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河北其它 >> 李魁(化名)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7-20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1-05-21:我是一位安分守己的农民,于98年10月份有缘得法。全家人受益很大:母亲长年累月的腿疼病好了,能走路了;常年卧床的妻子胃病痊愈了,浑身充满活力,甚么都能干了;儿子女儿更健康了;我的身心更是有说不出的愉快。法轮功神奇,师父好!全村人都对大法有口皆碑。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1999年7月22日风云突变,江泽民等坏人竟然迫害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也弄不清这究竟是为甚么。于是我于2000年4月18日携

2001-05-21: 我是一位安分守己的农民,于98年10月份有缘得法。全家人受益很大:母亲长年累月的腿疼病好了,能走路了;常年卧床的妻子胃病痊愈了,浑身充满活力,甚么都能干了;儿子女儿更健康了;我的身心更是有说不出的愉快。法轮功神奇,师父好!全村人都对大法有口皆碑。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1999年7月22日风云突变,江泽民等坏人竟然迫害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也弄不清这究竟是为甚么。于是我于2000年4月18日携妻子一同依法進京上访。不料我们无罪被抓,还遭非法关押──我被非法关押20天,妻子将近一个月,这就是江泽民等坏人鼓吹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现在新闻媒体宣传的一切有关对大法弟子的所谓的“转化方法”,和我亲身经历的完全不同,纯粹是编造谎言、欺瞒百姓。下面谈谈我在被关时受迫害的一些真相。

4月18日晚上(依法上访当天)8点多,我们被从北京押回当地公安局。到公安局后,一老公安把我带到一间屋中,他问:“到北京干甚么去了?”我说:“依法上访。”“上甚么访?”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他说:“我跟你说不清。”这时又進来几个警察,他们问:“干甚么的?”老公安说:“炼法轮功的。”其中一个警察不怀好意地说:“炼功?我会,我教你炼功!”他们就强迫我站桩长达一个多小时。而后又强行要求我交出所有财物:手抄《洪吟》一本,现金150元,无任何理由手续,至今未退。当晚1点多,把我非法投進了看守所。

因我没犯罪,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我拒绝报号。“少废话!”一个看守说“边上去!”照我腰就是一脚。使我好长时间不能直腰走路。即使这样,号里的犯人也会“奉命”经常给点儿颜色看看。在我腰还没好的情况下,犯人又狠劲儿拧我耳朵,致使我左耳留下了永久的伤疤。同时,还经常被他们用鞋底打头部,打得眼前金花乱窜;长时间“开飞机”(一种高强度体罚)、用头顶瓶子盖;用绳子在脚和手两指间抓紧猛拉,使我两指间长水泡常流脓水;把裤子脱到膝盖处用鞋子抽打屁股……狱卒对号里犯人的残忍行为佯装不知,其实是他们在幕后指使,教唆犯人继续犯罪。

后来家人多方要求放人。公安说:“每人交3000元现金就放人。”他们把钱收了,却不给收据,又无正当理由与合法手续,明显在敲诈勒索,执法犯法。

回到家,师父的法像、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全不见了。后来才知道,是镇派出所趁我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抄走的,这与明抢有何分别?

2000年7月8号,市里办班强行转化,妻子在家无故被抓走,我因在外地干活幸免遇难。办班15天,交费400元,也没收据。江泽民集团真是治国无能、敛财有术啊!

2001年元旦前夕,镇上怕我们再依法進京,派人监视居住,还不放心,又于元旦期间,强行把我夫妻二人非法关押半天一夜,放回后,一直到春节还常到家威胁骚扰。我不明白:为甚么在中国做一个好人这么难!难道好人多了不是国家的福份吗?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啊!

河北大法弟子:李魁化名
2001年3月27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1/11305.html

河北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

2010-12-02: 河北省司法厅:
地址:石家庄城角街611号,邮编:050000
厅 长:李益民
副厅长:穆培文
副厅长:许新军
副厅长:刘向东
副厅长:王大为
副厅长:时清霜
副厅长:吴桐林
纪委书记:李建卿
政治部主任:赵秀淼
副巡视员:张双全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