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9-03-31: 21.河南周口市检察院检察长高德友遭报被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1/中共检察院人员遭恶报案例-384587.html

2016-08-03: 诬判大法弟子 周口川汇区法院少年庭庭长刘国军遭报患癌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3/参与迫害法轮功-各地官员遭恶报-332281.html

2016-01-03: 十、周口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朱家臣二零一五年四月被判刑十八年。

十四、周口市公安局原局长姚天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姚天民早年就职于河南省公安厅,在各处室工作长达二十多年,是秦玉海旧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河南政法系统人员参与迫害遭恶报-321765.html

2015-12-19:  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局长姚天民遭恶报被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0/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局长姚天民遭恶报被调查-320580.html

2015-10-14: 会上思想中毒,会后身体中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4/邪恶会议结束-恶报接踵而至(下)-317486.html

2015-06-06: 河南周口政法委书记朱家臣遭报被判刑十八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6/河南周口政法委书记朱家臣遭报被判刑十八年-310363.html

2014-04-17: 河南周口地区因果报应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7/河南周口地区因果报应案例-290144.html

2009-09-05: 打骂诬陷法轮功学员者 得怪疾
河南省周口市隆达发电有限公司职工秦卫东,被中共造假宣传迷失心智,对修炼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为做好人的妻子,非打即骂,处处刁难,配合公安政保及单位监视限制其行动自由;调拨妻子与女儿的关系,给孩子幼小心灵灌输仇恨。在其妻子依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期间,秦卫东与其父秦金铸〔原周口市交通局副局长〕害怕影响他们的名利官职,主动勾结政保恶警高峰、刘迎东等,落井下石,要求重判三年劳教。

在妻子被劫持在劳教所的前期,一向道德低下、重色轻友的秦卫东,多次急不可待到劳教所要求离婚。他勾结法院不法人员威胁、强迫妻子在离婚书上签字。这样秦卫东终于达到了离婚的目的。

其妻子从劳教所回来后,秦卫东已成家生子,女儿在她爷爷家居住。妻子多次要求接回并抚养女儿,尽教育的义务,秦卫东不但不答应,连正常探望接回的权利都不允许。一次她到孩子爷爷家看望孩子,遇到秦卫东。秦见状大吵大闹,肆无忌惮要撕打,并拿出手机给110打电话恶意举报,电话未打通,又气急败坏地叫来其弟秦卫国。秦卫国来后,孩子的奶奶刘茹不但不制止其子恶行,还污蔑孩子母亲闹事,秦卫国骂骂咧咧的赶走她们。

不久,一向身体健康的秦卫东得了一种怪病:眉毛、头发一块一块的脱落,腿痛,走路一瘸一拐,多方医治无效,很长时间都没恢复过来。而刘茹哮喘病频频发作,一次险些发生车祸。

2008-02-16: 河南周口邪党书记毛超峰公路惊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6/172409.html

2007-07-05: 河南周口市公检法系统恶报十七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35.html

2007-06-21:河南周口市迫害大法的恶人遭现报十五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157307.html

2007-04-08:河南周口公安分局迫害大法的恶人言行录
三、恶人遭到的现报
古诗云:“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动念已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古往今来,任何人都逃不脱善恶有报的宇宙法则。

李凤丽自参与迫害大法以来,身体一直欠佳,虽多方求医疗治,均无明显效果,且旧病未除,频添新疾。日子过的了无趣味。她的公爹赵某某曾任周口行署副专员。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有几个熟人向他介绍大法,他都一口回绝:“ 我是共产党员,我不信迷信。”邪恶镇压大法以后,赵不时发表一些自以为聪明至极、实则糊涂透顶的谬见,误导亲朋,遗祸子孙。零五年大年期间,赵的女婿、市交通局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王留喜暴病身亡;赵的二儿子两岁的小男孩又患绝症夭折;大儿子与儿媳李凤丽的婚姻生活一团糟,赵家气氛一片凄惨暗淡。赵见了人低头瞑目,再无一言。

高峰作恶多端,经常有大法弟子以电话、传单、面谈等形式劝他弃恶从善,选择光明,免遭恶报。高峰不以为然,他还曾得意洋洋的对人说:“说恶有恶报,净是吓人的,我不是甚么事都没有吗?”此话出口不久,高峰那六十多岁、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突然得急病亡故。高的一位至亲看过真相材料,相信因果报应,知道老爷子的死跟高峰残害善良直接有关,屡劝不听,一气之下多年不与他来往。

黄金启从国保大队长调到市公安局当普通职员,大法弟子以电话或其它形式告诉他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天机,他凄然长叹:“哎呀,我也没长活,说不定共产党没灭,我就先呜呼了。”黄金启如不能将功补过,此时的哀音或许就是他日后不幸的谶语。

汪勇正做上爬美梦的时候,却于零五年被贬谪到看守所任副职,令他心灰意冷。因为干他们这一行的都知道,一到看守所,提拔的事就彻底没戏了。

原周口公安处政保科长王义德积极指挥全区恶警迫害大法,仅仅几个月,王就患脑血栓而偏瘫,但尚能自己行走活动。有一天,王到火车站广场散步,发现一女大法弟子在发真相资料,随即打电话举报。那边大法弟子被绑架,这边王义德犯病,从此卧床不起。

零三年春北京一家网吧失火,窦燕怀在京上大学的儿子是十几个不幸遇难者之一;接着,窦的妻子因病做了大手术;接着,窦被免职。窦燕怀沮丧绝望,哀叹:“我算倒了八辈子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让恶人现世现报,是神佛对做恶者威严的惩罚,同时也是神佛慈悲的警告。一意孤行者,万劫不复;弃恶从善者,柳暗花明。记得安徽城隍庙有一副楹联,抄录于此,以为那些图眼前私利而追随中共邪党的行恶者戒:“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脸热,只道世间无苦海;泪酸血咸,悔不该,手毒心狠,谁知头上有青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62.html

2005-06-18: 河南省周口市交通局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
河南省周口市交通局自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走卒,对本单位大法弟子采取举报,监视,限制言论自由,强迫写保证,降职,停发工资等。大法弟子以各种方式讲真相,劝他们停止行恶,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要求恢复大法弟子的工作。他们打击报复,告到省610,要辞去大法弟子公职。一次,大法弟子到局长办公室讲真相,他疯狂叫嚣:别找我,找李克强、董光锋(原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去,我已经告到610了,就你们这样,整死你们也不亏。
由于他们的恶行,报应不断出现:局长杨元涛的恶行殃及儿子,于04年车祸身亡;纪检书记王国顺于04年发生车祸,胸肋骨撞断两根;副局长赵和平,于05年春节过后,突发心肌梗死而亡;副局长王留喜于今年3月突发心肌梗死而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8/104319.html

2005-04-20: 河南省周口市交通局恶人遭报给世人的警示
最近河南省周口市交通局恶人连遭报应,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那些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20/100075.html

2005-02-16: 原河南省周口市交通局副局长秦金铸,充当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工具,暗中指使人举报监视,纵容儿子秦卫东(周口市隆达发电有限公司热工部职工)监视打骂法轮功学员。秦氏父子为了保住官职地位,勾结公安不法人员,重判法轮功学员三年劳教,并毒害年幼的孩子,灌输仇恨,剥夺正常的探望权。秦卫东因此遭到报应,得怪病,头发、眉毛成块脱落,眉毛至今未长出。秦金铸之妻纵子行恶,并造谣诬陷,事后不久,哮喘病发作,又差点遭车祸。

2004-03-12: 周口市恶警窦彦怀把灾祸带给家人: 河南省周口市拘留所所长窦彦怀因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其独生儿子于2002年8月16日在北京因网吧失火被烧死一事。如此恶报,窦彦怀仍不知悔悟,还是一意孤行,与大法为敌。之后,窦的妻子又因患胆结石病重住院做了手术。接着,窦本人又因玩忽职守,被免去所长职务。只因迫害大法,恶报接二连三。如今窦彦怀终日赋闲在家,门前冷落,子亡妻病,悲哀凄凉。与熟人说起话来,连连摇头哀叹:“倒霉、倒霉,真倒了大霉了!”

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沙南公安分局高峰对待大法弟子穷凶极恶。其恶名在明慧网“恶人榜”上多次曝光之后,不但不知悔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其父高焕宇于今年五月八号跌了一跤,即不省人事,送去医院抢救,三天后死亡。
****
周口市中心医院党委副书记郑永军,负责主抓医院迫害法轮功。99年7.20以来,郑永军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配合当地邪恶的610,诬陷谩骂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干了不少坏事。
2004年6月10日前后的一天中午,50多岁的郑永军与一年轻女子在中心医院隔壁的市粮局车队家属院鬼混,当场突发脑溢血。该女子慌乱中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救护人员将只穿一个裤头的郑永军抬出该女子卧室,经抢救无效四天后死亡。
郑永军档案年龄52岁,实际年龄54岁。曾历任沈丘县委组织部长、西华县常务副县长、项城市人大副主任等职。平时吃喝嫖赌,名声不好。郑永军极不光彩的暴死,令其妻儿老小羞恨交加,欲悲难悲,抬不起头来。吊唁者稀少,追悼会也只有本单位的科室负责人参加。尽管悼词中竭力粉饰其生平“业绩”,怎奈其心地歹毒,平时为人很差,与会者无不窃笑,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