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 长春 九台市恶人恶行录

2017-05-28:
长春市九台区法轮功学员李秀芹、李桂香遭骚扰

2017年5月26日上午九点多钟,长春市九台区南山派出所几名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秀芹家中,进屋就开始拍照,李秀芹指责他们,凭什么乱照,我又没犯法。其中一个警察说:没事,没事,拍一下照,就是证明我们来过了,我们也不想来,是上边让我们来的。大概10点多钟,南山派出所警察又闯到法轮功学员李桂香家中,李桂香不在家,她丈夫在家,警察对她丈夫说,就是了解一下情况,然后也是一顿乱拍照。

2012-06-05:
吉林省九台市国保大队恶警董平恶行

九台市六一零 、国保大队董平一直追随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拘留、被劳教、被诬判、被送洗脑班、被监视居住、被迫写不修炼保证等都与董平有直接关系,导致一些家庭妻离子散。

这十年来法轮功学员对董平用各种方式劝善,但董平却从未停止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5/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8508.html

2012-01-20: 吉林省九台市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信息(手机号)

在九台市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见吉林省九台市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事件中,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信息如下:

九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焦龙 手机号 13843034303
九台市法院刑事庭庭长 王德文 13180846888
九台市检察院起诉科 夏文晶 13353190888
九台市公安局预审科 常贵 13844960369

以上这些人直接参与对九台市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和判刑。

2010-05-16: 严厉警告九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等恶人立即停止恶行,停止迫害好人,不要再做江氏的替罪羊。给自己及家人留一条后路,迷途知返悬崖勒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6/223791.html

2002-03-04: 村官歹毒愚民贪 两女教师被送入死亡所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3月2日报导-吉林消息,九台市左家干校任教师的两名女法轮功学员,最近被九台市拘留所迫害致死。据悉,将两女教师抓捕并送入拘留所的是南苇村姜姓村党支部书记及两贪财村民。

消息来源透露,两名年龄分别为30多岁和50多岁的女教师,于今年2月初在九台市土们岭镇南苇村张贴真相材料时被抓,后关押到九台市拘留所后,遭非人的折磨,仅半个月,30多岁女教师被迫害致死,另一年长女教师也在半个月之后死亡。

记者向九台市拘留所证实死因,接电话的一男性官员称是绝食,并否认灌食,但没有進一步说明是否对绝食抗议者置之不理。

消息透露,两女教师是被南苇村的姜姓村支书送入拘留所。因江泽民政权对法轮功的镇压,设有各级官员连坐惩罚政策,当姜看到管辖区内出现法轮功真相材料,害怕自己官职被罢免,遂悬赏1000元抓人,于是村里两村民,等了好几天,将又在贴真相材料的两名女法轮功学员抓捕。据悉,其村民家人对此事非常反感,其中一人的儿子说:“你们两人为了1000元钱,害死了两条人命,你拿着钱给自己买纸烧吧!”

据明慧网的资料统计,两名吉林省女教师的死亡,令吉林省已知法轮功学员的死难人数上升为44名,最近一个星期内就传出三例,成为死难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的三省份之一,显示吉林省镇压法轮功严酷程度,吉林省掌管镇压法轮功的领导人是省委副书记林炎志。

目前全国已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死难人数已达375名。而两年中实际发生的迫害致死案至少有1600例,这已在中共当局内部得到证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1/87145.html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5/41033.html
------------------------------------------------------------
阳光下的罪恶:长春女子劳教所残害善良、伪造采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2/25491.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7/19296.html)

2002-01-12: 揭露吉林省九台市看守所的邪恶
2001年11月20日,我去九台农村发大法真相材料,救度世人,被人举报,送進九台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绝食。第四天被灌食,因为绝食被戴上手铐,在九台市医院检查身体时,手铐一直铐着,而且是从背后铐上的,市医院检查时说有点高烧(我炼功之前有心脏病),做心电图时手铐一直未摘下,医生说:“她有心脏病,嘴唇发青,回去打点糖吧。”而看守所的医生李金良则坚持要灌食,不顾我的死活,从鼻孔插的管,插上之后就一直不拔下,直到被迫進食时为止。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