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4-02-19: 四川新津洗脑班:甚于劳教的罪恶
二零一三年,从前苏联引进的罪恶累累的劳教制度在一片谴责声中终于走到尽头。与此同时,位于四川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无牌照存在十年后刚刚挂牌不到一年的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民间俗称的“新津洗脑班”由中共斥资千万进行重建。

自二零零三年成立至今,新津洗脑班对信仰“真善忍”的公民的非法拘禁已超千余人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9/%E5%9B%9B%E5%B7%9D%E6%96%B0%E6%B4%A5%E6%B4%97%E8%84%91%E7%8F%AD-%E7%94%9A%E4%BA%8E%E5%8A%B3%E6%95%99%E7%9A%84%E7%BD%AA%E6%81%B6-287808.html

2013-02-26:
成都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成都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犯罪事实-270400.html

2010-10-07:
1.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负责人

洗脑班主任:李峰,男,幕后指挥策划者,来自成都市委“六一零”办。

洗脑班副主任:殷舜尧,原名殷得财,男,三十八岁,新津县兴义乡人。曾在新津县法院上班,此人伪善、凶狠阴毒。自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正式任命以来,一直幕后操纵“陪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妻子名叫余磊,新津筑路机械厂财务员工。

洗脑班科长:胡××,男,陕西人。经常当众用极其下流的语言辱骂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伙食司务长:何成言,男,新津县人,曾当过武警,是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

2.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陪教”头目

洗脑班“陪教”中的“楼长”:杨柳青(音),女,外号“大狼”,化名杨秀清。娘家是成都文家场人,此人较高、略胖,性情如男子,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暴力打手,无论男女法轮功学员她都打。

洗脑班“陪教”头目:王秀琴,女,川棉一厂下岗工人。自二零零三年开始在新津洗脑班充当“陪教”以来,多次利用买物品、强制法轮功学员去医院交费、复诊等工作便利之时,贪污法轮功学员钱财。此人伪善,对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积极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举动,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深受成都“六一零”赏识。

3.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陪教”打手

有成都市都江堰市的李华秀(女)、钟琼英(女)、黄玉松(男)。成都市双流县的江小玲(女)。成都市新津县的王银梅(女)。洗脑班副主任殷舜尧的亲戚小梁,齐丙华(女)等“陪教”打手,均为农村的农民或村干部。


2008-05-03: “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严重践踏法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177734.html

2008-04-12: 成都恶徒陈伦富第14次非法判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2/176324.html

2006-11-16: 曝光成都新津洗脑班恶人殷舜尧(图)
殷舜尧又名殷得才,男,四十岁左右,四川省新津县兴义乡人。毕业于海南政法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新津县人民法院,后调到“四川法制教育中心--成都新津蔡湾洗脑班”任教导科科长。

此人极其伪善心狠,谎称自己也曾炼过功,编一套荒诞离奇的故事,欺骗恐吓大法学员;指使邪恶之徒毒打大法学员……;以及该洗脑班中许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在殷舜尧的策划、指挥和直接参与下实施的。

下面简介新津洗脑班,即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来看殷德才极其邪恶毫无人性的真实面目。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是中共成都市委和四川省委,遵照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而建造的,是对四川地区大法学员残酷迫害的集中营。也是四川地区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指导单位”。洗脑班自二零零三年四月下旬开始大规模迫害大法学员以来,前后近千名大法学员在此被酷刑强制洗脑。

新津蔡湾洗脑班是由花费大约五百多万元将原地处新津花桥蔡湾原某空军部队研究地改建而成。这里的工作人员一部份是从成都调来的;一部份是新津当地抽调来的;还有周边其它县抽调来的。这里高墙外筑,对外挂牌“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现在连牌子都不挂了),实则是洗脑班。是一座真正的人间地狱。高墙内使用毒刑迫害大法弟子,甚至大法弟子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疯,外面却无人知晓。……。有些在监狱、劳教所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也被劫持到这里進行所谓的转化迫害。关在此地的大法弟子只要不转化即不放弃“真善忍“,就会一直关押迫害下去。新津蔡湾洗脑班的罪恶是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铁证。

新津洗脑班中心采取三级督促制对大法学员進行迫害。即:中心→“教导科”科长→“帮教”(洗脑员)→“陪教”(协助洗脑员)。每天洗脑情况记录存档,其信息第二天早上碰头会上处理,并制定当天洗脑的具体措施,由教导科科长殷舜尧直接下达给洗脑员或协助洗脑员。如此专业化的洗脑班全国仅有山东青岛和四川新津两家。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四种来源:地方及单位直接绑架来的;二是从拘留所或劳教所强行带来;三是从其它洗脑班劫持来的;四是劳教、劳改期满后被劫等来的。迫害大法学员手段无与伦比,十分毒辣。

一、精神上折磨

为了逼迫学员转化,此黑窝利用闭路电视每天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片,或是找一些邪悟者的文章来读,强行学员听;还把师父的法像和师父的名字复印数张放在地上强行拉着大法学员用脚踩,所有这一切,如不配合,则将会受到各种更加残酷的迫害或体罚。

此外还实行药物迫害:在饮水、饭菜中下药,水果里注射药物,食用后半小时就会有药物反应。主要症状是头涨头昏、眼球往外突出、心绞痛……。这就是大法学员为甚么在外面一切都好,关押一段时间后身体“难受”,像得了重病一样的真正原因之一。

欺骗伎俩:殷舜尧谎称自己曾炼过功……,编造谎言欺骗、威胁学员,有的还假冒省人大官员调查“法轮功”为幌子欺骗学员,企图从话中套出你所在地区大法学员的具体情况。

当他们的所有阴谋均达不到转化学员的目的时,他们便几个人一起强拉着学员的手在他们事先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

二、肉体上消灭

如果以上方法达不到转化学员的目的,恶徒就从肉体上残酷迫害大法学员,强制转化。

施暴迫害:不准睡觉、罚站、铐在坐凳上也不准睡,有时指使六、七个恶徒暴打一个大法学员……;注射毒针,往大法学员体内输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造成学员意识不清、神智恍惚、呆滞、不认识人……。

野蛮灌食,让学员经受灌食过程中撕心裂肺的痛苦,以达到学员放弃绝食、放弃信仰。成都大法学员杨静被邪恶绑架到此黑窝时,想用绝食反迫害,殷舜尧便对其学员恶狠狠的说:“你要绝食,想死,不会让你死,我让你生不如死……。”新津大法学员詹敏被浇灌灌食时,上插鼻管,下插导尿管,手脚捆绑在木板床上不能动,被折磨得乙肝复发也不放人。成都大法弟子李晓君被野蛮灌食时一口上牙被撬掉。

以上这些新津洗脑班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都是在恶徒殷舜尧的直接策划、指挥、参与下实施的。

迫害大法学员的同时,新津洗脑班还不忘榨取钱财。从成立到二零零五年底已榨取钱财初步估计超过两百万元。

新津洗脑班的罪恶远远不是这点笔墨能写尽的,这只是极其概括简要的揭露。新津洗脑班的罪恶就是邪党迫害善良、毫无人性、残暴、反人类的……罪恶的铁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殷舜尧的罪恶也就暴露无遗。

这里,我们奉劝殷舜尧及其还在对大法学员行恶之徒,立即悬崖勒马,不要为了一己私利、眼前利益葬送了自己的未来。记住:善恶必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附:殷舜尧手机号码 1388059017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6/142565.html

2005-12-25: 曝光四川法制教育中心
新津县洗脑班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对外挂牌是“四川法制教育中心”,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此遭受洗脑迫害。

该洗脑班采用谎言欺骗,诈恐吓等手段迫害大法学员。这里每间屋关一个弟子,由两人24小时贴身监视学员,吃住都在屋内,里面安有监控器和窃听器电视。每天播放反对大法的造谣宣传,邪恶软硬兼施,带着伪善的面具,目地是欺骗学员写所谓不修炼保证,对里面任何邪恶说的话都千万别相信,要永远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新都区看守所恶警张惠等,自99年7.20以来一直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作恶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刚進去不穿犯人穿的什么“号衣”,她就残忍的强迫学员给戴上“工”字链,即使有的大法弟子绝食期间,身体消瘦,她也照样如此,致使学员行动不便,生活无法自理,她也不顾死活。对绝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张惠支使狱医彭××以及犯人对大法学员强制灌食迫害,并暗地里还指使犯人打骂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5/117287.html

2005-12-04: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残害大法学员
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实则强制洗脑班,以各种流氓手段残害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蒋云宏于2005年9月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被毒打、不准睡觉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转到成都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青羊医院,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四川省广播电台干部李喜慧2004年8月底送其姐姐回英国时,在机场被绑架到新津,在洗脑班遭受严重残害,其父母、同事去看望她时,她已不认识,两眼发呆,毫无表情,估计极有可能被注射了毒药。成都大法学员祝霞于2003年6月被成都市610办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在长达8个月之久的残酷迫害,非人的折磨,长时间不准睡觉,承受力达到极限时被逼疯。

新津实验中学优秀教师詹敏修炼法轮功,全身十多种病不药而愈,她用自己身心受益的经历去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非法劳教,多次遭关押,曾被开除公职,外出打工谋生时于2004年4月被所在单位部门及新津公安骗回家中强行绑架到该洗脑班,被几次强行野蛮灌食,身体被折磨得极度虚弱,瘦得皮包骨头。

这个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地处新津花桥蔡湾,即原新津蔡湾猫儿馆所(专关押吸毒犯、卖淫犯),成都市委不法人员为追随江××政治流氓集团血腥迫害法轮功,耗资几百万元改建而成。这里高墙围绕,大门成天紧闭,严密封锁其残害大法学员的消息。

有的大法学员以绝食来反抗非法关押和所受的残酷迫害,会遭受强行灌食。在所谓的“教导科主任”殷舜尧亲自带领下,不法人员将绝食的大法学员的双手、双脚、双腿分别固定捆绑在木板床上动不了,然后将导管从鼻孔插到胃里固定死,再插导尿管也固定死,灌食的恶人想什么时候灌就什么时候灌,真是邪恶至极,人性全无。这样的灌食有时持续几天几夜,疼痛难受极了。恶人殷舜尧恶毒的对想绝食反抗迫害的大法学员说:“要绝食,我叫你生不如死”。

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里的基本上都是成都市各区和周边县的大法学员,都是被骗或强行绑架至此,遭到无期限的关押,不接受恶党的洗脑不放人。这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人数最多时达几百人,精神上、肉体上受到的摧残、折磨是人们无法想象的、无法承受的。大法学员终日不见天日,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上厕所都得所谓的“帮教人员”准许并在其监督下才能去。

洗脑班不准大法学员互相接触,不准大法学员互相说话,更不准炼功,不准背经文。每天强制不停的放诬蔑栽赃大法、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如若表示不愿意看,就会被毒打,几天不准睡觉,甚至更长时间。到了晚上十点钟后便开始疲劳轰炸,搞得人昏昏沉沉时让你转化或捉着你的手签字画押。

直到目前,仍有大法学员不断被绑架到新津这所不是监狱的监狱里。成都大法学员刘莉、大邑的王小松、余世华等还在受迫害。

这里例举的事实仅是冰山一角。“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行累累,这就是中共宣称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在此,我们将这座人间地狱般的洗脑班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学员的犯罪事实公诸于世,让人们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4/115776.html

新津洗脑班在农历年期间解体后最近又死灰复燃,虽然有部份明白了真象的工作人员拒绝再回去上班,但目前还有不清醒的恶人在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建议四川大法弟子发正念彻底解体各地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和共产邪灵,让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遭到恶报,淘汰无可救要的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