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7-08-27: 李军 现任海林第三派出所代理副所长,为了捞取升官资本,不遗余力地参与迫害法轮功。他的母亲也和在他妈家里做保姆的法轮功学员姚淑霞学炼法轮功,被他知道了,在陈熙涛遭非法抓捕后,李军也把姚淑霞给抓走了,并且拘留她七天。他曾扬言:对待法轮功,就该抓一个就枪毙一个。他还对他妈说:“你要不是我亲妈,我就崩了你。”

陈熙涛这次被非法拘留期间,李军似乎看到机会来了,半个月当中不断地对陈熙涛进行长时间的非法提审,想从中捞点政绩。然而,到头来他不但劳而无功,反倒害人害己,殃及家人:由于保姆姚淑霞被他抓走,他家得脑血栓的哥哥因为没有人给予精心照顾,如今瘫痪得更加严重了;她妈让他给吓得从此不敢再看法轮大法书了,现在有一只眼睛已经失明了;他自己却不知道今天想靠迫害法轮功往上爬,将来还会有恶报在等着他呢……

2017-08-02: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第二派出所陈逸飞、王云堂骚扰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1962.html#178122920-14

2011-06-27: 黑龙江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丁玉华犯罪事实

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女,四十四岁,曾任海林市第一派出所户籍员,复兴派出所所长。为了名利,不惜出卖自己的良知,把迫害百姓、乡亲当作向上爬的绳索,犯下累累罪行。

二零零八年在牡丹江市打工的海林市法轮功学员赵伯亮,在儿子出生四天给妻子、儿子办出院手续时,与岳母张玉华,一同被牡丹江市火炬派出所恶警同时绑架。丁玉华伙同恶警魏勇等人助纣为虐到东和村赵伯亮及弟弟赵伯昌(没有修炼)家抄家、抢劫。抢走了赵伯亮结婚时买的电视机、VCD及MP3等私人物品。并同时绑架了赵伯亮的父亲赵丛勋(没有修炼)、弟弟赵伯昌。当时赵伯亮的大女儿两岁,赵伯亮的妻子因刚生完孩子几天,无力照顾一双儿女,便带着儿女回到了赵伯亮的母亲家。赵伯昌的大女儿六岁,妻子正怀胎六个月。

面对天降人祸,又面临秋收,而家里又无一个男劳力,赵伯亮的母亲与赵伯亮八十几岁的爷爷欲哭无泪,几次携家带口到海林市国保科要人,毫无结果。

赵伯亮最后被牡丹江市西安法院非法判五年冤狱,赵丛勋与赵伯昌被海林公安局冤判一年六个月劳教。恶警丁玉华却借机爬上了海林市国保科大队长的可耻位置。丁玉华为了个人私利如此迫害赵家的行为连公安局内部的人都不齿。魏勇也因迫害赵家“有功”调到海林市政府工作。

二零零九年三月丁玉华又伙同国保科副大队长王威、恶警金海珠、关景伟、第四派出所等恶警绑架了海林市开发廊的法轮功学员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并抢走了电脑等私人物品。金总善七十多岁的母亲与九十多岁的姥姥面对唯一的儿子与外孙被绑架,发廊的生意无人做,金总善的女儿在外地上学无人资助的情况,她们老泪纵横,多次到国保科找丁玉华要人,均被撵回,最后连公安局的大门都不让进,无奈,金姥姥与金母用白布与上冤屈站在公安局的对面无声控诉,被丁玉华等恶人把金姥姥、金母拽到公安局院内强行抢下白布,金姥姥的手被丁玉华拽的紫黑。

金总善从公安局走脱后,因家中遭此横祸,又惦念受迫害中的妻子,突患脑溢血,被家人抬回后一直昏迷不醒,在市医院抢救时,妻子闫凤梅再三要求见丈夫一面,丁玉华狠毒地说:要见面是不可能的。直到金总善去世闫凤梅都未能见上丈夫一面,在金总善去世的前一天闫凤梅被海林市公安局绑架到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在金总善出殡时,从外地赶回家的女儿在殡仪馆的大厅放声大哭,哭匆匆离世的父亲未留下一句话,受迫害中的母亲生死未卜。在场的人无不落泪。

二零零九年八月,丁玉华又伙同第一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开健身馆向学生讲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周慧芳,周慧芳的老伴(没有修炼)因周慧芳被绑架每日借酒浇愁,几次到第一派出所、国保科要人,被恶警叫来家人拉走,周慧芳的老伴在家中的墙上、木板上愤然写上打倒共产党,法轮大法好等字。把自己穿的衣服写上打倒共产党字样到公安局要人,又被强行拽走。周慧芳被冤判五年,老伴自己守着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每日在担忧与思念中度过。

九月,法轮功学员王金林家中盛开优昙婆罗花,很多世人争相来看,不知又触动了丁玉华、王威等恶人的哪根神经,将王金林绑架,勒索巨额钱财后放回。二零零九年被丁玉华等恶人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陈宇,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零年丁玉华等国保科恶警伙同第三派出所恶警绑架了独自在家的六十多岁的老人法轮功学员刘运祥,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大量个人财物,装了几车。刘运祥老人被非法判五年冤狱,老伴从外地赶回卖了房子,伤心的远走他乡,女儿伤心的说,但愿父亲能活着回来。

二零一零年丁玉华等恶人绑架了到农村讲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赫淑玲、杜福芹。一个多月后同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亚芳、李秀君、李晓明、王淑坤。赫淑玲被判四年冤狱,李晓明因身体原因保外就医,杜福芹、李亚芳、李秀君、王淑坤被非法劳教后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被海林市国保科伙同法制科恶警每人勒索一万元后放回。

二零一一年五月,丁玉华、金海珠、关景伟等恶警绑架了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珍,因在孙玉珍家翻到了MP3、MP4,就非法审问孙玉珍MP3、MP4是哪来的,谁给灌装的,意图迫害其他人,并要强行判孙玉珍劳教,法制科不批,十天后孙玉珍回到家中。

丁玉华每次非法审问法轮功学员时都要逼问认不认识其他人,意图牵连迫害其他人。丁玉华自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遗余力的迫害好人,特别是担任国保科大队长一职以来,在海林已是天怒人怨、为害一方。根据《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丁玉华及其帮凶犯了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抢劫罪、绑架罪、敲诈勒索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触犯了法律。

天理昭昭、法网恢恢,丁玉华等人所犯罪行,无论是面对人间的法律,还是天理报应,都是罪责难逃,丁玉华常说不相信报应,可当上天与人间的审判真的来临时,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奉劝丁玉华等还在做恶的人能够明辨是非、迷途知返,不要因一时功利毁了自己、祸及家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7/黑龙江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丁玉华犯罪事实-243064.html
2011-06-26:
黑龙江省海林市610、政法委人员

黑龙江省海林市610、政法委成员:
书记:陈凯旋、
副书记:王忠斌(彬)、吴万金
主任:唐凤国
办事员:李金境、曾峰
原司机:徐国志
海林邮编:157100

2009-03-26: 海林市恶警丁玉华、关景伟、金海珠犯罪事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6/197824.html

2007-10-15:
海林农场六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海林

本月10日-13日,海林农场6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海林市公安局。

大法弟子的家人去探望,被恶警拒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5/164529.html#2007-10-14-ch-1

2006-10-30:
黑龙江海伦市610张小春参与迫害

张小春,男,40多岁,黑龙江省海伦市610主任,自上任以来积极追随恶党,在今年10月1(国殇日)前后,带领手下一帮人和不明真相的人,对大法弟子进行骚扰迫害,无理要求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目前已有少数人配合了邪恶。据说:他秘密到处找资料点,望海伦市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制止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海伦市610张小春电话:0455——13945535034。
海伦市公安局长陈德电话:0455——8653333。
海伦市检察院检察长电话:0455——8809999。

黑龙江省海林市恶人恶行(部份)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4/15/99640.html

2005-04-09:黑龙江省海林市看守所恶警单成强(副大队长)在职期间,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现因体罚殴打在押人员被告发于2004年5月被关進牡丹江监狱。
大法弟子曾向牡丹江检察院揭发单成强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犯罪事实,但回答的是:“江泽民对法轮功处理有密令文件,打死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怎么制裁都不过分。”
单成强对数十名大法弟子施暴,手段恶劣。牡丹江大法弟子王芳被迫害致死与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次一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林春子接开水,单成强借口不排队把装开水的盆踢翻,林春子的双手立即被烫起大泡。
现恶警单成强想通过关系走后门逃脱法网,现呼吁国社会各界人士关注此案,让恶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单成强家电话:0453---7228807
---------------
黑龙江省海林市国保科大队长宋玉敏,女,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的被迫害(酷刑、罚款)都经过宋玉敏的指示、批准和默许,并采用保金、罚款、受贿等骗取法轮功学员钱财,宋玉敏的丈夫叫王平。

手机:13009791298,
区号:0453
宅电:7222918 办公室电话:7336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