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9-08--08: 河北大厂县马家庙村书记马俊成遭恶报瘫痪在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8/河北大厂县马家庙村书记马俊成遭恶报瘫痪在床-391188.html

2014-07-20: 原河北大厂县公安局副局长乔玉春再次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0/原河北大厂县公安局副局长乔玉春再次遭恶报-294903.html

2014-04-15: 河北大厂县政法书记刘会及其前任的恶行和恶报
河北大厂县法轮功学员刘秀香、金瑞玲、程英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目前,程英、刘秀香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金瑞玲转为刑事拘留,被非法劫持在三河市看守所。

据悉,大厂县政法委书记刘会放话要严办,并责令法院及检察院非法判刑。刘会,男,五十多岁,回民,夏店镇北坞村人,大厂县副县长、政法委书记。以下是刘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请知情者补充。

刘会迫害刘秀香事实

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时任大厂县广播局局长的刘会,积极参与迫害。刘会与法轮功学员刘秀香既是同学,又是同事,刘会为了积累升迁的政治资本,多次迫害刘秀香,毫不手软。

二零零零年八月,刘秀香因发放真相资料,被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到县招待所十多天,在刘会的作用下,被勒索三千元,降二级工资。

二零零一年,刘秀香去公安局讲真相被扣押在看守所,因绝食抗议四天后被单位领回,被刘会安排软禁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在刘会的主导下,刘秀香被本县“610”、公安局政保队警察绑架到通县大营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刘秀香再一次被绑架到通县大营洗脑班迫害二天,因丈夫陈凤良病重被放回。

二零零六年三月被非法关押大厂看守所十多天,刘秀香又被绑架到县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大厂镇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刘秀香,当即被非法抄家,大法书等私人物品被抢走,当晚被送進大厂县看守所,十四天后,家属被敲诈两万元后放回家。

恶报其实已彰显

中国古时有句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善恶有报是天理。

刘会自己家及其妻娘家,一家有嫂子没了哥哥,一家有姐姐没了姐夫。刘会为此非常害怕,惧怕突然恶报临身,曾经找算命打卦的寻求破解之法。其实这是刘会恶行祸及家人。迫害法轮佛法的人,罪大如山。甚么也破解不了。唯有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千万不要因为恶报还没有临自身就心存侥幸,那只是神的安排而已。记住吧: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以下是刘会两个前任的下场:

杨广明,男,六十一岁,回族,二零零二年之前任大厂回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务。在他指使下,大厂县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几十人曾先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有的被非法关押竟长达一年之久。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还被经济敲诈,被勒索在三千元以上的达三十多人,最高金额达二万元以上,不给任何手续。在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上班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尤其严重,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撤销职务,有的被降级,有的被降工资等,还有的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二零零一年,杨广明更是大办洗脑班,对全县法轮功学员像过筛子一样,绑架到洗脑班進行精神折磨。然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坏事不是做完就完事了。杨广明当然也不例外,二零零九年他患了食道癌,虽然在北京大医院治疗做了手术,但也没能救了他的命,于二零一零年皇历腊月二十七日不治身亡。原本身体高大、体重一百八、九十斤的他,临终时只剩下六、七十斤,没有人样了。

张万众,男,杨广明的继任者,在他的指使下,大厂县“610办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队经常在所谓的敏感日、节假日采用蹲坑、跟踪、监控电话、直接進门入户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骚扰、抄家、绑架、劳教、勒索。

二零零三年四月,张万众伙同“610办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队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负责人,或诱骗、或强制将法轮功学员牛连江、徐书清、李文明、梁玉芬、刘秀香绑架送到北京市通州大营洗脑班進行迫害。

二零零三年八月,将法轮功学员刘力绑架到大厂县看守所达一个月左右,然后又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因法轮功学员王宝柱几次到政法委讲法轮功真相,张万众派人对他跟踪、抄家,结果在其单位翻出四张真相资料,就以此为藉口,将王宝柱非法劳教两年,家里留下失业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二零零四年五月中旬的一个周末的晚上,张万众自己开车回家,在廊坊市开发区附近猛然撞向停在路边的小面包客车上(客车灯是开著的),张万众的头部、右胯等多处受伤,左膝盖骨粉碎性骨折,一个脚脖子的肉与骨头撕裂。这是上天警示张万众。

时至今日,大清算已经开始,恶报已经彰显。中共“十八大”后的三个多月里,各级政法委官员四百多人被双规、逮捕;十二个政法高官自杀;薄熙来、王立军被判了,李东生被抓了,周永康被押了,江泽民、曾庆红、罗干、惶惶不可终日。再看周边城市,廊坊市政法委书记肖双胜被双规了,三河市政法委书记刘永宏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暴病身亡了……

奉劝大厂县政法委书记刘会、“610”主任刘悦祥、公安局副局长孙志刚、国保大队长王秦汉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中共江泽民一伙利用你们迫害法轮功,给你权,给你钱,其实是在要你的命,败你的家。尝过“甜”味的过后,是监狱苦、地狱罚。而今参与迫害的人员频遭恶报,那是对你们的警告;薄熙来、王立军下狱,“610”总头目李东生落马,是敲醒你们的警钟;即将公布的周永康案,是对你们的当头一棒!这些清楚表明,迫害必受严惩,追随江泽民集团死路一条。“大老虎”都不能全身而退,革职入狱,性命堪忧,何况你们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5/河北大厂县政法书记刘会及其前任的恶行和恶报-290055.html

2006-12-13: 河北原看守所所长李志新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3/144556.html

是偶然还是遭报应?
乔玉春,河北大厂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兼公安局副局长,2005年2月7日,其18岁的独生女儿因发热住院,病因不详,8 号转院,大约一周后死于血癌。

闻知此消息,相信善恶有报的人们都在谈论,中年痛失独女,乔玉春到底做过甚么恶事?

有人讲出这样一件事情:2000年12月31日,因惧怕大法弟子为讨公道進京上访,乔玉春曾现场指挥、部署在祁各庄乡進京路口设卡拦截,同时派警察将祁各庄乡大法弟子安贵莲、郭大慧、李艳平、李洪艳、杨立军以及祁各庄中学工作的李文明骗到派出所,限制自由,不提供食宿。直到2001年1月1日晚,才释放(当时郭大慧已怀有身孕)。

12月31日晚,乔玉春在進京路口拦截到外地進京上访被冲散的五六位大法弟子,先是非法搜身,后将她们关押在用铁栅栏焊成的笼子一样的小屋里。这几位大法弟子绝食绝水表示抗议,第二天早晨派出所用车把这些大法弟子全部带走,去向不明。

从共产邪党构陷法轮大法开始,身为刑警队长的乔玉春对大法、对大法弟子干的坏事,一定不止上述的一两件。

虽然痛失爱女,但是乔玉春不思悔悟,依然紧紧追随邪党之后。2006年农历新年刚过,他作为主要负责人,指挥对本县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先后有十几人被劳教,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没收私人财产。

此后不久,2006年4月下旬,正当壮年的乔玉春住進北京某医院,原因是高血压,冠心病,心肌梗前兆。5月1日前后,本来是他计划中停妻再娶的大喜之期。躺在病床上的乔玉春,应该有时间想想了,是遭报应了,还是偶然的巧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133575.html

河北省大厂县610头目作恶多端 祸及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2/114403.html

2005-05-21:河北省大厂县政法委副书记、“610”办主任李广学(现已离岗),自99年7.20以来,紧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

其在任期间对大法弟子判劳教10多人。为劳教大法弟子、原县辅导站站长刘力,他们不惜花重金到省司法部门送礼;非法长期关押多名大法弟子,一次性行政拘留长达6—7个月;敲诈勒索大法弟子家人,对于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的大法弟子,距劳教期满时间一年的收三千元人民币,三年收九千元,且不开收据;2001年大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進行精神迫害,受迫害达70多人,在办洗脑班期间,李还多次诬蔑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

善恶有报是天理,李建学作恶多端,祸及家人,2005年4月2日他的妻子突发心肌梗塞,来不及送医院,命丧黄泉。

2005-04-21: 大厂县政保科长刘春光,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有多名大法弟子被流离失所,有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含冤而死,刘春光还在2004年底与县610成员王立忠,朗卫国大县城繁华大街宣传恶毒攻击大法的图片标语,刘春光在2005年3月在查抄某印刷厂后,被请去饭店喝酒、洗浴,结果在浴池内被淹,后经抢救数天后活了过来,现此事被政法系统保密,严禁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