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虹口区 提篮桥监狱(提蓝桥监狱,男)恶人恶行录

2015-04-20: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七监区的迫害(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0/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七监区的迫害(图)-307784.html
2015-02-16: 上海提篮桥监狱酷刑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6/上海提篮桥监狱酷刑图-30322
2014-04-15: 上海女子监狱“心理实验”恶行与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5/上海女子监狱“心理实验”恶行与恶报-272059.html

2013-10-26: 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相关恶警名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上海提篮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隐蔽迫害-281665.html

2013-03-25: 上海提篮桥监狱十监区恶警葛忠祥
提篮桥监狱十监区(原六监区)恶警葛忠祥与犯人狼狈为奸迫害法轮功学员。此恶警多年来专门负责此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任务。不“转化”的都转到他那里進行更残酷的迫害。
葛忠祥电话3101316

2012-12-17: 上海提篮桥监狱正在施行着的罪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7/上海提篮桥监狱正在施行着的罪恶-266573.html

2012-12-06: 提篮桥监狱恶警金荣铭参与迫害法轮功
提篮桥监狱恶警金荣铭,约60岁,曾在狱中担任甚么主任,迫害法轮功。还曾到洗脑班黑窝,所谓的“上海市法制学校”,作为“校长”参与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6/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6264.html

2012-08-20: 医学博士揭露上海提篮桥监狱的暴虐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劫持的男性法轮功学员数以百计,虽严密封锁消息,仍有多起法轮功学员被提篮桥监狱迫害致死、致疯、致残、致伤等恶性案例传出并得到证实。提篮桥监狱集中迫害法轮功的基地是“青年实验分监区”(简称青中),曾长期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

下面是曾经在提篮桥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医学博士贺江海叙述其亲身经历:

我叫贺江海,1998获广州中山医科大学理学博士学位,研究课题是:神经营养因子对帕金森氏病的治疗作用。由于原单位新疆大学不放我的人事档案,继续攻读博士后的希望破灭,决定“下海”从商。就在我人生最沮丧的时刻,1998年年底我在广州喜得大法,并且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修炼大法才8个月,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当时我没有糊涂,而是马上投身到讲真相的洪流之中。2000年底,我和两位同修走上了天安门,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事后,我在深圳的医药公司辞退了我。于是,我辗转到了上海(母亲原是上海人,响应当年的“支援边疆建设”才从上海到了新疆)。

2003年8月13日,中共邪党610人员在上海万兴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绑架了我。在上海第二看守所被迫害13个月后,上海浦东法院对我非法开庭,判刑3年。后来,我对冤判進行上诉,法院指定的律师给我做了无罪辩护,但邪党操控的法院根本不予理睬,仍然维持原判。就这样将我转入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青中”(青年实验中队)。

两排监室背靠背的将监区分成东西两半,我们这一边好像是东面。每个同修被分别关在一个大约1.5米宽2.2米长的小格子里,里面同住的还有一至两名“看管犯”。我们这边的几个同修都是比较坚定,而西边的那排就有被“转化”的。恶警们不允许我们同修之间有任何交流,有时甚至连眼神上的交流都不允许。我们这边的同修有瞿运来(瞿延来)、周斌、商朝文(商朝义)、潘浩良,以及一个叫某某宾的,还有一位也是非常坚定的同修刘胜明,我曾经和刘胜明的监房相挨。

我到提篮桥监狱已经是2004年了,对大法弟子最惨烈的迫害已基本上过去了,看管犯们告诉了我不少在我来之前这里发生的迫害事件,谈得比较多的是瞿运来。看管犯说瞿运来被冤判5年,入狱后一直在绝食,被绑在“死人床”上长达7个月。他曾被犯人在地上拖,肉磨破后露出了白骨。我还听一位看管犯讲,这里还关过不少在上海都能数得上的、很有才能的大法弟子,包括电脑高手,鼓演奏家等(当时我没有想到应该记住他们的名字)。一位看管犯向我讲述过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当时他看管的那位大法弟子身体很差,监狱一直不批保外就医,直到最后看不行了,送回家一个星期就去世了。

这里主要迫害的手段通常是毒打。从监区的广播中我听出这里的犯人们都嘲笑中共邪党人员没本事,只会打人,并说那些“转化”的都是打出来了(言外之意就是都不是真心转化的)。后来邪党人员加大了“软”化手段,用一些擅长歪理和诱骗之说的(犯)人進行攻心战术。

监房里每位法轮功学员的“待遇”各不相同,我看到我们组中瞿运来可以在监房里炼功的,旁边组的周斌和商朝文也见到在炼功。而其他同修就不允许。

2005年发生一次较大规模的迫害事件。监狱新上任了一个(副)监狱长(好像姓陈甚么的,记不太清楚了),突然来视察监区,发现了法轮功学员在炼功,这一下开始了大规模“整顿”迫害。恶警指使看管犯将周斌和商朝文毒打了近三天。我们组的刘胜明也遭毒打。恶警们打同修时故意把电视机开到很大的音量,不让别人听到惨叫声。但我还是隔着监房大喊“不许打人!”

监区对大法弟子最常规的迫害方式就是长期面朝墙坐在小板凳上,除了吃饭、睡觉、解手就是这个姿式。到了夏天监房热得不行,我的臀部皮肤长满了疮,脚一直是肿的。他们看了有点害怕,才允许我可以坐一会起身活动活动。

在我快要离开监狱的2006年,监狱中共人员又发起了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迫害,他们把瞿运来等同修劫持到一楼的甚么地方,上了“肩担铐”20多天,强迫他放弃绝食,放弃修炼。最后瞿运来在我离开时都没有回来,听说被送到六监区去了。

以上是我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时的一些所见所闻。
推荐给朋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0/医学博士揭露上海提篮桥监狱的暴虐-261771.html

2012-05-30: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恶行
上海提篮桥一监区,专门迫害刚被绑架到提篮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以残暴闻名,其中队长汤敏,是非常邪恶的恶人,经常在把法轮功学员踩在脚下,用两根电棍击打。汤敏现调入其他中队,据说还得到重用,升任大队长。汤敏曾经连续几天,每天整日电击上海虹口区法轮功学员陆伟栋,非常凶残。

上海法轮功学员刘鹏2008年被非法判刑5年,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2010年6月从二监区被转到六监区,据知情人透露,六监区三中队王姓中队长(警号:3101380),为了让刘鹏放弃信仰,捞取政绩,自转到六监区以来,刘鹏被一直遭受严重电警棍电刑迫害,恶人为了迫使他放弃信仰,指使在押犯人强行把耳机待在他头上,开到最大音量,播放污蔑大法的文章,导致现在刘鹏的听力严重受损。

建议国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采取通信和电话形式,举报这些违法恶警。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法轮功学员坚持去告,书面材料充份,当局有时为了维护表面的样子,也会处理一下这个恶人,免职和调离该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0/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8234.html

2011-10-02: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人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0-9-11)-247431.html

2011-08-11: 曝光上海监狱管理局六一零恶警侯瑞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1/曝光上海监狱管理局六一零恶警侯瑞琴-245213.html

2010-05-23: (十四)国际组织关于追查上海恶人的通告
针对上海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与个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陆续发出追查通告。自2005年开始的部份追查通告的大体内容如下。

1.对上海提篮桥监狱乔利国、欧利刚、傅克琥、戴文龙、郭海等迫害法轮功学员责任人的追查通告(2005年5月31日)
根据知情人举报,已证实法轮功学员蒋东波在提篮桥监狱里被虐待致死。目前所知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瞿延来、熊文旗、周斌、张一明、余雷、蒋业祥、蔡君、杨延辉(音)、梅建琦、江勇、耿兆军、吴文明、仇申、陶湘为、唐仁亚、杜挺、朱德贵、何冰钢、刘顺民、蓝兵、华威等。

下列人员被列为第一批追查对像:

乔利国(现任监狱长):直接参与、策划、指使、暗中唆使和包庇警察及其它劳教人员等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進行酷刑折磨、迫害。其高频、高强度的酷刑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致死、致伤、致残。乔利国当选区人大代表其中一条“功绩”就是镇压法轮功学员。

欧利刚(监区长):上海崇明县人。曾在为法轮功学员张一民灌食之后不拿下灌食的软管,并用一个夹子把软管夹在鼻子上,同时用皮带铐把学员双手铐起,防止学员用手把夹子拿下,使学员呼吸困难。后来这种灌食方法在提篮乔监狱后成为一种惯例。另外,在其直接纵容和暗示下,其亲信犯人组长李荣、袁中(同为崇明县人)等体罚和虐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打手犯人有的因此而获得欧利刚的奖赏,有的被监狱评为“劳改积极份子”并得以减刑。

沈言荣(青年实验分监区长)、傅克琥(书记、已被调离)、薛春(副监区长)、戴文龙(主管队长)、张健(中队指导员)、郭海(小队长)、陆彬(小队长)、倪文斌(音、小队长)、警察郑海凌等使用各种手段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以瓦解其意志,如长期下蹲(一星期不给凳子坐)、强迫学员长时间戴上开大音量的耳机用强噪声摧毁其意志、强迫学员长期面壁、双手放背后、罚坐小凳子(规定25厘米)等各种此外,傅克琥策划、实施对法轮功学员杨育辉(音)的殴打“转化”;沈言荣策划、实施对新收的体罚;戴文龙、郭海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周斌,指使看管犯残暴殴打周斌并将其生殖器踢成重伤;余成斌(安徽籍、犯人打手)辱骂法轮功学员,并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蒋东波(已失去生命)。

鉴于一部份狱警及罪犯都在不同程度上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无论是主动参与还是被动执行,都事实上犯下了伤害罪、暴力罪、诽谤罪等各种行为。作为上级主管及事件知情人,下列人员被列为重要调查取证对像:王东晟(副监狱长)、费春雷(中队长)、李敬敏(副中队长)、倪凌(一分监区长) 、朱继东(打手犯人)。

7.追查上海虹口区法院审判长肖晚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通告(2007年3月24日)

追查案由简介:2007年2月1日,在上海610的指使下,上海虹口区法院审判长肖晚祥,对法轮功学员姜素英進行非法审判,判刑3年半。肖晚祥曾作为审判长参与2005年4月11日对4名上海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决,其中周淑梅被判处6年,刘芬娣被判处7年,华丽萍被判处3年,吴佩玉被判处3年、缓行3年。 2007年1月11日,肖晚祥作为审判长非法判决虹口法轮功学员管龙妹7年。虽然肖晚祥是在上级命令下参与迫害,本人也罪责难逃。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上海虹口区法院审判长肖晚祥。

8.追查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通告(2007年5月2日)

追查案由简介:上海提篮桥监狱,是集中关押在上海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长期以来使用各种酷刑迫害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其迫害手段包括:铐上皮带铐、单腿蹲在小监内,每天十几个小时,持续大约二十多天、强制体罚坐板、暴力灌食、被迫从事大量劳役、强制看及听诬蔑法轮功的造谣录像和录音,有时持续二十多天反覆看,每天十几个小时、警察对犯人及对外明面上是宣称不能打人,但是暗地里却是纵容的,只要能达到所谓的“转化”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法轮功学员杜挺在监狱绝食抗议迫害,身体非常虚弱,走路也需要人扶助,可狱方还不让他的妻子接见,也不让他保外就医。法轮功学员瞿延来(曾获全国化学奥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毕业于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2002年9月30日,在上海普陀区单位住所被绑架,其后瞿延来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瞿延来为抗议迫害,至今已陆续绝食超过4年。2007年3月初瞿延来出现了生命危险而被送入监狱医院。同年3月2日瞿延来的妹妹瞿艳艳(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探视瞿延来后,当晚就在中业旅社(上海虹口区霞山路235号)被上海公安绑架。目前已知至少蒋东波、葛文新、陈军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致死,数名被迫害致残或迫害致精神失常,多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上海监狱管理局局长乔野生、副局长邰荀;上海提篮桥监狱监狱长乔利国,副监狱长王东晟,大队长欧利钢,副大队长薛春,中队长费春雷,警察傅克琥、沈言荣、李敬敏、张健、郭海、倪文斌、戴文龙;上海监狱总医院(提篮桥监狱医院)院长魏巍、副院长符建新。

20.追查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刘金宝等的通告(2009年5月16日)

追查案由简介:自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上海提篮桥监狱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并“低头认罪”的目的,除了使用电击、殴打、摧残性灌食、扎死人床、 剥夺睡觉、关小号、上地铐、坐电缆塑料圈、强迫奴役等手段外,近期又用了一种“扎结生殖器”的方法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如狱警将法轮功学员全身裸体捆绑在死人床上不让动弹,以学员身体虚弱不能正常小便为藉口,在他们生殖器上套上假的胶皮输尿器,然后就在生殖器的根部用橡皮筋扎紧,这样没人能看出学员根本无法排尿,从而让人全身发胀、膀胱胀痛,最后导致肾脏疼痛。被用这种手段迫害的学员有:1,江勇,被非法判刑8年,因绝食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入监狱总院抢救时,六监区的大队长樊震群带领好几个警察不仅用多根电警棍同时长时间电击他,还采用了扎结生殖器的方法迫害他;2,杜挺,被非法判刑8年,多次被监狱残酷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入监狱总院抢救,因多次绝食抗议,常常被全天裸体捆绑在死人床上,现被迫害的神志不清;3,蓝兵,被非法判刑10年,长时间的迫害使他多次出现血压过高而昏迷失去知觉,现眼底不断出血且无法止住,视力急剧下降,写信都得让人代写,保外就医至今没有音讯;4,郭生欢,被非法判刑四年,每天除了超体力的奴役,还要遭受殴打、剥夺睡觉、恐吓与威胁等迫害。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上海提篮桥监狱监狱长刘金宝、副监狱长程颖、教育科长李永芳,刑务处主任杨昌元,一监区中队长张毅,六监区书记毛建平、副大队长樊震群、三中队中队长王浩成、警察瞿斌、逄东升等。

2010-05-23: (十)上海提篮桥监狱恶人榜(部份)

1. 乔利国,原提篮桥监狱长(2002年-2006年)、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兼副局长,因对周正毅服刑期间司法舞弊系列案件负有责任,2007年被宣布停职反省。而在2006年,他还被中共司法部评为“优秀监狱长”。

2. 傅克琥,原提篮桥监狱恶警、五监区教导员,因收受周正毅家属贿赂的一辆九成新轿车,而被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傅克琥曾是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现已撤销)教导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高峰时调到该监区。主张暴力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一手策划和实施对法轮功学员杨育晖的极端暴力迫害。他曾冲進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复旦大学研究生何冰钢和英国留学归来的李亮的禁闭室中,直接暴力威胁和恐吓,要让他们“开摩托车” (一种暴力折磨)。平常他指使亲信沈言荣(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青年实验中队的中队长),变换招数折磨法轮功学员。监区养过一只蝈蝈,他曾每天掐掉蝈蝈的一只腿,最后再看着没腿的蝈蝈慢慢死去。那个替警察养蝈蝈的刑事犯说:没见过这么狠的人。

3. 俞金宝,原提篮桥监狱教导员,在周正毅服刑期间,介绍其妻承接周正毅亲属住宅装潢工程以牟利,被以徇私舞弊减刑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4. 李永芳,女,1968年出生,警号3101079,上海提篮桥监狱教育科科长。她是整个监狱迫害法轮功弟子的首犯。为了强迫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转化”,监狱一直以来用酷刑与欺骗长期虐待法轮功学员。在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解体,学员分散在各监区后,每个刚進入提篮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在一监区受到残酷的虐待与体罚甚至被殴打。失去人性的李永芳甚至讲:“每年监狱死十几个人,那有甚么?”从她的话中充份体现对生命的无视与泯灭的良心。

5. 欧利刚,曾任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的大队长,上海市崇明县人。欧以迫害法轮功爬上大队长的位置,在他的所属管辖监区内崇明籍犯人就是欧利刚的亲信犯人,担任犯人组长的有李荣、袁忠等,都是崇明籍的。在欧利刚的直接纵容和暗示下,这些犯人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并進行体罚和虐待,打手犯人还因此而获得欧利刚的奖赏,有的还被监狱评上的“劳改积极份子”并得以减刑。

6. 刘金宝,上海提篮桥监狱监狱长 35104888--207
7. 程 颖,上海提篮桥监狱副监狱长 35104888--003
8. 王东晟,上海提篮桥监狱副监狱长
9. 李永芳,上海提篮桥监狱教育科科长   35104888×5204
杨昌元,上海提篮桥监狱刑务处主任   35104888×5117
欧利刚,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大队长
10. 薛 春,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副监区长
11. 费春雷,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中队长
12. 李敬敏,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副中队长
13. 张 健,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指导员
14. 郭 海,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小队长
15. 陆 彬,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小队长
16. 沈言荣,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青年实验分监区长
17. 倪永斌,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青年实验分监区队长
18. 竺 某,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青年实验分监区中队长(二零零七年底已往上海周浦监狱)
19. 卫 勇,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青年实验分监区(指导员二零零八年一月调离)
20. 倪 凌,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一分监区长
21. 戴文龙,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恶警
22. 葛遵阳,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狱警
23. 王锡斌,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恶警
24. 毛建平,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书记     35104888×8878
樊振群,上海提篮桥六监区副大队长(警号:3101368) 35104888×8878
王浩成,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三中队中队长   35104888×7603
瞿 斌,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三中队指导员   35104888×7603
逄东升,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三中队小队长:  35104888×7603
钱海峰,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
25. 成玉标,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
26. 徐 猛,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警号:3101395)
27. 丁 俊,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二中队狱警中队长(警号:3101595)、
28. 吴乐鸣,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警号:3101373)
29. 苗建军,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监区长
30. 杨昌元,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监区教导员
31. 葛礼斌,上海提篮桥六监区副监区长
32. 郑海凌,上海提篮桥六监区分监区长
33. 汤 某,上海提篮桥一监区监区长 35104888×7101
张 毅,上海提篮桥一监区中队长 35104888 转7104
34. 高 某,上海提篮桥七监区监区长 351048887706

(注:中共监狱会不时调整监区,以上监区分可能会变化)

参与迫害的犯人:林正煜、窦建民、李荣、盛召辉、林君波、张永潮、王平(“三進宫”)、杨力诚(死缓)、杨龙根(黑社会组织者15年徒刑)、王皓明(上海籍)、余成斌(安徽籍抢劫犯)。

2010-05-16: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图)
(二)提篮桥监狱迫害法轮功首犯李永芳

李永芳,女,1968年出生,警号 3101079,上海提篮桥监狱教育科科长。她是整个监狱迫害法轮功弟子的首犯。为了强迫有信仰的大法弟子“转化”,监狱一直以来用酷刑与欺骗长期虐待法轮功学员。在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解体,学员分散在各监区后,每个刚進入提篮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在一监区受到残酷的虐待与体罚甚至被殴打。失去人性的李永芳甚至讲:“每年监狱死十几个人,那有甚么?”从她的话中充份体现对生命的无视与泯灭的良心。
李永芳幼年因家庭原因而少有正常人的亲情温暖,性格中埋下了叛逆和敌视他人的种子,年少读书时也难和他人相处,甚至发生严重对立,常以仇视心态和言行对待周围人。1990年警校毕业后至上海提篮桥监狱从事狱警工作,她被分配在监狱当时特有的“反革命”中队开始了首份工作,那些所谓的“反革命罪犯”多是追随“四人帮”的上海骨干,对他们的管理是很少参考正常的司法条款的,也没有正常的人性参照,只有中共的邪恶指令作依据。年轻的李永芳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把警校培养的那点法制意识一天天抹煞殆尽。

李永芳为了名利生活淫乱。当婚姻的失败再次降临后,李永芳的内心深处对人伦、人性完全绝望,彻底走向腐化堕落和严酷对待他人的变异生活。为达到升职目的,她以色相取悦一个有实权的副监狱长,与此同时她残酷迫害关在监狱中的法轮功好人争取工作成绩。她娴熟运用残酷折磨和狡猾欺骗的双重手段,积极迫害监狱中的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真、善、忍信仰。在爬上科长位置后,她更加腐化淫乱,长期邪淫霸占手下一个年轻帅气的警察,并不择手段利用权力阻止他升迁和调动。后来这个警察被迫调离提篮桥监狱才脱离她的魔爪。在她的感染下,她部门的一个副科长也长期和另一单身女警淫乱。她还经常招摇过市在男犯监区活动,以勾动男犯淫念而沾沾自喜。她甚至对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犯倍加关爱,常常单独在一起,警不警犯不犯体统全无。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五监区书记傅克琥曾当着众多犯人的面,蹲在地上给她弹裤脚上的灰,她则一脸微笑而没有任何阻止行为。

李永芳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李永芳内心残忍、背后凶狠的同时,常以一脸微笑伪善待人,这样更增加了她的欺骗性,许多狱警甚至被她迫害的人有时都被她迷惑。2003年她还以改造助理政工师的身份被评为“上海市杰出青年岗位能手”,表彰材料中充盈着她如何“春风化雨”教育改造罪犯的,善良的人们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是怎样一个“迫害能手”,怎样的施行着“邪风恶雨“折磨好人的。

2003 年,她策划并实施高价外请上海社科院科痞陆震、和上海宗教痞子周富根等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到监狱中制造邪恶谎言,煽动监狱中的警察和犯人大肆虐待法轮功学员。

她的首要任务就是完成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之后她针对关押在全监狱所有的男女法轮功学员全面推行强力迫害。在此期间,狱中得法的大法学员陈军被活活殴打致死。瞿延来在五年的绝食迫害中,被恶警在水泥地上拖来拖去鲜血淋淋。熊文旗在绝食中被打得头盖骨外露,身瘫坐在轮椅上,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保外就医。周斌被多人一直殴打,致使生殖器被严重打伤住院。杜挺被殴打恐吓,全身裸体捆绑在死人床达近两年,迫害得不成人样,身体器官严重衰弱精神发生异常。江勇长期被关在严管大队与禁闭室,因反迫害被五至六根电警棍同时电击,还被下流的扎结生殖器。蓝兵长期受精神迫害多次高血压过高昏迷,眼睛不断出血视力近似盲人。狱中无数的大法学员被以各种残酷方式折磨。她曾叫嚣说,只要不死在这里就行。大大助长了那些恶警恶人的邪恶气焰,使整个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着的法轮功学员推行了全恐怖化的迫害,死人床捆绑、多根电棍同时电击、摧残性灌食、殴打、皮带铐、压缩铐折磨等等全面推行。以上所提供的在狱中被迫害情况可见明慧网案例,所有这些案情都与李永芳有直接关系。

她所犯下的罪行与恶行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滥用权力、无视法律。李永芳指使提篮桥监狱监区的警察不让法轮功学员写申诉、控告、检举信,并将法轮功学员所写的信件暗中扣压,在07年8月期间以抄监为名盗取申诉控告信件,并还指使那些警察打手一起参与盗取信件。李永芳用见不得阳光的手段進行盗取并开拆毁弃写给上级司法机关的申诉与检举信,此违法行径为中国监狱法、刑法所不容的。

二、心狠手辣、泯灭人性。因李永芳利用职权不许法轮功学员写申诉而遭到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她不但不反思自己的违法行为,反而在灌食中進行虐待,以每天插管拔管進行折磨,她曾对法轮功学员讲:“十天换一次管子对你来讲太舒服了,给你吃点苦头。”并指使那些警察打手每天在灌食液中掺入大量的水,正常情况每天应该有5-7次的输液,可打手们只给每天2次,并且还加入大量的水,致使法轮功学员瘦得不成人样。还讲:“只要不死就可以,不过照你这样下去肯定会死的,但监狱是根本不会负责的!”

三、随心所欲、代替法律。李永芳在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抗议经常威胁讲:“给你加刑”以此方式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原则,放弃真理与信仰,并自以为她就是法律的代言人一样。

四、自我标榜、掩盖罪行。她清楚知道帮共党迫害人民的事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李永芳为了标榜自己对政治不感兴趣,讲自己不会加入中共。这样是想撇清自己的犯罪行为,显示自己立场是站在法律一边,而非站在迫害的立场。

五、伪造假旁证。对法轮功学员的殴打、体罚与虐待,李永芳全部指使犯人打手做假的“旁证”来掩盖事实真相,在李永芳的指使下恶警借犯人之手将法轮功学员打伤后送入医院救治,李却以制止违纪之名颠倒黑白,在警察失职的情况下让犯人做假的证词说没有法轮功学员所说的事情,当法轮功学员让她出示证词时,她心虚说:“为甚么要让你看”,可见李永芳的行为如同流氓无赖。

六、丧失理性,谎话连篇。李永芳在做人上信奉的是“能骗则骗,能哄则哄”。李永芳将法轮功学员所写的控告信添油加醋,歪曲信中的事实,撒谎向上级反映法轮功学员有精神病,还让法医来监定。李永芳是想借法轮功学员有精神病为由诬蔑控告信所写的内容是乱写而不实的,从而达到她不可告人之目的。

七、渎职不作为。李永芳对在关押人所反映监狱中丑恶腐败、侵犯人权现象掩盖包庇。如:当法轮功学员指出二监区死囚犯被挖眼角膜、监狱与上海法院联手利用死刑犯的人体器官搞非法买卖、在严管队警察任意殴打与体罚虐待被关押人员(反铐、坐老虎凳、任意克扣食物等)、监狱四、六、七监区大量生产外贸服装等劳改产品向欧美国家出口等等。

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幕后黑手。李永芳虽然担任教育科长,但是她却是整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指挥。为了强迫学员“转化”,就与一监区汤大队长暗地联手,将法轮功学员长期关小监房坐老虎凳、面壁,每个刚進入提篮桥监狱的学员都在一监区受到残酷的虐待与体罚甚至被殴打,失去人性的李永芳目标就是想升官发财,想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来捞取政治资本。

李永芳直到现在仍然积极策划参与残酷虐待大法弟子,听从上面邪恶的指使不断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中无一点的人性至今仍然没有一丝的悔改,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的文明不能让这样的政治无耻流氓给糟蹋,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肆无忌惮违反当今普世价值,不能让她用手中的权力违反法律而逍遥法外,故此以她所有的行为所构成的犯罪事实,提出国际起诉。(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上海提篮桥监狱李永芳的斑斑劣迹”)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欧利刚

欧利刚,曾任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的大队长,上海市崇明县人。欧以迫害法轮功爬上大队长的位置,在他的所属管辖监区内崇明籍犯人就是欧利刚的亲信犯人,担任犯人组长的有李荣、袁忠等,都是崇明籍的。在欧利刚的直接纵容和暗示下,这些犯人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并進行体罚和虐待,打手犯人还因此而获得欧利刚的奖赏,有的还被监狱评上的“劳改积极份子”得以减刑。

欧利刚对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馀力。例如二零零一年,张一民等许多法轮功学员绝食,恶警欧利刚之流在灌食之后竟然不把灌食的软管拿下来,用一个夹子把软管夹在鼻子上,同时用皮带铐把他双手铐起,防止他用手把夹子拿下。这种情况下人特别难受,不仅不能动弹,要承受所谓看管犯的冷嘲热讽甚至打骂,自身呼吸也很困难,管子在自己的胃里有时还会触及到胃或者食管的粘膜,身体会有各种难受的反应。后来这种灌食方法,好像成了一个惯例一样。这种手段被恶警广泛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

又如,原上海金山区法院副庭长吴文明,监狱里的流氓警察竟然向吴文明谈法律,吴文明对它们的种种藉口進行了有力的驳斥,说得他们哑口无言。气急败坏的欧利刚竟在吴文明的监房门口放了一个大电视,并牵一个大喇叭到监内放大音量连续播放造谣的录像。使人长期生活在噪声之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6/223702.html

2010-05-15: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上)(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5/223701.html

2009-04-09: 曝光山东平度公安局伙同同和镇派出所恶警的又一恶行
2009年2月16号,平度市公安局“反×教组织办公室”恶警刘杰伙同同和镇派出所第八警区三、四个身带电警棍的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王進忠家,抢走家中私人物品,大法弟子王進忠被绑架到第八警区并被强迫坐铁椅子七、八个小时。恶警从他上衣口袋抢走408元钱没有归还,又向他家人勒索了6000元并收要了价值750元的三条烟后将人放回,恶警刘杰还曾叫嚣到“王進忠,我能叫你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9/198600.html

2009-03-29: 上海提篮桥监狱李永芳的斑斑劣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9/197953.html

2008-03-14: 上海提篮桥“教育”科科长李永芳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4/174331.html

2007-08-25: 上海名牌产品背后的罪恶(图)
—— 上海提篮桥监狱部份违法恶行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5/161443.html

2007-08-16: 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李翔:因贩毒被判死缓,他是整个一监区坏脑子最多的一个人。和他一起服刑的犯人基本上都怕他服他。迫害大法弟子时的鬼点子可以说都是他出的。照李翔的说法,一监区是整个监狱管教最严厉的地方,就像宝塔最尖上的一层。

李连胜:团级军官,大概在1998──1999年,因涉嫌盗车在宝山看守所羁押。在羁押期间因和同房人犯发生矛盾,拔拳相向,在一分钟内当场打死俩人。(据说在2000年以后,上海所有的看守所都禁止打架斗殴)事后被判死缓,关在一监区一分监区,和李翔俩人狼狈为奸,一同迫害大法弟子。他是我在提篮桥监狱见到的最虚伪的人。

迫害方法:让人长期的站(从早站到晚,李翔说的)让人坐在那种绕铜丝的工字形的塑料圆桶(生产各种型号的变压器)上,背还不能靠墙,时间一长,屁股上的肉会粘到那塑料圆桶上,极其难受。让人站着,手弯腰放到脚上,据说时间一长,吃下去的东西都会吐出来。听说蔡君就被如此迫害过。

在犯人迫害你的时候,里面的恶警一个不来,省的到时看见不好看,再一个他们会说没看见,不知道这回事。其实所有这一切都是他们让干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877.html

2007-06-18: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欧利刚教唆犯人毒打无辜

文_上海大法弟子
 
 我是2000年9月被非法关進提篮桥监狱青年实验分监区的,当时欧利刚是青年实验分监区长,后升为监区长。欧利刚曾指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张勤。

大约在2001年1月期间,那时大法弟子张勤刚被绑架到青年实验分监区,据说因为炼功和绝食,第二天一早,欧利刚就指使林君波,李荣,张永潮,盛召辉等犯人毒打张勤。我和张勤被关在同一楼面,隔开一段距离。张勤被打后那脸肿的眼都睁不开来,已认不出是原来的那张脸,脚不能走路,当时是由犯人架着张勤進出的。张勤过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事后,在我小间门口,我听见李荣对张永潮说:拿手打多疼,拿鞋(布鞋,鞋底有一层橡胶,抽上去很痛)打就不会伤到手,因为张永潮打张勤时伤了手。

还有一次我听见林君波对其他犯人说:那脸已认不出了,还在使劲的抽、使劲的抽。(用鞋底抽脸)在青年实验分监区,熊文齐是被迫害最严重的,在一分监区,他手脚被固定的绑在床上,据我知道至少达半年之久。(监区长欧利刚,分监区长倪凌)。

恶警还指使犯人沈天华(外号野斑马)等人对杜梃殴打与迫害。

林君波,李荣,盛召辉,林正煜现已释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8/157088.html

2006-03-29: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薛春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38.html

2006-01-25: 对上海提篮桥监狱恶人榜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5/119410.html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况
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这个邪恶的黑窝的罪恶,已经有许多弟子写文章揭露。此文收集到的是有关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况,公布出来,揭露邪恶。

一、提篮桥恶警恐惧消息泄漏 频繁调动加大迫害力度

上海提篮桥监狱壁垒森严,为了所谓稳定,它对服刑人员的调动一般都放在大型的节假日之后進行。在2005年春节过后,提篮桥的恶警为了封堵消息,把全体大法弟子進行大调整,对警察也不信任,把很多曾经在青中担任所谓“主管队长”的警察也大面积调离。对青中这个重中之重的中队的分监区长更是“精挑细选”。每一任分监区长就基本代表了一种“转化工作方法”。有的来软的,有的来硬的,有打着文明外衣的,有讲究所谓修养的,也有赤裸裸讲镇压搞迫害的。青中自从关押大法弟子以来,已经换了三任所谓中队长,其中包括欧利刚、沈言荣、费春雷等。其中还包括所谓副中队长如李敬敏等。

在2005年3月初,提篮桥监狱的恶警做了第一次调整,把很多大法弟子调离所谓二监区,根据已知的消息其中包括: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未转)、郑康、江勇、戴良(未转)、王建平、仇伸调出监区。

在2005年4月中旬,监狱恶警把很多原来担任所谓主管转化的警察调走。在提篮桥青年实验中队,分为东部西部,一般有服刑人员组成了几个小组,东一组、东二组、东三组、西一组、西二组、西三组。还包括一个劳役小组,负责中队日常的清洁、巡视、打饭等劳役。在本次调动期间,这几个小组人员也频繁调动,每个小组的主管警察也是频繁更换。

青中位于所谓二监区大楼内的三楼,楼上就是关押死刑犯的中队。这次调动中,很多原来关押在死刑犯中队的大法学员也被调离到青中,其中包括黄时光、徐亮、韩建极,陶湘为等。目前还有很多被关押在提篮桥监狱的大法弟子的姓名不为所知,明慧网上提及的只是一小部份。

被关押大法弟子的补充名单:

朱德贵、陶湘为、郭小军、严斌、郭士豪、王文义、梅建琦、吴文明、蒋业祥、余雷、郑军、商朝义、任泽军、蒋冰、刘雪岩、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郑康、江勇、戴良、王建平、仇伸、唐仁亚、黄时光、徐亮、韩建极、吴晓成。

从上海第一看守所传来消息说,有一位名字叫做范彦铭的学员被判刑调走,去向不详。

二、恶警大搞裙带培养亲信 被调离学员境况堪忧

提篮桥监狱内恶警大多搞裙带关系,山头林立。每个警察在同僚中拉关系的同时也在犯人中间培养自己的亲信。

欧利刚从2001年任青中中队长及五监区大队长以来,持续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在它任青中中队长期间发生了如对华威、张勤等实施多次群殴的恶劣事件。在提篮桥监狱,每个大法弟子被单独关押在3点3平方米的小监内24小时不得出来,每两个小监共用一个探头。在对大法弟子進行24小时监视的同时,还進行录像。录像带直接归监狱高层和监狱局高层管理。所以说如果警察说对发生在小监内的殴打事件“毫不知情”,那就是赤裸裸的谎言。

欧利刚出身于上海的郊县崇明,就指使安排其崇明籍的同乡犯人担任组长,具体实施各种迫害,这其中包括李荣、袁忠等。李荣曾指使多名看管犯并亲自动手对陶湘为、朱德贵等人实施殴打、虐待数月之久,手段残忍持续时间长,令人发指。袁忠在恶警沈严荣担任中队长期间,按照沈的指使,对吴晓成实施虐待,以大法学员不背监规为由,将宣传磁带以最大音量塞住耳朵持续播放。并规定双手背后不准动,腰背挺直等一系列姿势折磨,从早到晚進行体罚。这基本就是每个大法弟子的日常生活。

现在大法学员每天被强迫大从事大量劳役。在上海市民所用的很多香皂包装就出自于此。干好被分配的大量劳动之后,就被重新关進小监。

被调离到其他监区的学员境况可能比在青中还要恶劣。特别在所谓一大队,这里关押的都是15年以上的大刑犯,6、7年在他们看来都是小官司。大法弟子蔡军在此曾遭受残酷迫害。在提篮桥有橡皮监,小监由橡皮包裹,即使撞墙也没有用,是防止人自杀所用。

在一般的其他监区,也都有自己的“严管”办法,迫害方式也非常恶劣,如不让你吃饱饭、栽赃陷害等等。

三、蒋业祥绝食被送進医院

提篮桥监狱的恶警对每个绝食的大法弟子在每个人的监房门口配备粉碎机,根本就不送往医院。每个人用于灌食的管子也不拔下来,用一个夹子夹在鼻子上。为了防止学员拔下,就把学员用皮带铐24小时铐着。

大法弟子蒋业祥,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刑期已经不多。从2004年10月左右开始绝食,到目前已经有8个月约200馀天了。邪恶曾不给蒋业祥灌食,来考验人的承受能力。原来很胖的一个人现在变得很瘦。

有消息说最近蒋业祥被送進医院,具体原因不详。我们希望大家能提供蒋业祥家庭方面的信息,我们自由的学员可以去走访一下,大家知道如果有家属的关注,遭受迫害的学员境况会好很多。另外身在上海的学员要加大向警察司法部门讲真像的力度,告诉它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可以采取写信的方式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9/104390.html

上海监狱恶警指使刑事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2/89749.html

上海监狱恶警指使刑事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2/89749.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