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沧州 任丘市 >> 马开华(马凯华)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一村
拘留时间: 2006年6月9日
有关恶人: 莫州派出所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6-12
案例分类: 农民  起诉案例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推/摔/跳(楼/车/河)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5-11-03:河北任丘市骚扰诉江公民的人员“知趣而退” 河北省任丘市中共人员近期以各种借口骚扰对江泽民提出控告的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控告事实与理由后,“知趣而退”。 二零一五年十月初,派出所的人到法轮功学员于秀朵家,问是不是写了控告江泽民的信。于秀朵告诉他们:我写了!我一次次的被非法关押,都是受江泽民指使对我的迫害,我现在身体这样都是江泽民迫害的,你们现在来我家询问,就是对我

2015-11-03: 河北任丘市骚扰诉江公民的人员“知趣而退”

河北省任丘市中共人员近期以各种借口骚扰对江泽民提出控告的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控告事实与理由后,“知趣而退”。

二零一五年十月初,派出所的人到法轮功学员于秀朵家,问是不是写了控告江泽民的信。于秀朵告诉他们:我写了!我一次次的被非法关押,都是受江泽民指使对我的迫害,我现在身体这样都是江泽民迫害的,你们现在来我家询问,就是对我的骚扰,我不欢迎你们,以后不要再来。他们就走了。

法轮功学员马开华十月初被乡派出所的人叫去大队,问是否写了诉江状。马开华说写了,他们让说没写,马开华堂堂正正的说:我就是写了,把我迫害的昏死过去十八个小时,到现在锁子骨还翘着呢,都是受江泽民的指使,暂时不追究直接迫害我的人,是在给这些人机会。他们没说什么就走了。

法轮功学员毛建勋十月初被派出所的人来家骚扰,说诉江违法,毛建勋告诉他们:江泽民汉奸出身,出卖国土、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人人都应该告它。派出所的人也无话可说了。

法轮功学员李玉捧是一名教师,十月初被她学校的校长夫妇来家骚扰,校长夫人很不客气的说:你在控告信中为什么还提到我们,又说在他们的管辖之内就不许告江泽民。李玉捧告诉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受江泽民的指使,虽然你们也参与了,可你们也是受害者。李玉捧的母亲郑重的告诉他们:我们告江泽民是现在政府让告的,从五月一日推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们写控告信是受法律保护的!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写的什么?听这么一说,校长赶紧拉着夫人走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份,警察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陈凤雷,问是不是写了控告江泽民的信,陈凤雷告诉他写了。过了几天又打电话叫去公安局一趟,陈凤雷到了公安局他们让讲讲为什么告江泽民,陈凤雷就讲:16年来他一家人遭到的迫害。他和妻子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就多次被骚扰、非法关押,剩下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这十六年来陈凤雷有十一年呆在监狱里、六个月在看守所里艰难度过。这都是江泽民指使干的,所以就告他,请求依法把江泽民绳之以法,结束这场迫害。听完后,他们什么都没说,只说别上北京,就让走了。

九月底,法轮功学员尹书允的丈夫被派出所的人恐吓骚扰,吓得回家来和她吵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3/河北任丘市骚扰诉江公民的人员“知趣而退”-318543.html

2012-03-11:河北任丘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1/河北任丘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54090.html

2012-03-11: 河北任丘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1/河北任丘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54090.html

2009-01-13:任丘恶警行凶伤人被诉,欲绑架受害人 2008年8月8日河北任丘出岸派出所所长任岳峰为首的几十名警察,殴打大法弟子马开华,用棍子打,高压电棍电,致使昏迷,从房上打下去,摔成重伤。马开华就此恶意伤害罪找到律师,寻求法律解决途径。任丘公安不但不处理,2009年1月11日,以任岳峰为首的十来名警察又欲绑架他。 2008年8月7日半夜,在所长任月锋的指挥下,任丘出岸派出所、出岸分局、青塔派出所

2009-01-13: 任丘恶警行凶伤人被诉,欲绑架受害人

2008年8月8日河北任丘出岸派出所所长任岳峰为首的几十名警察,殴打大法弟子马开华,用棍子打,高压电棍电,致使昏迷,从房上打下去,摔成重伤。马开华就此恶意伤害罪找到律师,寻求法律解决途径。任丘公安不但不处理,2009年1月11日,以任岳峰为首的十来名警察又欲绑架他。

2008年8月7日半夜,在所长任月锋的指挥下,任丘出岸派出所、出岸分局、青塔派出所、任丘防暴大队开着四五辆警车,约五十来人,包围了马开华的住所,恶警用软梯翻墙入室、上到房上,将正在房上睡觉的大法弟子马开华围住,一群恶警对马开华施以暴行:用棍子打,用高压电棍电,致使马开华昏迷。恶警还不住手,一直把他从房上打了下去,当时马开华就昏死过去。人已昏死了过去,失去人性的恶警还给马开华紧紧的戴上手铐,手铐都卡到肉里去了。

经华北油田总医院检查:马开华右颞硬膜外血肿;左颞硬膜下血肿;右颞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重型脑挫裂伤,多发软组织伤;同时右锁骨骨折,T9压缩骨折。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马开华昏死十八个小时。至今马开华右锁骨骨折还没有正常愈合,由于重度脑挫裂伤,现吃饭睡觉都有很大障碍,经常头晕。

由于任丘公安不处理这恶意伤害事件,马开华面临着冶疗和生活问题,所以聘请了律师来寻求正常的法律解决途径。

2009年1月11日,以任岳峰为首的十来名警察,开着四辆警车,来到马开华家,又要抓捕大法弟子马开华马开华当时不在家,恶人的阴谋没有得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3/193442.html

2008-10-25:河北任丘市马开华家人的控告书 我丈夫马开华,53岁,为人忠诚憨厚,是本村有名的好人,是个法轮功修炼者,他是一名专业装潢技师,他承揽装修的房子,价格低廉,质量上乘,方圆几十里地有口皆碑。在奥运期间,却遭到出岸派出所所长任月峰等多名警察的残酷迫害。 2008年8月7日下午,一公安便衣,以装修房屋为由,来到我家中,当确认是马开华家后,当即打电话,随后任丘出岸派出所所长任月锋带着三名警察来

2008-10-25: 河北任丘市马开华家人的控告书

我丈夫马开华,53岁,为人忠诚憨厚,是本村有名的好人,是个法轮功修炼者,他是一名专业装潢技师,他承揽装修的房子,价格低廉,质量上乘,方圆几十里地有口皆碑。在奥运期间,却遭到出岸派出所所长任月峰等多名警察的残酷迫害。

2008年8月7日下午,一公安便衣,以装修房屋为由,来到我家中,当确认是马开华家后,当即打电话,随后任丘出岸派出所所长任月锋带着三名警察来到我家强行抄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把家翻了个乱七八糟,抢劫走MP3一个。

8月8日半夜,任丘出岸派出所所长任月峰带领50多名警察包围了我家,翻墙闯入室内,上到房上,我丈夫马开华天热在房上睡觉,五、六名警察用电棍猛击他的头部、胸部,用高压电棍电全身,随后警察把马开华从几米高的房上踢下,我丈夫当即昏死过去。 人已昏死了过去,警察还给马开华戴上手铐,手铐都卡到肉里去了。然后把我丈夫扔到警车上。

后半夜2点左右,警察把马开华送到任丘市法医医院,经CT检查显示为:“右颞硬膜外血肿;左颞硬膜下血肿;右颞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同时右耳廓处断裂,耳道流血不止,因伤势非常严重,法医医院拒收。

凌晨4点左右,出岸镇政府刘副书记同北曹口村书记和两名警察开着车来到我家,把我带到了任丘市公安局,然后把我又带到华北油田总医院,看到走廊里站着十几名警察,医生正在抢救马开华,右耳廓断裂处竟缝合了十几针!右耳几乎被打掉,我丈夫仍处于昏死状态,医生通知我:马开华病危,并让我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经医生抢救,我丈夫于8月8日晚8点才渐渐苏醒,昏死长达18个小时。

总医院CT检查显示为:右颞硬膜外血肿;左颞硬膜下血肿;右颞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重度脑挫裂伤,多发软组织伤;同时右锁骨骨折,T9压缩骨折。 身体多处青紫淤血,多处烧灼伤和击打伤,真是惨不忍睹!警察威胁我们不许向外说出任何消息。

十五天后,我丈夫的伤势还没有明显的好转,医院就催促交医药费,由于我们交不起治疗费用,派出所又不给承担,没办法,8月22日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中,我丈夫的伤势依然严重,生活不能自理,没钱继续治疗,我到出岸派出所要求给予误工赔偿被拒绝。

我丈夫之所以遭如此残暴迫害,我们之所以遭警察土匪般抄家,通过近日走了几个部门上告得知,只因奥运前全国自上而下针对法轮功迫害有统一行动,先是制造谣言,把法轮功视为敌对势力,之后对各级政府官员下死命令,只要发现本地所辖出现法轮功上北京等,就地免职,所以各地官员为保全自己,出卖良知、一味地执行上级口头指令,认为上边定了性了,就是打死也不犯法,所以只要沾法轮功边,哪怕早不炼了,都不放过,被劳教、判刑、送洗脑班,我们这儿几乎无人逃过监控、骚扰、拘役、罚款、劳教甚至判刑等不同程度的迫害。

我丈夫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只是在家炼,由于装潢生意很忙,每天从早忙到晚,没有时间串门、聊天,派出所仅凭一个荒唐的借口:有人告发马开华半年前说过“法轮大法好”。派出所没有任何证据就私闯民宅,抢掠,野蛮打人,我不明白,这么一个自称强大的“政府”,怎么害怕一个老百姓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一天到晚担心老百姓颠覆政府,政府不是老百姓的吗,不是声称“人民政府”吗?

任丘市公安局出岸镇派出所所长任月峰无视国法,带领多名警察夜闯民宅,执法犯法,无端将我丈夫打成重伤甚至致残,以致昏死达18个小时,任月峰等几名打人凶手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造成我丈夫生活不能自理,有可能导致终身残疾,精神疾病,强烈要求各级领导依法严惩打人凶手,将他们绳之以法,匡扶正义,依法赔偿我们的一切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这件事我们全家将持久的做到底,直到将罪犯法办,我们的冤屈得以伸张。

请各位政府官员、法官执法人员尽快解决为盼。

控告人:王风菊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25/188473.html

2008-10-21:任丘市马开华遭恶警毒打昏死 2008年8月7日半夜,在所长任月锋的指挥下,任丘出岸派出所、出岸分局、青塔派出所、任丘防暴大队开着四五辆警车,约五十来人,包围了马开华的住所,恶警用软梯翻墙入室、上到房上,将正在房上睡觉的大法弟子马开华围住,一群恶警对马开华施以暴行:用棍子打,用高压电棍电,致使马开华昏迷。恶警还不住手,一直把他从房上打了下去,当时马开华就昏死过去。人已昏死了过去,失去人性的恶

2008-10-21: 任丘市马开华遭恶警毒打昏死

2008年8月7日半夜,在所长任月锋的指挥下,任丘出岸派出所、出岸分局、青塔派出所、任丘防暴大队开着四五辆警车,约五十来人,包围了马开华的住所,恶警用软梯翻墙入室、上到房上,将正在房上睡觉的大法弟子马开华围住,一群恶警对马开华施以暴行:用棍子打,用高压电棍电,致使马开华昏迷。恶警还不住手,一直把他从房上打了下去,当时马开华就昏死过去。人已昏死了过去,失去人性的恶警还给马开华紧紧的戴上手铐,手铐都卡到肉里去了。

半夜2点左右把马开华送到任丘法医医院,因伤情异常严重,医院拒收。后又送至华北油田总医院,经检查:右颞硬膜外血肿;左颞硬膜下血肿;右颞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重型脑挫裂伤,多发软组织伤;同时右锁骨骨折,T9压缩骨折。且身体多处青紫淤血,烧灼伤和钝器打击伤痕。马开华伤情十分严重,医院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公安的恶行造成了马开华长达18个小时的昏死状态。

至今,马开华时常昏迷,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在这期间,任月峰还指挥警察多次去大法弟子王红家非法抄家,最后非法抓捕,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任丘监所;还将大法弟子美芬非法抓捕并关押。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21/188203.html

2008-09-15:河北任丘市马开华奥运期间遭非人迫害 河北任丘市北曹口大法弟子马开华,男,53岁,1米8左右的个子。为人忠实憨厚,是本村有名的好人。他是一名专业装潢技师,他承揽装修的房子,价格低廉,质量上乘,方圆几十里地有口皆碑。在奥运期间,却遭到了恶党警察们的残酷迫害。 2008年8月7日下午,一公安便衣,以装修房屋为由,来到马开华家中,当确认是马开华家后,当即打电话,随后任丘出岸派出所恶所长任月锋

2008-09-15: 河北任丘市马开华奥运期间遭非人迫害

河北任丘市北曹口大法弟子马开华,男,53岁,1米8左右的个子。为人忠实憨厚,是本村有名的好人。他是一名专业装潢技师,他承揽装修的房子,价格低廉,质量上乘,方圆几十里地有口皆碑。在奥运期间,却遭到了恶党警察们的残酷迫害。

2008年8月7日下午,一公安便衣,以装修房屋为由,来到马开华家中,当确认是马开华家后,当即打电话,随后任丘出岸派出所恶所长任月锋带着三名警察开着警车,来到马开华家强行搜查,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把家翻了个乱七八糟,最后抢劫走MP3一个。

8月8日凌晨,任丘出岸派出所、出岸分局、青塔派出所、任丘防暴大队开着四五辆警车,约五十来人,包围了马开华的住所,恶警用软梯翻墙入室、上到房上,将正在房上睡觉的马开华围住,一群恶警对他施以暴行:用棍子、橡胶棒猛打,用高压电棍一阵乱电,致使马开华昏迷。恶警还不住手,一直把他从六七米高的房子上打了下去,地面都是水泥和方砖,马开华当即昏死过去。

人已昏死了过去,失去人性的恶警还给马开华扣上手铐,扣的很紧,都刹到肉里去了。几个恶警把马开华抬起来扔到车上,拉走了。恶人看到马开华一直昏迷不醒,半夜2点左右把马开华送到任丘法医医院,经检查做CT显示为:“右颞硬膜外血肿;左颞硬膜下血肿;右颞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同时右耳廓处断裂部位流血不止,因情况非常严重,法医医院拒收。

凌晨三点半,恶警又把昏死的马开华拉到华北油田总医院,总医院检查结果:右颞硬膜外血肿;左颞硬膜下血肿;右颞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重形脑挫裂伤,多发软组织伤;同时右锁锁骨骨折,T9压缩骨折。

即日凌晨4点,出岸镇政府刘副书记同北曹口村书记和开着警车的两名警察来到马开华家对马开华的妻子说:“跟我们走吧”,他们带她到了任丘市公安局,公安局一个自称王主席的警察说:“在你们家搜出的东西已经够劳教了,现在马开华在总医院,你去吧。”马开华的妻子说:“我们的人怎么样了?”警察回答:“现在没事,去看一下吧。”真是土匪流氓!人现在死活不定,还要先吓唬家人。因为恶人知法犯法心虚,心里害怕!

马开华的妻子来到总医院,看到病房处如临大敌,走廊里十多个警察来回走动监视,医生正在给马开华处理伤口,右耳廓断裂处竟缝合了十几针!看到丈夫的状况,她一阵眩晕,大脑成了一片空白。医生通知她:马开华病危,并让她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

昏死了近十八个小时的马开华,慢慢醒来,睁开眼:我这是在哪里?怎么在医院?才隐隐约约的想起前两天发生的事情。三天以后,马开华还没脱离危险,医院向马开华的家人催交医药费,家人没有能力负担。

这起恶意故意伤害,是恶警察的胡作非为,费用应该派出所负担。马开华的妻子来到公安局信访办,任丘市信访办状告恶警的恶意伤害。

十五天后,马开华的伤势还没有明显的好转,医院就催促马开华出院。同病室的病人对马开华说:你不能出院,刚住院的病人哪个也没你现在的伤势严重,应该让他们给你治疗,让他们给予赔偿。当马开华的妻子提出要继续住院治疗,并要求出岸派出所给予赔偿时,被毫无人性的警察一口拒绝。无奈,马开华8月22日办理了出院手续。

恶警为了封锁消息,在住院期间每天有两个警察监视。回到家中,马开华现在说话、吃饭、睡觉都很困难,处于极度痛苦之中。恶警恐吓家人,并告诉不许向外说出任何消息。现在每天还有便衣在马开华家监视盯梢。

这是什么社会!做好人就要遭到如此非人的迫害!恶党公安行此非人之事,只有一个荒唐的借口:有人告发马开华在半年前在装修房子时宣传过法轮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5/185930.html

2008-08-28:河北任丘北槽口村大法弟子马凯华被恶警电击摔伤 08年8月8日夜间2点,出岸分局、派出所、青塔派出所,任丘公安局、610共有50人,5辆警车,预谋绑架大法弟子马凯华马凯华家办喜事,忙活一天正在房上睡觉,恶警上房追到后邻,用电棍电击马凯华使其从房顶摔下,当时昏死了过去,恶警把凯华扔到警车上送往石油总部医院,当时妻子也不知丈夫怎样,去了哪里。家里还得办喜事不敢让80岁的老人知道。

2008-08-28: 河北任丘北槽口村大法弟子马凯华被恶警电击摔伤

08年8月8日夜间2点,出岸分局、派出所、青塔派出所,任丘公安局、610共有50人,5辆警车,预谋绑架大法弟子马凯华

马凯华家办喜事,忙活一天正在房上睡觉,恶警上房追到后邻,用电棍电击马凯华使其从房顶摔下,当时昏死了过去,恶警把凯华扔到警车上送往石油总部医院,当时妻子也不知丈夫怎样,去了哪里。家里还得办喜事不敢让80岁的老人知道。

第二天妻子才到医院,丈夫还没醒来,昏迷了一天一宿,马凯华被恶警电击前胸、后背、右胳膊又紫又肿、右边锁骨摔断,尾骨疼痛难忍。这些没人性的恶警们,还不想出药费,其妻决定上告,恶警才勉强出药费。半个月后出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8/184876.html

2008-08-24:河北省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高阳县庞口乡北坎苇大法弟子闫顺启,今年春天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监狱,在八月十五号已平安回家。 河北省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一村大法弟子马凯华在八月八号凌晨两点的非法抓捕中,被摔成肋骨、头骨等处骨折,在华北石油总医院住院十五天,身上多处被电击。在八月二十二号晚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4/

2008-08-24: 河北省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高阳县庞口乡北坎苇大法弟子闫顺启,今年春天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监狱,在八月十五号已平安回家。

河北省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一村大法弟子马凯华在八月八号凌晨两点的非法抓捕中,被摔成肋骨、头骨等处骨折,在华北石油总医院住院十五天,身上多处被电击。在八月二十二号晚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4/184642.html

2008-08-09:任丘市出岸镇大法弟子马开华被绑架 8月8日凌晨两点,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一村大法弟子马开华被非法抓捕到镇派出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9/183693.html

2008-08-09: 任丘市出岸镇大法弟子马开华被绑架
8月8日凌晨两点,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一村大法弟子马开华被非法抓捕到镇派出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9/183693.html

2008-08-04: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村大法学员马凯华被恶警骚扰 2008年7月30日,任丘市出岸镇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北曹口村大法学员马凯华家進行骚扰.在屋内乱翻,抢走MP3一个,一套炼功带,现马凯华有家不能回。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97.html

2008-08-04: 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村大法学员马凯华被恶警骚扰
2008年7月30日,任丘市出岸镇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北曹口村大法学员马凯华家進行骚扰.在屋内乱翻,抢走MP3一个,一套炼功带,现马凯华有家不能回。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97.html

2006-07-16:揭露任丘市邪恶之徒 唤醒正义良知 2006年6月9日晚,河北省任丘市大法弟子马开华、王海、陈风雷、高旋等在莫州枣林庄、宗佐几个村庄散发真相资料,被不了解真相的人跟踪绑架,任丘公安局四大队恶警将他们劫持到任丘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不让家属探视。王海、马开华、陈风雷、高旋等大法弟子冒着危险发放真相资料,是为了让人们明白大法受迫害的真相,不再被谎言欺骗,是为了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 任丘出岸

2006-07-16: 揭露任丘市邪恶之徒 唤醒正义良知

2006年6月9日晚,河北省任丘市大法弟子马开华、王海、陈风雷、高旋等在莫州枣林庄、宗佐几个村庄散发真相资料,被不了解真相的人跟踪绑架,任丘公安局四大队恶警将他们劫持到任丘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不让家属探视。王海、马开华、陈风雷、高旋等大法弟子冒着危险发放真相资料,是为了让人们明白大法受迫害的真相,不再被谎言欺骗,是为了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

任丘出岸镇北曹口一村大法弟子马开华,修大法前有很重的胃病,各种医治方法用了不少,在广州医院工作的亲戚为他买特效药也不见疗效,每年医药费开销很大,挣得钱全吃了药,经济上给家里造成了很大的负担,身体遭受的痛苦不可想像,吃东西热了不行,冷了不行,多了不行,少了不行,自己认为得了不治之症。

马开华自从97年喜得法轮大法后,真修向善,身体得到完全康复,为了有缘人的幸福,他总把自己身心受益的体会告诉别人。他有一个装修队,他给人家装修房屋时,他总是给人家介绍既经济又实惠,而且质量好的装修商品,并且从来不拿一分钱的回扣。卖装修用品的人都说他傻,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和马开华有来往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好人。

任丘市三街的大法弟子王海,在修炼前,由于身体不好,45岁就病退了,浑身没劲,血糨,多次住院,花去很多医药费,也没见效。由于多病缠身,王海脾气很暴躁,家人不敢惹他生气。

王海于97年修炼法轮功,一身病很快就好了,浑身轻松,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给国家节省很多医药费。他快60的人,修炼后像个壮小伙,脏活累活都干,脾气也变好了,跟修炼前比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村里乡亲有甚么事他都去帮忙。王海按大法“真善忍”做好人,99年7月20日后却被恶人一次次的绑架進任丘看守所,七進七出。

大法弟子陈风雷以前有胃病,吃东西凉了不行,辣了不行,吃这不好受,吃那也不行,药也吃了不少,还是无济于事。陈风雷96年修炼法轮功后,胃病好了,吃甚么都行,喝凉水也没事,火爆的脾气修炼后也变好了,以前特别爱打麻将,家务活不做也去,炼功后,别人叫打麻将也不去了,他的孩子也说“我爸不打我们了”,陈风雷的妻子看到法轮功这么好,也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全家和和睦睦,受益非浅。

可是99年7月20日,江××在妒忌心的驱使下,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下,陈风雷一家几年来一直遭受严重迫害。一次裕西派出所王亚东等人于半夜里2点把夫妻俩弄到派出所,陈风雷坚持说大法好,一定要炼功,恶警就把他非法关押在任丘市看守所三个月。

2000年,当地有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陈风雷去公安局讲真相,要求放人,被公安局政保科郝建桥打两个耳光,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任丘市看守所2个月。回来不长时间,2000年11月2日,陈风雷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在任丘看守所,并被非法判刑5年。当时陈风雷的妻子也因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任丘看守所5个月,后被非法劳教3年,被劫持到唐山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零一个月才被释放回家。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陈风雷的两个13岁及10岁孩子因失去父母抚养,缺吃少喝,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卖了换吃的,饥一顿饱一顿;一些坏孩子对两个弱小孩子恐吓、打骂,晚上还有坏人到家里偷东西,孩子的心灵受到极大创伤,相继失学流浪街头。

当陈风雷的妻子被劳教所释放后,一進家门看到的情景,不禁惊呆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就像多少年没住过人一样,院子里、屋里乱七八糟,看不出地板砖是甚么样,没电灯,孩子们连个毛巾,脸盆也没有,靠上小卖部赊方便面、喝凉水度日。

陈风雷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而这次他从狱中出来才短短几个月,又被邪恶绑架。

善良的任丘父老乡亲们,几年来大法弟子面对邪恶的迫害,始终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无私、无我、无怨、无恨的浩然正气,拿出自己受大累辛苦来的钱做成真相,冒着被抓、打、罚、被迫害的危险,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恶的迫害,完全为了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众生,叫众生不要对大法犯罪,从而拥有美好的未来。我们呼吁正直善良的父老乡亲,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善良的迫害,无条件的释放被非法关押在任丘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王海、陈风雷、马开华、高旋。他们的家人都盼望着自己的亲人回家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6/133078.html

2006-06-22:河北任丘市刘志杰等大法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 2006年6月9日晚,刘志杰开三轮车带王海、陈风雷、马开华、刘林芳去莫州镇附近村庄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被莫州派出所的恶人绑架到派出所,让他们写所谓的不修炼‘保证’,他们都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于10日中午被转移到任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2/131041.

2006-06-22: 河北任丘市刘志杰等大法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
2006年6月9日晚,刘志杰开三轮车带王海、陈风雷、马开华、刘林芳去莫州镇附近村庄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被莫州派出所的恶人绑架到派出所,让他们写所谓的不修炼‘保证’,他们都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于10日中午被转移到任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2/131041.html

2006-06-12:任丘几名大法学员被貌州派出所绑架 2006年6月9日晚,大法弟子刘志杰开三轮车带王海、陈风雷、马开华、刘林芳去貌州镇附近村庄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被貌州派出所的恶人绑架到派出所,让他们写所谓的不修炼保证,大法学员都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于10日中午被转移到任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2/130219.h

2006-06-12: 任丘几名大法学员被貌州派出所绑架
2006年6月9日晚,大法弟子刘志杰开三轮车带王海、陈风雷、马开华、刘林芳去貌州镇附近村庄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被貌州派出所的恶人绑架到派出所,让他们写所谓的不修炼保证,大法学员都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于10日中午被转移到任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2/130219.html

沧州 任丘市联系资料(区号: 317)

2019-09-09: 迫害河北省任丘市徐桂兰、田美英主要责任人信息补充
河北省华北油田公司:
总经理袁明生03172758118手机13703270066

河北省冀中公安局:
地址: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渤海路059号,邮编062552
电话:0317-2268110、0317-2723206
局长李爱民13603330060办03172770511
国保支队支队长兼政委李士祯13903173395办03172770614
防范科:(原华北油田610办)
科长杨军(原 610主任)03172770893、13931728610
科员刘秀红03172717710、15831777379

道东派出所:
电话:0317-2724415
马永军13582679360、0317-2770724
肖炜13582679533、0317-2770725

河北省冀中公安局渤海分局:
局长马辉(或马飞)
国保大队长韩雁03172770705、03172706128、13582679508


2019-08-27: 河北省冀中公安局:(由河北省公安厅直接领导)
地址: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渤海路059号,邮编062552
电话:0317-2268110、0317-2723206、0317-2720110
领导:李爱民、任君拓、段海明
举报警察违反五条禁令:0317-2770562
行政服务大厅: 0317-2770872

任南公安分局:
电话:0317-2770782
任南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孙永涛13831799880、18630758880、03172770863警号100171
政委步云飞13831732272
警察魏英华,警号100188

华北油田公司总经理兼邪书记袁明生
华北油田公司保卫部经理李国丰

2019-08-12: 河间市看守所:
所长张庆增13315783115、0317-3621302、0317-8112145
教导员袁新振13315783388、0317-362130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7)

2009-01-13: 责任人:
出岸派出所值班室电话:0317-3337844,0317-3337840
所长:任岳锋 手机13930780100 13930780110
出岸公安分局局长:刘建辉 手机13315787200 办0317-3337825
出岸公安分局 办公室电话: 0317-3337824
任丘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孔繁茂 手机15603170001
办公电话:0317-2222452
任丘市610主任:崔宏壮 手机13603276158
任丘市公安局:值班电话: 0317-2222130
任丘市公安局长局长 吴志平 办0317-3337501 2222130 手机13315785501 
副局长(梁德光、冯建民、陈建华、葛大喜、柴章印、贾和平、刘晓勇、王大雨、田林萍)
办公室电话为:
0317-3337503 3337505 3337506 3337507 3337508 3337509
任丘市政法委书记 及西路 手机13703171999

2008-08-24:
相关责任人
出岸镇派出所
出岸镇北曹口一村马国平  0317-2699088
王双华  0317-2696355
孙玉珂  0317-2696606
周公社  0317-2696816
李明星  0317-269603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