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武汉 汉阳区(七处二所,第二男子看守所,陶家岭洗脑班)恶人恶行录

2015-03-22:
武汉市汉阳区琴台社区主任蒋年珍遭恶报死亡
武汉市汉阳区琴台社区主任蒋年珍,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除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外还跟踪在小区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蒋年珍后患肺癌死在任期内。连她的街坊都说她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

2012-08-28: 武汉翠微派出所户籍恶警康学军恶行

武汉市汉阳区翠微派出所户籍恶警康学军曾对法轮功学员詹俊梅叫嚣:“谁叫你炼法轮功,你饿死也好,流落他乡也好,是你的事。” “你炼法轮功,哪个单位也不会要你。”康学军至今还在为虎作伥,威胁给他讲真相法轮功学员:再说就把你关進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8/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2104.html

2012-07-30: 武汉市汉阳区610非法组织无视法律存在,骚扰法轮功学员正常生活

七月初,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610非法组织的两名人员一男一女窜到法轮功学员黄琴家里,让家里两位七十多老人劝自己女儿放弃修炼法轮功,写一个甚么认识。遭到拒绝后, 610人员三番五次跑到家里,给老人施加压力,威胁他们,给老人很大的精神压力,身体日渐消瘦。
2011-08-31: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

六、汉阳区“六一零”恶人榜及恶报

汉阳区“六一零”首恶

△张临胜,汉阳邪党区委副书记、区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身兼三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至二零零二年,一直任汉阳公安分局局长、区“六一零”办公室主要负责人。

张临胜作为汉阳区“六一零”主要负责人,直接策划、指挥对全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绑架、抄家、刑讯逼供等;还捏造罪名、编造事实,对全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或绑架到洗脑班关押,直接导致多人伤残甚至死亡。张临胜对法轮功学员朱志俊、彭顺安、罗家芝、王兰玉、徐月娥、付清萍等迫害致死,对法轮功学员被逼疯都负有直接责任。

洗脑班经常发生暴力伤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如: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吊绑在树上在太阳下曝晒,使一位老太太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晚上用一百瓦的灯泡照明,使学员被蚊虫叮咬,逼学员在烈日跑圈,有的学员被折磨得精神接近崩溃,有的学员被折磨得吐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文香花在汉阳洗脑班被强制军训、跑步,被迫害的头昏眼花,支撑不住摔倒在地,左手腕摔成粉碎性骨折。

△徐必康,汉阳区“六一零”头子,从二零零二年起至今一直任汉阳公安分局局长、区六一零头目,主管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汉阳陶家岭洗脑班与汉阳看守所仅一墙之隔。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修建。二零零二年以前,汉阳洗脑班主要由公、检、法部门主管。二零零二年以后由区“六一零”主管,迫害更毒辣,不放弃信仰不放回家,或劳教,或长期关押迫害。

徐必康内心邪恶,直接参与策划、指挥区“六一零”系统对全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和强制洗脑“转化”等。徐必康与汉阳区洗脑班的负责人黄丽萍等人先后在臭名昭著的陶家岭洗脑班举办了几十期“学习班”。汉阳洗脑班从外地学习迫害“经验”。为了增加“转化”率,实行不“转化”不让睡觉,最多有十五天不让睡觉的,有的罚站昏倒,有的高血压、心脏病复发。

徐必康二零零二年曾在洗脑班所有院墙挂了污蔑、谩骂、诽谤法轮功的标语,被法轮功学员们一次集体撕毁后,恶人把撕标语的学员全部拘留、劳教等。

△张正涛,司法局局长,二零零零年洗脑班头子,迫害手段以拳打脚踏为主,其中张信珍被打的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逼疯,即廖某某和徐桂平。张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大热天曾把一姓夏的法轮功学员吊在洗脑班大门铁栅上,脚悬空、脚尖着地,禁食禁水、烈日暴晒,直到昏死过去。当被送到十里铺医院时,夏的瞳孔都放大了,心跳也停了,经过急救,才保了一条命。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星期天中午,张正涛毒打法轮功学员刘小平,如果不是天突然打雷下暴雨,差点把刘小平打死。

△汤宗彪,汉阳区法院院长。二零零一年任洗脑班头子。其人在迫害期间把一个绝食反迫害的学员让七、八个男流氓绑架到隔壁男看守所用烧火用的大火钳撬牙强行灌食,在法轮功学员饿了五、六天,浑身虚弱时,先打嘴巴,再用四根竹签堵住鼻孔,用手、拳头反覆猛压胃等部位,把法轮功学员四肢用绳子捆住并用手按紧妄图强行使法轮功学员张口。二零零二年曾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下毒手。十一个男的加六个女的把法轮功学员按压在看守所门上,用大钳撬嘴、棉签塞鼻孔,用手按压、击打学员胸部及胃部,差点整死人。

△黄丽萍,女,四十多岁,汉阳区检察院主任。二零零二、二零零三年任汉阳区洗脑班的负责人。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一个周日的下午,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动手把墙上的恶毒标语、口号撕毁。黄命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黄对不放弃信仰者一律不许家属见面,连内部人员也说太没人性。黄蒐集本地区法轮功学员名单上报汉阳区六一零头目徐必康(手机13607174116)。黄丽萍曾被武汉市“六一零”评为迫害“标兵”,现已升为武汉市六一零主要负责人之一。

△杨荣华,女,四十多岁,汉阳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从二零零零年三月汉阳陶家岭洗脑班出现以来,杨一直在洗脑班参与迫害。杨荣华、黄丽萍唆使“帮教”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吊铐、曝晒、喂蚊子、不让睡觉,警察抓住法轮功学员的头往墙上撞。一次,杨荣华指使汉阳人防部门田某把汉阳区五里街法轮功学员蔡汉珍推倒在地,使其摔伤尾椎骨,杨上去又用铁衣架对蔡汉珍肆意抽打。杨荣华把亲戚弄到洗脑班当陪教,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罚款勒索。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勒索一万多元钱。杨荣华被升为科长,成为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杨荣华现已患子宫癌。

◇叶正新,时为汉阳区委干部、曾任汉阳防汛干部。从二零零四年一直在汉阳洗脑班当头目。曾贪污防汛款建私房,在洗脑班与一喻姓女“包夹”勾搭。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其罚站、不让睡觉。

△曾玉林,武汉市汉阳区建桥街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家住汉阳青石桥,不但是建桥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而且还在汉阳洗脑班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很多酷刑如灌食等,他都直接动手参与。

△叶新民,汉阳区“六一零”洗脑班头子。

△刘伟,汉阳区司法局人员。汉阳区“六一零办公室”头目。

△琴断口街派出所所长林某,十年来从未间断过不遗馀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出警抓捕,使该地区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刘骏(音),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一科警察,十年来,几乎参与了全区所有被绑架、抄家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动。

△余汉明,汉阳区六一零头目。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带领武汉市汉阳开发区沌口派出所恶警到水木清华小区王雄家绑架了正在学法的四位法轮功学员:王雄、陈满琴、郭贵兰和郭玲利。

汉阳其他恶人:
汉阳分局局长:谭局长
汉阳区六一零头子 张新民
汉阳区六一零头目: 刘 伟、科长李X
汉阳区法院院长陈建生,刑一庭审判长梁宏,审判员梁志顺、王玲、吴江涛,书记员祝旖旎、闻娜
汉阳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检察员周文、检察员熊伟,代理检察员唐锴
汉阳区政法委书记:陈小安
汉阳区综合治理办公室 :吴铜华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长:孔金喜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政委:邓开亮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恶警:桂云飞、蔡志哲、李长浩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监区长:肖天波
汉阳百灵社区管段:张平山、龙鹤鸣
汉阳区琴断口街派出所副所长桂云飞
汉阳琴断口旺达社区民警:杨友恒
五里墩派出所:陈俐、陈善福、刘俊;刑侦科:黄姓恶警
五里墩街办事处 肖主任 汪主任
恶警:李伟、李平、陈小兰、李寿书、刘正怀、陈建中、宋有亮 、曾宪桥、李基胜 、陈士刚 、汪金发、黄青(音)
保安:吴斌、李德义、熊启福
武汉华源集团书记胡代雄、王丽芳主任、杜忠飞经理

恶人恶报

△汉阳区江堤乡派出所所长兼牌村管段警察吴如意(音)不遗馀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曾被非法关押于此并被迫害致死的东西湖法轮功学员王振国的死负罪责。此人现已遭报,突然在上班时间倒地,被检为血癌。

△王安和,男,五十多岁,汉阳分局琴断口街管段警察,后调入汉阳洗脑班。在洗脑班上,经常破口大骂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学员,并毒打法轮功学员,抢夺法轮功学员的经文,并把法轮功书籍抢走撕掉当手纸用;他还极其狂妄、不可一世的叫嚣:“让你们(法轮功学员)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味道。”二零零一年十月在一次抢夺法轮功学员经文后,马上高血压、心脏病发作,几天后在下班途中被汽车撞倒,一直躺在医院不省人事,成了植物人。

△武汉市汉阳区二桥街警察余国强,对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罗家芝负有直接责任。他作恶多端殃及家人,二零零二年新年,他四十多岁的妻子突然因病不治身亡。

△汉阳区江堤乡派出所管段警察常明强迫害法轮功,遭报已患肝癌。

△蔡建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担任武汉市武昌区区长、汉阳区区委书记、江汉区区委书记,因幕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他因受贿案被起诉。

△武汉市汉阳区江堤乡界牌村秦玉仙(女),五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十月初被该乡汉阳区看守所洗脑班当人员,经常挑拨法轮功学员子女、夫妻、亲友关系。使其亲友、子女心生怨恨,平添了法轮功学员的痛苦。二零零一年十月秦经医院监定为恶性乳腺癌。医生在她的乳房中取出了十二个肿瘤,实属罕见。印证了她在洗脑班作恶的十二个月。

△龚良汉放弃修炼成为犹大,于二零零二年初,被武汉市邪恶“六一零”杨世洪(已遭报)任命为武汉市邪恶“六一零”“帮教队”头目,先后到省市和全国各地洗脑班和监狱、劳教所等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据悉,已患乳腺癌。

△汉阳区七里庙某科研单位家属院一个近五十岁的女人受中共邪党的欺骗,一直监视隔壁的法轮功学员。她也知道自己的特务行为不光彩,可还是昧着良心干坏事。二零零三年八月,突然暴死在家里。

△张家明,男,五十四岁,汉阳监狱管教干部。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早上跌倒在席梦思床下,颈椎骨折,下肢瘫痪。

△谭建萍,洲头派出所恶警,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后,抢夺法轮功学员的大量法轮功书籍,抓人审讯,二零零零年就得了乳腺癌,切除乳房后一直没有正式上班,呆在洗脑班吃、喝、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1/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246046.html

2006-03-04: 曝光武汉市汉阳区的邪恶之徒曾玉林
邪恶之徒曾玉林,家住汉阳青石桥,自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充当邪党的流氓帮凶,死心塌地的为邪党迫害法轮功,不但在建桥街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凶,而且汉阳洗脑班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还扬言“想抓谁就抓谁”,洗脑班很多酷刑如灌食等,他都直接动手参与。

汉阳街总机:027-84843955 找曾玉林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建桥街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 邮编430050

2005-07-24:月20日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恶徒绑架多名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轮第一批洗脑迫害。

请同修们曝光、制止邪恶,发正念和注意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4/106897.html

2005-01-02: 湖北恶警利诱“杀妻案”凶手诽谤法轮功的内幕
2002 年5月,我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时,从一个死刑犯(该人杀四人)那里了解到一个鲜为人知的江氏集团利用凶犯栽赃陷害大法的真像。中央电视台曾经报导过湖北省某地(可能是襄樊,因时间太长,记不准)一“法轮功学员”杀妻案,实际上该男子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出差回来见妻子有外遇就将两人都杀死了。后来当地公安为了迫害法轮功找到该人,说只要该人答应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并按照预先演习的台词说自己是因为学法轮功才杀人,就判该人死缓,否则就是死刑。此人为了活命就按照电视台的要求去接受采访了。当同号的人问为甚么那人硬要说自己是学法轮功的时,该人说:“假如换了你,你不也会这么做吗?”  因为我之前一直没能获得自由,也没机会将此内幕揭露出来。
--------------------------------------------

2002-12-28: 武汉市汉阳区翠微街610邱姓歹徒作恶多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8/41819.html

2001-05-09: 据武汉市汉阳区大法弟子反映,“五一“前,汉阳区各街道纷纷到大法弟子家中,说甚么政府财政困难,每个大法弟子要交3000元押金。有的大法弟子家人被逼无奈,只得交纳。收据上是这样写的:“收到押金3000元。如12月底前:(1)不上北京;(2)不发法轮功传单;(3)不与大法弟子串联,就可退还,否则作为罚金。“在此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大法弟子要坚决窒息邪恶,不交,不配合!并要大胆揭露邪恶!

2003-12-24: 汉阳洗脑班情况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3/63111.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