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8-02-22: 曝光浙江省杭州610办公室恶人曹永贵、王淼

杭州市610办公室曹永贵,男,五十二、三岁,部队转业后一直在610办公室任处长,做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十多年,每期的洗脑班基本由他组织指挥,被“转化”的人还得经过他验收,不合格的还不许出去。

曹永贵与610恶人王淼狼狈为奸,以摧残打压迫害大法弟子为乐,干尽坏事,尽厚颜无耻自吹自擂,吹嘘他在610十多年,“救”了一百七八十人次,“功德无量”。

杭州市610办公室王淼,女,四十八、九岁,在610办公室多年,以各种身份出现,一会是律师协会,一会又说是大法弟子;一会又变成帮教;绞尽脑汁干尽恶事。从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一直出现她的身影,号称法轮功“转化专家”,连续多年评为“先进标兵”,双手沾满大法弟子的血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22/%E4%BA%8C%E9%9B%B6%E4%B8%80%E5%85%AB%E5%B9%B4%E4%BA%8C%E6%9C%88%E4%BA%8C%E5%8D%81%E4%BA%8C%E6%97%A5%E5%A4%A7%E9%99%86%E7%BB%BC%E5%90%88%E6%B6%88%E6%81%AF-362105.html

2016-09-18:
浙江省杭州借G20峰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杭州G20峰会20多天前,社区就对大法弟子频繁的“家访”要大法弟子离开杭州,有的街道放风:要把大法弟子都送到洗脑班去等。有一位刘姓大法弟子哪也没去,街道和社区把她软禁了近一个星期,不让她出门,街道和社区人员甚至赖在她家不走,她每天吃邪党派人送来的盒饭,街道和社区人员也跟着吃,还肆无忌惮的吃她家的食品。

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还大言不惭的说;我们没有扰民。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对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2016-01-30: 杭州市参与迫害单位信息:
杭州市紫阳街道综治办人员顾玲琳13857119050
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0571-87281132
2015-09-01: 杭州市“610”洗脑班非法关押数名法轮功学员

杭州市“610”近期在龙悦水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目前关押有10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据说要等9月初的“北京阅兵”结束才可能释放。

龙悦水庄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仁和街道东塘村,在余杭区塘栖与良渚镇路上,在临平汽车南站或北站都有公交车到达,在东塘中学站下车即是。电话:0571-86309977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4916.html

2015-07-13: 浙江省杭州市610、司法局、国保又在杭州市龙悦水庄办洗脑班

浙江省杭州市610会同杭州市司法局、公安局国保支队在杭州市龙悦水庄办洗脑班,对当地大法弟子进行绑架迫害。现在知道的有6月15日大法弟子赵弥被绑架送洗脑班(见7月10日明慧报道)。

请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及时曝光另外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及参与绑架的恶人,收集相关电话。

杭州市龙悦水庄:在杭州市余杭区仁和镇东塘(良渚到塘栖的公路旁)
2013-12-09: 浙江杭州有法轮功学员在发神韵光盘时被绑架
2012-09-21: 杭州市“610”又在余杭区 “龙悦水庄”办邪恶洗脑班

9月19日,杭州市“610”(“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又在去年举办过邪恶洗脑班的余杭区仁和镇的“龙悦水庄”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已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龙悦水庄”地址:余杭区仁和镇东塘村 位于余杭区的东西大道旁
经理 张发强 电话86309808 手机 13805775220
客房联系电话:86309777
餐厅 联系电话:86309977 86309797
公交路线:K487东塘中学站下,532/342路五岔路口站下转487/787/507至东塘中学站下
自驾路线:杭宁高架仁和出口右转,临平方向4公里

这个邪恶的洗脑班由杭州市610举办,杭州市司法局承办,杭州市公安的国保系统恶警负责保安杭州市司法局(浙江省杭州市历次举办邪恶洗脑班的承办者)通信录:

(注:带﹡的为参与迫害的恶人)
领导班子
名字 职位 办公室电话 email
﹡﹡洪慧萍 党委书记、局长 85158066 hhp@sfj.hz.gov.cn
魏民 党委委员、副局长、巡视员 85105306 wm@hz.gov.cn
夏福志 副局长 85179317 xfz@sfj.hz.gov.cn
﹡胡惠芳 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85179307 hhf@sfj.hz.gov.cn
徐前 党委委员、副局长 85364173 xq@sfj.hz.gov.cn
周志明 党委委员、副局长 85814770 zzm@sfj.hz.gov.cn
﹡张连生 党委委员、副局长 85062118 zls@sfj.hz.gov.cn
沈连均 巡视员 85056751 slj@sfj.hz.gov.cn
﹡﹡钱红旗 巡视员 85165042 qhq@sfj.hz.gov.cn
孙定富 副巡视员 85154326 sdf@sfj.hz.gov.cn
潘红旗 副巡视员 85108460 phq@sfj.hz.gov.cn
办公室 sfj.bgs@hz.gov.cn
倪毅 主任 85158472 ny@sfj.hz.gov.cn
吕凯风 副主任 85174277 lkf@sfj.hz.gov.cn
吕康 85158472 lk@sfj.hz.gov.cn
钟云伟 85174268 zyw@sfj.hz.gov.cn
﹡寿亚萍 85811360 syping@sfj.hz.gov.cn
谢幼宇 85061963 xyy@sfj.hz.gov.cn
陈宝国 85811377 cbg@sfj.hz.gov.cn
严斌 85061963 yb@sfj.hz.gov.cn
葛琳 85174277 gl@sfj.hz.gov.cn
张斌 85174268 zb@sfj.hz.gov.cn
郑晶晶 85174277 zjj@sfj.hz.gov.cn
程满中 85061963 cmz@sfj.hz.gov.cn
政治部 sfj.zzb@hz.gov.cn
﹡胡惠芳 主任 85179307 sfj.zzb@hz.gov.cn
王燕南 监狱劳教管理局 副局长 85811356 wyn@sfj.hz.gov.cn
刑罚执行处 sfj.jyg@hz.gov.cn
章根华 处长 85158189 zgh@sfj.hz.gov.cn
王永伟 副处长 85158189 wangyw@sfj.hz.gov.cn
华新来 85811365 hxl@sfj.hz.gov.cn
高炜 85811365 gw@sfj.hz.gov.cn
劳动教养管理处 sfj.lj@hz.gov.cn
项传星 处长 85105384 zj@sfj.hz.gov.cn
﹡陈木根 副处长 85154364 cmg@sfj.hz.gov.cn
胡益新 85105384 hyx@sfj.hz.gov.cn
施永良 85154364 syl@sfj.hz.gov.cn
朱礼明 85811363 zlm@sfj.hz.gov.cn
综合处 sfj.jjg@hz.gov.cn
高晓华 处长 85154362 gxh@sfj.hz.gov.cn
李军 副处长 85154362 lj@sfj.hz.gov.cn
张云龙 副处长 85811376 zyl@sfj.hz.gov.cn
﹡﹡张家兴 85811355
zjx@sfj.hz.gov.cn(多次参与迫害,2011年在洗脑班负责)
邹林生 85165040 zls@sfj.hz.gov.cn
胡宗善 85165040 hzs@sfj.hz.gov.cn
陶建明 85811364 TJM@sfj.hz.gov.cn
顾跃波 85811376 gyb@sfj.hz.gov.cn
余发林 85811376 yfl@sfj.hz.gov.cn
法制宣传教育处 sfj.xj@hz.gov.cn
郎关福 处长 85158475 lgf@sfj.hz.gov.cn
胡燕 副处长 85154334 hy@sfj.hz.gov.cn
叶建丰 副处长 85811362 yjf@sfj.hz.gov.cn
任强 85063295 rq@sfj.hz.gov.cn
戴洁 85811362 dj@sfj.hz.gov.cn
王晴 85063295 wq@sfj.hz.gov.cn
陈佳 85154334 cj@sfj.hz.gov.cn
基层工作管理处 sfj.jc@hz.gov.cn
丁洁 处长 85811352 dingjie@sfj.hz.gov.cn
严超 副处长 85154361 yc@sfj.hz.gov.cn
杨保权 副处长 85811361 ybq@sfj.hz.gov.cn
李进有 85811361 ljy@sfj.hz.gov.cn
董燕丽 85100554 dyl@sfj.hz.gov.cn
王永新 85154361 wyx@sfj.hz.gov.cn
﹡﹡徐如红 85811375 xrh@sfj.hz.gov.cn(是所谓的教员,一直参与迫害)
沈燕萍 85811361 syp@sfj.hz.gov.cn
蔡心扬 85154361 cxy@sfj.hz.gov.cn
詹昀刚 85811375 zyg@sfj.hz.gov.cn
“148”法律服务工作指导处 hy@sfj.hz.gov.cn
徐向明 副处长 87153379 ××m@sfj.hz.gov.cn
刘静 85171154 liuj@sfj.hz.gov.cn
赵玉华 85171154 zyh@sfj.hz.gov.cn
徐珏 85172749 wj@sfj.hz.gov.cn
律师管理处 sfj.lg@hz.gov.cn
卢群 处长 85171285 lq@sfj.hz.gov.cn
赵琳洁 副处长 85158497 zlj@sfj.hz.gov.cn
杜红心 副处长 85811358 dhx@sfj.hz.gov.cn
程银云 85171285 cyy@sfj.hz.gov.cn
严惠仙 85158497 yhx@sfj.hz.gov.cn
李友良 85101217 LYL@sfj.hz.gov.cn
蔡光明 85811358 cgm@sfj.hz.gov.cn
李民 85158497 lm@sfj.hz.gov.cn
汪利军 85158497 wlj@sfj.hz.gov.cn
刘鹏程 85811358 lpc@sfj.hz.gov.cn
公证管理处 sfj.gg@hz.gov.cn
施建良 处长 85100466 sjl@sfj.hz.gov.cn
袁晓红 85811359 yxhong@sfj.hz.gov.cn
胡晶伟 87920771 hjw@sfj.hz.gov.cn
王振华 85811359 wzh@sfj.hz.gov.cn
计划财务装备处 sfj.jhc@hz.gov.cn
华安春 副处长 85154326 hac@sfj.hz.gov.cn
徐洪义 85811374 xhy@sfj.hz.gov.cn
李桂荣 85171296 lgr@sfj.hz.gov.cn
吉德福 85811374 jdf@sfj.hz.gov.cn
叶晓 85100662 yx@sfj.hz.gov.cn
林洁 85100662 lj@sfj.hz.gov.cn
法规处(国家司法考试处、司法鉴定管理处) sfj.fg@hz.gov.cn
陶琦 处长 85179631 tq@sfj.hz.gov.cn
鲁建忠 副处长 85179631 lujz@sfj.hz.gov.cn
陈伟波 85174276 cwb@sfj.hz.gov.cn
许永超 85174276 xyc@sfj.hz.gov.cn
李亚微 85811357 lyw@sfj.hz.gov.cn
组织宣传处(警务处) sfj.zx@hz.gov.cn
李秀莹 处长 85811967 lxy@sfj.hz.gov.cn
吴继梅 85811967 wjm@sfj.hz.gov.cn
孙青青 85065891 sqq@sfj.hz.gov.cn
叶胜 85811378 ys@sfj.hz.gov.cn
周春燕 85811378 zcy@sfj.hz.gov.cn
干部人事处(老干部处) sfj.rs@hz.gov.cn
叶晓华 处长 85179488 yxh@sfj.hz.gov.cn
韩兴华 副处长 85179488 hxh@sfj.hz.gov.cn
梁莉卿 85811973 llq@sfj.hz.gov.cn
孟玲玲 85066744 mll@sfj.hz.gov.cn
罗勇 85811973 luoyong@sfj.hz.gov.cn
蔡丹燕 85175829 cdy@sfj.hz.gov.cn
纪委(监察室) sfj.jw@hz.gov.cn
莫运初 纪委副书记、监察室主任 85100654 myc@hz.gov.cn
盛富文 监察室副主任 85100654 sfw@sfj.hz.gov.cn
崔越美 85811372 cym@sfj.hz.gov.cn
胡晓明 85811372 hxm@sfj.hz.gov.cn
局机关党委 sfj.jgd@hz.gov.cn
赵官芳 副书记 85171291 zgf@sfj.hz.gov.cn
团委 sfj.tw@hz.gov.cn
李瑛 团委书记 85171291 ly@sfj.hz.gov.cn


2012-06-25: 浙江杭州市街道“610”主任及社区鼓动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

一、唐美华,女,是浙江杭州市朝晖街道信访办、“610”办公室主任。此人极其邪恶,在她带领下,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洗脑班。由于她迫害大法对邪党“有功”,多次被邪恶评为所谓的“劳模”。这几年一直在做着迫害大法的事罪业深重。希望杭州市下城区文晖街道和其他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针对此人多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许她再作恶。

唐美华电话:13758222296

二、最近,杭州市下城区艮园社区和树园社区下发通知,大概意思是“如果有人宣传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或是说邪党的坏话”叫老百姓去恶意“举报”,举报者有奖。据说还要挨家挨户的登记排查,是不是有法轮功人员,如有要“举报”。
2011-09-16: 杭州市区和郊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洗脑班迫害

9月7日和8日左右,杭州市区和郊县多名学员被绑架到位于杭州余杭仁和镇的龙跃水庄洗脑班。

目前已经知道的有:1.原浙大副教授潘开祥;2.杭州民生制药集团的陆苏宁;3.余杭城管大队应江林;4.富阳孙香莲的老伴;5.萧山湘湖师范退休教师张阿姨。6.滨江区刘占胜。

在绑架前十多天,杭州市区和郊县多名学员被恶人骚扰。

2010-04-07:杭州洗脑班内的罪恶
杭州市“六一零”机构和全国各地一样,十年来从未停止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其中迫害的手段之一就是每年都要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强迫“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尤其是二零零八年“奥运”和二零零九年“十一”期间,迫害更加疯狂。

以欺骗手段绑架法轮功学员

在杭州市“六一零”的授意下,街道、社区的综治人员每次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前,都是骗法轮功学员说:“有点事,你来一下,马上就好。”人去了就被绑架到洗脑班。若不去就强行从法轮功学员家中将人劫走。家人问到哪里?绑架者不说,地方是保密的。

强化洗脑

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都由两个人(司法人员和社区人员)一左一右死死地盯住。无论是吃饭、睡觉、走路、看录像都在他(她)们的严密监视下。不准法轮功学员看一眼同修,更不许相互说话。上厕所不许关门。(为了监视法轮功学员,听说有些房间的厕所与房间之间竟用透明玻璃间隔,毫无个人隐私而言)。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当犯人对待。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看那些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谎言碟片,不配合者马上被公安人员呵斥、恐吓、什么要被“劳教”、 “判刑”、“蹲监狱”等等。强迫每天做“作业”,内容一定要符合邪恶的要求,否则你的观点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所谓的“帮教”还要把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都记下来交给上面的邪恶。

在洗脑班里,恶人不但放映大量诽谤、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碟片,还张贴这种内容的宣传画,甚至卑劣地把师父的像倒贴在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床前。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今年还在每个法轮功学员面前制造新的谣言,诽谤师父。洗脑班结束时还要强迫法轮功学员上交法轮功书籍。

借口“关怀”会餐,勒索学员买单

在洗脑班里,每周进行所谓的“会餐”,花费民脂民膏。那些所谓的工作人员借机猛吃海喝。还美其名曰“关怀”,说:“政府为关心你们,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嘴上说是政府出的钱,但洗脑班一结束,却向学员们讨要参加洗脑班的经费,说是每人要付五至六千元。

明慧曝光洗脑班 邪恶心虚换地方

中共所干的这些事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恶人们的心很虚。先是在绑架时不敢声张,生怕恶行被人知道,更怕被人探知洗脑班的地点,所以洗脑班设在郊区偏僻的小山区。在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明慧网揭露了杭州洗脑班在东明山山沟里。恶人因此而非常害怕,说“局势很紧张”。还怕外国人到山区旅游发现洗脑班,慌忙把在洗脑班的门上、桌子上贴的名字都撕掉,胸牌也不让挂了,就怕被外国人识破!

因为明慧网揭露了东明山的黑窝,恶徒害怕了。所以零九年的洗脑班地点被转移到了与浙江省安吉县邻近的余杭县百丈镇上一个名叫“竹韵养吧园”的饭庄。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个饭庄的老板根据中共的指示和要求特意从新装修了一下。每个房间的窗口外被安装上了不锈钢栅栏,四周的隐蔽处都被安装了监视器探头。对外说是“农家乐饭庄”,其实已经变成了监狱。

饭庄成黑窝 老板招祸患

这个饭庄屋顶的瓦是黑的,外面走廊的柱子和长排椅子的颜色是黑的,大堂里的装饰物品是黑色的,餐厅玻璃和客房的门都是黑色的,就连房间里的家具和装饰品的颜色也是黑色的,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黑窝。一走近这个地方就感觉到一股阴气,这个镇上的人说这个饭庄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在里面工作的人总是感觉身体不好。还说这个老板已经在倒霉了,现在的这个老板的第二个老婆又在和他闹离婚。这个老板和中共恶人的关系很好,所以能引来外鬼。但他不知道,他已经很危险了。据说别人也曾劝阻过他,但他认为“自己只是为了赚钱,政治的事情与我无关”。其实他不知道有的钱能赚,有的钱是不能赚的。在无知中犯罪,他已经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了!如不悬崖勒马,后悔莫及啊!

正告参与者停止迫害

零九年洗脑班里进去了许多刚从警校毕业的年轻人,让这些人来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中共把这批年轻的生命推上了迫害好人的第一线,推到了被毁灭的悬崖边缘,令人痛惜!

历史的大审判已为期不远,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都罪责难逃!奉劝那些仍在为中共邪党卖命的人:赶快清醒吧!否则就来不及了!认清邪党的本质,停止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揭露邪党的迫害阴谋,立功赎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7/221116.html


2002-03-04: 杭州的天堂伞──老东越看守所的血和泪
一、北京

我于2001年7月19日去北京和平请愿,和我同行的还有一位20岁的同修小苗。

7月20日下午四时整,我们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打出横幅“停止迫害法轮大法!”旋即被广场上的便衣抓捕,塞進预先停在广场的车里(因7月20日是个敏感的日子,故当日广场停有14-15辆大小车准备抓人)。在车里我们被警察羞辱,一个警察用手持的东西打掉我的帽子。

在天安门派出所,一个牙齿凸起的警察殴打了我和我的同伴。我被刮耳光,而小苗承受得更多。我被打得眼冒金星,有一会儿失去了意识,等我明白过来时,只听到”啪”啪”声,是小苗在给我挡着呢。那警察总是打他,还专门把他叫到另一房打,只听到闷拳重击声。他回来后没有说甚么,只是笑笑,是怕我难过,但他全身上下都是灰……那天所有男性学员都遭重殴。

现在小苗已不知下落。

当日有十位大法弟子被抓,他们大部是北方人,都被”分流”到各县。我和一大妈被分到北京市通州分局,一小时内大妈就被投入拘留,而我被留滞盘查。两天后他们骗我说出姓名,就把我遣送回杭州,我以为会像他们承诺的那样放了我,可当晚,我被送入杭州市老东越看守所。

二、在杭州

杭州的天堂伞质量好,是中国最大的名牌伞,然而,每把伞每一针背后都淌着这些在看守所被关押的人的血汗和泪水。关進的人不管你有没有确定有罪,先编个工号!我進去头一个礼拜每天被逼跪在厕所背《监规》,由于暴徒恶意的刁难,哪怕错一个字都招致殴打。

住宿

整个看守所很臭,二三十人被关在一间房,便池就在房里,有半个隔断。先来的和混得好的睡在隆板上,另一半人则睡在水泥地上,室内又热又臭,囚犯们多数只穿内衣,甚至一丝不挂的都有。

在这里我遇见了另一位深受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甘。

第二天,我被从五室调到了六室。真正的折磨开始了。

奴役

老东越流传两句话“人命不值钱,伞比命重要”、“管理(警察)甚么都不认,只承认伞”。

每个监室有个“老大”,直接由主子撑腰,她们的住务是管好生产。于是,她们对在押人员進行恶毒的体罚和任何羞辱。只要把伞做多做好,甚么办法都可以使。管教干部则睁只眼闭只眼。

看守所里的搜身连裤子拉链扣和胸罩里的钢丝托都得取掉,可是监室里却有针有线有绳子有剪刀甚么都有,有的在押人员(非法轮功学员)受不了劳役晚上在放风场上吊死亡的,我关的六室亦有一个吞剪刀的,吞了剪刀还被全室人打得半死,因为此事要罚整个监室两个月不准写信、接见、买东西。

从早到晚拼命做伞,根本没空上厕所,中午吃饭得把很烫的饭菜一口气吞下去,为了使刚来的“新兵”拼命做伞,就狠打!我开始只能半天做一把,挨了很多打。后来才做出十几把,然而我们平均每天得做三、四十把伞,最多要达到六、七十把,八十把伞!没两三个月特训根本做不出四十把伞来,每天发疯一般地做伞,时间一到就要来收伞,于是又要打骂了,晒太阳、跪筐、跪帽盖,最残酷的是跪帽盖(伞头上的塑料帽盖,状若木螺丝,后来改成了铁制的),跪得骨头都出来了,商标则印在膝盖上数月不退;而跪筐则体液渗出,变成很大的一个个水泡……晚上,则在昏暗灯光下钉珠珠,做“连伞”(剪刀被收走)困了就把牙膏糊在脸上醒醒嗑睡…“老大”王有珍随时都可能找岔施刑,她看不得我们高兴,我们如果稍露笑容就会被她整得很惨。她们在放风场暴打折磨我,另一些人则在监室里偷偷哭泣。

我把这些刑罚告诉了我的城办及管教,姓李的女警看了我的伤口并询问我,可是,情况非但没有改变,而且就在当晚,我更被群殴。

供水供饭

杭州看守所为了“节约”,水是每天限时供应的,大约在下午四、五点和半夜。“快手”做完伞便赶紧就着短暂的供水洗澡,而我则要立即打扫劳动现场,小便都来不及解,等收拾完毕也就开饭了,又不许解手,于是就这样从早上憋到中午又从中午憋到晚上…吃的是很少的,没有油水,早上喝点薄粥,喝生水,饿得真的是牙膏都想要挤出来吃!

三、在九江

九江瑞昌马家垄劳教所更是邪恶,教那些吸毒人来“管”法轮功学员,那些人很多都是社会上的人渣,每天“包挟人员”要汇报“工作”,其实就是把尽情地把发洩私愤打小报告的本事合法化了,劳教所的气氖是非常邪恶压抑的,那里的精神折磨常人无法想像又无从描述,看电视,学习,以及软硬兼施的辱骂和欺哄,把好人当成精神不正常,家属探望必须先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等等。

暴徒还给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杨东芝戴铐,就是站立把双手双脚分开,分别挂在两张高低床的上铺和床脚,人呈大字形站着,吩咐挂铐的是宰科长(音译)以及一个只有二十五岁的女干部(姓罗)。值班的吸毒者不忍心,悄悄把床移近点被她发现,她立即吩咐把床距拉到最大。目睹的吸毒犯说:“东芝姨按年龄足以当她妈了,一辈子也没做过坏事,就练个功,被活活挂了三天两夜没有吃饭没阖眼,(姓罗的)她真狠心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