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武汉市 >> 方云宝

女, 63
个人情况: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并武汉科技学院)退休教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武昌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9-29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技师/大学/大专  退休职员  起诉案例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致残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武昌 杨园洗脑班(余家头洗脑班)
交叉列在: 北京 > 海淀区(中关村,温泉乡)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1-13:三亲人在迫害中离世 武汉退休教师控告江泽民 现年六十八岁的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退休教师因为信仰真、善、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两次被非法劳教(其中一次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三次刑事拘留、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等迫害,迫害期间,方云宝的父亲、母亲、丈夫,在悲痛和骚扰中相继离世。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方云宝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方云宝,是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

2017-01-13:三亲人在迫害中离世 武汉退休教师控告江泽民
现年六十八岁的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退休教师因为信仰真、善、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两次被非法劳教(其中一次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三次刑事拘留、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等迫害,迫害期间,方云宝的父亲、母亲、丈夫,在悲痛和骚扰中相继离世。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方云宝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方云宝,是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合并入武汉科技大学)的退休教师,在工作期间,从事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和法律课教学科研多年,一九九二年参加全国统考,获得律师资格。方云宝的丈夫何承勇,是湖北省建设银行黄州支行的退休职工,他们自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幸福,法轮大法给他们和家人带来的是道德的回升,身心的净化,一家三代共享天伦,其乐融融。

方云宝说:“一九九五年七月,我有幸得到一本《转法轮》,从那时起修炼法轮大法至今。我自从实修真善忍做好人以来,身、心、灵的超常净化,使我真实不虚的体验到健康、快乐与心灵的圣洁美好所赋予人生的全新价值和宝贵的生命意义之所在!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真善忍大法的谦卑、敬畏与赞颂!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李洪志师父慈悲救度的感恩……”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方云宝遭受三次刑事拘留(其中两次在北京)、三次关进封闭班、三次绑架到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劳教(其中一次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期间,方云宝遭酷刑折磨、刑讯逼供、暴力剥夺对真善忍的信仰,这不仅使她和她的家人受到严重的身心伤害,更令人痛心的是方云宝的父亲、母亲、丈夫先后被迫害离世。

下面是方云宝在《刑事控告书》讲述的部份受迫害事实。

工作单位逢迎上级参与迫害的事实

在中共迫害的这种大气候下,我所在的单位——中共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委员会受“上级”指使,部署了对法轮功与对我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日至十日,由单位全体人员参加的洗脑,不准请假、不准缺席,层层施压,人人表态,从上到下统一口径。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的立场,被单位和单位所在的系统定为“重点人物”,我的起居、行踪均由专人和十人组成的专班负责监控。

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我突破重重封锁,辗转到达北京。学校因我进京而被上级、上级的上级和公安部门点名批评,不仅单位领导和本系统一把手的乌纱帽遇到威胁,按有关政策,评上“文明单位”要给单位所有职工发人均千元左右的单项奖。这在一切向“钱”看的年代,因法轮功学员进京而株连单位所有的人受罚、受损失,其恶果远比封建社会的株连九族阴毒得多。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八日,我回到单位,在唾骂声中,二进“封闭式洗脑班”,我不得不辞职了。十月九日,我递交了辞职报告。但未获批准,保证又坚决不写,面对强大压力,我出现严重的不正确状态,学校怕担责任,通知我丈夫何承勇于十月十五日将我接回家休息。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我到北京依法上访,接待信访的是警察,警察没有问我因何事上访,只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之后,就把我带到民巷派出所,经过一番审讯,将我送到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在没有告知涉嫌何罪的情况下我被非法宣布刑事拘留,没说明任何原因,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学校保卫处处长郑爱清、武汉市公安刑侦大队的刑警黄菊,学校政教部思政教研室负责人刘清明,将我从北京带回武汉,我原以为该回单位、回家了,谁知保卫处长拖着我到武昌公安分局办理再次对我刑事拘留的手续,并直接将我送到武汉市公安七处第一看守所(关押死囚的地方)我被再次刑事拘留三十一天。其间受尽了折磨,吊铐、睡死人床、最最残忍的是,十八天不准我上厕所,但不准不吃,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就在身体要“爆炸”的时候,武昌水果湖第二派出所管段户籍张芳华和警察周雷,到看守所非法提审我。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水果湖第二派出所管段户籍张芳华把我从看守所接回学校。自此第三次住进学校私设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封闭班”。

四月二十六日,单位向我宣布了撤销行政职务、开除党籍的处分决定。我说:“可以理解,愿意接受,表示感谢!”

十一月二十二日晚,有几个学生未请自至的到我家(六栋一楼一百零二)看望我,安慰我……我对学生冒着风险来看我很感动,于是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没有错!镇压法轮功是个别当权者妒嫉法轮功而利用手中的权力所为!并将几份很珍贵的法轮功资料拿给大家看,其中有:《一位曾参与镇压法轮功的公安警察自述---我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军中大法弟子致全国公安警察的公开信》、《一位老党员:镇压法轮功的后果》……等资料,学生很惊讶,他们想拿去看看,或许是他们认为这些材料很好,很珍贵。后来被某系领导发现后,追查资料来源,说是我给的,于是就举报了我。

十一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武汉市公安局出动大量警力对我进行了三天四夜的隔离侦查,虽然侦查结果是“方云宝口碑极好!”(一个参与侦查的警官亲口对我讲的),但公安部门认为我是重点防范单位的“重点人物”,所以还是要对我实行“监视居住”。

执法警官杨书伟拿出《监视居住决定书》要我签字时,我发现有两处严重违法,一是作为法律文书,没有法定时间;二是引用法律条款严重错误。如此违法行政按有关法律规定当属“无效行政行为”,我本着负责的态度当面善意的指出了其中的一处违法,另一处违法我核实后,通过学校保卫处转告了他,并真心希望执法人员严格依法执法,对国家、对人民、对自己负责。杨书伟当时非常诚恳的说:“对不起,我的确不太懂法律,三十天以内给正式答复!”对此我不仅善意的理解了他,还安慰他说:“有错不要紧,改了就好”。

遭报复 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中午,我下班回家,一辆警车在我家门口戛然停住,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闯入家中,宣布我被劳动教养一年半。

杨书伟宣读完了《劳动教养决定书》以后,用一种得意的口气说:“怎么样?方老师,没超过三十天吧?”我一听,就知道我被非法劳教的原因是公务人员执法犯法、利用职权对善意指出其违法的人进行打击报复!

我义正词严的拒绝在劳教书上签字,并立即提出申请行政复议。另一个恶警即刻拿出手铐,威胁说:“你是知道强制执行的含义的!要申请行政复议,到劳教所再申请!”并说“你还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赔偿法》要求精神损害赔偿!”说完就将我拖上警车,直接送何湾劳教所。

可怜我七十多岁的父亲、母亲被吓得浑身颤抖,父亲昏倒在地,母亲追着警车,哭的死去活来。

途中,我借用餐之机,对杨书伟说:“杨虚伪,等你良心发现而自责的时候,我原谅你!”当时我真有点瞧不起这个看似是条汉子的“人民警察”,但转念一想,我是修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遵照师父教诲,佛法的慈悲把我心中的一丝冤与怨荡涤得一干二净。

面向太阳,心中充满阳光!在劳教所那人间地狱里,我坦然的面带微笑度过了刻骨铭心的五百四十八天!虽然我感谢学校多次派人去看望我,杨书伟也曾多次去看我,还亲自送钱慰问我,但如果当初理性些,不做令自己后悔的事,岂不是更好?!事实上,依据《刑法》和《行政诉讼法》,我完全可以起诉执法人员打击报复我制止执法犯法!但我善解并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劳教期满,我被接回学校。劳教期间,因为我拒绝“转化”,拒绝“决裂”,“六一零”不准我回家探望离别两年的年迈父母!学校不让我上班,对我实行“待岗帮教”,并对我和“待岗帮教”的工作人员也作了严格的规定。

在汤逊湖洗脑班遭迫害 父母相继离世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中共十六大前,学校强迫我参加“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办的第五期“法制教育学习班”(即臭名昭著的汤逊湖洗脑班),时间一个月。我不从,学校专班负责人郑学松副校长说:“不去不行,非去不可!”并指定由保卫处立即执行,我抗议这样做,并明确表示:“出任何问题本人概不负责!”从通知到强行送走,先后不到两小时。

这个对外被称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质是江泽民集团无法无天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的邪恶黑窝,它由狱警、帮教和陪教组成,每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被一前一后紧紧跟随的狱警与陪教监控着,从早到晚都由一帮子犹大围着,胡搅蛮缠的逼迫大法弟子“转化”。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难道要我转成“假恶暴”的邪恶之人?!”

我被强行送到洗脑班后,就一天到晚被一大帮子犹大围攻,只要不认可他们的邪恶观点,他们就天天纠缠到深夜还不准睡觉……若仍不配合,则用亲情诱骗、用劳教、判刑、酷刑等恐吓、威逼。再不行,一大帮人都张牙舞爪的一齐上!有的扯头发、有的按脚、有的捉住学员的手在犹大写好的“决裂书”上签字。若仍不屈从,就辱骂、毒打、恐吓,加剧制造高压恐怖气氛,使学员处于极度紧张、绝望与恐怖之中。好多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中被迫害了几年都能堂堂正正走过来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里却被迫害得身心崩溃,有的学员血压骤升,有的旧病复发,致伤、致残、致疯、致死的难计其数!我在汤逊湖被迫害成半边身子麻木,失去知觉……

十一月十七日下午,洗脑班找来医生,对我进行了严格检查,发现病情严重,他们害怕承担责任,才同意放人。十八日上午,学校将我送到医院检查,当时的诊断是“脑梗塞”,我修炼十年,身心健康,不需要吃药打针,客观上为学校、为家庭节约了开支,这次被迫住院!

十一月二十六日,老父亲在长期被打压、被恐吓的环境中生命垂危,我出院在两个“六一零”成员监管下赶回家时,老父亲已不言不食,处于弥留之际,并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日上午九时五十九分带着两年未见他独生女儿的遗憾,含冤去世……

我忍受着巨大的悲痛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后赶回学校,学校通知:从十二月三十日起到保卫处上班,恢复工资和福利待遇,至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二日退休。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我年迈的母亲在长时间的恐吓、不安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含冤去世。

再次被非法关押到汤逊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学校邪党书记杨崇才以谈话为名把我诱骗到办公室,然后让武汉市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恶警杨书伟、郭红燕再次直接将我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

在恶警绑架我的同时,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王萍还带领恶警强行闯入我的家中非法抄家,我的老伴被强制不准动任何东西。恶警郭红燕、杨书伟带领另外两个警察把我家里的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炼功带、讲法录音带、两台台式电脑、打印机、扫描仪、电子书、移动硬盘、真相资料、耗材、通讯录、手机卡以及家人照片等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并强迫我老伴签字。

我在汤逊湖洗脑班不仅完全失去人身自由,连思想自由都被强行剥夺。警察和所谓的“陪教”连续一个多月,天天把我带到二楼进行洗脑迫害,一批犹大把我围在中间,一天到晚喋喋不休地纠缠。他们把《转法轮》、师父的讲法、经文都摆在那儿,断章取义歪曲师父的法,企图用大量谎言误导、迷惑我。其中一个自称“铁杆犹大”的男犹大极其伪善,经常以指责那些骂师父骂大法的犹大来骗取学员的好感,并声泪俱下地讲述自己是如何如何用“心”做,邪恶是如何如何用“钱”做。他们用尽了招术逼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殊不知,真善忍是我生命的根,怎么可能动得了呢?!

在北京遭绑架 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老伴含冤离世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我一个人在北京的女儿家做晚饭,不料北京西三旗派出所的十多个警察(张武鹏赵思程等)闯进家中,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搜查了我女儿家,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抓捕了我,同时抢走了我女儿家的私有财产和五千多元现金。我被西三旗派出所女所长(李娜?)张武鹏、赵思程等人莫名其妙的押送到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六天。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据说是北京五十年来最冷的一天)那天北风呼啸,大雪纷飞,零下二十多度,看守所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和三十斤重的脚镣拖我出去体检,我穿一件没有扣子的薄棉袄,一步一步艰难地通过漫长的风雪地,刺骨的寒风冻得我失去了知觉。回看守所的时候,我曾被洗脑迫害留下的“脑梗塞”后遗症复发,右边麻木瘫痪,四个警察把我抬上三楼,起居洗漱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即便如此,我在囚室里天天背法炼功,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恢复了正常。这不仅减轻了大家的负担,而且同室的难友和监管人员都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殊胜。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我老伴何承勇回家,发现我被绑架后,当即昏倒在地,大量呕吐继而陷入昏迷,被送至急救中心抢救,医院诊断为脑干出血,一直昏迷卧床。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1206监室,无法在丈夫身边照料。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昏迷了近两个月的何承勇含冤离开人世。

二零一三年元月八日,北京市劳教委员会非法对我做出劳教两年半的决定,我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复议结果是他们一意孤行地维持他们的决定,并将我送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面对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我不得不提起行政诉讼,依法把北京市政府告上法庭。

直到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派十一人将我送回武汉。回武汉后,但并非是送我回家。因我拒绝“转化”,所以又将我送到武汉杨园洗脑班,进行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洗脑迫害。在那邪恶的黑窝里,我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与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3/三亲人在迫害中离世-武汉退休教师控告江泽民-340773.html

2013-08-20:武汉退休教师方云宝被从北京劳教所绑架至武昌洗脑班 据悉,湖北省武汉六十三岁的退休教师方云宝日前被从北京女子劳教所绑架至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北京女子劳教所动用了十几名警力,乘火车将武汉退休教师方云宝押回到武汉后,没有按照事先对其家人承诺的送方云宝回家,而是勾结了武汉市武昌区东湖生态旅遊风景区管委会、武汉市武昌区东湖旅遊风景区公安分局,直接将方云宝劫持至武昌江滩

2013-08-20: 武汉退休教师方云宝被从北京劳教所绑架至武昌洗脑班

据悉,湖北省武汉六十三岁的退休教师方云宝日前被从北京女子劳教所绑架至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北京女子劳教所动用了十几名警力,乘火车将武汉退休教师方云宝押回到武汉后,没有按照事先对其家人承诺的送方云宝回家,而是勾结了武汉市武昌区东湖生态旅遊风景区管委会、武汉市武昌区东湖旅遊风景区公安分局,直接将方云宝劫持至武昌江滩的杨园洗脑班迫害,至今不放人。

方云宝是武汉纺织大学财经学院的退休职工(原武汉高等财经专科学校)。与老伴何承勇在北京探望女儿和外孙期间被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被非法拘禁在海淀看守所,后被判劳教两年半,被劫持至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迫害,老伴何承勇因巨大打击受惊吓突发脑溢血,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0/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8418.html

2013-01-16:退休女教师方云宝已被劫入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2013年1月8日,在北京遭迫害的退休女教师方云宝从北京市海淀看守所被劫入北京市女子劳教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6/-267876.html#13115233749-1

2013-01-16: 退休女教师方云宝已被劫入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2013年1月8日,在北京遭迫害的退休女教师方云宝从北京市海淀看守所被劫入北京市女子劳教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6/-267876.html#13115233749-1

2013-01-03:退休女教师在京被绑架劳教 老伴受惊含冤离世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合并入武汉科技大学)退休女教师方云宝与老伴何承勇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突然被不明身份的警察和便衣非法闯進家抄家抢劫、绑架,六十六岁的何承勇受惊吓昏迷不醒,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家人到海淀看守所要求让方云宝老人参加老伴的遗体告别仪式被拒绝。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公安局劳教

2013-01-03:退休女教师在京被绑架劳教 老伴受惊含冤离世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合并入武汉科技大学)退休女教师方云宝与老伴何承勇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突然被不明身份的警察和便衣非法闯進家抄家抢劫、绑架,六十六岁的何承勇受惊吓昏迷不醒,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家人到海淀看守所要求让方云宝老人参加老伴的遗体告别仪式被拒绝。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公安局劳教委员会对方云宝下了劳教二年零六个月的所谓劳教决定书。

两位老人自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幸福,法轮大法给他们和家人带来的是道德的回升,身心的净化。方云宝女士是武汉科技大学的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在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任教期间,工作勤勤恳恳,为人善良豁达,深受学生和老师的好评。何承勇是湖北省建设银行黄州支行的退休职工。

两位老人身心健康,一家三代共享天伦,其乐融融。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公安局为了所谓的十八大的安全,通过手机定位的手段跟踪至家中,非法将一人在家的方云宝绑架带走,当时何承勇已带着孙女和女儿女婿外出,十一月三日回家后,发现老伴方云宝不在家中,家中四处被人翻得一片狼藉,物品散落一地,地面上四处是遗留下的烟头和口香糖。家中三台笔记本电脑(其中两台是女儿女婿的工作电脑)、两台打印机,四千元现金等被都悉数抄走。看到家中的惨状,何承勇当即昏倒在地,大量呕吐继而陷入昏迷,被送至急救中心抢救,医院诊断为脑干出血,一直昏迷卧床。方云宝被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1206监室,无法在丈夫身边照料。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昏迷了近两个月的何承勇含冤离开人世。风雨相伴走过了半个世纪的两位老人,从此阴阳两隔,甚至连最后一程都无法相送。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当时的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为了坚持信仰,坚持真理,几百万修炼人在中共邪党迫害中失去生命。二零零零年武汉市公安局曾出动大量警力对她進行了三天四夜的隔离侦查,侦查结果是“方云宝口碑极好!”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号,由珞珈山派出所恶警杨书伟将方云宝绑架至臭名昭著的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又以“未转化”的名义强行将方云宝送至汤逊湖洗脑班,对外被称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质上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 窝。几天时间,方云宝就被残酷迫害致半身麻木,诊断结果是“脑梗塞”。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学校党委书记杨崇才出面,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由武汉市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再次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同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并提前将方云宝老伴何承勇扣留于其单位。

目前,方云宝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1206监室,两岁半的孩子每天哭喊着要找姥姥姥爷。曾经美好幸福,欢声笑语的家庭,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变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请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协助营救方云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267382.html

2012-12-08:湖北财经学校退休女教师在北京被非法劳教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合并入武汉科技大学)退休女教师方云宝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被绑架后,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公安局劳教委员会对方云宝下了劳教二年零六个月的所谓劳教决定书。目前方云宝仍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儿女多次要人均被拒绝。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警察张武鹏、赵思程等人以查户口为藉口闯入家中,

2012-12-08: 湖北财经学校退休女教师在北京被非法劳教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合并入武汉科技大学)退休女教师方云宝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被绑架后,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公安局劳教委员会对方云宝下了劳教二年零六个月的所谓劳教决定书。目前方云宝仍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儿女多次要人均被拒绝。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警察张武鹏、赵思程等人以查户口为藉口闯入家中,粗暴搜查,警长臧玉成强行绑架方云宝,非法关押到海淀区后沙涧的北京海淀看守所,还抄走法轮大法书籍、资料、两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等物品。当天,其老伴带着外孙女、女儿和女婿外出,十一月三日回家后,发现方云宝不在家中,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地面上四处是遗留下的烟头和口香糖。看到家中的惨状,老伴何承勇当即瘫倒在地,大量呕吐,继而陷入昏迷,被送至急救中心抢救。

方云宝女士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在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任教期间,工作勤勤恳恳,为人善良豁达,深受学生和老师的好评。二零零零年武汉市公安局曾出动大量警力对她進行了三天四夜的隔离侦查,侦查结果是“方云宝口碑极好!”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号,珞珈山派出所恶警杨书伟将方云宝绑架至臭名昭著的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又以“未转化”的名义强行将方云宝送至汤逊湖洗脑班,对外被称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质上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几天时间,方云宝就被残酷迫害致半身麻木,诊断结果是“脑梗塞”。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学校党委书记杨崇才出面,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武汉市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再次将方云宝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同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并提前将方云宝老伴扣留于其单位。

老伴何承勇从十一月四日至今仍在昏迷中。中共邪党视人命如草芥,如此丧心病狂的迫害一个善良的老人和她的家庭,天理不容!请广大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协助营救方云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8/-266344.html

2012-11-25:方云宝在北京被非法拘留的追踪报导 武汉科技大学(原武汉财经学院)退休职工方云宝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民警张武鹏、赵思程等人以查户口为藉口闯入家中,粗暴搜查,警长藏玉成强行绑架方云宝到海淀区后沙涧的北京海淀看守所,还抄走法轮大法书籍、资料、两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等物品。 当天,其老伴带着孙女、女儿和女婿外

2012-11-25:方云宝在北京被非法拘留的追踪报导
武汉科技大学(原武汉财经学院)退休职工方云宝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民警张武鹏、赵思程等人以查户口为藉口闯入家中,粗暴搜查,警长藏玉成强行绑架方云宝到海淀区后沙涧的北京海淀看守所,还抄走法轮大法书籍、资料、两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等物品。

当天,其老伴带着孙女、女儿和女婿外出,十一月三日回家后,发现方云宝不在家中,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地面上四处是遗留下的烟头和口香糖。看到家中的惨状,老伴何承勇当即瘫倒在地,大量呕吐,继而陷入昏迷,被送至急救中心抢救。

目前,方云宝被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12-6监室。其儿子、女儿两次要人、恶警均不准相见。

其老伴何承勇被医院诊断为脑干出血,并作了气管切开手术,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随时有生命危险。其儿子、女儿拿着两次病危通知书到看守所,两恶警才将戴着手铐脚镣的六十三岁的方云宝押入医院小屋,与还在昏迷不醒的丈夫见了一面。

一家人的工作、生活被完全扰乱。两岁半的孩子每天哭喊着要姥姥、要姥爷。曾经美好幸福,欢声笑语的家庭,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变得支离破碎。请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协助营救方云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5/-265871.html

2012-11-24:湖北退休女教师在京被绑架 老伴受惊昏迷 武汉财经学院六十三岁的退休女教师方云宝,在北京帮助女儿照看孩子,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突然被不明身份的警察和便衣闯進家非法抄家、绑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师父照片等等物品。丈夫老何是黄岗建设银行副行长,因为被抄家绑架恐怖的惊吓,三号起,昏迷不醒,至今在监护。 两岁半的孩子每天哭喊着要找姥姥、姥爷。方云宝的儿子女儿曾两次到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要人,被拒绝。

2012-11-24: 湖北退休女教师在京被绑架 老伴受惊昏迷
武汉财经学院六十三岁的退休女教师方云宝,在北京帮助女儿照看孩子,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突然被不明身份的警察和便衣闯進家非法抄家、绑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师父照片等等物品。丈夫老何是黄岗建设银行副行长,因为被抄家绑架恐怖的惊吓,三号起,昏迷不醒,至今在监护。
两岁半的孩子每天哭喊着要找姥姥、姥爷。方云宝的儿子女儿曾两次到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要人,被拒绝。

方云宝女士是武汉科技大学的退休职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在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任教期间,工作勤勤恳恳,为人善良豁达,深受学生和老师的好评。二零零零年武汉市公安局曾出动大量警力对她進行了三天四夜的隔离侦查,侦查结果是“方云宝口碑极好!”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号,由珞珈山派出所恶警杨书伟将方云宝绑架至臭名昭著的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又以“未转化”的名义强行将方云宝送至汤逊湖洗脑班,对外被称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质上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几天时间,方云宝就被残酷迫害致半身麻木,诊断结果是“脑梗塞”。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学校党委书记杨崇才出面,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由武汉市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再次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同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并提前将方云宝老伴扣留于其单位。

这次,方云宝女士和老伴一起来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两位老人身心健康,一家三代共享天伦,其乐融融。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老伴带着孙女和女儿女婿外出,十一月三日回家后,发现方云宝不在家中,家中四处被人翻得一片狼藉,物品散落一地。地面上四处是遗留下的烟头和口香糖。看到家中的惨状,老伴何承勇当即瘫倒在地,大量呕吐继而陷入昏迷,被送至急救中心抢救。

多方了解情况后得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警察张武鹏、赵思程等人上门查户口,发现家中有法轮大法书籍,立刻开始粗暴搜查,而后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警长藏玉成也闯至家中,强行绑架方云宝至位于海淀区后沙涧的北京海淀看守所,并抄走法轮大法书籍资料、笔记本电脑等,其中包括儿女们的工作电脑、打印机等。

目前,方云宝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十二-六监室,老伴何承勇仍在昏迷中,医院诊断为脑干出血,由于情况危重,已经下达了两次病危通知书,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一家人的工作生活被完全扰乱。

曾经美好幸福,欢声笑语的家庭,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变得支离破碎。请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协助营救方云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4/-265834.html

2012-11-21:武汉财经学院退休教师方云宝在北京被绑架 武汉财经学院退休老师方云宝,在北京女儿家探亲。2012年11月2日,突然被不明身份的恶警和便衣闯進家抄家、绑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师父照片等等物品。丈夫老何是黄岗建设银行副行长因为被抄家绑架恐怖的惊吓,三号起,昏迷不醒,至今在监护;方的儿子女儿曾两次到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要人,被拒绝。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

2012-11-21: 武汉财经学院退休教师方云宝在北京被绑架
武汉财经学院退休老师方云宝,在北京女儿家探亲。2012年11月2日,突然被不明身份的恶警和便衣闯進家抄家、绑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师父照片等等物品。丈夫老何是黄岗建设银行副行长因为被抄家绑架恐怖的惊吓,三号起,昏迷不醒,至今在监护;方的儿子女儿曾两次到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要人,被拒绝。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1/-265732.html

2007-10-04:武汉科技学院恶党书记谢国华迫害退休女教师方云宝 2007年9月27号,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恶党党委人员密谋后由党委书记杨崇才出面,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谈话,然后直接由武汉市公安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同时带领恶警抄家,把家里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炼功带、讲法录音带、电脑、打印机、扫瞄仪、电子书、移动硬盘、真相资料、耗材、通讯录、手机卡以及家人照片等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家中一片

2007-10-04: 武汉科技学院恶党书记谢国华迫害退休女教师方云宝
2007年9月27号,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恶党党委人员密谋后由党委书记杨崇才出面,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谈话,然后直接由武汉市公安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同时带领恶警抄家,把家里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炼功带、讲法录音带、电脑、打印机、扫瞄仪、电子书、移动硬盘、真相资料、耗材、通讯录、手机卡以及家人照片等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家中一片狼藉。因为害怕恶行曝光,害怕家属要人,他们又提前联系到方云宝老伴的单位,强行将其带回单位所在地,当时60岁的老人没有准备任何衣物,孑然一身。武汉科技学院恶党副书记谢国华在这次恶行中虽未直接露面,但难辞其咎。

谢国华,男,59岁,原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兼校长,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和武汉科技学院合并后为科技学院党委副书记。该校大法弟子多次向其讲真相,他本人看过《转法轮》,曾经表达过对大法弟子的善意。遗憾的是,99年7.20后,他强迫其校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保证书”,并对其中的一名教师方云宝实施监视居住、送洗脑班等。

方云宝(也叫方舟),女,现年57岁,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退休教师。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在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任教期间,工作勤勤恳恳,为人善良豁达,深受学生和老师的好评。2000年武汉市公安局曾出动大量警力对她進行了三天四夜的隔离侦查,侦查结果是“方云宝口碑极好!”

随着当时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步步升级,谢国华为了个人所谓的利益和仕途,弃公理与良知不顾,开始积极迫害其校大法弟子。2000年年底,几名在校学生去探望方老师,当他们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时,深表认同并将资料带走后主动在学生中传阅。校方得知后,谢国华执意向武汉市公安局报告,将警察带至学校对方云宝進行盘查迫害。2001年1月10号,由珞珈山派出所恶警杨书伟将方云宝绑架至臭名昭着的武汉市何湾劳教所6大队,非法劳教1年半。

2002年7月非法劳教期满后,谢国华不准她回家与家人团聚,继续在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监视居住。同年11月,又以“未转化”的名义强行将方云宝送至汤逊湖洗脑班。武汉汤逊湖所谓的“法制教育学习班”位于武昌洪山监狱附近,是湖北省在武汉市设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多个洗脑班之一,于2002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时偷偷组建。对外被称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质上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几天时间,方云宝就被残酷迫害致半身麻木,11月17日下午,洗脑班找来医生進行了检查,发现病情严重,他们害怕承担责任,同意放人。18日上午,学校将方云宝送到医院,诊断结果是“脑梗塞”。

方云宝修炼十年,身心健康,不需要吃药打针,为单位、为家庭节约了多少开支,短短几天却被迫害到住院治疗。其间,方云宝74岁的老父病危,于2002年12月2日带着两年未见女儿的遗憾,含冤去世。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于12月30日安排方云宝到保卫处上班,恢复工资和福利待遇,至2004年4月12日退休。她被非法劳教期间的工资、福利被停发,每月只给198元生活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4/163873.html

2007-10-03:武昌大法弟子方云宝再度遭绑架详细情况 湖北省武昌大法弟子方云宝,又名方舟,女,现年五十七岁,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并武汉科技学院)退休教师。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号,学校邪党委书记杨崇才以谈话为名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然后让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恶警将方云宝直接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当时方云宝大声呼喊,引来学校教职员工围观。 这是方云宝第二次被该学校绑架至汤逊湖洗脑班。二零零一年方云宝刚被武汉

2007-10-03: 武昌大法弟子方云宝再度遭绑架详细情况
湖北省武昌大法弟子方云宝,又名方舟,女,现年五十七岁,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并武汉科技学院)退休教师。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号,学校邪党委书记杨崇才以谈话为名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然后让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恶警将方云宝直接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当时方云宝大声呼喊,引来学校教职员工围观。

这是方云宝第二次被该学校绑架至汤逊湖洗脑班。二零零一年方云宝刚被武汉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后释放,同年十一月又被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她正念闯出。

在恶警绑架方云宝的同时,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人员还带领恶警强行闯入她的家中抄家,方云宝的老伴被恶警强制不准动任何东西。恶警郭红燕、杨书伟(此人二零零一年就曾将方云宝绑架送至何湾劳教所)带领另外两名警察开始抄家,把家里的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炼功带、讲法录音带、两台台式电脑、打印机、扫瞄仪、电子书、移动硬盘、真相资料、耗材、通讯录、手机卡以及家人照片等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并强迫方云宝的老伴签字。

与此同时,方云宝老伴的单位所在地黄冈市“六一零”恶徒,强制单位把方云宝老伴带回黄冈市。方云宝老伴被强行带走时没有准备任何衣物,孑然一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831.html

2007-09-29:武汉大法弟子方云宝遭绑架 2007年9月27日,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及湖北财经学院保卫科以欺骗的手段将武汉大法弟子方云宝绑架到臭名昭着的汤逊湖洗脑班,家中资料、电脑及电话通讯本遭抢劫。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9/163545.html

2007-09-29: 武汉大法弟子方云宝遭绑架
2007年9月27日,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及湖北财经学院保卫科以欺骗的手段将武汉大法弟子方云宝绑架到臭名昭着的汤逊湖洗脑班,家中资料、电脑及电话通讯本遭抢劫。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9/163545.html

武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10-20:
现将责任单位信息补充如下:
江岸区政府班子成员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六合路1号
邮政编码:430010
办公时间:8:30-11:30;14:30-17:00
联系电话:027-82738626 82739100
传真号码:82738626
江岸邮箱:jiangan@wh.gov.cn;
区委书记 王炜,男,汉族,湖北武汉人,1964年10月出生;
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 黄胜林
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余力军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 陈超
区委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 罗 淳
市委组织部副部长 董丹红
区委统战部副部长 丁忠
区委办公室主任 梁华勇
江岸区妇联主席 罗丽萍

区政府区长 张忠军,1971年9月出生,汉族,湖北松滋人;

区委常委、区政府常务副区长 祁琳,1968年7月出生,汉族,湖北武汉人;

区政府副区长 张智、赵宏亮

区副区长 叶晓飞,女,1973年9月出生,汉族,辽宁朝阳人;
区副区长 司徒毅,男,1964年2月出生,汉族,广东开平人;
区副区长 熊俊,男,1978年6月出生,汉族,湖北汉川人 ;
区副区长 朱功伟,男,1974年12月出生,汉族,湖北武汉人 ;
区副区长 蒋志耕,男,1966年8月出生,汉族,湖北天门人。

区政府办领导
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刘 江
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廖飞 罗庆丰 夏肇雄 宋承虎
区政府办公室调研员:宋剑锋
区政府督查室主任:刘革珍
区政府研究室副主任:余 兵
区政府办公室副调研员:柴小玲

江岸区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
电话:027-82739821
传真:027-82739821
电子邮件:whsjaqbb@163.com
投稿邮箱:whsjaqbb@163.com
江岸区编委成员
主 任:张忠军(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区长)
副主任:余力军(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罗 淳(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区政协邪党组副书记)梁华勇(区委常委、区委办公室主任)
成 员:刘 江(区政府办公室主任)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07-10-04: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梨园渔光村特1号  邮政编码:430077
谢国华:13871158816 (手机) 027-87318181(宅)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