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 威海 文登市 >> 姚秋红(丈夫宋新春、女儿宋英喜)

女,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文登市文登宋村镇周西村
有关恶人: 烟台610恶警,周格村恶人于兰明,文登国保大队恶警向洪平等,侯家派出所恶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8-27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农民  灌食/灌物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宋玉仙(宋英喜)
夫妻/父母: 姚秋红(丈夫宋新春、女儿宋英喜) 宋新春
交叉列在: 山东 > 淄博 周村区 省第二女子劳教所(王村女教所,原王村劳教所四分所)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0-12-20:山东省文登市法轮功学员姚秋红,2008年8月5日被绑架至王村劳教所,现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0/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33879.html

2010-12-20: 山东省文登市法轮功学员姚秋红,2008年8月5日被绑架至王村劳教所,现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0/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33879.html

2010-06-25:山东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法轮功学员姚秋红,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被文登公安局向红平、王永建等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绑架。姚秋红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押到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她第一次被四大队的恶警杨金红、吴秀丽、柳青、范乃凤等按住,专门打胸部、阴部等地方,拳打脚踢,阴部被皮鞋踢的流血。2008年9月19日,因为她坚修大法,不放弃信仰,又被范乃凤、吴秀丽、柳青、孙华(教导员)等恶

2010-06-25:山东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法轮功学员姚秋红,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被文登公安局向红平、王永建等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绑架。姚秋红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押到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她第一次被四大队的恶警杨金红、吴秀丽、柳青、范乃凤等按住,专门打胸部、阴部等地方,拳打脚踢,阴部被皮鞋踢的流血。2008年9月19日,因为她坚修大法,不放弃信仰,又被范乃凤、吴秀丽、柳青、孙华(教导员)等恶警打的遍体鳞伤当场昏死过去。医生告诉狱警她有肝炎病不能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恶警们才停止不再打她。可是却白天晚上不让她睡觉,叫犯人轮流看管,吃喝拉尿都在一间屋里,就这样43个昼夜没能好好睡觉。目前她出进吃饭上厕所等单独有犯人监控看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5/225902.html

2010-04-26:山东文登的法轮功学员姚秋红被关小号迫害 山东文登的法轮功学员姚秋红在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因不放弃信仰,恶警怕她影响其他法轮功学员,就给她常年关小号进行迫害。 望当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利用各种方式讲清真相,制止迫害,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83.html

2010-04-26: 山东文登的法轮功学员姚秋红被关小号迫害

山东文登的法轮功学员姚秋红在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因不放弃信仰,恶警怕她影响其他法轮功学员,就给她常年关小号进行迫害。

望当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利用各种方式讲清真相,制止迫害,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83.html

2009-11-16: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的恶人恶行 山东文登大法弟子姚秋红,女,五十二岁,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吴秀丽、刘青把姚秋红关在小号里,小号有个名字叫阎王室。恶警把姚秋红的双腿劈开成一字形,双手反背铐住,绑在铁椅子上打她,七八个男恶警穿着皮鞋狠踢姚的阴部,把她的阴部都踢破了,出血不止,受刑后姚秋红已不能行走。 青岛莱西市大法弟子逄伟娜,女,四十二岁,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

2009-11-16: 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的恶人恶行
山东文登大法弟子姚秋红,女,五十二岁,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吴秀丽、刘青把姚秋红关在小号里,小号有个名字叫阎王室。恶警把姚秋红的双腿劈开成一字形,双手反背铐住,绑在铁椅子上打她,七八个男恶警穿着皮鞋狠踢姚的阴部,把她的阴部都踢破了,出血不止,受刑后姚秋红已不能行走。

青岛莱西市大法弟子逄伟娜,女,四十二岁,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逄伟娜刚被关入劳教所时,因不配合恶警的命令与指使,不穿劳教服,被恶警吴秀丽、刘青脱掉外衣、外裤,强行穿上劳教服。她不带劳教胸卡,被恶警把双手用胶带缠上。她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吴秀丽用胶带把嘴粘住。有一次,恶警吴秀丽、刘青用手铐把逄伟娜拉成“大”字型吊铐起来,脚尖微微落地,吊铐了一下午又一个晚上,逄伟娜的双脚肿得穿不上鞋,右胳膊两个多月失去知觉。零八年九月,逄伟娜被转到济南第一劳教所。

青岛莱西大法弟子李秀梅,女,在王村劳教所被恶警吊铐十多天,右胳膊失去知觉。零八年九月,李秀梅被转到济南第一劳教所。

滨州大法弟子张林霞,女,四十一岁,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劳教所里张林霞被恶警长期折磨、罚站,双腿浮肿,行走困难,连续十多天不准睡觉。

山东省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恶警:吴秀丽、刘青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6/212708.html

2009-05-18:山东威海市宋新春一家遭到的迫害 宋新春一家四口,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还有一个小儿子。在这被迫害的十年中,宋新春一家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经常被绑架、勒索。 宋新春,男,54岁,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农民,妻子姚秋红52岁。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宋家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可是,他们现

2009-05-18: 山东威海市宋新春一家遭到的迫害
宋新春一家四口,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还有一个小儿子。在这被迫害的十年中,宋新春一家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经常被绑架、勒索。

宋新春,男,54岁,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农民,妻子姚秋红52岁。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宋家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可是,他们现在不但妻离子散,连温饱都成问题。这场长达十年的迫害,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少说也有二十万元人民币之多。这对一个中国农村的农民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

2008年8月,文登市公安局以奥运会将近为借口,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文登市宋村镇周格村妇女主任于兰明带领恶警到烟台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宋新春全家的地址。8月5日傍晚,以文登市公安局项洪平、国保大队长徐某、王玲、于建光、李英林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及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解家庄镇的两名片警蜂拥至宋新春家,非法闯入。他们没有表明身份,没穿警服(解家庄片警穿的警服),也不出示证件,在没有出具逮捕证、搜查证的情况下对宋进行非法绑架,并对其家进行非法搜查抄家,把宋新春及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一起绑架至文登市拘留所。他儿子因当时外出未归,而幸免未被带走。

当时是夏天,宋新春打着赤膊被人拖了出去,鞋都被拖掉了,脚也被拖破了,流了很多血。因为他不配合绑架,被恶警戴上手铐拖上了车。他强烈要求穿上衣服及鞋,但恶警不理睬他的合理要求,他就只穿了一件短裤被带走了。

1999 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以后,姚秋红为说一句公道话,讲句良心话只身一人到北京上访。上访期间,被恶警绑架送入地下监狱。之后,被文登市宋村镇政治指导员项洪平和宋村镇周格村妇女主任于兰明转押至宋村派出所。不久,项洪平和于兰明把姚秋红押送到镇上一个旧火柴厂作义工,失去人身自由。以后,让家属拿 2000元钱把人赎回,并承诺如一年内,姚不去北京上访就会归还2000元钱,并开有收据。可这2000元钱至今未还。由于姚秋红被非法定为重点抓捕对象,她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9月,姚秋红辗转找到在外地打工的夫,夫给她安置了住所。她有一个儿子当时才十二岁,由于共产党的株连迫害政策,孩子在学校受歧视,学校的老师不让他上课,上课时一个人在外面扫树叶,受尽了欺侮。姚秋红只好让女儿偷偷的把弟弟带了出来,跟她一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这期间文登六一零不断的派人跟踪查找他们母子,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搬家。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母子俩生活异常艰难,他们挖过野菜,拾过烂白菜帮,捡过破烂。后来他们在一个小村庄落了脚,在那里过了几年稍微平静的隐居生活。

2008年8月,奥运会临近的几天里,文登公安局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也四处抓姚秋红,周格村的妇女主任于兰明亲自带领恶警到烟台打听她,他们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了姚秋红母子的下落,于8月5日晚,以文登公安局项洪平、王永建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疯狂绑架姚秋红全家。宋新春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突然一大帮恶警蜂拥而入,闯进家门进行绑架、抄家,恶警们不表明身份,更不穿警服,不出具逮捕证、抄家证,宋新春和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就这样被强行绑架到了文登拘留所,十五天后宋新春和女儿宋玉仙才被释放,而他的妻子姚秋红却被非法送到淄博劳教二年,而且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好端端的一个家庭一夜之间便四分五裂、妻离子散。

姚秋红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押到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她第一次被四大队的恶警杨金红、吴秀丽、刘青、范乃凤等按住专打胸部阴部等地方,拳打脚踢,阴部被皮鞋踢的流血。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还是因为姚秋红不配合恶警,坚修大法,又被恶警范乃凤、吴秀丽、刘青、孙华等打的遍体鳞伤当场昏死过去。恶警一看不好,赶紧叫医生检查,医生告诉恶警她有肝炎病,不能再打,再打就出人命了。恶警们才停止不再打了,可是用了更恶毒的酷刑折磨她,白天晚上不让睡觉,叫犯人轮流看管,吃喝拉尿都在一间屋里,就这样整整43个昼夜没能睡觉。

姚秋红被非法关进劳教所体检时,就是小三阳,不能吃饭。三天后,吴秀丽等恶警强行把姚秋红带到医院去给她“看病”,到医院后姚不配合她们的检查,被六、七个男女恶警踹肚子又被强行灌食,灌完后管子不给拔出来,被拉回劳教所四大队管教休息室安排人看着,晚上才把管子拔出来,用这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灌食一次就让姚秋红自己付款200多元。姚秋红拒绝“转化”,吴秀丽把她叫到管教休息室,把她双腿分开绑在椅子上,姚回来时两腿都不会走路了。到5月9 日她已经被非法关押240天,至今未回。

女儿宋玉仙,27岁,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她曾被三次非法绑架。第一次,在2001年1月底,她到北京上访,行至海阳市车站被恶警以未带身份证为由扣押至东村分局。在东村分局,恶警以搜身为名义在寒冬腊月把当时只有17周岁的她扒光衣服。其后又被文登市宋村派出所项洪平等几个恶警带回文登,非法关押在宋村镇火柴厂作了十多天的义工。因为快到春节,恶警们不想在火柴厂值班,又想捞油水,就说只要大法弟子每人交1500元人民币就可以回家过年。因为是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没有一人想交1500元钱。后来,恶警又欺骗说只要保证一年之内不再去北京上访就原款返还,并可以开收据,一年以后凭收据来取。当时大法弟子信以为真,就交钱领了收据。可是一年后去要钱的时候,恶警却以开收据的人已不在政府工作为由拒不支付。这些钱到今天恶警也未归还。

第二次,2002年5月22日,宋玉仙再度在威海被绑架。这次以王永建,于建光,李英林为首的610恶警将她非法绑架至文登公安局。在610办公室,因为宋拒不配合恶警的非法要求,五六名恶警对只有18岁的宋拳打脚踢,实施暴力。天黑后非法关押至文登重犯监狱。在非法关押期间,每周一至周五都会有恶警对宋进行所谓的提审。他们问不出他们想要的所谓供词,就对宋刑讯逼供。期间,李英林对宋拳脚相加,还用一根一尺多长、两尺宽的木板用力抽打宋的大腿(当时是夏季,宋只穿了一条单裤),他还用拳头用力向上顶宋的下颌骨,几次下来,致使宋嘴都张不开,不能吃饭喝水,也不能说话。于建光、李英林还揪着宋的头发向墙上撞,把宋的头发都揪下来一地。有一次刑讯逼供过程中,李英林拿一个木板暴打宋时,有一个身影从门缝一闪而过,王永建给李英林使了个眼色,李才停止了对宋的暴打。由于多次逼供无效,恶警找来宋的亲戚。在宋的亲戚给了王永建500元人民币的好处费后恶警释放了宋玉仙。宋玉仙被释放后寄住在亲戚家,恶警多次到她亲戚家骚扰,宋玉仙无奈之下只好从亲戚家搬出,从那以后流离失所。王永建在2002年是610办公室的头目,现已被调走。

2008年8月5日傍晚,在宋玉仙几经周折找到她家人不久,她连同她的父亲宋新春,母亲姚秋红一起被绑架至文登拘留所,并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在未开庭的情况下,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同母亲一起被送往淄博王村女子监狱。由于体检时发现肝炎发作被送回文登拘留所。因拘留所不敢收现已回家。

宋新春一家四口在被迫害的十年中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们会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而这场长达十年的迫害,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少说也有二十万元人民币之多。这对一个中国农村的农民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可是他们现在不但妻离子散,连温饱都成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8/201134.html

2009-05-18:山东威海市宋新春一家遭到的迫害 宋新春一家四口,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还有一个小儿子。在这被迫害的十年中,宋新春一家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经常被绑架、勒索。 宋新春,男,54岁,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农民,妻子姚秋红52岁。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宋家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可是,他们现

2009-05-18: 山东威海市宋新春一家遭到的迫害
宋新春一家四口,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还有一个小儿子。在这被迫害的十年中,宋新春一家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经常被绑架、勒索。

宋新春,男,54岁,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农民,妻子姚秋红52岁。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宋家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可是,他们现在不但妻离子散,连温饱都成问题。这场长达十年的迫害,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少说也有二十万元人民币之多。这对一个中国农村的农民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

2008年8月,文登市公安局以奥运会将近为借口,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文登市宋村镇周格村妇女主任于兰明带领恶警到烟台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宋新春全家的地址。8月5日傍晚,以文登市公安局项洪平、国保大队长徐某、王玲、于建光、李英林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及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解家庄镇的两名片警蜂拥至宋新春家,非法闯入。他们没有表明身份,没穿警服(解家庄片警穿的警服),也不出示证件,在没有出具逮捕证、搜查证的情况下对宋进行非法绑架,并对其家进行非法搜查抄家,把宋新春及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一起绑架至文登市拘留所。他儿子因当时外出未归,而幸免未被带走。

当时是夏天,宋新春打着赤膊被人拖了出去,鞋都被拖掉了,脚也被拖破了,流了很多血。因为他不配合绑架,被恶警戴上手铐拖上了车。他强烈要求穿上衣服及鞋,但恶警不理睬他的合理要求,他就只穿了一件短裤被带走了。

1999 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以后,姚秋红为说一句公道话,讲句良心话只身一人到北京上访。上访期间,被恶警绑架送入地下监狱。之后,被文登市宋村镇政治指导员项洪平和宋村镇周格村妇女主任于兰明转押至宋村派出所。不久,项洪平和于兰明把姚秋红押送到镇上一个旧火柴厂作义工,失去人身自由。以后,让家属拿 2000元钱把人赎回,并承诺如一年内,姚不去北京上访就会归还2000元钱,并开有收据。可这2000元钱至今未还。由于姚秋红被非法定为重点抓捕对象,她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9月,姚秋红辗转找到在外地打工的夫,夫给她安置了住所。她有一个儿子当时才十二岁,由于共产党的株连迫害政策,孩子在学校受歧视,学校的老师不让他上课,上课时一个人在外面扫树叶,受尽了欺侮。姚秋红只好让女儿偷偷的把弟弟带了出来,跟她一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这期间文登六一零不断的派人跟踪查找他们母子,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搬家。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母子俩生活异常艰难,他们挖过野菜,拾过烂白菜帮,捡过破烂。后来他们在一个小村庄落了脚,在那里过了几年稍微平静的隐居生活。

2008年8月,奥运会临近的几天里,文登公安局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也四处抓姚秋红,周格村的妇女主任于兰明亲自带领恶警到烟台打听她,他们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了姚秋红母子的下落,于8月5日晚,以文登公安局项洪平、王永建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疯狂绑架姚秋红全家。宋新春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突然一大帮恶警蜂拥而入,闯进家门进行绑架、抄家,恶警们不表明身份,更不穿警服,不出具逮捕证、抄家证,宋新春和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就这样被强行绑架到了文登拘留所,十五天后宋新春和女儿宋玉仙才被释放,而他的妻子姚秋红却被非法送到淄博劳教二年,而且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好端端的一个家庭一夜之间便四分五裂、妻离子散。

姚秋红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押到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她第一次被四大队的恶警杨金红、吴秀丽、刘青、范乃凤等按住专打胸部阴部等地方,拳打脚踢,阴部被皮鞋踢的流血。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还是因为姚秋红不配合恶警,坚修大法,又被恶警范乃凤、吴秀丽、刘青、孙华等打的遍体鳞伤当场昏死过去。恶警一看不好,赶紧叫医生检查,医生告诉恶警她有肝炎病,不能再打,再打就出人命了。恶警们才停止不再打了,可是用了更恶毒的酷刑折磨她,白天晚上不让睡觉,叫犯人轮流看管,吃喝拉尿都在一间屋里,就这样整整43个昼夜没能睡觉。

姚秋红被非法关进劳教所体检时,就是小三阳,不能吃饭。三天后,吴秀丽等恶警强行把姚秋红带到医院去给她“看病”,到医院后姚不配合她们的检查,被六、七个男女恶警踹肚子又被强行灌食,灌完后管子不给拔出来,被拉回劳教所四大队管教休息室安排人看着,晚上才把管子拔出来,用这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灌食一次就让姚秋红自己付款200多元。姚秋红拒绝“转化”,吴秀丽把她叫到管教休息室,把她双腿分开绑在椅子上,姚回来时两腿都不会走路了。到5月9 日她已经被非法关押240天,至今未回。

女儿宋玉仙,27岁,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她曾被三次非法绑架。第一次,在2001年1月底,她到北京上访,行至海阳市车站被恶警以未带身份证为由扣押至东村分局。在东村分局,恶警以搜身为名义在寒冬腊月把当时只有17周岁的她扒光衣服。其后又被文登市宋村派出所项洪平等几个恶警带回文登,非法关押在宋村镇火柴厂作了十多天的义工。因为快到春节,恶警们不想在火柴厂值班,又想捞油水,就说只要大法弟子每人交1500元人民币就可以回家过年。因为是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没有一人想交1500元钱。后来,恶警又欺骗说只要保证一年之内不再去北京上访就原款返还,并可以开收据,一年以后凭收据来取。当时大法弟子信以为真,就交钱领了收据。可是一年后去要钱的时候,恶警却以开收据的人已不在政府工作为由拒不支付。这些钱到今天恶警也未归还。

第二次,2002年5月22日,宋玉仙再度在威海被绑架。这次以王永建,于建光,李英林为首的610恶警将她非法绑架至文登公安局。在610办公室,因为宋拒不配合恶警的非法要求,五六名恶警对只有18岁的宋拳打脚踢,实施暴力。天黑后非法关押至文登重犯监狱。在非法关押期间,每周一至周五都会有恶警对宋进行所谓的提审。他们问不出他们想要的所谓供词,就对宋刑讯逼供。期间,李英林对宋拳脚相加,还用一根一尺多长、两尺宽的木板用力抽打宋的大腿(当时是夏季,宋只穿了一条单裤),他还用拳头用力向上顶宋的下颌骨,几次下来,致使宋嘴都张不开,不能吃饭喝水,也不能说话。于建光、李英林还揪着宋的头发向墙上撞,把宋的头发都揪下来一地。有一次刑讯逼供过程中,李英林拿一个木板暴打宋时,有一个身影从门缝一闪而过,王永建给李英林使了个眼色,李才停止了对宋的暴打。由于多次逼供无效,恶警找来宋的亲戚。在宋的亲戚给了王永建500元人民币的好处费后恶警释放了宋玉仙。宋玉仙被释放后寄住在亲戚家,恶警多次到她亲戚家骚扰,宋玉仙无奈之下只好从亲戚家搬出,从那以后流离失所。王永建在2002年是610办公室的头目,现已被调走。

2008年8月5日傍晚,在宋玉仙几经周折找到她家人不久,她连同她的父亲宋新春,母亲姚秋红一起被绑架至文登拘留所,并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在未开庭的情况下,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同母亲一起被送往淄博王村女子监狱。由于体检时发现肝炎发作被送回文登拘留所。因拘留所不敢收现已回家。

宋新春一家四口在被迫害的十年中没有过一个团圆的八月十五,只有两年过了个团圆年。其他时间,他们不得不分居各地。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们会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在迫害开始之前,他们有着稳定而丰厚的收入。而这场长达十年的迫害,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少说也有二十万元人民币之多。这对一个中国农村的农民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可是他们现在不但妻离子散,连温饱都成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8/201134.html

2009-04-28: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时至今日,山东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还在残酷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里揭露的只是我所知道的它的部份罪恶。 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叫王慧英,教导员叫孙华,此外还有燕艳、李英、范乃风、李芙蓉、杨某某、孙某某、段某某等,四班的管教叫吴秀丽、刘青(或李青)。 这些恶警心狠手辣,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强制“转化”。夜里2点半才让睡觉,后半夜4点强行叫起

2009-04-28: 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时至今日,山东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还在残酷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里揭露的只是我所知道的它的部份罪恶。

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叫王慧英,教导员叫孙华,此外还有燕艳、李英、范乃风、李芙蓉、杨某某、孙某某、段某某等,四班的管教叫吴秀丽、刘青(或李青)。

这些恶警心狠手辣,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强制“转化”。夜里2点半才让睡觉,后半夜4点强行叫起来,一天只准睡一个多小时。白天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光碟。王红霞是潍坊法轮功学员,恶警们逼她看诬蔑大法的光碟,王红霞拒看,吴秀丽、刘青、王丽这些恶警罚她站着,一站就是二十多个小时,吃饭也不准坐下。她们还把王红霞禁闭在一间屋里不让出来,不让她上厕所,更不准她洗澡,不停的在她身边说些诬蔑大法的话。王红霞不配合她们,吴秀丽就用手捣她乳房,把笔放在王红霞手里,两手按着她的手,逼她写污蔑师父的话。

姚秋红是文登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劳教所体检时就是小三阳,不能吃饭。三天后,吴秀丽等恶警强行把姚秋红带到医院去给她“看病”,到医院后姚不配合她们的检查,被六、七个男女恶警踹肚子又被强行灌食,灌完后管子不给拔出来,被拉回劳教所四大队管教休息室安排人看着,晚上才把管子拔出来,用这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灌食一次就让姚秋红自己付款200多元。姚秋红拒绝“转化”,吴秀丽把她叫到管教休息室,把她双腿分开绑在椅子上,姚回来时两腿都不会走路了。

逄伟娜是莱西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吴秀丽等恶警双手铐着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吊在警察厕所的窗棂上,放下来时,手臂失去知觉。

遭受这种酷刑迫害的还有诸诚的邱家秀、李红霞还有些不知道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最多的被吊十天,放下时手脚都变成了黑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8/199839.html

2009-01-11: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秘密迫害 从明慧网看到奥运前夕,文登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姚秋红被文登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王永健、向洪平等三十多名公安恶警抓捕,并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在淄博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一事,让我回忆起2001年夏天,在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见到的邪恶的一幕。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193319.

2009-01-11: 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秘密迫害
从明慧网看到奥运前夕,文登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姚秋红被文登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王永健、向洪平等三十多名公安恶警抓捕,并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在淄博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一事,让我回忆起2001年夏天,在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见到的邪恶的一幕。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193319.html

2008-12-21:山东女子劳教所又在玩弄花招欺骗社会 鉴于目前国际社会对中共恶党的质询和压力,中共恶党又在玩弄花招,如:在山东劳教所搞所谓的采访录像,声称没有酷刑等迫害,以达到欺骗社会的目的。对此紧急呼吁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国际组织不要上中共当局的当,组成名副其实的真正能发挥独立调查作用的调查团,而不是在中共恶党预设的圈套内进行调查。这样才能达到彻查迫害真相的目的。 下面几个迫害案例是几名法轮功学员在

2008-12-21: 山东女子劳教所又在玩弄花招欺骗社会

鉴于目前国际社会对中共恶党的质询和压力,中共恶党又在玩弄花招,如:在山东劳教所搞所谓的采访录像,声称没有酷刑等迫害,以达到欺骗社会的目的。对此紧急呼吁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国际组织不要上中共当局的当,组成名副其实的真正能发挥独立调查作用的调查团,而不是在中共恶党预设的圈套内进行调查。这样才能达到彻查迫害真相的目的。

下面几个迫害案例是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亲身经历,此现象在邪党劳教所屡见不鲜。
......
山东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大法弟子姚秋红,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被文登公安局向红平、王永建等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绑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191983.html

2008-12-07: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伎俩很多,包括:酷刑、恐吓、威逼、胁迫等,隔几天就得给法轮功学员上所谓的“法制学习”课进行洗脑。七天写一次周记,一个月写一次月小结,中间还有什么考试、口试、问答、心理测试等花样。不转化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上厕所、不让洗刷、不让睡觉、不让说话等。下面几个迫害案例是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省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的亲身经历,此现象在邪党劳

2008-12-07: 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伎俩很多,包括:酷刑、恐吓、威逼、胁迫等,隔几天就得给法轮功学员上所谓的“法制学习”课进行洗脑。七天写一次周记,一个月写一次月小结,中间还有什么考试、口试、问答、心理测试等花样。不转化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上厕所、不让洗刷、不让睡觉、不让说话等。下面几个迫害案例是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省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的亲身经历,此现象在邪党劳教所屡见不鲜。
......
大法弟子姚秋红,家住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押到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她第一次被四大队的恶警,杨金红、吴秀丽、刘青、范乃凤等按住专打胸部 阴部等地方,拳打脚踢,阴部被皮鞋踢的流血。在今年的9月19号,还是因为她不配合邪恶,坚修大法不转化,又被恶警范乃凤 、吴秀丽 、刘青、孙华(教导员,专管迫害大法学员的刽子手,是个心狠手辣的恶棍)等恶警打的遍体鳞伤当场昏死过去。恶警们一看不好,赶紧叫医生检查,医生告诉恶警她有肝炎病不能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恶警们才停止不再打了。可是用了更恶毒的酷刑折磨她,白天晚上不让她睡觉,叫犯人轮流看管,吃喝拉尿都在一间屋里,就这样整整43个昼夜没能睡觉。由于她坚修大法心不动,四大队的恶警对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对她放弃了。但是没有自由,出进吃饭上厕所等单独有犯人看管,大队长王慧英假惺惺的说:姚秋红是有肝炎病怕传染人才被隔离的。其实是怕它们的恶行被曝光才是真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91248.html

2008-10-27:文登市恶警奥运期间的暴行 中共利用奥运会给自己涂脂抹粉,可是又有谁知道奥运会背后多少无辜的中国百姓的辛酸与血泪呢?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发生在村民宋新春家悲惨的一幕不知道当局是怎么和保奥运牵扯上的? 那天晚,他们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正在休息,突然一大帮恶警蜂拥而入,闯进家门对他们进行绑架、抄家,恶警们不说自己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更不穿警服,不出具逮捕证、抄家证,宋新春和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

2008-10-27: 文登市恶警奥运期间的暴行
中共利用奥运会给自己涂脂抹粉,可是又有谁知道奥运会背后多少无辜的中国百姓的辛酸与血泪呢?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发生在村民宋新春家悲惨的一幕不知道当局是怎么和保奥运牵扯上的?

那天晚,他们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正在休息,突然一大帮恶警蜂拥而入,闯进家门对他们进行绑架、抄家,恶警们不说自己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更不穿警服,不出具逮捕证、抄家证,宋新春和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强行绑架到了文登拘留所,十五天后宋新春和女儿宋玉仙才被释放,而他的妻子姚秋红却被非法劳教二年而且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好端端的一个家庭一夜之间便四分五裂、妻离子散。

姚秋红,文登市宋村镇周格村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直在家务农,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并使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姚秋红也难逃厄运,被当地政府定为抓捕对象,无奈之下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九月她辗转找到在外地打工的夫,夫给她安置了住所。她有一个儿子当时才12岁,由于共产党的株连政策,孩子在学校备受歧视,学校的老师不让他上课,上课时一个人在外面扫树叶,受尽了欺侮,没办法姚秋红只好让女儿偷偷的把弟弟带了出来,跟她一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这期间文登610不断的派人跟踪查找他们母子,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搬家。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母子俩生活异常艰难,他们挖过野菜,拾过烂白菜帮,捡过破烂,这期间的辛酸也只有他们母子俩最清楚,这就是发生在21世纪中国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真人真事。后来他们在一个小村庄落了脚,在那里过了几年稍微平静的隐居生活。

奥运会临近的几天里,文登公安局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也四处抓她,周格村的妇女主任于兰明亲自带领恶警到烟台打听她,他们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了姚秋红母子的下落,于是便发生了在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以文登公安局项洪平、王永建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疯狂绑架姚秋红全家的一幕。

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只因为修炼法轮功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更好的人,竟被政府动用五辆警车、三十多名警力进行非法抓捕,而抓捕她的理由竟说是为了保奥运,且不说奥运到底是什么在她脑子里是否清楚,但奥运会本身开在北京,她本人却在远离北京的家中被抓,这又怎么能说是为了保奥运?

姚秋红走了,小村庄熟悉她的人还在四处打听她什么时候回去,那里的人们已经接纳了她的朴实、善良、与世无争,把她一家当作是自己村的人,她的亲人也在找她,他们不愿意她就这么离开他们,于是抓她的政府人员告诉人们说:没有事,奥运会一过就放她回来?可怜的人们从来没有把政府和谎言连在一起,那时她已经被送到淄博劳教两年。

朗朗千坤,公理何在?道义何存?堂堂政府不顾百姓死活,却不知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到头终有报,神目如电,谁犯的罪上天看的清清楚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们的必将是上天的惩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590.html

2008-10-27:文登市恶警奥运期间的暴行 中共利用奥运会给自己涂脂抹粉,可是又有谁知道奥运会背后多少无辜的中国百姓的辛酸与血泪呢?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发生在村民宋新春家悲惨的一幕不知道当局是怎么和保奥运牵扯上的? 那天晚,他们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正在休息,突然一大帮恶警蜂拥而入,闯进家门对他们进行绑架、抄家,恶警们不说自己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更不穿警服,不出具逮捕证、抄家证,宋新春和他的妻子姚秋红

2008-10-27: 文登市恶警奥运期间的暴行

中共利用奥运会给自己涂脂抹粉,可是又有谁知道奥运会背后多少无辜的中国百姓的辛酸与血泪呢?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发生在村民宋新春家悲惨的一幕不知道当局是怎么和保奥运牵扯上的?

那天晚,他们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正在休息,突然一大帮恶警蜂拥而入,闯进家门对他们进行绑架、抄家,恶警们不说自己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更不穿警服,不出具逮捕证、抄家证,宋新春和他的妻子姚秋红、女儿宋玉仙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强行绑架到了文登拘留所,十五天后宋新春和女儿宋玉仙才被释放,而他的妻子姚秋红却被非法劳教二年而且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好端端的一个家庭一夜之间便四分五裂、妻离子散。

姚秋红,文登市宋村镇周格村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直在家务农,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并使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姚秋红也难逃厄运,被当地政府定为抓捕对象,无奈之下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九月她辗转找到在外地打工的夫,夫给她安置了住所。她有一个儿子当时才12岁,由于共产党的株连政策,孩子在学校备受歧视,学校的老师不让他上课,上课时一个人在外面扫树叶,受尽了欺侮,没办法姚秋红只好让女儿偷偷的把弟弟带了出来,跟她一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这期间文登610不断的派人跟踪查找他们母子,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搬家。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母子俩生活异常艰难,他们挖过野菜,拾过烂白菜帮,捡过破烂,这期间的辛酸也只有他们母子俩最清楚,这就是发生在21世纪中国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真人真事。后来他们在一个小村庄落了脚,在那里过了几年稍微平静的隐居生活。

奥运会临近的几天里,文登公安局疯狂抓捕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也四处抓她,周格村的妇女主任于兰明亲自带领恶警到烟台打听她,他们以欺骗的方式打听到了姚秋红母子的下落,于是便发生了在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以文登公安局项洪平、王永建为首的三十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疯狂绑架姚秋红全家的一幕。

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只因为修炼法轮功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更好的人,竟被政府动用五辆警车、三十多名警力进行非法抓捕,而抓捕她的理由竟说是为了保奥运,且不说奥运到底是什么在她脑子里是否清楚,但奥运会本身开在北京,她本人却在远离北京的家中被抓,这又怎么能说是为了保奥运?

姚秋红走了,小村庄熟悉她的人还在四处打听她什么时候回去,那里的人们已经接纳了她的朴实、善良、与世无争,把她一家当作是自己村的人,她的亲人也在找她,他们不愿意她就这么离开他们,于是抓她的政府人员告诉人们说:没有事,奥运会一过就放她回来?可怜的人们从来没有把政府和谎言连在一起,那时她已经被送到淄博劳教两年。

朗朗千坤,公理何在?道义何存?堂堂政府不顾百姓死活,却不知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到头终有报,神目如电,谁犯的罪上天看的清清楚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们的必将是上天的惩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590.html

2008-09-30: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使用最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利用迷魂药水、打迷魂针,被使用药物迫害后,人一直笑,犯迷糊,很快被“转化”。再有就是饭里下毒、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罚站,脚、腿都肿的不能穿鞋,走路需要有人架着。 1、高密大法弟子刘淑华被三次被劳教,2007年冬入所一直不配合邪恶,劳教所使用最下流的手段,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进行迫害,站不

2008-09-30: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使用最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利用迷魂药水、打迷魂针,被使用药物迫害后,人一直笑,犯迷糊,很快被“转化”。再有就是饭里下毒、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罚站,脚、腿都肿的不能穿鞋,走路需要有人架着。

1、高密大法弟子刘淑华被三次被劳教,2007年冬入所一直不配合邪恶,劳教所使用最下流的手段,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进行迫害,站不住时,弄到屋角用桌子挡着,由吸毒犯人轮流值班,天天连打带骂,现在还被隔离,导致精神失常、说话颠三倒四。

2、潍坊大法弟子胡德梅,高喊“大法好”进的劳教所,入所一直绝食,一个多月了,为了不被灌食,她早晚喝点稀饭,恶警把她的稀饭里下药(不知道什么药)。

3、莱州大法弟子李晓燕,入所后一直不配合恶人,6月3日被铐在恶警厕所窗户上,四天四夜,身心受到了严酷迫害。科里来考核初审时,她说“法轮大法好”,在8月1日又被她铐起来四天四夜,到现在由吸毒犯人陪着,还在隔离严管。

4、安丘大法弟子宿宝利,是两次被劳教,高喊“法轮大法好”进所,一直不配合邪恶,一个多月一直被关在恶警的小厕所里,由吸毒犯人轮流看管。

5、诸城大法弟子张翠花,入所一个多月来一直不配合邪恶,天天被迫坐在水泥地上,见人就讲真相,劝三退,由吸毒犯人轮流看管。

6、寿光张秀华,一直不配合邪恶,恶警罚他站着,几天后,被迫害的出现高血压症状,现在强迫他坐在地上。

7、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西村尧秋红,入所二个多月来,因坚持修炼大法,不承认“转化”迫害,被恶警关在大队长厕所内,铐在后窗户上,不许别人进入,恶警凡乃凤、燕艳、刘青、吴秀丽暗中毒打她,打得尧秋红口鼻出血。

8、莱西王慧云,因坚持信仰,拒不“转化”被严管迫害,并严密封锁迫害消息。

9、昌邑大闫庄闫爱芝,被“转化”醒悟后,恶人不让她睡觉、罚站、罚蹲。

10、淄博石化毛疆新,一直未被“转化”。2007年10月至今,一直被关在浴室中,吃、喝、拉、睡都在室内,被铐、被打遭受严重迫害。

11、威海荣成市毕建凯:一直未被“转化”,自2007年10月至今,被关在图书室中,吃、喝、拉、睡都在室内,身心遭受严重迫害,刚结婚未出七天的夫,也被关在男子劳教所。

12、潍坊市潍城区古爱玉,2006年底醒悟后,一直关在咨询室内不让别人接触。

13、莱阳市林秀珠,被“转化”醒悟后,劳教所打电话到当地610,不让她的女儿上学(18岁),利用不让她女儿上学的方式迫害她。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30/186813.html

2008-09-21:姚秋红遭王村劳教所野蛮灌食 山东文登大法弟子姚秋红,现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女子劳教所,遭恶警野蛮灌食。 9月20日左右,姚秋红被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她一直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六天,恶警把姚秋红拉到八三医院野蛮灌食。恶警把她的双手背铐,两腿劈开,一个女恶警踩着她的左腿,另一个女恶警踩着她的右腿,腿呈八字型,一男恶警用力狠狠的跺着她的肚子。恶警灌了好几遍都没灌进去,姚秋红不断的恶心呕吐,恶

2008-09-21: 姚秋红遭王村劳教所野蛮灌食

山东文登大法弟子姚秋红,现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女子劳教所,遭恶警野蛮灌食。

9月20日左右,姚秋红被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她一直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六天,恶警把姚秋红拉到八三医院野蛮灌食。恶警把她的双手背铐,两腿劈开,一个女恶警踩着她的左腿,另一个女恶警踩着她的右腿,腿呈八字型,一男恶警用力狠狠的跺着她的肚子。恶警灌了好几遍都没灌进去,姚秋红不断的恶心呕吐,恶警还是强行灌。恶警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姚秋红直摇头,恶警就继续迫害。

峡西大法学员庞伟娜,拒绝放弃信仰,被王村劳教所恶警将双手铐着吊起来,脚不着地,一吊好几天,之后双脚无法走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8/186689.html

2008-08-10:文登女大法学员邵兰英被大队恶警向洪平等绑架 2008年8月4日上午10时许,文登国保大队恶警向洪平等伙同侯家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女大法学员59岁的邵兰英。 2008年8月6日晚,文登国保大队恶警向洪平等伙同烟台610恶警在周格村恶人于兰明的引领下在烟台绑架了大法学员宋新春、妻子姚秋红、女儿宋英喜一家。绑架到文登看守所迫害。文登国保大队邪恶头子向洪平等失去理智的不断作案,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天

2008-08-10: 文登女大法学员邵兰英被大队恶警向洪平等绑架

2008年8月4日上午10时许,文登国保大队恶警向洪平等伙同侯家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女大法学员59岁的邵兰英。

2008年8月6日晚,文登国保大队恶警向洪平等伙同烟台610恶警在周格村恶人于兰明的引领下在烟台绑架了大法学员宋新春、妻子姚秋红、女儿宋英喜一家。绑架到文登看守所迫害。文登国保大队邪恶头子向洪平等失去理智的不断作案,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天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0/183804.html

威海 文登市联系资料(区号: 631)

2017-10-28:文登区公安局:
主管迫害副局长徐强15588337773
国保大队:0631-8983935、6318983935

文登区政法委:
书记黄俊峰 13906318561
610主任于永进0631-8805565宅0631-8457067
李本海13863086876
李英林15588338158
丁明杰 13561862988

2016-11-13: 德州宁津县公安局宁津镇派出所
德州宁津县宁津镇政府门口 253424
银红兵 所长 13869244666
吴立迁 指导员 13791383123
聂爱峰 警察 13953462866

荣成市宁津镇派出所:63173410436317341041
(2011年资料)
所长 梁国江:13356808238
教导员 谢智宇:13361158775
郭章景:13963139853
刘光旭:15666317185
陈启鹏:15666317200
周春雷:13061152460
曲晓洋:15866313817
陈海涛:13406300520
栾涛:13863010220

荣成市公安局:6317563333
局长 马一东:15506315088 6317565599
局长 杨立平:15588338888
政委 张文:15666317777 6317561198 宅 6317565303
副政委 于涛:18606306997 6317561297 (分管国保)

荣成市拘留所:6317564324
所长 张宗文:631756089615666317639

荣成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6317562944
大队长 龙洪波:宅 6317563965
指导员 于进水:13806302086
副队长 刑建萍:宅 6317565955
副队长 王兴军:13963139666 宅 6317565206
副队长 车孟军:13863040666 宅 6317551688
副中队长 刘宏东:13562135196
董晓青:6317562944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631)

2008-09-28:
王村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电话:0533-6689414
地址:淄博市周村镇王村女子劳教所162信箱四大队 邮编25531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