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 怀化市 >> 陈楚君

女, 36
个人情况: 怀化铁路南站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怀化
个人近况: 2009年3月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0-0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7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灌食/灌物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被送精神病院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曾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曾被迫害致残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事业/学业被影响  电击/电刑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湖南 > 长沙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湖南监狱)
交叉列在: 湖南 > 株洲市白马垄女子劳教所(白马垅)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3-12-08: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283669.html

2013-12-08: 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283669.html

2011-01-02:湖南怀化“法制教育基地”的残暴洗脑(图) ....... 下面只是这些年来怀化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案例: 陈楚君,女,三十多岁,大学学历,原怀化铁路南站会计,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工作。2008年5月,怀化市邪党政府、“六一零”等机构,以奥运“安全”、奥火入湘为由,绑架关押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陈楚君在怀化作短暂逗留,在去单位领取在职期间的一笔钱款(7000元),准备乘车返回时

2011-01-02: 湖南怀化“法制教育基地”的残暴洗脑(图)
.......
下面只是这些年来怀化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案例:

陈楚君,女,三十多岁,大学学历,原怀化铁路南站会计,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工作。2008年5月,怀化市邪党政府、“六一零”等机构,以奥运“安全”、奥火入湘为由,绑架关押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陈楚君在怀化作短暂逗留,在去单位领取在职期间的一笔钱款(7000元),准备乘车返回时,在路上遭遇绑架,后被异地关押于芷江县城看守所。期间被吸毒犯肖前蓉、陈亚冬殴打致头破血流。不久,陈楚君被非法劳教,再次被劫持到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后来因身体原因,被“六一零”从监狱劫持到怀化洗脑班实施迫害。她坚持信仰,不配合、不转化,又被洗脑班投入精神病医院。终因身体摧残严重,于2009年3月在怀化市精神病医院即怀化市第四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陈楚君曾经七次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累次遭受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在非法关押期间,遭殴打、电棍电、捆绑、吊铐、罚站、歹毒灌食、注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冬眠灵”和“冬眠一号” 等酷刑折磨与摧残。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湖南怀化“法制教育基地”的残暴洗脑(图)-234412.html

2010-12-01: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 ——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纪实(二) (接上文) .... 附录:部份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 陈雪卿(陈雪清?)(女,时年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劫入) 2. 李建中(李建忠?)(男,时年三十四岁,广东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工程师,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劫入) 3. 张亦洁(女,原外经贸部干部,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在广州

2010-12-01: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
——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纪实(二)
(接上文)
....
附录:部份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 陈雪卿(陈雪清?)(女,时年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劫入)
2. 李建中(李建忠?)(男,时年三十四岁,广东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工程师,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劫入)
3. 张亦洁(女,原外经贸部干部,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在广州被绑架,后被劫入,直至五月十日左右)
4. 范小凤(女,时年四十九岁,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在单位上班时被广州铁路恶警绑架、劫入)
5. 周荣伦(女,时年约七十岁,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在家被天河南派出所恶警绑架、劫入)
6. 吴瑞绮(女,时年五十三岁,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深夜十二点被天河区棠下派出所恶警绑架、劫入)
7. 王霞 (女,花都区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九月被绑架、劫入)
8. 冯璜 (男,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工程师, 二零零一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入)
9. 梁婷婷(女,冯璜之妻,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入迫害)
10. 饶卓元(男,广州市卫生防疫站食品检验员,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至三十日被劫入)
11. 林志明(湖南岳阳车务段职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至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入)
12. 陈瑞昌(男,广东省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二零零二年三月被劫入)
13. 彭琳 (女,广州市外经贸干部)
14. 徐明 (女,广东艺术师范学校教师)
15. 陆羡明(女,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16. 刘小晶(刘晓晶?)(农垦局)
17. 宋国珍(女,二零零二年三月份至二零零二年七月份被劫入)
18. 苑明 (女,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绑架、劫入,迫害达八个月)
19. 李国娥(女,时年四十岁,广东省委机关干部)
20. 高岫臻(女,时年六十三岁)
21. 彭天雄(女,时年三十岁,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医生,二零零二年三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被劫持迫害)
22. 姜文艺(华南理工大学青年教师)
23. 丁满菊(女,时年七十岁,家住广州洛溪,约二零零二年四、五月至十二月下旬被劫持迫害)
24. 邹丹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被国安绑架、劫入,迫害一年)
25. 董顺燕(女,二零零二年被劫持迫害三个多月)
26. 戴咏梅(女,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被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政府恶人绑架、劫入)
27. 罗慕栾(女,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上午被绑架、劫入)
28. 李巍 (女,二零零二年被单位绑架、劫入)
29. 戴艳红(女,二零零二年八月下旬被劫入,同年十一月底闯出)
30. 廖元梅(女,湖南怀化鹤城人,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劫入)
31. 罗宇杰(男,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被绑架,后被劫入)
32. 林娟 (女)
33. 杨自杰
34. 王惠敏(女,花城出版社美术编辑,二零零二年八月从东山区洗脑班劫入)
35. 林颖喻?
36. 邓芳?
37. 余伟明?
38. 林少华?
39. 武扬珍?
40. 谭少维(女,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41. 刘毅
42. 王家芳(女,广州大学副教授,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期满被劫入)
43. 沈元慧(女,三十多岁,大专毕业,原广发证券公司职员,二零零一年二月至二零零四年被辗转关押在海珠区洗脑班、广州市洗脑班一年多,期间短暂回家几个月)
44. 陆海云(永大集团职工,二年非法劳教期满被劫入)
45. 陈楚君(女,工作单位湖南怀化铁路总公司,被单位绑架、劫入,已被迫害致死。)
46. 蔡志刚(男,原中山大学激光研究所副所长、归国留学生,二零零三年一月被绑架、劫入)
47. 施萱荣(广州美术学院退休教师,蔡志刚岳母,二零零三年一月被绑架、劫入)
48. 李俏玲(女,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49. 周贵婵(女,时年六十岁,家住广州市黄埔造船厂宿舍,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被绑架、劫入)
50. 罗建英(三十四岁,武警医院医生干部,二零零三年六月被绑架,劫入)
51. 邹玉韵(女,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劫入)
52. 颜海玉(女)
53. 牛传玫(女,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劫入,已被迫害致死)
54. 卢怡蓉(女,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被劫入)
55. 唐乙文(女,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被劫入)
56. 吴秀花(女,二零零四年二月初被广州市海珠区海幢街二十四居委绑架,先后遭海珠区洗脑班和广州市洗脑班劫持、迫害)
57. 司兵 (女,原广东农垦燕岭医院医生,时年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劫入,迫害半年)
58. 韩祎哲(女,华南师范大学教师,二零零四年二、三月被劫持迫害)
59. 张晓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青年教师,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劫入)
60. 覃彩容(女,时年六十多岁,居住在广州机务段,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劫入)
61. 汪宇清(女,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晚被绑架、劫入)
62. 谢炎 (女)
63. 罗江英
64. 高单荻(男,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五月三十一日凌晨走脱)
65. 王青梅(女,曾被关珠区及广州市洗脑班近两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左右被无条件释放。)
66. 徐菊华(女,原广州市轻工中专学校英语教师,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年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67. 张丽 (女,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劫入)
68. 邓怡 (女,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释放)
69. 汪宏发(男,二零零四年七月从海珠区洗脑班劫入)
70. 高庆原(家住水荫路,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上午被东山区邪恶之徒绑架、劫入)
71. 严槿 (女,二零零四年十月中旬上班途中被绑架、劫入)
72. 李丽 (女,时年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从天河看守所劫入)
73. 司徒翠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绑架、劫入)
74. 苑明 (女,广州市业余大学外语系英语教师,时年二十九岁,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再被绑架、劫入)
75. 陆羡明(女,二零零四年非法劳教期满被劫入,迫害近七个月)
76. 邓怡 (女,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中午再次被劫入)
77. 朱丽芬(女,花都区文化局讲解员,二零零五年夏被劫持迫害)
78. 王铿 (男,广州市芳村区东漖中学教师,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晚被绑架、劫入)
79. 吴碧云(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上午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劫入)
80. 范海琴(女,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劫入)
81. 范威 (男,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劫入,迫害约四个月)
82. 施雷 (男,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深夜被绑架,次日被劫入)
83. 陈穗玲(女,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劫入)
84. 宋洪锋(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劫入)
85. 杨宗梅(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劫入)
86. 李秀玲(广州军区司令部职工部印刷厂职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五日被绑架、劫入)
87. 潘燮飞(男,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88. 李琼光(男,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89. 赵睿宇(女,北京大学毕业生,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0. 李侠 (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1. 梁雪英(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2. 李红霞(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3. 卢慧敏(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4. 黄敏庄(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5. 庾瑞君(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6. 张利(张莉?)(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7. 李青 (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8. 李秀琳(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9. 张晓云(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0. 陈穗玲(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1. 陈爱玉(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2. 梁雪芳(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3. 陈雪卿(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4. 陈雪馨(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5. 林秀金(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6. 李素珍(女,时年七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7. 卢惠敏
108. 陈华
109. 朱丽
110. 陈涌涛
111. 李芬
112. 李妙莲
113. 庞丽辉(老年法轮功学员)
114. 毛璟娴
115. 唐军
116. 杜震京
117. 彭玲
118. 罗慕兰
119. 许来莉
120. 黄菊香(广铁集团公司退休职工,已含冤离世)
121. 周衡利
122. 付明艳
123. 汤建英
124. 何燕云
125. 钟家文(男)
126. 熊彩芳
127. 乔光清(男,原花都区残联办公室副主任)
128. 王旺
129. 卜水发
130. 苏梅
131. 陈东玲
132. 周敏桐(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被绑架,劫入)
133. 周贵婵(二零零六年一月中旬被绑架,劫入)
134. 陈君永(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六年一月初被绑架,劫入)
135. 冯璜 (男,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上午上班时被绑架,劫入,六月十二日由单位从医院接出)
136. 赵敬安(男,二零零六年六月被绑架,劫入)
137. 汤金爱(女,二零零六年六月被绑架,劫入)
138. 卢福 (女,时年五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被绑架,劫入)
139. 王梅馨(女,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或二十三日在家中被绑架、劫入)
140. 何翠琼(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绑架,次日劫入)
141. 徐赛英(女,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退休工程师,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被绑架,十月二十五日被劫入)
142. 肖素清(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被绑架,十二月二十二日劫入)
143. 杜永胜(女,五十多岁,广州南油集团职工,两次被劫入)
144. 范小凤(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45. 游红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46. 黄江 (男,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被绑架、劫入)
147. 李燕 (越秀区小北路小学教师,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劫入)
148. 关洁华(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在家里被绑架、劫入)
149. 湛雪梅(女,二零零七年与丈夫在东莞被绑架龙观德,后被劫入)
150. 王蓉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被三元里街道、飞鹅西居委会绑架、劫入)
151. 黎玉贞(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52. 莫少英夫妇(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53. 黄潜(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54. 黎剑影(女,时年三十七岁,广州市增城新塘镇人,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持)
155. 李静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左右至二零零八年二月底被劫持、迫害)
156. 刘阳秀(女,二零零八年二月底被绑架、劫入)
157. 沈艺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被绑架,后劫入)
158. 高素明(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入被绑架,劫入)
159. 高倩明(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入被绑架,劫入)
160. 黄芳华
161. 谭建菊(女,户口所在地广州市增城市小娄镇,理发师,二零零八年七月被绑架、劫入)
162. 梁彩云(女,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新田村人,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被绑架、劫入)
163. 陈茂华(广州增城区人,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64. 张彩云(七十岁左右,家住广州市天河区芳草园,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被绑架、劫入)
165. 王丽丽(广州天河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6. 胡辉 (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教师,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7. 唐龙生(广州黄埔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8. 张国良(广州白云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9. 谷小华(广州天河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70. 田丽容(在广铁集团工作,惠州人)
171. 史雅文(女,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72. 杨小兰(女,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在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劫入)
173. 邵华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家中被绑架,劫入)
174. 张丽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75. 沈元慧(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所谓的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176. 汪宇清(女,二零零九年二月非法劳教到期后被劫入)
177. 董顺燕(女,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石牌街道派出所绑架、劫入)
178. 郑江燕(音)(二零零九年六月被劫入)
179. 杨英 (女,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晚被绑架,劫入)
180. 唐利群(女,时年五十三岁,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81. 严槿 (女,二零零九年再次被绑架、劫入)
182. 苏琼瑶(女,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下午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被绑架,劫入)
183. 蒋爱鸣(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午被绑架并非法抄家,劫入)
184. 何志维(女,珠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被劫入)
185. 邓芳郴(女,二零一零年初被绑架、劫入)
186. 钟凤燕(女,广州某居委会工作,约二零一零年一月被绑架,劫入)
187. 车健华(男,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失踪,后被劫入)
188. 傅雪冰(女,梅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疑被劫入)
189. 单锦成(男,四十五岁,工作单位广深铁路公司工务段,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被绑架、劫入)
190. 陈穗玲(女,四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劫入)
191. 林作英(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被绑架,劫入)
192. 庾瑞君(广州德服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下午被绑架,劫入)
结 语
迫害逾十年。十年的时光似乎承载不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天大罪恶。抓人、打人、谎言、栽赃、洗脑、绑架、劳教、劳改、间谍、灭口、活摘器官……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
十 年过去了,法轮功仍然是法轮功,洪传于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人类需要真、善、忍,法轮功属于全世界”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信仰无罪、制止迫害,已 成为时代的最强音。早在二零零一年,美国法院即判决中共高官迫害法轮功有罪;二零零九年,比利时、阿根廷等国法院又相继裁决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美国国 会最新通过的605号决议再次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多年来,联合国记录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量案例,为正义审判奠定了基础。
十年过去了,中共的独裁暴政早已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二零零四年奇书《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引发了“退出中共”的时代大潮,民心觉醒,迄今超过八千万民众公开宣布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属组织,寻求新生。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失败,早已是历史定局。问题是,我们在这历史定局中如何选择呢?
那些仍在黑窝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不要用自己和亲人的未来换取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
那些受中共谎言愚弄的人们:明白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
善良的人们,您的每一句真话、每一桩善行、每一个义举,都在汇入希望的海洋,形成公义的洪流,开创神州新纪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232942.html

2009-09-21:累遭酷刑 陈楚君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怀化铁路南站法轮功女学员陈楚君,奥运前在怀化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于芷江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劳教迫害,近日据悉,她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在怀化第四人民医院(即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陈楚君,女,三十多岁,大学毕业,新疆兵团军属子女,父亲兵团师级职务,她本人原来是怀化铁路南站会计师;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停薪留职十年,在北京进修外语期间得

2009-09-21: 累遭酷刑 陈楚君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怀化铁路南站法轮功女学员陈楚君,奥运前在怀化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于芷江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劳教迫害,近日据悉,她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在怀化第四人民医院(即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陈楚君,女,三十多岁,大学毕业,新疆兵团军属子女,父亲兵团师级职务,她本人原来是怀化铁路南站会计师;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停薪留职十年,在北京进修外语期间得法。在中共恶党十年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中,陈楚君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经七次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累次遭受非法关押与残酷折磨,九死一生,终被恶党人员害死。

被劳教所注射损害中枢神经药物

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陈楚君被单位强行送广州“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洗脑。后被劳教于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害。害。当天她抗议进“转化队”,干警唆使监控人员蜂拥而上,把陈楚君按倒在地,用绳子捆住她的双手,使劲扳住她的脸,强行剪头发,一头长发被胡乱剪掉。陈楚君开始绝食抗议迫害。6天后,她被拖到医务室输液,大约半个月后,管教派两个监控守着她住在医务室。据目击者说,恶徒们在输液的葡萄糖药瓶里注入了一种药叫“冬眠灵”和“冬眠一号”,损害大脑中枢神经,致使她大脑严重受损,记忆减退。为了掩人耳目,恶警们每天给她注射少量的“冬眠一号”,像慢性中毒似的。打了这种药,人像冬眠一样的想睡觉,醒来后什么事都记不起来,象个白痴一样。

劳教所恶警还将整个房间的大法弟子连铐在一起、吊高、固定、只脚尖点地;陈楚君在受此刑后,放倒在床上,全身剧烈颤抖,连床都跟着蹦弹。恶警因一点小事就逼迫整个房间的人通宵罚站,稍不如意就是电棍、拳脚;女大法弟子睡的地方,却是手执电棍的凶悍男特警守门值夜,一个房间一个,晚上一有大法弟子炼功,男特警就手执电棍来了,大法弟子们身上几乎人人都有电击伤痕,观者无不触目惊心。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残忍迫害

十六大期间她再次进京上访,被关押于铁路看守所,后被湖南怀铁运输法院非法判刑3年。在法庭上,陈楚君被2人押着,已说不出话来。

湖南省女子监狱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口号是“人民政府有的是办法”,特别是“教转中队”是迫害大法学员的最邪恶的地方,非法制定规定,从精神上、肉体上对大法学员加以迫害。如:大法学员在生活上不准互相照顾;劳动时不准互相帮助,随时随地有夹控犯人寸步不离的监视,非法限制一言一行,写什么东西或家信遭到工作犯盘问检查;大法学员之间只要一开口,就有人插话制止,站、坐中间都得插个工作犯,连晚上起床上厕所,也要跟到厕所看着。二零零四年六月,大法弟子陈楚君被关进严管队迫害。

大法学员陈楚君、言虹、肖瑞林等被教转中队原主管队长李春晖等人指使犯人颜美英、张根林等人把她们悬空吊打,昏死过去,还在她们身上摸来摸去耍流氓。

在湖南女子监狱,坚定的大法弟子长期承受超过夹控犯二、三、四倍的奴役迫害,有的甚至二十小时强迫奴役劳动不让睡觉。二零零五年三月左右,大法弟子陈楚君、言红、肖瑞林、何丽佳、宣荷花五人齐心背大法经文,罢工反迫害,以李玲为主多名警察和夹控犯对她们进行了为期四十来天的折磨,如电棍抽打,各种扣刑,坐独脚凳,罚站,重复二零零四年的体能折磨,歹毒灌食,关禁闭等多个交叉循环迫害,除早中晚三次厕所外,从早上七点至晚上十一点从不间断迫害,连吃饭都强制坐独脚凳上。肖瑞林被电击和悬扣吊晕几次。绝食二十来天的陈楚君被强迫跑步,被从五楼倒拖一楼关禁闭。她们一个个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只剩皮骨,也不屈服。

陈楚君曾被折磨得眼睛瞎过,双腿也曾不能走路,上厕所要人背。一次陈楚君因腿走路不稳,跑不了步,做不了俯卧撑,恶警就命令夹控犯张根林和另一夹控犯在地上一圈圈地拖陈楚君,然后再关禁闭,手铐脚铐昼夜铐,睡觉只能趴着睡。夹控犯张根林还用塑料圆筒使劲戳陈楚君的喉咙,连续戳几十下,还说“很好玩”,旁边另一夹控犯竟说“让我也玩一下”。陈楚君的喉咙被戳得又疼又肿,咽唾液都疼,也说不了话。一次恶警李玲用电棒击陈楚君,将她腾空吊铐,致陈楚君昏迷过去,夹控犯颜美英使劲揪掐陈楚君,然后说“活着呢,没事继续吊”。

奥运前被绑架、迫害致死

湖南怀化市邪党政府、“六一零”等邪恶机构,二零零八年五月以奥运“安全”、奥火入湖南为由,在全市范围内,从市区到县、直达村组,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骚扰等迫害,绑架关押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非法关押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有的被封闭在黑窝邪恶的洗脑班,不准亲人探视,他们在遭受怎样的迫害不得而知;还有部份下落不明。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左右,陈楚君在去乘车的路上,被“六一零”等不法之徒绑架。陈楚君这次来怀化,是去单位领取在职期间的一笔钱款(7000元),在怀化作短暂逗留后返回时被遭绑架。陈楚君被异地关押于芷江看守所,期间曾被吸毒犯肖前蓉、陈亚冬殴打致头破血流。

不久,陈楚君被非法劳教,再次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后来因身体健康原因,被“六一零”劫持到怀化市洗脑班实施迫害。近日据悉,她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在怀化第四人民医院(即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1/208730.html

2009-09-02:湖南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陈楚君被迫害致死 湖南省公、检、法、司、国安、610办(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监狱、劳教所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继续在升级。 怀化大法弟子陈楚君,三十多岁,大学毕业在怀化铁路局工作,去年奥运前被绑架送白马垅后失踪,现得知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详情待继。 株洲张和君、于珍玉、陈国等九名大法弟子在去年四月前后被绑架,分别被中共非法判以重刑。已送各监狱继续迫害

2009-09-02: 湖南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陈楚君被迫害致死
湖南省公、检、法、司、国安、610办(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监狱、劳教所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继续在升级。

怀化大法弟子陈楚君,三十多岁,大学毕业在怀化铁路局工作,去年奥运前被绑架送白马垅后失踪,现得知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详情待继。

株洲张和君、于珍玉、陈国等九名大法弟子在去年四月前后被绑架,分别被中共非法判以重刑。已送各监狱继续迫害,她们的亲人去监狱看望均被拒绝。连日用品都不让买,什么东西都不让送(目地就是强迫转化)家里亲人非常担心,不知亲人是死是活。张的丈夫快七十岁了,为亲人担心受怕,思念亲人,身体已到极限,不知还能挺多久。

衡阳陈清华、吴瑞荣、罗红等多名大法弟子在去年四、五、六月份被绑架,并分别劳教、判刑。今年七月又绑架多名大法弟子,刘建红被劳教,龙一平、邹清华、周章保、戴娟等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湖南女子监狱、白马垅劳教所、新开铺劳教所的坚定大法弟子都不准亲人看望。还振振有词说表现“不好”就是不让见。这只是了解到的一点点,因为他们也知道是违法做坏事,所以极力封锁消息。所有被绑架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亲属都非常担心他们的处境,希望正义人士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207583.html

2009-07-27: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反迫害 2001 年长沙法轮功学员言虹被非法判刑6年,2007年从湖南省女子监狱回家后,亲朋好友纷纷来家看望她,邻里街坊相互拜访。久别重逢,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一番打量之后认出言虹,上前一把抱住她,哭着说:“没想到还能活着看到你!你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去受那种折磨?” 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的湖南省女子监狱,自99年7月20日以来,已非法关押了数百位湖南省各地的法

2009-07-27: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反迫害
2001 年长沙法轮功学员言虹被非法判刑6年,2007年从湖南省女子监狱回家后,亲朋好友纷纷来家看望她,邻里街坊相互拜访。久别重逢,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一番打量之后认出言虹,上前一把抱住她,哭着说:“没想到还能活着看到你!你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去受那种折磨?”

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的湖南省女子监狱,自99年7月20日以来,已非法关押了数百位湖南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中多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也有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她们没有任何伤害他人的违法行为,只因为“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而被关押。她们无一例外的被要求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要求写不再炼功的保证,并被要求“揭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这就是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她们中可能有我们的邻居,同学,同事,朋友,甚至是亲人,然而,迄今为止,在湖南,以至在中国大陆,几乎没有媒体披露过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的真实生活情况;许许多多被关押的当事人在重获自由之后,不愿再回忆在“里面”的岁月……。

入狱

每一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有各自入狱时的遭遇,而她们的共同点是维护法轮功和坚持争取炼功的合法权利。言虹正是如此。

言虹家住长沙县,曾是当地居民社区的工作人员,工作中与居民常来常往的,久之与当地家家户户都有了千丝万缕的感情。真诚直爽的性格,务实的工作态度,使言虹在当地有不错的口碑。言虹在96年开始炼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她多年的偏头痛等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身心受益之后,她告诉了邻里街坊。99年7月20 日当法轮功被诽谤并被在全国被迫害的时候,言虹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决定上访,把自己炼功的亲身感受告诉当局,以事实还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清白。

上访之路如此艰辛,1999年7月30日,在北京上访的言虹被押回长沙,遭到拘留,并被要求支付480元,却没有任何凭证。同年,言虹两度遭到关押和拘留。2000年,言虹被迫离家出走,于2001年6月19日上午从外地再度被押回长沙,在长沙县看守所,四天三晚不让她合眼,长沙市、县两级政保科人员伙同外地公安警察对她进行刑讯逼供,6个人将言虹按倒在地上,在公安的记录纸上按手印。2001年12月27日,长沙县法庭上,言虹的个人申辩稿被抢走,不到40分钟的开庭言虹被判刑6年。言虹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在没有任何进一步调查和申诉机会的情况下,维持原判,言虹于2002 年4月9日被送入湖南省女子监狱。

放弃信仰和写不炼功保证

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写出不炼功的保证,被湖南省女子监狱视为重要“工作”,并以法轮功学员“思想转化彻底”和是否“反复”来衡量此项工作的质量。由于这种衡量没有确切的标准,就使得“转化工作”在实践中越来越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如吸毒犯等各类刑事犯人被湖南省女子监狱利用来严密监控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言行,这些刑事犯人被默许或受指使打骂欺辱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认为,炼功不仅自己受益,对周围环境也是有益而无害的,而且一个炼功人怎么能不炼功呢?

2002年6月9日言虹被单独监禁,湖南省女子监狱设了两个经济犯监控她。并设专线派专人每天5~6个干警对言虹进行软硬兼施的定点“转化”。

一天,言虹炼功被发现了,当时的教转中队队长李春晖要对她罚站,拒绝这种无理的体罚后,言虹被强制上反铐,即:把两只手分别从肩头和腰部反扳至背后,用手铐铐住,被称为:背宝剑。从来都不知道手铐还有这种铐法,言虹突然被龚小红(岳阳)、周利(长沙)和郑翠凡(长沙)三名工作犯猛地按下、扑倒在地,被人用脚踩住。龚小红为阻止呼喊,将言虹的头紧紧抱住,致使言虹无法呼吸。几乎是同时另两工作犯分别猛力扯住言虹的手往背后反扳上铐,言虹的左手当即被扭伤。顾不上疼痛,顾不上思考,要呼吸啊!言虹本能地咄了龚一口,龚一松开,言虹长呼一口气,差点窒息的她早已憋的满脸通红。言虹的这一求生本能的反抗,立即遭到龚小红与周利两犯人的拳打脚踢,言虹浑身被打得青红紫绿。而言虹的手被扭伤,红肿很大,却仍被强制反铐三天,上厕所都没有给她解开,豆粒大的汗水不断滚落下来,湿透了全身。那几天晚上,言虹被继续铐吊在铁床上,直至这几个犯人解恨。

事后狱警骂言虹“不善”,言虹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咄了工作犯一口的事实,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被歪曲成了恶意攻击伤人事件,“法轮功咬人”的谣言抹黑法轮功,给不明事实真相的人造成迷惑和不解,给法轮功学员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

古语说:“慈父遭谤子不在,世人也会骂不仁”。法轮功学员中有许多人在炼功之后身心受益,病痛消失,实践中,她们成为法轮功坚定的追随者。而1999年7月 20日以后中共当局的一切对法轮功的宣传和描述被这些实践者断定为谎言和污蔑。要“转化”法轮功学员,就一定要冲破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创始人的维护和对法轮功理念的坚持,那么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的抹黑和攻击就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2002年6月25日晚,言虹被狱警李春晖连骗带逼的参加专题大会,到会场,言虹才知道是诽谤法轮功的专题会。当时,会场坐满了法轮功学员和犯人,警察分布在会场所有通道出入口,他们手持电警棍,全副武装,数十名武警把守在会场入口及两边,气氛紧张森严。会上,监狱长赵兰发言恶毒的攻击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这令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内心十分痛苦。言虹被周围的几个狱警挟持着,她痛苦的泪流满面,整个会场2000多人哪,真是极大的侮辱与对世人的谎言毒害!言虹忍无可忍的挣脱旁人的压制,猛地站起身来指着台上的赵兰喊到:闭上你那邪恶的嘴!

这种抗议对湖南省女子监狱来说是莫大的挑战,言虹被关进了男犯禁闭室。

禁闭室是一个相对与外界隔绝的小间,室内光线昏暗,一个便坑,一块被称作“床”的水泥板,一卷卫生纸。每天不准洗漱,不给水喝。禁闭室内生锈的水龙头,送水时才打开,每天水龙头被打开3次或1次,每次只5分钟。在有水的时候,只能用被手铐铐着的手接点水打湿一下。也不给洗澡,出汗又多,蚊虫在全身肆意叮咬。当时正值炎热的夏日,室外高温一般在四十度左右,而这禁闭室内四周紧闭,那个门的中间开有一送饭的小小的洞口,这也是禁闭室唯一的一个通气口,却只是在送饭的时候才打开。不知道禁闭室内的温度是多少,严严实实的象个蒸笼,用来睡觉的水泥床及地上到处都发烫。等来水的时候,将地上水泥床上全部用水浸湿,晚上就睡在水里,每天如此。狭窄的空间里满是令人作呕的味道,在里面别说呼吸空气,就连氧气都不足,有时实在憋得心慌受不了,只好趴在地上,找到禁闭室门锈残裂处,从外面呼吸一点稍微新鲜一点的空气。

在禁闭室,给的饭每餐只有不到一两,三片土豆或黄瓜,不让饿死,也不给吃饱。由于大量消耗体力加之供给盐份不够,炎炎夏日里,言虹的体力被一天一天的消耗,体重从120多斤,消瘦到只有90来斤。

这是言虹在湖南省女子监狱的第一次被监禁在禁闭室,整整75天。

熬到2002年8月时,为抵制这种长时间的禁闭,言虹和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以绝食的方式和平抗议。教转中队的李春晖队长却因此对言虹等法轮功学员变本加厉的惩罚。

按监狱狱政科的规定,禁闭与严管是两种惩罚方式,只能单一实行。而在言虹绝食绝水6天后,却遭到双重惩罚,禁闭加严管再加脚镣手铐。每天白天非人的折磨,稍有反抗就被反铐(背宝剑),坐在独脚凳上在太阳下曝晒,抗议喊话,就用抹布堵嘴,然后用电丝(中间是铅丝,外面套塑料管的那种)在头部绕圈,将堵在嘴上的抹布捆紧。

言虹被从禁闭室拖出来,被成天反铐着逼坐在“独脚凳”上在直射的日光下曝晒。长沙因夏日炎热,室外温度高,三伏天高温可达四十多度,素有“火炉”之称。而“独脚凳”就是不到一尺高的,只有不到两寸粗的一根棍子从中间支撑着一块小木板的“凳子”,坐上去,必须双脚、身子保持平衡,不能动,否则很容易摔倒。因为是双手反铐坐在上面,一失衡就摔倒在地,自己根本也无法起来。这时言虹已没有反抗之力,昏倒在被烤得发烫的水泥地上,没有知觉。立即又被凉水灌醒,在“你还装死”的谩骂声中,再次坐“独脚凳”曝晒。每日从早上八点至下午五点半,每日大汗淋漓。到下午五点半太阳不那么毒了,言虹就被象牲畜一样丢进禁闭室。反铐的双手不给解开,不能洗澡,不能睡觉,连大小便都无法正常解决。被汗水湿透的衣裤在夜间干了,第二天再被汗水湿透。人格,人的尊严在此时,什么都不是了。日复一日,没完没了,言虹只有一念:“一定要活着出去!”

度时如年的一个月严管和禁闭的双重折磨熬过去了,言虹已全身漆黑,裸露在外的皮肤被晒的全是肿泡。

在这次禁闭期间,2002年8月13日,监狱长赵兰指使狱警李春晖和罗坚带着几个犯人在男犯禁闭室内,用从武警处借来的“束身服”将言虹全身捆绑,从上午九点多直到下午五点多。整整一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言虹曾问:我要上厕所怎么办?罗坚等人竟边走边笑着说:“那你就喊吧”。可是当时在场的人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这边都是男犯人,言虹一位妇女怎么可能在那个时候喊男犯人?可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在那样的氛围下,湖南省女子监狱负责人及干警的这般言行竟如此玩笑一样的自然。

背监规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理念做好人,她们不能接受自己被当成犯人来对待,如穿囚衣,背监规,喊“报告,罪犯某某到”,靠墙蹲下,等着听狱警“训话、指令”,等等;有的法轮功学员觉得在监狱里吃牢饭都是一种污辱而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那么逼迫法轮功学员“认罪伏法”,服从监狱对犯人的一切管理,就成为湖南省女子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重要一步。在这样尖锐的矛盾中,湖南省女子监狱极其敏感,法轮功学员的任何争取哪怕是监狱规定内的权力都被视为“反抗”,也都直接触动了监狱行为的合法性这一根本利益。所有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这个矛盾中时时刻刻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或肉体折磨。

不服从监狱管理的法轮功学员,不准接见,不给家人寄来的包裹,不让购物,不让打亲情电话等等。表现突出的,就会遭到严厉的处罚。2003年9月,教转中队队长李春晖,监狱教育科敖春玲,卓端秀请来特警,专门对拒绝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背监规的 19名法轮功学员搞20多种花样动作的军训体罚训练。这19名法轮功学员多数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但是,特警命令她们走正步,随着特警时快时慢的口令,走着走着,口令嘎然而止,突然停止的姿势不符合口令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罚做俯卧撑20个,50个,甚至100个。益阳沅江60多岁的罗爱珍老人被强迫倒立,将双脚搭在办公桌上,双手撑在地上,由特警数数计时,罗爱珍老人承受不住,两手一软,一头直撞在地上,却被逼着继续做这个动作,老人的头多次直撞在地上,额头被撞的青肿。

所有体罚项目不间断地进行,蹲、跳、立、跑、转、撑,等等,连续几天之后,有的法轮功学员双脚肿痛,实在跑不动了,立即被两个监控的犯人在狱警指使下拖着跑,甚至用手铐铐上被拖着跑,被拖得鞋子掉了,裤子磨破了,双脚在地上磨得血肉模糊。实在令人不忍目睹。

一次体罚跑步时,在喝了工作犯给的一杯水之后,言虹突然感到眼前模糊一片,看不清东西,于是她拒绝跑步体罚,却遭到更为严酷的体罚:吊铐。在被挟持到一间办公室后,她的双手被从背后反扳铐起,整个身体被这个手铐悬挂在上下床上铺的铁架上,她的鞋子被踢开,由于伸不直腰,胸口憋得透不过气来,身体的重量全都集中在被手铐卡住的手腕上,一挣扎,手铐随着松动就向内圈滑动卡得更紧。言红顿时难受的大汗淋漓。从这以后言虹原本良好的视力就这样突然变得极其模糊,无法正常生活。

往往这种整人的特训都是不公开的,在监狱内找间房子,或在偏僻的小道,坪地,秘密的进行。除了受罚的法轮功学员,干警,及参与的工作犯,没有人能知道。工作犯对诸如此类事件守口如瓶。

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强硬行为下,法轮功学员或者作出某些妥协,或者默默承受,却从来没有改变她们的初衷,她们心中对法轮大法的信仰真正使她们对于折磨她们的人没有仇恨,对“真善忍”理念的坚持使她们不可能暴力反抗,她们只是在承受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巨大压力,恰恰是监狱的强硬一次又一次激起矛盾。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长期无缘无故的遭到夹控工作犯人的辱骂和殴打,却极少有人对这种普遍存在的虐待事件作出反应。2004年5月12日,因暴力犯罪获刑的工作犯吴伏英,掐住法轮功学员宣荷花的脖子将她顶到墙上,宣荷花的手也被其扭伤而红肿。同监室的几名法轮功学员要求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干警们对这起打人事件作出处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第二天正是5月13日。每年的5月13日,对法轮功学员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是法轮功创始人的生日,也是全世界法轮大法日,全世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这一天庆祝。2004年的这一天,湖南省女子监狱被关押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背诵经文。背经文学经书,是法轮功学员每天的功课,平时她们各自在心里默记,这一天,她们几人一起背诵。她们的这一并没有违法的行为却被湖南省女子监狱视为极为严重的事件。

5月14日,狱警李春晖手持电警棍,气势汹汹的来到监房,二十多个犯人在她的指挥下,将五位在前一天背经文的法轮功学员抬的抬,拖的拖,来到一间房里,由犯人控制着分开站在房间的角落和墙边。“你还喊,你还喊……”狱警李春晖咬牙切齿的咆哮着,挥着电警棍狠狠的电击法轮功学员。电警棍 “噼呖叭啦”的直冒火星,电流击在身上,过电时象有无数根棍子飞快的有节奏的在全身激烈敲打。法轮功学员陈楚君被打得倒在地上,爬起来,又被打在地上,又爬起来,再被打在地上,连续三次……整个房间紧张,恐惧。这是多年来李春晖第一次亲自打人,平日的和善原来只是面具。

接着,这五位法轮功学员(她们分别是长沙的言虹,常德的何丽佳,沅陵的宣荷花,怀化的陈楚君,沅江的肖瑞林)被逼坐独脚凳和罚站。她们被分别关在一间屋子里,门窗都用硬纸给封住,不让看到外边。每一个人都由工作犯监视着:必须坐独脚凳,不许站,干什么都必须坐在上面,一坐就是一个星期;接下来的一星期就必须站着,不许坐,一站也是一个星期。因为在独脚凳上坐稳不动才能保持平衡,否则就会摔倒。由于天热,长时间坐着不能动,法轮功学员坐得皮都粘在裤子上了,洗澡时脱下衣裤,皮肤就被撕破了,鲜血冒出来。罚站时间长了,脚都肿起很高。

拒绝坐独脚凳和罚站的法轮功学员言虹和陈楚君就被吊铐,成天长时间的吊铐。新禁闭室楼上的严管监房内室温很高,监视的工作犯都在门外,风扇对着她们吹。房顶有个天窗,言虹被有意吊铐在这个天窗下,火辣辣的日光从天窗直射下来,每日每日炙烤着她,她被悬挂着的身体几乎不能动弹,高温热浪逼得她喘息都感到很困难。

这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以绝食的方式抗议体罚,在绝食三天后,她们被灌食,每天一次,同时继续进行体罚。有些工作犯人眼见着人被折磨的一天一天迅速消瘦下来,都流泪了。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言虹被多次长时间的吊铐折磨,致使言虹双手双脚麻木,腰部脊椎旁留下了一块深褐色的斑,一摸,褐色斑处塌陷下去一个洞,时常感到从后背至前胸总象被什么东西压迫着,透不过气来。由于多次绝食,她的胃受到很大伤害,吃东西多一点就难受的想吐。

最廉价的劳工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贯穿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期间始终的是长时间的无偿奴役劳动,如选豆子,剥蚕豆,做布娃娃,绣花,穿豆腐串,穿凉席等等。监房就是生产间,每天醒来就开工。规定的奴役劳动任务必须完成,每天她们要奴役劳动15--16个小时,动作快的年轻一点的到晚上八九点可能完成,而动作慢的,年纪大的老人就要做到半夜一、两点钟了。

做什么,监房里就是什么味道。比如说剥蚕豆,浸在水里的蚕豆就在监房里加工,剥去两头的皮,留下中间一条,就是“玉带蚕豆”。那么,整个监房里就弥漫着泡水蚕豆的臭味,室内空气潮湿,被子都发霉了,掀开来可以看到黑色的霉点。

此外,“加劳动任务”还是对“不听话”的法轮功学员一种常用的体罚。由于不喊“报告”,不背监规,法轮功学员被狱警李春晖,薛芳罚选蚕豆。在做完一天的奴役劳动任务之后,晚上继续选蚕豆,将蚕豆从烂口子,杂物与灰尘中选出来,每人每晚一袋百来斤,达不到标准还要返工。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如:毛四元(岳阳),李年春(岳阳),赵连芹(长沙),罗爱珍(益阳),贾翠英(怀化)等,由于年老眼花,虫咬的豆要一粒粒翻选。有的到深夜二、三点才选完,有的站着选选就睡着了,立即被监控的犯人一把推醒,不让合一下眼,哪怕几分钟。

有的法轮功学员晚上以日记的形式将监狱真实的一切记录下来,却被狱警收监抄走销毁。理由是不准写有关贴近法轮功的任何词句,否则,每天加奴役劳动产量5斤一次。做不完不准睡觉,不准洗头,洗澡,一天做不完晚上不准睡觉做一通宵,第二天再接着做。第二天又有第二天的任务,这样一来,被罚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就睡不了觉。常德法轮功学员何丽佳多次遭到这种体罚折磨,劳累使她的体重从 120多斤一下子降到80来斤。

由于完不成奴役劳动任务,也有法轮功学员十多天不准洗头洗澡。有一次凌晨三点多钟,60多岁的罗爱珍与陈楚君好不容易才做完。由于疲劳,已精疲力尽。去洗了一个头,头发还没干,就睡着了。因为是冬天,湿头发在冷空气中直冒白气。

有一次,狱警突然通知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监狱教学楼在教室里看电视,所有的劳动物品全部被工作犯等集中放在隐蔽处,收藏起来。一问,是有人来检查了。原来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如此大规模的作坊生产是见不得光的?

抽血验血

医疗的本职是救死扶伤,然而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医疗却令人匪夷所思。比如说监狱有保外就医的制度,但对于身体需要救治的法轮功学员,有没有写不炼功保证,有没有“揭批”法轮功,也就是说有没有达到“转化”的标准,是能不能保外就医的条件,许多法轮功学员直至生命垂危才得以“保外就医”。怀化68岁的法轮功学员贾翠英,耳朵旁长了一个很大的瘤子,捱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才“保外就医”,回去不久就过世了。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里,法轮功学员常常被强迫看病,被灌药吃,有工作犯将不知是什么药压碎溶于她们喝水的口杯中。有一次,岳阳的法轮功学员张兰辉被四个工作犯,两人扯手,两人抬脚,说是送去治高血压。真有高血压的病人能这样被人抬着走吗?这真是给治病吗?可是,在一墙之隔的工作犯徐明燕多次报告要求出诊看病却无人理睬,该工作犯难受得在监房内嚎嚎痛哭。这样的对比说明了什么?宁乡的法轮功学员周云霞,以治疗“肺结核”为由,被强制隔离,被捆住铐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好好的正常的一个人,被“治疗”几个月后却精神失常。狱警竟说:“这就是炼法轮功炼的”还强迫进行录相,照相等,作为污蔑法轮功的材料。

湖南省女子监狱以艾滋病传染病体检为由,近些年几乎年年不定期的抽血验血。许多法轮功学员多次被抽血。来监狱抽血的是一支只有几个人的流动队,穿着白大褂的几个人与监狱的部份干警和教转中队队长共同参与,工作犯边抬边拖的挟持法轮功学员强迫抽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抽了很多血,整个手臂都麻木了。到底为什么要抽血?而且抽血量如此大?2005 年,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真相在全世界曝光,这种暴行自迫害法轮功以来至今一直存在于全国各地。很多家医院直接回答国外器官移植的需求来电:器官提供者是法轮功学员。

在被强迫抽血验血的时期,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附近竟然传出了她本人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自杀的谣言。吓得她的亲人每个月去监狱 “接见”,而且一定要见到人。那么,湖南省女子监狱几次莫名其妙的抽血验血,是不是在找合适的器官?那么凑巧的在抽血的同一时期,适时的传出了“自杀”的消息又说明了什么?被活体摘取器官之后即被焚尸灭迹,“自杀”,一切也就死无对证了。湖南省女子监狱相关狱警无论职位高低,倘若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恐怖罪恶,将如何善终?

结语

象湖南省女子监狱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遍及全国所有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及以法制教育名义存在的洗脑班等机构,这些机构相互吸取“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多年以来,三千多能证实姓名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分布在全国31省,湖南省列于全国各省前十位。

无论我们身处的环境如何被封闭式的进行抹黑法轮功的洗脑宣传,镇压法轮功的运动都是不得人心的,在法轮功学员多年的和平抗争中,执法者有没有回想回想的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在犯罪啊?

今年6月5日清晨,48岁的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罗京在经过数年的病痛折磨后死于淋巴癌。病痛期间,罗京口腔严重溃疡,舌头溃烂,疼痛难忍,说不了话。在二十年前的“六四”学生民主运动中,罗京由同情学生转而公开支持镇压学生,这种变质是人性良知泯灭的开始。此后,罗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积极参与污蔑抹黑法轮功的谎言宣传,众多世人被谎言所迷惑,被“新闻联播”等央视节目煽动着仇视法轮功及其学员。罗在一次次所谓执行 “政治任务”中,一步步走向罪恶。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分毫不差,在“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罗恶报身亡!一个生命从此消亡,可悲!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在今天如何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不让悲剧重演?

中共独裁专政使中国社会道德急速下滑,中共的洗脑宣传使人变得不相信善恶因果报应,只为眼前私利即可为所欲为,“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已经成为中共强权专制下社会的真实写照。湖南省女子监狱作为执政者专政系统的一个单位,假借“执法”的名义为“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肆意奉行暴力和谎言,不正是目前中共强权专制社会的一个缩影吗?怎样摆脱这可怕的现状?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坚守人性道德良知,我们中国人,包括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干警们,要自救!

如果湖南省女子监狱有如赵兰、李春晖等,真的能在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告诫中悬崖勒马;如果发生在你我身边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不再被漠视,那么,湖南省女子监狱,以至整个中国的拷问良知的罪恶可以休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7/205353.html

2008-11-18:湖南怀化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 十月十四日,湖南怀化市鹤城区法院非法开庭,庭审怀化铁路医院姓戴的退休护士长。据消息说,戴医生的女婿(职业律师)为她作了无罪辩护。 这是近期鹤城区伪法院第五次对当地大法学员非法庭审。 四月至九月,怀化鹤城区恶警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名大法学员被610公安国安劫持。 六月二十五日,怀铁二十多名恶警闯进铁北法轮功学员颜老师(女,已退休)家中,将正在

2008-11-18: 湖南怀化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
十月十四日,湖南怀化市鹤城区法院非法开庭,庭审怀化铁路医院姓戴的退休护士长。据消息说,戴医生的女婿(职业律师)为她作了无罪辩护。

这是近期鹤城区伪法院第五次对当地大法学员非法庭审。

四月至九月,怀化鹤城区恶警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名大法学员被610公安国安劫持。

六月二十五日,怀铁二十多名恶警闯进铁北法轮功学员颜老师(女,已退休)家中,将正在集体学法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戴医生是其中的一位。后她被非法关押在铁路看守所。

原怀铁南站会计陈楚君在回家赶车的途中被610恶警绑架,不久就被非法劳教后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怀铁的李姓男青年(其母亲黄建设也被关押在铁路看守所)、颜姓退休教师被怀铁六一零非法劳教,后因身体原因才被放回家中。刚从铁路看守所出来不久的甘玉芳,又被怀铁六一零恶徒绑架至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后来也是因为身体原因才被放回家。

鹤城区伪法院近来还对对法轮功学员周玲(十月二十八日)、易纯秀、唐开菊等五人(二十九日)非法开庭,当地及北京的五位律师分别为周玲、易纯秀、唐开菊出庭作了无罪辩护。

八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尹秋阳、尹兰英、廖元梅被非法庭审;李保星被秘密开庭后被非法判四年(过程中家属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18/189961.html

2008-10-20:湖南怀化市邪党法院欲非法庭审周玲等五大法学员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左右,湖南怀化市鹤城区恶警分别绑架了大法学员周玲,易纯秀与其妹妹易清秀(未修炼法轮功),向爱梅、谢伯开夫妇,唐开菊、曾佑良(未修炼法轮功)夫妇及吴笑芬,唐芳菊,姚竹梅、陈楚君等人,易清秀被敲诈两万五千元左右才被放回,向爱梅、谢伯开夫妇,唐芳菊等也被勒索。目前湖南怀化市鹤城区大法学员周玲、唐开菊、易纯秀等面临邪党法院非法庭审。向

2008-10-20: 湖南怀化市邪党法院欲非法庭审周玲等五大法学员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左右,湖南怀化市鹤城区恶警分别绑架了大法学员周玲,易纯秀与其妹妹易清秀(未修炼法轮功),向爱梅、谢伯开夫妇,唐开菊、曾佑良(未修炼法轮功)夫妇及吴笑芬,唐芳菊,姚竹梅、陈楚君等人,易清秀被敲诈两万五千元左右才被放回,向爱梅、谢伯开夫妇,唐芳菊等也被勒索。目前湖南怀化市鹤城区大法学员周玲、唐开菊、易纯秀等面临邪党法院非法庭审。向爱梅、唐芳菊两人虽已回家,也遭非法起诉。

以下是五名法轮功学员九年来被迫害情况简述:

唐开菊,女,四十四岁,怀化市鹤城区石门乡四方田村民。修大法前形同废人,四季不能沾冷水,患肝炎等病,脾气也异常的暴烈,不可理喻,稍有不顺只管自己出气,又打又闹,砖头棒棒无所顾忌,丈夫抱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想法,楼上楼下的避开她,乡邻见她更是如躲“瘟神”。可是唐开菊修炼大法之后,那个脱胎换骨的身心变化令人震惊,用她丈夫的话说:“我都被感动了,所以我把烟、酒、牌都戒掉了。” 唐开菊直说:“大法也挽救了我和我丈夫。”2000年夏,唐开菊与乡邻五人结伴进京上访,被610非法拘留15天,被敲诈勒索2500元。当时的石门乡政法委负责人是王纪刚,已调往坨院办事处。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唐开菊在自家店(湖天开发区牡丹花园门口)遭恶警绑架,过程中,唐开菊及丈夫曾佑良、女儿(未修炼法轮功)强烈抵制,向对己行恶的人大讲真相制止迫害(两个小时),恶警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610招来一车特警十几人把唐开菊一家三口绑架,后通过关系曾佑良及女儿才被放回,目前唐开菊被非法关押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

易纯秀,女,五十二岁,家住鹤城区迎丰办事处锦溪南路。二零零零年五月因进京上访,被区610公安政保、团结居委会书记石玉秀等十几个人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并敲诈勒索五千元不成强要了一千五百元;十月十二日,易纯秀访友串门在一同修家里被以舒勇(前国保大队长)为首的610的五、六人无理抓走并拘留一个月,拿走包里的一千元现金不给收条。二零零一年六月六日易纯秀在芷江公坪向世人散发大法真相传单被派出所四个恶警绑架;恶警扯着她头发倒拖几百米,用脚踢,伞把打,铁伞把被打断成三节,在芷江看守所里,易纯秀被多次上铐,一次上铐时间十三小时,还被一赵姓的恶所长拳打脚踢,全身10多处青紫;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后于九月一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后因不断的向世人与有关方面讲清遭受的迫害真相,在高压下她丈夫由于害怕精神几乎崩溃,时常动刀动剪拿绳子相逼,对修炼人的迫害给家庭带来了不稳定因素。在市610的操纵下,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易纯秀在地委迎丰市场自家杂货店里被劫持,六个带头盔的不法之徒强行把她抬走。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易纯秀是第四次被绑架,据说恶警从她家抄走半车私有东西(电脑打印机等),目前非法关押于怀铁看守所。

周玲,女,四十七岁,怀化市鹤城区人。性格温和、单纯善良人缘好,无业。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修大法不到三个月时间,原来经多方医治都没有结果的胃病、痔疮、妇女病都好了,这样更增加了她对炼功的信心,增强了她对信仰真、善、忍的坚强意志。

二零零一年怀化洪江市公安局政保科的周伟、孙建军,还有一个女的突然闯进周玲的租房,一阵翻箱倒柜之后,将她劫持,于当晚在公安局将她手与凳子铐在一起不让睡觉,非法审讯二天。为抵制非法关押,周玲绝食十一天后,她家人被敲诈二千元钱610才把她放回。可周玲刚到家三天后,市“六一零”的、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及纱厂保卫科的天天来家骚扰,搅得全家不得安宁,周玲被迫离家出走、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周玲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被北京恶警打断两根肋骨,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区东城看守所,遭电针极刑逼供,两个保安把她按在床上,狱医在她双脚的小腿关节处扎进4根银针,把电通过银针经穴位注入体内;周玲绝食抵制迫害五十五天后,又被不法医生注射了破坏脑神经的药水,导致她双目几乎失明,失忆,走路摇摆不定,没有方向、轻重,连家人都辨认不清,还把她直接送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周玲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延期关押六个月才放回家。回家后坚持炼功,不到一年时间身体全部恢复。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钟左右,纱厂一老宿舍六楼大法学员周玲妹夫的家突然被怀化市“六一零”、市公安、国安、坨院派出所、迎丰派出所恶警团团围住,“六一零”招来110特警五十人左右,整个厂区黑压压的一大片,强行把在妹妹家中的周玲劫持,入室抢劫三台电脑(两部笔记本)、两部手机等(都没收据),目前周玲被非法关押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

唐方菊,女,六十多岁,退休老师,家住市教育局宿舍内。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唐方菊被绑架。两天后,迎丰派出所恶警才电话告诉她八十六岁高龄的父亲唐方菊被非法关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

向爱枚、老谢夫妇,都是六十多岁的人,洪江市安江镇法轮功学员。向爱枚原担任安江镇镇政府领导职务,夫妇俩长期住在怀化鹤城区孩子家(湖天富贵花园),深知大法的美好与难得,他们利用各种场合与机会坚持不懈的向世人讲清真相,不久湖天派出所上门骚扰。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向爱枚、老谢夫妇在鹤城区被怀化市“六一零”绑架。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0/188075.html

2008-09-09:怀化鹤城区奥运前610邪党机构不法人员绑架迫害大法学员 5月27日,怀化市邪党610、政法委、国安、公安等不法人员以保“奥运安稳”为借口,在全市范围内大肆抓捕大法学员,仅鹤城区就有十几人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周玲、易纯秀、唐开菊等5人面临非法庭审。据悉,李宝新己被秘判,陈楚君也己被非法处以劳教;67岁的老龄大法学员向爱梅被转到芷江县看守所异地关押;唐芳菊、老谢(男)、张敏三人已被放

2008-09-09: 怀化鹤城区奥运前610邪党机构不法人员绑架迫害大法学员
5月27日,怀化市邪党610、政法委、国安、公安等不法人员以保“奥运安稳”为借口,在全市范围内大肆抓捕大法学员,仅鹤城区就有十几人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周玲、易纯秀、唐开菊等5人面临非法庭审。据悉,李宝新己被秘判,陈楚君也己被非法处以劳教;67岁的老龄大法学员向爱梅被转到芷江县看守所异地关押;唐芳菊、老谢(男)、张敏三人已被放回。

另外6月底,铁北一学法点11人被铁路610公安不法人员劫持,还有两人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其中一位姓颜的老年女教师、一名男姓青年李念念被非法劳教,黄建设(李念念的母亲),还有一名姓戴的医生仍在被非法关押在铁北看守所,其余的人被逼签字保证后放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9/185559.html

2008-06-28:湖南怀化恶警借奥火传递绑架数十名法轮功学员 五月二十七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唐开菊在自家店(湖天开发区牡丹花园门口)遭恶警绑架,她的丈夫(常人)强烈抵制恶警绑架自己的亲人,被恶警绑架,最后还找关系才放人,唐开菊被非法关押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 5月22日,法轮功学员张敏被恶警绑架。张敏,女,中方信用联社退休职工。被绑架的前一天,其单位人事部一女人与另一女人找到张敏居住地──怀化市人民银行家属

2008-06-28: 湖南怀化恶警借奥火传递绑架数十名法轮功学员
五月二十七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唐开菊在自家店(湖天开发区牡丹花园门口)遭恶警绑架,她的丈夫(常人)强烈抵制恶警绑架自己的亲人,被恶警绑架,最后还找关系才放人,唐开菊被非法关押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

5月22日,法轮功学员张敏被恶警绑架。张敏,女,中方信用联社退休职工。被绑架的前一天,其单位人事部一女人与另一女人找到张敏居住地──怀化市人民银行家属区门卫处。第二天,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一,辆警车一直停在她家楼下。张敏在回家时被蹲坑在她家楼下的恶警强行绑架,家被抄,张敏被非法关押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

五月十日左右,怀化铁路南站原会计师、法轮功学员陈楚君在去乘车的路上,被“六一零”等不法之徒绑架。陈楚君,女,三十多岁,大学毕业,新疆兵团军属子女,父亲兵团师级职务,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停薪留职十年,在北京进修外语期间得法。因7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被单位强行送“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洗脑,后又劳教于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因此被开除工作。在那里她因坚持信仰,拒绝放弃信仰被残酷迫害,在她绝食抵抗迫害期间被注射破坏脑中枢神经的“冬眠灵”、“冬眠一号”。致使她大脑严重受损,记忆减退。后绝食七十天无条件释放。十六大期间她再次进京上访,被关押于铁路看守所,陈楚君绝食抵制遭灌食,后被湖南怀铁运输法院非法判刑3年。陈楚君这次来怀化,是去单位领取在职期间的一笔钱款(七千元,是在开除工职前提下作的结算),在怀化短暂逗留后返回时被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地点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8/181079.html

2008-06-25:原怀化铁路南站会计陈楚君再次被610绑架 5月上旬,法轮功学员原怀化铁路南站会计师陈楚君,在乘车离开怀化之时的路上,被610等不法之徒绑架(与铁路公安方面有关)。 陈楚君,女,30多岁,大学毕业,新疆兵团军属子女,父亲兵团师级职务。99年7.20之前停薪留职10年,在北京学习外语,期间得法。99年7.20之后,为大法说真话,多次反复上访,被关押、开除工作,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关押期间被注

2008-06-25: 原怀化铁路南站会计陈楚君再次被610绑架
5月上旬,法轮功学员原怀化铁路南站会计师陈楚君,在乘车离开怀化之时的路上,被610等不法之徒绑架(与铁路公安方面有关)。

陈楚君,女,30多岁,大学毕业,新疆兵团军属子女,父亲兵团师级职务。99年7.20之前停薪留职10年,在北京学习外语,期间得法。99年7.20之后,为大法说真话,多次反复上访,被关押、开除工作,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关押期间被注射破坏神经的“冬眠灵”药物,大脑严重受损,一直恢复的不是很好。

陈楚君这次来怀化,是去单位领取在职期间的一笔钱款(7000元),在怀化作短暂逗留后返回时被遭无理绑架,具体下落不明,望知情者将她的情况转告她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5/180892.html

2005-11-13:长沙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犯罪事实补充 长沙大法弟子李德银,因不背罪犯行为规范被天天罚站。夹控犯张根林每天手脚并用地折磨她。有一次陈楚君(湖南)在公用洗手间碰见张根林和李德银,张根林看见了就用手拧她一把,陈楚君被整的头脑智力慢,不知该怎么办,李德银制止张根林“你不要动她”,她自己每天被张根林扯来踢去的都是默默地忍,还不知后面有多少辛酸呢!大法弟子陈楚君、言虹、何丽佳、肖瑞玲,还有已出狱益阳大法弟

2005-11-13: 长沙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犯罪事实补充
长沙大法弟子李德银,因不背罪犯行为规范被天天罚站。夹控犯张根林每天手脚并用地折磨她。有一次陈楚君(湖南)在公用洗手间碰见张根林和李德银,张根林看见了就用手拧她一把,陈楚君被整的头脑智力慢,不知该怎么办,李德银制止张根林“你不要动她”,她自己每天被张根林扯来踢去的都是默默地忍,还不知后面有多少辛酸呢!大法弟子陈楚君、言虹、何丽佳、肖瑞玲,还有已出狱益阳大法弟子罗爱珍等都曾被强迫军训,从早到晚的跑步、做伏卧撑等等。

大法弟子陈楚君曾被折磨得眼睛瞎过,记忆力严重衰退,双腿也曾不能走路,上厕所要人背。一次陈楚君因腿走路不稳,跑不了步,做不了伏卧撑,恶警就命令夹控犯张根林和另一夹控犯在地上一圈圈地拖陈楚君,然后再关禁闭,手铐脚铐昼夜铐,睡觉只能趴着睡。夹控犯张根林还用塑料圆筒使劲戳陈楚君的喉咙,连续戳几十下,还说“很好玩”,旁边另一夹控犯竟说“让我也玩一下”。陈楚君的喉咙被戳得又疼又肿,咽唾液都疼,也说不了话。一次恶警李玲用电棒击陈楚君,将她腾空吊铐,致陈楚君昏迷过去,夹控犯颜美英使劲揪掐陈楚君,然后说“活着呢,没事继续吊”。陈楚君遭受迫害事实在明慧网上有多次报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3/114458.html

2005-07-18:长沙女子监狱教转队恶警恶行 主管队长李春辉(2002年-2004年):对大法弟子進行多种手段的惩罚,如关禁闭、电棒、罚站、强化体能训练、加重劳动任务、灌食等等。其中长沙县大法弟子言虹,被关禁闭7次,有一次长达70多天。关禁闭期间,除吃饭时间外,其余时间全部都是被反铐。2003年7月,高温40多度,言虹被送到监狱的特警严管队高温暴晒一

2005-07-18: 长沙女子监狱教转队恶警恶行
主管队长李春辉(2002年-2004年):对大法弟子進行多种手段的惩罚,如关禁闭、电棒、罚站、强化体能训练、加重劳动任务、灌食等等。其中长沙县大法弟子言虹,被关禁闭7次,有一次长达70多天。关禁闭期间,除吃饭时间外,其余时间全部都是被反铐。2003年7月,高温40多度,言虹被送到监狱的特警严管队高温暴晒一

怀化市联系资料(区号: 745)

2019-11-23: 9、姓名:李奇勋,1965年04月30日生,单位:湖南省怀化市公安局,电话:13367456666
11、姓名:刘东利,1967年07月04日生,单位:湖南省怀化市中级法院,电话:13874489777

2019-09-28: 怀化市鹤城区公安分局城中派出所
电话:7452288110、7452288113
所长杨伟民 13874410998
教导员薛军辉
副所长袁文杰
副所长何宁
队长周军13974531631

鹤城区公安分局:
局长杜杰15074500000
常务副局长李卫东13874478688
国保大队:
电话:7452205811
大队长鲁涛15807450033
副大队长龙志海13907456636
张华15115297777
鹤城区拘留所:7452271519

2019-08-03: 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公安分局广场派出所:
所长熊皓13907450133身份证号码433001197302010011
教导员杜峥15367458288身份证号码433001197212110019
副所长何铁松15874524488身份证号码433021198109250419
副所长杨珂13787599991身份证号码433001197809250217
副所长林广新13707455668身份证号码43302919741107001X
副所长杨辉13607419158、0745-2232292
身份证号码430102198104275514
中队长向绍文15874500935身份证号码431221198510021216
中队指导员周志强15107450296
身份证号码431224198908234691
警察孙亚东男13974563000
身份证号码431226198805186335
警察瞿太平男15274558189身份证号码431281197603164613

2019-03-31: 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国保大队邓同元,警号:0964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45)

湖南怀化铁路总公司参与迫害陈楚君的有关单位及责任人:

1. 政法委 书记:邹品来(主管610)电话 07452112308(宅)0745218248(办)
政法委办公室电话 07452183218(主任姓沈)
2.党委  书记:阳树清(主管610)
3.宣传部 部长:蔡 健(主管610)电话 07452182619(办)07452112609(宅)
4.怀铁电视台 台长电话 07452183619(办)07452113609(宅)
副台长电话 07452183699(办)07452115179(宅)
总编室电话 07452183629  新闻室电话 07452113659
5.怀铁610政保科 邱 良  冯正龙
宣传部:蔡 健 电话 07452182619(办)07452112609
政法办:沈主任 电话 07452183218(办)
6.铁公安处 处长:电话 07452184618(办)07452114608(宅)
副处长:电话 07452182718(办)07452113708(宅)
副处长:电话 07452183718(办)07452112808(宅)
副处长:电话 07452184038(办)07452112888(宅)
一科(政保科)科长办07452182618(责任人钟山已调广州铁路公安)
二科(国保队)电话 07452182638人员 邱良 王进 小向
 冯飞龙 电话 07452118110(宅)
三科(治安)电话 07452182638
治安队队长室电话 07452185178
 队长:黄良岩 手机13707450621 宅电07452112948
7 .铁路行政拘留所 电话 07452182358 所长姓罗 指导员姓李
8.铁路看守所 所长电话 07452182958 看守值班电话 07452182478
教导员:罗光荣 电话 07452769133
9.怀铁运输检察院 检察长电话 07452182518(办)07452112508(宅)
          副检察长电话 07452183518(办)07452113508(宅)
          副检察长电话 07452183448(办)07452114018(宅)
          公诉科电话 0745213588(科长办)07452184571 07452183528
10.怀铁运输法院 院长电话 07452182317(办)07452112307(宅)
           副院长电话 07452182517(办)07452112507(宅)
           副院长电话 07452183317(办)07452113307(宅)
刑事审判庭电话 07452182427(庭长办)07452182347 07452182337
11.怀化铁路南站:
怀南公安分处派出所 所长:杨XX 电话 07452183581(办)
党委 书记:蒋锡团 电话 07452184692(办)07452184602(宅)
工会 主席:李析求 电话 07452184362(办)
------------
积极参与迫害她的恶徒是总公司党委付书记阳树清和政法委书记邹品来。

以下是有关人员的电话号码:
分局宣传部部长:(办公室)0745-82619
李部长:0745-82609
蔡部长:0745-84609
邹品来:(办公室)0745-82318,(宅)0745-82308
党委办公室:0745-82419(宅),0745-82409,(手机)1390745000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3-15: 在湖南株洲白马垄劳教所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属呼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5/12290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