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 >> 郑捍东

男,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蕲春县漕河镇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15年
个人近况: 2007年8月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1-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4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监狱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医院虐待致死  被做医学试验样品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汉阳琴断口监狱(武汉监狱,男)
交叉列在: 湖北 > 黄冈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06-15:郑捍东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情况 湖北蕲春县漕河镇法轮功学员郑捍东,被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他去世后的第三天,郑捍东的家乡漕河镇下了约五分钟的雪,老百姓说炎暑飞雪,必有冤情。 郑捍东的死亡证明是:脑溢血死亡。二零零七年三月底,郑捍东因所谓“高血压”被监狱政委、医院院长、监区狱警要求去监狱医院治疗,就再也没回来。据悉,二零零

2019-06-15: 郑捍东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情况

湖北蕲春县漕河镇法轮功学员郑捍东,被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他去世后的第三天,郑捍东的家乡漕河镇下了约五分钟的雪,老百姓说炎暑飞雪,必有冤情。

郑捍东的死亡证明是:脑溢血死亡。二零零七年三月底,郑捍东因所谓“高血压”被监狱政委、医院院长、监区狱警要求去监狱医院治疗,就再也没回来。据悉,二零零七年八月病情告危,监狱通知家人探视。郑捍东八月六日昏迷一天,眼睛不能睁开,八月七日,能睁开眼睛,还能认识哥哥等人,和亲人清楚交谈。谁料当郑的家人于八月八日在返回家的途中,接到监狱电话,说郑已经死亡。家属重返监狱,在火化场见郑捍东面部微肿,衣服穿着整齐,未作尸检,警察匆忙将郑遗体火化。

当时同在监狱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徐建君证实,郑捍东最后是被监狱医院迫害死的。以下是徐建君的口述:

我是二零零三年到琴断口入监队后和郑捍东认识的,当时郑捍东已经在入监队了。郑捍东是蕲春县的,他因在看守所绝食身体虚弱、血压高。在入监队时,他一说头晕,血压就是二百多。一个月后,郑捍东下队了。

他在四监区时,我跟他有一次接触。二零零六年下半年的一天下午,郑捍东在劳动收工后,郑捍东把法轮功师父的新经文从监区的铁栅栏里传给我时,被四监区的监督岗看见了,四、五个人找到我,包夹挡住他们说,“我们这边人,不要你们管!”后来这件事惊动了监狱,两人都被告知:对方被送禁闭室了,后来不了了之。

法轮功学员石磊、郑悍东等人反迫害,不理囚头,不穿囚服,进门不打报告,不佩戴监狱的胸牌。蕲春县学员韩善河在下工的时候,用红油漆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监狱慌了,拍照后把他关禁闭。

二零零七年三月,我和郑捍东等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转移到范家台监狱,分在四监区的二分监区,住在一个屋子里。监室里共有五名学员,每人两个包夹(被狱警指派协助管理的犯人),有个学员打坐,包夹就打他。平日只要看到学员坐着不动,他们就敲凳子、敲床。

不到一个月,监狱要求给每个人查血压,郑捍东的血压高,就被送到监狱医院里去了。当时我们的血压都很高,非常奇怪,而隔壁那边全部是低血压。但是我并没有感觉不舒服。

当天晚上,郑捍东被送入监狱医院(沙洋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我记得那天警察喊他走的时候,他还说,是去还是不去?因为有的人是通过病保方式出去了,有的就想是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出去。后来他走的时候,我们寝室的灯泡炸了。当时“崩”的一声,我说,这去是错的。

我当时提出,我们一起来的,派个代表去看看郑捍东,被狱方拒绝。后来一直打听他的消息,但是问不出来。天热的时候,监区公告栏贴了一个东西,说郑捍东病情加重,又有肾上腺等疾病,好象在为他的死亡做准备。八月八日他就被迫害致死。

当时狱警还说:郑捍东死了还没有二、三天,明慧网就已经知道了,他们觉得很吃惊。

我想知道郑捍东为什么会被迫害致死,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里。我在十分监区换押的时候,包夹郑捍东的两个人就在伙房,我就问他们情况,原来问一直都不说,快出来的前两天,其中有一个人就把这个事跟我说了。

出事前几天,郑捍东“保外就医”已经下来了,但是监狱一直没有放人的意思。头一天白天下午的时候,他还和包夹下了象棋,晚上吃了一点饭,后来感觉头有点晕,就去睡了。到晚上八点多钟,打鼾昏迷不醒,包夹就把医生叫来开始“抢救”,给他打药水。

狱医要给他插导尿管,就叫两个包夹插。后来郑捍东全身水肿,小肚子绷得圆圆的,身体都发亮,在他快不行了的时候,狱医检查才发现是导尿管插反了,包夹说:“我也没有插过,他们要我插。”监狱说他肾上腺什么病,其实他就是导尿管插反了。

后来换过来的时候,淌出来的都是血水,人已经就不行了。后来监狱长去看他,假惺惺地说郑捍东你醒过来啊,你醒过来我马上就放你走。其实郑捍东已经都没气了。

包夹回来之后,监狱就跟他们说,你们什么都不要说。还给他们安排到比较好的伙房监区,做一些比较轻松的事情,对他们有一定的照顾,目的就是封他们的口。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5/郑捍东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情况-388592.html

2010-12-0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233239.html

2010-12-05: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233239.html

2009-05-25:湖北沙洋范家台、武汉女子监狱迫害黄冈大法弟子 由于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在国际上曝光,湖北劳改局分批将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全部转入到地处偏僻的范家台监狱。范家台监狱里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法轮功学员每月最多只能购买100元的生活物资,价格昂贵并且很多东西没有,有些家里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去接见,2008年5月又取消了邮寄邮包。作为湖北省发生迫害较重的黄冈市,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

2009-05-25: 湖北沙洋范家台、武汉女子监狱迫害黄冈大法弟子
由于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在国际上曝光,湖北劳改局分批将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全部转入到地处偏僻的范家台监狱。范家台监狱里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法轮功学员每月最多只能购买100元的生活物资,价格昂贵并且很多东西没有,有些家里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去接见,2008年5月又取消了邮寄邮包。作为湖北省发生迫害较重的黄冈市,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武汉女子监狱等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数量也很多。

一、在范家台监狱遭迫害的黄冈大法弟子

先后有数百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沙洋范家台监狱受到残酷的迫害。有一些迫害在网上揭露出来了,然而更多的迫害还没有被揭露出来。特别是在2002年4月之前,大法弟子们是被分开迫害的,这些迫害,本人不揭露出来,其他人是很难知道的。

黄冈大法弟子郑智洪,市盐业公司职工 非法判刑5年,被关押在四监区一分监区2号囚舍,本应2009年5月20期满,家人去接却空手而回,详情待查实。其父为大法学员郑忠,湖北黄冈市外贸退休干部,年已七旬,被劫持五次,在长期流离失所的苦难中,郑忠于2004年3月9日不幸含冤离开人世。明慧网上有相关文章“联合国工作组关于中共对郑智洪迫害的回应”,参见【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联合国“非法拘捕工作组”向法轮功人权转交了联合国关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郑智洪迫害的答复书。
 
黄冈武穴大法弟子张庆明(非法判刑10年)、于2003年4月和2003年8月两次非法庭审,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当年仅20余岁,对他的非法庭审及判刑,是当权者以权代法的铁证。2003年4月8日非法开庭,4月12日即非法判决刑期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整个庭审采取秘密而封闭的非法形式。开庭前1日才接到开庭传票,没有通知亲属;没有辩护律师;没有旁听人员;无任何亲属到场;大门窗户紧闭;没有说明不公开审理的理由。2003年8月1日,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非法二审,即换汤不换药,虽然公开庭审,但并未允许张庆明进行法庭辩护,一开口即遭无理阻止,使其无法行使辩护。而且法庭法官与“指定律师”一个鼻孔出气,只许按中共的政治口径回答,问一些与本案定性毫无意义的问题,诸如讲清真相所用的物品问题。

红安大法弟子王业余,范家台监狱,4年。
红安大法弟子江中银, 从沙洋放回后已于2008年腊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蕲春大法弟子郑捍东,2002年下旬,郑捍东被绑架,非法判刑7年,被劫持到进武汉市琴断口监狱,于2006年转入沙洋范家台监狱,于2007年8月8日被范家台监狱迫害致死。
麻城大法弟子曾宪其(非法判刑3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七分监区。
麻城大法弟子:姚晓安十年、罗立腾十年、刘新六年、白子健四年、罗先豹四年(罗先豹被迫害致半瘫 监狱拒不放人)、余学伦三年。其中麻城罗立藤的经历尤其惨烈。罗立藤的父亲罗开军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麻城公安迫害致死。罗开军曾被麻城公安长时间残酷迫害,手段令人发指。2001年4月罗开军在麻城市中驿镇派出所被警察打得全身浮肿,口鼻流血,接连三天水、米不进,不能动弹。当时虽经医院抢救保住性命,但致命毒打导致的内伤和因长期折磨,使罗开军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于2002年9月23日去世。罗立藤的父亲去世时,母亲吴燕文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吴燕文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4月 27日被麻城公安局非法处以劳教2年,2003年才从沙洋劳教所释放回家。罗立藤2008年6月被非法判刑10年,劫持往武汉市洪山监狱遣送站,后被送往沙洋范家台监狱。其母探访不让接见。

2008年非法送进范家台监狱的浠水大法弟子有:李正文、郭春六、杨云华、张跃进(周绮的丈夫,周绮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现况不详)、钟长奎、南小青、饶望来、禹细球等。2009年浠水蔡应球被非法送进范家台监狱,刑期三年。

二、在武汉女子监狱遭迫害的黄冈大法弟子

麻城大法弟子:李春梅七年、谢琼英七年、胡丽萍七年、(谢琼英与胡丽萍是母女俩)、罗田县的李平、浠水学员杨淑芬、周绮(其丈夫张跃进,2008年被非法送进范家台监狱迫害)。武穴法轮功学员龚月明被武汉市女子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放回。

此外,2009年1月14日,大法弟子杜子国在黄梅被黄梅县法院非法重判八年,被非法关押在何处不详。2009年4月13日,杜子国亲属委托聘请的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中国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北京安汇律师事务所中国著名人权律师唐吉田作为二审律师,到黄梅为杜子国作无罪辩护。4月14日,黄冈中院知道是著名的北京人权律师为杜子国作二审无罪辩护,就急忙将裁定书送到黄梅县看守所,并于当天偷偷摸摸秘密将杜子国押走,严密封锁消息,不准任何人泄露杜子国关押在何处,更谈不上通知杜子国家人或单位。至今家人及单位都不知杜子国被关押在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483.html

2007-09-03:郑捍东生前被沙洋范家台监狱强迫住院、一去无回 湖北蕲春县大法弟子郑捍东被沙洋范家台监狱强迫去住医院、一去无回,于2007年8月8日被迫害致死。 2007年3月20日,被转入范监(范家台监狱)的26名大法弟子原在琴监都已进行过全面的身体检查,中途还遭强行抽血一次,大法弟子刚到,范监就强迫大法弟子要检查身体、测量血压、透视、抽血。 3月21日,范监医务室医生对四监区一分监区三囚室的6名

2007-09-03: 郑捍东生前被沙洋范家台监狱强迫住院、一去无回
湖北蕲春县大法弟子郑捍东被沙洋范家台监狱强迫去住医院、一去无回,于2007年8月8日被迫害致死。

2007年3月20日,被转入范监(范家台监狱)的26名大法弟子原在琴监都已进行过全面的身体检查,中途还遭强行抽血一次,大法弟子刚到,范监就强迫大法弟子要检查身体、测量血压、透视、抽血。

3月21日,范监医务室医生对四监区一分监区三囚室的6名大法弟子进行血压测试,结果普遍血压偏高,其中郑捍东被连续测试几次,血压均为260/200左右,徐建军为240/190左右,邓勇为220/180左右,其余均在150/95、180/100左右。

当时大家均感奇怪,怎么血压这么高,平时一切正常,身体没有异常反映,有的认为这可能是假相,是考验我们的;有的认为是长期迫害造成的。

一连两天,监狱政委、医院院长、监区分监区的狱警都来了,要郑捍东去医院接受治疗,否则,出了危险概不负责。

郑捍东被强迫去医院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只是听负责送他去的监区熊祖勇多次说,郑住院血压在降低,还说请了外地的专家会诊,说有其它疾病,现在正在接受“打针、吃药”治疗,并动员徐建军、邓勇去医院接受治疗,徐、邓坚决拒绝,才没有去。

为什么郑捍东去医院后有专家治疗还会去世了呢?这些“专家”到底做了些什么,是不是在用大法弟子的身体做试验?请知情人了解情况、揭露这种反人类的罪恶。

后来几天,范监又以检查肝炎为名强迫36名大法弟子抽血,遭拒绝后,才未得逞。据四监区肖天波一分监区杨必胜恶警说:三监区七分监区有几个检查为肝炎,不知是否属实。据我们所知,可能是骗人的,联想最近很多劳教所、洗脑班大法弟子遭恶警给大法弟子灌食不明“药物”,注射不明“针剂”,使身心受到摧残的报导,请各地大法弟子一定要密切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3/162020.html

2007-09-03: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八年来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琴断口监狱和沙洋范家台监狱的一百多名大法弟子,遭受到了最卑鄙无耻的残酷迫害,有的被打伤打残,有的被迫害成植物人,有的被酷刑夺去了珍贵的生命。 迫于国内外大法弟子对其罪恶的揭露,劳改局就将被非法关押在琴监的36名大法弟子于2007年2月和3月分两批全部转入到地处偏僻的范家台监狱(包括范监原有的20名大法弟子),此时范监共非法关押有5

2007-09-03: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八年来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琴断口监狱和沙洋范家台监狱的一百多名大法弟子,遭受到了最卑鄙无耻的残酷迫害,有的被打伤打残,有的被迫害成植物人,有的被酷刑夺去了珍贵的生命。

迫于国内外大法弟子对其罪恶的揭露,劳改局就将被非法关押在琴监的36名大法弟子于2007年2月和3月分两批全部转入到地处偏僻的范家台监狱(包括范监原有的20名大法弟子),此时范监共非法关押有56名大法弟子,范监还为止专门从全监抽调狱警和刑事犯组建了三个分监区,即四监区一分监区、二分监区、三监区七分监区,每个分监区按一名狱警加两名包夹犯(即刑事犯)对付一个大法弟子编制配备,另外每个监舍还配备3名昼夜值班(刑事犯),对大法弟子实行所谓的全封闭管理,即24小时关在监舍里,洗漱、上厕、吃饭、睡觉都必须集体行动,由包夹组长带队,包夹成员监护,还须经值班包夹犯同意,才能分囚舍出进。

在办舍里恶人强迫大法弟子只能坐在自己的铺位前,不得与其他大法弟子在一起谈话或过生活,封闭期间不允许打亲情电话,不喊“报告”,不让亲情接见,不让与家中有修炼大法的亲人见面,甚至以各种借口将大法弟子家中亲人寄去的包裹打回去,购买生活用品每月只限100元之内,每月强行剃光头两次,大热天蚊子多不让挂蚊帐等等。更有甚者,中午休息只要大法弟子坐在床上或板凳上闭目静息时,恶警就指使包夹犯把电视打开,音量放到最大,把乐器琴弦乱弹,把坐的板凳在地上乱敲,咒骂声噪音、杂乱之声充斥整个分监区,不让大法弟子静心休息,企图扰乱大法弟子的神智,达到损害大法弟子的身心健康的目地。

尽管恶行猖獗,但大法弟子仍没忘救度众生的使命,善心地向管教狱警讲真相,向人大、政协及上级机关写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给狱警和包夹犯讲“九评”内容和传送 “劝三退、灭兽记、保平安”的福音,并通过写家信的形式,揭露恶徒恶警、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唤醒被谎言蒙骗的亲人和众生,真心希望他们能珍惜师尊的慈悲救度,体现了大法弟子的博大胸怀。

原关押在范监的20名大法弟子(名单不清,请知情人查实)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二分监区。据包夹犯(刑事犯)在威胁琴监转入范监的大法弟子时说:你们还是好的,原来关在范监的大法弟子不转化的,不听话的,不是被打伤打残,有的搞得血压高送医院,保外后几天就死了的都有。如此看来,原被关押在范监的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也是相当严重的。

2007年2月第一批由琴监转范监的大法弟子名单:石磊、刘水生、杜华初、冯震、曹振国、王玉超、李明、郑智洪、胡志刚、付路临。其中石磊、刘水生、杜华初、冯震、遭振国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一分监区一号囚舍,王玉超、李明、付路临、胡志刚、郑智洪被关押在四监区一分监区2号囚舍。

2007年3月20日,第二批转入范监26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一分监区的六名大法弟子名单:徐建军、齐青松、邓勇、左立功、彭闯(已出狱)、郑捍东(已迫害致死),他们被关在一分监区三号囚室。被关押在三监区七分监区的20名大法弟子名单:李国华、蔡清明、张家瑛、姚永樊、黄若虚、徐国庆(已出狱),其余10名名单不清(可能是咸宁、麻城等地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3/162019.html

2007-09-01:湖北大法弟子郑捍东被迫害致死更多情况 湖北蕲春县大法弟子郑捍东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死时四十四岁。 8月11日中午2点左右,漕河镇下了约五分钟的雪,六月飞雪,必有冤案,老天震怒了。 郑捍东,男,1963年生,家住蕲春县漕河镇。原来的他是一个游手好闲、整天在麻将桌上的人。98年修炼法轮功后,人变和善,戒赌,戒掉一切不好的习惯,认识他的人都说郑变好了。

2007-09-01: 湖北大法弟子郑捍东被迫害致死更多情况
湖北蕲春县大法弟子郑捍东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死时四十四岁。

8月11日中午2点左右,漕河镇下了约五分钟的雪,六月飞雪,必有冤案,老天震怒了。

郑捍东,男,1963年生,家住蕲春县漕河镇。原来的他是一个游手好闲、整天在麻将桌上的人。98年修炼法轮功后,人变和善,戒赌,戒掉一切不好的习惯,认识他的人都说郑变好了。

可是99年7月20 日,江丑与中共邪党发动了丧心病狂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从此郑捍东遭到邪党多次迫害。

99年10月,郑捍东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被蕲春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四千多元。

2000年7月,公安局一科科长汤书维等人,把郑骗入漕河派出所,逼他放弃炼法轮功,并写保证。郑不写,被非法关押17天。

2000年12月,郑捍东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回来后,汤书维等人全力抓捕他,郑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下旬,郑捍东在南昌市被绑架,恶警把郑迫害成心脏病、高血压。移交给蕲春县公安局后,汤书维等挑拨其妻与郑离婚。在蕲春关押期间,郑因病重住院多日,本可保外就医,但汤称其父母不能担保;其妻子愿意担保,又因离婚无效;其兄长因害怕担保后失去(轻工局)工作,也未担保。

就这样在蕲春县邪党公检法、610办公室合力迫害下,重病的郑捍东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进武汉市琴断口监狱,于2006年转入沙洋范家台监狱。

2007年5月,郑捍东因心脏病、高血压危重,被送入监狱医院治疗。2007年8月病情告危,监狱通知家人前去探视。郑捍东8月6日昏迷一天,眼睛不能睁开,8月7日,能睁开眼睛,还能认识哥哥等人,和亲人清楚交谈。谁料当郑的家人于8月8日在返回家的途中,接到监狱电话,说郑已经死亡。家属重返监狱,在火化场见郑捍东面部微肿,衣服穿着整齐,未作尸检,警察匆忙将郑遗体火化。

郑死亡证明是:脑溢血死亡。但有亲朋置疑。据医学知识脑溢血(1)不可能昏迷后立即清醒过来;(2)脑溢血病人口、鼻、眼歪斜;(3)脑溢血病人打呼噜,并持续加重,不能或不可能清楚讲话;(4)郑的遗体被匆忙火化,监狱报销郑家属全部费用、安葬费。如果郑真是病死的,医院还会收医药费,这里疑点甚多!

郑捍东是被迫害致死的,所有参与迫害的人一定会负相应的责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161919.html

2007-08-13:郑捍东被湖北琴断口监狱、范家台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左右,郑捍东等在琴断口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转至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期间郑捍东的身体被迫害的出现多种疾病,直至生命垂危,监狱都不放人。郑捍东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下午三点被迫害致死。 沙洋范家台监狱将荆门市中学教师、大法弟子陈启季迫害致奄奄一息,于二月七日送回家,不到二个月的时间就含冤去世。 郑捍东,男,四十

2007-08-13: 郑捍东被湖北琴断口监狱、范家台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左右,郑捍东等在琴断口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转至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期间郑捍东的身体被迫害的出现多种疾病,直至生命垂危,监狱都不放人。郑捍东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下午三点被迫害致死。

沙洋范家台监狱将荆门市中学教师、大法弟子陈启季迫害致奄奄一息,于二月七日送回家,不到二个月的时间就含冤去世。

郑捍东,男,四十四岁,湖北省蕲春县漕河镇人,自一九九八年修炼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去北京上访,被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二月被绑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刑讯逼供,同年被当地“六一零”非法判刑七年,送往湖北琴断口监狱继续迫害。

被非法关进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被一名或多名刑事犯人控制,日夜24小时监控着,连上厕所都不例外。恶警们长时间利用抢劫犯、杀人犯等控制、折磨、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有时没有水洗脸、漱口、洗涤,还要被强制服侍牢头狱霸。包夹的犯人可以随意强行要大法弟子不仅仅完成自己的劳动任务,还要替包夹的犯人完成劳动任务等。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各分监区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到十五分监区,恶警美其名曰:给大法弟子一个宽松的环境,其实是害怕《九评》在监狱内的流传和害怕更多的犯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和邪党本质。七月,二十二名大法弟子联名致监狱民警一封公开信,劝民警善待大法弟子,并劝他们三退邪党组织,从而被监狱恶警严重迫害。监狱恶警政委邓开亮从其它分监区抽调最恶毒的犯人到十五分监区包夹大法弟子,不愿干的将被取消当年的行政奖励并关禁闭。通常都是两三名犯人包夹一名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互相接触。大法弟子郑捍东、齐青松带头不理囚头,被调到二分监区隔离迫害;大法弟子郑智洪不理囚头被打成重伤,三天未能起床,水米未进。

15分监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队长:陈金明;指导员:王宏伟;副指导员:陈澎涛;副队长:张绪权;恶警:胡艺。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左右,郑捍东等大法弟子被邪党人员从琴断口监狱转至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六月初以来,范家台把部份从琴断口监狱转去的大法弟子关在房间里不允许出门,勒令从早上五点起床到晚上十点,并把电视机打到最大声音,并扬言这样下去是没有好结果的。

郑身体被迫害的出现多种疾病,直至生命垂危,监狱也不放人。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下午三点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3/160740.html

2007-07-19:湖北省琴断口监狱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实情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各分监区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到十五分监区,恶警美其名曰:给大法弟子一个宽松的环境。(其实是害怕《九评》在监狱内的流传和害怕更多的犯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和邪党本质)这里大约有三十二名学员,绝大多数学员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名大法弟子联名致监狱民警一封公开信,劝民警善待大法弟子,并劝他们三退邪党组织

2007-07-19: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实情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各分监区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到十五分监区,恶警美其名曰:给大法弟子一个宽松的环境。(其实是害怕《九评》在监狱内的流传和害怕更多的犯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和邪党本质)这里大约有三十二名学员,绝大多数学员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名大法弟子联名致监狱民警一封公开信,劝民警善待大法弟子,并劝他们三退邪党组织,从而被监狱恶警严重迫害。其中,大法弟子闵长春被调到十一分监区;大法弟子吴志强亲手把公开信送到恶警手上,事后几天被隔离调到十二分监区;大法弟子胡志刚是此联名信的起草人,被带到特警队毒打三次,每次被打时,胡志刚都喊“法轮大法好”,被打后被调到十分区隔离。(三名大法弟子事后被叫去“谈话”,秘密调走,其他学员都不知道。)

监狱恶警邓开亮(政委)从其它分监区抽调最恶毒的犯人到十五分监区包夹大法弟子,不愿干的将被取消当年的行政奖励并关禁闭。通常都是两三名犯人包夹一名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互相接触。绝大多数弟子都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命令和指示,不参加学习、不参加劳动、不承认是罪犯、不穿囚衣、不理囚头,坚持学法、背法,每个整点发正念。邪恶多次抄监,抄大法弟子的经文,都被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闯过来了。

大法弟子周桡(音)因天热,晚上起来散盘坐在床上,被恶警以炼功为名关禁闭;大法弟子曹正国六个多月被关三次禁闭,二零零七年一月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毒打后调到沙洋范家台监狱。

大法弟子郑悍东,齐青松带头不理囚头,被调到二分监区隔离;大法弟子郑智洪不理囚头被打成重伤,三天未能起床,水米未進。此事是恶警龚淑雄、连金文指使五名犯人在车间一仓库干的。时间是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左右。

郑智洪被打之后,多名大法弟子找中队和监狱领导谈话,他们避而不谈,同时指示包夹犯人看紧大法弟子,不让找民警谈话。在这样的情况下,大法弟子郑勇、龚华涛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在早晨出工时的路上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名大法弟子邓勇、龚华涛被带到特警队毒打后关禁闭。事后不到一个星期参与的大法弟子就被调到沙洋范家台监狱(时间是二零零七年阴历新年前一个星期)。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十五监区亲属会见。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回到监舍后,省监察局、监狱带来三十多名武警和十多名特警队把十几名大法弟子调往沙洋范家台监狱,走时只带了几件衣服,所有被褥等用品未带,当时,每人一副手铐,并且搜身。大法弟子蔡子东被搜出三百元现金,大法弟子邓勇被搜出三百元现金,都被恶警以私藏现金为由据为己有。

琴断口监狱现在还有大法弟子周建刚被邪恶迫害高位截瘫,仍不放人,在十九分监区。可能是怕海外调查团来调查真相,调走了其他所有的大法弟子,谎称监狱没有法轮功学员,以掩盖事实真相,欺骗世人和调查团。

另外,有一名六监分区的犯人在明白真相后也想修炼,可他仅仅看了两讲《转法轮》和背了一部份《洪吟》就被邪恶送到重管队迫害,叫他写保证,该学员不写,三个月到释放期,又加三个月刑期。又到期后,恶警叫该人以后不要对其他人讲法轮功,遭到拒绝,该人一直还被关在重管队。

目前,大法弟子周建刚在里面的处境相当艰难,请大家密切关注周建刚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9/159167.html

2007-04-07:北琴断口监狱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转沙洋范家台监狱名单及接见日 湖北琴断口监狱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于3月20日全部转到沙洋范家台监狱。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接见日期,请武汉及湖北各地同修高度关注本地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积极配阖家属要人,加强对范家台监狱发正念,建议当地同修到范家台监狱附近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黑窝内的邪恶。 同时,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和媒体高度关注范家台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并

2007-04-07: 北琴断口监狱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转沙洋范家台监狱名单及接见日
湖北琴断口监狱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于3月20日全部转到沙洋范家台监狱。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接见日期,请武汉及湖北各地同修高度关注本地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积极配阖家属要人,加强对范家台监狱发正念,建议当地同修到范家台监狱附近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黑窝内的邪恶。

同时,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和媒体高度关注范家台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并积极参与制止迫害,促使当局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姓名 地区 非法判刑
石磊 武汉 11年
徐建军 沙市 13年
李国华 武汉 7年
冯震 武汉 7年
谢勇刚  
姚晓安  
张庆明 武穴 10年
王玉超  
姚永樊 随州 7年半
杜华初 武汉 8年
龚华涛 随州 8年
付路临  10年
黄若虚 武汉 8年
李明 谷城 7年
郑捍东 蕲春 7年
钟长奎  
刘水生 武汉 8年
王玉林 武汉 5年
胡志刚  
左立功 房县 4年半
郑智洪 黄岗 5年
齐青松 十堰 3年
曹正国 鄂州 9年
王业全 江安 4年
馀劲光  
邓勇 宜都 4年
张家英 鄂州 7年
徐长虹  
曾宪其 麻城 3年半
彭闯 武汉 7年
周光雄  
徐国庆 武汉 2年
朱定敏 谷城 7年
吴明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7/152305.html

2006-01-29:湖北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大法弟子的名单(包括已满期的),每个人被迫害的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还有一部份已满期,因不知姓名没有收录。 在一中队遭迫害的: 蔡子东(7年)、付路临(10年)、全东、龚华涛、朱志進(8年)、王劲松(3年)。 在二中队遭迫害的: 邹明鹰、石 磊、周俊杰、江正旺(已满期出狱)、屠巍蓝(已满期出狱)、刘世進(已满期出狱)。 在三

2006-01-29: 湖北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大法弟子的名单(包括已满期的),每个人被迫害的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还有一部份已满期,因不知姓名没有收录。

在一中队遭迫害的: 蔡子东(7年)、付路临(10年)、全东、龚华涛、朱志進(8年)、王劲松(3年)。

在二中队遭迫害的: 邹明鹰、石 磊、周俊杰、江正旺(已满期出狱)、屠巍蓝(已满期出狱)、刘世進(已满期出狱)。

在三中队遭迫害的: 周健武(06年5月3日满期)、胡志刚、张庆民、 刘水生、洪维生(已满期)。

在四中队遭迫害的:杨盛松(4年)、周健刚(10年)、夏世龙(4年)、冯震(7年)、闵长春(06年7月满期)

在五中队遭迫害的:张冶民(06年3月满期)、吕睿(06年5月3日)、方隽胜(保外)、施伟(已满期)、张辉(已满期)、周肖军(已满期)、何志强(已满期)、杜子国(已满期)、李铮(已满期)、周成见(保外后不久去世)

在九中队遭迫害的:朱定敏、曹正国、姚永樊、韩善和(满期日期06年12月31日)、袁庆(已满期出狱)。

在十三中队遭迫害的:彭闯、李国华、吴志强(3年半)、王玉超(7年)、朱锋(7年)、黄若虚、张瑾、徐旭东、 张国亮 (4年)、王陈红、 杜华初 、江文涛 、李明 、黄方标、 魏春平、 陈佑鼎、 徐建君、 王泽伟、 郑捍东、张旭明 、张家英、 谢勇刚、 黄建全、 张 波、 李黄林、 季协堂。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19689.html

2003-12-19:湖北蕲春大法弟子郑捍东2003年2月被绑架,在被关押期间遭刑讯逼供,最近被非法判刑15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0.html

2003-12-19:湖北蕲春大法弟子郑捍东2003年2月被绑架,在被关押期间遭刑讯逼供,最近被非法判刑15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0.html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24)

2019-06-09: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 07248570067 0724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副监狱长简尚荣
警察:曹滨、刘华
出入监区:区长石立宾、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支委陈武、警察:黄洋、龚友松(帮教) 教育科:吴光权、刘悟刚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一监区:杨千隆
二监区:程浩
三监区:区长肖正法、范俊儒、副教导员李勇、狱警吴伟
四监区:区长徐宏、教导员陈珍明、警察罗炎山、韩舒华
五监区:区长祖剑、王亚、陈亮、成可斌
六监区:区长刘博文、警察黄晓涛
七监区:桂豪、钟源
八监区:付存国、陈祥
九监区:陈建华、胡浦高、孙志坚、汤锐
医院:胡成
禁闭室:陈春华、王科松

2018-11-24: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及狱警信息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8570067、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邪党委委员:向迎
副监狱长:简尚荣
狱警 :刘华
教育改造科:吴光权、刘悟刚(警号:4244597)
服刑指导办公室:吕凡琪
禁闭室邪支部书记:陈春华
出入监区:
区长石立宾(警号:4244569)
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
支委:陈武
狱警 :黄洋、龚友松、黄光敏(警号:4244339)、(其中丁成河、龚友松是帮教能手)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分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特警队教导员:史华平
一监区:杨千隆、刘晨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