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沧州 南皮县恶人恶行录

2019-04-28:
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国保队长单慈防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9年3月28日早晨,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法轮功学员张学梅在家中被国保大队长单慈防带警察绑架并抄家,家中电脑和打印机被抄走,法轮功师父法像和所有大法书均被抄走。

她女儿中午放学回家,发现家里一片狼藉,后得知妈妈出事,孩子在沙梅家门口正碰上去沙梅家非法抄家的单慈防,手机又被单慈防骗走。

当时中午1点半,南皮县国保队长单慈防带多人撬开院门,闯入法轮功学员沙梅家,又撬开房门,抢走电脑和打印机以及手机、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等大量私人物品。

2019年3月28日下午大约4点,张学梅被劫持到沧州市看守所。

在此大约两周以前,也是这个单慈防,在路上遇到正在骑车的法轮功学员张玉英,不由分说,当众将张玉英大声羞辱一番,抢走书籍,索要手机。

也是今年大约3月初,大法弟子王连营去善慈防所住的楼道串门,刚进楼门,就被从楼上下来的单慈防不由分说抢去手中的兜子,大法书被抢走,并冲王连营大声喊叫。

2012-02-05: 河北南皮县看守所所长朱海亭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5/河北南皮县看守所所长朱海亭犯罪事实-252730.html

2008-07-21:
河北省南皮县潞灌乡派出所恶警骚扰大法弟子

2008年7月18日,河北省南皮县潞灌乡派出所恶警以快到奥运为借口,闯到旁堤刘村骚扰、威胁大法弟子,扬言不写保证就抓人,说是县公安局给的名额。

同天县公安局恶警还闯到潞灌乡芦庄子村,欲绑架某大法弟子(其被迫害生命出现危险放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1/182435.html#0872103241-79

最近一段时间,河北省南皮县成立所谓的‘反×教协会’由县委直接管辖,主要负责的人有何孟洲,戴军等人。他们雇佣有劣迹的下岗民警和跑保险的,对大法弟子进行监视,抄家,骚扰。几十辆车在街上横冲直撞,警笛声声。红色恐怖笼罩了南皮县。

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发正念清除邪恶。现公布恶人名单及电话号码。
高洪升,南皮县公安局长 电话:0317-8854186。
周其廷,副局长,宅:0317-8854351手:13703330590办:0317-8869005。
住址:南皮县东关民兵训练基地院内。
南皮县公安局总机:0317-8851015;8854513。
王雨良,国安部负责人,宅电0317-8853077
610主任,张国锋办公室电话:0317-8854799;
苑国范,0317-8853052
看守所长:朱海亭 宅电:0317-8856959

河北南皮县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一〉南皮县恶警朱海亭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录

朱海亭现任南皮县看守所所长。在这几年中,他做了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以下是其恶行。

2000年1月在潞灌乡被关押的六名法轮功学员在学法时被朱海亭(当时任潞灌乡派出所副所长)发现,他当时就用鞋底猛打法轮功学员的脸部,脸被打肿,嘴被打破,还夺过大法书烧毁。当天下午朱海亭又用麻绳拧起来沾上水抽打两名男法轮功学员,还把其中一名男学员的嘴踩破了。朱海亭还强迫这两名男学员的父亲用麻绳拧起来沾上水打,过后又对其他法轮功学员打耳光,同时用不堪入耳的低级下流的语言污辱一名不到二十岁女法轮功学员,并诽谤大法老师和大法。晚上他又强迫另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站了一宿,并打耳光多次,还口出下流话污辱这位女学员。朱海亭白天强迫学员们干活,没活就让站着,晚上把学员关在一间什么也没有的冷屋子里。有一名男学员因写信给纪检书记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朱海亭等人毒打一顿。这次被朱海亭迫害的学员有十四人,非法关押十多天。

2000年2月朱海亭叫潞灌乡派出所王会明等人把潞灌乡一女学员叫到所里。这位女学员因不放弃炼功,被朱海亭打耳光一直打得脸上有很多红印子,并被朱海亭大骂一顿。次日,朱海亭又指使一个姓田的打这位女学员耳光。这位女学员被非法关押了两天。

2000的9月朱海亭把四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乡里达2个月之久。两个月期间,朱海亭整天强迫这四名学员打扫大院,厕所,擦车等劳动,不让回家干活。有一天朱海亭欺骗一男学员,说他要学法轮功,这名男学员给他炼了一套功。朱海亭把这名男学员叫出去,猛然间打了两个耳光,并口出污言秽语,之后把这名学员铐在树上正反转五十圈,这名学员胳膊被磨出血,同时朱海亭用鞋底抽打这位学员头和背部,一会又用电棒电击这位学员颈部和背部,最后强行擦厕所并口出下流语言,还诽谤大法。

一天中午,朱海亭又让三名学员骂大法老师,不骂就用电棒电击头部,还用鞋底抽打一名女学员脸部,还用电棒电下身来污辱这名女学员;晚上又用电棒电击这三名学员。凌晨5点左右,朱海亭又把一名女学员铐在电线杆上,强迫其他二名学员抱大树长达2个多小时。

2001年6月凌晨潞灌乡派出所所长宫敬坤和下属张家明非法把一女学员带到所里,朱海亭大打出手,他抓住这名女学员的头发多次打耳光,之后又用电棒电身上多时,同时口出污辱女性的流氓语言骂这名女学员,他还给这名女学员戴上手铐强行蹲在腿腋处夹上板子,把腿腋处都咯青了。朱海亭等人把这位女学员打完后,通知南皮来车把这位女学员带到看守所关押20天,罚了2000元。9月,朱海亭以欺骗后段强行绑架一男学员到派出所朱海亭等人把这名男学员踢倒踩着戴上手铐送至南皮转化班。12月,朱海亭带人非法闯入一男学员家强行把这位男学员带到所里,朱海亭用书猛打这位男学员的脸,之后把这名男学员强行戴上手铐送到南皮看守所,关押45天后,被非法劳教。

2003年春天,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遭酷刑折磨,上吊环、坐铁椅子。在看守所里,朱海亭对一女学员强行残暴灌食,这名女学员被灌食后吐血,胃疼身体极度虚弱,最后被非法劳教。

2003年春一女学员被非法送入南皮看守所后,所长朱海亭命人给这名女学员上吊环、坐铁椅子,施酷刑,并用棉袄包住头,使这位女学员几乎窒息。这位女学员为抗议迫害绝食绝水,朱海亭又下令强行灌食,由好几个看守或男犯摁着、用很粗的胶皮管子粗暴地使劲往鼻孔里插,致使这位女学员胃出血,淤血、口鼻出血,吐血不止,呼吸困难,绝水绝食九天后被折磨的变了形才被放回。

这就是南皮公安恶警朱海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累累罪行,这都是血淋淋的事实,希望江××的帮凶朱海亭好好想一想自己的后路,如果不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你将得到什么?

〈二〉南皮县鲍官屯镇鲍官屯村朱玉英遭恶报

朱玉英(女),曾炼法轮功,在大法中受益。2001年被非法劳教时,朱玉英在劳教所的高压下被邪恶的谎言欺骗从而邪悟走向大法的对立面。在劳教所和解教回家后,做了不少欺骗、迷惑法轮功学员的恶事,现在恶报降在她的头上得了不治之症――癌症。在此警告那些助纣为虐的邪悟者引以为戒,及早醒悟。

〈三〉南皮县转化班迫害大法学员恶行录

南皮县转化班是610所办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学习班,此班为变相的监狱。法轮功学员一進班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吃饭、喝水、上厕所都有专人看管,整天灌输江××所编造的欺世谎言,不让睡觉。日夜安排四班人轮流监视不让闭眼,坐不正还不行,他们诽谤大法。他们还往法轮功学员吃的饭里放降压灵,用此手段逼迫学员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

在此正告县610主任苑国范及属下:不要再办这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学习班,这是犯罪行为,要想一想自己的后果。法轮功为什么会洪传世界五大洲六十多个国家,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

〈四〉南皮县公安局国安大队

恶警王玉良、常军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录

2003年春,一女学员和80岁左右的老母亲一道被县公安局国安大队的人送入鲍官屯镇派出所。国安大队的常军等人对这位女学员大打出手,打得鼻青脸肿,眼底出血,耳鸣;还被反背戴上手铐,送入南皮看守所,在所里被折磨的变了形才被放回。

十多天后这位女学员在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又被国安大队王玉良联合潞灌派出所、鲍官屯派出所、文教室及学校校长再次绑架送到泊头看守所。为抗议迫害,这位女学员再次绝食绝水,两个所长多次给她灌食,灌水。灌食时把她的手脚四分,用手铐分别铐在身体的左上方、右上方,左下方、右下方的床杆上,让人感受到四分五裂的痛苦,身体躺在铁床上,灌水灌得全身湿透,再把铁床推到有阴风的地方,冻得这名女学员全身发抖;恶警还不时地用竹片、石片撬开这位女学员的牙给她灌浓盐水,致使牙齿严重受损,两只胳膊无力抬起,手指不能活动,双脚麻木,头发大量脱落,面目皆非。

在这期间这位女学员的母亲带着孩子曾到公安局要见一见自己的女儿,国安大队的常军不但不准见,还回答老人一个字“滚!”老人说:“你这××党员还说理不?怎么叫老人滚呢?”常军说:“我是不说理的××党员。”

〈五〉原南皮县潞灌乡派出所

郭淑成、张宇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录

2000年1月,有两名女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被接回后,潞灌乡派出所郭淑成对这两名女学员疯狂的打骂,那种污辱女性的下流话不堪入耳。

2000年10月潞灌乡派出所王会明把一女学员叫到所里写保证,这位女学员不写,郭淑成和张宇两人就对这位女学员轮番打耳光,还拳打脚踢,之后又用电棒电,电完后让举铁凳子,举不动就用脚踢。

2001年6月凌晨潞灌乡派出所所长宫敬坤和下属张家明非法把一女学员带到所里,朱海亭(当时的副所长)对这位女学员暴打一顿后,张宇又抓着这位女学员的头发把头靠在墙上,用条形竹笤帚猛打脸部,直打得口出鲜血,脸部青肿变了形,之后周海荣又用笤帚打这位女学员身上,并口出污言秽语。中秋节前后,郭淑成在半夜里带着人拿着刀子,撬开两名学员的门,非法闯入家中,竟然在女学员没起床的情况下闯進屋里。

2004年3月19日中午,法轮功学员沙安、候穆江、王洪升被南皮县公安局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

沙安,女,30多岁,3月有9日被绑架后一直关押在南皮县公安局;候穆江,男,50多岁,3月19日在单位被劫持后关押在南皮县公安局;王洪升,男,50多岁, 3月19日被非法劫持,关押在南皮县公安局。

2004年4月5日上午,刘红芹在单位被绑架。刘红芹,女,40多岁,医生,南皮县城人,被南皮县公安局绑架后,关押在泊头。电脑、炼功带、《转法轮》等私有财产被恶警抄走。

参与绑架大法弟子及抄家的相关人员有:

高洪升 南皮县公安局局长
周其廷 南皮县公安局副局长(家庭电话0317—8854351、手机:13703330590)
住址:南皮县东关训练基地院内
王雨良 国安部负责人
南皮县610办公室0317-8854799 主任张忠锋
南皮县610主任苑国范电话0317-8853052
南皮县公安局长 0317-8854186
南皮县副局长 0317-8869005
南皮县副局长 0317-8869006
南皮县看守所 0317-8869028
南皮县国安队长王雨良宅电:0317-8853077
南皮县看守所长朱海亭宅电:0317-8856959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