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武汉 江岸区 >> 黄兆金

男, 7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江汉区民族路大夹社区四栋1-2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4-19
案例分类: 洗脑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禁止饮食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江岸区 洗脑班(谌家矶洗脑班)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10-27: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被全天非法跟踪 武汉市江汉区满春街大夹居委会派人24小时跟踪法轮功学员黄兆金,从10月16日下午4点直至今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7/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79.html

2017-10-27: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被全天非法跟踪

武汉市江汉区满春街大夹居委会派人24小时跟踪法轮功学员黄兆金,从10月16日下午4点直至今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7/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79.html

2017-05-14:湖北省武汉市汉口法轮功学员黄兆金一度被绑架 5月11日上午8时,武汉市汉口75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兆金坐车到三阳路粤汉码头时,被一个便衣警察拦住不准走。便衣说是要配合他,黄兆金说: “我绝对不会配合”,便衣说“那我对你不客气”,遂叫来一个女警察和几个便衣把黄兆金带到粤汉码头派出所审讯,黄兆金说“你们不配审汛,我又没犯法,你们凭什么审讯我?你们抓我就是犯法,你们现在还这样搞,周永康、薄熙来、李东

2017-05-14: 湖北省武汉市汉口法轮功学员黄兆金一度被绑架

5月11日上午8时,武汉市汉口75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兆金坐车到三阳路粤汉码头时,被一个便衣警察拦住不准走。便衣说是要配合他,黄兆金说: “我绝对不会配合”,便衣说“那我对你不客气”,遂叫来一个女警察和几个便衣把黄兆金带到粤汉码头派出所审讯,黄兆金说“你们不配审汛,我又没犯法,你们凭什么审讯我?你们抓我就是犯法,你们现在还这样搞,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都被抓了,凡是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要遭报的。警察抄了黄兆金的包,抄出了了小册子和光盘。黄兆金说:“这都是救人的,送给你,好好看看吧。”在非法审讯间,警察打不开电脑,就把审讯的材料撕毁了.开车把黄兆金带到满春街派出所,途中电闪雷鸣瓢泼大雨,车上警察不由自主说:“啊!法轮功真厉害。 ”到了满春派出所,黄兆金大声讲真相,要警察赶快三退保平安。中午12点派出所派了两人把黄兆金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4/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8007.html

2014-01-23:武汉市黄兆金老人被强制洗脑77天 湖北武汉市73岁老人黄兆金,2013年9月27日在菜场附近遭中共绑架,被关到江汉区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强制洗脑77天,期间中共以不让睡觉、饥饿、辱骂、体罚等手段逼迫老人写所谓的“决裂书”。 黄兆金老人向相关单位投诉说:“江汉区政法屈申指示警察(江汉区满春派出所)非法把我关押在玉笋山天下折磨、体罚我这个老人,我出现了腿肿头晕的现象,他们也不收手,并把我

2014-01-23: 武汉市黄兆金老人被强制洗脑77天

湖北武汉市73岁老人黄兆金,2013年9月27日在菜场附近遭中共绑架,被关到江汉区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强制洗脑77天,期间中共以不让睡觉、饥饿、辱骂、体罚等手段逼迫老人写所谓的“决裂书”。

黄兆金老人向相关单位投诉说:“江汉区政法屈申指示警察(江汉区满春派出所)非法把我关押在玉笋山天下折磨、体罚我这个老人,我出现了腿肿头晕的现象,他们也不收手,并把我往死里整,差点没命了。”“ 法律明文规定,不准刑讯逼供,不准体罚,定了的法律没有按法律办事就是犯法,更何况我是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下面黄兆金老人诉述遭绑架迫害的情况:

我叫黄兆金,家住在江汉区民族路大夹社区四栋1-2号,今年73岁。2013年9月27日上午,我在硚口区武胜路汉水一桥菜场附近发放讲述法轮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资料,被社区保安人员劫持、诬告(打110),汉中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劫持到审讯室里戴上脚镣手铐,非法抄我的身和包,还把我的左手大拇指扭伤了,抢走了我500元现金。

我被关在审讯室戴着手铐脚镣长达几小时,到晚上大约八~九点钟,610所长站在审讯室门口对我叫,“你听着这审讯室有录像录音,我现在宣布仲裁你十天,因你年岁大了,现在放你回去。”并要我签名,我说我不认可(因我没犯法,发真相资料是为了救人,揭露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活摘法轮功弟子器官的罪行),让每一个善良的中国人了解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目的是劝善救人。汉中派出所善恶不分,不但不感谢我救他们,反而裁决我,而且还抢走我的500多元,扭伤我的左手大拇指,非法动用刑具,把我从上午一直关押到晚上8~9点钟,实属冤枉,我怎么能认可他们的违法违纪行为。

在江汉区政法委、“法教班”头子屈申的指使下,满春派出所的户籍和大夹社区在满春街综治办主任赵新国带领下又把我绑架到黑监狱江汉区洗脑班(原江汉区园林局,蔡甸玉笋山正门)非法关押了77天,强行逼迫我写三书,不写不放我回家。

9月28日上午,我宁可死也不愿配合他们写所谓“决裂书”,所以用头撞铁门,社区工作人员扯住我,我还是把门撞了一个坑,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我回家,停止非法关押”。

10月4日,袁姓女工作人员要我写“决裂书”,我不配合,他们就不给我开水喝,我只好喝冷水,当晚不给我热水洗,我只好洗冷水澡,结果导致我咳嗽。610的孙军要我吃药,我不吃药,孙军就叫保安和610的几个人把我按到在椅子上,用铁匙撬我的口,结果把我的上颚撬破了(灌不明药物)。

有一次孙军(自称是满春派出所的)把饭放在桌子上,当着610的几个同伙的面逼我回答他的问话:这饭是共产党给你的还是你师父给的?要是你师父给的就不给你吃,把饭倒掉也不给你吃,是共产党给的你就吃,当时我把饭碗一推说:你不给我吃就直说,别来这一套。他就骂开了,一骂就是二个小时(一边喝酒一边骂)。我一直没有做声。等他骂够了以后,他又问我,你还反不反对共产党?我说我没有反对共产党。他说你为什么要劝人三退?我说那是为了救人。他说你救了谁?我说你和在场的所有人在内,谁能听我的谁就能得救,听不听是你的选择,我只是劝善。

10月23日至11月22日,610的孙、张、邓三个人为首,伙同其他人整整饿了我一个月,他们叫人每天早餐给我半两,中餐给我一两,晚餐半两,甚至有时干脆饿我一餐,如10月28日,孙军叫邓把我碗里的饭倒了,不给我吃;11月3日,张又叫邓把我的饭倒了;11月5日,张又叫邓把我的饭倒了。孙张邓等人公开说,你以为叫你住宾馆,不写决裂书就饿死你。还不给开水喝,比如我口渴了,向社区帮教要求他们给点开水喝,被邓看见了,邓从一楼跑上来把我碗里的开水倒掉,口里还骂我,孙张邓有意把我房间里的热水管总闸关掉。有天晚上10点多钟,孙喝得醉醺醺的带着邓闯进房间里来,把我叫起来骂道:“这块地方是老子的地盘,你不听老子的老子随时叫你在玉笋山挖个坑,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骂了两个小时才走。

在10月23号至11月22号期间,我饿得头晕眼花,全身发软无力站都站不起来;610的人还体罚我八天,要我坐在椅子上听录音,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不准动,上厕所还要打报告,张邓还说我在装;610的王姓检察院的科长叫保安把我从床上抬到椅子上坐体罚我。另外每天强行给我量血压,我不量,滑坡路小学的副校长(听人说杨副校长叫杨兴,是个男的,和小陆是个女的)就用力扭我的手,说是要对我进行无产阶级专政。

他们还24个小时不让我睡觉。屈伸指使保安干这种恶毒的事。保安队长对我说:老黄从现在起你的事情交给我们解决,上面把我们保安的工资和你们挂钩,你要不“转化”(写决裂书),我们四个的工资都没地方给,所以,从现在起我要对你进行24小时不让你睡觉。11月21日晚,郭队长和他的队员就把我叫起来逼我写决裂书,我不写就不让我睡;22号郭队长和周姓队员再加上两个队员共四人强逼我写,我不写,郭就叫三个队员一个把我按在椅子上,一个人抓着我左手臂,一个人抓住我的右手并把笔和我的大拇指食指抓得死死的(他们用笔尖把我的指头都戳破了),在纸上写骂师父的话。这时我已经被他们搞得头晕脑胀眼发花了。周姓保安还狂叫:“你再不写就派人用钢丝钳把你的手指扭断。”郭队长还叫周姓保安抓住我的手用力的打我的脸,先打左脸后打右脸,来回打。

自古以来尊老爱幼,这些执法人员这样迫害我,将来是要受到法律的审判与天谴,希望这些人能够快快分清形势,弃恶从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武汉市黄兆金老人被强制洗脑77天-286076.html

2013-12-23: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头目屈申的犯罪事实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已从原江汉区“二道棚法教班”转移搬迁到武汉市蔡甸区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通过四道门岗后,再穿过茂密的丛林,才看到玉笋山山坡上建有一栋二层楼房,这个建筑物所处的位置被四周围参天的大树环绕覆盖得非常隐蔽,无论在山下公路上或从空中俯视也难看到它的踪迹,这使黑窝笼罩在更加鬼秘阴森之中,人们根本无法知道里面隐藏着多少血腥的罪恶。

2013-12-23: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头目屈申的犯罪事实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已从原江汉区“二道棚法教班”转移搬迁到武汉市蔡甸区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通过四道门岗后,再穿过茂密的丛林,才看到玉笋山山坡上建有一栋二层楼房,这个建筑物所处的位置被四周围参天的大树环绕覆盖得非常隐蔽,无论在山下公路上或从空中俯视也难看到它的踪迹,这使黑窝笼罩在更加鬼秘阴森之中,人们根本无法知道里面隐藏着多少血腥的罪恶。

该黑窝的头子叫屈申,他以前是江汉区检察院的一名司机兼法警,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就被借调到江汉区“610”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此人五十来岁的年纪,一脸的阴气,一肚子的坏水,满口污言秽语,狡诈狠毒,自称自己是多次被明慧网点名了的,扬言“不怕报应”。屈申发现在这黑窝的工作轻松简单,又有很厚的油水捞,还可以让自己气愤恼怒一鼓涝发泄到法轮功学员身上,肆意侮辱、谩骂、体罚、吊铐、殴打等等暴行与其懒惰、贪婪、暴虐的流氓本性一拍即合。

十余年来他极端仇视法轮功,死心塌地地跟着恶党指鹿为马,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其直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数以百计。他也一直将此罪恶视为荣耀与攀附升官的阶梯,不仅自己作恶多端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还豢养着一批帮凶,如杨琼、何莉、杨秀珍、孙君、郭某安保队长、周某安保队员、还有两个不知姓氏的安保队员等人,充当其打手在洗脑班行恶多年。这些人为贪图洗脑班里千余元的工资和包吃住的蝇头小利,不惜抛弃良知,不遗余力地替邪党做伤天害理的事。

二零一三年九月以来,江汉区“法教班”头子屈申,责令洗脑班对刚被劫持到这里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黄兆金,在生活上处处虐待,命令陪教只打很少的饭,早上半两米饭、中午一两米饭、晚上半两米饭,有时黄兆金刚端饭碗准备吃就被保安抢夺过去把饭倒掉,不给吃。

屈申看黄兆金仍然坚持信仰,就气急败坏地指使洗脑班对黄兆金拆掉晚饭,命令陪教不给水喝、不让他洗澡等,然后这一切仍动摇不了黄兆金坚持信仰,屈申就对黄兆金断绝食物,还不“转化”就通宵谈话不许睡觉(二十四小时)、还要罚站,从上午九点至晚上九点。

直到折磨得黄兆金昏昏沉沉站立不住时,屈申唆使郭某安保队长带周某、还有两个不知姓氏的安保队员等共四人一拥而上,一个按住老人的头,一个抱紧老人的身体,一个抓住老人的右手,一个把一支笔塞到老人的右手中,再把老人的手和笔死死捏紧写诬蔑大法的话。黄兆金绝不屈从,郭某安保队长恶狠狠地用笔尖把老人的身上戳破一个洞,然后叫人抓住老人的双手,郭某挥手不停地猛扇老人的耳光,旁边一个周某安保队员咆哮着扬言,要拿老虎钳子把老人手指折断,直到把老人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省人事才愤愤离去。

半夜时分,一个姓孙的恶人,喝得酒气熏天,气汹汹地将老人从地上抓起来恶狠狠地吼叫:“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不听老子的话,信不信,把你弄死在这玉笋山象捏个蚂蚁一样,老子将你的退休工资、你婆婆退休工资、你姑娘工资统统都拿到我这儿来花,不够用。连你房子也给卖掉!哼!老子随便歪个嘴就干掉你全家。”

二零一三年十月至今这黑窝仍关押着湖北黄梅县女法轮功学员汪燕(二十三岁)和一名不知姓氏的武汉女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岁)。汪燕现被残酷迫害的非常严重、奄奄一息、情形危急。

屈申心生邪念,向女法轮功学员汪燕伸出魔爪、几次喝酒装疯,夜晚打着赤膊、仅穿一条三角裤,窜到囚禁汪燕的房间,讲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侮辱、谩骂汪燕、甚至企图耍流氓行不齿之举……

在此,我们陈述:法律之上有天良,良知善念最重要!在不久的将来,当中共解体、中国的“柏林墙”倒塌后,所有犯过罪的人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万万不要抱着侥幸、变异心理,把良心、道义抛在一边。善恶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这是不变的天理!你们今日迫害法轮功学员所犯罪恶必将受到人间正义的法律和善恶有报不变的天理的严惩!

我们再次严正警告“法教班”黑窝头子屈申及帮凶,必须停止迫害,及时悔悟,将功赎罪,或许还能得救。如不悔改,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和王立军的今天就是你们明日的归宿啊!何去何从,万望三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3/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头目屈申的犯罪事实-284369.html

2013-10-14:武汉市万久云、张晓华、张明兰、黄兆金被非法关押近况 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久云、徐艳萍、张晓华、张明兰,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发真相资料时,被硚口公安分局绑架。徐艳萍下落不明,万久云、张晓华、张明兰被非法关押在二支沟女子看守所。“十一”前失踪的黄兆金(黄爹爹)被非法关押蔡甸奓山洗脑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4/-二零

2013-10-14: 武汉市万久云、张晓华、张明兰、黄兆金被非法关押近况

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久云、徐艳萍、张晓华、张明兰,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发真相资料时,被硚口公安分局绑架。徐艳萍下落不明,万久云、张晓华、张明兰被非法关押在二支沟女子看守所。“十一”前失踪的黄兆金(黄爹爹)被非法关押蔡甸奓山洗脑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4/-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1045.html#131013202941-1

2013-10-13: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被绑架到洗脑班 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兆金,男,七十多岁,九月二十九日出门一夜未回家,家人都很着急。三十日江汉区满春派出所通知黄兆金的婆婆说:黄兆金被硚口区抓走,现已在江汉区“法制教育(洗脑)班”,你们去送衣服他。江汉区“法制教育(洗脑)班”搬到奓山,已经到乡下了。黄兆金的婆婆和女儿去看望时,“法制教育(洗脑)班不准见人。知情者请详细追查。 http://w

2013-10-13: 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被绑架到洗脑班

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兆金,男,七十多岁,九月二十九日出门一夜未回家,家人都很着急。三十日江汉区满春派出所通知黄兆金的婆婆说:黄兆金被硚口区抓走,现已在江汉区“法制教育(洗脑)班”,你们去送衣服他。江汉区“法制教育(洗脑)班”搬到奓山,已经到乡下了。黄兆金的婆婆和女儿去看望时,“法制教育(洗脑)班不准见人。知情者请详细追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3/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1104.html#13101223134-1

2012-06-09:武汉市中共人员威胁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老人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武汉满春街派出所及大夹社区书记兼治保主任陈春芝、副书记王启国闯到黄兆金老人家中,对老人说,要开十八大了,特来关照,不要参与法轮功的活动,上面通知要给你们办家庭学习转化班(洗脑班)。 黄兆金老人对他们讲真相,劝其退党,并说,中共开什么十八大、十九大都与我无关,我炼法轮功,强身健体,做好人,你们想把我往哪里转化?我劝你们

2012-06-09: 武汉市中共人员威胁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老人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武汉满春街派出所及大夹社区书记兼治保主任陈春芝、副书记王启国闯到黄兆金老人家中,对老人说,要开十八大了,特来关照,不要参与法轮功的活动,上面通知要给你们办家庭学习转化班(洗脑班)。

黄兆金老人对他们讲真相,劝其退党,并说,中共开什么十八大、十九大都与我无关,我炼法轮功,强身健体,做好人,你们想把我往哪里转化?我劝你们不要被中共和江泽民流氓及汉奸贪污集团利用,不要昧着良心做帮凶迫害好人,早日退出中共保平安,我是真心为你们好。他们不吭气的走了。

六月四日,陈春芝他们又来了,威胁老人说,还是要办三个月的转化班(洗脑班),不办班,就直接劫持劳教所判刑两年。

现在法轮大法在中国已经真相遍地,很多人看清了中共的流氓嘴脸,不主动参与迫害了。而满春街居委会及派出所还卖力帮中共迫害好人,迫害自己的街坊邻居,真是危险至极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9/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8673.html

2010-07-29: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九)遭江岸洗脑班迫害部份案例(267人) 已证实至少267人遭江岸洗脑班迫害:艾大姐,白要斌,......荣利娥,徐通,廖金荣,蔡藏华,友友,黄兆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9/227647.html

2010-07-29: 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九)遭江岸洗脑班迫害部份案例(267人)
已证实至少267人遭江岸洗脑班迫害:艾大姐,白要斌,......荣利娥,徐通,廖金荣,蔡藏华,友友,黄兆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9/227647.html

2010-02-15:武汉市江汉区 “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明慧通讯员武汉报道)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利用江汉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入室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仰、人身自由。 十年来,以原

2010-02-15: 武汉市江汉区 “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明慧通讯员武汉报道)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利用江汉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入室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仰、人身自由。

十年来,以原江汉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主任辜建桥,江汉区政法委书记、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局长朱正兴、原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肖国雄、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李斌为首恶,江汉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屈坤、江汉分局一科科长胡家祥、江汉分局一科主任科员郑容、江汉区法院副院长肖国雄、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黄国涛及各派出所所长为打手,不遗余力对全区法轮功学员实行地毯式的绑架、洗脑、打压迫害。先后在江汉区民意医院、市第一医院、江汉区福利院、二道棚等地多次办强制洗脑班。据不完全统计 2000-2002年间有36名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多,特别是二道棚洗脑班成立至今,从未间断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它不仅非法关押本地法轮功学员,还非法关押外地区学员如黄陂的李翠华、硚口的刘清水,已成为湖北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里,遭洗脑迫害。例如2007年 10月12日,湖北省十堰市大法弟子蔡子东被枉判7年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他拒绝向邪恶妥协。两个多月恶徒不准蔡子东睡觉,并且每天不停的殴打、谩骂他。蔡子东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骨瘦如柴,惨不忍睹。

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遭到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恶徒用“车轮战”二十几人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洗脑再加上拳打脚踢,不准坐下只准面墙而站等等。

特别是“六一零”头子屈坤、胡家祥、郑容,自从2002年初就在江汉区洗脑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被胡家祥残害的江汉区大法弟子不计其数。胡家祥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突出晋级为科长,后又被区“六一零”看中。在胡家祥指挥下,洗脑班的恶徒长期残酷的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上午刚被拘留所放出来,就立刻被劫持到洗脑班,下午再被胡家祥“送”进拘留所或劳教所。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非法罚款、拘留、劳教、判刑,还有被迫害致残、致疯、甚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十年间,全区被迫害致死十七人,致疯二人,被非法判刑十七人,被非法劳教三十八人。被非法拘留、绑架到洗脑班不计其数。其祸之烈,可见一斑。希望国际追查组织追究武汉市江汉区参与迫害的责任人。黄兆金,男,69岁,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绑架,2001年元月、2008年3月两次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各三个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5/218251.html

2008-08-13:武汉市恶警对黄兆金老人的迫害 2008年3月28日中午11点多钟,湖北省武汉市民族路17号4栋的黄兆金家里闯进了一伙人。这伙人身着便装,周围的群众认出他们是江汉区满春街道办事处和满春街派出所的,其中为首的是刑警大队的队长。 他们非法闯进68岁的黄兆金老人家中,胡乱扯了个理由,说看到了什么摄像头的录相,要老人做出解释。周围的邻居们听到老人质问,要他们拿出证据。这伙家伙拿不出任何东西来。他们

2008-08-13: 武汉市恶警对黄兆金老人的迫害
2008年3月28日中午11点多钟,湖北省武汉市民族路17号4栋的黄兆金家里闯进了一伙人。这伙人身着便装,周围的群众认出他们是江汉区满春街道办事处和满春街派出所的,其中为首的是刑警大队的队长。

他们非法闯进68岁的黄兆金老人家中,胡乱扯了个理由,说看到了什么摄像头的录相,要老人做出解释。周围的邻居们听到老人质问,要他们拿出证据。这伙家伙拿不出任何东西来。他们恼羞成怒,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证据、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老人绑架走了,送至江汉区洗脑班。

老人一路上不停高呼“法轮大法好!铲除邪恶!”到了洗脑班门口,其中有两个值班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槐博和满春街派出所所长胡斌斌)对老人动了手,引来路人围观。

老人到了洗脑班后,本来健康的身体被折磨得便血不止。

老人说每次挨打时被打的腰子(肾)就象要掉下来一样,疼痛难忍,腰无法伸直。

从4月3日开始,老人每天向安保提出要求,要他把自己屙鲜血的情况向满春街派出所反映。老人说:就是犯人也有保外就医,你们不能让我在这里屙到死啊。安保人员和洗脑班的人却置之不理。

到了第五天(4月6日)上午,老人见无人理会,坚决要求回家。下午,王医生(王医生在洗脑班长期被610利用迫害大法弟子,没有什么真本事,当个摆设)。才买了止血的药要老人吃。老人说,你看见哪个修炼的人吃药的?做贼心虚的王医生马上推脱说:你不吃药,出了事就不能怪我们。老人说:是你们警察打的我屙血,怎么不怪你们?天下有这种理吗?

他们无话可说,过了一段时间就把老人放了。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3/184013.html

2008-04-18: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黄兆金,男,67岁,3月28日在汉正街集家嘴家中被江汉区邪恶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可能被非法关押在二道棚洗脑班迫害。此前,恶警曾秘密跟踪到中山公园要绑架他,被晨练群众当场制止后,这名恶警狂妄的叫嚣:我到你家里去抓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8/176685.html

2008-04-18: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黄兆金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黄兆金,男,67岁,3月28日在汉正街集家嘴家中被江汉区邪恶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可能被非法关押在二道棚洗脑班迫害。此前,恶警曾秘密跟踪到中山公园要绑架他,被晨练群众当场制止后,这名恶警狂妄的叫嚣:我到你家里去抓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8/176685.html

武汉 江岸区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7-08: 后湖派出所:
地址:江岸区后湖街兴业路177号
座机:027-82910186、027-22497183
所长刘进
副所长董德甫 17786370888
警察吴少华 18986109199
警察余飞燕 18707102878

建设新村社区:
社区书记魏丹婷18571628721
社区副书记朱璐18572837961
组织委员李方方18571628733
宣传委员徐倩18572837951
纪检委员甘露18572837963
网格员潘锐18571621780
法律咨询:刘爽13886138470
文体服务:郭宽19871807171


2019-06-17: 轻轨派出所:
地址:京汉大道190号(大智路原汉口火车站旧址旁)

2019-06-01: 汉阳区法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马鹦路159号,邮编430050
电话:027-84586577 027-84586511
承办法官:梁宏027-84586579(女,约50岁,少年庭副庭长)

汉阳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637号,邮编430051
电话:027-84862000
公诉人:高尚

2019-03-24:
汉阳区法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马鹦路159号,邮编430050
电话:027-84586577 027-84586511
承办法官:少年庭副庭长梁宏 027-84586579
汉阳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637号,邮编:430051
电话:027-84862000
公诉人:高尚

2018-09-19: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二七派出所电话:027-8288 5766 赵探长电话:131 6338 7210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610主任:何科长 186 7298 6385



2018-06-24: 滠口街派出所:
所长 :李小波
教导员:黄建家
副所长:杨辉 、陈威
办案员:莫庸
电话:027-61865110

新洲区检察院:
科长:黎科长
助理:苏助理
电话:027-8935499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3-10-13:
江汉区公安分局满春派出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
电话: (027)8539466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