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武汉市 >> 叶小芬(叶晓芬)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6-13
案例分类: 洗脑班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剥夺睡眠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东西湖区 沔湖墩劳教所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 何湾劳教所(河湾劳教所,湖北省劳教所,男,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05-26:曝光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听涛派出所对叶小芬的迫害 我是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我叫叶小芬,我于2019年3月31日下午到东湖风景区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便衣跟踪。当我走出东湖风景区大门口时,有两辆警车守候在大门口。两辆警车有两个警长,争着要绑架我上他们各自的车,其中有一个警长(警号为23403)要我上他的车,说这里属于我所管辖的范围,由我来处理(意思是不要他插手)

2019-05-26: 曝光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听涛派出所对叶小芬的迫害
我是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我叫叶小芬,我于2019年3月31日下午到东湖风景区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便衣跟踪。当我走出东湖风景区大门口时,有两辆警车守候在大门口。两辆警车有两个警长,争着要绑架我上他们各自的车,其中有一个警长(警号为23403)要我上他的车,说这里属于我所管辖的范围,由我来处理(意思是不要他插手)。另一警长就开车走了。

警号为23403的警长就拉我上了警车,说是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就把我绑架到东湖听涛派出所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非法提审我,说是走程序,要我配合一下。我告诉他们:“你们这是执法犯法,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这是一条黑线,对法轮功你们是真不明白吗?迫害法轮功将来要偿还的。”他们不听,也不相信,强行要量我的身高、照相,我没有配合。

他们问我姓名,我告诉了他们我的姓名。然后他们就到网上搜索我的信息,查出了我以前被迫害过的信息,再然后整理有关我以前被迫害的一切情况,准备将我劫持到拘留所之前,还扬言:“我要跟你搞三年。”我大声喊:“你说了不算,我的师父说了算!”这样警长、司机及两名协警就将我劫持到了拘留所,要非法拘留我15天。

到了拘留所,一女性姓杨的协警问我姓名,我没回答她,因为派出所送去的材料上写的清清楚楚,还明知故问,后来又要我换衣服,我不换,她就叫来了两个高个子刑事犯人,一共三个人强行将我推倒在地,强行要给我换牢服,姓杨的协警用她的大腿和屁股压在我的肩膀和胸部部位,我高喊发正念口诀,姓杨的协警就用我的不知是内裤还是胸罩堵我的嘴(因我当时被她们三人压住,我不知道),导致我的胸部受伤、身体多处青紫,连小声咳嗽胸部都剧烈疼痛,胳膊也抬不起来。然后送我进了严管房。所谓的主管干部余倩要我配合她的工作,否则断绝我的一切生活用品,还扬言:“15天满了,我要直接送你到一看(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你信不信!我有这个权力!”我也没配合她的一切。

非法拘留了我15天以后,东湖听涛派出所的警察又开着警车将我又劫回到听涛派出所重新走程序,说上次的程序没走好,还要走一次程序:照相、量身高、查血型、按指纹,由三、四个年轻警察强制着,我在心里求师父,不让他们得逞,结果指纹在他们的电脑上不显示。最后听涛派出所叫我的家人接我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6/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87881.html

2019-05-17: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叶小芬被绑架 十七天后已回家 叶小芬,女,60多岁,2019年3月31日,叶小芬在湖北武汉东湖风景区讲真相,下午三点左右,被便衣警察绑架到东湖派出所,后被转武汉一拘留所,遭十七天的迫害。 在此期间,叶小芬不配合拘留所的恶警的指挥,她们就采取不允许购买生活日用品,并让其他拘留人员采取强制穿号服等侮辱手段折磨她,直到十七天后,叶小芬回家。 http://www.min

2019-05-17: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叶小芬被绑架 十七天后已回家

叶小芬,女,60多岁,2019年3月31日,叶小芬在湖北武汉东湖风景区讲真相,下午三点左右,被便衣警察绑架到东湖派出所,后被转武汉一拘留所,遭十七天的迫害。

在此期间,叶小芬不配合拘留所的恶警的指挥,她们就采取不允许购买生活日用品,并让其他拘留人员采取强制穿号服等侮辱手段折磨她,直到十七天后,叶小芬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7/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5211.html

2019-04-15: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叶小芬被绑架详情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叶小芬于2019年3月31日下午在东湖风景区内讲真相,被一男子诬告,在东湖风景区大门口被东湖附近的听涛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10点多钟,叶小芬被劫持到位于东西湖区的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于4月15日到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5/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大

2019-04-15: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叶小芬被绑架详情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叶小芬于2019年3月31日下午在东湖风景区内讲真相,被一男子诬告,在东湖风景区大门口被东湖附近的听涛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10点多钟,叶小芬被劫持到位于东西湖区的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于4月15日到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5/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5171.html#19414231738-1

2019-04-13: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叶小芬被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叶小芬2019年3月31日晚上在小东门一带讲真相时被绑架,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3/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5064.htm

2019-04-13: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叶小芬被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叶小芬2019年3月31日晚上在小东门一带讲真相时被绑架,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3/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5064.htm

2017-06-05: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2017年5月29日中午被绑架的湖北应城法轮功学员刘春凤于6月3日回家。 ◇天津市滨海新区66岁法轮功学员王桂荣于2017年5月27日回家。 王桂荣在天津市女子监狱被迫害3年之久,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天津市女子监狱每天迫使法轮功学员们超负荷做工12小时以上。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陈国华,女,叶小芬,女,已经回家。 http://w

2017-06-05: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2017年5月29日中午被绑架的湖北应城法轮功学员刘春凤于6月3日回家。

◇天津市滨海新区66岁法轮功学员王桂荣于2017年5月27日回家。

王桂荣在天津市女子监狱被迫害3年之久,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天津市女子监狱每天迫使法轮功学员们超负荷做工12小时以上。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陈国华,女,叶小芬,女,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5/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49201.html#176422745-15

2017-05-10: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在武昌徐家棚讲真相时,被徐家棚派出所警察绑架。请知道详细情况的人士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0/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7417.html#1759234936-47

2017-05-10: 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在武昌徐家棚讲真相时,被徐家棚派出所警察绑架。请知道详细情况的人士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0/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7417.html#1759234936-47

2009-12-27:武汉叶小芬遭非法拘留暴打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叶小芬家门外有人叫门;她开门后看到来了八至九人,问他们找谁,他们说就找你,非法闯入家中,问有哪些人来学法?恶警闯進房间,抢走了大法书与师父法像,和她的钱包,出门后把她绑架到徐东派出所非法审问。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以所长为首的几个人,强行把叶小芬绑架到医院检查身体后,绑架到武汉市公安局。然后经市公安局

2009-12-27: 武汉叶小芬遭非法拘留暴打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叶小芬家门外有人叫门;她开门后看到来了八至九人,问他们找谁,他们说就找你,非法闯入家中,问有哪些人来学法?恶警闯進房间,抢走了大法书与师父法像,和她的钱包,出门后把她绑架到徐东派出所非法审问。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以所长为首的几个人,强行把叶小芬绑架到医院检查身体后,绑架到武汉市公安局。然后经市公安局批准又绑架到武汉市吸毒所,当时吸毒所不收,最后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到那儿后,叶小芬一路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三退保平安。

到了拘留所,拘留所的警察强行要叶小芬交钱,并把所有的馀款五百多元钱强行拿走(她的钱包还给她时少了五百八十元)。進拘留所后,他们要她穿牢服,她不配合,坚决不穿,第二天早上遭到二个拘留人员拳打脚踢,并卡住喉咙强行照像。

第三天,恶警万队长叫来五、六个拘留人员把叶小芬带進一个黑房,恶警万队长问她穿不穿牢服,她说不穿,他们就一拥而上,对叶小芬一顿暴打,并用脚踢她的前胸。

叶小芬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7/215150.html

2009-12-03: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非法送往东西湖妇教所迫害 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叶小芬,女56岁,因在徐东小区讲真相,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和平乡徐东派出所跟踪到家绑架,家中被抄,抄走现金500多元,及光盘十多张。现已经被非法送往东西湖妇教所,拘留1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213747.html

2009-12-03: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非法送往东西湖妇教所迫害

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叶小芬,女56岁,因在徐东小区讲真相,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和平乡徐东派出所跟踪到家绑架,家中被抄,抄走现金500多元,及光盘十多张。现已经被非法送往东西湖妇教所,拘留1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213747.html

2009-09-07:曝光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罪行 何湾劳教所──湖北省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黑窝之一,阴森的高墙上有着修炼人的血迹。 劫持法轮功学员千人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年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约千人次。 迫害之初,何湾劳教所将二大队和六大队划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队,男学员关在二大队,女学员关在六大队;随着迫害的迅速升级,大批

2009-09-07: 曝光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罪行

何湾劳教所──湖北省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黑窝之一,阴森的高墙上有着修炼人的血迹。

劫持法轮功学员千人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年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约千人次。

迫害之初,何湾劳教所将二大队和六大队划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队,男学员关在二大队,女学员关在六大队;随着迫害的迅速升级,大批法轮功学员陆续被非法劳教,尤其是二零零一年何湾劳教所一时竟人满为患,乃新成立八大队关押女学员(后撤销);仍容纳不下,又将大量女学员关到与何湾劳教所一墙之隔的武汉市戒毒所;法轮功学员一度约占整个何湾劳教所关押人员的一半。除此之外,何湾劳教所还将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散的一个个的单独关到其它队里。

人间地狱

何湾劳教所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倾其数十年来所积累起来的非常系统的且极其阴毒的一整套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進行酷刑迫害和精神摧残,再达不到目的,则不惜肉体消灭。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所有黑窝都是相通的,何湾劳教所曾把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押到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何湾劳教所警察还到沙洋学习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手段。

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何湾劳教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例如:夏刚(原武汉卷烟厂三车间挡车工,生产班长)、高爱华、叶浩(原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范道芝、刘丽华(原武汉市洪山区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黄莉萍、杨清华、李星连(原长航集团员工)、徐东群等9人,他们被迫害致死,都与其在何湾劳教所遭受的折磨相关。

残酷手段

吊铐毒打:二零零五年十月初至十一月中旬,法轮功学员朱汉龙每天被吊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头顶墙,面朝下,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半悬铐在铁栏杆上,双手反背吊铐。铁铐子深深陷入手腕肌肉内,疼痛难忍,如稍动一动,便惨遭以游中波为首劳教犯的毒打。朱汉龙的前胸、后背、腰部、两肋全部伤痕纍纍,往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二零零四年,钱友云被六大队警察黄虹吊铐七天,昏死过去几次,人成了昏迷状态,后来钱友云的手、身子疼的没感觉了,人清醒过来之后,只感觉全身发冷发抖,口里的脓痰吐个不停。

长时间罚站。六十多岁的青山法轮功学员张玉芳,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何湾劳教所八大队,警察黄虹强迫她站十三个日夜,不准睡觉,后来张玉芳眼睛发黑,倒在地上,鼻梁,脸盘摔成了粉碎性骨折,在地上流了很多血。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卢启奇和王浩分别被二大队恶警罚站八天八夜,十五天不许睡觉,两人的双脚和大腿因长时间站立而浮肿、变粗。

野蛮灌食:田超、欧阳海文在二大队被摧残性强制灌食达数月之久。

强迫洗脑:劳教所经常利用犹大去“转化”法轮功学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对学员進行各种人格侮辱、折磨。

高强度奴工活:劳教所恶警对给叶小芬加大奴工定额,不完不准睡觉,有时通宵不准睡觉,把叶小芬迫害的全身浮肿。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下大雪,叶小芬因眼睛不好做不了手套,劳教犯人不准她上厕所,对她大打出手,她喊“打人了”,警察胡芳用双手使劲卡住了她的喉咙,不准她喊,并叫人用铐子把她铐上。她说要上厕所,胡芳丧心病狂的大叫“你来不及了?!尿到裤子里没有?!”然后当场拉下她的裤子。

何湾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目前,劳教所所长梅某、教育科科长李某等正阴谋筹划在一大队办全封闭“转化”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7/207844.html

2009-02-09:在武汉江汉区洗脑班和戒毒所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我讲三退时被恶人告发,被绑架、非法关進妇教所后转到武汉江汉区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的恶警屈某对我使用强制手段,指使打手强迫我听邪党的宪法,我说:“我没有违法,是邪党在违法,是你们在犯法,迫害法轮功是违背天意的。我告诉你们真相,不要继续迫害法轮功。如果不听,你们的未来就太危险了。”他们不但不听,一群人把我从床上拖下来,用脚踢,抬到录音机前

2009-02-09: 在武汉江汉区洗脑班和戒毒所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我讲三退时被恶人告发,被绑架、非法关進妇教所后转到武汉江汉区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的恶警屈某对我使用强制手段,指使打手强迫我听邪党的宪法,我说:“我没有违法,是邪党在违法,是你们在犯法,迫害法轮功是违背天意的。我告诉你们真相,不要继续迫害法轮功。如果不听,你们的未来就太危险了。”他们不但不听,一群人把我从床上拖下来,用脚踢,抬到录音机前强迫我听磁带。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坚决维护大法,让录音机马上绞带。20多天后,录音机真的绞带坏掉。

后来,恶人叫我看邪悟者写的文章。我看了一遍,发现他们把师父的法都改动了。我对打手说,这些文章全是造谣,我不学。他们举手就打我。我被他们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几天几夜我被逼着不能睡觉,强迫转化。打手孙军、付某把笔从我手心抢去写骂师父的坏话,我伤心的大哭一场,瘦个子警察过来就打我耳光。参与迫害的还有雷秀兰、袁某、陈某、扬扬。

由于困魔干扰,加上无法学法,正念不强,在邪恶的花言巧语的欺骗中我走向邪悟。明白后我痛苦万分,感到愧对大法,愧对师父,想到这我马上口头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恶人屈某气急败坏,扬言“我用锈刀子磨你”。三个月后,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屈某等六人强行把我架到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

恶警强迫我奴役劳动,指使犯人给我加大定额,做不完不准睡觉,有时通宵不准睡觉。我被迫害的全身浮肿,恶警胡芳把我列为“重控对像”。他们强迫我拍照,我不配合。四个恶人把我按倒在地,照我的后背和下身。恶警胡芳扬言说,要把照片挂到大厅里出我的丑。

2008 年1月14日下大雪。吸毒犯刘影叫我做手套。我说,我眼睛不好使做不了。我要上厕所时,她说你不劳动不准上厕所,两个犯人把门堵住2个多小时,我忍不住想从后边的门出去。一个犯人马上冲过来对我大打出手。在我喊“打人了”时,恶警胡芳用双手使劲卡住了我的喉咙,不准我喊,并叫人用铐子把我铐上。我说我要上厕所,胡芳丧心病狂的大叫“你来不及了?!尿到裤子里没有?!”然后当场拉下我的裤子。我感到受到极大的伤害,大哭起来。胡芳叫犯人用我的衣服、毛巾堵我的嘴。我咬紧牙,犯人用手抠我的嘴,毛巾上都是血。

恶警继续对我迫害。他们指使犯人在我的饭碗里丢指甲壳、头发、细铁丝等。

2008年5月23日,劳教所来了一个参观团(搞假相)。我想正好可以讲真相。我在窗前喊,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叫叶小芬。劳教所迫害我。犯人刘影冲上来一把卡住我的喉咙。我当时窒息倒地。醒后,犯人团团把我围住妄图对我下手,是师父保护我,使恶人的迫害未能得逞。

在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后,2008年8月26日我又再次被挟持到江汉区洗脑班。洗脑班恶徒对我打骂、冬天给我穿凉鞋。他们把男大法弟子的头打破,然后强迫吃药,否则就关在房中4、5个打手朝死里打。我大喊流氓打人。恶人赶紧把窗子关上怕人听见,并放邪党的造谣磁带。我坚决抵制。我请师父加持发出最强大的正念,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全球公审江泽民!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江汉区法教班马上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恶人屈某叫来江汉区公安分局副大队长等七人对我劈头盖脸大打出手。他们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抓住我的衣服往地上拖,卡我的喉咙不准我喊。是师父的正法口诀在解体着他们背后的大量邪恶因素。恶人见我念正法口诀就怕。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洗脑班。亲人将我接回了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064.html

2009-01-17:叶晓芬遭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迫害 目前,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劫持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叶晓芬,女,五十多岁,家在万松街道;刘月静,女,七十多岁,家在民意街道;刘丽敏,女,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一人一个房间单独关押,同房配的“陪教”(监管人员)为所在街道的社区工作人员或低保人员。 叶晓芬遭江汉区洗脑班残酷迫害。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叶晓芬被绑架到此黑窝,她抵制恶人播放污蔑师父和大法的磁带,遭殴打

2009-01-17: 叶晓芬遭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迫害

目前,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劫持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叶晓芬,女,五十多岁,家在万松街道;刘月静,女,七十多岁,家在民意街道;刘丽敏,女,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一人一个房间单独关押,同房配的“陪教”(监管人员)为所在街道的社区工作人员或低保人员。

叶晓芬遭江汉区洗脑班残酷迫害。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叶晓芬被绑架到此黑窝,她抵制恶人播放污蔑师父和大法的磁带,遭殴打;叶晓芬于同年八月下旬被恶人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她遭折磨、殴打、酷刑、侮辱而对大法坚定不移,并慈悲的讲真相,使周围的人不断清醒,甚至迫害过她的恶人都亲自向她道歉;劳教期满,叶晓芬再次被劫持到江汉区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洗脑班恶人开始每天用录音机播放邪恶谎言,妄图“转化”大法弟子,同时也在毒害世人。叶晓芬揭露谎言,其他同修一齐配合,恶人害怕,辱骂、取笑叶晓芬叶晓芬仍然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恶人气势汹汹的冲進她的房间,重重的推搡她,抓着她的头发朝墙上撞,使她头上撞了个大包,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一个多月后,恶人不再播放了录音了,也停止了恶言恶行,周围的人也都走向了清醒。

恶人有意封锁叶晓芬被迫害的消息,到目前为止她都没有亲人去探望过,更没人去送日常用品和衣物等。这也是一种邪恶迫害方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7/193668.html

2009-01-17:武汉市江汉区大法弟子刘月静等仍被非法关押在二道棚洗脑班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大法弟子刘月静、叶小芬、张真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二道棚洗脑班内,己有5个多月了。邪恶不让家属接见,也不放人回家,妄图逼迫这三位坚定的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7/193673.html

2009-01-17: 武汉市江汉区大法弟子刘月静等仍被非法关押在二道棚洗脑班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大法弟子刘月静、叶小芬、张真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二道棚洗脑班内,己有5个多月了。邪恶不让家属接见,也不放人回家,妄图逼迫这三位坚定的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7/193673.html

2008-09-30: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暴行 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以暴力手段对被劫持的大法弟子野蛮洗脑。 江汉区大法弟子刘月静老人(女、六十多岁)曾多次遭到江汉区“六一零”歹徒绑架迫害。2007年10月刘婆婆在发放真相资料时遭到恶人绑架,被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关押迫害。在洗脑班期间刘婆婆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恶徒白天强迫她罚站,站在用粉笔画的圆圈内、外面写满了诬蔑大法与师父的标语,不许动,并把

2008-09-30: 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暴行

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以暴力手段对被劫持的大法弟子野蛮洗脑。

江汉区大法弟子刘月静老人(女、六十多岁)曾多次遭到江汉区“六一零”歹徒绑架迫害。2007年10月刘婆婆在发放真相资料时遭到恶人绑架,被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关押迫害。在洗脑班期间刘婆婆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恶徒白天强迫她罚站,站在用粉笔画的圆圈内、外面写满了诬蔑大法与师父的标语,不许动,并把写谩骂、侮辱大法的字条贴在刘婆婆的衣服上、不许撕、一撕就遭到殴打,晚上不让她睡觉。有一次刘婆婆在与恶人抢夺撕毁诬蔑大法的标语时被洗脑恶徒把手指掰断,疼得刘太婆差一点昏死过去、恶人还不放手……酷刑折磨刘婆婆实在承受不住。刘婆婆从洗脑班回来后,将近半年的时间内手指还在疼痛。

2008年8月25日上午刘月静婆婆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附近发正念时,又被洗脑班派出的便衣特务认出,强行绑架、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前不久刘婆婆的老伴趁中秋节之际去洗脑班看人,洗脑班邪恶拒不让见,并说除非写出东西(决裂、转化、保证)才让见。连送去的几个苹果都被拒之门外,恶徒并说了许多谩骂侮辱刘婆婆的话。

一个六十多岁的善良老人就这样被关押在洗脑班长期折磨。

大法弟子叶小芬在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到期后又被江汉区“六一零”歹徒直接从何湾劳教所转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内强制洗脑迫害,不让她睡觉、逼迫她转化,逼迫她写“三书”,放弃信仰真、善、忍。

二道棚洗脑班还关押一名大法学员叫张真,目前也在洗脑班内遭受同样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30/186821.html

2007-10-28: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转到何湾劳教所迫害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以被由江汉区洗脑班转到何湾劳教所,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相互转告,营救同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8/165287.html

2007-10-28: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转到何湾劳教所迫害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以被由江汉区洗脑班转到何湾劳教所,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相互转告,营救同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8/165287.html

2007-08-21: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受迫害 大法弟子叶小芬于五月三十日在外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武汉市妇教所迫害,后又转到武汉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1/161245.html

2007-08-21: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受迫害
大法弟子叶小芬于五月三十日在外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武汉市妇教所迫害,后又转到武汉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1/161245.html

2007-06-08: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非法关押到省妇教劳教所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于5月30日在学校门口给小学生讲三退,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东亭派出所把叶小芬非法关押到省妇教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8/156524.html

2007-06-08: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被非法关押到省妇教劳教所
武汉大法弟子叶小芬,于5月30日在学校门口给小学生讲三退,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东亭派出所把叶小芬非法关押到省妇教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8/156524.html

武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27)

2006-01-01: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特一号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劳教局:027-8727568 027-87127923
特一号(劳教所)二大队:027-88422128 027-88422136(管教办公室) 027-88422137(管理科,毕科长) 027-88422163(队长办公室)

2019-11-20: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绪卿被迫害信息补充
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信息:

武汉市610办公室 地址:汉口解放公园路42号 邮编:430010
电话:027~82402907 传真:027~82402840
武汉市610办总负责人 陈仕国 电话:027~82402903 住宅电话:027~87403060
武汉市委政法委 地址:汉口解放公园路42号 邮编:430010
电话:027~82402413 传真:027~82402437
现任武汉市委政法委书记 市公安局局长 赵 飞
局长专线电话:027~85876666 举报专线电话 027-85396666
原任武汉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 胡绪鹍 办公电话:027~82402235
武汉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维稳办主任)崔正军 办公电话:027~82402467 住宅电话:027~85311811
武汉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秘书长(市综治办主任):孙天文 办公电话:027~82402436 住宅电话:027~83519688
武汉市委政法委纪检组长:任 强 办公电话:027~82402422 住宅电话:027~82637847
武汉市公安局 85874400
武汉市公安局监管处:6165700
武汉市公安局法制大队:61675723
武汉市公安局纪委:61675717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 邮编:430023
电话:027~8539350085393600
武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徐精华 办公电话:027~85396501 住宅电话:027~818031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