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 >> 郑州市 >> 白宏远(白红远)

男,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郑州市北郊姜寨
有关恶人: 郑州金水区国保大队恶警陶文耀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12-15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起诉案例  灌食/灌物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致残  注射/吞食有害物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电击/电刑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河南 > 郑州市白庙劳教所(郑州劳教所,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6-05-10:两次遭劳教、两次被迫害命危 白宏远控告元凶江泽民 河南省郑州市居民白宏远因修炼法轮功,两次被当地警察非法劳教,两次被迫害致命危。现年四十四岁的白宏远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 以下是白宏远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主要事实: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依法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郑州金水公安国保警察强制带回,被关押监视居住半年。

2016-05-10: 两次遭劳教、两次被迫害命危 白宏远控告元凶江泽民

河南省郑州市居民白宏远因修炼法轮功,两次被当地警察非法劳教,两次被迫害致命危。现年四十四岁的白宏远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

以下是白宏远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主要事实: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依法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郑州金水公安国保警察强制带回,被关押监视居住半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因再次上访,被劫持到天津大港看守所,看守所狱警指使在押犯人对所有监室内的大法学员进行毒打,酷刑折磨,打骂声、哭喊声不绝于耳。当时我被狱警用多支烟头烫伤,肋骨被打伤,呼吸困难,小便尿血,臀部血肉模糊,出现生命危险,狱警半夜带我去狱外医院抢救,车上还几次用手拭摸我鼻孔有没有气息,随车同去人员并统一口径,到医院就说我是自残。当时医生看见我就吃惊地脱口而出:“咋打成这样?”半年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刚开门准备上班,就被早就守在门口的郑州金水分局国保大队及沙口路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随后被劫持到郑州白庙劳教所。在白庙劳教所二大队,我绝食抗议迫害期间,狱警唆使包夹等劳教人员五、六个人把我摁倒在地,用钢勺撬嘴强行灌食,灌食碗中倒入大量食盐,面汤都是苦的。

狱警还多次给我戴背铐,用椅子卡住脖子,多根高压电棍电击全身敏感部位。有一次,大队长电击我后强行灌入加入大量食盐的墨青粘糊状东西。参与迫害的还有二大队警察多人。

十多天后,我被折磨得昏倒在地,人事不省,在其后很长时间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被送进省中医院重症监护室,戴着呼吸机,身上插着许多管子,诊断为呼吸衰竭、肾衰竭,并且一直昏迷不醒。劳教所怕有生命危险担责,赶快通知家人前去。

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奄奄一息的我被亲人接回家,几天后才醒来,可家人发现我已经瘫痪了,大小便失禁、失去记忆,并大口吐鲜血、不断喊疼,浑身到处乌青烂紫,两只脚上有电击的血泡,两小腿肚上有两个深深的脚印。最严重的是失去记忆,语言表达异常迟钝,说不成句,心情烦躁,心胸憋闷难受,忽起忽倒,意识不清,晚上家人轮流躺身边看护。偶有一次家人离去,我翻到床下,碰地嘴肿,竟浑然不觉;家人怀疑我昏迷期间被注射了有伤身体的不明药物,后经家人悉心照料,不咳血了,但长时间昏迷不醒,两腿麻木,在家人强行搭肩搀扶下,两脚尖却朝下耷拉着,鞋尖都磨破了。一次自己一人想从椅子上强行站起来试试,可用不上力,后脑勺摔在地上。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时常受到骚扰。二零一二年八月,在我上班的路上,突然窜出来几个人强行把我绑架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抢走我的钥匙、电话,把我劫持到东风路派出所,随后他们到家中抢劫,当时只有小孩子一人在家,妻子随后回来也被胁持。我被戴上黑头罩转了不知多少地方,每天刑讯逼供,坐铁椅子,烤全羊、吊铐、双手铐床上脚脖上套绳强拉五马分尸,强制坐地上,摁头靠墙,对口灌水,强劈两腿承受极限……最后他们把我关押看守所半月后又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0/两次遭劳教、两次被迫害命危-白宏远控告元凶江泽民-328084.html

2013-07-09:王守仁被迫害极其虚弱出狱两月去世 ......白宏远14天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白宏远,上班途中被绑架、劳教迫害,在郑州白庙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失去记忆、语言表达迟钝,很长时间两腿麻木,如果一个人下台阶,只能坐地上用手撑身子一点点挪。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短短十四天被折磨成一个废人,看到的人无不心酸掉泪,连一些人性未泯的警察都说“应该上告”。 白宏远二零

2013-07-09: 王守仁被迫害极其虚弱出狱两月去世

......白宏远14天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白宏远,上班途中被绑架、劳教迫害,在郑州白庙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失去记忆、语言表达迟钝,很长时间两腿麻木,如果一个人下台阶,只能坐地上用手撑身子一点点挪。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短短十四天被折磨成一个废人,看到的人无不心酸掉泪,连一些人性未泯的警察都说“应该上告”。

白宏远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上班途中,被郑州金水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陶文耀伙同沙口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郑州白庙劳教所迫害。

在白庙劳教所二大队绝食抗议迫害期间,恶警唆使包夹等劳教人员五、六个人把白宏远摁倒在地,用钢勺撬嘴强行灌食,灌食碗中倒入大量食盐,面汤都是苦的。恶警多次强行给他戴背铐,多根高压电棍电击白宏远全身敏感部位。有一次,大队长刘伟电击他后强行灌入加入大量食盐的墨青粘糊状东西,参与迫害白宏远的还有二大队恶警吕双福、郑楷、王卫东等。十多天后,白宏远被折磨得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在其后很长时间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被送进省中医院重症监护室,戴着呼吸机,身上插着许多管子,诊断为呼吸衰竭、肾衰竭,并且一直昏迷不醒。 劳教所恶警怕有生命危险担责,赶快通知家人前去,而在此前一天白宏远妻子去劳教所要求接见时,恶警还欺骗说他在劳教所吃住一切都好,就是不让家人接见。最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白宏远被营救回老家。

二零零九年元月六日,奄奄一息的白宏远被亲人接回家,几天后才醒来,可家人发现他已经瘫痪了,大小便失禁、失去记忆,并大口吐鲜血、不断喊疼,他浑身到处乌青烂紫,两只脚上有电击的血泡,两小腿肚上有两个深深的脚印。最严重的是失去记忆,语言表达异常迟钝,说不成句,心情烦躁,心胸憋闷难受,忽起忽倒,意识不清,不知道自己家在哪儿,晚上家人轮流躺身边看护。偶有一次家人离去,白宏远翻到床下,碰地嘴肿,竟浑然不觉;老母亲怀疑他昏迷期间被注射了有伤身体的不明药物,后经家人悉心照料,他不咳血了,但长时间昏迷不醒,两腿麻木,在家人强行搭肩搀扶下,两脚尖却朝下耷拉着,鞋尖都磨破了。一次他自己想从椅子上强行站起来试试,可用不上力,后脑勺摔在地上。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恶人还到老家打探他是否还活着。在白宏远从劳教所出来前后,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保外就医后离世了。在白宏远被迫害期间,他所有亲朋家人,从六岁的儿子到年迈的母亲,都为此承受了巨大的悲痛与压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9/郑州白庙劳教所的电击等酷刑-276352.html

2012-08-27:郑州市白宏远被绑架三周 至今下落不明 河南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白宏远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在上班途中被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白宏远先生,三十多岁,性情朴实温和,乐于助人。一九九九年为法轮功鸣冤,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送回后即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受毒打迫害。几年后出来,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原来的工作也失去了。孩子幼小,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四处奔波,打工养家。打工很辛苦,早去晚归,只因坚持按真善

2012-08-27: 郑州市白宏远被绑架三周 至今下落不明

河南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白宏远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在上班途中被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白宏远先生,三十多岁,性情朴实温和,乐于助人。一九九九年为法轮功鸣冤,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送回后即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受毒打迫害。几年后出来,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原来的工作也失去了。孩子幼小,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四处奔波,打工养家。打工很辛苦,早去晚归,只因坚持按真善忍做人,修心向善,就无故被多次跟踪、骚扰。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上班途中,白宏远被郑州金水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陶文耀伙同沙口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劫持到郑州白庙劳教所迫害。在二十多天里,被迫害的“呼吸衰竭、肾衰竭,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眼看人不行了,白庙劳教所恶警怕担责任,才叫家人接走。”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报道《白宏远在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被折磨成一个废人,看到的人无不心酸掉泪,连一些警察都说“应该上告”。白宏远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很久,经历“瘫痪、大小便失禁、失去记忆,大口吐鲜血、忽起忽倒、意识不清,语言表达异常迟钝,说不成句,心情烦躁,心胸憋闷难受……

经过漫长的二、三年,他的身体渐渐的恢复了,但语言、行动都很迟缓。他内心的创伤和苦楚,又有谁能知道。作为一家之主,面对孩子和没工作的妻子,他不得不强撑着去打工,挣钱养家。每天早上去,晚上很晚才回家,为一家人的生存,没日没夜的干。

这样一个善良的公民,因信仰真善忍被迫害的九死一生,当身体刚刚恢复后,没有给社会增加任何负担,自己为生活打拼,又碍着谁了?又一次被绑架,生死不明。其家人如何生存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7/郑州市白宏远被绑架三周-至今下落不明-262059.html

2012-08-11:河南郑州法轮功学员白宏远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河南郑州市区法轮功学员白宏远在大街上被警察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1/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46.html

2012-08-11: 河南郑州法轮功学员白宏远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河南郑州市区法轮功学员白宏远在大街上被警察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1/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46.html

2011-01-31:白宏远在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白宏远,上班途中被绑架、劳教迫害,在郑州白庙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失去记忆、语言表达迟钝,直到现在两腿麻木,如果一个人下台阶,只能坐地上用手撑身子一点点挪。 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被折磨成一个废人,看到的人无不心酸掉泪,连一些公安警察都说“应该上告”。 白宏远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上班途中,被郑州金水分局国保大队恶

2011-01-31: 白宏远在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白宏远,上班途中被绑架、劳教迫害,在郑州白庙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失去记忆、语言表达迟钝,直到现在两腿麻木,如果一个人下台阶,只能坐地上用手撑身子一点点挪。

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被折磨成一个废人,看到的人无不心酸掉泪,连一些公安警察都说“应该上告”。

白宏远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上班途中,被郑州金水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陶文耀伙同沙口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郑州白庙劳教所迫害。在白庙劳教所二大队绝食抗议迫害期间,恶警唆使包夹等劳教人员五、六个人把白宏远摁倒在地,用钢勺撬嘴强行灌食,灌食碗中倒入大量食盐,面汤都是苦的。

恶警多次强行给他戴背铐,多根高压电棍电击白宏远全身敏感部位。有一次,大队长刘伟电击他后强行灌入加入大量食盐的墨青粘糊状东西,参与迫害白宏远的还有二大队恶警吕双福、郑楷、王卫东等。十多天后,白宏远被折磨得昏倒在地,人事不省,在其后很长时间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被送进省中医院重症监护室,戴着呼吸机,身上插着许多管子,诊断为呼吸衰竭、肾衰竭,并且一直昏迷不醒。

劳教所恶警怕有生命危险担责,赶快通知家人前去,而在此前一天白宏远妻子去劳教所要求接见时,恶警还欺骗说他在劳教所吃住一切都好,就是不让家人接见。最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白宏远被营救回老家。

二零零九年元月六日,奄奄一息的白宏远被亲人接回家,几天后才醒来,可家人发现他已经瘫痪了,大小便失禁、失去记忆,并大口吐鲜血、不断喊疼,他浑身到处乌青烂紫,两只脚上有电击的血泡,两小腿肚上有两个深深的脚印。最严重的是失去记忆,语言表达异常迟钝,说不成句,心情烦躁,心胸憋闷难受,忽起忽倒,意识不清,不知道自己家在哪儿,晚上家人轮流躺身边看护。

偶有一次家人离去,白宏远翻到床下,碰地嘴肿,竟浑然不觉;老母亲怀疑他昏迷期间被注射了有伤身体的不明药物,后经家人悉心照料,他不咳血了,但长时间昏迷不醒,两腿麻木,在家人强行搭肩搀扶下,两脚尖却朝下耷拉着,鞋尖都磨破了。一次自己一人想从椅子上强行站起来试试,可用不上力,后脑勺摔在地上。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恶人还到老家打探他是否还活着。在白宏远从劳教所出来前后,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保外就医后离世了。

白宏远被迫害期间,他所有亲朋家人,从六岁的儿子到年迈的母亲,都为此承受了巨大的悲痛与压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1/白宏远在劳教所14天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235563.html

2009-07-28:大法弟子白宏远遭白庙劳教所电击迫害 大法弟子白宏远被绑架到郑州白庙劳教所二大队,绝食几天。后被几名恶警拖到所谓“音乐治疗室”开始电击迫害。 参与电击白红远的有刘伟、吕双福、郑楷、王卫东、杜爱民、吴峰。其中下手最狠的是吕双福,(此人自白宏远到二队后,就不管生产,几乎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8/2054

2009-07-28: 大法弟子白宏远遭白庙劳教所电击迫害

大法弟子白宏远被绑架到郑州白庙劳教所二大队,绝食几天。后被几名恶警拖到所谓“音乐治疗室”开始电击迫害。

参与电击白红远的有刘伟、吕双福、郑楷、王卫东、杜爱民、吴峰。其中下手最狠的是吕双福,(此人自白宏远到二队后,就不管生产,几乎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8/205434.html

2009-02-21:郑州白庙劳教所恶警将白红远酷刑致瘫 河南省郑州白庙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白红远进行酷刑折磨,导致他瘫痪、失去记忆,恶警直至将他折磨至死亡边缘,才于二零零九年元月六日让家人把他拉回家。 郑州市大法弟子白红远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上班途中被郑州金水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沙口路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白庙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白红远拒绝穿号服、吃号饭,二大队恶警对他进行酷刑迫害,野蛮灌食,

2009-02-21: 郑州白庙劳教所恶警将白红远酷刑致瘫

河南省郑州白庙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白红远进行酷刑折磨,导致他瘫痪、失去记忆,恶警直至将他折磨至死亡边缘,才于二零零九年元月六日让家人把他拉回家。

郑州市大法弟子白红远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上班途中被郑州金水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沙口路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白庙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白红远拒绝穿号服、吃号饭,二大队恶警对他进行酷刑迫害,野蛮灌食,至少用八根电棍电击他,将他折磨致昏死、奄奄一息时,把他弄到省中医院,注射不明药物、插管子,劳教所恶警看他生命无望了,才通知家人去医院接人。

家人得到消息后,于二零零九年元月六日赶到省中医院,看到白红远人已经不行了,只有一点微弱的气息,院方催促家人赶快把人弄走,并且不敢拔下白红远满身的管子,包括插进锁骨的几寸长的针管,他们认为白红远不出急救室就会死去。在这种情况下,白庙劳教所恶警还无耻的要求家人签字,遭家人断然拒绝。

奄奄一息的白红远被亲人接回家,几天后才醒来,可家人发现他已经瘫痪了,大小便失禁、失去记忆,并大口吐鲜血、不断喊疼,他浑身到处乌青烂紫,两只脚上有电击的血泡,两小腿肚上有两个深深的脚印,估计是灌食时被恶警踩踏的。

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被折磨成一个废人,看到的人无不心酸掉泪,连一些公安干警都说“应该上告”。

在亲人们的精心护理下,在大法师父的呵护下,白红远的记忆渐渐恢复一点(有时清醒有时糊涂),能够认出亲人,能迟缓的说话。他依稀记的恶警电击他时电棍的电用完了,有人上楼去借来电棍又继续电他。

郑州金水区国保大队恶警陶文耀对此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知情同修补充白庙劳教所二大队恶警的有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0/195801.html

2009-02-03:郑州白庙劳教所二大队曾短暂关押过大法弟子白宏远 郑州白庙劳教所二大队2008年12月中旬曾短暂关押过大法弟子白宏远(郑州北郊姜寨人),白宏远刚被绑架到二大队时,正念正行,拒绝吃号饭,拒绝穿号衣,四名恶人强行给他穿衣不成,后被转走。 另外,二大队曾非法关押过大法弟子杨金水。杨金水出现病症,保外放走。二大队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郑楷,吕双福。二大队长刘伟。 另外原三大队长韩宏涛调生

2009-02-03: 郑州白庙劳教所二大队曾短暂关押过大法弟子白宏远

郑州白庙劳教所二大队2008年12月中旬曾短暂关押过大法弟子白宏远(郑州北郊姜寨人),白宏远刚被绑架到二大队时,正念正行,拒绝吃号饭,拒绝穿号衣,四名恶人强行给他穿衣不成,后被转走。

另外,二大队曾非法关押过大法弟子杨金水。杨金水出现病症,保外放走。二大队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郑楷,吕双福。二大队长刘伟。

另外原三大队长韩宏涛调生活卫生科。指导员袁某任大队长。原二大队余宝红调三大队任指导员。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2/3/194741.html

2008-12-14:郑州大法弟子白宏远被金水区国保六一零绑架 郑州大法弟子白宏远在十二月十二日被金水区国保六一零绑架,且强行入室抢劫,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4/191601.html

2008-12-14: 郑州大法弟子白宏远被金水区国保六一零绑架

郑州大法弟子白宏远在十二月十二日被金水区国保六一零绑架,且强行入室抢劫,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4/191601.html

郑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371)

2018-12-15:迫害河南省郑州市刘静侠责任人信息补充
郑州市文化路派出所:
所长王浩13607696697
警务综合大队
大队长李峰13938236738
教导员王卫13598038595
副大队长白林波13203881112
副大队长孔杨华15936218566
王泽威 17698071827、13526829968
张晓玲 18623710256
执法执纪:
主任赵会贞13607647409
教导员胡东阳13838361758、15729379082
副主任郑军华13949022232
副主任牛冬晓13939055666
案件侦办大队
大队长赵成毅13503848528
副大队长薛红涛18537146618、15729378903
副大队长屈志坤13333831119
副大队长朱晓兵13592680362
副大队长王科13838555625、15729378913
中队长李浩然13598865919
中队长武静13938401930
指导员郑保柱18603862755
副中队长高利敏13837127950
副中队长吴伟利17603882117
代理指导员李海涛18137165668
岳修辉 13007506609
治安管理服务大队:
教导员丁延栋 18903715519
副大队长曹栓才 13592570902
副大队长彭天龙 13526666128
副大队长曹正胜 13014567840
指导员刘苑苑 18638208886
指导员曹维田 13523718096
中队长禹罗峰 13849013196
警察
范阳13523487000
杨鹏13083601609
樊囡13783716663
张娟15838055369
李慧18638120623
黄平13938560655
翟小青15729379008
水树花15729379027
孙传欣13403710219
李晓芬15729378981
刘红华13598000015
谢倩男15838355003
程小雨1352672019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