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3-06-29: 山东省沂水县耿文瑞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壮年暴毙

耿文瑞,男,山东省沂水县诸葛镇武家河北村人,原诸葛镇综治办副主任,后任副镇长。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或赤膊上阵,或幕后操纵。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沂水县诸葛镇法轮功学员刘本善第二次到北京去讨个公道,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被恶警打了两巴掌,下午又拉到临沂办事处。第二天,被耿文瑞等人拉回,送到看守所,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被抢走。耿文瑞还多次迫害刘本善的妻子和女儿,以及他们一家人。

山东省沂水县大法弟子刘俐君在朱戈镇委被绑架洗脑班迫害二次,遭不让睡觉、曝晒、拳打脚踢、上手铐等体罚,参与行恶的有:阮波、王建华、耿文瑞、宋玉旺。耿文瑞参与迫害诸葛镇大法弟子的详情见明慧网。

因为耿文瑞迫害诸葛镇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一直给他送真相资料,劝他回头是岸,可他对大法弟子的慈悲劝善置若罔闻。

在二零一二年四、五月份,耿文瑞到外地出差,在宾馆内和别人喝酒时,呕吐不止,鼻子窜血,倒地而亡,年四十九岁。


山东沂水县诸葛镇东河西村恶党书记遭恶报殃及妻子

魏增玉,沂水县诸葛镇东河西村恶党书记。九九年,魏增玉就和其子魏长军亲自带领古村乡政府的人到本村大法弟子蔡永淑家,以欺骗的手段骗走了蔡永淑的大法经书。同年,魏增玉的妻子就身患脑血栓成了植物人。这就是上天对魏增玉的警示,可深受邪党无神论毒害的他们夫妻,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

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大法弟子蔡永淑被恶警申恒春绑架,魏增玉还鼓动恶警将蔡永淑的丈夫王德春一同绑架走,造成蔡永淑家中十岁的小女儿无人照顾。魏增玉妻子的病通过多年的治疗在稍有起色的情况下,能坐在轮椅上有知觉了,但是,没多久,就在迫害蔡永淑的同年腊月,魏增玉妻子又跌倒骨折了,使病情更加雪上加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9/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官员遭恶报-275902.html

2012-07-5:司法部门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冲在前 终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5/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遭恶报实例-259739.html

2010-12-23: 刘增超,原沂水“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四年在县印刷厂对过人行道上行走,竟飞来横祸,被一辆汽车撞上,夫妻二人共赴黄泉。

孔祥义,沂水县府“六一零”人员,极其仇恨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氏邪恶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在去公园的路上在县广播站门前突发脑血管病,送医院抢救六天后死亡。

毛洪保,沂水县高庄镇所谓“综治办”副主任、“六一零”主任,该镇小朱家庄村人,上蹿下跳迫害法轮功学员,将该镇法轮功学员多人非法劳教,勒索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千八百元,白条都没写一张。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镇长追问钱的下落,批评了他之后,他骑着摩托车走了。第二天镇长去他家叫他去上班,他妻子说到镇上去了,后经四处寻找,最后在山沟里找到了毛洪保的尸体,他已经喝农药自杀一天多了

武善会,沂水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积极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带人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搜家,恶语攻击大法,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得了偏瘫,两年后死亡。

张其国,男,四十多岁,原沂水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已遭恶报,患喉癌。

武善贵,沂水县城南派出所人员,积极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带人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搜家,恶语攻击大法,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得偏瘫,行走不便。

牛司军,男,三十岁,原沂水县崔家峪镇恶党委组织委员,后调至沂水县夏蔚镇任恶党组织委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成为迫害大法的打手。二零零二年二月下旬一天晚八点,骑摩托车在摩天岭以西地段因车祸撞死。

徐新国,沂水县沙沟镇于沟管区副书记,经常搞一些小手段在本村笼络人心,赚取一点“好名声”,但对法轮功学员却很残忍。此人虽是副手,但背后出主意,利用罚款、交保证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七月四日在去邻村送鸡苗的路上被一辆客车从背后撞上,当场脑浆迸裂死亡。

赵德林,男,五十多岁,沂水县政法委副书记,又是沂水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是沂水县“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指挥。王永东、高梅被迫害致死与它有主要关系。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突然感觉头部不适,经青岛医院检查确诊,他已患绝症。

韩立波,男,三十多岁,沂水县沂水镇南关街人,任街道治保主任。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次绑架本街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疯狂迫害,致使本街的法轮功学员高玉梅被迫害致死。韩立波撕毁、涂抹大法的标语等,给自己造下了很大的罪业。法轮功学员对他多次劝善一概不听。韩立波失去良知的恶行,被共产邪党控制着一步一步走向绝路,他于二零零六年六月服毒自杀。

梁之颜沂水县电业局局长,仇视大法,疯狂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停发工资、开除留用、分住房时不给,直接造成经济损失近二十万元。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患绝症,花掉医疗费几百万元后,死了。

贾怀美,女,五十多岁,沂水县高桥一村大队妇女主任,紧随镇政府不法人员,仇视大法并恶语伤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九底,感觉肚子疼痛,据检查患了癌症。

夏文富,高桥镇张家牛旺村恶党书记,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一直勾结镇委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从酒楼楼梯上一头栽下去,脑袋撞在水泥地板上,当时鼻子、耳朵向外窜血,医院开颅做手术,十多天一直人事不省,已成了植物人。现住在野外桑园里的小草棚里,吃喝都得别人从他脖子上插的软管往里灌食;

张道芳,沂水县高庄镇上峪村,大队副书记。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他充当“六一零”一员。每当高庄镇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他总是第一个在法轮功学员家等着。刘树容家遭受迫害,都是他指使的。告诉他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劝他也不听,于二零零五年七月遭恶报。在上峪村建桥时,有人说是因喝了一点酒,在小桥上坐着,一下栽下去摔死了。桥很低,根本就摔不死人的,实际是善恶必报的因果。

唐义成,沂水县朱戈镇店子村村干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能爬上村书记的位置,带领恶人去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后遭恶报,在一次接孩子回家的路上遇车祸,当场死亡。他老婆也匆匆改了嫁。

蔡伟,沂水县城里街人,原在沂水县沂水镇镇政府工作的,于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晚十时三十分左右,在沂水县火化厂附近遭遇车祸身亡,年仅三十六岁。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死有余辜。说起来话长:蔡伟在沂水镇政府上班时,沂水镇家属院内的孩子没有不怕他的,被他那狂暴的行为吓的象老鼠见了猫似的,一见到他,孩子们都东躲西藏,家属院的人没有不烦他的。一九九九年,恶党的政治流氓集团无理镇压法轮功时,蔡伟受原沂水镇政法委何法江的命令和指使,在二零零零年二月初对被非法关押在城郊派出所院内一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其中记忆犹新的场面是将王永东(已被公安王京文迫害致死)踢打的浑身是土,肉体疼痛难忍。同年二月底,何法江把苏莉单独关押在城郊派出的一间小屋内洗脑迫害,派蔡伟、刘世文等人看管。蔡伟单独值班时,夜半三更,借酒施暴,对苏莉进行流氓猥亵,苏莉拼命挣扎,未让恶人得逞。气急败坏的蔡伟一只脚踩在苏的肚子上,一百七十斤重的大男人对一个柔弱的女子肆无忌惮的折磨,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直到蔡伟的眼镜掉在地上,蔡伟去摸眼镜之时,苏莉才光着脚丫夺门而逃,直跑到城郊派出所的值班室门口,蔡伟才停止追赶。事后,蔡伟的母亲亲自买了水果和烤鸡去给苏莉赔礼道歉,然而蔡伟仍恶习不改,终遭恶报。这也就是种下恶因得恶果的因果关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3/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一)-233969.html

2008-03-29: 山东沂水县恶人遭恶报实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9/175389.html

2007-06-21: 山东省沂水县崔家峪经管站田宝京离奇遭报死亡
2007年农历四月初三,家住山东省沂水县公家曈的田宝京在回家途中,骑摩托车路过龙家圈时,大风突然吹断路边的高压线,断开的高压线的一端正好缠绕在田宝京的膀子上,将其从快速行驶的摩托车上绞颈勒死。

田宝京本是崔家峪经管站的一名办事员,曾改名田润泽。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一直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骨干之一。大法弟子在崔家峪被非法关押期间,田宝京以殴打、毒打大法弟子为乐,曾打伤多人,讥笑嘲弄大法弟子,诽谤诋毁大法。

恶人行恶,终遭恶报。田宝京的离奇死亡,至今仍是人们街头巷尾的议论焦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157308.html

2007-06-06: 山东省沂水县沂水镇恶党恶人恶报身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6/156338.html

2006-11-02: 610”办公室主任刘增超主管迫害大法弟子,于2004年在县印刷厂对过人行道上行走,竟飞来横祸,被一辆汽车撞上,夫妻二人共赴黄泉;

县府“610”人员孔祥义极其仇恨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氏邪恶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在去公园的路上在县广播站门前突发脑血管病,送医院抢救六天后死亡;

高桥镇张家牛旺村支部书记夏文富,从1999年开始一直勾结镇委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从酒楼楼梯上一头栽下去,脑袋撞在水泥地板上,当时鼻子、耳朵向外窜血,医院开颅做手术,十多天不省人事,已成了植物人,现住在野外桑园里的小草棚里,吃喝都得别人从他脖子上插的软管往里灌食;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沂水县富官庄乡乡长任成臣、乡党委书记吕瑞军的妻子和儿子吕良同乘一辆车回家,到道托乡青山铺岭时与另一辆车迎面相撞,结果任成臣、吕瑞军的妻子和司机当场死亡;吕良被撞的眼球迸出。车祸发生后交警调查事故原因认为“因司机疲劳驾驶所致”。为啥疲劳?原来乡政府人员(包括司机在内)连日来到各个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搜查、抓捕大法弟子,上蹿下跳,异常疯狂。真是报应(吕瑞军现在药检局工作,药检局电话:0539-2253079);

沂水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武善会,积极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甚至带人到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搜家,恶语攻击大法,2001年11月份得了偏瘫,两年后死亡;

毛洪保,沂水县高庄镇所谓“综治办”副主任、“610”主任,该镇小朱家庄村人,上蹿下跳迫害大法弟子,将该镇大法弟子多人非法劳教,勒索一位大法弟子1800元,白条都没写一张。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镇长追问钱的下落,批评了他之后,他骑着摩托车走了。第二天镇长去他家叫他去上班,他妻子说到镇上去了,后经四处寻找,最后在山沟里找到了毛洪保的尸体,他已经喝农药自杀一天多了;

沂新中学原校长党保修,将炼法轮功的两名教师高振泉、张在志长时间关在厕所里,并多次毒打他们,用椅子疯狂的猛砸高振泉的后背,椅子都砸散了,边打边说:“法轮功不是说善恶有报吗,打你有报应吗?怎么不现在就让我的手断?”党保修邪恶疯狂至极,后因强奸女学生和贪污被判刑两年;

韩立波,男,三十多岁,沂水县沂水镇南关街人,任街道治保主任。自99年7.20以来,多次绑架本街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疯狂迫害,致使本街的法轮功学员高玉梅被迫害致死。韩立波撕毁、涂抹大法的标语等,给自己造下了很的罪业。大法弟子对他多次劝善一概不听。韩立波失去良知的恶行,被共产邪党控制着一步一步走向绝路,他于二零零六年六月服毒自杀;

张其国,男,四十多岁,原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已遭恶报,患喉癌;

赵德林,男,50多岁,沂水县原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头目,是沂水县迫害大法弟子的总指挥,也是“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突然感觉头部不适,经青岛医院全面检查,发现已患绝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41438.html

2006-10-19: 在这充满恐怖的邪恶迫害中,大法弟子仍抱着慈悲的善念,用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来救度你们,利用着不同的方式,向你们讲清真相,我们的目地只是想还原历史的真实,使你免遭欺骗!免除劫难!过去老人们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些在我们的生活中都可以得到验证。

一、原“610”办公室主任刘增超主管迫害大法弟子,于2004年在县印刷厂对过人行道上行走,竟被一辆汽车撞上,夫妻二人共赴黄泉。

二、县府“610”人员孔祥义极其仇恨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学员,2005年10月7日在去公园的路上在县广播站门前脑血管病突发,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三、高桥镇张家牛旺村支部书记夏文富,从1999年开始一直勾结镇委迫害大法弟子,2005年4月25日从酒楼楼梯上一头栽下去,脑袋撞在水泥地板上,当时鼻子、耳朵向外窜血,医院开颅做手术,十多天不省人事,已成了植物人,现住在野外桑园里的小草棚里,吃喝都得别人从他脖子上插的软管往里灌食。

四、2001年7月20日前后,沂水县富官庄乡乡政府对当地的大法弟子又一次進行非法抄家和抓捕行动。到道托乡青山铺岭时,富官庄乡乡长任成臣、乡党委书记吕瑞军的妻子和儿子吕良同乘一辆车回家,与另一辆车迎面相撞。结果乡长任成臣、乡党委书记吕瑞军的妻子和司机当场死亡;吕良被撞的眼球迸出。车祸发生后交警调查事故原因认为“因司机疲劳驾驶所致”。为啥疲劳?原来乡政府人员(包括司机在内)连日来到各个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搜查、抓捕大法弟子,上蹿下跳,异常疯狂。真是报应。(吕瑞军现在药检局工作,药检局电话:0539-2253079)

五、沂水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武善会,积极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甚至带人到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搜家,恶语攻击大法。2001年11月份得偏瘫,两年后死亡。

六、毛洪保,沂水县高庄镇综治办副主任、“610”办公室主任,该镇小朱家庄村人。上蹿下跳迫害大法弟子,将该镇大法弟子多人非法劳教,勒索大法弟子1800元,白条都没写一张。2002年10月3日,镇长追问钱的下落,批评了他之后他就骑着摩托车走了。第二天镇长去他家叫他去上班,他妻子说到镇上去了,后经四处寻找,最后在山沟里找到了毛洪保的尸体,他已经喝农药自杀一天多了。

七、沂新中学原校长党保修,将炼法轮功的两名教师高振泉、张在志长时间关在厕所里,并多次毒打他们,用椅子疯狂的猛砸高振泉的后背,椅子都砸碎了,边打边说:“法轮功不是说善恶有报吗,打你有报应吗?怎么不现在就让我的手断?”邪恶疯狂至极,后因强奸女学生和贪污被判刑两年。

八、韩立波,男,三十多岁,沂水县沂水镇南关街人,任街道治保主任。自99年7.20以来,多次绑架本街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疯狂迫害,致使本街的法轮功学员高玉梅被迫害致死。韩立波撕毁、涂抹大法的标语等,给自己造下了很的罪业。大法弟子对他多次劝善而其却为一时的利益一概不听。韩立波失去良知的恶行,被共产邪党控制着一步一步走向绝路,他于2006年6月服毒自杀。

所有这些人的报应明白的告诉人们:参与迫害修炼大法的人会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历史给予我们的教训太多了,人在做好事时就是在给自己铺天堂之路;做恶事时,就是在给自己铺地狱之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呀!这几年因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人很多,只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竭力掩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9/140454.html

2006-08-12: 山东沂水现世现报两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2/135404.html

2006-06-24: 正告沂水县610头目李东、国保大队长李建平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4/131196.html

山东省沂水县夏蔚镇党委组织委员车祸惨死
牛司军:男,30岁,原沂水县崔家峪镇党委组织委员,后调至沂水县夏蔚镇任党组织委员。自1999年7.20后,曾是迫害大法的打手。此人于2002年2月下旬的一天晚8时,骑摩托车在摩天岭以西地段车祸撞死。下场悲惨。奉劝至今还在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赶快悬崖勒马,以此为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7/28634.html

山东省沂水县姚店子镇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7/25724.html

2001-10-16: 山东省沂水县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徒遭恶报
在2001年7月20日前后,山东省沂水县富官庄乡乡政府对当地的大法弟子進行了又一次非法搜家、抓捕行动。在这次行动期间的一天,富官庄乡乡长任咸臣、乡党委书记吕X的妻子和吕X的儿子吕良同乘一辆车回家,在路上发生车祸,与另一辆车迎面相撞。结果乡长任咸臣、乡党委书记吕X的妻子和司机当场死亡;吕X的儿子吕良被撞得眼球迸出,住院治疗已花掉20多万元人民币,现仍在治疗中。车祸发生后交警调查事故原因,认为“因司机疲劳驾驶所致”。据悉,事故发生前,乡政府人员(该司机在内)连日到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搜查、抓捕大法弟子,上窜下跳,异常疯狂,富官庄乡的大法弟子高梅就是被他们送到县看守所于2001年8月22日被迫害致死的。

沂水县公安局局长祝均干,因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活动也早已得到警告:在2001年春末夏初身患重症而住院治疗,据知情者透露他患的病症为癌症。

2002-01-05: 山东省沂水县不法之徒得恶报
2001年秋天,将大法弟子王永东、高梅迫害致死的七名杀人犯张觉远、王京文等,现已被停职三个月。

赵德林:男,50多岁,沂水县政法委副书记,又是沂水县"610"办公室主任,是沂水县"洗脑班"上的主要负责人,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总指挥。在2001年12月份,突然感觉头部不适,经去青岛医院全面细致的检查后,得出结论:已患绝症,现已停止上班。

在此劝告赵德林及把大法弟子王永东、高梅迫害致死的七名杀人凶手,善恶有报是宇宙中永恒不变的真理,如此灭绝人性地迫害大法弟子,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