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 临汾市恶人恶行录

2016-04-03:
临汾市16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的部分案例
中共邪党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大法以来,山西省临汾市610及公安系统对临汾市大法弟子的骚扰绑架。根据明慧网披露的资料,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二零一五年底,临汾市及所属各县610、公安局、派出所、国保系统对临汾地区大法弟子骚扰绑架达五百多人次。有的大法弟子一家多人被多次绑架关押。

从地区分布情况来看,汾西县三百四十五人次,尧都区四十四人次,侯马市四十二人次,霍州市二十八人次,襄汾县二十人次,曲沃县七人次,洪洞县六人次,隰县三人次,乡宁县二人次。骚扰绑架多伴以抄家、非法审讯、殴打、没收合法财产、非法拘留。有的骚扰绑架往往升级成非法劳教、非法批捕、非法判刑。据不完全统计,其中转非法劳教五十四人次,非法判刑三十八人次。


1999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

七月十九日,侯马市大法弟子李向前被侯马市政府绑架、强制洗脑。洗脑班结束后,侯马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岳柱恩,非法罚款二千元,又强制购买诋毁大法的诬陷宣传品,两次均未开任何手续,还到李家抄检,抢走大法书籍、磁带、洪法旗子、宣传图片、录像机,录音机等物品。七月二十日,汾西县大法弟子李记云被绑架关押。七月二十日后,临汾市劳动服务公司大法弟子杨美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警察绑架关押,其中两次是被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在临汾看守所六十多天,她绝食抗议十三天。

七月二十日后,襄汾县劳动局大法弟子李建桥到太原为大法上访,被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刘双琴、柴吉山非法抄家、罚款,并被非法拘留十天。

七月二十日后,一天襄汾县下月村大法弟子田治顺在地里干活时,被襄汾公安政保科刘双琴、柴吉山指使人绑架到县公安局,一恶警放狼狗咬他,从公安局一直咬到看守所门口,被咬了六十多下。

七月二十日后,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非法打压、构陷,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也随着迫害法轮功。霍州市什林派出所的孙明虎把什林村大法弟子贾风香叫到城里公安局,问这问那的一下午,最后勒索贾风香一百元钱,才让她回家。

七月二十日后,一天临汾市公安局防暴队、武警伙同小榆乡派出所搜走小榆乡录井村大法弟子郭加祥的全部大法书。老人悲忧交集,不能自已。第二天早晨,家人发现他已不幸去世。八月,霍州市大法弟子郭林马、王珍义分别被霍州公安局政保科秦建文无辜罚款二百元钱,没有任何理由及手续。

十月,襄汾县襄陵镇屯南村大法弟子冯建勇因去北京上访,被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关押达八个月之久,敲诈现金一千元。十二月,汾西县大法弟子李记云再次被绑架关押。十二月,临汾市尧都区大法弟子孟李强因在广场炼功,被临汾公安刘洪军、温金生等绑架,并被非法抄家两次。由于他坚持信仰“真、善、忍”,说真话,不写“不炼功保证”,就被超期非法关押在临汾看守所达十三个月。孟李强从看守所出来后,毫无理由又被尧都公安政保科刘洪军、温金生等非法拘禁在河西马务十天,进而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期间,他坚持炼功,却遭到毒打、电击、被强行戴背铐七十二天,非常痛苦。为了抗议恶警的野蛮行径,孟李强绝食抗议二十七天,却遭到更为残酷的迫害……接着又先后被转至运城永济劳教所和太原新店劳教所继续迫害,受尽非人的折磨。

十二月,尧都区尧庙信用社大法弟子张瑞红,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北京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功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 乘车途中却被恶警强行押往太原车站派出所,后被尧都区公安非法押回拘留长达四个多月。

十二月五日,襄汾县劳动局大法弟子李建桥因去探望老师被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以“非法聚会”的罪名非法拘留,关在襄汾县看守所三十多天。

临汾地区房改办大法弟子张忠杰,因拒绝写“保证书”被非法开除工职。在困难的情况下,一直做着讲清真相的工作,后被公安非法逮捕。在公安局受审时,他设法走脱,此后便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和救度众生的责任感使他多次进京护法,并和同修一起做了大量的讲真相工作。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公安突然通知家属认尸,但此时距死亡已有很长时间,尸体已经被掩埋过,早已面目皆非,家属只能从肚子上的一颗痣认出死者是张忠杰。公安说张忠杰是在被押回的火车上跳车遇难的,但为什么过了很长时间才通知家属?至今张忠杰究竟是如何被迫害致死的还不清楚。

2000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二月,汾西县大法弟子李记云被绑架关押。二月,侯马市大法弟子袁金明被侯马恶警王吉贤、牛毅等绑架,关在公安局审讯一夜。第二天早上五点,他从三楼跳下逃出。流离失所七、八个月,后被迫交了一千元取保回家。

二月,霍州市发电厂大法弟子郭林马、白河立、郭兰芳、王珍义依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霍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忠泽及霍州发电厂公安赵青山等人绑架。被带回霍州看守所,非法拘押一个多月,并罚金三千三百元钱。

六月,尧都区尧庙信用社大法弟子张瑞红与功友在路旁炼功时,被尧都区公安非法拘留半月;张瑞红在投诉无门、失去自由炼功环境的情况下,转向世人诉说法轮功事实真相。八月又被尧都区公安非法拘留。《临汾日报》并借此公开诋毁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十月, 汾西县大法弟子李记云再次被绑架关押。十月,洪洞县大法弟子王世渊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天津市X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天津X劳教所被灌辣椒水、戴背铐、电棒电击,他绝食抗议六个月,因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

十月,霍州市大法弟子郭林马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霍州电厂公安赵青山等人非法劫持在霍州看守所,残酷迫害七个多月。郭林马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与原先判若两人,严重贫血、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其家属接回家,并勒索七百多元钱。

十月,霍州电厂大法弟子郭兰芳在洪洞县散发法轮功传单,被原电厂公安科长张仁和绑架至霍州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三个多月,并勒索了一千元钱。

十月,霍州电厂恶警赵青山在大法弟子白河立家中非法搜查出一篇经文,把白河立绑架至霍州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一个多月,并勒索了一千多元钱。

十月二十五日晚,侯马市恶警王吉贤带领数名恶警到侯马市大法弟子李向前饭店中将其非法劫持到五一路派出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李怀玉及其他数名大法弟子。两日后非法刑拘。

十二月,霍州市大法弟子郭林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霍州电厂非法开除,并没收其个人住房。

十二月,临汾市劳动服务公司大法弟子杨美莹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遭到警察毒打并被绑架到河北唐山某看守所,她绝食抗议十七天,被临汾公安押回关押。

十二月,洪洞县三维集团大法弟子刘玉霞去北京上访,被洪洞县公安副局长赵得利、政保科长史恒亮绑架,非法抄家两次,非法劳教一年,遭受了精神和身体的残酷迫害。

十二月中旬,临汾地区房改办大法弟子赵冬梅第三次去北京天安门展开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北京警察抓住关押,后被送回临汾市看守所关押。十二月二十七日被临汾市看守所强行灌食致死。年仅二十八岁。身后留下一年幼的女儿及高龄双亲。临汾市看守所为掩盖真相,当时对家属谎称赵冬梅是发高烧致死。

一位襄汾县中学生大法弟子自述:“二零零零年底,我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去了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来后,非法关押半个月,学校领导担心影响自己的利益,违反学校规定做出勒令退学决定,欺骗我父亲说只是暂时离校,将来还可以复学,我父亲签了字。同宿舍的七个同学知道后一起找学校领导保我,没能留下我。回到县里,县里中共领导想将我做个典型,把政法、妇联、教育局、共青团的、乡政府的凑了二十几个人成立了三个所谓帮教小组,跟我所谓的谈话,我说我去北京只是想向政府说句真话,他们都不说话了。”

2001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

一位襄汾县中学生大法弟子自述:“八月,我被太原小店刑警队绑架,非法关押到小店看守所迫害,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了绝食。绝食第六天,恶警开始给我强迫性灌食,给我戴上死刑犯的链子,戴上手铐。灌食时,恶警叫来七八个大块头的刑事犯,把我按在椅子上。我不配合他们,恶警就专门买来开口器和改锥,用改锥撬开缝,再用开口器撑开,每次灌食都是把上腭撑烂,满嘴都是血。有一次,恶警还把我的一颗牙撬掉半个,然后从嘴里插胃管,经常把胃管插进气管里,看着我呛的快不行了才拉出来从新插。以后每隔二、三天灌一次。我一共绝食三十五天,称体重时,连上二十斤铁链,才不到九十斤。绝食期间,我都一直能拖着链子一个人走路,每到一个号房,我都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许多人都表示出去帮我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默默地在生活上帮我。开始吃饭以后,出现病业反应,身上起了疥疮,整晚睡不着觉。号里的坏人折磨我,不让上厕所,冬天用胶鞋底在脸上、头上抽,强迫号里的人挨个往我身上吐口水,想着各种办法折磨我。”

十月,霍州电厂大法弟子郭兰芳在霍州电厂生活区散发法轮功传单,被恶警郝燕峰构陷,后被霍州公安非法劳教两年。

十二月,七旬老人司马寿(福建省人),本着善心,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却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尧都区公安竟私入民宅、强行查抄并非法拘留了他。年底,襄汾县大法弟子李建桥夫妇外出十五天,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柴吉山等人害怕他们去北京上访,采用手机跟踪定位,并强迫其家人、单位配合他们找人。李建桥夫妇回来后,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柴吉山等强迫李建桥配合外调,所花的费用均由李建桥家承担。

郭云凤,六十多岁,大法学员,临汾市人,因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霍州公安政保科长刘喜马与临汾公安联合抄家并绑架到霍州看守所,看守所张所长及恶警李文莲、张艳一起毒打她,直打得昏死过去,弄醒后又继续毒打,后被关禁闭六个多小时。

王秀敏(女),三十六岁,大学生,大法学员,原在汾西县农委办公室工作,因不昧良知,坚持正信,被县常委工资降级,并被六一零剥夺工资,至今仍然以所谓“保证书”要挟(原单位领导是刘记珍)。被多次绑架关押,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榆次监狱期间饱受酷刑折磨:野蛮灌食、吸毒犯死缓犯的毒打、长期关禁闭等。

王维莉(女),三十五岁,大学生,大法学员,汾西县一完教师,她的工资被县常委、六一零剥夺,因去北京上访讲真相揭露邪恶,被多次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榆次监狱期间饱受酷刑折磨,包括关禁闭、电击、野蛮灌食、强化洗脑等。

郭菊廷(男),大法学员,汾西县桑原乡农民,因去北京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三年),在永济劳教所、新店劳教所期间被多次毒打,长期戴背铐,强化洗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长期的迫害导致他的家庭破裂。

郭震(男),十八岁,大法学员,大学生,汾西县黥香乡堡落村人,因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被汾西县公安副局长乔福记多次毒打,在县公安局被恶警拿蜡烛烧伤,头被撞在暖气片上,被缝了七针。

郭晓英(女),大法学员,汾西县它支乡小学教师,工资长期被县常委、六一零剥夺,因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并多次遭到原公安副局长乔福记毒打、非法罚款,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新店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

郭金娥(女),大法学员,汾西县黥香乡堡落村农民,因上访讲真话、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在榆次监狱期间被巡警队恶警用电缆拧成的绳子抽打、戴背铐毒打,导致大小便失禁,还被强化洗脑等酷刑折磨。

马灵香(女),大法学员,汾西县对竹乡荆滩子村人,因上访被绑架关押,之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汾西县看守所多日被戴背铐的情况下,遭恶警毒打致昏死过去,掐人中掐醒后继续毒打,被恶警指使男犯毒打。在新店劳教所被强行洗脑等酷刑折磨。

在临汾还有杨亚祖、宋万林、王键、薛汝夏(三维集团)等许多大法学员都被绑架并判一年以上的劳教。在汾西县被绑架并判刑的大法学员还有:王还有三年、王秀清一年、王云秀一年、冯青梅一年、郭金明一年六个月。在汾西县被绑架并劳教的大法学员还有:侯宝莲、侯玉良、王丽珍、曹耀進、崔广福、李记云、王秀清、李海娥、郭红红、马三花、李宝兰、王云秀、郭记明、王水林、王维宁、王震宇、李元兰、阎玉爱、阎季林、郭梅香、王润英、牛明子、要贵平、贺英、朱英平、海英、石全兰、任会兰、郭爱英、郭福龙等。

2002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

一月一日,侯马市大法弟子李培广去天安门前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抓捕。几天后从关押地正念走脱后,被山西恶警从锦州车站抓回山西侯马。在侯马看守所关押迫害一年后又被非法判刑六年。送去晋中监狱时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重新押回山西侯马看守所。由于长期遭到迫害身体已被严重摧残。

三月二十日,洪洞县山西焦化厂出现大法真相资料,省公安厅派人下来调查,洪洞县公安局伙同尼龙厂政保科深夜到洪洞县大法弟子王世渊家中非法抄家。王世渊坚决不配合,被恶警强行抬出家门,他高喊:“你们凭什么抓人?我没有罪!”“法轮大法好!”他被绑架到洪洞县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三年。

五月十一日,霍州发电厂大法弟子郭林马被突然绑架至霍州公安局,计划刑讯逼供。此前,霍州发电厂附近的电厂设备微波站被坏人砸毁。当时邪恶之徒欲嫁祸法轮功,于是电厂公安科伙同霍州公安局刑警一大队多次对电厂职工法轮功学员郭林马进行量脚印、采血样等所谓调查,因实在是无证据半年未果。这次绑架后,他们给郭林马戴上手铐、脚镣,并铐在地环上,不让吃饭、睡觉、上厕所,数人不分白天黑夜轮番“审讯”,由于此恶行天理不容,郭林马心里坚定地请求师父加持,不接受邪恶的迫害,结果戴在郭林马身上的镣铐神奇地自动脱落,恶警开始不相信,以为是偶然的事,就又一次加紧戴上,结果镣铐又一次自动打开,邪恶还不相信,说:“我再戴上,如果再打开,我就不给你戴了。”结果镣铐又一次打开,邪恶吓坏了,说:“法轮功真厉害。”并赶紧给郭林马买了点东西让他吃,于第三天把郭林马放回家。

四月二十五日以来,汾西县公安局为保自己官职,不惜采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为防止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强迫人人写保证;非法组织三百多人对大法弟子进行蹲坑监视,发现有散发真相材料的法轮功学员就立即抓捕并抄家。

五月二十五日,汾西县一位大法弟子在高压下被迫流离失所,下落不明。公安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四处搜寻,并且以找人为理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恶警闯入另一大法弟子家中,正好大法弟子不在家,警察就威胁说明天还来,该大法弟子前一次曾从家里被抓走劳教,所以此次就回避了出去。第二天恶警又来找人,见人不在就以问话为由半夜将大法弟子的家属(也是大法弟子)强行带走。到公安局后又是打耳光,又是用皮鞋踢,边打边骂。五十多岁的人被恶警折磨达两个多小时,一直打得老人站立不稳,两眼发黑,几乎昏过去。老人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一条腿至今还是一瘸一拐的。即使如此,邪恶警察还是不放松对老人的迫害,回家没几天身体稍微有所好转,六月四日又以保外期为由把老人强行送入看守所。七月份,两名曾被逼写不炼功保证的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县局乘机大搞株连,以找人为名大肆抄家、抓捕大法弟子,先后有十几人被关押在汾西和霍州看守所,另有五人被迫流落在外;仅佃坪乡派出所就连续绑架大法弟子八人。汾西县圪台头村大法弟子孟文奎被佃坪乡派出所所长贾建伟、刘水旺等绑架到佃坪乡派出所,上背铐殴打逼供,抢走大法书籍,后又绑架到汾西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半月,罚款三千元。回家后,恶人还不断恐吓、骚扰。贾建伟、刘水旺二人还闯进大法弟子孟俊兰家中,抢走大法书籍,封上门,孟俊兰被迫流离失所。家中一头驴、一头骡子无人管,直至饿死,田地荒废,还被勒索罚款二千元。其余大法弟子被抄家时凡是搜出大法资料者一律罚款三千元。期间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的家属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压力与威胁,其中一大法弟子被家人四处寻找,于七月二十三日被强行从外地带回,并送入精神病院。

汾西县公安恶警的犯罪行为被明慧网几次曝光,恶警们接到海外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电话后,不但不知悔改、收敛自己的恶行,反而变本加厉,到处乱抓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在家,半夜时被恶警无故破门而入强行抓走。有一农村大法弟子,公安去抓她,她说我无罪不上车。第二天公安出动了四辆警车到她家,强拉硬扯、见人就抓、又踢又打,把这位大法弟子的女婿(未修炼法轮功)和两岁的儿子都一起抓走,连串门的都没有落下,所有被抓去的人都被追问是谁上的明慧网。抓去的大法弟子被强行戴上手铐、挂上牌子,在大街小巷游街示众、侮辱人格;有的被绑架到精神病院;有的被劫持到外地被非法审讯。至少有三十多人被绑架。

八月,临汾市劳动服务公司大法弟子杨美莹到朋友家,被襄汾县红卫派出所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大法学员张桂凤、高安生),被戴上铐子吊起毒打长达六、七小时,关押在襄汾看守所,她绝食抗议七天,家人被迫交三千元才将她放回。

九月三十日,侯马恶警王吉贤带领四、五个警察,身穿便衣,把侯马市大法弟子袁金明劫持,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他绝食五天抗议,恶警指使刑事犯李二敏、徐运虎等五人,强行给他灌凉水。后侯马市“六一零”与检察院、法院同流合污,对袁金明非法判刑三年。

十月,临汾公安绑架多名在临汾的外地法轮功学员(不知姓名,已被判刑、劳教),当时没收其财物十五万余元。

十月,汾西县大法弟子逯花娥被公安城关派出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十一月,襄汾县襄陵派出所一伙恶警又强行侵入襄陵镇屯南村大法弟子冯建勇家中非法搜查,发现有法轮大法书及真相资料,不由分说就要绑架,幸遇邻居、其母竭力保护,才得以脱身。为避免迫害,长期流离失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由于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身体出现浮肿症状。

2003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

一位襄汾县大法弟子自述:“二零零三年因在网吧上网浏览海外网站,被网吧老板恶告,我又被绑架进了晋中监狱。在集训队里,恶警指导员张峰指使杨万青迫害,让写所谓放弃修炼的悔过书等“三书”,我写了二十多页真相信,揭露了坏人迫害我的事实,交给了监狱长,坏人杨万青被推迟了几批减刑,遭了恶报。二零零三年六月晋中监狱开始了所谓的“百日攻坚”,强迫法轮功学员看邪党的造谣录像,制造恐怖气氛,强迫法轮功学员罚站,用棍棒打。七月十几号,恶警指导员边永庆指使犯人强迫我们罚站。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第六天被灌食。七月二十三日,监狱长找我谈话,我提出要求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罚站。下午不罚站了,我才开始吃饭。”三月,因山西焦化厂出现真相资料,洪洞县大法弟子王世渊被洪洞县公安副局长赵得利等人非法抄家并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八月五日,汾西县它支村大法弟子侯郭锁被汾西公安局从家里绑架到巡警大队进行迫害,因不写所谓的“保证书”被一姓杨的恶警毒打,同年腊月十五突然得脑溢血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十二月,汾西县大法弟子郭菊廷又绑架关押。十二月,大陆北方某县大法弟子写诉状状告政治流氓头子江××对其的迫害,因消息泄露,在去北京上告途中被绑架,现被关押于当地看守所。2004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新年期间,汾西县电视台在县“六一零”头子张俊奇等人的策划下,播出一篇诋毁大法、毒害众生的稿子,播音员是汾西县电视台的李燕。

四月九日,临汾市电业局退休大法弟子张柳砚在襄汾县张礼乡令伯村发真相资料时,被一伙恶人举报并绑架,進而被张礼派出所和襄汾公安局政保科柴吉山等关押在襄汾县看守所,后被转为逮捕。恶警柴吉山等人伙同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政保科刘洪军、温金生等一起非法抄了张柳砚的家。

七月二十八日晚上,尧都区大法弟子孟李强在临汾市山西省小麦研究所家属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该所保卫科、临汾市刑警队及北城派出所一群人围堵并搜身,后将孟李强绑架到临汾市看守所。凌晨一点多钟,北城派出所伙同山西师大保卫处非法抄家。

十一月五日,霍州市三名大法弟子卫证如(女)、张桂连(女)、郭兰芳(女)去霍州靳壁等地区散发真相资料,被恶警徐宁带领数人非法抓捕。十二月,汾西县大法弟子李记云被绑架关押一个多月,期间被殴打,精神承受能力达到极限。

2005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

一月二十三日,在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攻读研究生的乡宁县法轮功学员霍彦光,在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请愿,同时向世人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之后被绑架至“天安门派出所”,后又被绑架至“东城区看守所”。

一月二十七日,汾西县年轻法轮功学员闫亚飞在太原市发放真相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太原市恶警非法抓捕并劳教一年,因在劳教所遭受迫害,身体和精神上受到极大打击,现身体比较虚弱。

两会前夕,侯马市大法弟子王保山被路西派出所所长景建刚指使成员赵建林采用特务手段跟踪盯梢后传唤,并非法拘禁,电脑、打印机、MP3、手机、还有一些用于揭露真相的材料等物被非法抄走。王保山在侯马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五月二十六日,霍州发电厂公安科恶警杨照平非法闯入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白河立家中,将他骗到电厂公安科,随后又伙同霍州矿务局公安处刑警队将白河立绑架到霍州矿务局公安处刑警队进行酷刑迫害,先是五名年轻力壮的恶警不问青红皂白对他拳打脚踢,而后是两名恶警轮番打嘴巴,致使白河立口吐鲜血、双耳鸣响,脑袋发胀,接下来几个毫无人性的邪恶之徒一起将瘦小的白河立摁在床上,两手交叉背铐,致使手铐陷入肉内,鲜血淋漓,后又拿出高压电棒电击其周身敏感部位,电的他全身青紫,一条大腿失去知觉,这样暴打几小时,邪恶才累的停了手,并扬言:“等歇一会儿再收拾你”,整个过程白河立始终保持正念,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并一直用善念对待他们,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对大法犯罪,同时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到了半夜两点多,恶警睡着了,浑身是伤的白河立跳楼走脱,逃离魔窟,从此流离失所。

五月二十七日,霍州电厂公安科再一次砸破大法弟子郭林马住的单身宿舍玻璃,撬门入室进行非法抄家,并扬言要再次抓捕他,致使郭林马流离失所。

五月下旬,霍州电厂大法弟子白德隆、郭兰芳被非法抄家并绑架,郭兰芳被非法关押在霍州看守所。七月中旬霍州看守所突然倒塌,邪恶之徒仍执迷不悟,把大法弟子郭兰芳转押至汾西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八月十日,霍州检察院不法人员仍然要挟被保外在家的七十多岁的白德隆,并扬言要在三天后劳教他。

八月十一日,临汾尧都区大法弟子齐明喜及其女儿在吉县境内撒发真相资料时被吉县邪恶之徒绑架,后转至临汾市尧都区看守所进行迫害,并非法抄家抢走资料、裁纸刀及DVD、MP3及五千元私人存折等财物。

八月十五日下午,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政保科温金生、李岗等伙同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柴吉山共九人,突然闯进襄汾县大法弟子李建桥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和大法书籍。大法弟子李建桥被迫流离失所。

八月二十七日上午,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政保科伙同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对山西师范大学教师何平家非法抄家,把何平绑架至政保科,后非法关押至尧都区看守所。

九月二十六日,两名资料点的年轻女大法弟子被“610”指使的侯马市路东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住所东西被抄光(包括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三个、刻录机一台、手机一个、三个MP3、U盘、炼功音乐带、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及衣物、被褥、柜子等生活用品,还有不明数量的现金);

九月二十八日,临汾公安伙同洪洞公安及三维集团公安科人员,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私自配钥匙强行非法抄了大法弟子马丹阳的家。

十月五日夜晚,霍州市大法弟子郭林马在汾西县一煤矿打工时被邪恶跟踪再次绑架。

2006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

三月,曲沃县大法弟子董清理在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殴打后走脱。第二天,又被恶人报警,由于大法弟子少,恶警带着报警恶人,在全县范围内指认挂了号的大法弟子。去了董清理家,前二次董清理不在家。第三次,被恶人指认,在家中被绑架。后又将其爱人绑架,家中年幼的孩子,由老人(老人腿是残疾)管,夫妻二人在曲沃看守所一关就是六个月。

三月二十四日,临汾市尧都区大法弟子张瑞红及三维集团大法弟子刘玉霞被尧都区公安局政保科绑架。二人分别被关押在尧都区和曲沃看守所。此次邪恶假借“打黑、除恶”为名,让各派出所查房、摸底,实为密谋迫害法轮功学员。

六月二十四日,流离失所的襄汾县大法弟子李建桥在山东济南打工期间,在讲真相、贴不干胶时被济南恶警绑架。六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临汾尧都区看守所。

七月十四日,汾西县圪台头村大法弟子周云花、胡兰英在蒲县公峪粘贴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佃坪乡派出所长贾建伟,伙同蒲县公峪派出所,将周云花、胡兰英绑架到蒲县看守所,对周云花、胡兰英殴打逼供,周云花身上被打多处青紫,后被非法送到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随后佃坪乡派出所所长指示警察刘水旺上门,向家属勒索现金五百元。胡兰英拘留十五天回家后,贾建伟又指使村支书孟小普上门勒索现金三千元。

七月二十九日,汾西县大法弟子刘慧英、郭兰香、郭银斗、马耀林被邪恶之徒张斌斌陷害堵截到和平派出所,现被非法关押于汾西县看守所。

侯马市大法弟子王宝山被路西派出所所长景建刚指使成员赵建林采用特务手段跟踪盯梢后传唤,并遭非法拘禁,电脑、打印机、MP3、手机等物被非法抄走。后被非法关押迫害。

2007年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案例

元月十一日,霍州市国保大队长杨志华等多名恶警绑架了霍州市朱杨庄村大法弟子陈国亮,其间,还去该村大法弟子默翠玲家骚扰,默翠玲的丈夫李俊文因坚修大法屡遭迫害已离人世。

二月二十七日,汾西县大法弟子郭记明、侯保良、杨玉爱、张雪莲、秀爱、贵珍、玉秀七人相约在百忙之中不畏艰险,背着干粮,徒步几十里到隰县给善良众生讲真相,希望更多的善良众生能有美好的未来。晚十时左右,在隰县岭上村口被隰县恶警绑架。半小时后狂风大作,雨雪被狂风裹挟着纷纷扬扬撒落下来,转瞬间白茫茫一片,自此以后二十多天当地一直阴霾不散,人天雨泪。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被邪党分别非法遣往古县、侯马、襄汾、曲沃、洪洞五个县非法关押受迫害。

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十时左右,汾西县法轮功学员石全兰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邪恶的永安镇派出所廉价雇佣的社会人员绑架到永安镇派出所,恶警用刑把石全兰双手十字背铐,关入铁笼子里用警棒毒打,拷问石全兰资料点在哪,资料从哪里来,下午三时左右石全兰无法承受迫害,即身从所在三楼窗口跳下,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后被送入汾西县医院,三天后转院到介休市一家骨科医院。

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时左右,汾西县永安镇后加楼派出所恶警协同后加楼村委不明真相的村干部十多人,非法闯入村里所有大法弟子家,抄走大法资料书籍等,并把三名大法弟子(云花、秒兰、陈马喜)非法带走,并交与公安局强行关押。

六月十四日中午吃完饭,汾西县大法弟子郭记明从女儿家往回走,刚下车就被守候在此的汾西县国保大队长田俊平带领隰县公安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绑架。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襄汾大法弟子赵红波在太原春光锻造厂打工时,被山西省国家安全局、尖草坪公安分局恶警绑架。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二位外地夫妻。

六月二十六日晚,霍州市恶警杨志华等人又非法闯入城南乡龙口村大法弟子郭林马家中骚扰、恐吓。郭林马是霍州市发电厂正式职工,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开除公职,并没收住房。

一位襄汾县大法弟子自述:“二零零七年六月,又一次被恶党绑架,我绝食抵制。恶警马春锁指使几名犯人给我灌咸盐水,把我倒着提起来把头栽进脸盆里折磨。所长张雨生在给我灌食后,又用胶皮管打。绝食第六天,恶警把我拉到尖草坪分局地下室非法审讯。一会儿他们说公安部的人来了,进来十几个人,扛着摄像机拍摄,我为了不让他们拍摄,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和我一起被绑架的还有六名南方法轮功学员,有名是深圳的,在太原做生意,当天也在尖草坪分局地下室被非法审讯,恶警轮流审讯五天五夜,不让他睡觉。绝食第八天晚上,我出现休克状态,送到医院抢救了过来。所长张雨生赶到医院后,又气急败坏的用拳头打我。”

七月三日,襄汾县襄陵镇中和庄六十多岁大法弟子芦爻穴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襄汾县和临汾市政保科恶警柴吉山、温金生、李刚等绑架及非法抄家。 之后被关押在临汾市尧都区看守所。

七月二十六日,侯马公安局政保科五、六个受邪恶控制的警察闯进北郭马村大法弟子袁金明家非法搜查,并绑架了袁金明。袁金明在看守所绝食遭到警察指使的犯人毒打并强行灌食。袁金明又被冤判五年。

八月二十三日,临汾铁路公安处五、六个受邪恶控制的警察,闯进东台神村大法弟子李永安家非法搜查,并绑架了李永安。李永安是侯马电厂职工。据知情人透露是因李永安家电脑里有大法资料被抓。

同月,侯马铜厂大法弟子姚海忠携带真相资料上火车,在过安检时被查出,被侯马铁路公安处非法抓捕。

九月九日,侯马建筑安装总公司防水公司大法弟子赵明堂、侯马辛店大法弟子陈林、流离失所在外的大法弟子赵建华到稷山县发真相资料,被稷山县恶警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稷山县看守所。

九月十八日左右,因邪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到侯马的曲沃县高显乡蜂王村大法弟子王忠元,被曲沃县公安局和侯马市公安局非法抓捕。

十二月下旬,侯马市辛店村法轮功学员郭素玲散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跟踪,后被侯马市公安局恶警绑架。

十二月十七日晚十点左右,汾西县六一零头子田俊平和一马姓恶警伙同汾西县勍香镇派出所、隰县六一零头子常和平等十六、七个人,窜至汾西县勍香镇东庄村牛宝爱家,田俊平一进门就指着牛宝爱说:“这就是牛宝爱。”勍香派出所的人回答:“是。”田俊平说:“拿手铐铐上”。接着又在家里翻箱倒柜非法搜查,搜走两块锈有“真善忍”字样及法轮图形、莲花的门帘、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晚十一点钟左右又窜至汾西县勍香镇佐木掌村郭会生家,当时家中只有郭会生一人,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绑架了郭会生,郭会生被非法关押在隰县看守所,牛宝爱被非法关押在蒲县看守所。2008年绑架关押大法弟子情况二月二十七日下午,霍州矿务局中煤发电厂法轮功学员张桂莲无故被霍州公安和临汾公安恶警从家中绑架走。

四月十七日,乡宁县法轮功学员霍彦光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发“神韵”光碟时,学院保安劫持到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之后绑架到朝阳区看守所。

四月二十七日,襄汾县法轮功学员郑晓刚及其年迈父亲被县公安非法抓捕。

四月二十八日,汾西县加楼村委委员陈秋生带领乡派出所恶警闯入本村法轮功学员家中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等资料洗劫一空,连门上挂着的绣有“真、善、忍”的门帘都搜走了,把三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诱骗到乡派出所后,将她们非法拘留了十五天,给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造成伤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他都听不进去。

七月二十四日中午,临汾市公安直属分局几名警察,强迫一李姓法轮功学员家人打开房门,强行撬开书箱。并将一体机、打印机等物品掠走。该直属分局曾多次骚扰这家人,局长吩咐要严密监视。

八月一日,霍州市公安局的杨志华和退沙派出所的蒋富生非法闯入什林村大法弟子任风香家,强行搜走该大法弟子的大法书及一些真相资料,并派人对其盯梢,限制其人身自由。

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尧都区法轮功学员杜香菊与苏月芳,在临汾市九州堡学校附近向学生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遭解放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在六一零头目朱国安指使下,由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温金生、张弓等伙同解放路小学校长李敏才、书记李平珍强入民宅,非法搜查,抄家。杜香菊被非法关押在临汾市翼城看守所,苏月芳被非法关押在临汾看守所。2009年绑架关押大法弟子情况七月三日,隰县恶警绑架了一位在大街上给民众讲真相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和她的孩子。恶警殴打她,并到她的家里非法搜查。恶警还强迫她的丈夫写“保证书”,才将她释放。2010年绑架关押大法弟子情况元月二十六日,曲沃公安局国保大队在侯马市绑架曲沃一女大法弟子,详情待查。一月份,侯马市法轮功学员陈奎、张光俊被警察非法拘押。

二月五日,山西垣曲中条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铜冶炼厂(厂址侯马)法轮功学员张广军在上班时间被恶警绑架。在侯马看守所遭非法关押。之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三月二十五日晚,侯马市法轮功学员李怀玉应朋友支军之邀去其家中教功时,被支军之子诬告,当地路东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李怀玉,侯马政保科警察随后到李怀玉家抄家,抄去电脑主机。

三月份,侯马市法轮功学员王忠原被警察非法拘押。

五月三日夜间,侯马市法轮功学员王宝山在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拘捕。

七月二十五日晚,侯马市恶警绑架了陆海星,非法关押在侯马市看守所。

九月一号,侯马法轮功学员左小东在曲沃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遭绑架,当天下午五点左右,曲沃县和侯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绪瑞、王吉贤二人带领五名恶警来到左小东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及400多元真相币。左小东被关押在曲沃看守所。

十一月十八日,山西师大大法弟子何和平由师大保卫科派人专车押送,据说是到太原,并欺骗其家人说是被图书馆领导送到山西党校学习十天,学校出费用,管吃管住。这其实是进洗脑班。

十一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左右,汾西县云城村村长曹甲元偕同村民郭三丢,以请求郭记龙帮助他们到加楼乡买牛为由欺骗郭记龙,把郭记龙骗到汾西县阳光大酒店二楼“六一零”洗脑班非法监禁七天。还有九名大法弟子也被以各种手段劫持到洗脑班被非法监禁。2011年绑架大法弟子情况二月一日,襄汾县法轮功学员李晓云和沈阳法轮功学员张彦文在太谷县被绑架,租地所有财物被抢,据说直接经济损失十几万,损失惨重。

三月十八日下午,汾西县法轮功学员要红梅、要玲娟、贺英,在浮山县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构陷,被非法羁押在襄汾县看守所。

八月八日上午,侯马国保科副科长恶警王吉贤,带着一个恶警来到老人傅金秀的家中骚扰,把老人家里的书都翻走了,临走还警告老人小心点,说侯马到处都是贴的传单。老人在年初就出了车祸,到现在还不能走,还得拄着拐棍才能挪着走,这种情况恶警们还是去骚扰,不让老人安宁。

十二月十三日下午,侯马市大法弟子邱小红给世人发小本日历真相,被不明真相路人构陷。由侯马第三刑警队出人将邱小红绑架到侯马市国保大队进行迫害。2012年大法弟子被绑架情况十月二十九日下午,侯马市侯马乡综治办人员李建安闯到侯马乡北郭马村法轮功学员袁金明家骚扰,逼袁金明去宾馆办洗脑班,被袁金明严词拒绝。2013年大法弟子被绑架情况六月十三日早上,在临汾市尧都区段店乡口子村,六十多岁的汾西县法轮功学员曹跃进,正在忙着为孙子过周岁生日,来了不少亲朋好友道贺,气氛热闹、祥和。突然段店乡派出所所长郭某带领十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冲进院子,说有人报告“法轮功聚会”。紧接着郭某叫来的尧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也赶来了,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对曹跃进家进行非法搜查。他们简直像土匪,抢走了曹跃进家的电视机等家用电器,抢走了曹跃进身上为孙子过生日的几百元钱,还抢走了曹跃进从外边捡回来的一堆计划用于冬天烧火取暖的塑料垃圾,并说是曹跃进用于讲真相救人的“证据”。最后他们把曹跃进绑架到尧都区看守所。

当天下午,临汾市公安局及尧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东城派出所等十几个人带着探测仪器、手枪、手铐等气势汹汹窜到临钢二区家属院,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马丹阳及郭苏梅(音)家进行非法搜查,借口说要探测什么发短信手机,在家里四处翻腾,结果一无所获。

七月七日,侯马法轮功学员李美林在侯马世纪广场在散发真相小册子时,被巡警绑架,八日下午以违反治安处罚条例拘留十五天,被劫持到曲沃看守所。侯马国保科长赵建林、副科长王吉贤参与整个事件。

八月二十九日晚,临汾市法轮功学员孟李强在新绛县被新绛县公安局龙兴派出所警察张伟、仪小伟、李建伟等人绑架,三十日凌晨劫持到新绛县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

2014年骚扰绑架情况

三月九日下午,侯马市法轮功学员郭素玲、鲁柳芬在发真相时被人恶意举报,被非法关押了两天后回家。两人5月份曾被叫到检察院问话,得知案子到了检察院。

四月二十三日,侯马市法轮功学员邱小红去晋中监狱看望被关押的丈夫左小东,途中被临汾铁路公安处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被抄家。

五月十八日晚,曲沃县高显镇法轮功学员程建利,在安徽合肥一宾馆里炼功时被合肥瑶海区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至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六月底被非法逮捕。

六月初,侯马市五一路派出所所长带人几次去大法弟子鲁柳芬家骚扰、照相。

十月二十一日中午,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政保科带着河北警察闯入尧都区金殿镇桑湾村大法弟子李志英家中,说是河北一人举报李志英在网上讲真相,并强行搜家。之后,恶警当着李志英七岁的女儿面,非法把李志英带走,同时,家中的笔记本电脑、法轮功师父法像、法轮功书籍也都作为证据带走。

十一月十日左右,洪洞县法轮功学员王世渊在江苏常熟市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现被关押在看守所。

2015年骚扰绑架情况

三月三日,侯马市法轮功学员李怀玉从北京办完事回侯马,中途准备在太原下车去探望岳母。在下车前,在车厢口被截住查看身份证,李怀玉正念告诉他们是炼法轮功,翻包没有翻出他们想要的,就不知给哪儿打电话说:什么也没用,就放了李怀玉。这是李怀玉从去年到今年已经三次出门被警察拦截。去年第一次是侯马火车西站被截,第二次是十一月去重庆参加朋友开业庆典,在飞机场被截耽误二个小时。几次拦截都被李怀玉正念否定,没有迫害成。

三月十四日,汾西县法轮功学员刘记香、逯花娥、郭烽峰在上海浦东新区金桥镇附近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六月二十四日,侯马市法轮功学员邱华玲去晋中监狱探望丈夫左小东,因告诉左小东诉江的事,让他看了控告书,在回程进火车站时,被祁县铁路公安拦截翻包。邱华玲大声的告诉他们就是要告江泽民,给他们看去年六月三日的北京晚报,给候车的人讲真相。同时质问警察。因包里只有控告书和北京晚报复印件。他们就一个劲的说:我们没有拦你,你可以正常乘车。你不要讲了。邱华玲就大声说:是你们让我讲的,你要不拦我能讲吗?他们一直到邱华玲坐上回家的车才走。他们可能是怕邱华玲上北京。

八月七日上午,山西师范大学教师徐玉苹及丈夫孟李强在家中被临汾市国保大队、西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尧都区看守所,家被抄,电脑及打印等物品被抢走。

九月六日,侯马法轮功学员邱华玲去祁县晋中监狱探望丈夫,在侯马过安检是被翻包。返回时在祁县火车站候车室被三个警察要求拿出身份证、车票,还要翻包,被邱华玲拒绝。

九月二十五日,侯马市法轮功学员李美玲被侯马市国保绑架。李美玲九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刑事拘留,被送到临汾市看守所。

十月十日,霍州市法轮功学员孟小爱因诉江,遭霍州市国保人员骚扰,并扬言不签字就限制人身自由和扣发退休金,孟小爱给国保大队人员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再为迫害卖命,要了解真相善待法轮功。讲了自己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健康,并讲了自己丈夫被迫害致死的事实。

十月十四日得知,公安部把临汾地区数百份大法弟子诉江状子都打回本地,并且都是原件、原封,要求本地国保人员联合属地派出所“传唤”大法弟子。每个派出所安排专门时间传大法弟子去做笔录,审问人员为一个国保一个当地派出所人员。他们的做法目的有二,表示写诉状是犯错行为的,并且写“三书”的,他们(派出所)定性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下发“训诫书”,予以放回。对拒绝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派出所)定性为寻衅滋事,下发“拘留书”。很是邪恶。

十月十六日,汾西县对竹镇王家庄村委主任梁虎龙受当地派出所指示,骚扰法轮功学员王凤花,刘家庄村委主任贾建林受当地派出所指示骚扰法轮功学员郭俊爱,佃坪乡派出所骚扰两名当地法轮功学员,要求学员签字,均遭到拒绝。

十月三十日,汾西县对竹派出所在通知所有参与诉江大法弟子进行审问过程中,绑架了对竹镇下庄村的村民法轮功学员崔广福,并非法搜家,强行拿走其所有法轮功经书,和一些阅读资料。

十月三十日,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金殿镇派出所警察开了八辆警车,闯到金殿镇城居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祁明喜、祁更亲、张红珍、段爱英、张二子(张红珍孙子)、跃平、祁明喜儿子、俊英等八人。

截至十一月底,汾西县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诉状返回到当地,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有90%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二百四十多名学员被传唤,要求签字等等。一名学员被刑事拘留至今一个多月。

十二月五日,山西省公安厅一名副厅长带临汾市公安处一帮人马到汾西县,在汾西县召集分管政法工作的相关人员开会,安排布置进一步加大迫害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省公安厅、市公安处强迫汾西县政法委、公安局加重处理诉江的法轮功学员。







2012-10-23: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610”近期恶行

進入十月以来,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610”人员吴某、杨某等人以所谓的确保邪党“十八大”安全为由,到一些法轮功学员单位,强行要单位领导签订所谓“包保”帮教登记表,要单位领导对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進行看管、监控,并承担相应责任,声称要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明察暗访”,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就要進一步迫害、干扰法轮功学员,而且要严厉追究单位领导的责任。最后, “610”人员还特别嘱咐单位领导不要将此事告诉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3/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4388.html

2010-12-11:山西太原、临汾610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1/山西太原、临汾610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233490.html

山西临汾市伪法院侯鹏践踏法律陷害无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3/92000.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