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 >> 吉林市 >> 郑云龙(郑凤祥儿子)

男, 1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丰满区江南乡前锋村二组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7-16
案例分类: 中小学生  典型案例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抄家/非法搜查  家人/朋友被迫害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郑云龙(郑凤祥儿子)
夫妻/父母: 郑凤祥(郑风详,郑凤翔) 李文华(郑凤祥妻子)
兄弟姐妹/伯父母: 郑彬
交叉列在: 吉林 > 吉林 丰满区(石井沟,二道乡)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7-07-02: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抓捕九名大法弟子 吉林市天红小区(属东局子街)城乡建委?合楼居民于凤珠、车平平、马弛、马芳、郑云龙、陈继新、李海龙、李建华、傅奇等九位大法弟子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58035.html

2007-07-02: 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抓捕九名大法弟子
吉林市天红小区(属东局子街)城乡建委?合楼居民于凤珠、车平平、马弛、马芳、郑云龙、陈继新、李海龙、李建华、傅奇等九位大法弟子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58035.html

2007-07-01:吉林市九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吉林市有九位同修被绑架,他们是车平平、马驰、马芳、郑云龙、陈继新、李海龙、李建华、傅奇、干凤珠具体不详,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正念加持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81.html

2007-07-01: 吉林市九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吉林市有九位同修被绑架,他们是车平平、马驰、马芳、郑云龙、陈继新、李海龙、李建华、傅奇、干凤珠具体不详,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正念加持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81.html

2007-06-19:探望狱中妻子 吉林市郑凤祥及亲友被绑架 中国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一家亲友五人,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探望被非法关押的郑凤祥的妻子,结果他们都被秘密绑架。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家住吉林市的郑凤祥同亲友驱车到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探望已被中共非法关押近一年的妻子李文华。上午郑凤祥在电话中告诉家人已到长春,但几小时后家人再打电话时,同去几人的电话都无人接听,自此便音信全无,五个人整夜未归

2007-06-19: 探望狱中妻子 吉林市郑凤祥及亲友被绑架
中国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一家亲友五人,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探望被非法关押的郑凤祥的妻子,结果他们都被秘密绑架。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家住吉林市的郑凤祥同亲友驱车到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探望已被中共非法关押近一年的妻子李文华。上午郑凤祥在电话中告诉家人已到长春,但几小时后家人再打电话时,同去几人的电话都无人接听,自此便音信全无,五个人整夜未归。

次日家人才得知,同去的陈继新(大法弟子)家,半夜被长江街派出所抄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经多方查找得知:黑嘴子劳教所与吉林市高新分局、长江街派出所合谋绑架了同去的所有人,名单如下:郑凤祥(丈夫)、郑云龙(儿子)、郑彬(小姑子)、帮忙的司机(侄女婿)、陈继新(大法弟子)。

经多方核实:黑嘴子劳教所一开始不让接见,后来又让接见、还允许合餐,吃完饭后,吉林市警察已等候在门口,说都等你一个多小时了……随后五人被绑架回吉林市,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9/157171.html

2007-06-18:探视难中妻 郑凤祥父子遭围捕 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与妹妹、儿子郑云龙及司机,还有陈继新一行五人,于十三日一起看望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妻子。 接见后刚出门,他们被数名警察围上,要求查验证件,并声称在门外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随后又来了数名武警,手持木棍将几人团团围住。很快打电话叫来了吉林市长江路派出所的警察,将郑凤祥等人强行抓走,随身物品有五千八百多元现金,与郑云龙活期六

2007-06-18: 探视难中妻 郑凤祥父子遭围捕

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与妹妹、儿子郑云龙及司机,还有陈继新一行五人,于十三日一起看望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妻子。

接见后刚出门,他们被数名警察围上,要求查验证件,并声称在门外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随后又来了数名武警,手持木棍将几人团团围住。很快打电话叫来了吉林市长江路派出所的警察,将郑凤祥等人强行抓走,随身物品有五千八百多元现金,与郑云龙活期六万元存折及多部手机,还有一些资料等物品。

十三日当晚,郑凤祥及儿子郑云龙被转到高薪分局。十四日下午四点左右,有人看见郑云龙在一行驶缓慢的无牌面包车的后座位上,被一人按在腿上击打头部,郑云龙大喊“救命”;路人上前责问为什么打孩子?打人者大骂,随后急速开车溜走。

十四日当天,陈继新的家被长江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切纸刀等物品。

现郑凤祥妹妹与司机已经安全回到家中。

从此事件中看仍然是高薪分局与长江路派出所一手策划的,这些恶警为了利益,出卖良心,丝毫没有改过,仍然助纣为虐,迫害善良的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8/157135.html

2007-06-16: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等五人疑被绑架 郑凤祥与妹妹和儿子郑云龙及外甥女女婿还有陈纪新一同五人,于十三日(星期三为监狱接见日)一起看望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妻子,至今未归;十四日陈纪新的家被不法警察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物品。 显然以上五人可能被恶警绑架,望吉林市大法弟子快速搜集相关恶警资料及时上网曝光邪恶罪行。 长江路派出所曾绑架郑凤祥一家,因郑凤祥体质虚弱而未被非法劳教,

2007-06-16: 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等五人疑被绑架
郑凤祥与妹妹和儿子郑云龙及外甥女女婿还有陈纪新一同五人,于十三日(星期三为监狱接见日)一起看望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妻子,至今未归;十四日陈纪新的家被不法警察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物品。

显然以上五人可能被恶警绑架,望吉林市大法弟子快速搜集相关恶警资料及时上网曝光邪恶罪行。

长江路派出所曾绑架郑凤祥一家,因郑凤祥体质虚弱而未被非法劳教,恶警几次诱捕郑凤祥未果,曾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蹲坑守候抓捕郑凤祥,未得逞。这次陈纪新的家(家住吉林市江南水工机械厂附近)被抄家与长江路派出所也是有关系的。因事情刚刚得知,所了解的就这么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6/156992.html

2006-09-29:吉林市高中生控告恶警非法拘捕、刑讯逼供 2006年7月14日,17岁的吉林市高中生郑云龙与父亲郑凤祥、母亲李文华在家中遭当地长江路派出所副所长王洪伟等八名恶警绑架至派出所,遭非法审问,刑讯逼供。 警察厉成宝暴打未成年的郑云龙,掐嘴,拧鼻子,狂踹肚子、前胸,狠踢下肢……几个警察一次又一次把郑云龙踹倒在地,并且24小时不让他睡觉。 大法弟子郑凤祥遭恶警吊铐、拳打脚踢、鞋击头顶、塑料瓶杵

2006-09-29: 吉林市高中生控告恶警非法拘捕、刑讯逼供
2006年7月14日,17岁的吉林市高中生郑云龙与父亲郑凤祥、母亲李文华在家中遭当地长江路派出所副所长王洪伟等八名恶警绑架至派出所,遭非法审问,刑讯逼供。

警察厉成宝暴打未成年的郑云龙,掐嘴,拧鼻子,狂踹肚子、前胸,狠踢下肢……几个警察一次又一次把郑云龙踹倒在地,并且24小时不让他睡觉。

大法弟子郑凤祥遭恶警吊铐、拳打脚踢、鞋击头顶、塑料瓶杵眼睛和太阳穴……酷刑折磨长达6个多小时,郑凤祥多次昏死过去,每次都是恶警用冷水泼醒,再继续折磨。警察厉成宝边打边叫嚣:“你记住我叫厉成宝,你告去吧!”后郑凤祥被非法劳教,恶警将他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因郑凤祥身体极度虚弱、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郑云龙的母亲、大法弟子李文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以下附件是郑凤祥、李文华、郑云龙一家三口向司法部门控告吉林市长江派出所、吉林市政府的罪行。

附件一:

郑云龙的控告书

控告人:郑云龙,男,17岁,汉族,文化高中,家住吉林市高新区前锋村。

被控告人:孙龙,吉林市高新区长江派出所所长

申诉请求:
1、归还所有非法抄家的物品。
2、对原告在非法关押期间所造成的肉体伤害及精神损失给予赔偿。
3、对原告公开道歉。
4、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将查处结果告知控告人。
5、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006 年7月14日晚8时许,长江路派出所副所长王洪伟(酒后)带领8名警员厉成宝、徐虎、张文有、陈福庆、张晓明等(未着装警服)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绑架我及家人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家用电脑及相关硬件、手机3部、现金八千五百多元等(VCD机、300张空白光盘、小录音机、博郎学习机、一套英语光盘、坐垫2个、一打票据、半桶高级装潢胶等这些物品被抢走后没有出示扣押物品清单)。

我被劫持到派出所期间,遭受非法审讯,毒打逼供,给我精神和肉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现将具体迫害事实控告如下:

一、非法抄家及绑架

2006年7月14日晚8时许, 8名身穿便装人员未出示任何证件、未表明身份的情况下强行绑架我及家人并非法抄家。(到派出所才知是警务人员)他们的这种行为严重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权和住宅权。违反了《宪法》第13条、39条的规定。

1、《宪法》第13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所有权。法轮功书籍有出版书号,有合法的版权登记号,不是非法出版物。公民个人购买的法轮功书籍,理所当然成为私有财产,任何人无权予以收缴。家用电脑及相关硬件、手机3部、现金八千五百多元等(VCD机、300张空白光盘、小录音机、博郎学习机、一套英语光盘、坐垫2个、一打票据、半桶高级装潢胶等这些物品被抢走后没有出示扣押物品清单)物品均属公民私有财产,任何人无权予以收缴。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六章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对扣押的物品、文件、邮件、电报或者冻结的存款、汇款,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以内解除扣押、冻结,退还原主或者原邮电机关。

2、王洪伟带领的人员没有着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出示任何证明、证件,未表明身份的情况下闯入了我家,违反了《宪法》第39条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刑事诉讼法》第111条规定:进行搜查,必须向被搜查人出示搜查证。在执行逮捕,拘留的时候,遇有紧急情况,具有逮捕证或拘留证的不另用搜查证也可以进行搜查。按上述法律条文规定,若是紧急情况抓捕我及父亲后,也应出示有效证件、逮捕证或者拘留证。但是未出示任何证件。我和父亲是14日晚上8点被抓的,可是我父亲拘留通知书上的日期是15日晚上10点签发的,也就是说这个拘留证是第2天晚上后补的。这在程序上显然已构成违法。

二、非法审讯、体罚,酷刑逼供

当晚8点多,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把我带到北面的小屋。我坐在座位上,厉成宝(一区警长)进来之后就让我站起来,我就站了起来,让我蹲下,我认为我不是犯人,我就没有蹲下,当时厉成宝就象疯子一样,掐我的嘴,还拧着我的鼻子,疯狂的踢我的大腿和小腿,然后又让俩个警察拉着我,厉成宝就运足了劲的踹我肚子和前胸,一次又一次把我踹倒,还一边大叫着:“你给我说!”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让我说什么,我就看着他。我真的害怕极了,他又叫着:“你不说我整死你。”我想:他真的疯了吗?这是一个正常人吗?我怎么了,我只是一个未满18岁的孩子,突然被抓到这里,用疯狂的手段折磨我,然后又把我踹倒在椅子上,打我的脑袋扇我的耳光,现在我的耳朵还在痛,一边骂着我,一边狠狠踹我打我,我当时真的麻木了,警察不是保护公民的吗?不是伸张正义的吗?那我眼前的警察是土匪还是打手?他们的这种行为是代表国家还是代表自己?中国的警察执行办案都是他们这样吗?从小到大我都没让人这么打过。心里的痛苦和压力更无法言表,我感觉就象进了地狱一样,在这里权利、自由、都没有,任人宰割,没人把我当人看。

我自认为比较懂法,和厉成宝他们讲法律,可是根本没用。他们近似疯狂,什么也不听。他们把我毒打过后,又把我带到南屋,呆在派出所里的滋味很难表达,那是一种没有自由、没有权利的象奴隶一样。有个年轻的警察24小时看着我不让我睡觉,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我真的向往在家里的日子。因为在派出所那时,我想我的未来等着我的到底是什么呢?我完全不知道。他们这种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47条的规定,已构成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触犯《刑法》第248条的规定,殴打体罚虐待被监管人罪,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其行为已构成《刑法》第 234条的故意伤害罪。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九条硬性规定中第7条:(是凡在办案中搞刑讯逼供的,应先下岗,再处理)。

三、威胁恐吓,勒索钱财

王洪伟、厉成宝说要给我整死还要把我送劳教所,并勒索了1000元才放我回家。(未给予任何罚款证明)这种滥用职权的行为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敲诈勒索罪。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三章第二十二条规定的:
(4)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
(5)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的身体、物品、住所或者场所;
(6)敲诈勒索或者索取、授受贿赂;
(7)殴打他人或者唆使他人打人
(8)违法实施处罚或者收取费用;
(11)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12)其他违法乱纪的行为。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六章第四十八条规定:人民警察有本法第二十二条所例行为之一的,应当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违反纪律的人民警察,必要时可以对其采取停止执行职务、禁闭的措施。他们的暴力殴打、恐吓行为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使我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连续高烧不退,无法正常生活与学习。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给予赔偿。

四、镇压法轮功是非法的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宇宙修炼大法。自1992年传出以来,人传人、心传心,迅速蓬勃发展,至1999年7年间就发展到一亿人。大法修炼者按照大法的要求以“真、善、忍”的标准进行修炼,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身心不断得到净化,心性在不断提高,对社会精神文明的提高起了推动作用,正如前人大委员长乔石1998年在对法轮功的调查报告上签字“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一样。就是这样一个被广大人民群众赞誉为 “高德大法”的法轮功,却遭到江泽民的妒嫉。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在其他六个政治局常委都不同意的情况下,仿效毛泽东,一张大字报发动文化大革命,以给中央政治局的一封信,利用手中的权力裹胁整部国家机器,发动这场史无前例的范围广大的残酷的迫害。

综上所述,吉林市长江路派出所王洪伟、厉成宝、尹某某(原长江路派出所所长、现在在高新分局610工作)徐虎、张文有、陈福庆、张晓明等人其行为已构成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殴打体罚虐待被监管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侮辱罪,诽谤罪、抢劫财物罪、徇私枉法罪等。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未成年人保护法》、《行政处罚法》、《行政复议法》、《民法》、《劳动法》、《国籍法》、《著作权法》、《人民警察法》《出版管理条理》等的规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警察也是公民,而这次事件的所有参与者严重的败坏了警察的形像,败坏了国家公务员的形像,我一个奉公守法的未满18岁的孩子受到了这样不公的对待,希望大法官们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秉公执法。身为人民的法官,应该具备道义和良知,为民伸冤是你们的天职。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也是万古难遇的正法,一切强加于大法与我的一切都是错的。彻头彻尾都是非法的!所以我向检察院提出以上诉讼请求,恳请检察院为我作主,得出公正的判决。

此致
吉林市人民检察院

控告人:郑云龙
2006年8月2日

主送:吉林市人民检察院、吉林市人民法院、吉林市人大常委会
抄送:吉林市政府、吉林市市委、吉林市政法委、吉林市纪检委、吉林市公安局、吉林市司法局、吉林市民政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9/138917.html

2006-08-08:吉林市江南大法弟子李文华仍被非法关押 吉林市江南大法弟子郑凤祥一家三口于2006年7月14日晚10多钟,在家中被江南长江街派出所恶警绑架一事的更新情况。孩子于第二日被放回,郑凤祥现今也回到家中。他的妻子李文华己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七大队,因不妥协,被强迫戴红牌儿,被严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8/135065.html

2006-08-08: 吉林市江南大法弟子李文华仍被非法关押
吉林市江南大法弟子郑凤祥一家三口于2006年7月14日晚10多钟,在家中被江南长江街派出所恶警绑架一事的更新情况。孩子于第二日被放回,郑凤祥现今也回到家中。他的妻子李文华己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七大队,因不妥协,被强迫戴红牌儿,被严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8/135065.html

2006-07-26:吉林市郑凤祥一家被迫害的情况 2006年7月14日,郑凤祥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吉林市江南长江派出所非法抓捕,同时被抓捕的还有他17岁的儿子。二人均受到厉成宝严刑逼供、恐吓、威逼,精神、肉体均受到极大打击,至今郑凤祥的儿子精神恍惚、耳痛、头晕,并且时刻想念被非法关押的父亲郑凤祥,母亲李文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71

2006-07-26: 吉林市郑凤祥一家被迫害的情况
2006年7月14日,郑凤祥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吉林市江南长江派出所非法抓捕,同时被抓捕的还有他17岁的儿子。二人均受到厉成宝严刑逼供、恐吓、威逼,精神、肉体均受到极大打击,至今郑凤祥的儿子精神恍惚、耳痛、头晕,并且时刻想念被非法关押的父亲郑凤祥,母亲李文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71.html

2006-07-16: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一家三口遭绑架 郑凤祥,男,44岁,家住吉林市丰满区长江街,于2006年7月14日晚间10点多钟被长江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长江派出所隶属吉林高新公安分局管辖范围。 参与绑架的不法警察有张晓明、陈福庆、孟兆启、张文等,他们在绑架郑凤祥的同时,将他年仅18-19岁,正在读高中的儿子(郑云龙)也抓走了。于第二天上午又将回家取东西的妻子李文华绑架,并非法抄走家中台式电脑、刻录

2006-07-16: 吉林市大法弟子郑凤祥一家三口遭绑架
郑凤祥,男,44岁,家住吉林市丰满区长江街,于2006年7月14日晚间10点多钟被长江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长江派出所隶属吉林高新公安分局管辖范围。

参与绑架的不法警察有张晓明、陈福庆、孟兆启、张文等,他们在绑架郑凤祥的同时,将他年仅18-19岁,正在读高中的儿子(郑云龙)也抓走了。于第二天上午又将回家取东西的妻子李文华绑架,并非法抄走家中台式电脑、刻录机和家中存款8000多元。在此之前两天,警察曾去其家中骚扰过,并威胁说:“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有人举报说你到处讲法轮功真相。”郑凤祥对其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临走还说以后要老实点。望知情者追踪提供更多有关不法警察迫害郑凤祥一家详情。呼吁吉林市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正念加持营救难中同修,让郑凤祥尽快摆脱邪恶,汇入正法洪流。

以下附相关单位及个人电话号码:
(区号:0432)
长江派出所电话: 2409880
所长: 孙龙   电话4679110
副所长 罗永峰
教导员 吴敏成
历成宝 第一警区警长
警员  刘安石 李欣凌 马宝林 徐虎 王居山 张文有
吉林高新公安分局 地址:吉林市深圳街火炬大夏 邮编:132000
总机: 240922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6/133167.html

吉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0-03-15:
绑架吉林市二道乡王丽新、张桂有、刘君、于桂玲的红旗派出所电话号65073115
部份警察姓名、电话号:周峰,郗镭迪,刘可军13944698996
2019-12-29: 吉林市龙潭分局:
副局长:徐雪峰13304400802、13704400802办0432-63079199(主管国保)
吉林市龙潭区分局新安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龙潭区江北公园新安街新安三区吉热住宅附近 邮编 132000
所长:李耀东13944678577宅0432-63037378
教导员:仲兆成13944221821
副所长:孙清峰13596358880 电话:0432-63039868
警察 李雷雨、王天宇 13596240928

2019-09-04: 吉林市站前派出所警察13944688715

2019-08-08: 吉林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九站派出所警察电话:
马永勇 15044236166
贾鹏程 15886266782
王译霖 13943241888
冯明远 13844238566
杨滔 13704428171

2019-08-04: 参与这次迫害的责任单位和人员情况补充如下:
相关责任单位: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桦皮厂镇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 电话:0432-63321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莲花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中兴街与通江路交汇处南行100米 电话:0432-62775269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通江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崇文小区内部 电话:0432-62750122

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欢喜派出所
地址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街道

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区分局北山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船营区西安路30中学后面乐园二区 电话:0432-64801767

吉林市公安局丰满区分局二道派出所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二道公交站东100米(金丰家园附近) 电话:0432-64727110

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区分局新安派出所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9-29:
附件二:
郑凤祥的控告书

控告人:郑凤祥,男,43岁,汉族,高中毕业,个体养植户,家住吉林市高新区前锋村。

被控告人:孙龙,吉林市高新区长江派出所所长

申诉请求:
1.归还所有非法抄家的物品。
2.对原告在非法关押期间所造成的肉体伤害及精神损失给予赔偿。
3.对原告公开道歉。
4.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将查处结果告知控告人。
5.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006 年7月14日晚8时许,长江路派出所副所长王洪伟(酒后)带领8名警员厉成宝、徐虎、张文有、陈福庆、张晓明等(未着装警服)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绑架我及家人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家用电脑及相关硬件、手机3部、现金八千五百多元等(VCD机、300张空白光盘、小录音机、博郎学习机、一套英语光盘、坐垫2个、一打票据、半桶高级装潢胶等这些物品被抢走后没有出示扣押物品清单,至今没有归还)。

拘留通知书和劳动教养决定书称:“利用×教活动危害社会”,我认为与事实不符,法律依据不足,应解除劳教,一些警察徇私枉法、执法犯法,他们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理由如下:

无论是中共中央,国务院或全国人大(包括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关于对“邪教的司法解释”中),没有一个正式文本将法轮功“定性”,充其量是1999年10月 28日,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法轮功就是邪教》,这个只代表中央领导个别人意见的评论员文章不能作为“定性”的法律依据,而且是严重违法的,是不是 “邪教组织”不是那个中央领导就能定性的。按照我国《宪法》、《立法法》、《刑事诉讼法》规定,定性定罪过程必须是符合司法程序才具有法律效力,将几千万人炼功的群众团体定为“邪教”,这恐怕最高法院都无权判罪定性,只有全国人大这个最高机构才有这个权利。也就是说,对法轮功的定性既无合法的司法程序,又无最高权力机关的正式文件,所以任何执法机关、包括两高的“司法解释”将“邪教”的罪名直接扣到法轮功的头上,甚至作为量刑与判刑的法律依据,都是完全违法的,是不能成立的。至于报纸评论员的文章更具有违法性,完全是没有法律证据的造谣诬陷,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才对,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所有的“对邪教的司法解释”都是在这个评论员文章“定性”几天之后才出台的,而且最高法院1999年11月5日[1999]29号下发的“通知”中,并将如何处置法轮功是 “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来对待的。可见对法轮功的处理不仅是违反法律程序的,而且是按某领导人政治需要来处理的。因此所谓“邪教”之说对法轮功而言是根本不存在的,那我拥有传单就不是违法的。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