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大庆 龙凤区(龙风区,厂西看守所,卧里屯,石化总厂,采油二厂,四厂) >> 张家瑞

张家瑞
大庆市10岁儿子张家瑞呼吁营救其父
男, 1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庆市龙凤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9-02
案例分类: 遗孤案例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女婿: 张家瑞

张斌与儿子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5-09-26:小家瑞的期盼(图) 张家瑞现在已经十岁了,在大庆石化总厂第一小学上小学四年级。小家瑞长得眉清目秀,善解人意,是个人见人爱、非常懂事的孩子。 在家瑞上小学一年级(六周岁)那年的寒冬腊月,家瑞的妈妈发高烧,体温高达39.8℃。妈妈一整天躺在床上,处于昏迷状态;等清醒过来后,想起自己躺了一天,孩子一天也没吃东西。她流着泪问守候在床前的孩子饿不饿,孩子说:妈,我好饿啊!无奈妈妈没有一点体力,起不来

2005-09-26:小家瑞的期盼(图)
张家瑞现在已经十岁了,在大庆石化总厂第一小学上小学四年级。小家瑞长得眉清目秀,善解人意,是个人见人爱、非常懂事的孩子。

在家瑞上小学一年级(六周岁)那年的寒冬腊月,家瑞的妈妈发高烧,体温高达39.8℃。妈妈一整天躺在床上,处于昏迷状态;等清醒过来后,想起自己躺了一天,孩子一天也没吃东西。她流着泪问守候在床前的孩子饿不饿,孩子说:妈,我好饿啊!无奈妈妈没有一点体力,起不来。家瑞说:妈妈我给你买药去!——家里没有钱,连两毛钱的零钱都算上才凑足了的买药钱。

就这样,晚间从没单独出去过的六周岁的孩子,在九点多钟的漆黑夜晚,冒着严寒、忍着饥饿、克服着恐惧,给妈妈买回了青霉素药。也是这一年,在妈妈多次无力挣扎起来做饭后,孩子学会了做煮粥、煮快餐面、大米饭炒鸡蛋等简单的饭……

家瑞的父亲张斌,38岁,曾就职于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化工三厂,因修炼法轮功,2004年12月遭绑架,目前被关押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在那里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被施用酷刑,双手手心双脚脚心均被电焦糊……

“希望好心的叔叔、阿姨帮助我救爸爸回家,我想爸爸!”这是大庆石化总厂第一小学上小学四年级学生张家瑞心底的强烈渴望与期盼!孩子的父亲张斌又何尝不想回家呢?

1998 年初,张斌有幸接触到法轮大法,这也成了他一生最大的转折点,那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张斌以前由于家里的娇生惯养没有生活自理能力,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只知道接受别人的照顾,却丝毫不懂得照顾、体贴他人。妻子剖腹产手术的当天,他竟然只顾贪玩半夜12点以后才赶到医院,还染上了抽烟、酗酒等恶习,一天两包烟的量可谓不小。妻子住院他护理的八天期间,病床底下一排排的啤酒瓶子曾被人们传为笑谈。不良的生活习惯导致他身体消瘦,体质极度虚弱。 1997年妻子成庆兰在无法再忍受的情况下与他离了婚,当时1岁半的儿子归张斌抚养。

1998年初,张斌接触到法轮大法,在短时间内戒掉了烟、酒,身心变得健康,能处处为他人着想,与他相处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善良、平和,从他身上再也看不到一点先前生活颓废的影子。他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儿子生活,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父子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安稳平静。

99 年7月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那场铺天盖地的狂风暴雨过来后,张斌就再也没有安稳的生活了。身心受益,明白人真正生存的意义的修炼人不会因为无端的造谣诽谤而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任何怀疑,他一直是坚定的卫护着大法,去北京上访,向人们讲清迫害真象,也一直是遭受着迫害:1999年年末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2000年被非法送大庆劳教所劳教一年,2000年末被单位强制解除劳动合同,获释后又被不法警察骚扰,被迫带着当时只有5岁的儿子流离失所。

小家瑞跟着父亲过了几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到了上学的年龄,由于张斌无法正常照料孩子,担心影响孩子学业,母亲成庆兰顾不上自己极差的身体状况,又将孩子接管。成庆兰身患心脏病、肾结石积水、头晕、低血糖等症,身体说不能动就不能动,说虚脱就虚脱,又无工作,孩子上学费用又高,母子俩度日非常艰难。

小家瑞的母亲生性要强,不愿接受别人甚至自己亲人的接济,一直是自己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抚养着孩子。小家瑞也有着极强的自尊心,不愿意白吃人家东西,宁可在家里啃快餐面也不要到姥姥家去吃饭。妈妈问他:为什么不去姥姥家吃饭啊?小家瑞反问妈妈:大姨给姥姥拿钱了,谁谁给姥姥钱了,谁谁给姥姥买什么东西了,你给姥姥什么了?说的大人也跟着心酸。后来在姥姥、姥爷等亲人的一再做工作后他才不再坚持。小家瑞在生病的时候问妈妈:妈妈,我好想爸爸啊,你想不想爸爸,我怕自己不行了,我还能见到爸爸吗?

小家瑞在不明真象的人群中及各种环境中还经常受到歧视。有一天家瑞回到家来咬着嘴唇不说话也不吃饭,妈妈发现孩子的嘴里的肉破烂了往外翻着,心疼的抱着他哭着问:这是怎么回事?小家瑞也流着泪说:妈妈,我告诉你,你可要答应我不要去找老师啊!原来是因为小家瑞学习不好,不明真象的老师批评他,还污辱他说:你爸爸学法轮功学傻了,你跟你爸爸一样,也傻了。还推搡他,导致小家瑞的头碰到讲台上,磕破了嘴唇。

2001 年小家瑞到了上学年龄时,其母成庆兰将他接管并尽快办理了入学手续。张斌是一个修炼人,他也有普通人对家人、对孩子的感情,他也想对父母尽孝,对儿子尽父亲应尽的义务。流离失所期间,每逢年节、孩子的生日,张斌总惦记着给孩子买点小礼物,看看孩子。在有消息透露警察要想趁他探望孩子的时候绑架他的情况下,孩子生日时,他把事先订好的生日蛋糕辗转委托别人带去给孩子。

一次看望孩子回到住所后,张斌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孩子的母亲为了抚养孩子,拖着本就患病虚弱的身体一天只睡三个多小时的觉,身体严重透支;儿子性情变得忧郁、身体消瘦,疲于奔命的母亲那段时间又常常无暇顾及孩子;父母本都是大专院校毕业,孩子的学习成绩却落为倒数第一……痛哭过后,张斌照常做着该做的事情,把痛苦深深的埋在心里。

看到家瑞母子俩窘迫的生活,张斌默默的尽自己有限的经济能力,买来了米、面,留下了一点钱……每逢到了同修家,看到无论是幼儿班、上小学的孩子,他都要抽出一点时间陪他们玩一会,玩得极投入,就象是孩子中的一员。同修佩服他的耐心,他笑笑说:我带过孩子。神情中显露出父亲对孩子的慈爱。

小家瑞经历了他这个年龄不该经历的一切,多了些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默,还时常默默流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6/111252.html

2005-09-03:十岁儿童生活危机,其母要求释放监护人张斌 黑龙江省大庆市10岁的张家瑞面临生活危机,呼吁营救其父张斌。张斌原来是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化工三厂职工,曾经抽烟、酗酒,生活颓废,体质极度虚弱;1997年11月其妻成庆兰与他离婚;张斌98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巨变,远离不良嗜好,认真抚养儿子张家瑞。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六年来一直遭受迫害,被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强制解除劳动合同,被迫带当时只有5岁的儿子张

2005-09-03: 十岁儿童生活危机,其母要求释放监护人张斌

黑龙江省大庆市10岁的张家瑞面临生活危机,呼吁营救其父张斌。张斌原来是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化工三厂职工,曾经抽烟、酗酒,生活颓废,体质极度虚弱;1997年11月其妻成庆兰与他离婚;张斌98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巨变,远离不良嗜好,认真抚养儿子张家瑞。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六年来一直遭受迫害,被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强制解除劳动合同,被迫带当时只有5岁的儿子张家瑞流离失所,2004年12月再次被绑架关押,目前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张家瑞上小学3年级,其母成庆兰表示:“孩子长期没有父爱关怀,在同学、老师及其它环境受歧视,倍感自卑、性情忧郁,学习成绩低下,直接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为此,成庆兰要求无罪释放儿子张家瑞的合法监护人张斌,使张家瑞的生活得到保障;并要求不法单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赔偿法》第26条、27条的规定赔偿几年来的经济和精神损失。

下面是成庆兰给绥化劳教所的公开信、成庆兰对不法部门的上诉书以及赔偿申请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109619.html

2005-09-02:张斌在绥化劳教所遭受迫害 10岁儿子生活危机(图) 大庆市大法弟子张斌坚持修炼法轮功,一直遭受迫害,被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强制解除劳动合同,遭不法警察的骚扰下,被迫带当时只有5岁的儿子流离失所,2004年12月再次被绑架关押,目前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10岁儿子张家瑞生活危机,呼吁营救其父。 张斌,38岁,曾就职于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化工三厂(聚丙烯),在修炼前抽烟、酗酒,生活颓废,由于

2005-09-02: 张斌在绥化劳教所遭受迫害 10岁儿子生活危机(图)

大庆市大法弟子张斌坚持修炼法轮功,一直遭受迫害,被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强制解除劳动合同,遭不法警察的骚扰下,被迫带当时只有5岁的儿子流离失所,2004年12月再次被绑架关押,目前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10岁儿子张家瑞生活危机,呼吁营救其父。

张斌,38岁,曾就职于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化工三厂(聚丙烯),在修炼前抽烟、酗酒,生活颓废,由于不良生活习惯体质极度虚弱;1997年11月前妻成庆兰与他离婚,当时1岁半的儿子张家瑞判给了张斌。98年初,张斌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在“真善忍”法理指导下身心巨变,远离不良嗜好,身心健康、乐观向上,处处为人着想,并带着孩子生活。

99年7月大法遭受迫害后,身心受益于大法的张斌,在各种压力下仍坚持修炼,且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在龙凤看守所近3个月之久。其间孩子由妈妈成庆兰接管。

2000年年末,在张斌被非法关押期间,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因其修炼法轮功,逼其有偿解除劳动合同,否则将其开除。张斌家人无奈,被迫代理解除劳动合同。张家瑞的母亲成庆兰由于体弱多病已于2000年10月有偿解除了劳动合同,听到张斌解除劳动合同的消息,一股火致使其头晕昏迷,至今落下后遗症。

2001年张斌获释后,将孩子接回与孩子共同生活。可是张斌父子生活不得安宁,当地派出所的不法警察骚扰不断,因不给开门,竟将房门砸坏,迫使张斌带着当时只有5岁的儿子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此间,孩子有时被送到托儿所、有时送到张斌的妹妹家、有时让朋友帮助代管。到了孩子上学的年龄,由于张斌无法正常照料孩子,便决定让孩子晚1年再上学。孩子姑姑担心影响孩子学业,便将此事告知孩子妈妈,自此,成庆兰又将孩子接管并尽快办理了孩子的入学手续。

2004年12月,流离失所的张斌去同修处,被蹲坑的大庆市刑警大队和红岗区刑警大队绑架、非法关押于萨区看守所。在萨区看守所,张斌绝食抗议非法关押56天,遭遇野蛮灌食、殴打、罚坐铁椅子56天,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又非法送到大庆劳教所,因检查身体时不合格,大庆劳教所拒收。可是大庆市610恶徒向大庆劳教所施加压力:“张斌你们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就这样,张斌被非法投入大庆劳教所继续迫害。

当时张斌已不能行走,被人背着送入劳教所。张斌、战音阁、安森彪于2005年3月15日又由大庆劳教所转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设有专门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下室。张斌与各地很多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关押于此,绥化劳教所使用电棍、向眼睛里抹辣椒水、肛门中塞辣椒、野蛮灌食、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等手段残害大法弟子。不法警察对大法弟子们施行“攻坚战”,持续三、四天,每天晚上九点多,劳教人员都睡觉以后,将他们提出去,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大庆大法弟子战音阁的皮肤被电棍烧焦。张斌被施用酷刑,双手手心双脚脚心均被电焦糊。

如今,张家瑞已上小学3年级,其母成庆兰说:“如今,孩子长期没有父爱关怀,在同学、老师及其它环境受歧视,倍感自卑、性情忧郁,学习成绩低下,直接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由于父亲张斌几年来遭受迫害,张家瑞生活颠沛流离、惊吓,时常流泪。现在成庆兰身患心脏病、肾结石积水、头晕、低血糖等症,又无工作,上学费用又高,目前成庆兰的经济状况和身体状况已没有能力负责和照料孩子, 渴求张斌能够被释放,使孩子能回到其父的身边,受到应有的照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109619.html

大庆 龙凤区(龙风区,厂西看守所,卧里屯,石化总厂,采油二厂,四厂)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9-06-13: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
地址:让胡路区西苑南路西苑街301号门,邮编163453
院长白景权 0459-5509009、13936708080
原院长李卓琳0459-5994066、13359596123
副院长魏文斌0459-5997575、13359596118 (主管刑庭)
张书琦0459-5977552、13359596011
刑庭庭长施洪斌13359596012、0459-5509001
纪检组长张旭光 0459-5990640
法官:李晨勇 13359596120
法官王广明18145999201、13359594008
法 官:张新乐13359596629
书记员周涵:13199099298
大庆市让胡路区检察院:
地址:大庆市让胡区玉门街139号,邮编163453
检察长刘振魁 0459-5974999、13359590901
检察长阮之华0459-5974999
副检察长赵岩松13359590310(主管侦察监督科)
侦察监督科:
科长朱赤红0459-5974401、13359590355
刘笑臣18104592167
公诉人封光0459 5974201、13089060016(办案人)
公诉人朱璇13936702396(办案人)
公诉人林娟5951202转8215(办案人)
公诉人郝文涛13359590365
公诉人丁宁15904596306
公诉人刘超
公诉科其他人员:
朱赤红0459-5974401、13359590355
孙学才13359590317
张成相 13359590319
刘晓丽15845800382
于淑平15845924989
朱玉旋13936702396
韩雪冬18345518106
邓兵13359590360
王欣15845800337
李凯 13039830789
张文坤 15845800327
邹海燕 13359590326
熊洋 13936822875李晓培 1335959310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