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武汉 江岸区 洗脑班(谌家矶洗脑班)恶人恶行录

2009-09-06: 最近,谌家矶洗脑班还专门找来一个所谓的“帮教”李汉英,此人极其奸诈、狡猾和伪善,深得洗脑班头目胡绍斌的赏识,现成为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的得力黑干将,不少学员被其伪善所欺骗和迷惑。

2009-06-29:
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肮脏内幕
多年来,对“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内部人员来讲,办洗脑班是有着重大利益的,不仅能保持“六一零”人员的所谓“业绩”,保住其职位,有升迁的机会,还能带来额外的“利益”。迫害的隐蔽与超越法律之上的权力使它不受任何形式的财务稽查,也没有任何完整财务记录,所以“六一零”洗脑班也就成了“六一零”内部人员争夺的场地,如前任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办主任李英杰在调离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后,为了阻止继任者胡绍斌独揽洗脑班大权,李英杰利用自己安插在洗脑班的人与胡绍斌进行权力斗争。

洗脑班就是一个乱摊子。对于“六一零”人员来说,乱才能浑水摸鱼。因为从来就没有财物管理,洗脑班的开销仅通过白条就行,所以有些为了利益,为了保住能呆在洗脑班里,以便可以随意吞噬洗脑班的费用,把洗脑班内的东西拿回家,这些“六一零” 洗脑班成员在迫害大法弟子时就表现的非常凶残,打人、灌食、体罚、灌辣椒水所有残忍手段都用。

因为洗脑班是独立王国,在李英杰把持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时,就有洗脑班工作人员在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里面同居,乱搞男女关系,到胡绍斌当主任时,值班的看到胡绍斌晚上去谌家矶洗脑班还偷偷带着小姐。为了稳固自己在洗脑班内的地位,胡绍斌招收社会闲散人员,甚至两劳释放人员、吸毒人员,用这些人换掉可能是李英杰的人。

胡绍斌坐稳了江岸区“六一零”主任位置后,立即开始用各种手段捞钱,如利用修建洗脑班的名义,从“六一零”拨款几十万修建洗脑班,从工程款中捞取回扣。如果洗脑班有人问起,就让工程单位说工程是承建单位送的,掩人耳目。一会又花十几万元钱在洗脑班搞监控,用来监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然而每个被非法关押的人都有人二十四小时跟着,还用监控监视?而且还是有被非法关押者在监控下走了出去。难怪洗脑班内一直在说,监控是用来监视洗脑班内工作人员的。其实,胡绍斌是想用这种政绩工程捞钱,洗脑班是它的地盘,甚至胡绍斌在洗脑班喝的矿泉水从来都是让洗脑班的书记从洗脑班的生活费中扣的钱买来的,洗脑班对它们来说就是利益,就是油水。

2006-09-21: 武汉江岸洗脑班消息
武汉江岸洗脑班又称谌家矶洗脑班,恶犹大龚良汉(女),56岁,近几年一直在此作恶,此人以前多次曝光,自2000年就开始在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做学员的转化工作。被她迫害而做了错事或走向反面的就有500多人,此人阴毒、专横,有一整套迫害大法学员的恶毒手段,并写成书到处推广,作恶多端,毒害甚广,被区、市、邪恶610操纵利用,每月工资一千元左右。

伙同迫害大法学员的还有犹大冯艳平(女),50多岁,她负责为邪恶提供情报,而大法学员以为她可救,经常直接或间接给她经文和资料;还有杨冬香(女),原武汉二中行政人员,50多岁,转化后利用宗教迫害大法学员。

目前大法学员黄小瑛等人正在遭受这些邪恶之徒的迫害,它们常采用的手段是:一开始采用狂轰滥炸,各种诽谤、污衊大法的录像或单个及多个邪恶之徒轮番上场,不准睡觉,限制自由等流氓手段,摧毁大法学员的意志,达不到目地,它们会从市帮教队(如汉阳地区叫王汉莲的,50多岁;还有一个姓谭的高个女的,40多岁)要人来补充邪恶能量。

另外,它们由龚良汉带队定期到有些被所谓转化出去后,又从新走入到大法中来的大法学员家里進行迫害,一个星期至少一次,尽管学员想了很多办法,它们会死皮赖脸赖在学员家中不走。

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电话:15907120167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