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烟台 栖霞市恶人恶行录

2017-05-07:
山东省烟台市栖霞市寺口镇西刘家庄村大法弟子王桂玉被骚扰

4月30日上午9点多钟,在一名不知内情的村民带领下,片长王宝杰和一名姓蔡的警察闯入了栖霞市寺口镇西刘家庄村大法弟子王桂玉家中,王桂玉不在家,只有妻子在家,强行拿走一本《转法轮》和一本小台历,并且还在家中照了相。详情待查。


2015-11-08:
山东省烟台市栖霞市苏家店镇派出所骚扰大法弟子

山东省栖霞市苏家店镇派出所警察,近几天,对本镇的小韩家村、潘家店村、榆林头村的写“诉江信”的大法弟子進行骚扰,扬言每人罚款五千元,不交就抓人,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敢回家。


2013-11-26: 再次曝光栖霞市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党人员
山东烟台栖霞市法轮大法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饱经中共邪党官员的迫害。在迫害越来越走向失败的今天,仍然主动参与迫害的人越来越少,为了警醒那些曾经以及还在无知地参与迫害的人能尽早弃暗投明,赎罪自救,这里再一次将部份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中共恶党人员曝光。

◎李宁,女,莱阳人,今年48岁。现任栖霞市委邪党书记。二零零一年前后,李宁任栖霞市政法委书记、市委副书记期间就主管迫害法轮功,是栖霞市当地十馀年来迫害法轮功的总头目、恶首。李宁攀爬升官的历史就是她迫害法轮功及贪赃枉法的历史,是个“边腐败边升官,越腐败越升官”的典型。李宁的官越做越大,近年来巴不得再上调,栖霞好像已经装不下她了。但因她掌控栖霞市委期间,贪赃枉法的事太多(百姓心中有杆秤,在此不细说),导致民怨沸腾,故一直未调出栖霞。无论中共邪党让李宁落马还是上调,其迫害法轮功的滔天大罪,上天一定要清算的!李宁电话号码:18866381659(手机)、522-9001(办公室);

◎宋顷光,男,栖霞人,任莱阳六一零副头目期间,积极追随莱阳六一零头目于跃進(遭恶报死于脑溢血)给法轮大法学员办洗脑班,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宋顷光于二零零九年秋遭恶报酒后猝死。

◎牟忠华任栖霞六一零头目十馀年,即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了十馀年了。由于迫害法轮功卖力,二零一二年被邪党提拔为栖霞市司法局局长。电话号码:13705355110(手机)、5218020、5212948(办公室)

◎刘维东,任栖霞六一零副头目多年,是迫害法轮功的先锋。由于作恶多端,于二零一二年正月遭恶报,死于肠癌。

◎唐功明,任栖霞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近十年,是栖霞市迫害法轮功的骨干。唐功明于二零一零年调入公安局治安大队。电话号码:13589893286、18660075063。

◎李增光,栖霞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干将,恶事做尽。李增光于二零零四年秋查出胰腺癌,不到两个月遭恶报死亡。

◎王家勇,栖霞市原中桥镇派出所副所长,吃喝嫖赌,十恶俱全,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馀力。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前后在本村招待所打麻将赌钱时遭恶报──突发胰腺炎,医治无效死亡。

◎王龙高,任栖霞亭口镇派出所所长多年。二零一零年上半年调到栖霞国保大队任大队长,是栖霞公安局近年迫害法轮功的主力。电话:18660075090、13805452898;◎于友廷,自二零一二年任栖霞六一零头目。任职期间,积极从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活动,如:制作诽谤法轮大法的传单、强制民众签名,毒害世人。犯下迫害法轮功的滔天大罪!电话:13953559709、5226110(宅)、5230338、5212208(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6/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1-26-2013)-282739.html

2011-06-02: 曝光山东栖霞苏家店派出所警察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1839.html

2012-03-25: 山东烟台、荣成、栖霞、莱州近期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山东烟台中共恶警近日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已知烟台市二十多名、荣成十多名、栖霞四名、莱州一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

2012-01-01:
山东烟台栖霞福山看守所残酷奴役法轮功学员
山东烟台栖霞法轮功山东学员冯翠荣、姜淑英夫妇(姜淑英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林国玲、孙倩静四人自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被栖霞公安局绑架,早酷刑逼供,恶警在审讯时,专打、踢、踩下身,全身被打成紫色。

今年仲秋节他们又被绑架到福山看守所,更是遭受非人奴役,至今每天强迫做奴工十六个多小时,不给穿棉衣,早上六点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半,稍微歇息一下便会遭受一顿毒打。干不完活,就被铐到户外挨冻,不让吃饱饭,饿的吃卫生纸。有的人月经几个月不来,有的人月经几个月不停,迫害到了极限。详细资料待补充,望海内外同修和善良的世人及时营救。

2011-09-27: 八月三十日早上五点至八点之间,山东省栖霞市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乡镇派出所的警察对城区和五个乡镇的法轮功学员進行绑架。目前,二十一名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非法抄家,城区法轮功学员林果军、李喜民夫妇二人下楼时,被守在楼底的七、九个便衣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7/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7196.html

2011-09-19: 关于8月30日山东栖霞市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补充

8月30日早晨,栖霞国保大队到某法轮功学员家时,有一个叫“于云勇”的恶警表现尤为恶劣,他是非法抄家的头目,于云勇是看到东西就拿,见到东西就抢,在法轮功学员家翻箱倒柜,上蹿下跳,开锁撬抽屉,甚至把床都翻了个个,家中每个地方都是于云勇亲自翻的,非法掠夺法轮功学员家的钱财物品。简直就是土匪。
2011-01-02:
山东栖霞大柳家2010年12月绑架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山东栖霞大柳家2010年12月绑架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参与绑架单位国保大队、蛇窝派出所。具体人员待查。

国保大队人员及电话:
队长:王龙高 13805452898
科员:宋书平:13953522336
隋广涛:13793563375
周悦成:13306380728
张以春:13589768936
蛇窝派出所:
所长:王云杰:13685350001
副所长:
孙春利:13964563276
警长:衣美庆:
警员:林琳:15166877876,15552461555


2010-07-22: 栖霞唐家泊镇派出所所长谭成论、徐喜顺
徐喜顺在大柳家警务区任职期间,于2009年7月20日参与绑架大柳家安子夼村法轮功学员孙玉滨老人,并敲诈勒索家人。徐喜顺是唐家泊芋东夼人,其妻是唐家泊台下村人。其他参与迫害者详细情况尚在追查之中。

2009-11-01: 李永基:警服上的编号047729
李進文:警服上的编号047697

2009-03-20: 山东栖霞市恶警株连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
山东省栖霞市近日连续发生了两起迫害法轮功家属的恶行:

恶行一:09年2月25日栖霞市庙后镇派出所恶警,窜到上孙家庄村大法弟子郭大姐家(名字待查),因她不在家中,竟将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绑架到派出所,并将家中VCD机及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抢劫走,并在她家周围蹲守四、五天,使郭大姐有家难回。

稍懂点事理的人都明白,别说郭大姐还未违法犯罪,就算她怎么了,与她丈夫何干?劫持家属,是懦弱无能的表现,不仅无耻,而且犯法!

恶行二:2009年2月27号晚上11点,72岁栖霞大法弟子柳向荣被翠屏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抄家,2月28日被劫持到招远洗脑班迫害,因身体不合格被退回。但派出所警察仍然到柳向荣家骚扰,不断恐吓她不修炼的儿子,逼迫她儿子举报别人。说甚么:不然的话就送柳向荣去劳教;不说就把柳向荣铐在水管子上冻一宿;柳向荣北京的女婿也要受到株连,也提升不起来了。他们采取各种方式威逼利诱,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人选,逼迫原本不知情的柳向荣儿子点头,直到达到目的才罢休。

懂点法律的人都知道,这在法律上称为“诱供”,是不产生法律效力的。而且家属可以提出控告,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也许人们会问:是甚么让当今的警察变成这个样子?这当然有根源。中共江氏集团发动的迫害政策,“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彻底释放了恶人毫无底线的兽性,给了警察随心所欲施暴的许可;这样的恶毒指令,制造了那么多身着警服、以所谓“执行公务”为名的暴徒。因为中共政策性的放纵,才使此类罪恶大面积存在;因为中共有组织的包庇,才使这些恶行得不到有效地制止,罪犯依然逍遥法外。株连九族的迫害,使法轮功学员的亲朋遭受中共的荼毒。

以上两个例子是广大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缩影,也是广大中国民众长期被恶党种种运动迫害的缩影,见证了中共的泯灭人性与残暴本质。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终有一天,那些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都将面对人间法律、道德法庭的终极审判。随着法轮功真相的广泛传播和人们日益了解中共的邪恶本性,这个彰显正义的日期已渐近不远。令人鼓舞的是,《九评共产党》问世近五年来,已有五千一百万人声明退出共产党,中共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不可一世罪恶滔天的中共终将被宇宙的善恶因果规律碾得粉碎!还对中共抱持幻想的人,应该早日觉醒,摆脱邪灵的桎梏,以免当了中共的陪葬品。

作为一个警察,一定要认清自己到底是人民的保护者,还是恶党的专政工具。你可以不同意法轮功的观点,但你要维护法轮功学员说话和信仰的权利,这不仅是你的真正职责,也是在维护你自己与你家人的权利。“争取自己的权利”,这在西方社会是天经地义的事,是谓“天赋人权”。就是在中国古代,“拦轿喊冤”也是弱势群体无所畏惧的维权行动,更有大勇之人“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相反,倒是今天,被中共强权打断了脊梁骨的中国人民,对于“维护自己的权利”谈虎色变了。甚么这是搞政治啦,这是鸡蛋碰石头啦等等各种各样的藉口,充斥人们的思想。

历史走到今天,我们中国人一定要抬起头来,抹去心中对共产党的恐惧心理。人生是短暂的,我们没有理由牺牲一代人,二代人,把希望寄托在幻想上。我们放弃维权,就是在把苦难传递给我们的子孙。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就是在维护我们子孙的正当权利。留给子孙再多的金钱财富,不如留给他们做人的自由和尊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0/197483.html

2007-07-09:
难中家信揭露山东栖霞西城高职洗脑班

这是一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山东栖霞的法轮功学员写的一封家信,揭露了解山东栖霞西城(小庄)高职洗脑班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现曝光如下。

磊:

你好!不知那天你甚么时候回家的?大老远地专程来看我,一天没吃饭、喝水,真够辛苦了。

说心里话,你是一个称职的丈夫、爸爸、儿子,每当跟同学谈起丈夫、家庭等话题时,我总是很满足、很自豪,更感到幸福,虽然我们没有钱、没有权,但是不管在别人眼里还是我们自己感觉,我们的家庭确实是一个幸福、美满、让人羡慕的家庭。自从我炼了法轮功,学了真善忍,更是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和谐与欢乐。

可是因邪恶迫害我,我们之间常闹不愉快,更因几次我被绑架、关押和被判刑。而给你和家庭带来了灾难,让你和孩子及所有亲人承受了巨大的心灵伤痛和煎熬,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这些本都不应该是我们承受的,这是邪党强加我们的。你可能会说你不炼法轮功不就好了吗?如果换个角度考虑这些问题,国家不迫害,我们用得着向世人讲真相吗?

我从未告诉过你我几次進看守所及这次判刑前在西城高职“转化”班吃过的苦,原因是跟你说了,你可能心里疼嘴上却说活该。这次我把在“转化”班的情况告诉你,你凭良心评判一下他们的做法对不对。

那天上午,我正在上班,突然闯進三四个警察以了解情况为理由,强行将我拖出门后推進轿车,拉到栖霞西城高职“转化”班,進了那院就把我关到一间屋子里,让我自己翻一下兜,我说兜里没甚么,他们就强行翻,当时兜里的钱被他们拿走了,幸亏我把手机提前给了别人,否则也被他们抢去。

接下来就开始非法审讯了,我不说甚么,他们就把我两手一只在上、一只在下拧在后背上面,朝前反铐在北窗铁棍上,高度是:如果我两脚站平,两只手臂就抻的受不了,如果两臂稍微放松一点就必须像跳芭蕾舞一样脚尖着地,这个姿势你想想是人受的罪吗?当时转化班的人员除了政府派的几个头目外,其馀的就是从各乡镇调的,他们白天晚上轮换着看我,折磨我,狠毒劲你都想像不出来。

当然也有心存善良的警察,有个小伙子去值班,负责看管我,進屋后看着我这样被铐着,很吃惊,他大骂折磨我的人“真不是人玩意”,他把手铐给我松了许多,过了一阵子,看我还是很受罪,就坐到床边把脚伸到我的脚前说:“大姐你踩着我的脚吧。”我的眼泪一下出来了,说:“谢谢你,不用。”他说:“这不是人干的事,也不是人呆的地方,白天晚上让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受罪,说好了半个月来换我,二十天了都没换。”这些警察也不被允许随便离开那院,那院始终锁着,这些警察要出去也要跟管事的要钥匙。他是我碰到的唯一一个良心未泯、不愿随着共产党迫害同胞的警察。

我只听说文化大革命时给右派戴上大纸帽整他们,没想到我也体验到了。两个打手用两张大报纸叠了一个大纸帽,套在我头上,把整个头部套住,呼吸都不通畅,接着他们用拳打我的背,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我的腿。我说:“你凭甚么打我?”他说:“谁打你了?你看见谁打你了?”总之,一句人话不说,一点道理不讲。

这还不算,后来他们还把我的手从身后铐到床头上,让我双膝跪在床板上不能动。后来几天晚上把我铐到一个教室的后窗上,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到睡觉时再回屋铐到床上或窗上,这样折磨了我六天七夜没睡觉,腿脚站肿了,膝盖跪肿了。

当时别的屋也非法关押着其他同修,也是用不同的方式折磨他们,隔着几间房子就听见警察的打骂声。被非法关押在“转化”班的二十多天,没洗一次脚没洗一次头,也记不清几天连脸手都不洗了。在来例假的几天里,只能在吃饭时用它们分的仅在碗底的一点水洗洗手指头(十三个人分一小暖瓶水,你算算每个人能有多少)。早上两人分一个不足三两的小馒头,我都饿的慌,其馀有的学员受的折磨比我还厉害。

后来我被非法判刑,在监狱我所见到的我们这些炼功人受非人折磨的事太多了,当时我心里恨他们,现在我只觉的那些恶警可怜,因为他们虽然还披着人皮,可是在共产党的欺骗利用下,已经失去了人性,而善恶总有报的。

洗脑班的名称是“法制教育培训班”,不是甚么执法机关,可是進去的人不允许家人看。邪党对于法轮功学员的判刑不公开开庭、不允许请律师辩护,这合法吗?究竟为甚么不敢公开?

你这次来看我说我的头发都白了。你知道这几年,我的心在承受着怎样的煎熬?我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内心信仰真善忍,可是却被逼迫着放弃,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能快乐吗?能不老吗?你和亲戚朋友常说我明知炼法轮功、讲真相可能被迫害还要去做,把我及家庭所承受的迫害都归罪在我身上。我们法轮功学员只因为说真话、讲真相就受到共产党迫害,家人还要指责我们,而不是谴责共产党的邪恶,人的思维被共产党扭曲成这样了啊!

这几年你也活得很辛苦,委屈你了,请你勿念,我希望自己健康的回家,尽我的责任。你经常在外边吃饭,一定注意少喝酒,喝多了伤身体,晚上尽量早回家休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471.html

2006-08-26: 山东省栖霞市市里一资料点被邪恶破坏
2006年7月13日晚在资料点切磋,被常人举报。当天晚上就有2名大法弟子被抓,机器之类的东西等都被抄走,一同修的手机被抢走。邪恶从手机号里又查出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关押在栖霞市大雾夼看守所,不让家人见面。“610”头子牟忠华从迫害法轮功以来相当邪恶。副主任唐功明也是如此。

山东省栖霞市牟旭辉(女,50多岁,原栖霞市站长)在劳教所背叛大法后,完全站到了邪恶囊槐撸Σ苹抵苁隆N窬瞿被撸贫ㄐ岸窦苹群Υ蠓ǖ茏樱矶嘌г币虼吮蛔ァD材昵氨环呕丶液螅恿ザ薨炝耸鱿茨园啵群α诵矶喾?止ρг保一乖诩绦鞫瘢牍馔薨镏浦蛊湫岸裥形4巳四芩祷岬溃?院艽蟆?

牟旭辉家的电话:0535-5216569
另一叛徒吴兰香家的电话:0535-5214979

山东省栖霞市公安骚扰老百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5/6794.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