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佳木斯 富锦市 >> 韩立峰

男, 3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富锦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9-19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事业/学业被影响  被迫流离失所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韩立峰 刘桂珍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3-08-24:黑龙江富锦市女教师刘桂珍屡遭迫害 黑龙江省富锦市第四中学数学教师刘桂珍,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剥夺工作权利,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她的丈夫韩立峰曾三次被绑架至看守所,未成年的女儿亦被绑架、拘禁,家人多次遭巨额勒索。至今仍在遭受富锦市“610”、公安局、教育局、第四中学的骚扰迫害。 以下是刘桂珍自述多年来遭迫害情况。 全家在大法中身心受益 我叫刘桂珍,六七年出生,是富锦市第四中学的数学

2013-08-24: 黑龙江富锦市女教师刘桂珍屡遭迫害
黑龙江省富锦市第四中学数学教师刘桂珍,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剥夺工作权利,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她的丈夫韩立峰曾三次被绑架至看守所,未成年的女儿亦被绑架、拘禁,家人多次遭巨额勒索。至今仍在遭受富锦市“610”、公安局、教育局、第四中学的骚扰迫害。
以下是刘桂珍自述多年来遭迫害情况。

全家在大法中身心受益

我叫刘桂珍,六七年出生,是富锦市第四中学的数学教师,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各种严重的病症:乙肝、肝内肌瘤、肝内结石、风湿性关节炎、腿都疼变形、胃病、心肌炎、胆囊炎、卵巢囊肿、低血压、脑神经官能症、脑供血不足、脾大等病症,为了治病曾花了不少钱,也不见效。

在我走投无路时,接触到了法轮功,经过短短几个月的修炼,身体得以康复。法轮功给我带来的不只是身体方面前所未有的健康,更重要的是使我道德回升,我从以往争名夺利的自私中走了出来,时刻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用“真善忍”的标准去对待每个学生,给学生补课不要一分钱。

我的丈夫韩立峰,七零年出生,曾经是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那时他受社会大染缸的熏染,整日和同事吃喝玩乐,还养成了抽烟喝酒的坏毛病,给自己的身体和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九九八年,整日无所事事的他,偶然遇到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的大法,立刻吸引了韩立峰,他专心炼起了法轮功,立刻就戒掉烟酒,停止了吃喝玩乐,从此他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

我们全家人都从大法中身心受益,这是用任何金钱和办法都不可能改变的,因为法轮功扭转的是人心!

因做好人被停止教学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单位不让我从事教学工作。当时四中校长马德臣、副校长王泽把我上报教育局,教育局长由春发、副局长宋延瑞、于凤芹和手下一个职员到学校三番五次找我,逼我写不炼的保证,被我坚决拒绝。于是马德臣停止我的教学工作,骗我到教导处工作,但是不安排我任何工作。马德臣害怕我修炼法轮功,影响他到的前程,就上报材料到教育局要求处理我,要把我调到电业大学去。我没有去。后来他的校长职务被撤,他被调到电大去了。

绑架之前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我被绑架。在抓我之前,公安局副局长于兴录、裴晓东等,与南岗派出所警察及雇佣的零时工,以各式各样的方式监控跟踪我们家和家人亲人。他们用对讲机,各个路口接头跟踪。有一天我上班去,于兴录跟踪我,我去随礼,逛商场,去朋友家,都有人跟踪。

于兴录、裴晓东还跟踪我十六岁的女儿。那天我女儿晚上放学回家拿衣服,下楼打三轮车去奶奶家。在东平路发现被一个黄色的QQ车跟踪,就从第七小校拐到华星歌厅,到一个话吧给奶奶打电话。出来时发现裴晓东跟在后面,戴着眼镜,挺着个大肚子,看我女儿发现他了,就躲电线杆后面。奶奶来接孩子时,孩子要上厕所,出来时发现身为副局长的于兴录在女厕所外面偷偷跟着。气得孩子大声喊:“一个大男的,老跟着一个女的上厕所。”看他不走,孩子无助地边哭边喊:“我们上厕所你也跟着,我一个小孩啥也没有,你跟着我干啥?”于兴录无赖地说:“你认识我吗?你咋知道我跟着你?”这时裴晓东就在电线杆后面站着。吓得我女儿晚上连学都不敢上。

丈夫只好每天白天、晚上接送孩子上学。一天晚上回来发现被六个人跟踪,于是丈夫打了110报警电话,但警察接到电话没来,因为他们都是一伙的。后来得知道是公安局副局长于兴录等人干的。

我被绑架 女儿遭拘禁 几位亲属被欺凌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我正在富锦四中三楼教务处上班时,办公室本来有三名教员,校长马德臣和主任侯天一,用电话将三人调走,马德臣还亲自打电话看我在不在,之后富锦公安局副局长于兴录就带着张影、栾云飞闯进来,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将我绑架,并抢走了我的兜子,里面有一百元钱,两部手机和钥匙,接着他们又闯到我家,撬开了我家门,非法抄家,抢走了一套电脑和摄像头、录音机,两个mp3、电子书、显示器等许多电器,贵重物品被抢走,还抢走三千多元现金及女儿画箱里的九千元钱。这些恶警还把我家的门换了锁,在里面蹲坑住着,企图抓我丈夫,并出动警车在各路口拦截。我丈夫被迫流落在外。

在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我被绑架那天,女儿中午放学给我打电话,恶警张影、尹忠梅接了电话就骗我女儿说:你妈妈在开会呢!我女儿刚出食杂店,恶警孙义隆就跟上来,恐吓我女儿叫跟他上车,孩子不干,孙义隆就去抓她,孩子吓得抱着大树喊救命。孙义隆给于兴录打电话请示,于兴录叫孙义隆把我女儿抓到于兴录的办公室。于兴录拿着我的钥匙问:“你说这是哪个仓库钥匙?”女儿说家门钥匙。于兴录就骂:“你家钥匙象遥控器啊?是不是不想回家了?行了,你在那儿呆着吧!晚上也别想回家。”又要孩子在口供上签字,孩子不签,恶警就骂她。

恶警孙义隆等人非法关押我女儿长达七、八个小时,家人找了孩子一下午。女儿被单独关押在公安局的一个屋子里,一直没东西吃,还被恶警恐吓、威逼、训斥,又惊又吓,孩子的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胸闷、害怕,几天都不敢上学。

我六十四岁的婆婆来看孩子时,恶警又没收了婆婆的手机。在这样的恐吓之下,我婆婆的心脏病发作。乡下来的姐夫到街里看病,顺路到我家,也被在我家蹲坑的警察抓走,非法关押了很长时间。还派锦山派出所所长苑春雷和手下人去锦山山北非法搜查我姐夫的家。南岗派出所警察,还闯到还有我家在富锦的一位亲属家,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从后窗进去,非法抄了一遍,翻得乱七八糟。

邪恶的佳木斯劳教所

我被非法关押在富锦南看守所四十二天后,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我刚到劳教所,刘亚东、孙会、赵美洁等就把写好的“三书”放在我面前逼我签字,我不签,刘亚东等几人把我的手硬按在纸上签字。

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是践踏人权的地方,恶警打骂侮辱法轮功学员成为家常便饭,动辄疯狂吼叫,如魔鬼一般。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被监控,白天被逼坐小木凳子,由包夹犯人看着,一动不让动,不许闭眼睛、低头、说话,必须坐直目视前方看电视,难受也不许低头。在监室里,恶警怕法轮功学员炼功,不许盘腿,两腿弯着就不行,只要是坐着必须把腿伸直。一次王金花坐在床上盘腿,恶警孙会看见了,破口大骂、恐吓,没完没了。一次刘桂珍、吴春霞盖上被子坐在床上,恶警洪伟认为是盘腿了,马上把被子揭开,看是否盘腿。法轮功学员天天在打骂中,高压下。我每天早上起来胸口在煎熬着,苦不堪言。

劳教所的伙食整天都是清水汤,里面有几根白菜条,加上馒头,那个汤可以用来洗筷子和碗。劳教所的被褥每套180元,非常薄,不值30元,里面都是黑芯棉花,盖上后呛嗓子,有辣辣的感觉。不买还不行,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几天就走了,后来的法轮功学员正好没有钱,想用这套行李,恶警都不允许。劳教所屋里非常冷,暖气是凉的,晚间睡觉如果不加被、搂着暖水壶,就冻得直哆嗦。我整条腿冻得痛的不敢动弹。

我被迫害得身体虚弱,走路摇晃,有时迷糊,半夜时心脏发作,胸口绞痛,上不来气,全身冒汗……恶警孙会、刘亚东还骂道:“你想用这种方式出去,是不可能,全是装的。要是法治科来接你,也得我们说了算,不写作业就加期,你想去黑屋子里(专门施用酷刑的地方)……”

在劳教所,牟震娟、刘亚东、孙会等女恶警说喊就喊,说骂就骂,说打就打。恶警逼写什么周记,逼写虚伪,蒙骗的话。法轮功学员写实话,刘亚东、孙会等就破口大骂,恐吓不已。一次我在本子背面写了四个字“天门已开”,刘亚东破口大骂,无法说出口的话她都能骂出来,攻击大法和师父。恶人周佳会、刘亚东、孙会、赵美洁逼我背侮辱人格的报告词,我不背,他们威胁道:假话也得说,到这里来就听我们的,不背就戴上戒具(手铐),还有电棍、阶梯(老虎凳子)。

这只是佳木斯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他们的恶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在煎熬着,活着一天都需要勇气。我被佳木斯劳教所致病正严重,家人花了近三万元,劳教所才让我保外就医。

韩立峰三次被抓 家人屡遭勒索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丈夫韩立峰去北京的为法轮功鸣冤,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三十多个全国各地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到一个十多米长的大铁笼子里。一两天没让吃饭喝水,大冬天还开着窗户,衣裳单薄的都要冻僵了,一个恶警又故意搬来两个电风扇往里吹冷风。

铁笼对面就是一间一间的审讯室,恶警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叫到审讯室用刑、毒打。一位四十多岁的山东女同修的眼球被打的冒了出来;大家亲眼看到一对沈阳俩姐妹被警察用凳腿打,其中一个当场被活活打死,尸体被抬了出去,为了掩盖真相,另一个至今下落不明。

韩立峰被恶警打耳光、用脚踢、用皮鞋跟狠命的碾脚尖,他后被拉到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后,被富锦的孙维阳带回到富锦南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在看守所里,遭毒打,逼写悔过书,恶徒们扬言说不写悔过就判刑。家人花钱后,韩立峰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一天。出狱后,单位三天两头找他,派出所找他,纪检委找他,并开除他的公职,单位及派出所还派专人监视他,怕他去上访。

二零零一年,单位为了监视更方便,同意韩立峰承包了单位的食堂。一天,锦山派出所警察张健将韩立峰叫到派出所,公安局政保科孙维阳、副局长孙延峰早就等在那里,孙延峰当时就冲上来扇了我丈夫几个耳光,狂叫说锦山的真相条幅一定是韩立峰挂的,并且说:“大碴子是你食堂的,绑条幅的筷子是你食堂的,你还会写字,不是你还是谁?赶快说吧。”又派人把食堂和家里翻了一遍,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及两箱法轮功资料。

韩立峰又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提审,遭到恶警孙维洋毒打,孙用脚踢他,又用酷刑开飞机折磨他。后来家里知道孙延峰是在敲诈,就托人给他送了六千元钱,恶警才把他放了出来。丈夫三次被抓,每次家人花钱才放人。这些年我们家人精神的摧残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索回自己的财物 却遭迫害

出狱后,我第三次次去公安局找于兴录要回被抢去的钱和电脑等电器。第一次,他支支吾吾,装聋作哑,想敷衍了事。第二次,我和我女儿去找他,他说不知道有这回事,要核实一下。后来我去找局长陈永德,揭穿了他的诡计,他不得不把钱归还给我。在一楼门卫时他威胁说:“你胆子老大了,给你点脸了,还敢来要东西。如果你再要电脑,不出半个月就抓你,连你的女儿都不让她上学了,我告诉学校开除她!”女儿被他吓得哇哇哭。

因为我要回了钱,于兴录耿耿于怀,想方设法伺机报复我。到我第三次去要东西时,他便暗中指使设计抓我。那是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再次去公安局想要回被抢走的电脑。看见公安局局长陈永德,他让我去找于兴录。见到于兴录,他先把门关上了,然后假意拿着手机,其实是在偷偷的录音。他问我:“你又来干什么?”我说要回我家东西,他很蛮横说:“我已经说过不给你。”我平和的说:“我家的那么多东西都不给吗?如果我家东西是违法犯罪的赃物就不来要了。况且我只是想要做个好人,这些都是我个人的财产。”我推心置腹的跟他讲,没有一点恶意,因为我知道他也是被利益驱使受了蒙骗的生命。我说:“这些东西送给你也行,但是你拿了别人的东西对你不好。”

在谈话期间,他一次次的出去,把门关上,还把一个姓谭的叫进屋来看着我,我就在屋里一直等。后来有两个人进来找他,我对于兴录说:“你忙吧!我要回去了!”他说:“你等一会。”我以为是要还我电脑,原来他安排好了要抓我,故意拖延时间。他把法制科的洪波及袁立、尹忠梅、王加林都叫来了,我一看这不象还给我东西。这时于兴录说:“我说过不出半个月就抓你。” 我问他:“我违反了国家法律的哪一条?作为公民没有权利上访吗?不能要回自己的财物吗?是陈局长叫我找你的,是他让你抓我的吗?”于兴录还叫嚣:“你说法轮功将来要平反,你说江泽民了。”还说:“送你去劳教,出来就抓你,出来就抓你!”袁立、王加林把我从三楼拖到一楼,裴晓东和尹忠梅就翻我兜里的钥匙。

接着裴晓东,尹忠梅等人又闯去我家,抢孩子的钥匙,再次强行进入我家,抢走笔记本电脑和大法书籍。我婆婆听说我被扣留,找于兴录来要我,六十多岁的老人跪下请求他:放了我儿媳妇吧,家里孩子没有人照顾啊!而他无动于衷,婆婆也因此而心脏病发作。

不让我学法轮功 我身体不好了,死路一条。他们无视我的死活,把我关进看守所。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九天食水未进,全身疾病发作,吐血,心绞痛几乎要过去,全身发烧在冰冷的地板上躺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婆婆和女儿知道哭了起来,去公安局找于兴录要人,他却把我关在监狱不管不问一走了之。看我快不行了,公安局还不放人,家人没有办法又找人拉关系花了一万三千元钱,并且被加期非法劳教一年,他们才叫家人接我回家,在回家的途中,我昏过去好几次。

学校头目配合“610”再次进行迫害

从二零零七年后,单位一直不让我上班。我在家呆着也总是骚扰不断,我们被迫流离失所不敢回家,家人所承受的压力很大,一有什么日子,“610” 、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到学校找我打听,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看见警车,听到电话声,敲门声就吓的不行了,孩子在外面不敢叫爸爸,父母亲及亲人所承受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因我们不在家,女儿只好在奶奶家,天天哭着惦记我们,原来学习成绩很好,可是因整日在高压下,忧伤下,成绩一直下降,没有考上理想大学。

校长武洪波谎称单位有事为由、副校长王泽谎称不来学校就取消工作,还找同事欺骗,先后给我的亲人打电话,说是和我说下学期上班的事及工资情况。我信以为真,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去了单位。

到了校长室,武洪波说:“你先去王泽办公室,我这里忙,一会再和你谈工作。”两个办公室挨着,他把我送到王泽办公室,我反问了一句,“你们不会有其他事骗我吧?”他说:“没有别的事,就是谈工作。”王泽说:“四中王老师来上班(她也是长时间不上班,是普通老师),我们都找她谈,你也是。”武洪波走了,我坐下来,王泽有意和我唠家常拖延时间,问那些没有边际的话。后来我问王泽:“你找我有事吗?”王泽说:“我不找你,是武校长找你。”当时我觉得不对劲,说去一下卫生间,这时王泽原形毕露,一反常态,马上好紧张,不让我去,跟着我。我马上去找武洪波,对他说:“你们不是让我上班吗?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一看教育局副书记路继勇也到了,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女的,市里“610”白志强和一个姓温的也来了。我一看事情不好,他们还想迫害我,我就下楼回家,王泽追我。他们通知单位人员李光军、崔宝军,我知道他们不知内情,因校长骗他们说是让我上班。他们在一楼喊我,我没有办法,从大墙跳下去,身体摔了多处伤,这时王泽把我拽住,“610”白志强和路继勇和姓温开车堵我。白志强下车,开始诽谤大法,并且威胁和恐吓我,我四肢无力坐在地上,不能动弹,渐渐我脑袋一阵迷糊,心口一阵剧痛,迷糊过去了,手脚没有感觉。后来我被救护车拉走。家人把我背回去。回来后,路继勇还继续骚扰我。

揭露这些真相,是希望参与迫害者明白:你们所做的都是违法的。你们都这么说:“没有办法,共产党让这么做,不敢不做。”你们知道不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难以为继了,你们还在愚蠢的助纣为虐,且不说共产党历来卸磨杀驴,将来历史的审判开始时,你们每个个体都要承担自己的罪责。人做的一切,天都在看着,害人行恶者,一定逃不出天理的惩戒。清醒吧,在正义和邪恶面前,你们选择什么,其实是性命攸关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4/黑龙江富锦市女教师刘桂珍屡遭迫害-278591.html

2009-05-26:黑龙江省富锦市韩立峰一家的遭遇 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韩立峰,七零年出生。今年四十岁的韩立峰,曾经是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那时单位条件好,受社会大染缸的熏染,整日和同事吃喝玩乐,还养成了抽烟喝酒的坏毛病。给自己的身体和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一九九八年,整日无所事事的他,偶然遇到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韩立峰马上戒掉烟酒,停止了吃喝玩乐,专心炼起了法轮功。从

2009-05-26: 黑龙江省富锦市韩立峰一家的遭遇

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韩立峰,七零年出生。今年四十岁的韩立峰,曾经是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那时单位条件好,受社会大染缸的熏染,整日和同事吃喝玩乐,还养成了抽烟喝酒的坏毛病。给自己的身体和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一九九八年,整日无所事事的他,偶然遇到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韩立峰马上戒掉烟酒,停止了吃喝玩乐,专心炼起了法轮功。从此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了。得了乙肝和肝硬化的妻子刘桂珍看到他的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一身的疾病都没了。全家人都受益了。这是用任何金钱和办法都不可能改变的,因为法轮功扭转的是人心!很快妻子刘桂珍变成一位对学生认真负责,出了名的优秀好教师。从此这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其乐融融。

可是自从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韩立峰的妻子二次被非法劳教,韩立峰有家不能回。这些年来韩立峰一家被害的债台高筑,前前后后被敲诈五万多块,再加上被抢劫的经济损失,不得不卖掉房子,过起了居无定所的日子。亲朋好友家也不敢去,担心连累家人,这就是法轮功一家的不幸遭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突然宣布要迫害法轮功,韩立峰告别家人,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路,就为了告诉政府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二零零零年二月,北京城血色恐怖,到处是便衣警察。当场就把他抓到天安门派出所。三十多个全国各地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到一个十多米长的大铁笼子里。一两天没让吃饭喝水,大冬天还开着窗户,衣裳单薄的都要冻僵了。来了一个恶警说:“你们还冷啊?”又故意搬来两个电风扇往里吹冷风。

铁笼对面就是一间一间的审讯室,这些恶警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叫出来送到审讯室用刑、毒打。韩立峰被它们打耳光、用脚踢、还用皮鞋跟狠命的碾脚尖。山东有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眼球被打的冒了出来。大家亲眼看到来自沈阳的俩姐妹被警察用凳腿打。其中一个当场被警察活活打死。尸体被抬了出去,为了掩盖真相另一个至今下落不明。中共就为了让百姓和它们学做坏人,停止做好人,放弃修炼法轮功。就是这么荒谬的理由,全国各地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先在那里遭到警察毒打,然后送走。当时北京体育馆装满了成千上万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韩立峰又被送到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5天。被富锦的孙维阳带回到富锦南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在看守所里,又遭到犯人毒打,还要强迫写悔过。恶徒们还扬言说不写悔过就判刑。每天警察都找谈话,逼迫放弃信仰。后来家里人出面,在被非法关押了21天后给他花钱买了出来。回来以后,单位三天两头找他,派出所找他,纪检委找他,又被开除了党籍,开除了公职。单位及派出所又派专人监视他。怕他去上访,剥夺他人身自由。

二零零一年,中共人员为了把韩立峰管的更牢,监视更方便,同意他承包了单位的食堂。这期间,锦山派出所警察张健,到食堂找他,说到派出所有点事。韩立峰去了以后,公安局政保科孙维阳,还有副局长孙延峰早就等在那里。丧心病狂的孙延峰当时就冲上来扇了他几个大耳光,说锦山条幅一定是韩立峰挂的,并且说:”大碴子,是你食堂的,绑条幅的筷子是你食堂的,你还会写字,不是你还是谁?赶快说吧。”又派人把食堂和家里翻了一遍,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及两箱法轮功资料,韩立峰又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提审,遭到孙维洋毒打。孙用脚踢他,又用酷刑开飞机折磨他。后来家里知道孙延峰是在敲诈,就托人给他送了六千元钱,恶警才把他放了出来。

二零零七年九月,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及警察非法对韩立峰及家人跟踪,孩子受到了惊吓,给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身为副局长的于兴录卖力迫害法轮功,对他的妻子和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非法跟踪、绑架。刘桂珍在工作单位被强行绑架并被抢走了家门钥匙,恶警把韩立峰家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妻子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其间韩立峰母亲去他家找孩子,被屋里的警察抢走手机,吓的心脏病发作晕了过去。韩立峰农村的大姐夫去他家,被非法盘问拘留。韩立峰的表姐家没人,警察就象土匪一样扒窗户,把屋里全翻一遍。

这些公安土匪只认钱,根本就蔑视法律,更别说仁义道德。明知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还要在经济上搞垮。家里没办法又托人给他们上货,一次就被勒索二万六千多元,韩立峰的妻子才从佳木斯劳教所放回来。回来后,刘桂珍去找于兴录索要被抢走的贵重物品,于声称没有。还说下次再来就要把她抓起来。“我们家的东西没有一件是违法的。是我们花钱买的东西。干嘛不要呢?”第二天刘桂珍又去要,结果于真的把她扣了起来。并在孩子中午放学时抢走了家门钥匙,又一次非法抄家,抢走一部手提电脑、一个新MP4、手机等物品。刘桂珍绝食9天,出现生命危险,又被于兴录等人敲诈了一万三千多元,还给劳教了一年才被放出来。

于兴录和裴晓东跟踪韩立峰的女儿时,孩子晚上放学回家拿衣服,下楼打三轮车去奶奶家。在东平路发现一个黄色的QQ车跟踪,就从七校拐到华星。到一个话吧给奶奶打电话。出来时发现裴晓东跟在后面,戴着眼镜,挺着个大肚子,看被孩子发现就躲电线杆后面了。奶奶来接孩子时,孩子恐惧又害怕,要上厕所。出来时发现身为副局长的于兴录在女厕所外面偷偷跟着。气的孩子大声喊:“一个大男的,老跟着一个女的上厕所。”看他不走孩子无助的边哭边喊:“我们上厕所你也跟着,我一个小孩啥也没有你跟着我干啥?”于兴录无赖的说:“你认识我吗?你咋知道我跟着你?”这时裴晓东就在电线杆后面站着,晚上孩子连学都没敢上,和老师请了假。

刘桂珍被绑架那天,孩子给妈妈打电话。恶警尹忠梅接电话撒谎说你妈妈在开会呢!刚出食杂店,恶警孙义隆就跟上来:“你跟我来一下,我找你有事儿。”并且恐吓孩子,叫孩子跟它走。孩子说你干啥呀?孩子不上车,孙义隆就去抓孩子。孩子吓的喊:救命啊!抱着大树不让拉。孙义隆给于打电话请示,于叫孙义隆把孩子整到它的办公室去。孩子被非法关押了七、八个小时,两顿没让吃饭。于兴录问孩子:“你认不认识我?还问孙义隆包翻了没有?孩子包里当时有一根笔一个书还有钥匙和钱。于兴录拿着钥匙问:“你说这是哪个仓库钥匙?”孩子说家门钥匙。于就骂:“你家钥匙象遥控器啊?是不是不想回家了?行了,你在那儿呆着吧!晚上也别想回家。”孙义隆跟于请功说这孩子才不要脸呢,让她上车她不上。把我累的呢!又写口供让孩子签字,孩子不签恶警就骂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6/201643.html

2007-09-19:富锦市大法弟子韩立峰、刘桂珍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9/162966.html

2007-09-19: 富锦市大法弟子韩立峰、刘桂珍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9/162966.html

佳木斯 富锦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2-14: 此次参与迫害赵庆祥的二龙山镇派出所警察电话号码如下:
孙雷:1316975456
王兆军:13339551777
杨立志:18745411589
方修成:13845436222
方春海:15304542977
郭清营:15046428822
刘景波:13845445799
富锦市国保大队长单洪飞:13504692766


2015-08-06: 富锦市头林派出所 :4542720110所长 梁显俊 13945448898
教导员 张钧 13208415678
副所长 吴佳鹏 159454354324542334959(宅)
外勤 赵锋 13945410669
外勤 高慧勇 13836628110
户籍员 方纯锋 15046429900头林镇复兴村委会:4542722120富锦市公安局局长 赵雪冰【追查】:454234599113946439666
国保大队:454235533445423553354542355336454-2355337
大队长 单宏飞:13194545876
原大队长 沈静元【追查】:1390454009918645407819 宅 4542331261
教导员 郭振海【追查】:13069926993

尹忠梅【追查】:13845440055 宅 4542343259
范玉坤:13704691123
王佳林【追查】:15945878787 宅 4542330666
曲智:13224541333 宅 4542332121
国保 袁力【追查】:13069926993

富锦市公安局
副局长 李檬:45423259591308963456715663078007
副局长 于兴录【追查】:4542325523,宅 45423315671390364950613206990019
副局长 董克彬:45423253781394649577715663078008
副局长 李国辉【追查】:135046957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