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7-01-26:重庆大石坝派出所警察骚扰诉江法轮功学员

重庆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警察近期骚扰诉江法轮功学员,连84岁的廖正碧老人和77岁的王姐都不放过。在软硬兼施下,廖正碧老人的儿子陈登志为其签了字。

2016-07-17: 重庆江北区大石坝忠恕沱社区骚扰大法弟子丁素芳、吴云清
大法弟子丁素芳女,七十多岁,2016年6月中旬,重庆江北区大石坝忠恕沱社区打电话给丁素芳大儿子(未修炼),要求写母亲炼法轮功的材料,被大儿子硬顶:“我妈每天洗衣做饭,又没做坏事,是在做道德高尚的好人, 我不写。”社区人员无可奈何。

2016年7月8日,江北区大石坝忠恕沱社区书记張洁带着两个社区人员到丁素芳家骚扰,要丁素芳写“不炼功保证书”,丁素芳抵制不写。

2016年7月13日上午10点多钟, 江北区大石坝忠恕沱社区书记張洁带着社区人员祝某、陈某、到大法弟子吴云清家, 要吴云清写“不炼功保证书”, 吴云清不写, 祝某拿手机要给吴云清照相,被吴云清制止:“不准照”,社区书记張洁没招,威吓的说:“我们还要来。”

2014-02-08: 重庆石马河女子劳教所的奴役:手工包糖和折纸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8/重庆石马河女子劳教所的奴役-手工包糖和折纸袋-287434.html

2013-06-24: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近期暴行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十四人,她们在黑窝里遭受各种不同程度的折磨。

这十四位法轮功学员是:万州区的谭家芬、谢兴娟、赵兴美,长寿区的李明芬、李小林、吴素辉,重庆观音桥的何红,唐家沱的赵坤碧,沙坪坝的岳春华、王亚,永川区的匡明华,合川区的张志芬,荣昌区的罗道英,重庆的周红。

王亚等法轮功学员不参加任何所谓的“学习”,还给警察讲真相。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长期严管。是凡法轮功学员送进劳教所,前两个月,是天天被体罚性整训,长时间罚站军姿、军蹲,不配合要求的被剥夺睡眠,不让洗漱,长期与人隔离。

恶警还把法轮功学员弄到四楼上(一、二、三楼都安有监控摄像头,四楼无监控)施暴折磨:用封口胶封嘴,将双手反绑,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穿着皮鞋踢法轮功学员下身,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包夹推倒在地,包夹骑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一群包夹乱踢猛打法轮功学员,被包夹扯头发,或拖来拖去,将法轮功学员手指掐出血,将法轮功学员脚趾踩出血。

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看诽谤、诬蔑、攻击法轮大法的邪理歪说的书籍或碟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4/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近期暴行-275743.html
2011-10-11: 重庆法轮功学员岳春华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迫害

岳春华,女,五十二岁,原重庆华岩标准件轴承二公司劳动科长,工会主席,因炼法轮功,三次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最后一次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下旬。

岳春华在劳教所被关小号迫害。八月七日遭全天整训迫害,站军姿,坐军姿,蹲军姿,到晚上一点多钟才睡觉,一早又被叫醒整训。

恶警:值班民警:杨轶
恶人:包夹组长:陈林梅
包夹:唐虹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1/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7755.html

2011-04-27: 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无人性
文_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一所)位于江北区石马河感育路二十六号(具体位置在江北区沙堡,金科十年城旁),被劫持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约有一百人,全部非法关押在该所的四大队,六十岁以上的有二、三十人,还有七十多岁的。我曾经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亲身经历并目睹了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种种迫害,近期才从这个黑窝里出来。现将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叙述如下: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7/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无人性-239689.html

2009-11-02:
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的整训和奴役
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网上早有曝光。本文仅从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在这里的亲身经历和见闻,来揭露该劳教所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

被非法押送到劳教所后,恶警就让你把衣服、鞋、袜全部脱光,下来就叫你做“下蹲”,被抓到这里来的大法弟子,大都是五十岁以上至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能做得了多少个?可是恶警不管你死活,一直做到人都要背过气去了,才叫你穿上囚服,立马進行整训。

甚么叫“整训”?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想得出来的方法整人,比如站军姿,跑步,军蹲,蛙跳……如果做不到,就叫一群普犯蜂拥而上把你打个半死。整训是很苦的,就是年轻吸毒犯都吃不消,何况我们老年人,而且不许在整训场上穿脱衣服,早上穿多少就是多少,你就是热得全身衣服都湿透了,也不许你脱一件。整训的时间没有一定之规,恶警想整训多久就整训多久,很多人受不了,脚肿得老大,连鞋都穿不進去,整训期间偶尔有一点休息时间,就规定你背所谓“号令”条款,背不到,就要被扣一半的饭,本来就吃不饱,还要被扣一半的饭,所以整天饥肠辘辘,整训期间不给水洗头洗澡,天天汗流浃背,衣服湿了穿干了,干了又湿了。晚上睡觉挤得不能平躺,每个人都只能侧着睡才能躺下那么多人,而且规定不能向着墙睡。

整训完了,就开始做生产,做甚么?有的剪胶皮(据说是汽车轮胎里用的),有的包糖果,有的折纸盒,(装头痛粉的),有的做卫生巾……胶皮不说,可糖果、头痛粉、卫生巾都是要讲卫生的,可是在这里就不讲那么多了,尤其是包糖,你要看见了,保证你从此以后不再买糖果吃了。做这些事,不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而是有任务的,比如剪胶皮,一个小时规定剪几十个,折纸盒一天折几千个……。根本就完不成。有的偶尔完成了,那么明天就给你加任务,所以弄得来不及上厕所,不吃饭也完不成它那个“任务”,完不成怎么办?罚做车间清洁,或热天晚上罚站一两个钟头等等。本来早上5点多钟起床,有的人为了完成生产任务,3-4点钟就起来排队上厕所(因人多,厕所蹲位少),以免生产时上厕所耽误时间,即使这样,还是完不成那个“任务”。为了少受迫害,也有人“买任务”,把自己的日用品或吃的东西给一点帮做事麻利的吸毒犯,就把她所做的分一部份给你,完不成任务又没有钱“买任务”,就只好挨罚了。别人都睡了,罚你站两个小时,到11点,再叫你写“思想汇报”。恶警认为你没写好就不许你睡觉,叫你重写,再写不好,就强迫你把这些“没写好”的纸吃到肚子里。有些人吃了这些纸出现严重的病态,有的写不好还要挨打。记得有一位同修被打得说不出话,动弹不得,睡了几个月。恶警为了掩盖事实就骗大家说“她出了车祸”。

除了身体上迫害,精神上的迫害也很严重,在劳教所,大法弟子一天24小时都被监视,经常被搜身检查,上厕所,洗脸,洗脚,洗澡都被大声呵斥,而这种精神迫害又往往是和身体迫害结合在一起的。比如监控认为大法弟子哪里不对,就要报告恶警,恶警就用各种各样的“体罚”来迫害大法弟子,罚生产,罚做清洁,罚站,罚跑,不让睡觉,甚至“重新整训”。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就用封口胶来封口,把嘴都撕烂了,关進小间,不许别人看,有的大法弟子关在小间里也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炼无罪,放我回家!”有的被按在地上拖来拖去,裤子都被拖成了条条。

在劳教所,恶警不仅在身体、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在经济上也挖空心思对大法弟子進行榨取。到了劳教所,就强迫你买桶、脸盒、洗脸帕、牙膏、漱口盅,纸、笔,囚服等等。你自己带了也不行,要在劳教所全买新的,这些东西既贵且质量也差,8元一支的笔拿来不能写字,本子整包拿,日用品只能得一半,囚服还有穿或者要解教了,还要你买新的……甚至洗手池、下水道不通也要大法弟子出钱去修。

劳教所这样迫害我们,但在“上级”来检查时恶警们都要弄虚作假,让我们把清洁做好,安排我们看电视,让我们说,一天生产5个多小时,学习3个多小时……检查的一走,我们又是在训斥,打骂,体罚中做着奴工,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上11点,直至解教。

2009-10-17: 重庆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手段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7/210532.html

2009-08-21: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唆使吸毒犯迫害大法弟子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为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事实,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六日,从茅家山迁移至沙堡。其迫害大法弟子的本质未变,而且是更加严重。恶警赵媛媛专门负责管理吸毒“包夹”,常常把“包夹”招集一块,教她们表演如何迫害大法弟子。如鸭儿凫水、军蹲、站军姿、炸飞机,长时间不准睡觉,不准洗漱,在烈日下长期暴晒等等多种酷刑残暴手段。

重庆市大法弟子徐明金(音),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所谓的转化,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禁止她与家人见面。

重庆市长寿区大法弟子肖慧君于2009年六月三十日在外讲真相,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已被送重庆女子劳教所。梁平县新盛区老年女大法弟子谭朝英于2009年2月19日被恶警非法抄家、绑架,恶警说非法拘留十五天。当家人去看守所接人时,谭朝英已被转走,恶警不告诉谭朝英现被关在何处。现已得知,谭朝英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
重庆铁路分局电务段话务员49岁的唐梅君女士,2003年12月10日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12月30日死于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潼南县大法学员张国珍坚持修炼大法,于2002年6月被非法劳教,在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出来后全身浮肿,于2004年腊月25日含冤离世。

近期,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内,有多名被劳教人员出现流感症状,现被劳教人员每天都被强迫服用劳教所提供的中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1/206921.html

2009-07-06: 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大法弟子
目前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被集中关押在四大队,每天24小时遭受所谓的包夹(即吸毒人犯人员)监控,强迫站军姿、军蹲,被包夹犯人随意辱骂殴打,一个多星期才准洗一次澡。每天被强迫写思想汇报,强制洗脑,由4、5个帮教强行灌输邪悟理论,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

对拒绝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不让家属接见,不准给家人打电话。每天罚站,从早上6点30分起床,7点开始站,除了吃饭10几分钟外,一直站到晚上11点(这是所谓“正常规定”时间),犯人还可以任意延长罚站时间(恶警装着没看见)。

2009 年6月份,劳教所对所有法轮功学员進行体检抽血,多数被检查出有“高血压或其它病”,要求法轮功学员必须吃药,说没有病不吃的,就被辱骂殴打强迫其吃药。还不吃就由4、5个包夹犯人按着强行灌药(一种黄色的小药片),实在灌不進的,吸毒犯人就偷偷放到饭里。经常听到其它社房传出被强行灌药的咚咚挣扎声和叫声。犯人组长和包夹犯人之间高声叫问:这个某某、那个某某(法轮功学员)的药吃了没有?有的说给她放到饭里了。

请见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彻底解体重庆女子劳教所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解体邪恶的劳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6/204045.html

2008-11-21: 重庆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重庆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迫害很残酷,管教队长给吸毒犯人施加压力迫害大法弟子,精神迫害和各种体罚迫害。

重庆长安厂女大法弟子王柳珍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管教队长就教唆吸毒人迫害大法弟子,把王柳珍手脚捆绑,用封口胶把嘴封上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吃饭时就几分钟摘下封口胶,现被关押在女教所四楼所谓的隔离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1/190110.html

2007-09-08: 重庆市女教所女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据刚回家的同修透露,重庆市女教所有一个叫赵媛媛的恶警经常在半夜三更用各种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因同修刚回家,在街上遇到匆匆讲了几句,具体情况尚待進一步落实。)

2007-08-26:重庆女子劳教所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残酷迫害仍在继续
重庆女子劳教所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残酷迫害。首先是百般阻挠亲人对大法弟子的探见,提出甚么只许直系亲属才能见。这严重侵犯了狱中亲人和家属的权利。

在接见时直系亲人如果多问了一些亲人关心的问题,如关系到人身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情况等时,监听的恶警和队长就会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罚晒、晚上不准睡觉、一晚上就抄邪党报纸并進行严管。

如果有不准接见与恶警发生了口角,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就会受到恶毒的谩骂和残酷的迫害。

其次在生活上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无人道的迫害
(1) 每次吃饭只有十分钟
(2) 全天上厕所只有四次的机会,每次只有五分钟
(3) 全天用水只给大法弟子一桶,其他的犯人则是两桶或更多

重庆女子劳教所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继续,邪恶行为仍在发生,希望大法弟子、世人重视、关心、了解这黑窝的情况。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6/161578.html

2007-02-08: 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和所见所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8/148532.html

2007-02-03: 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3/148201.html

2006-03-18: 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及永川监狱对我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8/123130.html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穷凶极恶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5/90731.html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这里的恶警、坏人采用的手段包括:
1. 不准大法弟子睡觉。从第一天早上六点钟到第二天凌晨四点,一直要大法弟子做苦役、苦力,或進行超负荷的体力折磨,中间伴随恶人对大法弟子的打或骂。
2. 一天24小时只准大法弟子上三次厕所,被严酷折磨的大法弟子只准一天解便2次或1次,根本不考虑大法弟子的正常生理需要。还强迫大法弟子喝大量的水,然后不准上厕所解便。
3. 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残暴的進行暴力灌盐水。
4. 用酷刑老虎凳折磨大法弟子。
5. 恶警、坏人脱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然后用绳子捆扎大法弟子。然后唆使吸毒犯用燃着的烟头烧、烙大法弟子,直到把大法弟子的皮肤烧裂、肉烧烂都不放手。
6. 把大法弟子的衣服用来打扫地上的屎、尿。
现在正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红霞、赵宗林、郑才先、毛开明、耿小俊等,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大法弟子,一个小女孩儿,也被非法劳教,遭受迫害。
*************
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85555.html
酷刑图: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暴力灌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0/79062.html

主管队长:宋萍;一队队长:罗某
陈 真: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队长 30多岁
艾小荣: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队长 30多岁
黄 燕: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队长 30多岁
杨某某: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队长 30多岁
严某某: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队长 30多岁
以上几个是专门指使犯人整治、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并策划洗脑。

胡涛:南岸公安分局,经常带领恶警到大法弟子家抄家等。
李勇:男,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经常指使劳工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
叶华:男,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此人多次殴打大法弟子,并授意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
陈俊峰:男,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此人多次殴打大法弟子,并授意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
苏 灿:女,重庆茅家山劳教所中队长,此人仇视大法,长期授意和纵容吸毒劳教人员殴打、折磨大法弟子,以达到让大法弟子转化的目的。
杨 明:女,重庆茅家山劳教所中队长,此人仇视大法利用职权,以所规、队纪为藉口,授意并纵容被劳教人员采取非常手段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
谭青云:重庆茅家山劳教所管教队长,此人仇视大法,不遗馀力配合各大队、中队长,对大法弟子采取体罚、关禁闭、威胁、恐吓等手段進行迫害,以达到使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的目的。
吴小川:女,重庆茅家山劳教所管教队长。在队长的授意下纵容吸毒犯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并不遗馀力给大法弟子洗脑。
田小海:男,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大队长,三十岁左右,多次指使手下恶警及吸毒劳教人员打骂折磨大法弟子,搞强迫转化。
陈折炳:男,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教导员,四十岁左右,多次参与并组织手下恶警,对大法弟子進行毒打辱骂,并成立严管组以专门用来迫害意志坚强的大法弟子,此人为恶人之首。
刘 华:男 二十多岁 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一中队中队长 多次参与并组织手下恶警,对大法弟子進行毒打辱骂。
李忠全 叶桦:西山坪教育大队恶警 多次参与毒打辱骂大法弟子并指使或暗示吸毒劳圻人员毒打辱骂大法弟子,积极搞转化。 
李立新:男,三十来岁,重庆市沙坪坝区石景坡派出所恶警,多次绑架抓捕大法弟子,双碑地区许多大法弟子均是被其抓入魔窟的。
张开福:男,四十八岁,綦江县公安局一科科长,从简999年7月开始就一直积极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竟有一百多人次,是直接指挥者。
杨 柳:男,县局一科警察现已退休,参与指挥、迫害綦江地区大法弟子。
谢 强:男,县局一科副科长,曾指使绑架大法弟子王中林。
赵和平:男,县公安局局长,负责签发、指示对大法弟子的抓捕工作。
肖克勤:男,四十二岁,县公安局副局长,指使下属恶警对刘必静、赵家芳、王中林進行绑架、抄家等。
孙文波:男,赶水镇派出所所长,对绑架大法弟子负直接责任。
江宗华:松藻派出所警察,对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抄家。
胡 松:公安一科警察,负责收集、整理材料,对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张其勇、古胜学、冯永慧、向晓莉、王吉凤等负有直接责任。 
熊永贵:男,五十五岁,松桥派出所民警,打大法弟子、骂大法、用体罚方式迫害学员。

江北女子劳教所二中队恶警:王秀渝、罗川梅、所长王某;
受恶警唆使迫害大法弟子的吸毒人员:袁中慧、陈群、钟志、司昌梅、邓方玲、陈永利、叶兰英、杨勤、袁泉。

重庆市江北区女子劳动教养所四中队 张队长(女,四十多岁),苏畅(女),吴小川(女,二十几岁,警号是5032100),杨管教(女,四十多岁,警号是5032015)。

重庆女子劳教所、嘉陵厂不法官员、江津市610恶人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19/50665p.html
---------------------
高政,原四大队队长,因参与迫害而升迁,其个人手机号为:13330229677。
四大队办公室电话:(023)67851870(四大队是专为关押法轮功学员而设立的)

2003-12-10: 现在重庆茅家山女子监狱有一个犹大叫刘天素,她写出很多自欺欺人的信给重庆在家的大法弟子,其中寄往江北区大石坝地区的最多。犹大利用情——老同事、老同乡、老邻居、老同学、老同修等关系来干扰在家的大法弟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0/62233.html

2002-07-18:重庆女子劳教所原四大队女警,现在换成男警,更加凶狠恶毒。迫害更加升级,它们禽兽不如、肆意侮辱、谩骂女大法弟子,每天罚站、罚跪二十多个小时。大法弟子手脚都站、跪肿了,每天只能睡两小时的觉,还有的二十四小时被铐在双层床的上层吊起不能睡觉。人矮小的脚踮起站着。更毒的是恶警叫那些吸毒犯人充当打手监管,为了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写“三书”,在干警的授意下,这些犯人轮流休息,而对大法弟子進行不间断的摧残、迫害,它们可以任意的拳打脚踢,大法弟子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还不能叫喊,你要叫就拿东西把嘴堵起来。

2001-04-26: 来自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报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6/10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