停产几天。事隔不几天,炼钢又发生漏钢事故,300吨钢水都流到了地上,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几百万元,间接经济损失几千万元。现厂长已被内定调离该厂,明升暗降。这是他们迫害大法所遭到的报应。

2004-08-18: 武汉市有家企业,通过大法弟子几年的讲真像,越来越多的职工和家属明白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像。有很多职工和家属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每天都很认真的默念,有的也在了解和学习《转法轮》。

有一位六十多岁原来有多种疾病的退休职工高兴的告诉我:她每天早上默念“法轮大法好”,感到全身很舒服。

有一位七十多岁的退休职工经常看大法真像资料,有一次在家属区被单位另一位退休职工骑自行车撞倒在地,骑自行车的职工吓得一身冷汗,完了!我今天闯祸了!可是被撞倒在地的职工爬起来说:“法轮大法真好”,没事,没事!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还有一位八十多岁的退休职工,原来体弱多病,她告诉我:她真的是从内心去想“法轮大法好”,家里有人就小声默念,家里没人就大声念。现在体质较前变化很大。还告诉我,有一次上街买菜过马路,被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骑自行车撞倒在地,双方都吓坏了,可她自己爬起来了,身上看病的钱不够,回家取钱,到医院经各项检查,甚么都没撞伤,她感激的说:法轮大法真好,真神奇!

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家属(居民组长),体弱多病,她感激的告诉我,她默念“法轮大法好”后,小便处多年长的一个瘤子无影无踪了。还有一次她骑三轮车去卖旧物,结果在路上翻车了,车和物都压在她身上,旁边的人看见都惊呆了,都叫她别动,有的说:完了!完了!可她自己爬起来了,啥事也没有。她感激的说“法轮大法真好”。

有一次她走亲戚,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好,亲戚不理解的吼她,叫她不说,她就告诉亲戚:“我有一个邻居是法轮功,她要我不骂人,不与人吵架,她对任何人都好,经常帮助人……”对方就没话可说了。

今年上半年,邻居法轮功被非法抓走,她质问恶警:“她在我们这里是一个很好的人,没有做任何坏事,你们为甚么要抓她?!”她还举了许多例子,还说:“她给别人真像资料,讲真像都是为别人好,你们知道吗?凭甚么抓好人!”

2003年春节前,我路遇同事腰痛,行动很困难,就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腰痛会好的,并给她大法资料看,她的腰痛很快就好了。她告诉我,以前每年换季时,总是规律性的要生一次病,现在没有这事了。她很相信大法。果然,她得法了,而且学法、炼功都很认真。

2004-01-14: 迫害大法的都是甚么人:武汉中级法院13名法官被刑拘: 近日,武汉市中级法院原副院长柯昌信、胡昌尤等13名法官被以涉嫌受贿之名立案侦查和刑事拘留。其中包括副院长2名、副庭长3名及处级审判员5名。据报这13名法官受贿总金额约390多万元。...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1/14/64856.html

2003-11-10: 炼功一天后 身上不疼了: 武汉市某村一位中年妇女在听过大法弟子讲真相后,觉得大法好,也开始跟大法弟子学功。炼功一天后,原来吃药都不好的头疼、乳房疼等疼痛都消了。她跟丈夫讲:“我昨天跟她们一起炼了法轮功,我身上今天不疼了,我今天不吃药了。”她丈夫说:“那你就继续炼吧。

2003-08-27: 杨世洪因在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迫害上不遗馀力,近乎疯狂,被江氏集团看中,提拔到中共武汉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书记、局长,真可谓集军、警、宪、特大权于一身,不可一世。此后,它利用手中的职权,疯狂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杨现已遭恶报,表现上是由于经济问题和男女关系问题,已被移送到河南郑州监狱关押,虽然它在其党内还有连襟、同案,但他们也逃不出覆灭的下场。其实是迫害大法的人已经无力保全自己,气数已尽。
今年以来,仅武汉市中级法院一个部门就有25名工作人员被抓捕,其中,副院长两名,厅长9名。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人人性的堕落还普遍表现在男女关系上和经济上都有严重问题。杨世洪就是典型的例子,在其任内,一方面表现出对善良百姓的疯狂迫害,另一方面是对金钱和女色的贪婪。它利用职权,让它情妇出面将武汉市一千多亩土地以每亩7.3万元买進,转手以每亩50多万卖出,汲取暴利,这就是江XX鼓吹的三个代表之一──“先進生产力的代表”,它的先進生产力就是这么来的。它的手下也是罪行纍纍,仅举几例: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自从开始迫害法轮功开始,就一改往日无利可图的局面,经常出入酒店,尤其是跟杨世洪有关的那几个酒楼。利用迫害法轮功大捞了一笔。它的收入由以下几个方面:①利用手中权力,从法轮功修炼者家人身上捞,例如那个徐笙荃和其帮凶,一方面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讨得主子高兴,另一方面也从法轮功家属身上捞钱,从96年开始就利用收缴法轮功资料为名,找法轮功家属要钱,包括吃喝、桑拿浴,甚至连它们家装修都是逼法轮功修炼者家属给报销,否则凭当时它的工资根本无法承担那么豪华的装修;②长期霸占非法收缴的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庭的财物,包括现金、汽车、手机、电脑、各种播放机等;③非法罚款所得,包括个人私下的罚款;④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拨款。

邪恶的政法委及其610组织迫害法轮功的资金来源,一方面是纳税人的钱,另一方面是非法从法轮功修炼者家属那收缴的罚款,如江汉区政法委及其610组织利用洗脑班赚钱,它们以每年40万的租金用政府的钱从一个私人那租用了一个既偏僻又破旧不堪的房子,装上铁丝网后用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被关来的法轮功修炼者还要缴每月上千元的费用。有的在被释放时还要缴上万元的钱。

2003-08-01: 湖北省武汉市后湖乡一村委会派一个叫陈新明的人监视大法弟子,还举报大法弟子,此人于2001年患直肠癌,之后2年治病的钱都是村委会出的。这两年内不能吃饭,腰间插根尿管,靠打点滴维持生命。有大法弟子见其可怜,曾给其讲大法真相,但其不能接受,于2003年5月的一个暴风雨的中午死亡。

2003-07-25: 湖北省武汉市一大法弟子把讲真像的资料和光盘放到一个听信江氏邪恶宣传、攻击大法的人的信箱里,想让她明白真像,不要相信邪恶的欺世谎言,从而救度她。谁知此人不但不感谢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反而魔性大发,更加邪恶地骂大法与师父,并扬言要去派出所告发,把大法弟子都抓起来。这种谤天法的行径立刻得到报应,晚上此人开始发高烧,后被送進医院,直到发稿时仍躺在医院里。

2003-07-04: 据中国大陆2003年7月2日《武汉晚报》报导,武汉电视台的管苇曾主持诬蔑大法的节目和为诬蔑大法的节目“科技之光”配音,其后便于2001年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于去年9月恶化,于2003年7月1日中午12时死去。

2003-06-18: 湖北武汉钢铁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李兰英(已退休)某年七一前曾写“党员小结”,在小结里她诽谤大法,诬蔑大法。有人看到她写的“小结”,给她指出来,劝她不要诽谤大法,这是很严肃的事,并劝她删去这段。她不信,结果去年眼睛红肿,嘴也歪斜了。

2003-06-18: 湖北武汉市冶金街30街坊居委会书记王为民,听信江氏谎言,配合当地恶警设点监视跟踪迫害大法弟子,不久就得了腰椎盘突出,痛得不行住院做手术。现仍不醒悟,腰腿仍疼痛不愈。

2003-01-01: 武汉市邮电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邮科院)的领导盲目执行上级迫害法轮功的指示,多次在宣传栏的橱窗内张贴污衊大法的文章。今年,以要求写“悔过书”的方式强迫5、6名大法弟子自动辞职,包括一名博士学位的高级研发人员。结果天怒人怨:邮科院今年效益大幅下滑,大量裁员。院长蔡昌文是迫害法轮功的骨干,已遭恶报:洗澡时滑倒,双腿骨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42022.html

2004-10-07: 据中新社消息,2004年7月30日凌晨4时许,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助纣为虐的文人夏雨田因患肝炎后肝硬化、肾病综合征、自发性腹膜炎等多种疾病死亡,终年66岁。

夏雨田,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歌颂型相声的主要倡导者及实践者。2003年,夏雨田被湖北省和武汉市列为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典型。此后,又被中宣部列为贯彻十六大精神、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先進典型。

2000年春天,夏雨田要写诬蔑法轮功的本子。恰好外地几位同行来武汉,夏雨田问:你们写不写批法轮功的东西?有人回答,对“法轮功”他们一不掺和,二不反对。夏雨田心想,置身事外怎么行,你们不写我写!夏雨田创作了相声《坑人记》和另外两个诽谤法轮功的节目。这三个节目全部被武汉举办的主题晚会采用

武汉市邮电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邮科院)的领导盲目执行上级迫害法轮功的指示,多次在宣传栏的橱窗内张贴污衊大法的文章。今年,以要求写“悔过书”的方式强迫5、6名大法弟子自动辞职,包括一名博士学位的高级研发人员。结果天怒人怨:邮科院今年效益大幅下滑,大量裁员。院长蔡昌文是迫害法轮功的骨干,已遭恶报:洗澡时滑倒,双腿骨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8/24586.html#ebao20020208-1
20020208: 武汉市汉阳监狱恶警下肢瘫痪
张家明,男,54岁,武汉市汉阳监狱管教干部,2001年12月15日早上起床小便后上床时,跌倒在席梦思床下,结果颈椎骨折,下肢瘫痪,现在某医院治疗,不能行动。

2002-04-06: 武汉市助纣为虐者多病多痛
因举报大法弟子,家住武汉小东门附近的赵早英,女,75岁,得膀胱癌,开刀两次,现已扩散;许大菊,70多岁,脚痛;严某,挖了一只眼睛。奉劝世人,警醒吧,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善恶有报是天理。

2002-07-14: 迫害武汉大法弟子彭敏的凶手车祸身亡
据可靠消息,迫害武汉大法弟子彭敏的凶手已遭恶报。

杀人凶手: 李勇,35岁,男,武汉市武昌青菱看守所管教干部。

凶手李勇2001年夏天某日乘车外出办事时,车门突然开了,李勇立即从车门内摔到马路上,当即不省人事。送往武汉市第七人民医院医治,约一个月后不见好转,随后送到湖北省人民医院医治,约三天后在省人民医院死亡。

在此奉劝麻木不仁的恶警们,不要再充当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停止迫害,悬崖勒马,将功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